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恋君难舍 > 第十章

恋君难舍 第十章 作者 : 怡珺

    “泪眼倚楼频独语,双燕来时,陌上相逢否?撩乱春愁如柳絮,依依梦里无寻处。”

    小豆子白了身旁一面饮酒一面吟诗的燕离愁一眼,就连不懂诗词的她都知道这家伙在挖苦人,而对象自然就是那闷闷不乐已三个月的风隽扬。

    连坐在对面的紫苑也感受到燕离愁词里的哀愁,跟着长声一叹。

    那天,大家都被风隽扬给吓坏了,他像疯子似的差点把将军府给翻过来,直到风隽云抓住他问个仔细,才知道是关绮玉和小五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离开了。

    风隽云一听之下立刻派人在杭州四处搜寻,两天之后确定他们已经回到家中,而风隽扬就像失了三魂六魄似的,呆呆傻站在门口,谁都知道他在等关绮玉回心转意回来找他。

    大家也都希望如此,但偏偏事与愿违。

    然后他大醉三天三夜,期间他发酒疯时把所有的事说了好几回,整个将军府都知道他和关绮玉的事,包括他是怎么爱上她的。

    大家见他这么痴情,也就不忍心拿这事开玩笑,否则他可能会大开杀戒。

    风隽云看他这样,同样也是愁容满面。

    “大家说说,要怎么做才好?”他望着手中红色的帖子,实在开不了口。

    扬的心已经被关绮玉狠狠掐碎,他怎么敢再给他另一个更大的打击?他可不想少了个兄弟。

    “关绮玉到底存着什么居心?嫁人就嫁人嘛!何必还送上帖子?她想干么?逼死他吗?妈的,见鬼了,没见过这么没良心的女人!”小豆子自从知道关绮玉要嫁人之后就把她的祖宗三代骂了好几回,要不是燕离愁威胁要亲她,她还不想往嘴哩!

    “我想她也不愿让扬去,发这帖子的应该是关世伯,如果揭去了她准嫁不成。”

    “或许是她的意思呢。”紫苑猜测着。关绮玉的个性比较拗,有可能是扬无意间惹火她,她才会意气用事的用婚事来赌气。

    风隽云猛摇头。“她如果要扬,又怎么会将贞操给了他之后,一声不响的离开?你是姑娘家,应该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到底要怎么办呢?我怎么拉都没办法把他拉上船,大将军,你海上的事要谁来处理?”小豆子也拿颓废的风隽扬没辙,而且最近海上少了鬼见愁,已经乱成一团了。

    “不行的话我还有个人选。”风隽云瞪着净会在一旁说风凉话、吟些惹人心烦的诗词的燕离愁。

    “我?想都别想!我燕离愁打打架、耍耍嘴皮子可以,可是带兵打仗,你不怕我带着你的兵阵前倒戈啊?”他眼一瞪,又忍不住在心里埋怨他那善良到愚蠢……不是,是善良到成佛的娘,都是娘害他一辈子要看这两个“哥哥”的脸色。

    “你的确有可能。”小豆子认真的道。

    “喂,难不成你是这样看我的?”他忍不住拍了小豆子的后脑一下,又想起她的身份,他的眼底流露出一丝心疼。

    “是啊!”小豆子像是早习惯了他的欺凌,已经练就金刚不坏之身,随他打了。

    “就冲着你这句话,我……”燕离愁抓过风隽云手中的红帖,嘴角露出冷冷笑意,“那我就当一回坏人,把他从地狱里拉出来,先说好,如果我成了他发泄的对象,你可得救我啊。”他指着风隽云先约法三章。

    “早死早超生。”小豆子毫无感情的送他五字箴言。

    “他该不会是……”紫苑见他走向躺在不远处的风隽扬,忧心的望向丈夫,

    “我们还是先避一下吧!谁知道扬会做出什么事来?”

