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讨爱专家 > 第十章

讨爱专家 第十章 作者 : 怡珺

    “……他们累得对我这总经理发飙,我只好让他们放假去了,不过他们一直问你,说等你的脸蛋恢复往日的光彩后,要来探望你。不过我看你现在已经恢复得差不多,过两天放他们几个小时假来陪你好了。”慕容琰坐在床边一边削着苹果、一边对向在病床上的裴采薇说着公司同事们的事。

    原本的笑脸在看见她我动于衷的表情后泄气了。

    他静静的削好苹果然后递给她,期待她会接下,若她接下就是她愿意重新接纳他的开始,但如同来照顾她的第一天那样,他得到的只有她冷淡的摇头。

    他忍不住绝望的叹息。

    能做的他都做了,她却依旧沉默以对,有一回他甚至傻到问医生,她是否连声带都受损,结果被医生狠狠损了一顿,灰头土脸的离开。

    他想要抓着她、摇晃她,质问她为何可以对他的家人,甚至冷漠的-谈笑,唯独拒他于千里之外。他是犯了错,但她却不给他机会弥补,她对他一点都不公平。

    压下心头的委屈,他再度扬起笑脸面对她,“你的伤好得差不多了,好险酒店的人发现得早,你只是鼻青脸肿,最严重的只是骨头有些裂开……”他梗住了,因为他又想起了她刚送到医院的模样,而只要一想起那时的情况,他就会濒临崩溃。

    不能想了。他强迫自己抽离那件事。

    重整心情后他才用愉悦的声音开口。“同事们都等着你回去呢!”他期待地瞅着她,希望她能够回答她是否还会待下去。

    可是她狠狠的打碎了他的希望。

    “我不会回去的,我没有办法在一个无耻的人手下做事。”将近一个月后,她总算开口了,说的却尽是冷和残酷的话,再次伤透他的心。

    “难道你不再给我一次机会?”他静了许久后才痛苦的低吟。

    “我们在一起的和个月里你有太多机会,但是你从不把握,就算你早说了,我也不会原谅你的。”裴采薇死寂的回答他,如同这一个月一样,没有看他一眼。

    “到底要怎么做你才肯重新接受我?”慕容琰心灰意冷,他能做的都做了,但是她却铁了心不原谅他。每回他一出现,她原本的笑颜就会马上枯萎,仿佛他的出现带给她极大的痛苦。

    “小薇,我问你一句话,我在你身边你会私人难受吗?”他决定以这个问题来决定他和她的将来,如果她的回答是肯定的,他就不该再带给她任何烦恼,毕竟爱一个人有很多种方法,不一定要每天腻在她身边,远远的祝福她也很好。

    他认真无比的语气总算勾动了她有意轻忽他的心,她缓缓转头看他,却被他憔悴的脸给吓得睁大了眼。

    光是听他不断的细细碎语,她还以为他就和平常一样的嘻笑,可是他的脸比她还难看,难道他全是硬撑的,他的心情很糟吗?

    是因为她吗?他真的想要挽回她?

    他又何必,她都这么对他了,他何不换个女人?反正他有钱、气质也不差,而且待人如此的好,只要他愿意散发魅力,谁都会爱上他的。

    她不也是?她明明还爱着他,却为了赌那一口气与他闹了一整个月的别扭……

    该原谅他吗?她真的不知道……她失措的将脸埋在掌心。

    见她逃避,他却不饶她,猛地拉开她的双手,捧起她瘀血已消的脸,“快,点头或摇头!”

    什么?她早忘记他的问题是什么,胡乱的动动头。

    她轻微的动作却像是敲响了丧钟。慕容琰放开她,原本就苍白的脸更被抽走了所有血色。

    “是吗?那……我知道了……我不会再打扰你了。”他失神的喃喃自语,然后起身,就连弄倒了椅子都没发觉,犹如游魂般晃出病房。

    裴采薇皱皮眉头,不解他异常的反应。她有表态什么吗?

    认真回想自己看他前,他问的问题,她惊讶的大喘。

    她居然点头了?难怪他会面如死灰,闷声不吭的离开。

    难不成她真的伤透了他的心,让一向勇气十足而不屈不挠的他放弃了?可是她根本不是因为他的问题点头啊!

