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VIP老公 > 第八章

VIP老公 第八章 作者 : 水银

    最后一天上班,小泉千秋将所有的事情移交给富美后,又被森山和正叫进办公室。

    “森山先生。”她走进门,东条坚一看到她就不自觉拉开距离,像远离什么病菌。

    她暗自忍住笑,在心里感谢亚织的恶作剧让她省掉一场麻烦。

    “坐一下,我马上好。”森山和正迅速回复几张邀请函,然后交由东条坚去作时间分配。

    等东条坚离开后,他走到招待客人的沙发上,坐在千秋对面。

    “妳还是不肯留下吗?”

    “不。”她坚决摇头。

    “那么,至少妳要告诉我,以后有什么打算。”森山和正仿佛在几天内苍老了不少。

    “暂时没有,我会先休息一阵子。”至于以后……那必须考虑到绪之的感受,等见到绪之,再找他谈谈吧。

    森山和正深思地望着她。

    “妳打算彻底离开,不再和森山家的任何人联络吗?”想到她将可能永远不再出现,森山和正莫名有股火气。为什最近所有人都要和他唱反调?!

    “如果有必要联络,我就会联络。”千秋保守地答道。

    “那么我又该怎么找妳?”森山和正不得不主动问,因为千秋根本不会告诉他。

    千秋犹豫了下,在纸条上写下自己的手机号码。

    “如果真的有事,就打这支电话找我吧。”这支手机是绪之办给她的,知道号码的也只有他,现在则多了森山和正。

    收妥号码后,森山和正迟疑地再度开口:“千秋,妳……妳恨我吗?”

    “不恨。”她摇头。

    “是我愧对妳们母女。”如果当时他多照顾她们一些,或许千秋的母亲也不会这么早过世;但当时的他政治前途看好,他实在冒不起任何丑闻的风险。

    “那是母亲的选择,你没有对不起任何人。”千秋平静地说。“谢谢你照顾我六年,又给了我六年的工作,再见。”站起身,恭敬的一行礼,而后,她转身缓缓离开了办公室。

    一直到门被关上了,森山和正这才发现他一直屏着气等待,只是等到她走了,却仍然没有等到她唤出那句──爸爸。

    下班时分,人潮齐出大楼、涌上街头,一瞬间,街道上迅速挤满了通往各个方向的人。

    工作这么多年,小泉千秋还是第一次这么准时下班。

    走出大楼门口,她忍住想回头望的冲动,举步往回家的方向走。

    一直以为她不会舍不得,可是真正到了要离开的时候,她心里却诚实地反应出──她真的不舍。

    “千秋。”

    踌躇的脚步一顿,她迅速抬头。

    来人张开怀抱,她没有犹豫,直直冲进那堵胸怀,脸庞紧紧偎在他肩头。

    “早知道会这么受欢迎,我应该每天都来,这样说不定每天都能抱到妳。”来人喜孜孜地说。

    “你想的美!”千秋转忧为笑。什么离情,都被他这句话给破坏光了。

    “是很美啊。”他低头凝望着她,意有所指地道。

    千秋本来没意会,后来突然想通,忍不住瞪大眼,又臊红了双颊;骂不出口,只好化为行动,揍了下他的后背以示教训。

    “噢。”他畏缩了下,装出不堪受虐的表情。“我特地从大阪赶来陪妳,妳就用一个拳头报答我吗?”

    “你也可以不要来呀。”她作出高傲的表情,一副不需要他的模样。

    “不来?然后让妳有悔婚的机会?不了,谢谢。我宁愿辛苦一点,也绝对不做因为一时偷懒,就失去老婆的蠢事。”他捏捏她的鼻子。

    “我才不会悔婚,只怕有人不敢娶。”她斜睨着他。“我记得,有人还没有让我心甘情愿,大概新婚之夜是不打算过了。”

    “谁说的?!属于我的权利,我一分一毫都不会放弃。”他搂着她往她家的方向走。“从现在开始一直到蜜月,我一天二十四小时都会和妳在一起,所以妳放心吧,我一定会让妳愿、意。”

    “那你公司呢?”

