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迷雾森林 > 第八章

迷雾森林 第八章 作者 : 易琦

    走在通往地下室的阶梯上,方郁几乎快被紧张不安的心情压垮了,如果卡西莫真如伊斯克里诺所言成了阶下囚,她该怎么做才能使他脱困?

    她诚心希望伊斯克里诺只是故意吓唬她,因为她对自己的能力实在没信心。

    “天杀的!这是怎么回事?”伊斯克里诺愤怒地大吼大叫。方郁好奇地踮高脚尖,从他肩膀上方望过去——

    她看见一个以不锈钢打道、看起来异常坚固的牢房,里头关着十来个黑衣保镖,经过仔细确认之后,她发现卡西莫不在其中。

    方郁偷偷松了一口气。

    由伊斯克里诺狂怒的表情看来,卡西莫八成逃掉了!

    “我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伊斯克里诺的吼声震天价响,轰得在场所有人心惊胆战。

    “那个人……懂催眠术。”一名黑衣保镖硬着头皮回答。“所以你们被控制了,乖乖地把他放出来,再乖乖地让他把你们关进去?!”伊斯克里诺以杀人似的目光狠瞪这些饭桶。

    “看来……似乎……是这样……”黑衣保镖边说边发抖。“妈的!就让你们这群蠢材在牢里关到发烂!”伊斯克里诺恶狠狠地说道,随即押着方郁走上阶梯。

    她的身后不断响起黑衣保镖求饶的声音,方郁于心不忍,却不敢挑在这个时候为他们说情。

    她是被硬拖上去的,整只手臂又酸又痛又麻,因为不想招惹伊斯克里诺的怒气,她只能极力忍耐着。

    只达前厅,伊斯克里诺突然停下脚步。

    方郁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发现卡西莫正由螺旋梯上走下来,身旁还有一位风姿绰约的贵妇人——

    “你怎么还在这里!”方郁想都没想就喊了出来。

    卡西莫看了她一眼,确定她平安无恙之后,给了她一个淡淡的微笑。

    “克里诺,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贵妇人不懈地问道。

    她是前波塞鲁伯爵夫人,也是伊斯克里诺的母亲,一向深居简出的她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卡西莫会拿把刀架在她的脖子上?

    “放开我妈,我们之间的恩怨和她没关系!”伊斯克里诺铁青着一张脸,冷冽地说道。

    “这句话正是我要告诉你的!我可以忍受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却不能容许你牵连到不相干的人!”卡西莫不甘示弱地回应,丝毫不落下风。

    “够了!被了吧?!”方郁忍不住大叫。“你们曾经是那么要好的朋友,为什么今天却反目成仇?为什么?”

    她觉得好难过。

    同样是她笔下极出色的人物,为什么卡西莫和伊斯克里诺不能和睦相处?为什么他们不能把过往的伤痛抛开,而要拼命执着于往事?

    “你懂什么!自从三年前夏朵过世后,我就不再承认这个人是我的朋友!”伊斯克里诺愤恨地指着卡西莫。“他是个污秽、低劣、令人作呕的背叛者!”

    “从前我一直认为,你深爱夏朵、无法接受她的死亡,才会憎恨卡西莫,现在我发现自己错了。”方郁专注地看着伊斯克里诺、似乎要从他眼中读出最细微的情绪。“你只是嫉妒罢了,克里诺。当你和卡西莫站在一起时永远只能屈居第二,给他的掌声与喝采总是比给你的多出一些,就连你真心喜欢的女孩也爱上卡西莫,于是你的嫉妒演变成无法遏止的仇恨!你只能用这种方式来维持自尊。”

    “你以为自己是谁?我可不需要你来替我做心理分析!”伊斯克里诺像是被人踩着痛处般,不悦地低吼。

    “你也许骗得了别人,却骗不过我。”方郁轻声说道,完全不被他的怒气影响。“夏朵宁可选择结束生命也不愿嫁给你,这对你来说是莫大的耻辱,你认为自己遭到背叛,于是把所有的罪过都归咎到卡西莫头上。但是,你有没有仔细想过,悲剧发生后谁最痛苦?卡西莫无法阻止夏朵爱上自己、无法预料她会走上绝路,自然不必为她的死负责——”

