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爱在一起 > 第十章

爱在一起 第十章 作者 : 言静

    夜寒刺骨,庄静漫步在红砖道上。自从与元凯锡聊过后,她就陷入了矛盾之中。

    她兀自忖度着,直到冰凉的触感让她回了神。这是今年韩国的第一场雪,片片雪花在半空中婆娑起舞,她伸出双手接住那落下的雪花。

    离开了自己生长的国度,来到这似亲切又陌生的国家,竟会在这里遇上了一个让她动情晓爱的男人。

    她和他本该是咫尺天涯的,却不知是命运注定,或是造化弄人,将两条平行的线交错缠绕在一起。

    他和她会有结果吗?

    抬头仰望着漆黑五月的夜空,雪花片片洒落在她的脸上,触碰到温热的体温,化成滴滴的泪珠滑落她的脸庞。

    住静停下了脚步,眼前这通往地下室的楼梯旁,显眼的店名与元凯锡抄给她的一模一样。犹豫了一会儿,她毅然走下楼梯。

    不需要刻意地寻找,就见到守赫趴在吧台前,不时仰头喝酒。庄静按捺住想夺下他酒杯的冲动,找了个最接近他的位置坐下。

    “喝完了……”张守赫将酒杯朝下晃了晃,对酒保阿德说:“没了……再给我一杯……”

    阿德无奈地看了看他。“守赫,别再喝了,你又醉了。”

    “哈,我没醉……再来一杯……”他摇头晃脑的。

    “你啊,喝死你啦!劝你几百次了,酒也不是这样喝的,哪有人天天狂饮?!这个月来你已经喝掉了我-卜几瓶威士忌,你是想早点死好去投胎是不是!?”

    “我叫你……别管我……给我酒……”他捂着耳朵大喊着。

    本来看到守赫满头的乱发、横生的胡渣已经够让她心疼下,没想到酒保的话,让她再也忍不住两行清泪潸然而下。

    这不是她记忆中的张守赫,才短短一个多月,他竟这样糟蹋自己。

    酒保禁不起他的哀求,决定倒酒给他时,庄静倏然起身。

    “别给他酒。”她制止着。

    “你谁啊……凭什么不……给我酒……”张守赫大声怒斥,并眯着眼看着她走来。

    “你……”迟疑了好几秒钟,他才怯怯喊着,深怕是自己认错了。“庄静……”

    “别再喝了,我送你回去。”她将他手臂搭在自己肩上,撑起他沉重的身躯。

    阿德欣喜地问道:“你就是庄静?”

    “是的。”

    “太好了,守赫连续一个多月来,天天酗酒喝个烂醉,嘴里却不停地喊着你的名字。唉!情侣之间难免会吵吵架,他如果有做错,你就原谅他嘛,再这样下去,谁看了他都于心不忍。”阿德劝合着。

    庄静无言地点了头,便搀扶着他离开。

    原本想送他回家,但马上又打消了这个念头。要是让张妈妈看见守赫这个样于,肯定是心痛又担心,因此她随便地在附近找了家旅馆让他休息。

    好不容易将他扶上床后想喘口气,他却死搂着她不放。

    “静……别离开我……”

    “我……好想你……”

    “我不能……没有你……”

    看着他满口醉话,庄静没来由地眼眶浮上了一层雾气。

    “我不会离开你的,你先乖乖躺下。”看他固执地抱着她不松手,她只好半哄着他。“你真的……不会……离开我?”他再三地问。

    “不会的,不离开你。”

    “不骗我……”

    “我不会骗你。”她揉了揉他的发,像哄着撒娇小孩的母亲。

    得到了她的保证,他出奇地听话,却在躺下后努力瞠大蒙咙的双眼,深怕不盯着她,她就会立刻消失了。

    她看他硬撑着不肯睡,便抚了抚他的额头。“睡一下好不好?我会在这里陪着你。”

    “你真的……不会走?”现在,他像个无赖的小孩。

    “我不会走。”

