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恋恋玫瑰 > 第十章

恋恋玫瑰 第十章 作者 : 怡珺

    台湾

    没想到自己也会被逼得相亲,她不过二十出头,却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现在对她而言,什么都无所谓了,她的心已经随着辜霄对她的伤害而死了,爸爸要做什么安排,对她而言都无所谓。

    “这位就是你-爷爷的女儿,-梅桂。”原本也是耀星股束的海佬笑呵呵的将自己的孙子介绍给-梅桂。

    “唷!那么说起来,你家公子还得称我家梅桂一声姑姑呢!是不?”-延桢也是满脸笑容。

    “久仰-小姐大名,今天总算见到了,果然,就像爷爷说的,好美、好有气质。”林瑞廷的双眼尽是赞赏,他第一眼就被眼前安静的-梅桂给吸引了。

    没反应的-梅桂被父亲在桌下用手拍了一下,才不情愿的吐出一句话。“哪里,你也一样。”

    “梅桂啊!听你老爸,说前些日子你被杀手追杀,现在没事了吧?”海佬暖场着说。

    “嗯,谢谢海佬,都没事了,那个杀手在美国被抓,已经入狱了。”-梅桂淡然道。

    为什么大家老爱提这件事?她总会因此而想起辜霄。

    听铁叔说他受了伤,不知道伤势是重是轻?不是说不爱她了吗?他为什么还要保护她?还为她而受伤,他是故意想让她愧疚的吗?

    不!她才不会再为那种无情的男人落泪了,她已经决定要完完全全的走出那段过去,不再想起那个人。

    “……梅桂,你说好不好哇?”海佬轻声的问着她。

    “嗯。”她压根没听他们在讨论什么,就胡乱点了头。

    “太好了,我就说她会答应的,你还说不可能。”海佬笑开了,“瑞廷哪!你可要好好对待-佬的宝贝女儿唷!要是以后梅桂一不开心,-佬肯定会上门修理你的。”

    “绝对不会的。”林瑞廷受宠若惊的望着-梅桂,没想到她会马上答应与他订婚。

    “你们……在说什么?”-梅桂心想刚才漏掉的谈话,是不是很重要?

    “哎呀!女儿啊!你也别害羞了,海佬这孙子可是我万中选一的女婿唷,我们不急着嫁,先订婚就好。”-延桢开心极了-

    延桢原以为她会忘不了辜霄而极力反抗,没想到从美国回来后,她就不再提起辜霄的名字,现在甚至还答应嫁给他所选的人。他虽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这一切都太合他的意了-

    梅桂张口想要阻止,但却说不出口。

    是辜霄负她、抛弃她的,一切的一切,都是辜霄的错。

    他让她爱上了他,只因为想要谋取老爸的财产,然后又狠狠的伤了她,可是现在她为什么还幻想着他会回心转意,会回头来找她?

    她能不能有点出息,忘了那个男人?

    嫁了吧!这样她就会完全断绝对辜霄的思念,从此之后形同陌路,不再相关。

    她淡淡的笑了,笑得让为她倾心的林瑞廷看得发傻,而两老也满意的直点头。

    &&&

    “我一定要见到她。”辜霄的眼中只有坚定。

    “现在不是时候,-延桢抓你抓得紧,再等等。”铁叔拼命的劝他。他是为了辜霄的安全哪!

    “我再不去,她就要嫁给别人了!”自从他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心情没有一刻是平静的。

    “还没这么快。”铁叔安抚他。

    “我想见她。”辜霄还是只有这句话。

    “听我的,她现在对你恨之入骨,你见到她恐怕还没说到话,她已经叫警卫把你抓起来了。”铁叔知道他已经乱了方寸,只好捺着性子一一解释。

    “她不会的。”辜霄肯定的说。

    “是吗?你忘了自己那时对她说了那些恶毒的话吗?之后你又一直没有露面,她对你已经死心了。”

    “你到底是在帮我,还是打击我?”辜霄不满的咆哮。

    “抱歉,我只是想让你明白事实。”铁叔轻叹着。

    “我不管,再见不到她,我会发疯的。”

    “你也得先等我和她谈过,让我来说,她可能比较听得进去。”

