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夜雪融 > 第十章

夜雪融 第十章 作者 : 扬若

    东方彻再也等不下去了。

    无论夜雪气消了没,他都必须见她一面。

    离开少林以后她会上哪儿去?没有多想,因为他心中立刻有了答案。

    东方彻风尘仆仆地来到岭南,可他踏进寒松堡,就马上感觉到众人对他的不友善的眼光。

    也好,这至少证明了夜雪的确已回到此处,他不用肓目瞎找。

    他候在大厅等人通报,只是没想到出来见他的不是夜雪,而是一位气蹦蹦的小泵娘。

    “你!就是你害得夜雪姐姐伤心难过,你居然还有胆来寒松堡找她?出去、出去!寒松堡不欢迎你!”

    “你位姑娘……”东方彻才开口,就被这小泵娘打断。

    “什么这位那位的,我姓罗!”罗瑛瑚,是大当家的罗清的掌上明珠。

    “罗姑娘。”东方彻没被她的无礼谩骂吓着,仍是温言地对她请托:“麻烦你请夜雪出来,我有话想同她说。”

    “雪姐姐走啦,就算她还寒松堡也不会见你的!”罗瑛瑚气道。要不是他,雪姐姐也不会才回来没多久又马上离开。“你还不走?我瞧着你就生气!”

    “瑛瑚,不得无礼。”罗清来到大厅,制止了女儿叫嚣。

    “拜见罗前辈。”东方彻道。

    “嗯。小女冒犯之处,还请东方公子见谅。”罗清言语客气,但语气中难掩的冷淡疏离,相较于对东方彻初次造访时的热络,有如天壤之别。

    “好说。”东方彻应了一声,心中想着方才罗姑娘的话,夜雪走了?

    “爹,他欺负雪姐姐,您还对他这么客气做啥?”

    “瑛瑚!”

    “哼!”罗瑛瑚不敢惹父亲生气,她瞪了东方彻一眼就转进内堂去了。

    “罗前辈,夜雪……真的离开了吗?”东方彻宁愿相信罗姑娘骗他。

    罗清却点头!“昨天下午刚走。”

    “她这是……为了躲我吗?”东方彻失望叹息。

    她知道他会来找她竟宁可先躲了出去出不愿见他……

    罗清没有回答,取出一封信交给东方彻:“这是夜雪临走前给我的,她说若是你来寻她,就让我把这封信交给你。”只是他没想到东方彻居然来得这么快。

    东方彻撕开信封将信取出,夜雪只留了两句话,却教他看得心碎。

    蓝蓝一心为你

    你莫再负她

    为什么?

    为什么她明知是蓝蓝在挑拨离间,对他却提也不提?

    若不是他跟踪蓝蓝发现了事情的真相,夜雪怕是要瞒他一辈子了。

    她宁愿他误会她也不肯对他解释半句,甚至还想将错就错,成全了蓝蓝的想望。她总是想着别人,也不管自己委屈受苦……

    他不要她这样自苦,他舍不得。

    可是他能做什么?

    她不见他,他连向她解释的机会都没有。东方彻痛苦地闭上眼。

    罗清见状也自纳闷。

    瞧他这样,不像无心于夜雪呀,怎么会闹得夜雪要取消婚约,避不见面?

    夜雪的伤心是真的,而眼前东方彻的痛苦似也不假,这两人究竟是出了什么问题?一开始他不明就里,还道是这浑小子负了夜雪,可现下看来又不像是这么回事儿……

    罗清忍不住问道:“你和夜雪是怎么了?好好的她为什么一回来就要我不用筹办婚礼了?”

    东方彻掩不住失魂落魄的神色:“是我不好,惹她伤心生气。我这趟就是来求她原谅的。”

    罗清听出他话里的真心,考虑了一会儿,才决定给他一个机会。“夜雪走的时候说会去井霞山探望兄嫂,你现在赶去也许还见得着她。”

    东方彻闻言大喜。“多谢罗前辈指点,晚辈立刻动身。”

    “等等。”罗清唤住他,有些话他想先对他说清楚,“你要知道,我虽不是夜雪的亲爹,可我也容不得有人欺她。”若他将来错待夜雪,寒松堡上下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请罗前辈放心,我对夜雪的心意可召日月。若我负她,罗前辈可来取我小命,我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罗清点头。“好。希望你莫忘了今日所言。”

