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堡主好记性 > 第十七章

堡主好记性 第十七章 作者 : 米恩

    “嫂子……”李子渊看着守在床榻旁长发凌乱的人,难过的咽下喉中酸涩。“你别这样,大哥已经……”话未完,他闭上眼不敢看她,痛心道:“已经……没救了。”

    昨夜他已得知解药被毁的消息,请来的大夫又皆不识这古怪的毒,而正赶来的邱七最快也要三日后才会到达,可义兄他……是撑不过今夜了。

    “不会的……不会的!你别乱说,他还活得好好的,还有呼吸,身体还是热的,你别乱说!”她不相信!她不相信他真的没救了,“大夫呢?怎么不见了?他还没醒呢!你大哥他还没有醒!他们人呢?怎么可以把病人扔着不管?我去找人—”她慌忙站起,坐了一夜的双脚却已麻痹,才往前走了一步,双膝便猛地一软,整个人硬生生摔倒在地。

    “嫂子!”

    “夫人!”

    李子渊与刚进房的严喜乐同时大喊。

    严喜乐急忙冲上前,要扶起摔倒的主子。

    “喜乐,大夫呢?你快去帮我找大夫回来!快去!”柳飞雪反抓着她的双手,泪水不断由眼中滑落。

    “夫人你别哭,”严喜乐见状,也难过的跟着落下泪,连忙安慰道:“夫人,老爷不会有事的,外头来了位叫厉天行的男人,他说他是神医邱七的徒弟,接到邱老前辈的指示前来救人,夫人,老爷有救了!”

    “你说真的”李子渊闻言大喜,急忙问。

    “是真的,他人就在那儿。”她用力点头,转头看着跨进门槛的黑衣男子。

    柳飞雪循着他俩的目光望去,撑起身子,半跌半爬的来到厉天行身旁。

    “你能救他吗?求求你!求你救救他……”她扯着他的衣襟,满脸泪水。

    厉天行冷冷看着她,扬声问,“龙凤佩呢?”

    李子渊忙道:“龙凤佩我让人带上蟠龙山请邱老前辈了。”

    闻言,厉天行转身看向他,接着竟手一挥,推开柳飞雪,冷声说:“没见龙凤佩,不救。”话落,旋身就要走。

    此话一出,屋内三人全倒抽口气,怔愣的看着他。

    被推倒在地的柳飞雪最先回神,连忙抓住他迈开的脚,哭哑的柔嗓破碎不堪的喊,“求你,我拜托你救他!就算赔上我一条命也成,只要你能救活他……呜呜……”

    “厉兄—”李子渊也伸手想留人,然而一抹圆润身影却早他一步挡到厉天行面前。

    “站住!”严喜乐双手叉腰,瞪着圆眸阻在房门前,“你有没有搞错?救人关那块玉佩啥事?什么叫做没见龙凤佩就不救?你脑袋有毛病吗?没见到我家老爷快断气了吗?没看见我家夫人快昏倒了吗?你这人的良心是被狗啃了吗”

    这话一出,柳飞雪面色更是惨白,心中更是绝望,身子一晃,差一点要昏了过去。

    而李子渊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去,他暗叫声糟,急忙拉过严喜乐圆滚滚的身子,缓声道:“厉兄千万别和小丫鬟计较,就当是怒风堡欠你一份人情,李某恳求你救我义兄,这份大恩大德,李某定永生不忘。”

    传言厉天行处事古怪,脾性比他师父邱七还怪上三分,这会儿他没见到那块龙凤佩,极有可能真会撒手不管,拂袖而去,再加上这丫头出言顶撞,这下事情可麻烦了。

    “我不需要怒风堡还人情,也不希罕你的大恩大德。”厉天行看也没看李子渊一眼,锐眸直视那与他大眼瞪小眼的胖丫头,眸里闪过一抹算计。

    就在严喜乐又要破口大骂之际,厉天行倏地微启薄唇,缓缓开口,“我可以救展少钧,条件是……”利眸闪过一抹恶意,他说:“我要她。”

    一个月后—

    “呜—夫人……”严喜乐圆圆的脸蛋上涕泗纵横,抱着主子埋头大哭。

    “喜乐……”柳飞雪纤细的瓜子脸也不比自己的丫鬟好,清泪满布,与她抱头痛哭。

    “该走了。”站在严喜乐身旁的厉天行一脸不耐的自后领拎起她,像拎小猫般的拖她往马车走去。

    “可恶!你放开我,我自己会走!”忿忿的朝拉着她的男人喊,严喜乐极不甘愿的被他拉上马车。

    “喜乐……”柳飞雪本想追上,纤腰却教身旁男子给扣了住,动弹不得,只能立在原地哭喊,“喜乐,你要保重!”

