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专恋狂徒 > 第十章

专恋狂徒 第十章 作者 : 怡珺

    所有人都在慕容家大宅集合,在场的人全都脸色凝重。

    “都是我不好,没看紧湘凝,才会让那些人有机可趁。”易雪荷靠在赵敦儒怀中哭泣,赵敦儒也是一脸郁闷。他们夫妻俩带着小侄女出门逛街,没想到却被人当街绑架。

    “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那些人有没有说什么?”

    “有,他们说……这就是坏人好事和不知轻重的下场,难道是惹到谁?”赵敦儒小心地来回看着易南-和慕容-,他们同样忧心忡忡,焦虑全写在脸上。

    易南-与慕容-对望,心中所想的都是同一窝人。

    “贝林-史恩。”易南-低喃。

    “骆明伦。”慕容-则是向后倒向椅背,眼中充满泪水。

    慕容云天则是火气十足的站起来,“我不知道那个贝林-史恩是谁,也没证据说是骆老头做的,但是胆敢绑架我的孙女?看我一根根拆掉那个混帐的骨头!”

    “小韩!”慕容NB231Q锷唤着他的助理。

    “大哥?”韩自忠依旧是一张没有表情的脸,他尊敬地走过来。

    “马上去给我查!就算要动用我们在台湾所有的人力,都要把人给我找到!”慕容NB231E不可遏,居然有人敢动慕容家的人,他要让那个人后悔所做的一切。

    “是。”韩自忠无声的离去,将命令发出去。

    “唉,老天爷千万要保佑我的小孙女平安哪!”陈玉莲双手合十,低声祈祷。大人们之间的仇恨又何必扯到小孩身上呢?是哪个卑鄙小人这样对她待的孙女?

    “我不能再等,我要马上去找骆明伦!”慕容-冲动的起身。

    “不能妄动,现在孩子在哪里没人知道,你的莽撞只会坏事。”易南-抬眼望着她,他的脸上、眼里除了一片死寂之外,只有阴狠。

    “难道你一点都不忧心?她是你的女儿啊!”她被他的冷漠气坏。

    “我倒想问你,这些日子里你何时尽饼做母亲的责任?”易南-用眼神暗示其他人将房间留给他们独处。

    “你指责我的不是?”慕容-不放弃的紧咬他刚才说的话。

    “现在不是争吵的时机,这些事可以等我们的女儿平安后再吵!”是他一时情绪烦躁惹火她,她想发泄情绪也没错,但现在应该以女儿为优先。

    “我真的……是失职的母亲?”她回想这段时间,她的确故意忽略湘凝的存在,就是怕自己仍旧无法接受易南-,索性忽视他们两人之间的关联,这样到时她才不会舍不得放下……

    她一直排拒着一切,却没想过真心去面对易南-对她的情感。

    “你情非得以。”他抓起不知谁留在一旁的烟,狠狠的抽起来。

    “暖……”她走向他,他却起身走到落地窗前。

    “我需要你。”她将被泪水沾湿的脸靠在他背后,寻求宽恕和安慰,但他却又再次回避她。

    “不,你对我说过你不要我,别在需要我的时候才靠过来。”易南-抽着烟,他已经被伤透了心,现在又有这件事,他无暇安慰她。

    “那只是……气话。”她知道现在不是时候,但她有种急迫感,怕此时不说,将来就没机会。

    易南-转身面对她,眼神深邃幽黯,当他正要开口时,敲门声打断他们的凝视。

    “有消息,快出来。”慕容NB231:白拧

    “暖……”她想先把话说清楚,但他仅淡淡瞟她一眼就快步离开房间。

    而她叹息着随后跟上。

    他们一出房门即听见韩自忠说:“我有个手下他妈妈在骆家帮佣,她看见今天有个小女孩被带回骆宅,照她的描述,应该是易湘凝没错。”

    他刚才已经被心急的众人逼问过,现在看见孩子的父母,他再度扬声对他们报告。

    “你的眼线?”慕容琰望着大哥,猜想是他早有预防。不愧是老大,行事比他深思熟虑多。

    慕容NB2315愕阃罚“没想到真的派上用场。现在我们的人已经盯紧骆明伦,只要想个周全之计救回湘凝……”

    此时电话声响起,韩自忠接起来,应声之后原本平稳的脸上出现一丝紧张。“大姊,电话。”

    光是看他抽紧的脸就知道是什么事。慕容-深吸口气平稳呼吸,然后接过话筒,“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想要什么,只要你敢动我的女儿一寒汗毛,我会亲手杀了你。”