    “嗯,也好,小豆子,一起走吧!”风隽云觉得不要拿生命开玩笑,燕离愁大概是疯了才敢把那东西给他。

    大家都知道扬对关绮玉的真心,他若知道她要成亲而新郎倌却不是他,他准会抓狂的。

    ***

    温暖的阳光还是驱不散他心里的寒冷,甚至比不上她那夜的体温……

    他还记得那夜她所说的活,鼻尖还留有她身上的香味……

    然而,她却在给了他之后又走得不见人影,不留只字片语,若非有人看见她和小五出城,他会为她的安危担忧至死。

    他以为她已经把自己许给他了,结果她说走就走。

    难怪她当初总是不答应跟他白头偕老,原来她早巳打定主意离开他了。

    他很想问清楚,却没有勇气去见她。

    突然一堵黑影挡在身前,他恼怒的睁开眼。

    “走开!”他低吼着。

    “要我走开没问题,不过我有样东西要先给你。”

    燕离愁把帖子凑到风隽扬的面前晃。

    “我没心情跟你瞎扯,想留着小命就给我闪开!”

    “唷!瞧你像凶神恶煞似的,那关姑娘是不是就因为这样,才不声不响的离开你?”话尾未落,他人已经至三步之遥,避开杀气腾腾的一掌。

    “还真动手?难怪她要嫁给别人了。”他继续摇着红帖说风凉话。

    风隽扬大眼一睁,猛地从石椅上跃起,揪住他的衣襟。“你说什么?”

    “轻点,粗鲁的家伙,别把我的气质给破坏了。”

    燕离愁一脸鄙夷,拚命用手中的帖子拍打他的手。

    风隽扬抢过那刺眼的红帖,一看之下,心都凉了。

    “十天后……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就是怕你这模样啊!除了我不知死活外,你看全将军府谁敢接近你?

    “而且给你看了又怎样?你要去找她吗?告诉你,来不及了!谁叫你这三个月过得昏昏沉沉的,除非去抢亲,不然你的女人肯定会成为别人的妻……啊——”

    燕离愁被摔了出去,带着凄厉的惨叫声跌落地面。

    至于风隽扬早已经不见踪影。

    他要去阻止她那愚蠢至极的行为。

    她是属于他的,她敢嫁人,他就让她在进洞房之前当寡妇!

    ***

    数天后太湖

    风隽扬不眠不休的赶路,只有一个念头——阻止她上花轿。

    等他赶到时,关绮玉尚未出嫁,他不禁松口气。

    现在他就站在关府外头,多日来堆积的忧虑一扫而空。

    他真傻!他早该来的,现在也不用烦恼要怎么向关世伯解释,说不定他早娇妻在抱了。

    他对自己摇摇头,忍不住骂自己蠢。

    “喂,你这乞丐滚远一点厂关府的侍卫见他一身尘土,以为是个讨饭的。

    “乞丐?”风隽扬愣了愣,只是赶了几天路,还不至于这么落魄吧?

    他摸摸自己的脸,才发现身上、脸上净是风尘,难怪侍卫会当他是个乞丐。

    他先找个地方梳洗一下,然后造访关府,将身份详细的禀报,总算被请进去。

    关府外的侍卫虽然怀疑他当真是风将军的弟弟,但看他一表人才的模样,还是倌了他。

    风隽扬被人迎人偏厅,一路上看见的净是张灯结彩,他只觉得刺眼。

    等他见了关世伯,一定要说服关世怕把绮玉嫁给他,若不成,他只好用强的了。他来这一趟,就是想带她走!

    “当真是风家的小子来了!”关太宰的声音依旧洪亮,可见身子骨硬朗得很。

    “关世伯。”他含笑起身看着关太宰快步走进来。

    “唉啃!真是你这小子,当年逃得无影无踪,害我家绮五没人要,你啊……真该打你一顿的,可是你现在长得这么高壮,打不得、打不得呀。”关太宰热络拉着他坐下,“你是代替你大哥来参加喜宴吗?时间算得刚刚好,明天就是出阉的日子了。”

    风隽扬的笑脸因为他的话而渐渐僵硬,“世伯,她真的要嫁人?”

    好哇!她当真以为这样就可以甩掉他?她忘了吗?他说过要缠她一辈子。

    关太宰怀疑的打量他焦急的脸,“怎么?几年不见,难不成你现在想娶她?这样不好啃!”