    “自然有人代劳,妳不必担心。现在妳先想,晚餐要吃什么?”他搂着她一同走。

    “我本来想回家,一个人煮面吃的。”现在多了一个人,不知道家里的面够不够?

    “没关系,不够的话,我有买。”他刚开车到她的门口,将买来的食物放下后,再去停好车,最后才出来接她。

    “你又想在我家打地铺?”

    “妳又不肯让我上床,我只好打地铺了。”他可怜兮兮地道。

    她差点想捶死他。这人!她不该觉得讶异的,他根本无时无刻不在逗她;最后想到这几天做的事,她突然漾出一抹笑意。

    “可是,只怕我家现在连给你打地铺的地方都没有。”

    “什么意思?”他怀疑地问。

    “你自己看。”回到家门口,她将门口堆的购物袋丢给他,然后打开门,让他先进去。

    “不会吧!”源绪之呆呆站在门口。

    客厅堆了她封箱的书三箱,然后是两箱杂物,几组折叠式家具,最后是两大行李箱的衣物;除了床,和他现在所站的门口位置,她家已经没有什么闲置的地方,更别想要有一整片的地板来让他睡了。

    “抱歉了,今晚没地铺让你打。”她快乐地说,接过他手上的购物袋,翻看里头的东西。

    嗯,加上她冰箱里剩余不多的存粮,足可做成够他们吃的汤面还有剩,晚餐不成问题了。

    源绪之缓缓回神,望着她在流理台前忙碌的背影。

    “我们吃完晚餐就搬。”他决定。

    “今天就搬?!”她讶异地回头。

    “对。”他点头,迅速想了想。“先带一些妳平常会用到的东西,至于其它的东西,明天我会请人开货车来载。”

    “可是……”她望着自己屋里。

    这里的东西虽然不名贵,但都是她自己一点一滴建立起来的,不在这里看着,她怕有遗漏……

    “只要我们在离开前把东西全打包好,我会让人在搬走后,再仔细检查一遍,确定没有遗漏。”他看出她的犹豫,举步走到她面前,双手揽住她的腰。“放心,妳的东西,我们一定会带走。”

    “这些东西……并不值钱。”她抬头望了他一眼,再望向屋里。

    “但是,它们却陪伴妳好多年。”他低首,轻轻在她耳畔说:“不管以后用不用得着,我们都带走;如果真的用不着,我们可以趁空闲的时候,将它们做成饰品、写上字,布置我们以后的家。”

    “真的?!”他形容得好美!

    “当然是真的。”他笑。“只要妳高兴,我们的家由妳布置。”而且如果一个不够,他还有好几个家可以让她玩。

    “谢谢!”她抱住他,心里很感动。他懂得她心里的感受,懂得她细微的心思,不笑她,反而主动替她留住一些什么,不因为她这些用品不值钱就劝她丢掉,即使他明明知道以后她再用到这些东西的机会少之又少……

    “不要谢,只要心甘情愿嫁给我就好。”他感性地道。

    “呃……再说。”瞄了他一眼,她忙转身去煮面。

    呼!一时不小心,差点被他拐去。

    “千秋,妳真是不好拐。”错失一次绝佳的机会,源绪之扼腕地抱怨。

    “哪有,我都答应要嫁你了。”她就是太好说话了,才会在短短工个月内恋爱、嫁人。

    “可是妳不肯跟我过新婚之夜。”他哀怨地道。

    “总要给你一点考验呀,不然我太早变成你的,你就不会珍惜了。”水开了,她放面进去,一边咕哝地回道。

    “谬论。”他不客气地批评一句,但还是接受了她的为难,继续想办法拐得她的心甘情愿。

    她在煮面,他努力从堆满箱子的榻杨米上清出一小块空地,足够他们两个坐下来,好好吃一顿晚餐。

    “你把婚礼订在什么时候?”在吃面的时候,她突然开口问。

    “大后天。”今晚回到奈良,他们都需要休息,明天去拜祭千秋的母亲,傍晚

    飞北海道,后天他会带她熟悉他们在北海道的家。最后等那几个人到场,大后天正好举行婚礼。

    “蜜月呢?”

