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公主 第八章 作者 : 叶倪

“姊姊,你好漂亮!”婷婷突然说。

闻言,罗芯先是感到一阵错愕,随即微笑地摸摸自己的脸,“是吗?你觉得我很漂亮。”

“嗯,大哥哥也很英俊。”

“你是说鄂吉奕风?”她眯起双眸,仰起下巴说:“你说得对,他算是英俊了,不过还不及我的标准。”

“姊姊,你头发梳得好漂亮,也帮我束个髻好吗?”婷婷似懂非懂地问道:“婆婆说女人成亲后就不能梳髻,你怎么还——”

“你很烦耶!我就只会这么梳,再说我高兴就好,还管成亲了没。”这丫头问题还真多呢!

“那么姊姊帮我梳嘛!”婷婷扯扯她的裙摆,“哇……这裙子摸来好舒服,是丝绸的吧!一定可以卖个好价钱。”

婆婆曾经为有钱人家的夫人刺绣过,所以婷婷知道那些上好丝绸的触感。

“谁要卖了?”瞧婷婷一头乱发,还真是碍眼,她道:“进屋里,我帮你梳头。”

“谢谢姊姊。”才十岁的婷婷赶紧走进她房间,主动坐在铜镜前,让罗芯为她梳头。

“小丫头,你知道吗?你可是第一个在我面前坐着的平民百姓,也是第一个让我梳头的人,要感恩懂吗?”罗芯突然想起灶房的大饼只剩一块,汤也没了,午膳不知如何解决。

“姊姊放心,我一定会感激你的,需要什么你尽管说。”

这种乡下地方很少出现像罗芯这么美丽的女人,婷婷可说是对她崇拜得不得了。只是婆婆说她受过刺激,和她说话要小心点儿,但她怎么看都觉得这位漂亮姊姊很正常呀!

“好吧!把你家可以吃的拿过来。”省得她还得为三餐烦恼。

“可以呀!姊姊干脆来我家看,喜欢什么尽管拿。”婷婷笑咪咪地说。

“真的可以吗?”罗芯眼睛为之一亮。

“当然可以。”

“看来你这个小丫头挺懂事的。”罗芯整好她的发后又说:“看看喜欢吗?”

婷婷转向铜镜,一双圆滚滚的大眼睁得又大又亮,“哇……好漂亮,就跟姊姊一样,谢谢姊姊。”

“这……不客气。”被小丫头赞美,她突觉不好意思。

“现在就去我家,看你喜欢什么、爱吃什么都可以拿。”婷婷软软的小手抓着罗芯,然后小跑步地奔回家里。

长这么大,罗芯还不曾这么肆无忌惮的在外头跑步过,而她的手又被婷婷硬拉着,甩都甩不掉,只好和她一起跑了。

不过……迎着风跑步的感觉真棒,有种像要飞起来的错觉,是她不曾体验过的。

“姊姊,我家到了。”婷婷停下脚步,气喘吁吁地指着眼前一扇木门,虽然同是木屋,但比罗芯住的那间大多了。

罗芯抚着胸,喘息地望着她,“你家就只有你和婆婆住?”

“不是,还有小黑、阿花、大宝,我带你去看它们。”婷婷拉着她进门。

跨过门槛后,里头是个小前院,院子里养了几只鸡、鸭,到处走来走去。

“姊姊,它叫阿花……因为它的毛色是花的,很奇怪吧?还有这是小黑,那是大宝,是它们之中最会吃,最宝里宝气的。”婷婷开心的介绍家里的成员。

“养它们不就是为了宰来吃吗?干嘛取名字!”罗芯疑惑地皱起眉。

“什么?”婷婷错愕的瞪大眼。

“我说错了吗?”罗芯看着这三只鸡和鸭,“难不成你还把它们当亲人看待?真可笑。”

“姊姊,它们从出生后就由婆婆照顾到大,怎么可能吃了它们,我们在后山养了土鸡,那才是给人吃的,你可不要宰错了。”瞧婷婷一副紧张的模样,罗芯忍不住笑出声。

“哈……真好玩,瞧你的表情,好像我真会吃了它们。”她一手抚在胸口,笑容好灿烂,一排贝齿在日阳下更是洁白如霜,让婷婷见了好羡慕。

“姊姊,那位大哥哥一定很爱你了?”婷婷这话让罗芯止住笑声。

她敛起眉黛,小脸闪过一丝恍惚与茫然,这个“爱”字,居然袭得她心窝好疼好疼。

她从没想过他爱她吗?也从不认为男人会像女人一样专情,对自己的妻子从一而终。

更何况是他——鄂吉奕风,她知道他与她一样是被迫成亲,所以互看不顺眼,如今她又成了亡国公主,他随时都有舍弃她的可能,在这种可悲的情形之下,她根本不敢去想“爱”是什么。

