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迷雾森林 > 第一章

迷雾森林 第一章 作者 : 易琦

    方郁尽了最大的努力,强迫自己张开沉重的眼皮;跃入眼帘的,是一片青翠森林,以及围在树木间氤氲的晨雾。她无从想像自己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手脚冰冷、全身酸痛、意识昏沉,想扯开喉咙大叫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周围的气温低得吓人,吸入体内的冷冽空气几乎冻伤她的胃,方郁能感受到晨露沾湿衣物,在她的皮肤上结了一层霜。

    求生本能开始运作,她必须设法离开这片湿气极重的森林,否则极可能在体温遽降的情况下丢了一条命。

    虽然手脚像是绑了铅块般沉重,她仍勉强自己站了起来,直到踏出第一步,她才发觉事情不对劲了,而且是非常非常不对劲!

    她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跑进这座无人的森林,更弄不清楚身上这套沉重的礼服是从哪儿来的。

    方郁低着头打量自己,随即惊讶地喊了出来——

    她有一身雪白的肌肤、一头及腰的金色发丝,裂开的裙摆下露出一双修长的美腿,开低的襟口则衬托出丰满圆润的酥胸。

    老天,这怎么可能?

    她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连忙再三检查——她失望了,这身体与她原本所有的根本不是同一个!

    她的脑子因为过度震惊而停止运作,但她随即发现自己的体形样貌、所处的地点,以及身上穿着的服饰非常熟悉。

    简直与她在第五集首章所描写的场景一模一样!

    她几乎不用查证就知道此刻她的眼睛是罕见的紫罗兰色,而身上这袭礼服背后,有十四颗镶钻的小钮扣。

    毫无疑问的,她正处于梦境中,她进入了自己幻想的世界,化身为书中的人物。

    她的心脏跳得又急又快,这奇特的经历虽然使她心中充满了不确定感,但兴奋的心情却远远大过紧张。

    这样的梦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说不定,她还能在梦中邂逅卡西莫-德-麦迪奇——她的最佳男主角。

    她实在有点等不及,虽然身体的酸痛让她几乎站不直,她仍凭着坚忍不拔的毅力一步一步往前走。

    其实她一点都不确定这么走下去会不会找到出口,但是不论如何,留在湿气极重的林子里只能坐以待毙——她必须靠自己走出一条活路来。

    这时候,阳光穿透茂密的枝叶迤逦在她身上,赶走森林里弥漫的晨雾,也驱走不少寒意。

    方郁深深吸入早晨清爽干净的空气。啊!如果可以摆脱身上这件既潮湿又笨重的礼服,就太美妙了……

    就在她快要用尽体力时,方郁喜出望外地发现不远处有一条荒僻的小径,紧接着她听见马蹄声由远而近传了过来。

    林间鸟儿受到惊动,拍打着翅膀飞向天空。

    这表示她将有机会遇上一个能够带她离开森林的人!方郁立刻提起过长的裙摆,快速奔向马匹即将经过的地点。

    可惜还是慢了一步,当她走出茂密的树丛,只看得见马儿与骑士的背影。

    “等一下,拜托你等等我!”错过这一次,她不知道还要等多久,方郁心急地追在后头,一面扯开嗓门大喊。

    “啊——”才追了几步就被过长的裙摆绊倒,方郁狼狈地扑跌在地,沾了一头一脸的草屑和泥巴。

    她以为自己错过呼救的机会,干脆倒在地上动都不想动一下。

    方郁感叹自己时运不济,就算此刻林中突然出现毒蛇猛兽,她恐怕也没有逃命的力气,只能等死了。

    “你是谁?在这里做什么?”就在她即将放弃希望的时候,有个低沉富磁性的嗓音传了过来。

    方郁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仍然静静地躺在泥地上。

    卡西莫不悦地打量这名面朝下倒在泥地上的女孩。刚刚她呼叫的声音挺洪亮的,怎么这会儿却像死人一般无声无息?