    “也在北海道。”他们会在那里度过几天无忧无虑的假期,当然啦,如果那四个观礼的家伙肯主动消失是最好,否则那几天,他肯定得带着千秋与那些人玩捉迷藏。

    看来,他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她只需要跟着他就好;但是,还有一个问题──

    “那,你跟森山爱的婚约呢?”

    “我跟森山爱没有婚约,跟我有婚约的是妳。”他纠正她的说法。“半个月后是婚期,到那时候再说。”

    他吃的尽兴,仿佛一点都不担心。

    这让千秋心里更怀疑了。

    绪之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第二次跟他来到奈良,一到家他就催她去梳洗休息,然后自己不知道在忙什么地待在书房老半天。

    隔天早上,他七点半就叫她起床,吃过早餐后开始收拾行李。

    “不是搭傍晚的飞机吗?”千秋疑惑地问。

    “没错,傍晚的时候,我们出发到北海道,但现在要先去一个地方。”他边回答边继续打包。

    “要去哪里?”

    “到时候妳就知道。”他吻了她脸颊一下,然后牵起她往外走,搭着私人飞机往南飞。

    一个小时后,千秋终于知道他要去哪里了。

    “你……怎么知道?”望着熟悉的墓碑,她眼眶含泪,鼻头微酸。

    “我调查了一下,希望妳不会生气。”他由背后环住她的腰,感觉到她内心的激动。“我想,在出嫁前,妳一定会希望让妳母亲知道,妳将要嫁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绪之……”

    “今天妳可以哭,但是明天就不行哦,因为明天我们就要结婚了。”他含笑地道,然后放开她去摆上鲜花素果。

    望着斑驳的墓碑,彷佛看见母亲生前抑郁的面孔。是她一直没有来扫墓,所以让墓碑凋落。

    绪之燃起香,交给千秋。

    “如果有话想对她说,就尽避说。”在今天来之前,他已经先来过一次,同时也将墓地整个清扫过,才能够有现在的干净。

    由此可知,千秋一定很少来。

    “妈,对不起,一直没有来看妳。”在森山家的时候,因为是寄人篱下,她能吃饱已是万幸,怎么可能再有其它要求?

    后来工作了,却为了还学费、也为了生活费而拮据,根本没有多余的钱回到福冈,她不是个好女儿……

    千秋哭了。不是放声大哭,而是拚命忍着哽咽,泪不断流,连呼吸也无法顺畅。

    绪之看到了,就伸手一把搂她人怀。

    “难过可以大声哭,我在这里。”他低喃着安慰。

    她在他怀里摇着头,并不想哭,但泪却愈流愈凶;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拿走了她手上的香,让她的双手可以紧抱住他的身体,脸颊贴着他的胸口,尽情哭泣。

    有些伤口,不用大量的泪水冲洗,永远无法被消毒,进而重新结痂,开始愈合。

    千秋一定很爱她的母亲,才会因为无法来拜祭而耿耿于怀。

    她哭了好一会儿,激动才渐渐缓和,身体不再颤抖得那么厉害,她没有再流泪,只是依着他,乏力地调整自己的呼息。

    “听说,中国古时候有个孟姜女,为了寻找自己被抓去当民工的丈夫,哭倒了

    万里长城;以前我还觉得这种传说太夸张,不过今天……我完全相信了。”等她呼息恢复平顺了,他才低低开口,手上的香已经烧掉了三分之一。

    “谁叫你惹我哭。”她不好意思地往他胸口摩蹭,想藏住脸,却只碰到一大片泪湿。

    “所以,女人的泪水,如果连城墙都能够哭倒,也就难怪可以融化男人的心了。”像他的就是。

    “你太自负,不可能被任何一个女人的泪水融化。”她皱皱脸,才不信。

    “我当然不会被任何一个女人的泪水融化。”他语气自负又骄傲,但随之低下语调,“只除了妳。”

    “很中听的话。”她点点头表示赞赏,然后不管自己是不是眼睛肿的像核桃,还是离开他的怀抱,拿回自己的香。

    面对母亲,她神情沉静了下来,恭敬地三拜后,将香插入香炉中。

    等他也照做后,她与绪之并肩站在一起,这才又开口:

    “妈,昨天我正武离开了森山家,以后也许不会再回去;而明天,我就要结婚了,他是我要嫁的男人,源绪之。”

