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驭风霸情 > 第十章

驭风霸情 第十章 作者 : 怡珺

    莫谦挂掉电话后,愤怒地把行动电话摔在地上,身边的桌子也成了他泄愤的对象。

    书房里其他人静静的看着他发狂,没人敢出声。

    左清风看向莫谌,以为身为弟弟的他会知道这件事,但莫谌耸耸肩,一脸茫然,两人不约而同看向满脸愧疚的赵云龙。

    “莫谦,我要你和潺潺断了,也是情非得已,骆老只是爱女心切,你要怪就怪我吧。”最听话的手下变成这样,他心痛不下于其他人,只能期盼将来事情有转机,莫谦和潺潺还有复合的机会。

    “谁叫我是混黑道的?哪个父母会愿意把女儿嫁给黑社会的人,这样也是对潺潺好啊!”莫谦胡乱爬着散乱的长发,泄气的跌坐在椅子上。

    潺潺颤抖失控的声音,让他几乎想把事实说出来,所以他才会赶紧切断电话,否则他会让堂主失望。

    情、义两难,他最后选择了义,对于潺潺,他用尽所有的力量才决心才放下她。

    他怕潺潺失去他会重回原本的生活,怕她会伤害自己。原以为两人终于可以相知相守,谁料得到他们之间有着这么强的阻碍。

    “骆老挡人情路?”莫谌眉一皱,“我去和他谈谈。”

    “你想挑起骆家和风云堂的战争吗?坐着吧!”左清风把他瞪回座位。

    “莫谦,先忍忍,等到骆老想通了,潺潺自然会来找你的。”赵云龙也只能这样安慰他了。

    莫谦摇摇头。“算了,反正我早就认定我会孤独一生,潺潺……就当作是不小心交会的插曲,现在离开她,又回到我自己的路上。”

    莫谌忍不住大喊,“什么啊!你这么没用,连争取的勇气都没有?又不是潺潺不要你,是你放弃了她!只要你一句话,不管到哪里,她一定会跟你走的。”

    “你还说,要不是因为你,怎么会发生这地事?”左清风把他毫无遮拦的嘴封住。

    “呃……”莫谌自知理亏,摸摸鼻子不敢再说话。

    “你们不用为我担心了,我没事。”莫谦吁口气,努力试着平复心情。

    “莫谦,你是因为听了我的话,才不跟她见面。但是要见到潺潺的方法有千百种,只要你有心,我们风云堂的手下都能替你办事。”赵云龙想变相的帮他。

    “是啊,巧巧也可以帮你把潺潺约出来,好好再跟她谈谈,总比这样莫名其妙的结束来得好吧?”左清风也想帮他。

    “这样好吗?”

    “莫谦……”

    “潺潺受伤后,我也问过自己同样的问题,如果她跟着我,还会不会有下一次危险?我能体会骆老的心,因为我也爱她,只是我犹豫不决,不知道什么时候该放手……”

    “你在说什么啊?”莫谌听不下去了,“你有没有问过她的想法?你径自作这样的决定,现在她一定在骆老怀里痛哭!”

    莫谦不想再听下去,起身离开。

    “莫谌,你竟然没幸灾乐祸耶!”左清风一脸惊讶。他还以为兄弟俩失和了,没想到血浓于水的亲情,还是让莫谌忍不住帮忙兄长。

    莫谌送他一记白眼。“谁规定我一定要找他麻烦?反倒是前两天我才被他痛扁一顿!那家伙的拳头还挺硬的。”“这或许是让他不跟你争位的好机会,难道你要放弃?”赵云龙想试试他。

    莫谌斜眼睨着他,感觉他居心叵测。“现在可是堂主你在挑拨我们兄弟间的感情唷!”

    “堂主这位子不要也无所谓吗?”

    他摇摇头。“和他相比,我还差了点。”

    赵云龙忍不住笑了起来。“小子,你啊……终于长大了。”

    “什么?”他又不是小孩子,还长大?

    “莫谦根本没打算跟你争。从一开始我就指定你做接班人,是我请莫谦帮忙,故意考验你。”赵云龙终于把事情说清楚,还可怜的莫谦清白。

    原来如此,难怪他总觉得莫谦不够积极。

    “他怎么又做这种事?难道他真的不懂什么叫拒绝吗?”唉!莫谦就是这样,简直被欺负到底了。

    既然如此,他欠莫谦的就更多了,他和骆潺潺会认识是因为他,会分手也和他脱不了关系,如果他这个始作俑者再不出点力,就太过份了。

    ???