    “你行吗?”辜霄不怎么信任不擅言辞的铁叔。

    “不然随你了,被-延桢抓到,我可不管,万一在你出事时-梅桂嫁了人,你可别后悔。”铁叔也动气了。

    辜霄被他的怒气给压制住,他焦躁的抽着烟。

    “好吧!也只能这样了。”希望铁叔这回能够发生奇迹,不擅言辞成了能言擅道,不过……这可能吗?他悲观的摇摇头。

    &&&

    不想再听到她憎恨的男人的任何事情,-梅桂气得小跑步躲开后头铁叔的苦苦相逼。铁叔怎么会突然又提起他呢?那只会让她心痛啊!

    “你先别激动,先听说话好不好?”铁叔坚持的跟在她身后。

    “别再跟我提起他!”-梅桂冷冷的打断他。

    “不管你有多恨他,今天你一定要听我把话说完。”

    “我偏不听。”-梅桂甩着头想要躲回屋里。

    “不听的话,你会后悔一辈子。”他严肃的恐吓她。

    其实这也不算恐吓,而是事实,当-梅桂嫁给不爱的男人,然后又知道了辜霄为她所做的一切,她肯定会呕死的-

    梅桂考虑片刻后,不甘愿的在凉亭里坐下。

    “好吧,你说。”

    “辜霄在美国对你说的那些话,没有一句是真心的,其实他很爱你。”铁叔因为自己的话而起了鸡皮疙瘩,毕竟他这年纪一大把的老头,说这些实在太肉麻了。

    “爱我?我看他是爱老爸的财产吧?”-梅桂冷笑。她发现自已愈来愈会怨天尤人,而且愈来愈尖酸刻薄。

    “不,他为了你的安危,丢下与你父亲的斗争不顾,事实上他有很多机会可以得到耀星的,但却为了你而放弃了。”铁叔殷殷勤说着。

    “我……我不信。”她好想相信铁叔的话,但是,她绝对不会再相信那个满口谎言的男人了。

    “他会说那些伤人的话,是因为他怕你会要求他陪在你身边,这样他会分神的,你应该还记得那次的勒颈事件吧,那时他就在盥洗室外头跟我在一起,他一提起你便失了神,就连杀手从他面前走过去都没发觉,你知道他有多自责吗?”说起来他也有错,黑鬼这么做摆明是在耍他们,而他居然也没发现。

    “那时他真的就在外头?可是……这是为什么?”她困惑了。

    “在我们这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绝对不贴身保护自己所爱的人,因为这样会降低判断能力,这是最危险的了。”

    铁叔见-梅桂依旧迟疑,他试着再加把劲。

    “达到黑鬼时,他只想保护你,根本没发觉自己的枪掉了,他脑中只想着要擒住黑鬼让你安心,甚至疯狂的徒手和拿枪的黑鬼搏斗……”

    “是吗?”-梅桂惊呼。

    “他受伤了,不过还好不是很严重,但是他的伤拖了很久才好,因为你父亲一直派人追杀他,他得一个换过一个地方拼命的逃……他想见你,可是你父亲不肯。”如果-延桢知道他告诉她这些,他会不会也落得跟辜霄一样的下场?

    “怎么可能?老爸说他要请辜霄回来做事,是辜霄自己不肯的啊!”她激动的叫着。

    “哼!-延桢早就开除了辜霄,其实他早就不是耀星的人,他根本不需要保护你。”铁叔冷哼-梅桂的脑中一片混乱。

    是啊!老爸一直对辜霄很感冒,怎会忽然改变态度?她还以为老爸是真心的,没想到全是在骗她!

    谎言!她的周遭全是谎言!老爸一次又一次的欺骗她,辜霄也欺骗她,她到底还能信任谁?