    她才说完,荒凉的墓园里突然吹来一阵风,凉凉的,却不带一丝冷意。

    “妈,妳会满意绪之做妳的女婿吗?”她低问。

    小时候,妈常说要替她选一个好丈夫,让她可以一生无忧,可是……她却等不到那天。

    “伯母,我是源绪之,前天妳已经看过我了;今天我带千秋来看妳,也是希望当着千秋的面,妳能同意将她嫁给我。”源绪之恭敬地道。

    “你来过了?!”难怪这里那么干净,而同一个墓区,有些墓地前却凌乱不堪。

    不过绪之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我知道伯母是台湾人,那么,我以中国人传统的方式问妳,如果妳愿意将千秋嫁给我,请妳应茭。”他以标准中文道,然后拿出掷菱,三拜后,将茭在墓碑上回过一圈,掷向半空中。

    一上、一下,标准应茭。

    “如果妳满意我当妳的女婿,请再应一茭。”

    一上、一下,第二次标准应茭。

    “若是妳愿意让千秋嫁给我,请再连应三茭。”

    绪之问的很虔诚、也很仔细。

    于秋震惊地摀着嘴,掩去声音。

    他是个日本人,却对中国的习俗那么了解;他替她来扫墓,知道她的遗憾,细心的在婚礼之前,先带她回来看母亲;最后,在她母亲的墓前,以最大的诚心,请求同意让她嫁给他。

    什么样的男人,会为一个女人做这些事?

    如果在今天之前,她还怀疑他对她的真心有多少,那么此刻后,她永远都不必再怀疑了。

    如果他不爱她,不会事事为她着想;如果他不够在乎她,他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问里就了解她这么多,注意到她的心思,知道她心里的遗憾,进而带她来这里。

    他没有因为母亲过世了,便不将她放在心上;反而因为明白千秋重视母亲,所以特地来,希望求得她的同意。

    他做了这么多,只是为了让她没有遗憾,能当个快乐的新娘……

    想到这里,千秋再也没有为难他的念头。因为她知道,他是真心珍惜她,真真确确将她放在他心上。

    “谢谢伯母同意。”终于,掷了六次,总算换得三个应茭,绪之真是提心吊胆地差点冒冷汗。

    “你该改口了。”她也看到了,见他松了口大气,她忍住笑。

    “改口?”收起掷茭,他回过头看她,又是那副自信的模样。

    “你要娶我,不是吗?”她问。

    “对。”无庸置疑。

    “那么,她是我母亲,以后自然也是你母亲;难道,你还要称自己的母亲为伯母吗?”亏他聪明一世,居然在这时候秀逗。

    “当然不。”他答得更顺,随即转身对着墓碑说:“妈,谢谢妳同意。”

    “妈,这就是我要嫁的男人,平时精明,但偶尔就会笨一下。”

    “我笨?!”他不可置信地瞪着她。

    但她才没理他,只是一径对着自己的母亲说话。

    “可是,我相信他会照顾我,也会对我很好,所以,我愿意嫁给他;而且,心甘情愿。”

    绪之才要扳过她的身子,但一听到她最后一句,他动作一顿。

    “心甘情愿?”

    “嗯。”她转过头来,笑睇着他。“心甘情愿。”

    “那意思是,我不会在新婚之夜孤枕独眠了?!”他眼睛一亮。

    她脸一红。“你、你含蓄一点好不好?”这里还有她母亲在耶!

    “太好了,耶!我有新婚之夜可以过啰!”他才不管,一把抱起她,开心地转了个圈,乐不可支地笑得像个呆子。

    阻止不了他,千秋也只好由着他去了。

    妈,妳瞧,这就是我所要嫁的男人;他有时候很呆对不对?

    悄悄地,她在他怀里,偷偷地对墓碑说。

    但,他却也很纵容她。她提出的要求,他认真放在心上了,也不打算在新婚之夜强迫她。

    墓前,忽然又吹起一阵微风,沁入千秋的心,有一种特别的温暖。

    她知道,那是母亲对她的祝福。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VIP老公最新章节 | VIP老公全文阅读 | VIP老公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