    电话另一头传来低沉的笑声,显然做过变音,“气势不错,不过你别忘记,你可爱的小女儿在我手上,如果想要她活命,你和易南-两人就独自来赴会……”

    听完对方的交易地点,慕容-狠狠的甩下电话,“他要我和易南-到一座废弃的工厂,但是我想湘凝不会在那里。”

    “湘凝还在骆宅里。”韩自忠再度打电话确认。

    “敢这么器张,看来那两个老混蛋被逼得狗急跳墙。”慕容云天拍着桌子骂道。

    “我去查了,他们两人都已经超贷,如果这次得不到和易南-争取的那笔合约,恐怕他们会破产,而阿-又向骆明伦逼债,可想而知……”慕容NB231K仕始纾“总之,我们不能找警察,只好自己处理,大哥有主意了吗?”

    虽然兄弟俩为了公司名称而互相看不顺眼,不过在此时却是团结一心对抗敢对慕容家挑衅的人。

    “阿-和易南-去赴约,不过我们的人会保护你们,而我们到骆家去,无论如何,我一定会把湘凝救回来。”

    “不,我的女儿我要自己去救。”易南-想要隐藏杀意,但当周遭所有人看见他眼底的冲动时都为之一悚。

    慕容-往他身边一站,“我也要去。”

    “现在他们又这么有默契。”慕容琰深深一叹,“非要去吗?”他看向站在一起的两人。

    “当然。”慕容-与易南-没想到会和对方说同样的话,诧异对望一眼又不自在的撇开视线。

    “不然这样子,我和你们老妈去废弃工厂,拖延他们的时间,你们尽快到骆宅去把事情解决。”慕容云天想为孙女做点事,更想给那些敢动慕容家人的混蛋一些教训。

    “唉唷,老爸,你别让我们这些孩子折寿,更何况那些人一看也知道你们的年纪不合……”

    “嫌我老?”慕容云天霍地起身吼道。

    “老爸!”慕容-忍不住怒吼回去,当慕容云天在她的瞪视下安静后,她才满意的吁口气,“这样吧!我手下有个女孩子功夫不错,让她代替我去。”

    “那易南-就由我代替,大哥,你去盯着他们两个,别让他们在救出小湘凝之前就先杀死对方。”慕容琰还是担心这对情人,听说他们不久前吵得挺严重的。

    不过易南-的身手行吗?他带着怀疑的眼神瞅着易南。易南-看起来挺壮的,但不知道中不中用。

    “嗯。”慕容NB2315阃泛笃鹕碜急傅髋扇耸帧

    “你别去,谁知道待会会是怎么样的场面。”易南-淡然对身旁的慕容-说。慕容家人居然让她涉险,他们实在……

    “我说了我要去,你别想拦我。”慕容-扬首与他对瞪,她不愿事事都假手他人,自己的女儿她要自己救回来,“我担心你会拖累我。”

    “别忘记你没有一次打赢我。”他不喜欢她强出头,是担心她出事,若如此,他怎么受得了?

    气归气,爱却没减半分,看来他要为她操心一辈子。

    慕容-挑衅的扬眉,“你想现在试试吗?”

    “行了、行了,我们现在先想怎么救人,你们要打,等大家平安以后再说。”慕容琰连忙出来隔开两人,不过他对刚才听见的事很讶异,阿-攻击性以一个女人而言算是强手,易南-如果制得住她,那他的担心应该是多余。

    “先上路再说吧!”慕容-横瞪易南-一眼,气他的阻拦。

    易南-叹息着跟在她身后。

    “我说女婿,”慕容云天留住他的脚步,“我这女儿脾气不好,你得多担待。”

    易南-沉思一会然后点头,“我知道。”现在他的心思都在女儿身上,和阿-的事只得先缓缓。

    瞪眼望着闯进家里的一群人,骆明伦顿时傻眼。“你们……怎么可以擅闯民宅?报警,快报警啊!”

    “没有用的,你那些手下全躺平了,就剩你这个老头子。”慕容-缓缓走近他,“说,我女儿在哪?”

    “她……死了!”骆明伦飞快地转着眼珠,思索逃脱之计。

    “你说什么?死……死了?”慕容-没看出他眼底的算计,身子一软。

    骆明伦见状连忙将她擒在怀中,用手枪抵着她,拖着她往后退到另一个房间,而湘凝就躺在床上,看来只是睡着而已。“你们都别过来,不然我就杀了这一对母女。”

    该死的!都是贝林-史恩惹的祸,是他查出原来易南-和慕容家的女人有一腿还生个女儿,便拼命怂恿他要手下绑人,现在见苗头不对,贝林-史恩却逃得不见踪影。

    “骆明伦,你逃不了的,就算你杀了我,慕容家的人还是不会放过你!”慕容-并未看见易湘凝,她凄厉的哭吼。

    “阿-,冷静一点,湘凝没事!”慕容NB231E滤会激怒骆明伦,冷静的安慰她。

    “不,我们的孩子死了,易南-,你有没有一点人性!”她怒瞪一脸平静的易南-,为他的冷静心寒,而她,已经被心痛激得失去理智。

    她的孩子,她甚至没有好好疼湘凝,难道这一切都迟了?没人爱她,她也不愿爱人,这就是她该受的惩罚?