    井霞山顶拈然居

    “你请回吧,雪儿不在这里。”尹夜宇道。

    听他的声音比罗清还冷淡,东方彻只能苦笑。“还请尹兄将夜雪的去处告知,小弟不胜感激。”

    “我不知道。”

    “尹兄……”他怎么可能不知?东方彻心想他应是故意瞒他,正想再求他,却让他冷言打断。

    “你既已选择了那位蓝姑娘,你还找雪儿做什么?你当我妹子是好欺的吗?”尹夜宇自是一肚子火。亏得那日他还在雪儿面前替他说话,却想不到竟是自己错看了他。

    “蓝蓝根本是夜雪替我选择的!”东方彻可不同意他这番指控。“我一直想告诉她我已经弄清了其中的误会,想求她原谅,但我得不着机会,她见不肯见我。”

    尹夜宇评估着他的话,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才道:“你这是告诉我,比起那位蓝姑娘,你还是爱雪儿多一些喽?”

    “不只是多一些。”东方彻修正他的说话。“我心里爱夜雪一个。”

    他毫不犹豫的回答让尹夜宇松了紧皱的眉头,可是他还没有完全放心,又接着问道:“那你对那位蓝姑娘呢?”

    “我已将心意对她明说,她听了知道强求不得,便离开了。”

    “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东方彻无奈地叹了口气。“可是夜雪不知道这些,她到此刻都以为蓝蓝还在我身边。她只道她退出了我便不会为难,但她却不知道,我见不到她只加倍的痛苦。”

    尹夜宇动容。他说得诚恳,他无法不相信他。

    “好,我相信你。”

    东方彻感激地对她一笑。深怕夜雪的兄长无法谅解,现在听他说相信,他才总算松了口气。

    “既然尹兄已相信小弟,那夜雪的去处还请尹兄指点。”

    “我是真不知。”

    一句话浇熄了东方彻的希望。“是吗……”

    尹夜宇微微的一笑,“我虽然不知此刻雪儿人在何方,不过她曾答应回来陪我过中秋,应该不会食言。”只要他中秋之时再上山一趟,当可得见佳人。

    中秋,还好几个月哪……

    东方彻微感失望,但还是恭敬地道了谢。

    虽然此刻距中秋尚远,总也还是好过让他无尽期的找寻。

    无计可施之下,东方彻只得先返回堆云岛。

    岛上的山水丽色和他离去时并无不同,但他怎么瞧怎么不顺眼。

    夜雪不在他身边,连堆云岛的如梦美景都失去了颜色,见不着夜雪的无力感沉甸甸地压在他的心头,他变得焦躁易怒,连小六儿都不大敢接近他。

    他的异常落寞引来父亲东方靖的注意,他没有费神相瞒,一五一十地向父亲剖白心事。

    东方靖见他像个无助的孩童般六神无主也不忍责骂他,反而还回头来对他调侃:“还果真是姻缘天定哪,当年我可没见你为蓝蓝失魂落魄成这般。”这小子现在可会再怪他拆散他和蓝蓝了吧?

    东方彻蹙眉:“爹,您帮不了我也别来踩我痛处。”

    “谁教你不安安分分地等着迎娶人家,偏要先对别的姑娘动心?活该你现在吃苦受罪。”东方靖索性将的痛处踩个彻底,反正他是他老子,他也不怕他会对他如何。

    “您还真是一点同心也无。”

    东方靖笑眯了眼:“都说了是你活该,我何必同情你?”

    “爹!”他是他儿子没错吧?

    “别气、别气。”唉唉,他这儿子修养怎么变这么差?“人家的大哥都将中秋之约告诉你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有时间对我发脾气,还不如拿这时间来想要怎么哄得人家姑娘回心转意。”

    东方彻睨了他爹一眼。“懒得跟你说。”

    东方靖暗笑在心,儿子苦恼的模样他瞧得有趣极了。

    “爹,您还有事吗?”这逐客令下得可明显了。

    “我明天要出岛,岛上的事就交由你照看着。”

    “嗯。”

    东方靖怀疑他有听进他的话。“你不问我去哪儿?”

    东方彻没好气地道:“这哪用问?不就是上少林找元生大师下下棋、游历游历名山胜水吗?”