    她的承诺让他合上沉重的眼皮入睡。

    一直轻抚着他的头,直到看他睡得深沉,她才起身拨了通电话回赵家,找了个理由告知阿姨今夜不回家。

    挂上电话后,她准备了热水及毛巾为他擦拭。他流了一身汗,整件衬衫都已湿透了,她怕他感冒,便褪去了他的上衣。

    这样靠近地看着他赤luo的胸膛,依旧让她羞煞了,小手不自在地游移在他的胸膛上,熟悉的温度却又让她的手舍不得离开。

    看着他熟睡的脸,不再给人成熟世故的感觉,反而像个不解世事的小孩,单纯又无害。她叹口气,他……又成功地攻下了她的心防啊……

    迷蒙中,张守赫睁开了双眼,才发现天已破晓。他双手撑起身体坐了起来,呆呆地回想昨晚作的好梦。

    梦里有他那朝思暮想的人,陪在他身旁,并且信誓旦旦地保证不再离开他,可惜一觉醒来,却发现只是个梦,什么也没发生过,一切只是他的痴心妄想。

    他环顾四周。这个月,每天早晨他几乎都在不同的地方醒来,有几次在朋友那儿,也有好几次是被阿德丢到某家陌生的旅馆。

    想下床梳洗时,却被趴在床边的人给吓了一大跳。

    是她!难道昨晚他不是作梦?张守赫不可思议地盯着她的睡脸,心里一阵狂喜。

    或许是睡姿不正确,庄静挪了挪身体后,睁开了双眼。

    趴在床边睡一个晚上,让她全身酸痛、四肢无力,她动动僵硬的身体后,才发现他早已睡醒,愣愣地盯着她看。“你醒了?”她问。“嗯,你怎么会在这里?”“昨夜我去过那家店,看到你喝醉了,便扶你到这里。”她解释。“头疼不疼?”

    张守赫不自在地摇了摇头。他一直想念她,可是真的见着她之后,却不知所措;有太多的话想对她说,却在见面后,无语相对。

    “你……常喝酒吗?这对身体不好。”她的话里还是一如以往的关心。“心情不好就喝。”“我听酒保说你几乎天天酗酒,再这样下去,身体怎么能负荷得了?!以后不要再这样喝酒了。”庄静起身,坐在床沿。

    “我喝不喝,不关你的事。”张守赫闷闷地回答。

    她不是要他别再来烦她了吗?为什么现在又会出现在他面前,还一副关心备至的样子?

    难道她不知道这样会令他误会,会让他有所期待?

    庄静自嘲地笑了笑。“如果你不在乎自己的身体,也要想到关心你的人。”

    “谁会关心我,又有谁会在乎,你吗?”他冷冷地看着她。

    不语地凝视着他,有那么一刻,她几乎冲动地想点头。

    庄静的沉默换来张守赫更深的失落。他再也忍不住自己失控的情绪。“你不是要我别再烦你吗?怎么你倒忘了自己说过的话?!”他反唇相稽。

    庄静不怒反笑,说:“我只说不让你烦我,又没说我不能来烦你。”

    她的巧笑倩兮让他心荡神驰,不过他仍然恶声恶气。“你们女人真是反覆无常,难道这样玩弄男人,就能满足你们的虚荣心吗?”

    句句带刺的话,是用来掩饰自己狂跳不止的真心,张守赫害怕当自己再度地掏心挖肺,她又弃之如敝屐,他如何能承受。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

    “什么意思?”他可从来没玩弄过她,他的一心一意难道还不够吗?

    “你跟文贞贤是什么关系了”

    贞贤?他们之间的事跟她有关联?“像亲兄妹之间的关系,我不是早跟你说过。”

    已经到这个关头了,却……

    “你还想骗我吗?”庄静深吸了一口气。“不用再刻意隐瞒,你跟贞贤之间的关系我都知道了;在济州岛的那一夜,我看得一清二楚。”

    “我从来没有隐瞒过你什么,什么济州岛的那一夜……又是怎么回事?”张守赫一头雾水。

    “那晚贞贤打电话给我,要我去她房里,她有要事要告诉我。结果我在她的房门口,看到你和她很亲密地……在做那种事。”

    “难道你就为了……”他失笑。

    女人真的是很小心眼!

    “我真的把她当作妹妹,没有半点男女之间的情爱,你要相信我。”

    “没有半点的男女情爱,却能做这种见不得人的事,你要我怎么相信你?”