    让湘凝受苦的是骆明伦,就是她身旁的男人!

    她眼一瞪,不顾易南-对她猛摇头,她推开骆明伦,对他手中的枪视而不见。

    枪声响起的刹那,慕容NB2317善斯去将骆明伦扑倒,他在外头戒备的手下也冲进来,易南-保护他心爱的女人,而易湘凝被吓醒的坐在床上放声大哭。

    “噢!你起来啦!”慕容-推打压在她身上的易南-,她听见哭声,“湘凝真的还活着?”

    “是。”易南-仿佛用尽所有的力气才站起身。

    “湘凝别哭。”慕容-坐在床上抱着哭泣的女儿,母女紧紧相依相偎。

    慕容NB231C令手下将被他痛揍一顿的骆明伦带走交给警方,而他也打算将涉及全案的贝林-史恩的资料交由警方全权处理,让警方通缉。

    见他们一家三口总算团圆,慕容NB231R材训梅潘傻挠蹩谄,和脸色不佳的易南-打个照面后步出房间。

    易南-瘫坐在床上,望着相拥在一起的母女俩,他觉得有点“家”的感觉……

    “爸爸!”易湘凝要扑过去抱他,但却被他轻轻推开。

    “跟妈妈回家。”他先对她微微一笑,然后看向慕容-,“你先带她出去。”

    “为什么……不一起走?”她迟疑地看着他,猜他余怒未消,“暖,我知道我伤到你的心,你给我一个机会解释好不好?”

    “出去!”他抬眼瞪她。该死的,她怎么还不走?他快撑不住啊!

    慕容-见他这样蛮横,气得抱起易湘凝就离开。

    易南-无力的扬起嘴角。

    怎么这么好面子,就连受伤都不愿意让她看见?

    他放松硬撑的身子向后倒去,缓缓闭上双眼,怕自己从此一觉不醒,他还不想离开,因为有太多的牵挂。

    他的家人、他的宝贝女儿、他的挚爱……

    不对劲!

    慕容-打住急匆匆往外走的脚步,一股股没来由的轻颤让她回首望着。

    “又吵架?”慕容NB231?吭谇奖唔她。没见到易南-跟着出来,大概就可以猜想事情怎么了。“我说你,别人叫你‘寒霜之女’,那是对外人用的,你对自己爱的男人不能也这副德行,这样谁敢娶你?”

    她翻个白眼,“还轮不到你这个绝情寡义的男人来教训我。”她心中的不安不断扩大。“他……赶我走,难道他就不走,等着警察来吗?”她不解的低喃,然后将怀中的女儿塞给他,走回房间。

    “喂,你昨天没睡啊?去哪野了,累得起不了身?”她伸手推他。

    易南-缓缓睁眼,恍惚之际他看见深爱的女人的脸庞就在眼前,在极大的痛楚中他感动的微笑,“阿-,我真的好爱你……”

    “走了啦!他们已经叫警察了,你再不走我让你吃牢饭!”她伸手拉他,可是他好重。

    “你能不能……再对我笑一次?我好喜欢你的笑容,这样,就算死我也甘愿。”他用仅剩的力气握她的手,不想让她看见自己的惨状却又希望能够握着她的手一辈子不放。

    “你还好吗?”她终于感觉事态不对,倾身要拉他,却感觉到他身上的黑色衣服却是黏稠的湿意。

    “噢,不!”原来刚才骆明伦发射一枪要杀她,是易南-替她挡下,“慕容NB231!…哥!易南-受伤了!”