    “不,你错了,我必须为夏朵的死负责。”卡西莫截断方郁为他做的辩护.他的神情是放松的,语气是自然的。“我没有给夏朵自主的空间,也不曾试着让她独立,我总是说:‘一切有我,什么都别担心。’然后将她供养在温室里,受不得一点风吹雨打。

    “就像你之前曾经说过的,我对夏朵的感觉并不是真正的爱情,我只是习惯保护她、习惯藉着她的依赖肯定自己。也许,她也不是真的爱我,只是习惯了我的保护,无法认同我把她交给别人的事实。”

    方郁热泪盈眶,由卡西莫的叙述中,她知道这个男人已走出自设的囚牢,他不再害怕提及往事,而能以平静的心情来面对。

    卡西莫将视线由方郁脸上收回,转向过去的挚友。“我的确有罪,克里诺,但是我并不欠你什么,因为我从来不曾想过要伤害你、抢走属于你的夏朵。”

    伊斯克里诺直视着卡西莫,在他眼中读到真诚无伪的情感。

    “来一场决斗吧!我的朋友。”半晌之后,伊斯克里诺如此要求。

    “好!”卡西莫二话不说地答应下来。

    “你们两个疯了吗?”方郁不敢置信地叫了起来,她还以为事情会有转机,没想到情况反而更糟。

    “绝对不准,听到没有!”前波塞鲁伯爵夫人仪态尽失地喊了出来。“一个是我亲生的儿子,一个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你们的感情一向比亲兄弟还好,为什么要决斗?兄弟就像手足,都是身体的一部分,互相残杀只会带来不幸啊!”

    “妈,就算是亲兄弟也有解不开的心结,就让我们把过去的恩怨做个了断吧!”伊斯克里诺平和地说道。

    伊斯克里诺已有许多年未曾体验过如此放松的感觉,他没有致胜的把握,但是输赢对他来说并不重要。

    前波塞鲁伯爵夫人担心地看着儿子,却说不出要他改变主意的话。身为母亲,她了解儿子的骄傲,怎么忍心摧折他性格中最主要的那一部分?

    “时间和地点呢?”卡西莫询问。

    伊斯克里诺稍微考虑了一下,“三天后黎明时分,众神殿前广场。”

    “好,就这么说定了。”

    “不会吧?你们……真的不再考虑一下?”方郁感觉自己头重脚轻,无法理解他们为何能将生死大事看得这么轻?

    “如果你真如你所说的那般了解我们,就该知道这样的结果是避免不了的。”卡西莫从容地回答,他缓缓步下阶梯,在她面前站定。

    方郁谨慎地抬起头,注视卡西莫略显憔悴的脸孔。

    她无法反驳、无法劝阻,因为她了解,决斗是避免不了的结果,从夏朵结束生命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他们敌对的命运。

    “三天后的决斗,希望你在场。”伊斯克里诺突然向她提出要求。

    “凭什么……要我去?”方郁痛楚地背转过身。她无法想像他们其中任何一个出了意外时,她该怎么办。

    “我也希望你能出席。”卡西莫附和道。

    “你怎么可以说这种话!”方郁愤怒地转过身,他们只顾虑自己的心情,却完全不在乎她的想法。

    “去吧,孩子!”前波塞鲁伯爵夫人出乎意料地开口。她高雅地步下阶梯,然后执起方郁的手,在她耳边低语:“无可否认,你的确是这件事的导火线,所以去吧!去为他们见证这场决斗,并在必要时候提供适当的援助。”

    方郁忍住心头激荡的情绪,装作若无其事。

    是啊,她怎么忘了自己拥有与夏朵相似的容貌?凭着这张脸,她也许可以使他们的决斗不致以悲剧收场!

    “我答应。”方郁镇定地回答。

    她一定得去,非去不可,否则她也许会抱憾终生。

    “太好了。”前波塞鲁伯爵夫人鼓励地握紧方郁的手。“决斗之前你是要在这里住下,还是跟卡西莫回去?”