    “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难道非要我说得一清二楚,你才肯承认吗?”失望与伤心让庄静的心头隐隐作痛。

    “静,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那一晚贞贤只是打电话给我,说她腿疼得很厉害,所以我才去她房里帮她敷脚罢了。”只不过是帮贞贤热敷脚而已,这是见不得人的事吗?他着急地解释……敷脚?“什么敷脚?”“你不是说都有看见?就因为抽筋而溺水,小腿当然会很疼,所以贞贤请我帮她按摩,如此而已。”

    “你是说……那晚你只帮她按摩脚,什么也没发生?”这怎么可能,她明明看见……

    他反问:“你认为该发生什么吗?”

    “不可能,那夜我明明听到贞贤和你之间暧昧的对话,虽然我没看到你,但是我却看见贞贤她脱掉了衣服,你们不可能没有男女之间的关系……”

    “这怎么可能,我只有帮她按摩脚,还有热敷而已,什么暧昧的对话?可能只是她因为怕疼叫得很厉害罢了,何况她从头到尾也没脱衣服,我们根本没有发生什么事。”他发现,被人怀疑的滋,味并不好受。

    “你不肯承认。好,那我问你,贞贤为什么告诉我,你们之间早就不单纯?她说你总是喜新厌旧,只要是厌倦了其他女人,就又会回到她身边;这一次你是背着我跟她在一起,脚踏两条船,这些事实你不会还想否认吧!,”庄静将贞贤的话转述给他听。

    “啧……”张守赫荒谬地轻嗤道。“这些话是贞贤跟你说的?”

    真是难以置信,竟然莫名其妙地被毁谤,而且还是出自一个他信任的人。

    他沉思了好一会儿,说:“好,就算是她说的好了,那你真的相信我是这种人吗?难道我们相处的这些日子,不足以让你了解我的为人?”

    他的表情有着质疑、不解,这样的他实在看不出是个滥情、花心的人,而且他眼中流露的,明明是深情与专注。

    “我的眼睛所看到的,我的耳朵所听到的,都推翻了过往我所认识的你,何况贞贤言之凿凿,你告诉我该相信谁?”她困惑得不知如何是好。

    他冷静下来,思忖着她的话。她是不可能编故事或说谎的,所以贞贤肯定有说过这些话,那么她会质疑也不是没有道理。

    可是贞贤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做对她有什么好处?

    他的脑海中闪过济州岛那晚的片段,贞贤确实语带诱惑地勾引他,并且穿着清凉的睡衣,甚至在那之后一连串地殷勤邀约……难道是他一直会错了意,贞贤对他的好不只是因为把他当大哥丽已?

    如果真是如此,那么她确实有理由对庄静撒谎。

    张守赫收回了冥思的心神,面对庄静。“所以你是听了贞贤的话后,才决定跟我分手,用那似是而非的理由来骗我?”

    看她无语默认,他继续说着:“静,看着我。如果我是那种人,你觉得媒体会抓不到我的把柄加以报导吗?我又怎么可能笨到冒着被你发现的危险,和贞贤暧昧不清?还有你从头到尾只见到贞贤也没看见我,不是吗?难道你没想过,这一切很有可能是贞贤搞的鬼?”

    他犀利地剖析盲点,让庄静迟疑了起来。其实她也曾想过,守赫不像是个会玩弄爱情的人,但是只要深思,心里又浮上那一夜锥心刺骨的痛,所以她总是逃避着不愿面对现实,不肯多思量前因后果。

    看着她动摇的神情,他又说道:“相信我,我绝不是贞贤口中那样的人。如果是,我不会这么在乎你,你知道你一句不爱了伤我多深,那是你根本没有办法想像的。在我心中,一直只有你,是容不下其他人的。”

    张守赫双手搂着她,认真执着地注视着她。

    这时她猛然醒悟,哪一个说谎的人会有如此清澈的双眸?!