    他可以不理会她,继续自己的晨间运动,然而这名衣着华丽的女子出现在他私人领地上实在太不寻常了。

    虽然她身上穿的礼服沾满泥污,也被撕裂了几处,但仍看得出来价值不菲,尤其是背后那一串熠熠生辉的镶钻钮扣,几乎把阳光全揽在她身上了。

    看来他必须查明她的身份,不管这个人是死是活。

    卡西莫认命地从马匹上一跃而下,蹲在方郁身边,将背对着他的身子翻转过来——

    “啊——”毫不迟疑的尖叫声从方郁口中钻了出来。

    高分贝的尖叫声令他耳中嗡嗡作响,卡西莫对眼前的女孩猛皱眉。

    方郁正想酝酿下一波更刺耳的尖叫,却在这时候发现一个非常惊人的事实!

    将她翻过身来的那个人,竟是托斯加纳伯爵——卡西莫-德-麦迪奇!

    老天,她遇见自己书中的男主角了:

    方郁忘了自己身在何方,只能呆呆望着这名与她想像中如出一辙的男子。

    卡西莫身穿一袭剪裁合身的铁灰色骑马装,昂贵的丝绒上衣衬托出他不凡的气质,紧身的长裤则强调出他结实的身躯。

    然而,这些都不是托斯加纳伯爵最吸引人的地方。

    他及肩的黑色中长发略显凌乱,几绺不听话的发丝垂在泛着古铜色泽的饱满额际,流泄出慵懒中带点危险的性感。

    卡西莫的魅力不假外求,蔽体衣物说不定反而在某种程度上造成了遮掩效果,让他无法展现出绝对的吸引力。

    方郁打量他的时候,卡西莫也对她做了一番评估;虽然她看起来狼狈不堪,但是洗去泥污之后肯定非常不一样。

    有那么一双罕见的紫罗兰色眼瞳的女子,不可能是丑陋的,更别提她纤合度的体态足以令所有正常的男人发狂。

    如果再仔细一点瞧,便会发现她沾着泥巴与灰尘的五官其实细致动人,甚至可说是天生的美人胚子。

    敏锐的他立刻嗅到一股不寻常的气息。

    根据经验,他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这名突然出现在他私人领地上的落难美女,也许比一支训练精良的部队还要难缠。

    “如果不麻烦,我希望知道小姐的身份,以及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他的语气称得上温和,也许因为对方是个美丽的女孩,而美丽的女孩通常比一般人更有资格享受特权。

    “你说什么?”方郁心不在焉地问道。

    “你说的是中文吗?”

    “完蛋了!”方郁突然大叫出声,这才发现自己学了两年的意大利文还不够纯熟,虽然听得懂卡西莫说了些什么,却无法与他进行流畅的对话。

    “如果你使用的是中文,我想我还听得懂一些。”卡西莫以生涩的中文说道。

    “你会说中文?啊,我忘了,你当然会说中文。”方郁后知后觉地想起她设定的男主角有八分之一中国血统,并且还是精通多国语言的天才。

    “你似乎挺有把握。”卡西莫眼中出现了研判的神色。

    这女孩的言行举止令人费解,光是听她一口字正腔圆的中文就足以教人起疑心,更别提她话语中透露的讯息似乎对他知之甚详。

    “也许不是那么有把握。”方郁突然叹了一口气。

    虽然卡西莫是她创造出来的人物,但她却总是有无力掌控的感觉,这种情形在梦中更为明显——就像此刻,她完全无法预料卡西莫会不会对她伸出援手。

    她又渴又饿又累,加上全身酸疼、头痛欲裂,如果卡西莫决定撇下她不予理会,这个梦肯定是惨绝人寰的噩梦。

    “如果你肯说明自己的身份,我将会非常感激。”卡西莫讽刺地说道。虽然他一向认同骑士风范,却不赞成当个来者不拒的滥好人。

    “我的身份?”方郁眉头深锁,这个问题虽然简单,却不好回答。

    她当然可以告诉卡西莫,她是创造他这号人物的小说家,换句话说,他是她笔下的首席男主角;但是用膝盖想也知道结果——高傲的托斯加纳伯爵肯定会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

    “你该不会忘了自己是谁吧?”卡西莫危险地眯起眼睛。“知道我是谁,对你有帮助吗?”