    “两边都不考虑。”方郁潇洒地回答。

    “你身上有钱吗?自己一个人没问题吗?”卡西莫无法不为她操心。

    “不必担心,我自有办法。”方郁从口袋掏出一条绢质手巾,摊开后,里头有着十来颗镶钻的钮扣。

    这些宝贝来自塞缇公主身上那套昂贵的礼服,至少值两千万里拉。方郁无法确定卡西莫会一直收留她、供她吃住,因此剪下这些精致的钮扣随身携带,以备不时之需。

    “那么,三天后见。”卡西莫没再多说什么,率先离开了宾丘家。

    望着卡西莫离去的背影,方郁突然有种孤单的感觉。

    她发现自己不够诚实也不够公正,尽避伊斯克里诺对她来说就像老朋友,她却还是无法避免地将心偏向卡西莫……

    黄昏。

    伊斯克里诺独坐在长长的落地窗前,任心思沉淀在静寂的空间里。突然,有人推开阻隔的门扉,将外界纷杂的音浪带进他私人的领域——

    “宾丘先生,您不是已经逮到麦迪奇了吗?为什么迟迟不将塞公主送回大使馆?”多斯洛按捺了许多天,终于忍不住上门问个清楚。

    他无法信任伊斯克里诺,为了确保自己的权益,多斯洛派遣手下埋伏在宾丘家和麦迪奇家附近,随时掌握他们的动静。

    伊斯克里诺听而不闻,对他来说,多斯洛只是个无关紧要的小角色。

    “宾丘先生,我只是想追回我应得的权利,请不要违背当初的约定!”多斯洛说话的语气变得强硬。“再怎么说,塞公主是我们摩纳哥王室的成员,您没有权利强行扣留!”

    伊斯克里诺懒得多说,直接掏出一把枪,对准多斯洛的胸口。

    “我认为,你这么做是非常不智的。”多斯洛脸色微变,却强装出镇定的模样。“难道你不担心引起国际纠纷?”