    “世伯,你不了解,我……”风隽扬望着关太宰严峻的脸,心里想着,他要怎么告诉关世伯他和缔玉的亭?

    “大男人别这样吞吞吐吐,有什么事直说无妨。”

    关太宰啜着茶,心情因为女儿要出嫁而好得很。

    “关世伯,其实我和绮玉在她出走时就相遇了,我们在一起几个月,是我带她去见她表哥的……”他将救了陈思谦的事全告诉关太宰。

    “哦,难怪她回来时伤心欲绝,原来是因为她找到她表哥啦。”关太宰了然的点点头。

    “恐怕还不只这一个原因……”风隽扬苦着脸,思索着待会怎么开口才不会惹恼他。

    “那么还有什么原因?”关太宰直勾勾的盯着他,大致猜到了风隽扬和他的女儿肯定有些问题。

    “我早已爱上了她,可惜她心中只想着她的表哥,根本没有我……后来她的表哥另有爱人,她伤心之余,接受了我的感情,于是我们就……”

    “怎样?”关太宰瞪着他,实在不愿相信。他的宝贝女儿怎么可能让男人乱来?一定是眼前这混蛋小子逼迫她的!

    “我要了她。”风隽扬平静而无悔的说出事实。

    关太宰闻言,铁青着一张脸,浑身打颤,“小子,你该庆幸我没有你爹的好功夫,不然我准把你活活打死!”

    “在这之前,请准许我见她一面。”风隽扬也毫不客气的回嘴。他已经豁出去了,他就是要他的女儿。

    “唉……”关太宰支额叹息,“来人,把小五先给我叫来。”

    “世伯,我想见绮玉。”风隽扬渴望的要求。他已经好几个月没见到她了,她如果愿意嫁给她不爱的男人,可想而知她并不会开心。

    不,他绝不让她做傻事!

    “你想我可能让你见她吗?我还想把你毒打一顿!”

    关太宰对他恨之入骨,如果是从前他位居高官时,早把这个臭小于关起来了。

    “然后看着她嫁给她不爱的男人?”风隽扬义正辞严的说,他绝不退缩,否则一切都会落空。

    “哦?这么说她爱你喽?”关太宰更是一肚子火,但他仍旧十分冷静。

    “是的,只是她自己还不清楚。”风隽扬说得理直气壮。他这些日子二直想着绮玉为何要从他身边逃跑,直到最近才理出这个答案。

    “胡扯厂关太宰气得掉杯子。

    “老爷找我……啊!你……怎么来了?”小五来到偏厅,一看见风隽扬就吓得两脚发软。这下小姐的事可东窗事发了。

    “小五你过来,说,小姐是不是真的被这登徒子占了便宜?”

    “如果小的看见了,怎么可能会让他做呢。”小五避重就轻的说。

    “那么如果真有这件事,就是你未尽保护之责喽?”

    关太宰横眉竖眼的,把小五吓得脸色发白。

    小五“咚”一声跪在地上,“老爷饶命,事实上,小姐那时很需要人安慰,风隽扬又……所以……”

    “安慰到床上去了?”关太宰气得直跳脚。

    风隽扬对小五有几分歉意,他连忙转移关太宰的怒意,“这件事都是我的责任,所以我赶在绮玉成亲前到达,就是为了阻止这桩婚事。”

    “不行啦!婚礼就在明天,退不了的。”关太宰说什么都不答应。

    “难道真要一错再错,让绮玉……”

    “别再说了,我不想听!”关太宰拂袖而去,走之前J顷道吩咐小五,“把他轰出去,他若是不走,就杀了他!”

    “喂!你快走啦!别让我为难了。”小五瞪着风隽扬,气他又来扰事。

    “要我现在离开没问题,不过你得先告诉我,你家小姐的房间在哪。”风隽扬已经有了打算,既然从关太宰这边没有结论,他就直接去找绮玉。

    “不!我不能说。”小五的头摇得像博浪蚊似的,他还想留着小命娶媳妇呢!