“你不相信吗?”婷婷看出她眼底的不确定。

“你人小鬼大呀!才几岁就跟我谈论这种问题。”她睨着婷婷。

“婆婆跟我说,做夫妻就要相爱,不相爱做夫妻是很悲哀的。”小丫头贼贼地望着她,“姊姊,很担心吧?不过你放心,婆婆说大哥哥很爱你的。”

“别再胡说,你不是要拿东西给我?”罗芯不想再谈论这个恼人的话题,只想赶紧拿了东西回去。

“你以后真的会陪我住在这里?”她被他盯得有点儿窘迫,将目光转移开来,“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会勉强,我向来不得强迫别人做任何事。”

“是呀!你很伟大,对任何人都不屑,我也不在乎你需不需要我陪,只因为我喜欢这里,所以我要待下。”他将她拉向自己,两片热唇只差盈寸。

“那……那就随便你。”罗芯瞪着他贴近的俊脸,脸红耳臊地说。

“这么说你是同意了?”

他重新躺回床上,“昨晚有个女人一直说梦话,吵得我没睡好,想再睡会儿,你既然醒了就去溪边把衣裳洗了,洗完再回来做早膳吧!”

“你说什么?”她拧起双眉,扬高音调,“倘若你住下只是为了使唤我,那你还是走好了。”

“不做也行,再过个两天,你的衣裳就不够换了,你自己看着办吧!”说着,他故意转过身假寐,不再理会她的抗议。

罗芯张嘴欲言,但听他这么说立刻咽下到嘴的话,鼓着腮帮子下了床。

整装后,她来到屋后的一间小房间,提起放满衣物的竹篮来到溪畔,就见婆婆已在那儿洗衣裳了。

“鄂吉家娘子,你也来洗衣裳呀!这位子让给你。”婆婆笑着挪开位子。

“衣裳……怎么洗?”罗芯站在那儿,看着潺潺流过的溪水,不禁想起婷婷提及婆婆的过去。

那她是不是也该入境随俗呢?

“来,我教你。”婆婆笑着拉她蹲下来,将手里的洗衣梆子交到她手上,“该搓的地方要搓,如果非常脏的话要先浸,然后用这个将污垢敲出来。”

罗芯疑惑的接过手,看着手中的梆子,似乎有些怀疑。

“你就是婆婆口中的鄂吉家娘子是吗?”另一位正在洗衣的妇人笑着靠过来。

“对,你是?”见到陌生人,她直觉筑起防备的心墙。

“我就住在婆婆附近,你可以叫我阿满婶,刚刚我才在溪里抓了两条活鱼,送你吧!”她将竹篓递给她,当罗芯看着里头扑通扑通跳的鱼儿时,吓得往后一退。

“别介意,她不曾见过活鱼。”婆婆赶紧解释。

“不,我见过,但只见过池塘里的,从没见过这种的。”虽然有点儿害怕,但好奇心让她忍不住上前又看了眼那两只活蹦乱跳的鱼,“这溪是洗衣的,鱼能吃吗?”

“哈……”阿满婶笑了出来,“我是在上游抓的,那儿的水是干净的,咱们是利用流到这最底下的溪水洗衣。”

“原来如此,我又学了一课。”她接过手,表情有点儿尴尬,“谢谢你,我家后面有种些菜,你有空过来坐坐,我可以摘一些给你。”

“好,改天再请婆婆带我过去。”阿满婶指着自己洗衣的地方,“我得过去了,一个不留神,那些衣裳就会被溪水带走呢!”

罗芯对她微微颔首,这才蹲下来拿着木梆子试着在衣裳上敲敲打打。敲打时不时溅出的水花喷得她一脸水渍,她先是拼了命闪躲,之后索性不躲了,忍不住大笑出来。

“笑什么?”婆婆望着她。

“很好玩……真的好好玩喔!”她愈敲愈有趣,忘了才搬来几天,她像这样开怀大笑不知已有多少次了。

而她的笑靥完全落在站在树后的鄂吉奕风眼中,同时也将他的心搅和得更乱、更迷惘了。

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原以为她会不适应乡下的生活,没想到这么快就适应了!原以为她就算死都不曾碰那些锅碗瓢盆,不可能做菜,但她还是做了,虽然很难吃,但却让他感动!

原本将她带来这里,是不想做个弃妻的负心汉,想试着改变两人的关系,尽管没有爱仍可相敬如宾的过日子。但如今,她的一举一动却深深刻在他心中,怎么也挥不去呀!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不良公主最新章节 | 不良公主全文阅读 | 不良公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