    “笑话!”伊斯克里诺讥诮地吐出这两个字,随即扣下扳机。

    多斯洛不敢置信地睁着双眼,砰的一声往后栽倒,血液不断由伤口急涌而出,瞬间染红光洁的大理石地板。

    “你……好狠……”多斯洛挣扎地控诉着,痛苦地咽下最后一口气。

    伊斯克里诺连看都不看尸体一眼,似乎方才发生的那一幕只是无关紧要的小插曲,空气中除了多点烟硝味和血腥味之外,一切就和平常没有两样。

    决斗前夕,没有任何事足以使他挂怀。

    伊斯克里诺在专属于自己的空间里静静地回忆往事。

    当夜色逐渐笼罩天地,他知道命运的轮盘已开始转动,任谁都阻止不了……

    用一部分钻石钮扣换得所需的金钱后,方郁买了一套纯白色真丝礼服。

    虽然她的心偏向卡西莫,但在这场决斗中她必须保持中立客观的态度,这套礼服就是为了提醒她此事。

    她背负着沉重的使命,以及难言的歉疚,毕竟卡西莫与伊斯克里诺之间的心结,是她一手造成的……

    除了态度上的公正无私,她更必须以谨慎庄严的心情到场,这套剪裁大方、毫无赘饰的礼服,正是最适合的装扮。

    抵达目的地后,付了车资及小费,方郁以为自己会是第一个抵达万神殿的人,没想到走向广场时,才发现这场决斗的两名主角比她更早。

    卡西莫和伊斯克里诺各据神殿一角,彼此既不交谈也不对看,就这么静坐在天秤的两端,谁都不愿在时机未到前破坏了应有的平衡。

    在这场决斗中,她所扮演的角色就像是天秤中央部位的支点,虽是必要的存在,却无法干预结果。

    方郁在台阶前席地而坐,没有走向任何一方,她的心情逐渐平稳,在无言的寂静中与他们共同迎接黎明的到来。

    在这一刻,方郁的心似乎能与他们产生共鸣,她不再觉得害怕、不再试着令他们改变心意,只是真诚地向上天祝祷——

    不论胜负如何,过了今天,旧日的恩怨将不再萦绕彼此的心灵。

    时间在等待中悄悄流逝,太阳依据既定的轨道从地平线上缓缓升起。

    天,亮了起来,夜色逐渐淡去,只有微凉的晓雾遗留了昨日的岑寂。

    卡西莫突然起身,伊斯克里诺也有相同的默契。

    决斗的时刻……终于到了。

    方郁端坐在原处未曾稍动,当他们朝中央场地走去时,随着脚步而晃动的配剑反射着金色的阳光,映在她的瞳孔上。

    那一瞬间,她几乎丧失视力,过了好一会儿,她的眼睛才逐渐适应光线。

    方郁目不转睛地注视他们每一个细微的动作,心脏的快速跳动几乎令她无法承受。

    卡西莫从头到脚是纯然的黑色,伊斯克里诺则偏爱墨绿。

    他们腰上配着未加鞘套、大小相似的西洋剑。

    虽然他们选择的不是霸道的武器,但若刺中要害,一样能取人性命;西洋剑外表看起来优雅文明,骨子里却有着嗜血的凶残。

    她知道,他们必定会以全部的实力应战,若存心放水便是侮辱了对方,这次决斗也就毫无意义可言。

    几乎在同一时间,他们取下武器,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展开第一波攻势!

    清脆的金属交击声划破清晨的宁静,沉稳的力量由剑柄灌注于剑身,每一次的挡格、进击、牵引、回绕都让人目不暇给。

    起初,卡西莫的力量有所保留,他不急着进攻,而是藉由挡格寻出伊斯克里诺剑法的脉络,虽然大学时代他们经常过招,但毕竟已有许久未曾交手。

    另一方采取的策略则完全相反,伊斯克里诺深知卡西莫不会一开始就使出全力,在他保留实力之际快速进攻,方能先声夺人。

    两人身手矫健的程度几乎不相上下,虽然卡西莫处于劣势,但他退避的姿态可一点都不显狼狈,至于连续进攻的伊斯克里诺,则更显得意气风发。

    卡西莫险险避开刺向心窝的一剑,并且灵活地缠住对方的武器化解攻击。接下来,他开始试着反攻,好几次差点挑中伊斯克里诺右手肘弯处,逼他撤剑。

    快速的你来我往,使周围的气氛愈来愈紧张,方郁整颗心提到了喉咙口,几乎想掉头不看。

    但是她的身体却脱离了大脑的掌控,无法动弹。

    方郁脸色发白地望着他们,完全看不明白谁出剑、谁抵挡、谁被挑破衣角、谁旋身躲开攻击、谁又欺身取得优势。

    她的头持续发昏,眼中所望是一片不可辨识的人影和剑影。

    她想尖叫、想哀求他们住手,然而紧缩的喉咙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就在她即将晕厥的前一刻,胜与负,有了明显的结果——

    伊斯克里诺的手掌血流如注,武器则颓败地躺在地面上,卡西莫乘机将剑尖抵在对手的咽喉处,只要往前一刺便会要了伊斯克里诺的性命。

    决斗至此画下句点,四周静寂得仿佛没有生命迹象。

    伊斯克里诺坦然接受自己的失败,在利剑的威胁下依旧站得笔直,反而是卡西莫一脸如丧考妣的神情。

    不知情的人,说不定会误以为卡西莫是落败的一方。

    没有胜利的光环、没有得意的笑容、没有狂妄的喝采,如果他的胜利取决于挚友的失败,那么对他来说,这样的结果一点都不值得欣喜。

    卡西莫把剑撤回,像是丢弃破铜烂铁般抛下令他获胜的武器,他的脸上没有意气风发的表情,只有疲惫与孤寂。

    方郁松了好大一口气。

    过了好半晌,方郁才重新感觉自己心脏的跳动,她颤巍巍地走向卡西莫,想拥抱他、告诉他自己是多么地以他为荣!

    不论就体力上还是技巧上而言,卡西莫都略胜他一筹,这点伊斯克里诺从很久以前就知道了。因此,失败对他来说并不意外。

    然而,卡西莫那哀怜似的表情却令他难以忍受,他宁可死在卡西莫剑下,也不愿接受自己根本不需要的同情。

    另外,方郁的表现也令人气愤!

    她完全忽略失败者的存在,带着灿烂的微笑走向卡西莫,紧紧地拥抱他、将他当成独一无二的英雄。

    新仇旧恨一古脑儿涌上心头,怒火和妒火烧尽了他的理智,伊斯克里诺弯身以左手拾起卡西莫丢下的剑。

    他要报复!