    夜晚,曾经是她最美丽的回忆,现在她却毫无兴趣。

    坐在车里,她想到与莫谦的亲密独处;看着明月,她想起和他在山上一同赏月。他的一切已经深深印在她脑海里,怎么也忘不了。

    “潺潺,听骆伯伯说,你才刚结束一段恋情?”开车的男子忍不住偷空打量她。这么美的女孩子,就算没有大笔遗产,他也想娶回家。

    “你没有必要知道这些事。”骆潺潺冷冷地回话。她知道这个男人是爸爸为她找的,想让她忘了莫谦。

    她也很清楚,爸爸除了黑道份子之外,一律来者不拒。

    哼!眼前这男人只不过是个贪图她财富的家伙,不用说他现在还有数不完的女友。

    嫁给这种人,怎能得到幸福?

    她不懂,难道莫谦会比不上他?

    “我不会逼你,现在你大概还忘不了他吧,但是我会等你的。”白易文对她有着誓在必得的决心。

    娶到她,他的事业会有骆家支持,她的财富能让他少奋斗十年,他知道骆林雄同时让她跟许多男人约会,不过他一点也不在乎,对自己很有信心。

    “不,你不用花心思在我身上,我已经打算把我的财产捐出去,这样就不会有人来骚扰我了。”骆潺潺残忍地打破他的痴心妄想。

    “你忘了,你的美才是最大的财富,还有你的温柔……”白易文眉头皱紧。他可不希望她真的这么做,这表示他得更快得到她,阻止她愚蠢的行为。

    “你要我为你做什么?”骆潺潺突然问。

    “没有。”他对她无所求。

    没有?哼!那是因为他根本不在乎她喜不喜欢他。

    “是吗?”她淡笑发现自己是拿莫谦来和他们相比,这似乎对他们太苛求了,天底下很难有人再像莫谦那样疼她、爱她,但他最后却放弃了她……

    ???

    五彩闪烁的灯光,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舞池中是尽情扭动肢体的年轻人,这就是标准的夜生活。

    “我要回去了。”莫谦坐烦了,起身要走。他一向不喜欢这种嘈杂的地方,却被他们硬拉来。

    “还早嘛!才十一点而已,对不对?”莫谌对同桌的左清风和季巧巧使眼色。

    “是啊!看你这几天心情这么差,特地带你出来晃晃,别老板着脸嘛!你不是脾气最好的吗?可是现在除了我们,没人敢接近你了。”季巧巧摆明不让他走。

    莫谦被三个人盯着,只好继续呆坐,但他根本没心情玩乐。

    “对了,巧巧,听说你老爸又输得精光,他可真会输钱!”莫谌提起她那逢赌必输的爸爸。

    季巧巧早就对父亲死心了。“你忘了他叫什么名字吗?权书,就是‘全输’!”

    “还好你抓到个左清风,他有办法替你摆平,不然你就算卖十辈子,都不够你老爸赌。”莫谌故意取笑她。

    “呸!乌鸦嘴!”巧巧抓起桌上的水杯就要往他身上泼。

    左清风怕这么一闹,莫谦又想离开,连忙找话说。“莫谦,我认识几个女孩子,都很不错喔……”

    “是你那些酒店小姐?”季巧巧怕丈夫又和他那些莺莺燕燕搅和在一起,眼睛瞪得极大。

    “不是啦,都是好人家的女儿。莫谦,你要不要认识她们?”

    “我连潺潺都放弃了,还有什么女人能让我提起兴趣?”除了潺潺,他谁都不要。他连惟一心爱的女人都伤害,他的心早就死了。

    三人彼此对看,唉!没辙了。

    他太过平静,令人不由得为他担心。

    季巧巧凑到莫谌耳边。“你不是说潺潺这两天都出现在这里?”她觉得他们在这里痴等也不是办法。

    “差不多该出现了才对。”如果消息有误,他回去准会把那些手下一个个打断腿!