    “如果你还不相信,我可以当面和贞贤对质下——”他摇晃着她双臂,激动地要她相信自己深刻的情感。

    “我相信……我相信……”她含着泪点头。

    他的话句句牵扯着她的心。她又何尝不痛苦,何尝不是深陷在其中?眼眶红了,她将脸倚靠在他的肩上,攫取他的温暖。

    张守赫如获至宝地将她紧拥人怀中。仿佛经过一个世纪的企盼,她终于又回到他的身边,一连串的辗转波折,恍如作了一场梦……

    ★★★

    今日“JINGCO”店内挤满了人潮,忙得不可开交。尤其在亚德饭店的广告推波助澜之下,将她们的生意及品牌名气推上了高峰。

    “静姐,030927已缺货了。”秀大声吆喝着。

    “我马上补。”庄静不疾不徐。

    好不容易,有个空档可以坐下休息,秀直嚷着:“怎么搞的,今天是刮了什么风,把人潮全给吹了过来,好像生怕没衣服穿似的。”

    “不是刮了什么风。”庄静瞄了一眼还站在柜台前结帐的守赫。“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客人来店里消费不是为了衣服,而是……”她用下颚点了点他。

    “帅哥的魅力果然大,早知道会刺激买气,就该叫守赫哥辞掉工作天天来友情赞助好了。”秀打着如意算盘。

    庄静只是笑笑,迷恋地看着守赫专注工作的神情。他不再沉迷于酒吧,也不再寄情于工作中,整个人看起来爽朗英挺,这样的他确实让她好着迷。

    结完帐,张守赫长吁了一口气。“生意真好,只可惜我志不在此,不然,肯定辞了工作陪你一同开店。”

    “守赫哥,平常生意虽好,可是却没有今天夸张,静姐说她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那你说她们醉在哪里啊?”秀打趣。

    守赫敲了敲秀的头,与她打哈哈地闲聊着,庄静却被门外一抹熟悉的身影吸引住目光,她起身往外走。

    “去哪?”他看她不寻常的举动,便顺着她的目光,看见了一个怯怯的身影。

    “进来坐坐。”庄静走出店外,挽住文贞贤的手。

    “不……用了。”隔着玻璃窗,文贞贤看到守赫哥也凝视着她,便软弱地打退堂鼓。

    庄静由不得她的拒绝,将文贞贤拉进店内。

    文贞贤低着头不敢盯着他审视的双眸。太多的愧疚让她退却,她难以接受守赫哥并不爱她,更不能接受深爱的人鄙视的神情。

    看他们两人皆沉默不语,庄静推了推守赫,示意他跟她谈谈。

    百般无奈的张守赫,只好先开口:“我们到前面的咖啡厅谈谈。”说完,即大步迈开,文贞贤则紧跟在身后。

    咖啡屋里的一角,张守赫终于打破了沉默。“你憔悴了不少。”一副倦容让人看了,也很难生气。

    “守赫哥,对不起……我……”听到他淡漠但仍带着关心的口吻,文贞贤的眼眶忍不住湿濡起来。

    “守赫哥,是我不对,我当初不该骗庄静,让她以为我们之间有……任何的暖昧,让她误会……”她每说一句,他的脸色就越难看,害她说得心慌意乱。

    “我想问你,为什么庄静会在饭店里看到你赤luo着身体,这是怎么一回事?”她的手法他大都略知一二,唯一这点让他想不透。

    “其实……是我故意将门半敞着,趁你去拿热水时将……衣服脱掉,然后刻意再走过,让庄静看见的……”文贞贤唯唯诺诺地解释。

    “我会这么做,完全是因为……我真的很爱你。或许你从来都没有注意到,也或许你根本……心不在我身上,本来我也甘于一直守候在你身旁,可是自从你遇上庄静以后,她这么短的时间就掳获你的心,我真的……很不甘愿,更何况你和她还是我介绍的,你知道我多恨自己亲手将幸福推给别人……”她哽咽着向守赫哥表白自己的爱慕之情。

    “贞贤,你错了,就算没有庄静,我也一直只把你当妹妹般对待。我爱庄静,从第一眼见到她时,我就为她着迷……其实你也不是我们的媒人,在你介绍我们认识之前,我就看过她两次了,只是我都没有机会跟她交谈……所以你不必埋怨自己将幸福往外推。”

    文贞贤惆怅地看着他形容庄静时,脸上不自觉流露的幸福,是她不曾见过的。原来这就是爱情中的独一无二、无可取代……她的泪滑过脸颊。

    “其实这段时间里,你每天除了工作就是酗酒,看到这样的你,我心里真的……很内疚,所以我才会告诉凯锡哥。守赫哥……对不起,请你原谅我,你可以这一辈都不可能……爱上我,可是千万不要恨我,只要想到你会恨我,我就不能原谅我自己。”说到后来,文贞贤再也止不住自己狂泄的泪。