    不行啊!她被他的诚意感动,才要重新考虑,他怎么可以要了她之后又先不要她。

    慌张失措的眼正巧投向她刚才削好的苹果上,她不禁热泪盈眶。

    她记得他根本不会削水果,还因此被她取笑过,现在他削的水果却又圆又漂亮,一定是这一个月里,他为她练出来的……

    而她却毫不领情。

    她到底该为这个男人感动,还是骂他笨?忍不住心疼,她蒙着被子痛哭失声。

    对他又恨又爱,现在似乎更加爱他,恨……似乎被他的热情给打败了。

    ???

    被关在医院里整整一个月,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有时在梦中还是会闪过那两个打她的男人的身影,她总是吓得在夜里哭喊,慕容家的人总安慰她不用再为那两个人操心,她不了解是什么意思,问了,他们也只叫她自己去问慕容琰。难道是他对人家做了什么?

    来到慕容琰的公司,她还没进门周刚就已经等着她了,她猜他是从监视器上看见她的。想起那晚她对他的怒吼,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我……”她才正要开口,僵着脸的周刚便将一个纸箱递给她。

    “裴小姐,总经理说你不会再待下来了,我自做主张替你收拾东西,原本是想帮你送过去的,没想到你现在就出现了。”周刚将纸箱递给她,一向无惧的眼神现在却不敢直视她。

    裴采薇傻傻瞪着他,“慕容琰把我开除了?”他真是绝望了吗?连留她的意思都没有?“我要见他。”

    周刚摇摇头。“他不会见你的。”他不敢让她出现在慕容琰面前,恐怕那个暴躁的男人会把她撕碎。

    “那他之前对我说的话算什么?我以为他可以支持得够久,够让我的愤怒消失。”她气得咬牙切齿。那个人要气死她吗?

    他的模样像是爱她入骨,结果呢,草草率率就结束一切。他居然光凭一个没头没脑的问题来决定一切,傻!

    “不能怪他,他试着向你解释,但你只用恨意回应,他外表看起来很坚强,事实上内心脆弱得和奶,他撑不下去,只能放弃了。”周刚明白她的怒气,连忙替慕容琰说话。

    “好哇,他欠我一次,我也欠他一次,我们互不亏欠。”她抢过他手中的纸箱,在电梯前反身对他吼道:“告诉他既然是他自己作的决定,以后就别后悔!”

    周刚瞪眼,望着她乘电梯离开,又觉得不能让她误会二哥,而且二哥交代他的东西也忘了交给她。于是他冲向另一台电梯追上已经要骑车离开的裴采薇。

    无暇细想,他挡在机车前方。“我不管你们以后会不会在一起,也无论你听了我的话之后会如何,但是我一定要把事情告诉你。”

    被突然冒出来的他吓出一身冷汗,想破口大骂又看见他神色认真,她好奇他想说什么。“说吧。”

    周刚从口袋掏出一些东西。“那晚你硬塞给我的钱还给你,还有这是二哥给你的。”

    她接过钱,再看着另一张支票,然后她瞪大了眼。上面有七个零耶,至于前面的数字更让她咋舌。“这做什么的?我还欠你们债呢!”

    “算了吧!你以为他真的会跟你要?他不肯帮你还债还不是怕你无债一身轻之后,他会留不住你,至于你其他的债务,他也帮你处理掉了。你……进医院那天他就是忙这些事才要我看着你,可是我没尽职,才害得你受伤。”他摸摸歪掉的鼻骨,这是慕容琰赏给他最严重的惩罚。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周刚的话害她才有了恨慕容琰的理由显得可笑。

    “你说呢?”周刚腼腆一笑。“他已经替你帮酒店辞职了,你别再去那里上班,找个好男人嫁了……这些话都是他要我交代给你的。”

    裴采薇红了眼眶,他就算对她绝望透顶却还是为她着想。“他要我嫁给别人,那他呢?他真的不娶我了?”

    “娶不娶你还得看你。”周刚意味深远的说着。

    她抹去泪水惭愧的笑了笑。“好像说来说去都是我理亏?”

    “还有机会补偿。他嘴里老说不要你了,可是他还在等你。”说完话,他猜想自己的任务也告一段落了。

    “裴采薇。”她唤他,当他回头时她问了她一直很想知道的事。“后来那两个伤害我的人下场如何?”