    虽然辜霄欺骗了她,但却是善意的,回想种种过往,她在心中大叹自己实在误会他太深……

    “辜霄现在人在哪里?”她迫不急待的问。

    “就在台湾,不过我怕你一看见他,就要你父亲的手下抓他,所以我先试着来当说客,这差事可真难当。”铁叔发现自己努力有成,总算露出微笑。

    “可是你却是最棒的说客。”-梅桂感动他的用心。“谢谢你,铁叔。”

    “接下来就得看你了,辜霄现在很无助,你得帮他。”

    “我知道,我会的。”-梅桂信心满满的微笑起身,“那么失陪了,我得去争取我的幸福了。”

    铁叔望着她离开,知道她不满-延桢的所作所为,看来-延桢没好下场喽!

    他得意的笑着。

    &&&

    “老爸!”-梅桂一脚踹开门。

    “女儿啊!你怎么……有这么粗鲁的动作?”-延桢用眼角瞄了坐在一旁的海佬爷孙俩一眼,还好他们只是有点吃惊。

    “辜霄,”整个身子都被怒火包围的-梅桂冲向-延桢,“你骗我,你说他是自己离开的,你说他……”她的话还没说完,就“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女儿啊!你在跟我说什么?老爸听不懂呢!”-延桢焦急的额头冒汗,想他-延桢天不怕地不怕,什么场面阵仗没见过?唯独怕这女儿有一点不开心。

    “你还在追杀辜霄吗?”她更激烈的逼问。

    “我……”一向意气风发的-延桢居然被这话给震得连连退了两步。

    “我说大小姐啊!有话慢慢说嘛,”海佬试着打圆场。

    “你知道他为了保护我而受伤吗?知不知道啊!”

    “知道。”-延桢叹息着回答。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更是我所爱的人,你怎么可以这样?”她忽地发怒、哭泣,情绪一时难以控制。

    “梅桂啊!老爸也是为了你好啊!”

    “为了我好?就因为辜霄想要耀星,你就对他恨之入骨?怎么说他都为你尽心尽力了这么多年,难道那不是他应得的吗?你以为把我嫁给我不爱的人,那就是幸福?”

    “我……”-延桢差点昏了过去。天哪!当事人在场呢!

    海佬和林瑞廷同时冷下脸。

    “我看我们先走好了。”海佬与林瑞廷”同起身。

    “海佬,你等等嘛!”-延桢想要追人,可是他们头也不回的走了。

    “哎呀!你看看你,这么好的一个人你都不要,偏偏去爱一个整天打打杀杀的人,老爸的计划全被你给打坏了!”-延桢直跳脚。

    “对你而言,我只是你推展事业的工具?老爸,难道你还不满于现况?”她为自己感到悲哀,原来自己只是一个老爸拿来交易的活物。

    “梅桂,不是的……”-延桢试着挽救。

    “你就顺着她吧!”顾美云站在门口柔声说。

    “妈?”-梅桂一见到宠她的母亲就哭着扑进她怀中。

    “别再为难这两个年轻人了,就算我求你吧!”顾美云低声对丈夫说。

    “难道……我真的做错了?”-延桢脸色灰败的说。

    “我只是希望女儿能够追求她的幸福。”顾美云轻拍着-梅桂,心疼她内心所受的煎熬。

    “难道我不是在替她着想吗?”-延桢觉得自己的好意全被糟蹋了。

    “或许手段太强烈了。”顾美云提点他。

    “老爸,让我自己决定,好不好?”-梅桂凑到他面前,牵起他的双手诚心的请求。

    “如果我不答应呢?”-延桢碍着面子,不肯低头。

    “那么我只好离开你们,追求我想要的。”-梅桂已经找到了自己未来的路,她确信自己会坚定的走下去,她要贯彻自己的爱情。

    “不……”-延桢终于受不住打击,跌在椅子里。

    “妈?”-梅桂见父亲这样的颓败,心有不忍又心软了。

    “去吧!我会好好劝他的。”顾美云含泪的对她笑说。

    “嗯。”她微笑的点点头,然后头也不回的跑开。“铁叔、铁叔,我要去见辜霄,带我去吧!”

    “老头子,现在的年轻人都是这样的,以后习惯了就好,别伤心,他们总会回来的嘛!你说对不对?到时,你可不能还板着一张脸唷!”顾美云微笑的窝在-延桢的身边。

    “我知道……我知道……”-延桢低声的说,对于女儿的执意不悔,他也投降。

    &&&

    铁叔将她带到南台湾的一处海港,微笑的指着不远处一个伫立的人影。

    “他就在那里,去找他吧!”

