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彩衣愚亲 > 第十章

彩衣愚亲 第十章 作者 : 李零

    季于姬暧昧地抚过被他吻肿了的唇瓣,痴迷地看着蓝蝶迷乱又湿润的水眸,时间仿佛就这么停住,一直到……“喂!老板,我的白蜜葡萄糕呢?”

    “还有我的蜜枣糕呢?”

    厨房外头等不及的客人们频频嚷嚷,而且声音愈来愈靠近季于姬两人,客人们似乎有想冲进厨房、自行端走点心的态势。“噢……我……”蓝蝶头一回话都说不清楚,只想着找借口让自己脱离季于姬几乎能溺死人的深情双眼。她端起了盘子,却被他抢了去。“我来就好,你乖乖待在这里。”

    “可是厨房好热……”她还没说完,他突然就她的唇轻咬一口,虽然不痛,但她倒是吃了不小一惊。“你……”

    “呵呵!有我的牙印喔!”

    “什么?”顿了下,蓝蝶才想到他话中的意思,忙以双手捂住双唇。

    “如果你不介意,我倒是很希望你现在能出去走一圈。”

    蓝蝶拼命摇头。现在的她如何见得了人?“可惜,少了个可以向众人宣示你是属于我的机会。”

    “季于姬!”蓝蝶又羞又怒。

    “乖乖等我回来喔!”他用哄小孩般的口吻说。

    “去你的!”蓝蝶愤而拿面团丢他,没丢到人,反倒是弄得自己一身白,怎么拍也拍不干净。“呵呵……”她的狼狈样取悦了季于姬,他笑得很开心地端送点心去。

    才分送完点心,季于姬因为一声呼唤而回了头。

    “季大人!我终于找到您了!呜……”

    原来是连忆莲,她不改本性,一见人就哭,但这回因为她一路上实在过于辛苦,她一改以往娇滴滴啜泣,响彻云霄的嚎啕大哭。突然,整栋蓝蝶楼满座的客人全静了下来,全惊愕地望着方入门却哭声惊人的娇客。“姑娘,你家死人了吗?”阿甲捂着两耳大声问。

    “喂!阿甲,有人问得这么明的吗?笨!”阿乙也捂着两耳大声吼道。

    “不然你说该怎么问?”

    “噢……这……”

    “瞧!你不也想不出来吧!”

    “谁说的?”阿乙更用力捂住耳朵,仍无法完全杜绝恐怖的哭号声,他对箸连忆莲大叫,“喂!姑娘,你全家都死光光了吗?”连忆莲突然止了哭泣,过了一会儿,店内的人们才忽然爆出哄堂大笑,愈笑愈大声,有人还笑到捧着肚子在地上打滚呢!季于姬也忍不住脸上微现笑意。

    “连姑娘,有事吗?”

    “季大人,求您让忆莲服侍您吧!求求您!”连忆莲就只差跪在地上叩头了。“连姑娘,当初我应该都将话说得明白了。”季于姬冷然道。

    当初辞官时,季于姬给了每人一笔丰厚的银子,散了季府,决心一个人过日子。“可是亿莲不能没有季大人啊!呜……”

    “停!别哭!”阿甲真是怕极了那几乎可以撼动天地的哭声,“喂!老季,你都已经有了蓝姑娘了,还对别的姑娘始乱终弃?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的楼都已取名为蓝蝶,你认为这意思还不够明显吗?”季于姬依旧冷静。阿乙点点头,对又快哭了的姑娘道:“姑娘,感情的事强求不来的,你还是……”“不……不……你们都欺负我一个弱女子!呜……”连忆莲又开始哭泣。

    “欺负?”众人皆愕然。这样就算是欺负?那打人一拳不就叫杀人了?原本乖乖待在厨房的蓝蝶被这场骚动引了出来。“怎么回事?”她问道。

    “听说是来找老季的。”有人比了比在大门附近哭得好不可怜的连忆莲。“咦?好眼熟……”尚未恢复记忆的蓝蝶却对哭个不停的连忆莲颇有印象。“喂!你!我们认识吗?”连忆莲闻声抬起头,见到了蓝蝶,随即低头哭得更凶。

    “哇啊啊……哇啊啊……”

    蓝蝶捂住耳朵,以眼神询问季于姬,只见他无辜地两肩一耸。

    “住嘴!别哭了!”再也受不了的蓝蝶大叫。

    停了会儿,连忆莲继续哭,嚷着众人都欺负她孤身弱小女子。

    “你再哭,小心我将你的嘴塞住,让你再也哭不出来!”蓝蝶手里拿着红豆包子威胁着。连忆莲竟然当了真,害怕地躲到季于姬身后,在她眼里,蓝蝶仿佛真如地狱来的恶煞。“哦!还是蓝姑娘厉害!”总算脱离哭号折磨的众人鼓噪着。

    蓝蝶不雅地翻了翻白眼,扬手制止众人。

    “你来干嘛?”蓝蝶继续挥舞手中的红豆包子。

    “找……找季大人……”连忆莲伸手拉住季于姬的袖子,却被他不着痕迹地躲开,数度尝试过后,她只有放弃。“季于姬?”现在还有人尊称他为季大人?“老季,你以前当过大人啊?”阿甲提出疑问,却被蓝蝶扬手制止。

    “找他干嘛?”