    周刚诡异的笑了笑。“你真的不用再害怕,他们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听说大半年都得敷石膏。至于谁下的毒手……你应该心里有数。别怪他用流氓似的狠手段,如果我心爱的女人受到伤害,我也会这么做的。”说完,他轻松的离开了。

    “慕容琰……”她站在街上又哭又笑,为那个直率粗心又惹人心疼的男人叹气。

    他为了她把人家打成那样,虽然替她出了口怨气,可是也给她造了孽耶!

    唉,他为她做了这么多事,她又怎么不爱他?

    ???

    唉,人生到底有何乐趣?

    两眼无神的慕容琰恍若游魂似的下车飘进家门,看也不看在客厅的家人,直接朝楼上走去。从他被裴采薇拒绝后,他除了回家睡觉之外就是在公司里疯狂的工作,脾气乍阴乍晴,没人受得了他。他知道自己惹人嫌,就连自己都厌倦了自己,可是身边没有裴采薇之后,他连自己活着要干么都不知道。

    他目光涣散的晃过客厅,却没发现今天家里很热闹,全家到齐,而且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他,每张脸都带着笑意。

    “精神怎么还是这么差?”慕容云天率先开口。

    “琰,换了衣服就下来吃饭啦!”陈玉莲温柔的声音追着他上楼。

    “他哪天下来吃饭过?更不用说今天喽!”慕容珂清亮的声音跟着窜入慕容琰的耳朵。

    “我猜他过了今天,食欲就会恢复了。”奇异的,慕容-居然提前回家了。

    “原本还觉得少了大嗓门很安静,恐怕一会后噪音又要重现江湖喽!”慕容-不改平时的语气淡淡的调侃。

    好像大家都很有精神,为什么?

    打开房门时慕容琰随意想着,却没有用心去推敲,直到他进了房间,开灯,看见床上的人之后他才反应过来。

    楼下的家人是期待他的反应吗?

    他看错了吗?那个折磨了他好久的人儿居然在他床上?

    他松手,沉重的公事包重重落地,却没有惊醒在他床上安睡的人。他还以为是自己思念她过度眼花了,带着颤巍巍的脚步上前,坐在她旁边。

    他失神望着那带着甜笑入眠的女孩,却弄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是他思念过度,到了精神错乱的地步吗?否则怎么会看见她?

    “小薇?”他轻声唤她。

    “嗯?”垂着眼睑的人儿轻应了一声,翻个身背对他继续好梦。

    他伸出颤抖的手,轻点她的肩头,感觉到温暖的热度。他握住她的肩头许久,然后缓缓下滑,在她臂膀上轻轻抚摸,最后他的大掌停在她不足盈握的腰间。

    怎么还是这么瘦?在医院里吃吃喝喝了一个月,却没长出一点肉,难道她真的吃不胖?

    受他骚扰的人咕哝着又翻身,依旧没有清醒的打算。

    他轻叹一声,轻轻侧躺在她身边,与她面对面,正好可以凝视她的脸。

    该不会是他的家人受不了他的颓废,把她给绑来吧?这样可不好,她原本就很讨厌他了,现在恐怕会恨他恨得牙痒痒,还以为躲着她就没事了,谁知道她居然会出现在他房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忍住摇醒她的冲动,怕宁静的时刻会在她睁开眼后就消失,怕在她的眼中又会看见扯裂他心的鄙视。

    她的伤全好了。他握起她的小手,原本她的手挫伤严重,现在应该可以活动自如了。听老妈说她会做恶梦,因为那两个人给她的伤害太大了。

    不过……他们别想再伤害她,他替她报仇了。她知道的话肯定又要说他是流氓了吧?他轻声叹气。

    犹如王子唤醒沉睡中的公主,他的气息唤醒了她。

    缓缓睁开眼,她看见了等了好久的人。“嗨,你终于回来了。”

    没有跳起来、没有指着他大吼大叫?她是不是还没清醒,还是被下了迷药,根本弄不清楚他是谁?

    他不但没有开心大笑,反而蹙起了眉头。“你知道我是谁吗?”

    “当然啦!你是‘理直气壮讨债公司’的二哥慕容琰啊!”裴采薇换了个姿势,更贴近他,“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天都黑了。”

    “在工作。”他低语,一脸的不解。

    她在笑,而且眼神温柔甜美,这是他好久没看到的模样。是什么改变了她?