    “不说?”风隽扬眼一眯,“小五,你还记得当初我一脚把你踹下船吧?这里虽不是大海,却是湖边,你想做湖底冤魂吗?”

    “强龙不压地头蛇,你别欺负我。”小五急得满头汗,巴不得出去找救兵。

    “只要你告诉我,你家小姐这几个月过得如何,还有他的房间在哪。”他决定即使把整个关府给翻过来,也要见到心上人。

    “呃……伫是行尸走肉。”小五据实以告。

    “为什么?”风隽扬继续追问。

    “我又不是小姐,你别问我。”小五发现了他的企图,连忙转身要逃,却被风隽扬揪了回来,“好啦!她在想你啦!只要一听到‘风’这个字,她就像失了魂似的,这下你满意了吗?”

    他的话证实了风隽扬的猜测,他沉了脸,“嗯,那告诉我她在哪。”

    “不行啦……”

    “不会有人知道是你告诉我的。”他微笑的哄骗小五,“你也不希望她难过吧?”

    “呃……好吧!”小五猜想自己大概要被老爷活活打死了。

    风隽扬很满意的拍拍他的肩,“乖。”

    ***

    她望着挂在墙上的红衫,重重叹了口气。

    这是她的选择,没得反悔。

    风隽扬……他应该不知道吧?还是他根本不想理会这件事?

    她自食恶果,怪不得别人,唉,明天之后,她就屑于另一个男人了,不应该再想他。

    门悄悄的被打开,她以为是婢女,一转头,却错愕的愣住。

    “风隽扬?你怎么会来?”

    他瘦了,眼神也阴沉许多,那个叱咤海上的男人怎会如此憔悴。

    是为了她吗?

    “我还能不来吗?你都要许配给别人了啊!”风隽扬抓住她的肩。

    “可是……”关绮玉摇摇头说:“你不该进来的,爹知道吗?他若知道我们的事,他会杀了你的。”

    他冷冷的咧嘴一笑,“放心吧!他已经知道了。”

    关绮玉望着他,最后轻叹一声,“回去吧!如果你真的为我好,就别再来找我了。”

    “我就是为你好,所以更不能见你嫁给别人!你明知道我爱你,却还嫁给别人,你舍得我孤独一辈子?”

    她推开他,瞪着他说:“别把自己说得这么可怜兮兮,你还有更好的选择,不是吗?”

    “别说这种话!”他停在原地忍着不过去抓住她的冲动,免得他会失控伤害她。

    他至今依旧无法相信她居然在给了最珍贵的贞操之后还要嫁给另一个男人,她这么做不但背叛了他,还伤害了自己!

    关绮玉摇头叹息,“你还不明白吗?我是无颜待在你身边啊!我无法原谅自己只为了寻求安慰而利用你的爱。”

    她不该在这样的情况下接受他。

    “可是我从没这么想过。”他放柔声音,满满的爱意不经意从他的话语中流露。

    她伤心的藏住泪湿的脸,不想被他看见。“不,我只会伤害你,带给你一堆麻烦,你为什么不省点事,把我忘了,回去属于你的地方?”

    “想都别想!你是我的,今生今世都是我的!”他坚决的说着。

    “来不及了,我明天就要嫁人了啊……”她捂着脸,放声痛哭。

    她现在才后悔已经太晚了。

    “不会的,我会向你爹求情,再不行,我带你逃到天涯海角,只要你愿意嫁给我。”见关绮玉如此悲伤,他心慌了,“你明明是爱我的,别让我失望,除了你,我不要其他女人,我只要你!”