    被他完全言中,东方靖有点没面子。“你……你起码可以表现出一点关心的样子吧?几句小心叮咛你都不会说吗?”这不肖儿简直没把他这个爹放在眼里,满脑子只想着人家姑娘,当初还说不娶人家呢。

    “您老武功高强,我放心得很。”他爹江湖阅历甚丰,没那么容易着了人家的道。何况他只是去游山玩水而已,又不是去解决江湖仇杀,他是真的一点都不担心。

    “你……算了,我也懒得跟你说。”总之他回来时若是花不红草不绿,他就惟他是问。

    “爹您早去早回,我就不送了。”最好是现在就走,还他耳根清静。

    “哼!谁稀罕你送,我找悟儿去。”

    东方彻眉也没抬。“那您请吧,他在隔壁院子。”

    “你……哼!”东方靖瞧在心里不痛快的份上也不同他计较,哼了两声便离开了。

    总算,一屋清静。

    东方彻一脸木然。

    诚如他爹所想,他满脑子想的都地夜雪。

    现在离中秋还有这么多时日,他真怕自己会淹死在对她的思念里。

    夜雪究竟上哪儿去了?

    她一个人……过得可好?

    尹夜雪究竟上哪儿去了?

    好问题!这即便是问她本人,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离开井霞山之后她信步而行,走到哪儿便是哪儿,只要是没人认得她的地方,都好。

    她无法在井霞山或是寒松堡久待,至少现在不行,现在的她还太脆弱,在亲人的温情面前她满心的狼狈会无所遁形,而她不愿意如此。

    所以,让他们知道她已平安后,她选择逃开。

    等她武装好自己的情绪,修补完一心的破碎之后她就会回去。

    希望不会太久,她不要她的亲人为她担心。

    不难的,不就是遗忘而已?

    她还是哥哥疼爱的雪儿,还是寒松堡的雪小姐。

    一切都不会改变。

    浪得虚名!

    或者,说是见面不如闻名也好。

    这些日子尹夜雪很努力地四处散心,可是她走遍一处又一处的名山大川,却发现那些被人传颂千里的名胜在她看来都平淡无奇,显然是名过其实了。

    她嫌水仙坞的花不够娇、听泉阁的茶不够甜、观枫谷的枫不够红、紫竹山的竹不够翠。

    还有,是谁说西湖烟雨美得朦胧不似凡尘?她去了一回,只觉得闷湿得教人难受。

    这些所谓寻幽揽胜的最佳去处,在她眼里还远不如辽东那一江落花。

    十日后,白梅江,她旧地重游。

    但美景不在。

    是……花时过了吗?

    还是……还是连日赶路,导致她今日游兴不足?

    蓦地,尹夜雪心头闪过一段话——

    “……你伴着我我心里欢喜,便觉得万物无一不美,若今日是我独自游江,见别人俪影双双,我却形单影只,只怕心下一时凄凉,这缤纷落花呀,就怎么瞧怎么不对劲头。”

    尹夜雪微微鼻酸,忽然懂了那些个名山大川黯然失色的原因。

    那一处处的名景本身自然是美的,是因为入了她的眼,才变得不美了……

    良辰美景,也得有佳人相伴。

    尹夜雪苦涩一笑。连这句话都是他说的。

    他一字一句都深深地刻在心板上除不去了,她还说要忘了他呢……

    遗忘,原来并不容易呵……

    这日,尹夜雪来到武夷山品茶。

    行到半山腰一路还算平坦,但却让她碰到了必须拔刀相助的事。

    她首先是听到了一个细微的声音在喊救命,随后那声音像是被人捂住了似的闷闷地发不出来,再来就听不到声响了。

    她拨开草丛朝发出声响的大略方向寻去,只见两个大汉压着一名少女意图逼奸,那少女虽奋力抵抗,但敌不过两个大男人的力气,已经挣扎在奄奄一息。

    “住手!”

    那两人回头见只是个俏生生的姑娘倒也不害怕,其中一人一脸yin秽地道:“哟!这下可来个更俏的啦,今日咱们哥儿俩还更有福呢,一人一个,谁也别争先了。”

    另一人放开身下的少女朝尹夜雪走过来。“这个不知好歹的丫头就交给你了,我要后来的这个!”