    张守赫沉沉地望了她好一会儿,点点头。“贞贤,过去的事就过去了,现在的我,仍然难以释怀,一时之间也没办法再像过去一样,不过,我不会想要恨你。”

    “守赫哥,我……想请你帮我跟庄静说声对不起,希望她也能原谅我。其实好多次我都很挣扎为什么守赫哥爱的人会是她,因为我不想伤害她,可是我还是克制不住自己的嫉妒心……”

    “你大可以放心,她不是小心眼的人;如果她不能原谅你,刚才就不会拉你进入店里了。”张守赫啜了口冷掉的咖啡。“我该回去了,你……保重。”

    张守赫快步离开了咖啡厅。不知道过了多久,文贞贤依然坐在原位,喝着不加糖的咖啡。原来三年多来的痴恋,就像一杯苦涩、走味的咖啡,她愣愣地喝完咖啡,走出了大门口。

    午后的阳光依旧耀眼,她举起手挡住刺眼的光芒,在模糊的视线中,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黑色的跑车旁向她招着手。她看着来人专注的眼神,一股温暖流入她的心田。

    “凯锡哥怎么会在这里?”文贞贤大步走向他。

    “来接一只迷途的羔羊回家。”元凯锡笑着。接到守赫的电话,他就急忙赶来,见她一个人坐在咖啡厅里,也不想打扰她,静静地在室外等着。

    文贞贤点着头,含泪笑了。上天还是眷顾她的,不是吗?

    在她耍尽了心机却一无所获后,还能够给她一个天使,抚慰她跌得又深又重的心,也许,这才是她的幸福吧……

    ★★★

    今晚,从赵家的饭厅里,传来阵阵笑声。

    “……所以今天的服装卖到差点缺货,我们两个才能提早收工,回家吃晚饭。”庄静笑盈盈地叙述今日服装店的盛况。

    “原来守赫才是大功臣啊,哈哈哈!”林彩荷爽朗地大笑。

    张妈妈有感而发地说:“能够看你们这样高高兴兴的,真是让人欣慰。”“是啊!这段时间里你们两个,一个是失魂落魄,另一个是像拼命三郎似的寄情工作。既然你们两个分不开,那干脆早早结婚算了!”赵仁德打着如意算盘。

    “结婚?”林彩荷惊喜地说:“如果是这样就太好了。”

    张妈妈也对着守赫直点头。

    大家都极力赞成,反倒让他俩腼腆地不知该如何回应。

    “既然刚好大家都在,我想有些事还是得征求你们的同意。”时机终于成熟了,赵仁德清了清喉咙。“我年纪也大了,可惜膝下无子,所以这几年来我一直在公司里寻找合适的人来接任,也所幸我真的找到了。守赫,虽然你刚进公司不久,不过你是个从商的料,所以我很放心将公司交给你,不知道你对继承赵氏有没有兴趣?”老谋深算的他丢出了这句话,让全场静谧无声。

    “董事长,我初人公司恐怕没办法担此大任,更何况我只是个新人,就这样接下公司,必定会引起反弹。”

    公司里多的是资历二、三十年的前辈,让他一个新手接任这个重责大任,似乎不太恰当,张守赫推辞着。

    “是啊,谢谢你这么赏识我们家守赫,但是你还年轻,没必要这么快就把公司交给守赫啊!”张妈妈也附和着。

    庄静沉默不语。姨丈似乎在打着什么如意算盘,应该不止是希望守赫接下赵氏,恐怕还另有所因吧?

    “姨丈,只要有能力的人都可以接任公司不是吗?就算守赫再有才能,就算我和守赫真的有结果,也不该是接任赵氏的理由吧;当初您这么积极延揽守赫进人公司,肯定打着什么如意算盘,不知道姨丈愿不愿意就此说开呢?”