    “你……来做什么的?”她刚睡醒,沉浓娇嗲的声音烘着他许久不曾妄动的欲望。而他仍旧不敢碰她,怕会打破了所有的宁静。

    “来还你东西。”她从外套里掏出支票,“还你。”

    慕容琰没有伸手去接。“不用了,这算是向你赔罪的。”

    “我到底该谢谢你看得起我,还是气你太仗势欺人,想用钱压死我?”她好整以暇看着他,没有被他冷淡的态度激怒,因为她了解了很多事,包括看得出在他粗率的外表下有颗体贴而脆弱的心,他只不过是用他那吓人的声音、脸孔和身材压人,事实上他心软得让她心疼。

    “只是希望你的好一点,我看够了你为钱辛苦,如果我要离开,起码可以让我放心一些。”他不自在的说,眼睛不敢再看向她含笑的眼。

    “离开?去哪?”她真的紧张了,怕他自作主张要把她丢到哪去。

    “我怎么知道?周刚应该告诉过你,你是自由人了,无债一身轻,想去哪就去哪。”开口留她啊!笨蛋!不断催促自己,可是他怎么也说不出口,怕她再拒绝他的爱,而他已经脆弱得无法再接受她另一次的打击了。

    “你不是害怕我离开,才一直没帮我还债的吗?”她柔媚地对他眨着双眼,似有若无的挑逗他。

    “谁说的?胡扯!”被说中了心事,慕容琰脸色遽变,翻身背对她侧躺。

    “如果我走了,你要怎么办?你不是口口声声说要我的吗?”她的声音依旧追着他,骚扰着他。

    “现在不一样了。”他粗声回答,巴不得她停止逼问。

    想用凶恶逼退她?她已经摸透他了,这点刁虫小技吓不了她的。“那么……你是不希望我再留下来了?”

    “你只会让我伤心。”她到底来做什么的?她不明白吗,如果她再不离开,当他失去控制时,她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可是我认为我应该要谢谢你,毕竟你为我做了那么多事。”裴采薇缓缓撑起身子,盘腿坐在他身边,嘴里可怜兮兮,但脸上尽是玩弄的笑意。

    “不用了。你不是讨厌我吗?我是个流氓、专门讨债的,你避我唯恐不及啊!你忘了吗?”他烦躁的低吼,闭眼抵抗她一波波的攻势。

    “噢,也对……那,我只有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我会永远记得你的。”她倾身在他脸颊印下一吻,顺手将支票塞进他手里。

    慕容琰浑身颤抖,若非怕她恨他更深,他早就解除她无心的诱惑带给他的痛苦了。“快走吧!我累了一整天,要睡了。”

    “慕容琰,你是我的恩人,如果有天我嫁人了,请你祝福我。”她下了床,带着同情瞅他。真亏这个暴躁的男人忍得住,他一定憋坏了。

    “我没这兴致!”

    他濒临崩溃的声音几乎逗笑了她,她好笑的摇摇头,站在一旁等他行动。如果他这次真的忍得住不打算追她,她就一枪打死他!

    她对自己猛皱眉头。什么时候起发也也变得这么暴力了?嗯,肯定是近黑者黑,他带坏她的。

    一分钟、两分钟,床上的人却一动也不动。难道他真的对她死心了?

    慕容琰感觉到床上另一边的重量减轻了,他知道她要离开了。他压抑着呼吸,不希望她听见他的激动。如果她无法接受他的家世,那么说再多也是枉然。

    爱她又如何?他无法抛弃他的家人,他也无法强迫她接受他的一切,他对她的爱,只会成为她的压力,他不愿见到她有一丝的困扰。

    她刚才没有对他发一点脾气、没有对他抱怨任何事,甚至有种错觉,她是以不知道他的真正身份前那种态度对待他,像是对情人那样……

    他睁开双眼,猛地起身追人的动作一气呵成,他横跨过整张大床,当他看见站在床边对他盈盈微笑的人时,他发傻了,威猛的力道却没有因此停止,他盯着她带笑的脸,忘了自己正在行动着,一脚踩空,硬生生的从床上跌落,发出了不小的声响。