    即使代价是赔上自己的一条命也在所不惜。

    他的表情扭曲、狰狞,复仇的火焰焚毁了他的心神,伊斯克里诺执起长剑,刺向卡西莫毫无防护的背——

    “小心!”方郁眼角余光瞥见伊斯克里诺的动作,急忙将卡西莫一把推开。

    长剑顶端直接刺入她右胸,鲜血在一瞬间染红纯白的衣料,就像盛开的海棠般教人触目惊心!

    伊斯克里诺不敢置信地往后退了好几步,眼睁睁看着方郁倒进卡西莫怀中。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静止了。

    “郁,我的天啊……”看见她胸前的血渍,卡西莫差点崩溃。

    “还好你没事。”方郁气若游丝地喃道,毫无血色的脸上挂着一抹欣慰的笑。

    “谁要你做这种傻事!”那一剑好比刺在他的心口上,让他疼得几乎死去。

    “我,不做傻事……”

    “别说话,我马上带你到医院去,你会没事的!”卡西莫心急如焚地抱起她,故作坚强的语气中有止不住的颤抖。

    “不,听我说。”方郁牢牢抓住他的手臂,语气满是坚决。“我怕如果不说,就再也没机会了……”

    “别说这种傻话!你会好起来的,听见没?”卡西莫气急败坏地嚷着。

    想到她为自己受了重伤,他的心如何能平静下来;尤其听她说这种丧气话,他更是痛苦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爱你,卡西莫,比你所知道的还要爱你,而且爱了好久好久……”她的笑,好温柔好温柔,包含着对他绵绵的情意以及长久以来深刻的悬念。“也许你一辈子都不会爱上我,但是能见到你、与你相识,是我今生最大的福气。”

    “别说了!”卡西莫将她的头拥在自己的心窝处,眼泪终于忍不住地滑下眼眶,滴落在她苍白的脸颊上。

    “让我说。”方郁温柔地为他拭去颊上的泪。“答应我,卡西莫,敞开心胸接纳别人的关怀、忘了夏朵曾经带给你的伤害,因为……我是这么地爱你、心疼你……”

    “如果你爱我,就不要让我担心。”卡西莫动容地轻抚她细柔的发丝,即使在这么危急的时刻,她依旧不忘对他付出关怀。

    “我有预感,这个梦即将结束,我们即将分别了。”方郁悲伤地笑了笑,泪水像断线的珍珠般不停滑落。“我还不想走啊!我怎么舍得向你说再见?如果只有在梦中才能和你相会,我宁愿一辈子不醒。”

    “你别老是说些让我听不懂的话!”卡西莫连忙截断她令人担忧的言辞。

    “快点上车!我们必须立刻将她送去医院。”伊斯克里诺把车子开了过来,焦急地朝着卡西莫大喊。

    卡西莫整颗心乱成一团,完全丧失了应变的能力,只能听从伊斯克里诺的指示,笨拙地将方郁抱上车。

    “克里诺,别憎恨卡西莫,好吗?”方郁伸长手臂,扯着伊斯克里诺的袖子。“只有抛下仇恨、抛下对夏朵的执念!你才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你还是关心自己吧!”伊斯克里诺忍住盈眶的泪水,把心思专注在开车上头。

    方郁是个特别的女孩,她受了伤,却不怪罪伤她的凶手,反而待他一如认识多年的老朋友。

    “如果我走了,你们会记得我吗?会怀念我吗?”

    “你不会有事的!”卡西莫和伊斯克里诺异口同声喊了出来。

    方郁泛起愉快的笑容。

    她不确定醒来后会不会记住梦中的一切,但此刻她百分之百肯定,遇上他们是她这一生最特别的经历。

    “别担心,我会一直守着你、绝不让你离开我身边。”卡西莫保证似地在她耳边低喃,生怕她没听见,还一连说了好几次。

    愉悦的笑容混合了浓浓的哀愁,方郁伸出颤抖的手指,轻抚卡西莫英挺的五官,似乎想将他的形貌牢牢地镌刻在心版上。

    她明确感觉到这个梦就快结束了。

    她的注意力愈来愈难集中,身体的痛楚愈来愈强烈!

    方郁睁大双眸想再看清抱着自己的卡西莫,却只见到朦胧的人影;她使出全力想与他说话谈心,喉咙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她就要离开了!

    流泪,是她此刻唯一能做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迷雾森林最新章节 | 迷雾森林全文阅读 | 迷雾森林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