    圆脸探出窗子,严喜乐短肥的小手拼命挥舞。“夫人……夫人你可别忘了喜乐,千千万万别忘了……呜哇—”

    马车渐行渐远,哭声也渐渐远离,直至没了声响,柳飞雪仍是依依不舍的看着那缩成小黑点的马车,泪珠不断掉落。

    “别哭。”拭去她脸上泪珠,展少钧揽着她,将她带进屋里。

    “喜乐打八岁开始便陪在我身边,就像是我亲妹妹一般,现下她要离开,且一走就是三年……我没法子不哭……”吸了吸俏鼻,她的泪水像是止不住般,烫得展少钧拧起一双浓眉。

    他轻叹了口气,将她抱上大腿,轻声道:“不然,就让厉天行取回我这条命,换回妹子可好?”

    一个月前,厉天行开出条件,要喜乐当他三年的药僮,协助他钻研医书,若是不同意,他便不治他,任他见阎王去。

    喜乐当时想也没想便允了,说只要能救回他,让她家小姐开心,三年算得了什么,就算是十年她也答应。

    他们怕厉天行会欺负无父无母的喜乐,于是他便将她收为义妹,提醒厉天行喜乐是怒风堡的小姐,要他善待。

    “不行!”柳飞雪急嚷,双臂紧环着他的腰,颤声道:“你的命好不容易才救回来,我不许你换!”

    她不想也不能再经历一次可能会失去他的恐惧。

    抚着她的一头青丝,他又叹,“你舍不得喜乐,哭得如此悲伤,那么我当然得将她换回来,省得你伤心难过。”

    “我没哭!不哭……你别再说这种话。”柳飞雪一听,连忙拭去泪水,眼儿眨呀眨的,硬是将眼眶里的泪珠给挤了回去,“我舍不得喜乐,但更舍不得你。”

    她伸臂勾着他颈项,埋首在他肩窝,语带愧疚的又道:“当厉天行提出要喜乐跟他走时,我竟然连一丝挣扎都没有,就想开口答应他的要求,若不是喜乐早我一步允了,我、我当真会将她当货品一般交易……”

    她顿了顿,脸上歉疚更深,张口又言,“喜乐跟了我这么多年,我怎么能这样对她?但那时我根本顾不了这么多,只想救回你……”偷偷眨去又滑落的泪水,她哑声问,“我是不是很坏心?”

    “不。”他捧起她的脸蛋,轻轻吻去她那自责的泪水,“今天要是换成你中了毒,我也会这么做,不管厉天行要谁,就算他讨了子渊我都会允。没有人比你更重要,就像是没有人比我对你更重要一样。”他蹭着她的颊,又道:“你不坏心,只是爱惨了我,我知道。”

    闻言,柳飞雪一怔,粉脸微红,不确定的偷瞄他,“你听见了?你……你那时不是半昏半醒的吗?”

    他有听到她那日在山神庙对他说的话?

    “半昏半醒不代表我听不见。”展少钧低笑,“更何况这几日你天天在我耳边提醒,一遍又一遍,我很难装作没听见。”

    “啊”她猛地由他怀中退出,小脸爆红,“你你你—不是睡着了吗?”

    她晓得他在说什么。这些日子她日夜不眠的照顾因中毒太深而久睡不醒的他,一天到晚在他耳边一遍又一遍提醒他她有多爱他,要他千万别抛下她……原来他真的听见了

    看着她羞赧的脸蛋,他眸中含笑,将她又揽回怀中,“我爱你,从我第一眼见到你就爱你。”

    柳飞雪一听,泪水再次泛滥,浸湿了他的衣襟。她紧扭他的衣摆,柔声倾吐,“我想我也是,在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就已动了心,只是我不晓得……一直以为我爱的是别人……”

    回想对他的情感,那种不像兄长也不似家人的情感,那种喜爱赖在他怀中撒娇、喜爱嗅着他身上令人安心气味的依恋,不就是喜欢吗?

    她隔了十年才认清自己的感情,他们俩像是绕了一大圈,白白走了趟冤枉路,才认清彼此的心早在初见那时就已系在一起。

    “我爱你。”双臂紧揽着他,她恨不得将自己揉进他体内,永不分离。

    “我也爱你。”他紧环着她,抱她躺上床,“但我现在比较想用行动表示!”

    她倏地羞红了脸,任他脱去自个身上的衣物,还螓首一扬,主动送上芳唇。

    两唇相印、两心相叠,窗外鸟儿交颈,窗内两情缠绵。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相公有问题之一《堡主好记性》;

    02、相公有问题之二《鬼医没人性》;

    03、相公有问题之三《阎罗欠定性》;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堡主好记性最新章节 | 堡主好记性全文阅读 | 堡主好记性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