    这姑娘的美貌让他心痒难耐用,他猴急的想将她一把扑在地上快活。就是太猴急了,以致没发现这姑娘手上的长剑已经出了鞘。

    尹夜雪粉脸气得发白,快剑一闪就让朝她走来的那人肩上见了血。

    “你这娃儿还有两下子!”那人捂住伤处退了几步。

    “大哥,我来助你。”另一个见同伴受伤连忙上前相帮。

    “上!”两人四手合攻尹夜雪,心想再不济也不可能擒不住一个姑娘家。

    尹夜雪根本没把他们放在眼里,不过十数招,便将他们一人卸下一条臂膀。那两人已知不敌,错惹了不该惹的人,嘴里不住地求饶。

    “姑娘饶……不!泵……姑奶奶饶命!”两人痛得在地上打滚。

    “今日就饶你们一命,他日做恶若再撞在我手里必不轻饶!宾!”尹夜雪冷冷喝道。

    “不……不敢了,多谢……谢不杀之恩。”两人怕她反悔,马上互相搀着起身逃下山去。

    尹夜雪走近那少女。“你没事吧?”

    那少女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跪下来对尹夜雪磕头:“多谢姑娘相救……多谢姑娘相救。”

    “快快请起。”尹夜雪将她扶起。“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去。”

    “谢谢姑娘。”

    那少女家就住在山脚下不远,她把她送回去之后,经过这一闹也没了品茶的兴致。

    她正准备离开,一转身,却见一个五十开外的中年男子微笑着朝她点点头。

    尹夜雪暗暗一惊,心想此人已来到身后她都毫无所觉,武功必定高她甚多。幸好此人并无敌意,否则她方才背对着他,他若有心下手,她只怕自己早已丧命。

    “你功夫很俊哪,没想到一个姑娘家也可以把皓影绝技练得这么好。”他刚才也是被那细微的救命声引去,凑巧目睹了她出手的过程。当然,也由她的武功路数猜出了她的身份。

    就是她把彻儿整得七荤八素,为她害尽相思的吧?呵呵。

    东方靖乍见故人之女,惊讶过后便感到亲切异常。

    她是他的儿媳妇呢!

    没想到彻儿还在堆云岛苦候中秋,他却抢先一步见着了她。

    尹夜雪瞧着他的笑容,只觉得像极了一个人。

    真是癫了,是思念太甚还是怎地?

    她定了定神,对眼前这人行了一礼:“尹夜雪拜见前辈。不知前辈高姓大名!”

    东方靖又是一笑,“你不识得我啦?没关系,你陪伯伯喝杯茶,伯伯再告诉你。”嗯,她不识得他也是应该的,上回他见她时,她还是个抱在手里的小妹妹呢。

    两人在约莫半里外的茶亭坐下,东方靖笑看着她:“夜雪,你同你娘亲长得好像哪。”只是两人的气韵略有不同。她虽不若她娘娇柔,但她灵动中又见三分英气,是另一方面种情调的美。

    “伯伯识得我娘?”尹夜雪也觉得他有种说不上的来亲切,遂改了称呼没再生疏地喊他前辈。

    “可熟了,我同你爹娘都熟。”可惜尹皓扬夫妇俩至今音讯全无,教人担足了心。

    “真好。哪像我对他们一点印象也没有……”尹夜雪既是羡慕又是遗憾地道。

    东方靖自然知道她的身世,他不愿意她伤神,遂把话题转到自己身上。“对他们没印象,那对伯伯我呢?你有没有识得什么人同我长得相像呀?”

    听他这么问,尹夜雪怔了怔,但未了她还是答得口是心非:

    “……没有。”她告诉自己只是一时眼花,其实他和那人并不像。

    “没有啊?”东方靖叹了口气,“我家彻儿找你找得可苦啦,没想到你却连他生得什么模样都记不清。”他淡淡调侃她。

    彻儿?

    他……他是……

    尹夜雪脑中一片空白,过了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您是……东方伯伯?”

    “乖。”东方靖微笑。“嗯,其实你该喊我公公才是。”

    “我……”只怕没有这个福分。尹夜雪垂下脸来,心头郁郁。

    东方靖看她也是愁眉深锁,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你怎么不好好地听彻儿说几句呢?也省得现在两人都不痛快。”

    “我不要他为难。”所以,她要逃。

    “那么,你是宁愿他痛苦喽?”