    那就是他吗?-梅桂心中一阵轻颤,只不过是短短一、两个月,却感觉像是隔了一世那么久。她发现她和辜霄从七年前认识起,一直都是分分离离,她希望这次重逢后将不再分离。

    可是……他之前说的话那么残忍,让她心里有股压力。“他真的会理我吗?”

    “去试试不就知道了?如果你不去,恐怕会抱憾一辈子,对不对?”铁叔仿佛透彻一切的笑说。“嗯。”-梅桂这时鼓起勇气跨出车门,然后又钻了回来,抱了他一下,“谢谢你,铁叔,你帮我太多的事了,谢谢。”

    “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这样?乱来。”铁叔难得的红了脸。

    不过……帮了他们,心情真的好轻松,他喜欢这种感觉。

    &&&

    如果海浪真的能带走忧愁,那么他的心情一定是太过沉重,否则他的心怎么会愈来愈痛?而湛蓝的晴天也丝毫没有影响他的心情。

    难道他从此将一蹶不振,只能抑郁终生吗?

    由于太过沉溺于自己的思绪,他竟没听见呼呼风响中的脚步声。

    “辜霄。”

    闻言,站在码头上的辜霄惊讶的瞪大双眼。

    是她吗?他会不会是因为太想念梅桂而听错了?

    “别怀疑,真的是我。”-梅桂不等他转身就跑过去从背后抱着他。“我好想你,好想你。”

    “梅桂?”

    难道是老天爷可怜他,真的把他的爱人送到他面前了?

    “是我,真的是我,这回就算你扬言要杀我,我也不离开你了。”她闭着眼,泪水不听话的流出来。

    他反身紧紧抱住她,“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我们先说好,你可要养我一辈子唷!因为你,我已经和老爸翻脸了,不靠你,我还能靠谁?”她抬着泪眼凝睇他,更心疼他如此削瘦。

    “梅桂……”他感动的捧起她的脸,深情的吻了她的红唇。

    “伤呢?铁叔告诉我你受了伤,好了没?”她查看着他的身体,心疼的发现他腰间还裹着绷带。“没事了,只是一点小伤,你别紧张,是铁叔带你来的吗?他人呢?”他四处张望着,却不见铁叔的踪影。

    “他大概是想让我们好好独处吧!”

    “没想到他还挺识相的嘛!”辜霄淡淡的哼着。

    “对不起,我不知道老爸竟然这样对你,还一直误会你。”她觉得好愧疚。

    “我更对不起你,说了一堆恶毒的话,害你伤心了好久。”他只要一想起那时对她说的话,就想杀死自己。

    她摇头,“我知道你一定比我还难受,你是情非得已的,不过不许再有下次了,因为我不知道还能不能再忍受一次。”

    “绝对不会了,我会捍卫保护你一辈子,你将不会再需要担心任何事。”他捧着她的小脸坚定的说。

    “嗯。”她忍着泪水点点头。

    “告诉我,你想往哪里?我们得开始找房子了。”他不想见她再落泪,连忙转移话题。“我们总不能窝在这个小渔港吧?而且你父亲也还没饶过我,说不定因为你的关系,他会更想杀掉我。”

    “放心吧!你以为老爸舍得吗?”-梅桂拍拍他的胸口,破涕为笑。

    “怎么说?”

    “老爸只有我这个女儿,而且又还有妈咪替我们说话,过不了多久,他肯定会投降的。我们先在这里度个小蜜月,不好吗?”

    “你全算计好了?”