    “我的耐心有限。”卡西莫警告地低语。

    唉,他连生气都这么好看!方郁痴迷的目光黏在卡西莫身上,久久不能自已。

    “你到底说是不说?”卡西莫毫不客气地捏住她小巧的下巴。

    “只是梦而已,有必要这么斤斤计较吗?说不定等会儿梦境就会结束,既然如此,应该不会带给你什么麻烦吧?”方郁既像在对卡西莫解释,又像是在自言自语。“说实在的,我也不太肯定自己在第五集里扮演的角色,我才刚决定好女主角的形象,还没机会设定她的背景就到梦里来了。在这种情形下,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向你自我介绍,我现在已经不是原本的我,而是另一个白人女孩,但是这个白人女孩的姓名、年龄、国籍,我完全没概念。”她一脸无奈地摊了摊手。

    “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卡西莫试着从她毫无逻辑的谈话中归纳重点,结果失败了,他完全搞不清楚她的意思。

    “这……怎么说才好?”方郁困扰地抓了抓头皮。

    “你只要别故意说些不着边际的话就行。”卡西莫仰天翻了个大白眼,这丫头若不是故意装傻,就是脑筋有问题。

    “唉,你听不懂是正常的。”

    “所谓‘白人女孩’不就是你自己吗?我可没看见另一个。”卡西莫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你别老当自己是局外人,如果再不老实点、别怪我把你交给治安单位。”

    “你不是说真的吧?”方郁惊恐地叫了出来。

    “你说呢?”卡西莫扯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

    “我——”方郁正要回答,出现在卡西莫身后的黑影却将她的声音逼回喉咙里。

    她毫无预警地昏了过去,重新倒回潮湿的泥地,将原本干净的背也弄脏了……

    卡西莫正想讥笑她不该假装昏倒以逃避追问,却发现四周起了一股不寻常的骚动!他那匹纯白色的牝马仰天长嘶,撒开四蹄狂奔起来——

    卡西莫机警地回过头去,赫然发现有只棕熊在他背后活动。

    他立刻恢复镇定,快速地转动脑筋,既然他的马已经先逃了,此刻应变的方法只剩两种:一是装死,二是攻击它的要害。

    通常在这么接近平地的林子里不会有棕熊出没,如果有,表示它在深山里找不到食物,受不了饥饿才下山觅食。

    因此,选择装死是非常不智的,当他傻傻地躺在地上以求幸免,它极有可能顺利撕破他的肚肠,将他啃得尸骨无存。

    由于手头上没有枪枝,他无法精确瞄准它两眼之间的要害、即刻取它性命,若要实施第二个方法,除了实力之外也要靠运气。

    不远处的大树下有柄生锈的斧头,他可以用来当做攻击的武器,但是机会只有一次,若没击中,他有九成机率成为熊先生的美味佳肴。

    卡西莫灵敏地趋近大树,一手抄起那把沉甸甸的伐木斧头。它的重量令人满意,如果善加运用,必定可以发挥强大的力量。

    棕熊似乎感觉到对面人类的动静,开始蠢蠢欲动。

    卡西莫知道必须把握时间,若等棕熊人立起来才出手,胜算必定大大降低,毕竟直立起来的棕熊比人类的身长高出许多。

    卡西莫将全部力量贯注在右手臂上。

    他的目光灼灼、神情专注,眼睛一瞬也不瞬。

    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他手中的斧头挟着劲道朝棕熊头部飞了过去,直直劈中它两眼间的要害——

    震天的吼叫声在树林里回荡着,遭受攻击的棕熊痛苦地倒了下去,巨大的撞击声后,是更显凄厉的哀号。

    卡西莫不是个铁石心肠的人,他不忍观看棕熊垂死挣扎的模样,于是抱起昏迷中的女孩,沿着林中小径走向他位于山下的别墅。

    一大早,他的心情就被乌云所笼罩,虽然杀了棕熊是必须的——如果不解决它,将会危及附近居民的生命安全。

    然而,他所使用的方法仍是太残酷了些。

    这个莫名其妙出现在他领地上的女孩倒好,只要昏过去,便什么事都没了!卡西莫没好气地瞪着方郁。

    若不是她身上带着诸多疑点,他还真不愿将这个麻烦揽上身。

    唔,好舒服的感觉!方郁在心中愉快地叹息着。

    虽然扑面而至的寒风吹得她脸颊微微刺痛,但是她的身体却像被上等天鹅绒密密包裹着,鼻端还可以闻到自然的青草气息。

    这种感觉就像徜徉在一望无际的绿色原野中,层层草浪拂过她每一寸肌肤,令她觉得舒畅又自在。

    方郁忍不住想看看周围的景物,怀着期待的心情睁开眼睛,她望进卡西莫深邃如大海般的眼眸——

    仿佛被施下迷魂咒,她完全忘了自己的存在。

    “你醒了。”卡西莫勾起嘴角,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方郁困窘地别过头去,不愿让他察觉自己微妙的心事,然而藏不住羞意的脸颊却还是不由自主地烧红了。