    看着浅色的床单被染,她狂泣抱住失去活力的易南-,不禁咒骂自己刚才的冲动。

    慕容NB2313褰房间,看见易南-浸在血泊中,顾不得怀中抱着易湘凝,扬声咒骂,他指挥手下叫救护车。

    “喂,你别死啊!你还没原谅我呢!”慕容-捧着易南-的脸拼命吻他,想要叫回他的神智,她不要他闭上眼。

    “原谅?要原谅什么?”他眨眼想看清她的脸,却力不从心。

    “我对你的态度、对你说过的话,你不气我才怪。”她忏悔似的对他哭诉。如果早一点发现自己是爱他的,情况会不会大大不同?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我的确没生你的气。”不,好像有气过吧!但是现在他什么都想不起来。

    “可是你……”她找到他的伤口,想要替他止血,但一直涌出的血却怎么止也止不住。

    “说气话也不行?”他闭上眼睛低语。

    “你明明在生气。”明知道时间不对,但她还是忍不住喃喃抱怨。

    “我是对我自己生气,气自己没能抢救你的爱……”他低喘一声,“我真的累了,想睡一下……你会在旁边陪我对不对?”

    “嗯。”发觉他的手松开,慕容-睁着泪眼摇他,“易南-,我不准你走,你听见没?你不能在我爱你的时候离开我,你给我睁开眼!我爱你啊!”

    她陷入疯狂之中,不知道是谁想要将她和易南-分开,她尖叫的反抗,直到颈后被重重一击,才虚软的倒下,而她仍在心中呐喊着,爱他……

    “哈哈哈!笑死人了,不过就是一颗子弹打穿了肉、断了几条微血管,你居然以为他死了,哭天抢地的,真可惜我没在场。”慕容琰笑弯了腰,偌大的公司里都是他率真的笑声。

    专注在电脑上荧幕的慕容-停下手边的工作撑额呻吟,“你们到底还要笑多久?易南-的伤都好了耶!”

    这个笑话好像成为慕容家族本年度的最佳笑料,而这个一点都不好笑的笑话居然还是一向口风最紧的慕容NB2314开的。

    慕容琰的新婚妻子裴采薇也拼命点头,“是啊!你怎么这么坏?居然拿这种事当笑话,想想当时如果是你中弹,而且又流一堆血,我也会哭死。”

    “你是我的老婆,如果真的那样,也是应该的啊!”慕容琰微笑的吻她。这个小妻子,永远都这么讨人窝心。

    “那……阿-呢?阿-喜不喜欢易南-?”裴采薇依靠在健壮的丈夫身旁,笑问着一脸严肃的慕容。

    “我?”突然被问这个问题,慕容-挂着大眼镜的脸突然泛红。

    “一定爱啦!”慕容琰满口笃定。

    “你又知道我是怎么想的?”慕容-瞪他,“你们两个今天是特地来烦我的吗?”

    “你想知道为什么?”慕容琰不理会冷着脸的老姊已经动怒,专注地看着妻子。

    “嗯。”裴采薇猛点头,抿住的唇正努力的藏着笑意。

    “因为我们家大姊不知廉耻的对男人说‘我爱你’呢!”像是怕全天下的人不知道,慕容琰扬声散播这件重要的事。

    “那只是我看他快死了,随口说说安慰他的话。”慕容-急着作解释。

    “哎啊!你才给了未来姊夫信心,现在又否认?难怪你一直不去看他,原来你根本不爱他,害他心情低落……”

    “是易南-要你来当说客?”她举起咖啡杯,眼神锐利地扫看没安好心的眼的两人。

    “不,他已经到机场去,哪还有时间指挥我?”慕容琰咧嘴对她笑说。

    事实上他和采薇的确是受指挥而来,只不过不是易南-,而是看不过去的老爸和老妈主使,而他乐意配合。

    “机场?!”慕容-全身颤抖得把咖啡都溅出来,“他去机场做什么?”

    “不只他,还有黄阿姨、雪荷、赵敦儒,连小湘凝也去了。”裴采薇点头加强她话里的真实性。

    “他们……要离开?为什么?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不相信他们两个的话,她拨电话回家,却得到相同的答案——司机载他们去机场。

    家人或许敢耍她,但是仆人绝对没这个胆,那么……他是真的要走?

    “你们为什么不早说!”慕容-怒吼着起身,一路狂奔而去。

    现在去还来得及吧?噢,老天爷,别对她这么残忍,让她失去爱人和孩子,她需要他们……

    慕容琰与妻子对望一眼,然后放声大笑。

    什么“寒霜之女”,看她刚才冲出去的模样,叫她“烈火之女”还差不多。

    “采薇,你怎么可以骗人呢?”慕容淡爱怜的轻拍妻子的头。

    “我没说谎啊!他们的确都去机场啊!只是……不是去搭飞机,而是接机,大姊自己会错意又不开口问,能怪谁?”裴采薇吐吐舌,笑倒在丈夫怀里。

    飙车至机场,才在停车场停好车,慕容-马上就发现易南-等一行人。

    “易南-,我不许你走!”

    听见有人叫自己,易南-狐疑的抬头四处梭巡,他不敢置信地看着那个朝他飞奔而来的女人——是阿-!