    “当然不是。”蓝蓝伴着他,他痛苦什么?尹夜雪不明白。

    东方靖摇摇头,未免她困在死胡同里出不来,他依着那日彻儿对他剖白的心事,卖力地为儿子解释了一番。他可不是心疼那臭小子,而是怕这儿媳妇跑了就不回头了。

    “明白了吗?别说蓝蓝已经离开了,就算她还缠着彻儿不放,感情这事谁也勉强不得。你说让就让,也太大方了点。”

    “您说的是真的?”他已经清楚了所有的误会?蓝蓝肯离开他了?

    “你去见见他,自然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做到这般,他对那浑小子算是仁至义尽了。

    “我……”原本乱了套的心绪忽然归了位,尹夜雪又开始见山是山了。她一时百感交集,竟是答不出话来。

    “嘿,我家彻儿没这么不值吧?要考虑那么久。”东方靖逗她。他知道她相信他了,他人她的神气瞧得明明白白。

    尹夜雪终是笑了开来。

    她知道她下个目的地是哪儿了——

    堆云岛。

    “出去、出去!别来烦我!”

    “少爷……”小六儿一脸无辜地被东方彻赶出房门。

    唉,主子心情不好他也跟着遭殃,他都数不清这是第几次在少爷这儿碰得满头包了。

    “小六儿,你干嘛哭丧着脸?我那不肖子虐待你啦?”东方靖笑着走进儿子的院落。

    “老爷,您回来啦。”小六儿闻言回头,见到来人大喜过望。

    不过,他的大喜不是针对老爷,而是老爷身后那娉婷的身影。

    这下有救了!雪小姐来了,少爷就不会再阴阳怪气的了。

    “雪……”小姐二字还没出口呢,就让老爷一把捣住。

    “嘘,安静到一旁干活儿去,老爷替你报仇。”这下他可要好好地整整那臭小子。

    他推门而入,不意外儿子还是那要死不活的消沉模样。虽然他手里拿着一卷书,但他上在窗边若有所思的看着窗外,手里的书八成没看进去多少。

    东方靖轻咳了声引他注意。

    “爹,您这么快就回来啦。”东方彻只淡淡地瞟了他一眼,就又把视线转回窗子。

    他很认真地端详着窗外那不知名的小白花,借着专注来忘却等待的煎熬。

    距中秋只剩两个月了,两个月,他很快便能撑过……

    “怎么?嫌我回来的早啊?”东方靖佯怒道。

    东方彻没心思同父亲抬杠。“您一路辛苦了,快回房歇息吧。”

    东方靖无所谓地挑眉:“好,不过回房之前我得同你商量一件事。”

    “说吧。”

    东方靖忍住笑意。“好,不过回房之前我得同你商量一件事。“

    “说吧。“

    东方靖忍住笑意。“我说彻儿,你中秋时若求不回人家姑娘了就罢了,反正是人家姑娘不要你,这可不算违背了你娘的遗愿。“

    “如果您要同我商量的就是这个,您请回吧。”他一定会求得夜雪原谅他,一定会。

    “我是想先让你有个心理准备,免得到时打击过大你接受不了。不过你放心,我这回出岛碰到一个姑娘称喜欢得紧,她也答应要作我的儿媳妇了,所以你不用愁讨不到老婆,爹爹我帮你铺好后路啦。”

    东方彻心下不悦,“要娶你让悟去娶,不关我的事。”除了夜雪,他不会娶任何女人作妻子。

    东方靖一脸坏笑,“不关你的事?喏,这话是你自己说的,你可别后悔呀。”他转身朝身后的女子道:“姑娘,我家彻儿说不要你了怎么办?没关系,我带你见我二儿子去,我二儿子的脾气可比他好多啦。”

    爹竟然连人都给带回来了?简直荒谬!东方彻转过头正想骂几句,却在瞧见那位姑娘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爹身后那似笑非笑地瞅着他的姑娘,不是夜雪是谁?

    “夜雪……”东方彻不可置信地喃道。

    东方靖见他目瞪口呆的模样可得意了。“你还确定要让悟娶她吗?你真舍得?”