    “我相信你已经没有大碍了。”卡西莫故作轻松地说道,虽然她脸上沾着泥污,却仍隐约可见那瑰丽的红彩。

    “啊,对不起,我可以自己走!”方郁像是触电般跳下地,她想起自己昏迷的原因,立刻警戒地四下张望。

    “如果你是在找那只熊,它现在大概已经没命了。”

    “什么?你居然赤手空拳打死一只大棕熊?”方郁惊骇地叫了起来。

    在她的故事里,卡西莫的确有一身高强的本领,但她从来没想过他有如此神力,可以对付那只少说也有两公尺高的大棕熊。

    这果然是梦,她心想,否则不会事事违背常理。

    “你认为我和它搏斗之后,可以像现在这样毫发无伤?”卡西莫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唇,这女孩比他想像中缺乏常识。

    “可是,你说它死了……”

    “没错,它是被我用斧头活活劈死的,你应该感谢我瞄准的功夫还算不错,否则你现在恐怕已经死无全尸。”卡西莫尖刻地说着!似乎想将不满的情绪发泄在她身上。

    方郁吓白了一张脸,不敢置信地盯着他,活像他突然生出三头六臂。

    卡西莫一点都不在意她的看法,径自往山下走。

    “等……等一下。”方郁提起裙摆狼狈地追上去。谁也不知道森林里还有什么奇怪的野兽,她可不愿被留下来。

    “要我帮你其实非常简单,只要把你的来历交代清楚,一切好说。”卡西莫回过头,不容她讨价还价地说着。

    “我的天,你还是执意咬住这个问题不放。”方郁无奈地猛叹气,总算见识到卡西莫固执的一面。

    “没错,所以你别再打马虎眼了,说实话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卡西莫肯定地答复,双臂抱胸,姿态优闲。

    “说实在话,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会变成这副模样,就算你用严刑拷打的方式逼问,也绝对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她觉得好无力,难得与卡西莫会面,他却对她抱持着不信任的态度。

    卡西莫严肃地观察着,他本身是个精于说谎,也擅长破解谎言的高手,曾经对说谎者做过一番精准的研究。

    他发现方郁的模样不像是在说谎。

    她的年纪颇轻、眼神单纯、音调自然,就连说话时脸部肌肉牵动的方式也合乎标准。基本上,她通过了第一关测试。

    然而,卡西莫依旧不敢掉以轻心,因为他发现这女孩使用的语言虽然是中文,却听得懂他说的意大利文。

    这是否表示,这女孩是意大利人,却故意用中文来混淆他的视听?

    “你会几种语言?”卡西莫决定不直接逼问她的来历,改用旁敲侧击的方式进行调查。

    “我算算看。”方郁有模有样地扳着手指。“北京话、广东话、上海话、阿美族山地话、布农族山地话、闽南语、客家语、台湾国语、英语、法语、德语、日语、西班牙语,还有意大利语。一共十四种。”

    “你说的这一长串是不是唬弄我的?”卡西莫不悦地皱眉。凭着他对语言的研究,可没听过什么山地话、闽南语、客家语、台湾国语。

    “啊,被你发现了!”方郁顽皮地吐着舌头。“本来想耍帅的,结果被你逮个正着。其实山地话和闽南语、客家语都是方言,好像不能算数。至于台湾国语,只要故意发音不标准就算会讲了。”

    “是吗?说几句来听听。”卡西莫怀疑地问着。

    他知道台湾,那是一个位于亚洲的小柄家,眼前这个金发紫眸的美女,怎么会懂得那地区的方言?

    这实在太诡异了!