    “啊!那不是潺潺吗?”季巧巧第一个看见从门口走进来的人。

    “跟在她身边的是谁啊?”莫谌很合作的提出疑问。

    “他叫白易文,看来又是个贪图潺潺财产的人。”左清风瞄了眼不动声色的莫谦,“他很花心,程度比从前的我还夸张唷!他如果要娶潺潺那就罢了,万一只是玩玩……”

    莫谦看够了他们一搭一唱,突地站起身。

    “你们不用白费心机了,我知道你们想做什么,没有用的,我走了。”原来他们说了一整晚无聊的笑话,就是想让他看见潺潺。

    他明明心里决定不去找她,却又忍不住朝她走去。

    这时白易文正揽住骆潺潺,亲昵的在她耳边说着话。

    她虚应的对他笑了笑,又马上恢复茫然的神情。

    她很不快乐。

    莫谦站在舞池里,看着她像走失的孩子,呆呆的站在人群中,而她身边的男伴根本没发现她的心不在焉。

    不能过去,不能!

    但当他看着她失魂似的靠在那男人胸前,他再也忍不住内心的冲动。

    他走到两人面前,把骆潺潺拉离白易文身边。

    “你是谁?放开她!”白易文瞪着眼前阴森俊美的男人,忍不在心里惊呼,他的俊美真是令人讶异。

    “你这么快就习惯另一个男人的怀抱了?”莫谦专注地盯着骆潺潺,透过她的眼,想探索她现在的心情。

    “莫谦?你怎么会在这里?”骆潺潺以为是自己在做梦,可是他手掌的力道是这么真实,这不是梦!

    他的长发依旧迷人,俊美的脸却显露出疲惫。

    “为了忘记我,所以你选择跟他在一起?”他打量白易文。

    惊讶后回神,骆潺潺恢复冰冷神情。“既然你已经说了,你的未来里没有我,而我对你是多余的,那你就没有必要再过问我的事。”

    “你为了忘记我,才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莫谦又重复问了一次。

    “那你是为了什么和我分开?”她也回问他。

    她百思不解。难道他真的只是为了帮助她吗?哪有人全心全意帮助一个人之后,就立刻撇得一干二净,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他的眼里满是感情,只是拼命的压抑,什么都不肯说。

    “该说的,上次在电话里都说过了。很高兴你的眼睛康复,否则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对你交代。”他微微颔首,决定赶快离开,免得更难割舍。

    “莫谦!”见他突然转身,骆潺潺连忙拉住他,不让他走。“你说,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没有。”他只能说谎。

    “你没有爱过我?”她的心开始抽痛,惟一的希望也成了绝望,原来这一切都是她自作多情,他根本没有爱过她。“没有。”莫谦推开她的手,“既然你已经有男朋友,我不希望让他误会,我们已经结束了。”说完,他迅速的从人群中消失。

    骆潺潺试着追他,却被人潮所阻,她的叫喊声被音乐掩盖,全都化成无形的痛楚。

    他真的不要她了,不要她了……

    她呆站着哭泣,直到白易文抱住她,让她有倚靠的地方。

    这双手臂有点像莫谦的,她需要温暖……

    ???

    一个月后

    骆林雄笑咪咪的望着赵云龙,他要嫁女儿了,当然开心喽!

    “老赵,我家潺潺的喜酒你一定要来喝喔!”

    “要不要我带我的三个分堂主去啊?”赵云龙看着莫谦,期待他的反应。这个月他活像受尽虐待的小媳妇,任人打骂都不还手,简直成了行尸走肉。

    “可以啊!”骆林雄看了眼莫谦,确定他没有动静才安下心。

    “不怕他们砸场?”赵云龙挺担心的。

    “那……不要让莫谦去好了。”

    “嫁谁?”莫谦突然开口。

    “白易文啊,就是那个贪图潺潺财产的花花公子嘛,”赵云龙乐得在一旁捣蛋。

    “喂,好歹他也是我女婿。”骆林雄不满的叫着。

    “一个不爱潺潺的男人,潺潺嫁他干么?”莫谦想起那个男人,他根本配不上潺潺,也不懂得爱护她。

    潺潺要嫁他,是因为骆林雄逼迫的,还是他给她的打击太大?