    东方彻忙将手上的书随意地抛在桌上,几个跨步过来将夜雪紧紧地抱在怀里。他已经顾不得在他爹面前要守礼避嫌,他必须借着密实的拥抱来确定她真的来到他身边。

    “这死小子,我帮你把心上人带回来,居然连句谢谢也没有。”嘴里抱怨归抱怨,东方靖还是很识趣地了出去,将一方天地留给久别重逢的小俩口。

    东方彻嗅着她颈边的馨香,渐渐有了真实感,相信她是真的回到他的身边。

    尹夜雪微微扯松他的手,从他怀中抬起螓首,柔柔地对他低语:“我好想你。”她知道这话羞人,可是她是真的真的很想他,想得已经无法顾及自己的羞涩。

    东方彻低头贴着她的额,哑声埋怨她:“你还好意思说!你躲着让我找不着,我都快急疯了!”

    尹夜雪巧笑倩兮:“我这不就来了吗?”

    “你听我说……”东方彻急着想对她解释先前的误会。

    尹夜雪织指抵住他的唇。“我都知道了,东方伯伯已经告诉我了,不然我怎么肯来见你?”

    东方彻抓下她的手让她搂着他的腰际,轻抚她的粉颊:“那生那生我的气吗?”语气委屈地想博取她的同情。

    尹夜雪摇头,唇边笑意不曾稍离。

    东方彻这才安心。他被她的樱唇吸引住目光,没有多想,他将两人的距离拉近失零,启唇吻上她那一抹嫣红。

    他满足地低叹了声,臂膀箍住她的纤腰又将她紧紧按在怀里,他渴切万分地想吻得更深入,夜雪却羞得不停的躲。他挫败地低吼了声,他才成功地以唇舌攫取她的甘美。

    尹夜雪被他排山倒海而来的热情扰得浑身发软,他吻得她气喘吁吁,完全无力去阻止他的失控。

    东方彻稍微餍足了之后才放开她,见了她脸上的红霞又忍不住低头偷香了好几回。

    “你……你好了吧。”被他这样压在身下实在太过暧昧,尹夜雪羞得不敢看他。

    东方彻低低一笑,用鼻尖轻触着她的。“不如我们先洞房吧,反正我是放不开你了。”

    “还没成亲呢,你想得美。”尹夜雪自然不肯如了他的愿,他把她抱上床榻就已经太过逾越了。

    东方彻叹了口气,她不依他,他只得翻过身来抑躺在床上。唉唉,心爱的姑娘躺在身边却碰不得,他体内乱窜的欲火迟早会爆开。不一会儿,他手又伸向一旁把夜雪捞进怀里,不能同她亲热,抱抱她软馥的身子也聊胜于无。

    “什么时候成亲?”东方彻抱着她,情不自禁又轻吻上她的额。

    尹夜雪轻笑,偏偏不顺着他的意:“你给我的订亲信物都让我摔碎了,还成什么亲?”

    东方彻蓦地一笑。“你说的是这个?”他从怀中取出一块晶莹翠玉交到她手里。

    云纹玉佩!

    “这……”尹夜雪乍见玉佩完好无缺,欢喜得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东方彻为她戴上玉佩,又执起她的手把玉佩包在两人掌心。“那日你决绝地把它往地一摔,你知不知道我心有多痛?”

    “对不起……”尹夜雪见他找人镶好了玉佩,感动得微红了眼。

    “我找了巧手名匠帮我把玉佩重新镶嵌,为的就是把它交到你的手上,让你悔婚不得。”他把他的手举到唇边吻了吻,目光含情地对她低语:“喏,现在物归原主了,你可不能弃我而去。”

    他把一片真心捧在她面前,尹夜雪感动的泪水终于滑落眼眶。

    东方彻伸手拭去她的泪。“别哭,我瞧了心疼。”

    尹夜雪破涕为笑:“我……我是开心。”

    东方彻低头吻去她的泪水后,又吻上她的眉、她的眼,最后,吻上她柔软的唇畔。

    “什么时候成亲?”他又问。

    尹夜雪融化在他绵密的情网里,她绽起一抹甜笑,玉臂搂住他的颈项,首次主动回吻他。

    什么时候成亲?

    “随君所愿。”——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夜雪融最新章节 | 夜雪融全文阅读 | 夜雪融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