    赵仁德本来打算等到守赫接下公司以后再说出,这样他就难以推辞,没想到被小静识破,眼前八只眼睛直盯着他瞧,让他好不自在。

    “这个嘛……其实当初我积极要守赫进公司,主要是希望守赫能接下赵氏,等你们生孩子后,我希望你们能够将其中一个孩子过户到我们赵家,让孩子跟着我姓赵,起码赵家不会就此断了香火,我也好跟赵家的祖先交代。”

    看他们个个不语,赵仁德赶紧又说道:“如果你们不答应那就算了,当我没有这个命,愧对赵家祖先,活该绝子绝孙,唉——”长叹了口气,神情尽是哀凄。

    “我答应。”看不下他的哀求,守赫的妈心软了,脱口而出。“我们张家除了守赫之外,还有在当兵的守泽,所以一个孩子过继给赵家并不是大不了的事,守赫是吧?”她看向儿子,寻求他的认同。

    “只要静答应,我不会反对。”

    从他们的对话中,他才恍然大悟,原来进入赵氏,都只是赵伯完美的盘算。知道了始末,他的心轻盈了起来。

    “姨丈的算盘都打好了,岂有不遵循的道理?就算守赫将来不接任公司,我们还是会愿意的。”庄静调侃着。

    “那真是太好了!”赵仁德感动得握住老伴的手。“我们有后了!”

    ★★★

    饭后,张守赫牵起庄静柔嫩的小手,步出了门外,走往公园的步道上。

    “你知道吗?在店里跟你正式见面前,我就见过你,对你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哦,怎么我都没有印象?”庄静讶异地抬头望向他。

    “因为两次见你,我都是在暗处。第一次在隔壁的阳台上看见你,你一身清纯、洁白,我以为我看到了天使……第二次是在公园里看见你,你慵懒闲缓地漫步在步道上,很惬意地享受难得的时光。”谈到先前见到她的印象,让张守赫不由自主地眯起了眼,露出迷醉的眼神。

    “那你认识我以后,我是不是还依然像个天使,不解世事又娇贵慵懒?”庄静好笑地听着他的话,打趣地问道。

    他摇了摇头。“你的眼中总是有着干练的神采,聪明冷静,不像个娇娇女,让我想好好地了解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

    “那现在了解之后,我到底是天使还是魔鬼?”她问。

    “是魔鬼。”

    “为什么我是魔鬼?”她嘟起了小嘴,不满他的评价。

    “能够这样勾引我的人,肯定是魔鬼。只有魔鬼才会让我心神荡漾,忘了自己,也只有魔鬼才会让我愿意抛下一切,只为蜷伏在她的脚边。”

    他深情执着的话语,好似将她的一颗心沉浸在蜂蜜糖罐里,甜蜜又温馨。

    顷刻,片片的雪花洒落在他俩的身上。“下雪了,冷吗?”他收拢了她的围巾,将她环入身侧。

    “不冷。这样的下雪天让我想起那天去PUB的路上,遇上了今年的第一场雪。那时没有你在身旁,觉得格外孤单。”庄静倚偎着他的肩膀。

    “既然如此,以后每年下雪时,我都会陪在你身旁,你就不会孤单了。”

    看她含笑不语,他停下脚步,温柔地凝望着她,说出了那令人心醉的承诺。

    “虽然我们现在相爱相守,但我仍然害怕,怕有一天你会离我而去,毕竟韩国对你而言,只是另一个国家……静,我知道这样很自私,自私到这辈子希望你愿意跟着我长住在韩国。”她从来没有表明会留在韩国,让他一直担心有一天地终究要回到她的故乡。

    “相爱不一定要相守,如果以后我回到台湾,我还是可以为了你常来韩国的。”他的话让她心动,但她仍然狡猾地说。

    早在爱上他时,她就已有自觉,这一辈子肯定是得为爱走天捱了。

    “但是,我不希望我们之间长距离、长时间地分开,我知道这样让你很为难,可是只要你想家,想回台湾,我都可以陪你去。静,相信我,我会给你最多、最完整的爱,永远留在韩国,陪我好吗?”他急切地表态,深怕她爱他爱得不够深,随时都会离他而去。

    看他如此迫切,害怕失去她的神情,确实让她欣喜,不再逗着他玩。她话中有话地说:“不过……想让我爸答应我嫁到韩国来,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哦……”想起了老爸的执拗,她能预见一场家庭风暴。

    “我有信心,伯父会应允我们的婚事!”她间接的答应,让他欢跃,巴不得现在就飞往台湾见她的家人。

    跨越了几千公里的距离,他们终于找到了彼此。他兴奋得把她拦腰把起,在原地转着圈,愉悦的笑声紧紧地包围着他们,他们缠绕的身躯,更像是在诉说着彼此永恒的承诺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爱在一起最新章节 | 爱在一起全文阅读 | 爱在一起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