    “谁……谁说他不爱潺潺?”骆林雄有点心虚。

    “他爱不爱潺潺我不知道,但是潺潺绝对不爱他。”他绝对不允许潺潺这样度过她的人生。一个月还不够她看破,这表示她还不够爱惜自己,她需要一点指导。

    “你又知道了。”骆林雄对他的话非常不满意。

    “当然知道。”莫谦站起身,随手顺顺身上的衣服,看着骆林雄,“因为她爱我。”

    赵云龙在他眼中看到了战斗力,知道他已经恢复,不禁为他感到高兴。

    “潺潺都要嫁人了,你少给我惹麻烦!”

    “我偏要,怎样?”他一直都太逆来顺受了,才会把自己的生活都弄得一团乱,现在不只是为了自己的将来,还有潺潺的,他不能再退让。

    “老赵,你家小表不听话!”骆林雄马上嚷嚷。

    赵云龙双手一摊。“小表也会长大,也会恋爱嘛!”

    “喂,我求求你啦!”骆林雄见没人帮他,只得放下身段要莫谦放手。

    “只因为我的身份就不让我和潺潺在一起,这种理由太可笑了。我曾经也和你有同样的想法,但是这一个月里,我不断回想我们之间的点点滴滴,我真后悔当初没有诚实的表明我的真心。”他苦笑,“我还真够狠心,那时候居然开得了口,眼也不眨的说不爱她,她的心都碎了啊……”

    “莫谦,你还有事要办,不用陪我们老人家了,快去吧!”赵云龙拼命挥手。

    “你别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要去找潺潺!”骆林雄拿起行动电话要通知手下,却被赵云龙抽走,两个年过半百的老人家几乎扭打成一团。

    “你不怕我生气?”

    “说实话,我比较怕年轻人生气,咱们老了,打不动,可是年轻人比较冲动。”赵云龙拍拍他,“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就别再反对了吧!潺潺如果还爱着莫谦,要她嫁给别人不是太残忍了?”

    “可是……”

    “咱们都是混黑道的,潺潺也挺有大姐的架式,而且你看不起我家莫谦,就是看不起你自己喔!”

    骆林雄被他堵得没话说。

    “好啦,随便他们啦!反正潺潺也不会要他的!”每天看潺潺哭丧着脸,他的确也很难过,每次问她什么事不开心,她的脸却更苦,可见她压根就不想嫁给白易文。

    唉!何必这样,弄得好像是他这老爸逼她的。

    “等着看就知道了。”赵云龙咧嘴一笑,一派气定神闲。

    他的手下要得到一个女人的心有什么困难?

    ???HJ2.3mm〗

    “……婚后我们可以住到美国去,我那边的公司已经开始筹备了,如果你也跟去,我会比较放心……”白易文说得眉飞色舞,在他喘息喝水时,才发现坐在他对面的人根本毫无表情。“潺潺,你有在听我说话吧?”

    她回过神。“哦,婚礼啊?随便你,我没有意见。”

    “可是我在美国的公司需要一笔资金,所以你……”

    “我的钱已经捐出去了。”她直接打断他的话。

    “哦……”那只好向岳父借了,相信他为了让女儿过好日子,不会拒绝他的要求。

    “现在,你是为了什么娶我?”骆潺潺凝看他失望的表情,打从心底觉得好笑。

    “因为我爱你啊,还有……”

    白易文又开始长篇大论,她索性望着玻璃窗外,看过往行人。

    咦?那背影好像莫谦。

    现在台湾留长发的男人不少,但是他的长发特别好看,连女人都会嫉妒,还有那穿着黑衣的修长身材……

    她侧着头,想确定那背影是不是他,却被白易文突然逼近的脸吓一跳。

    “你在想什么?”他一直觉得她这种目中无人的态度很讨厌,似乎不把他放在眼里。

    “与你有关吗?”她还是第一次听见他这么问自己。

    “当然。”

    “你是在乎我在想什么,还是我有没有在听你说话?”

    “你……”他的脸色开始泛青。“你已经是我的未婚妻了,我们之间也该有点默契吧?”