    卡西莫表面上不动声色,暗地里却将这个讯息牢牢记住。

    方郁如他所愿地说了几句,但内容很肤浅,全是些早安、午安、晚安之类的问候话。

    “为了怕你继续追问,我干脆老实招了吧!”方郁像做错事的孩子般低垂着头。“其实我真正会的只有中文、英文和意大利文,其他像日文、法文等等都只会讲一、两句,不能算数。”

    卡西莫一向讨厌被人当傻子耍,但是眼前这女孩调皮的模样却让他无法生气。“你啊,最好管紧舌头,小心祸从口出!”

    “只是开开无伤大雅的小玩笑嘛!”方郁开心地说着。她可以从卡西莫带笑的唇角看出,他已卸下严肃的外衣。

    这是个成功的开始。

    也许,他们可以在幻想世界中成为无所不谈的好朋友!

    “请问,我们现在要去哪里?”方郁兴致勃勃地追问。她已将他当成自己的同伴,毕竟卡西莫对她来说一点都不陌生。

    “你肯定我的目的地和你一样?”卡西莫似笑非笑地挑起一道浓眉。

    “呃……你不打算收留我吗?”方郁这下可慌了。

    “我还在考虑。”卡西莫故作深思状。

    “别这样嘛,卡西莫!”方郁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只能追在他身边苦苦地求情。“难道你真的要把我丢在山里喂野兽?”

    “你叫我什么?”卡西莫停了下来,双眼寒芒毕露。

    她怎么会知道他的名字,而且还叫得那么顺口?

    他不记得自己曾经向她表明身份:

    “卡西莫啊!你不是托斯加纳伯爵卡西莫-德-麦迪奇吗?”方郁惊讶地尖起嗓子。“难道是我搞错了?但是不可能啊,你明明就是我的最佳男主角!”

    “等等,你不知道自己是谁,却知道我的姓名和爵衔?”卡西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应该这么说——我知道自己‘实际上’是谁,却不知道‘表面上’是何许人物。”方郁回答得理所当然。

    “你脑子有问题吗?还是你认为我很好骗?”卡西莫冷冷地瞪着方郁。

    “你说谎的技术实在太不高明了,这种谎话拿去骗三岁小孩也未必可行。”

    “我没有骗你!”方郁急切地说明。

    “是吗?”卡西莫斜睨着她,看样子似乎不以为然。

    “求求你嘛,除了你之外我真的不知道还能投靠谁,如果你打算抛下我,我说不定会死在这里的!”方郁拉住他结实的臂膀左右摇晃,看起来就像乞求主人爱怜的小动物。

    卡西莫的心蓦然动了一下,她半撒娇半耍赖似的言语和动作让他忍不住心软,明明知道她大有问题,却不能决绝地甩开她。

    她澄澈的眼眸写满信任,像是认定了他一定会收容她。

    卡西莫承认这次对战是他输了;不论如何,将一个纤弱的女孩留在林子里总是有点说不过去。

    “算了,你不说我也不勉强。”他决定以退为进。“但是,如果你希望住进我的别墅,总该让我知道如何称呼你。”

    他的确暂时妥协,但不表示对她的戒心已经消除了。近期之内,他必定会将这女孩的来历调查得一清二楚。

    “真的吗?谢谢你,真的太感谢你了。”方郁喜出望外,踮高脚尖在他唇边亲了一下。“我是方郁,请多多指教!”

    在她唇际绽放的笑让卡西莫看傻了眼,那纯真自然的感觉是遮掩不住的,即使此刻她的模样十分狼狈,依旧无法减损那种扣人心弦的美丽。

    一向平稳无波的心再次受到激荡,连他自己都觉讶异。

    卡西莫甩了甩头,将思绪转向她极具中国味的名字,他一边顺着斜坡往下走,一边整理目前仅有的线索。

    “我……能不能请问你两个问题?”方郁怯怯地问着。“问啊!”卡西莫头也不回地应道。

    “我们的目的地在哪里?还要走多久才会到?”方郁又饿又累,几乎快虚脱了。

    “目的地是我的别墅,至于何时会到,你自个儿判断吧!”出了森林,卡西莫指向不远处的一幢中世纪建筑。

    方郁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惊骇地倒抽了口气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迷雾森林最新章节 | 迷雾森林全文阅读 | 迷雾森林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