    “噢,一定很痛吧?”裴采薇蹲在他身边瞅他,笑得花枝乱颤。他怎么老在她面前出糗?在情人面前不是应该展现最好的一面吗?可是他怎么一点都完美。

    她敛了笑容。他就是这调调,还能多好?但是……也差不到哪去就是了。

    “小薇……”他压不住害怕失去她的恐惧,手脚并用的将她扑倒压在地上,紧紧抱着她。“不许你离开我,听见没?”他在她耳边一声声轻喊着,坚定的宣布他拥有她。

    “我知道果真要离开你,还来自投罗网做什么?”她抽回他紧紧抓住手中却毫不自知的支票,在他面前晃了晃,“这是我的嫁妆,你不许再走。”

    “我没听错吧?你要拿我的钱去嫁谁?”他将她压平,如猛虎般瞪着她。他记得很清楚,她什么都没答应他。

    “你说我还能嫁谁?无论我嫁给哪个倒霉鬼,恐怕他都会被你追杀吧?”她不挣扎,放松地躺在他健美的身躯下,享受他的怒气。

    “你明白就好!”他带火地对她吼着。

    “所以喽!你——得对我负责。”她噘唇偷亲他。

    “谁规定的?”火气一时煞不住,他没细想她的话就乱吼一通。

    “我啊!还有楼下那些你的家人。”她神情一变,显得骄傲而邪气,“难道你还是不要娶我?那么我保证我会让你痛苦一辈子。我会天天缠着你,直到你烦了、疯了为止,而且我保证你的家人也会支持我,毕竟下午我来拜访时,你爸妈就乐翻天了。”

    理智渐渐回来,慕容琰也听懂了她的话。他将紧绷的身子压覆在她身上,“难道你不再乎我家的行业了?”

    “你大哥向我保证你们的讨债公司绝对合法,而且和那两个打伤我的人相比,你讨债的方式简直就是在做善事,我也无法再排斥下去了。”现在她才知道慕容家的讨债公司有政府立案呢!时代果然是进步了,她得开始适应才行。

    她的话提醒了他。“别再回想那件事了,否则你会害怕、我会为你心疼得发疯。”他抚着她脸上早就不存在的伤痕,可是他依旧忘不了当时的情景。

    “我不怕了,只要有你在身边,谁还能欺负我?不过你还是得给我个答案,娶不娶我?”裴采薇逼问他。

    “为什么一定要我娶你?”有句话他一定要听到才甘心,因为他怕以后她会耍赖,他再也听不到。

    “因为你是个稳定的饭票啊!”她明明知道他问这句话的用意,却乐得耍弄他。谁叫他之前瞒了她好久,这算是她给他的最后惩罚。

    他愤怒的僵了脸。“就这样?就因为我是饭票?那我建议你去嫁-,他比我还有钱。”

    “好主意,-刚才还说只要我愿意而你不介意,马上就可以举办婚礼,你爸妈也同声说好,还有你姐姐妹妹也……”

    “闭嘴!”他野蛮地吻她,直到她猛拍他的肩求饶才放过她,“再给我说一次,答错的话我马上下去把那伙人全宰了,别以为我不敢!”

    “噢,好凶唷!”她扬着笑环住他的颈子拉下他的脸,神情深情而认真。“你还怀疑吗?除了爱你,我找不到其他理由回到你身边。”

    她的话让他颤抖不已。

    “噢!小薇,我以为我再也无法赢回你的心,我以为你将一去不回……”不对,他打住了激动怒瞪她,“什么叫除了爱我之外没有其他理由了?我那么不堪哪?”

    “唔……甜言蜜语你就别太认真嘛!”裴采薇傻笑着和他打哈哈,她钻出他的身下站起来,“大家都在楼下等我们复和,快下去告诉他们好消息吧!”

    “想逃?”他跟着起身,眯眼追上去将她拉回来,两人跌在柔软的床上,互换气息、身体相触,轻易点燃了火焰。

    这回,他可不让她打混过关,要给他交代个清清楚楚。至于楼下那些人,他就不信哪个人不要命敢上来打扰他

    ???

    云雨过后,两人满足的腻在床上,交换着甜蜜心情。

    不过他还有点事不明白。

    他将她拉到身上,让她正好可以面对他。“小薇,你怎么会回心转意的?我记得你连看我都嫌懒,为什么又自愿回来找我?”

    “要谢谢你那个可怜又可爱的跟班。”

    “周刚?”慕容琰诧异不已。他记得自从上回痛扁过那小子后,他就躲自己远远的,恐怕是伤痛记忆犹新吧?