    她摇头,“是我在来这里的路上想到的,那时我很气老爸欺骗我,又急着想要见到你,才会愤而离家出走,但再想想,他是不会舍得我这个独生女的。”

    “是吗?可是我听说他要把你嫁给海佬的孙子,而你居然还答应了。”辜霄一脸妒夫样。

    “嘿嘿……为了要忘掉你嘛!”她不好意思的笑说。

    “哦?那么现在你还敢忘记我吗?”他扬起眉。

    “嗯……让我考虑考虑再告诉你笞案如何?”她含笑的抬抬眉。

    “你愈来愈不听话喽!”辜霄假装生气的眯眼瞪她。

    “嘿嘿,有办法你就来抓我,把我打一顿啊,”-梅桂对他做个鬼脸便转身跑开。

    辜霄望着她窈窕的背影渐渐笑开了,接着便追了上去。

    这对他而言有何困难?他已经发誓不再放开她了,所以绝对会追上她的脚步。

    铁叔望着在夕阳下奔跑的那对人影安慰的笑了。

    没想到他这一生也有当丘比特的一天,而且还成功的让这对完美的情侣相知相守,嗯,这种成就感可真不是普通的大。

    &&&

    “别跑!快回来!”-梅桂皱着眉头,将又要逃跑的辜霄抓回来。

    “真不知道造了什么孽,才会遇上你。”辜霄扯着身上正式的西装喃喃抱怨。

    “哼!少故作轻松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很紧张?看你,额头都冒汗了。”-梅桂温柔的替他拭去额上的汗水。

    “你们来啦!”赵兰在屋内一听见他们的声音就冲出来了。

    “阿姨。”-梅桂一见到赵兰就连声唤着,同时用眼神暗示辜霄。

    辜霄的嘴动了动,却没张口。

    “哎呀!都教了你这么久,怎么还是这样……”-梅桂气得直跺脚。

    “不要紧的,他肯来我已经很开心了,快进来坐吧!”赵兰见亲生儿子依旧不愿看她,虽然感伤,却仍旧笑脸迎人-

    梅桂气得索性从后头推他一把,辜霄踉跄的向前颠了几步,无巧不巧,正好从后头抱住赵兰的肩膀。

    “妈……”辜霄一时不自觉的叫喊出声。

    赵兰瞪大了眼,不相信她听到的。

    “妈。”辜霄仿佛喊上瘾了,一声又一声的唤着。

    “大家都听见了,你开口喊‘妈’喽!以后不许再用纸笔来说话了。”-梅桂趁此机会说道,其实她早已感动得热泪盈眶。

    “谢谢你。”赵兰感激的对-梅桂道谢。

    “阿姨,你快别这么说,这是我该做的。这头蛮驴让我花了好多的时间说服,最后还是我答应嫁给他,他才愿意来。”-梅桂故意吐辜霄的槽。

    “别胡说!你本来就要嫁我的。”辜霄难得的赧然。

    “你们……好事近了吗?”赵兰一脸惊愕。

    “就在下个月,我们今天也是来告诉你这个好消息的。”-梅桂开心的说。

    “可是你父亲……”赵兰迟疑了,她知道-梅桂的身份,而-家又是那样的大户人家,虽然她的儿子也是独特出色,但是……

    “没问题了,一切都解决了,对不对?”-梅桂对辜霄眨眨眼,而他则是紧紧搂住她的肩,脸上尽是幸福的笑容。

    赵兰的迟疑在看见他们眼中的坚定后随即消除,“那就好,那就好,我一会到场的,因为这是我儿子的婚礼嘛!”

    辜霄望着母亲的笑容,这才发现自己这十五年错过了什么;而他原本会继续薄幸下去的,是梅桂改变了他。

    他一辈子都会记得,那个送玫瑰花给他的甜笑女孩。

    原来他从那一刻起,就深深爱着她了。

    至于一向固执又跋扈的-延桢为什么答应他们的婚事,一想起这件事,自己不禁要佩服起梅桂,不是因为-延桢悔改了,而是他的宝贝女儿竟以死相逼,而顾美云也扬言要和他离婚、要是他没有了她们俩,他的生活还有什么意义?

    所以他也就认了。

    再说-延桢的耀星还真非自己不可。不但如此,他还说会看自己的表现,如果可以的话,说不定会把他手中其他的事业交给自己!

    其实-延桢当初的怒气早已消得差不多了,只是一时拉不下脸,而现在他也学会放低身段,这下不但让宝贝女儿开心快乐,还赚到了一个能干的女婿,他宽心的认为这是很棒的结果-

    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恋恋玫瑰最新章节 | 恋恋玫瑰全文阅读 | 恋恋玫瑰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