    “你怎么来了?”

    慕容-冲到他面前,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狠狠赏他一巴掌。

    “你要离开我?带着我们的女儿离开?你不是说我们是一家人吗?一家人不就是要在一起吗?”她看着他,只见抱着湘凝的叶彩贞、雪荷、敦儒,他们全都一脸错愕,难道他们都不想让她知道?

    “我是要回家啊!”易南-一脸迷糊,脸上痛麻的感觉更让他觉得无辜。

    他要……回家?却把她丢在这里?她顾不得在众目睽睽之下,急得放声大哭。

    “那你为什么不问我要不要跟你回去?是不是因为你住院的时候我都没去看你?那是因为我不好意思嘛,那时候以为你不行了,跟你说了一堆废话,怕你会笑我。”他居然不告而别,让她连挽救的机会都没有。

    易南-露出顽童似的微笑,“你那时跟我说什么?我昏过去了都没听到,再说一次?”

    慕容-捶他一拳,“你正经一点!”

    “好,你愿不愿意住进我家,做我的妻子、做我们孩子的母亲?”虽然摸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这是个逼婚的好机会,他就打蛇随棍上喽!

    “嗯。”她哭着点头。

    “说出来。”他哄诱她。

    “我……我要跟你在一起!”慕容-站在光天化日之下放声大吼。

    能在公开场合这么说,已经算是为难她。易南-笑着搂住她,落在她被泪水沾湿的脸上的吻,一一诉说对她的深情。

    “好,那我们现在回家吧!”他拥着她的肩,已经可以预见美丽的将来。

    “现在吗?可是……我没带护照,又没订机票,怎么跟你去美国?”她脸上尽是惊恐,怕他还是要留她在台湾。

    易南-莞尔一笑,“谁说我要回美国的?你看见我们带行李了吗?”原来她误以为他们要回美国,才会疯狂成这样。不用想也知道,这一定是慕容家的人搞的鬼。

    不过他真的很感激。

    她茫然的四处察看,真的没有,“那……”

    “笨蛋!他们是来接机的。”从人群后头走出一名爽朗男子。

    “熙……易南熙?”慕容-惊讶得舌头打结,“这是怎么回事?”

    “工程合约因为没有贝林-史恩和骆家的阻挠,顺利谈成功,我特地为签约事宜飞来台湾,顺便探望你们两个。原本还替你们担心,现在应该雨过天晴了吧?”易南熙对她眨眨眼。

    “噢……”总算知道自己被那两个不怕死的家伙耍了,而她居然又出糗,她掩面呻吟,“我要杀了他们!”

    “嘘,老婆,你说得太大声会让人家知道我们是黑社会的唷!”易南-抵住她的唇,忍不住轻笑。

    瞪着他短袖衬衫下若隐若现的刺青她就有气,“你还说咧!你还不是刺青了?我告诉你,你要娶我,就等于娶个黑道大姊回家,你真的敢吗?”

    “敢哪!子弹都为你挡,还有什么不敢的?”

    一想起那件事她的心就被扯痛。她捧着他的脸与他深情对望,“答应我,陪我度过一辈子,没有你在身边,我的日子孤单得可怕,你愿意吗?”

    “早在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这么打算,是你自己反应太慢,到现在才看透。”他见她闻言瞠目准备要骂人,他微笑的吻住她。

    原来台湾的风气也这么开放啦?易南熙含笑伸手挡住小侄女瞪大的双眼,“儿童不宜。”

    结束甜美香吻,易南-想乘机让她答应另外一件事,“那么……你以后不用出去讨债了吧?”以后别人问他妻子做什么,他怎么开得了口?

    讨债公司耶!

    慕容-猛地瞪眼,“谁说的?这可是我的职业呢!”

    “可是你不是不喜欢吗?你不是讨厌混黑社会、当流氓吗?”要说服她大概还要花上很长的时间吧?一想到过去,再想想未来,他的脸顿时铁青。

    她咧嘴一笑,拉下他的脖子又送给他一个吻,“现在不讨厌了,因为我找到乐趣,如果你有兴趣,可以把你手上的事业丢给熙,跟我一起做讨债夫妻,以后我们的女儿也可以调教得很优秀……”

    “噢,闭嘴!”发现她是在耍他,易南-抱起她,往在一旁等候的轿车走去。

    在追回她的芳心后,两人真正的爱的日子才要开始,而他真心期待。

    *:想知道慕容琰和裴采薇的情事吗?请看《讨爱专家》-

    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专恋狂徒最新章节 | 专恋狂徒全文阅读 | 专恋狂徒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