    “真的?你真的可以带我离开?”想也知道爹不会答应取消婚事,更不会让她嫁给扬,她只得跟着他逃了。

    “当然,至于你爹,等过些时候他气消了,我再带你回来向他赔罪,他会接受的。”他才上前拥抱她,在她耳边低语,抚平她心中的不安。

    “你居然就这样跑了,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这些日子里我咒骂你无情、咒骂自己痴傻,居然连你甩了我,我还是爱你……”

    “对不起,对不起……”她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不断的道歉。他的心是如此宽大,能够拥有他的爱,是她前世修来的福气。

    “我们先离开吧!别待在太湖也别回杭州,先找个地方躲一躲。”他对她笑着说,让她安心不少。

    两人相偕走出房间,却因为门外数十人的包围而傻眼了。

    “你真的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关太宰从人群后头走出来,一脸震怒,小五站在他身后,一脸歉意的看着他们。

    “爹,求求你,我是真的爱他,放过我们吧!如果要我嫁给别人,我宁可一死!”关绮玉哭丧着脸躲在风隽扬怀中,现在谁都不能阻止她跟在他身边了。

    关太宰气得暴跳如雷。“哼!你倒好,想怎么做随口说说就行,我这做爹的可为你急白了头啊!现在你要我怎么向人家交代?”

    “就说……我已经是扬的人了,这门亲事实在不能……”

    “放肆!你倒会替我找借口?”关太宰瞪向风隽扬,“你怎么说?”

    “世伯如果愿意放我们离开那是最好的,如果你坚持不放人,我只能硬把她带走了。”他单手将关绮玉揽紧,准备要抵抗。

    “想威胁我?来人啊!傍我捉住他们!”关太宰指挥家仆动手,自己则退到一旁观战。

    “怕吗?”风隽扬低头望着怀中的人儿。

    “不。”她用放心的微笑回应。

    在众人围攻之下,风隽扬虽然只用单手应战却从容不迫,还有空闲用眼神与关绮玉调情。

    他一路带着关绮玉打到关太宰面前,然后得意地看着他,“世伯,这下我们可以走了吧?”

    关太宰气红了脸,他看向女儿,恳切的说:“绮玉,你若是离开了,爹会活不下去的。”

    “爹……”虽然他的哀伤太过虚伪,但关绮玉毕竟是他的女儿,她挣脱风隽扬投入他的怀抱,“爹,我是真的爱他啊!”

    “绮!你别中他的计!”风隽扬急着要抢回她,没注意小五已经窜至他身后,在他后脑重重一击。

    他在倒地之前感觉到剧烈的疼痛,还有关绮玉的尖叫声。他怕自己这么一睡就起不来了……

    ***

    关绮玉望着躺在床上昏迷三天的风隽扬。

    他为什么到现在都还没清醒?

    原本爹想把他打昏关起来,等她成亲之后再放了他,谁知道他却昏迷不醒,把她给急坏了。

    至于婚事,在她以性命相逼之下,爹终于投降了。

    她已经决定非风隽扬不嫁,其他男人休想得到她!

    “快醒来啦,你再不起来,爹真的要把我嫁给别的男人喽!”她在他耳边低语,“扬,我真的爱你,你也说要缠我一辈子的,现在我让你缠,你可不能反悔,听见没?”

    她见他依旧没反应,叹息着盯着自己和他交握的手,因此没发觉他的睫毛轻轻动了下。

    “你知道吗?你如果再不醒来,我就把你闷死,然后再自杀,你说这主意好不好?”她连威胁都用上了。

    见风隽扬仍旧没有反应,她泄气的低头啜泣。

    风隽扬缓缓睁开双眼,嘴角微微一抬,“果然是最毒妇人心,你居然要闷死我。”

    “啊!”她一脸错愕的望着他,许久之后才开口,“你醒了。”

    他抚着她的脸,慵懒一笑。“不过就是睡一觉,你哭什么?还说要把我闷死再自杀,怎么,你爹还是不答应我们在一起吗?”

    “如果他不答应,现在我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了。讹叫你睡了这么久,把我吓坏了。”如果不是她以命相遇,他醒来时一切都难以挽回了。

    “我睡了多久?”看关绮玉担忧的模样,显然自己真的昏迷很久。

    “三天。”

    “怎么可能……”他忽然想起自己到太湖之前曾经不眠不休的赶路,猜想自己可能是累坏了才会昏睡不醒。

    他把原因告诉关绮玉,两人相视一笑,而后紧紧相拥,决定从现在起他们再也不要放开对方。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恋君难舍最新章节 | 恋君难舍全文阅读 | 恋君难舍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