    “默契?”骆潺潺抬眉,开始厌恶他的嘴脸。

    她怎么会愿意和这种人结婚?如果真的嫁给了他,想必不用多久,她的个性又像以前一样,或许会在夜黑风高的晚上把他给杀了。

    “是啊,我知道你还喜欢着那个长发男人,我不会吃醋的,不过我希望你在人前做得好看一点,还有,别给我红杏出墙。”他的食指快顶到她的鼻尖。

    “哦!这是婚前教育吗?那我想请问你,你已经是我的未婚夫了,怎么还夜夜狂欢,和未成年少女勾搭?”她嘴角一扯,“我们要不要订个契约?以后大家各玩各的,谁都别管谁。”

    “你……”白易文没想到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发现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笨吧?告诉你,别以为没办法从我身上大捞一笔,还可以向我爸爸要,他的财产也登记在我名下,你懂了吗?”她邪恶的笑着。

    “我不信。”如此一来,他的希望不就全落空了?那他还娶她做什么?

    “那你打电话问我爸爸啊!不过,你敢问吗?我相信他不但不会让你娶我,还会叫他的手下打断你两条腿。”她思索片刻,摇摇头,“不,他不用下令,因为我来就行了。”

    “骆潺潺,你这个变态!”白易文骂了一句后便落荒而逃。

    他们的大声对骂引起咖啡厅里不少人注意,当白易文一溜烟跑走时,还有人拍手叫好。

    她不屑的瞟着那个无聊的人,忽然瞪大双眼。

    “莫谦?”他什么时候进来的?原来他就是她刚才看到的人啊!

    “他叫你变态?几个月前,我会说这真是名副其实,但是现在……”他走到她面前,眼眸凝望着她,“我只会认为,他一点也不了解你。”

    “你这个人妖……你还来做什么?”他为什么还要出现?他伤她伤得还不够吗?

    “我要向你道歉。第一,我不该伤你的心,害你哭泣;第二,我是个懦夫,害你吃苦了;第三,我不该欺骗你,说我不爱你,事实上我早就打定主意要爱你一辈子。”

    “骗人!你只是特地来破坏我的姻缘的。”骆潺潺撇撇嘴角,倔强的转过头去。

    “这也是一个原因,因为他没有资格爱你。”他虽然太过被动,不过也多亏那白易文,他才觉悟,既然白易文已经落荒而逃,他也算免了一些麻烦。

    “他只爱我的钱。”她把钱捐出去之后,一定没人要她了。

    “他更没有看到你的好。”莫谦捧住她的脸,用温暖的眼神盯着她。

    “那你说,我有什么好?”

    “你是我的爱。”莫谦再次认真的告白。

    “你说你的人生里没有我。”想起那时他的回答仍犹如刀割着她的心,她难过的落下泪,“你说你不要我……”

    “我说谎,事实上我若失去你,人生再也没有意义。”他吻去她脸上的泪痕,温柔地对她说:“原谅这个滥好人吧,他不懂得拒绝别人,因此伤害了爱他的女人,他还有没有机会?”

    “没有!”她推开他,含泪的眼满是深深的伤。“你走,我不想看见你。”

    莫谦瞅了她一会,最后点点头,“我懂了。”他掉头走开。

    骆潺潺瞪着他的背影,反应不过来,接着她回过神,奔出咖啡厅,却已见不到他的人影。

    这是怎么回事?他特地来这里,对她说爱她,可是她只不过撒撒娇,他却……

    她忍不住落下泪来。

    “别哭了,傻瓜。”一双她熟悉的温暖臂膀从背后环住她,“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人了,我永远都不会再放你走。”莫谦没想到她现在这么爱哭,他以为她会追上来,把他痛打一顿。

    “真的?”他还是回来了,“你还回头做什么?”她靠在他胸前埋怨。

    “因为我没办法离开你,就算你嫁给了别人,我也会想尽办法把你抢过来。”他捧起她的泪颜,温和的眼中有着坚定的决心,“潺潺,原谅我,别让我们以后后悔,好不好?”

    “可是我爸……”他一定卯起来反对。

    “管他。”莫谦嘴一撇,决定好好把握住自己的幸福。

    骆潺潺破涕为笑。“管他?我喜欢。”他也变得不一样喽!

    午后的暖阳下,相拥的两人找到属于自己的真爱,他们心中互许承诺,这辈子都要厮守在一起,永不分离。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驭风霸情最新章节 | 驭风霸情全文阅读 | 驭风霸情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