    “是啊!当我想回公司找你时,他告诉我我被开除了,我气死了,你居然敢开除我?”想起那件事,她气得在他身上陷了几个瘀痕,直到他惨叫着求饶才肯罢手。“然后他追来,告诉我很多事,我才知道我误会你太深了。”

    “而我自己也无法忘怀你对我的好。你是这么真心的待我,只亲切没把我宠上一在,而我却伤你好深,真是对不起。”想起养伤的一个月里,自己对他的冷漠,她就难过不已。

    “别说了,反正现在谁都别想拆散我们了。”他不信有人敢抢他慕容琰的女人!

    “是啊!这还得谢谢伯父、伯母、大哥、大姐和小珂,他们都对我好好,一整下午大家都不停的在安慰我呢!”她转着双眼一一感谢他的家人。

    他眼一瞟,“他们要你来求情的?”

    “嗯……我是觉得他们也是好心嘛,你就放过他们吧!”她不知道为何楼下那群人千交代万交代一定要让他点头答应不报复,难道他会有什么举动吗?

    “这怎么行?”

    “可是是他们这么做,我们才能找到彼此的啊!”

    “胡说!是我的就绝对跑不掉。不过……”他懒懒扯起一边嘴角,“你的话也没错。放心吧!我会依罪行轻重来处理,这些帐我先记着,以后再考虑讨不讨。”

    裴采薇吃惊的瞪眼。“连自家人的债都不能欠?”

    “嗯,而且利息还要照算。”

    “哇拷,果然是讨债专家。”

    “不,错了,是讨爱专家。”他笑着翻身压住她的身子,打算再爱她一回。

    ???

    门外,一群人贴在门旁偷听。

    “没有说话了啦!”慕容云天失望的撤开。

    “照他说的,我们到底还要不要受罚?”慕容珂担心不已。全家人都知道琰最恨的就是被人算计,他可是拳击高手耶,看周刚被修理的惨状,她可不希望重演。

    “算是……缓刑吧?”慕容-迟疑的说。

    “大哥,你机票订好了吗?”慕容珂拉着他追问。

    “随时可以走。”慕容-本来就要到英国去,现在只是计划提前了。他虽然不怕琰,但也不想被那个疯小子缠上。

    “那我跟你一起走。”慕容珂认真无比的说着。

    “咦,你们要跑路?”陈玉莲望着一对儿女,有点不安。她要不要跟他们一起去?她算是始作俑者耶!

    “带我一起走吧?”慕容云天心想或许过段时间等儿子忘了这件事,或准媳妇说服他之后再回来。

    “刚才我听琰说暂时不对付我们的。”慕容-来回看着家人。

    慕容云天猛摇手,“唉,他说归说,谁知道哪天气起来会不会措手不及把我这老爸吊起来打?不行,还是先保命要紧。”

    “老爸,你不是说不怕琰的吗?”慕容-反倒是全家人之中最冷静的,因为在这件事里,她算是罪刑最轻的。

    “呃……此一时彼一时,我还想留着老命享天伦之乐呢!老婆啊!我们明天就出国玩好了,你想去哪个国家啊?”慕容云天的提议得到妻子的赞同。

    “哪都好、哪都好。”陈玉莲拉着他房去收拾行李。

    “我们也……”慕容珂和慕容-对望一眼,各自回房收拾。

    “那么我呢?还是孤孤单单一个人过日子……”大家急着做鸟兽散,只剩慕容-站在寂静的走廊上,思念压得她的心好痛好痛。

    为何别人的爱情都能开花结果,而她却为自己的一时出轨尝尽苦楚?

    不公平。眼镜后头的双眸闪了闪,然后她闭眼逼退泪水后,才有勇气睁开眼面对这个世界。望了眼紧闭的房门,不用猜也想得到那两个人在房里做什么。唉,可真让人嫉妒啊!

    她摆脱愁闷,莞尔一笑。

    依他们小俩口卿卿我我、腻不可分的程度看来,琰的怒气应该维持不了多久。

    反正只要小薇对他抛几个媚眼、灌点米汤,他什么都依了。

    哎,若是每个人讨债都像琰这种讨法,公司做得下去才怪唷!

    不过虽然债没讨到,却赚个老婆也算划得来了。不是吗?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讨爱专家最新章节 | 讨爱专家全文阅读 | 讨爱专家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