    “请……请大人收留我,我愿意一生为仆服侍大人……”

    蓝蝶急忙挥动红豆包子,她可不想又见她哭个不停。

    “当侍妾还差不多吧!”阿乙道出了众人心里想着、却不好意思明讲的话。“不……我……”连忆莲急忙支吾反驳。

    “那你的意思呢?季大人。”蓝蝶讥讽似地尊称季于姬为大人。

    “不敢当,自从将这栋楼的招牌挂上去的那一天起,我季于姬就已经被那烫了金的名字压得死死的了。”季于姬表情依旧木然,眼底却闪着一丝淘气。“噗哧!”有人偷偷窃笑出来。

    蓝蝶瞅了季于姬一眼。哼!不帮忙就算了,竟然还说风凉话!大眼溜溜一转,蓝蝶似乎想到了什么好主意。

    “季大人,您既然都以小女子的名字为楼名,却还敢招风引蝶,在外偷腥!”这下子换蓝蝶掩着绣帕哭泣。“对!老季,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我只承认我引了蝶,并没有招了风,而且我并不爱腥味。”季于姬一点也不为蓝蝶的泪而紧张。连忆莲一见蓝蝶哭,怕哭输了的她也忙着哭了起来。

    两个美人争先恐后地哭了起来,众人没有我见犹怜的怦然,只有一脸想逃却又忍不住不看好戏的模样。“季大人,今儿个求求您一定要留忆莲下来服侍您一辈子!”

    蓝蝶一边假哭一边挤开抓住季于姬的连忆莲,她就是不想看到他们两人靠得太近。“季大人,今儿个我也求求您一定要下一个决定!”蓝蝶模仿着连忆莲的声调。“什么决定?”季于姬好整以暇问道。

    “连姑娘,你愿意和别的女人共侍一夫吗?”蓝蝶问连忆莲,连忆莲先是愣了会儿,然后继续哭。“那我就当你是不愿意了。”蓝蝶径自代连忆莲回答,然后哭着问季于姬,“这决定就是,看您是要蓝蝶还是连忆莲?您只能留一个!”季于姬佯作思考,眼见他低吟,似乎无法下决心的模样,蓝蝶气得忘了自己还在假哭中,还没和连忆莲哭出胜负,拿起手中的红豆包子就往季于姬身上砸。季于姬一个闪身,没被砸中。

    好哇!接着就见蓝蝶随手拿什么就砸什么,追着季于姬满楼跑。

    “季于姬,你给我站住!”蓝蝶怒吼。

    “蓝姑娘,这是我的到口酥……”

    “蓝姑娘,我的芸豆卷……”

    “啊!我的核桃酥……”

    一个又一个客人点的点心成了蓝蝶的武器到处飞,此处彼落的叹息声,莫不连连哀叹美食不翼而飞。季于姬绕到了楼上,又绕回一楼,绕了几圈,确认蓝蝶已然累得气喘吁吁,没剩多少攻击力气后,他刻意绕到连忆莲眼前。“每一个人的喜好各有不同,这点你应让明白吧?”

    他严正的态度令连忆莲不由自主点点头。

    “你喜欢吃辣吗?”

    “不……”连忆莲不明白为何季于姬会问这种问题。

    “你会当街骂人吗?”

    “不……”

    “你会假哭吗?”

    “不……”

    “演烂戏呢?”

    “不……”

    “说谎呢?”

    “不……”

    “大笑呢?”

    “不……”

    “揍人呢?”

    “不……”风一吹就倒的连忆莲哪揍得了人。

    季于姬问了一堆废话的同时,气喘吁吁的蓝蝶总算是追了过来,两只手里各握了筷子和盘子,只因为点心已经被她砸光了。“这就是我的喜好!”季于姬冷然的脸庞突然绽放温柔得不可思议的笑容,而所有人正因为他突然的笑颜而愣住的当儿,他一把拥住蓝蝶,在众目睽睽之下吻住她,一个又长又缠绵的吻。“好耶!”

    在众人吆喝声中,终于明白自己已经没有任何机会,连忆莲这才黯然离开……“蝶儿,你还在生气吗?”季于姬隔着门板问道。

    上午那场羞死人的亲吻之后,没有勇气张开眼面对众人的蓝蝶干脆假装昏倒,任季于姬将她抱到二楼的房间里。一进房间,她便跳下他的臂膀,将他推出门外,井将门上锁。

    “真的不肯见我?”季于姬的声音听来可怜兮兮,但蓝蝶硬着心肠,相应不理。“那就可惜了,我想送你的礼物了……”蓝蝶张大耳朵聆听着。

    “有蝶儿金簪、蝶儿玉簪、蝶儿玉佩、蝶纹镯子……看来我只有将它们全给扔了,扔到窗外的河里……”不行!蓝蝶在出声制止前已将门打开,门一开,就看到站在门前没动过的季于姬,明白自己上了当,她懊恼不已。“你真的不想要吗?瞧,这蝶儿多么地维妙维肖,多么地栩栩如生!”

    蓝蝶看了一眼,又收回视线,然后又忍不住想多看几眼。

    “美丽的东西要是没有送对人,岂不糟蹋?倒不如扔了!”季于姬故意道。“等等!我又没有说不要!””那你是接受-?”

    “接受?”蓝蝶迷惑。”你回答,接受’这两个宇了,真是太好了!”季于姬突然高兴得手舞足蹈,好不夸张。“喂!我哪有?我是发出疑问而非肯定!”

    但季于姬不接受她的申辩,径自喜滋滋地推开门,接着是一大群既熟悉又有点陌生的女人们,二话不说、一个劲儿的将她打扮得同她们一样花枝招展。大红色的……未免太俗艳了吧?“你们……”蓝蝶还在一群女人的动作中做垂死挣扎。

    “嘘!点绛唇时是不能说话的!”帮蓝蝶上胭脂的婆婆径自道:“我是刘嬷嬷,这种大喜的日子,我怎能错过呢?”“大喜?”蓝蝶不解的看着她。

    “对!大喜!”刘嬷嬷笑得嘴边的皱纹更增数十条,但平日很在意的她,今天却一点都不在意。“恭喜!恭喜!”

    “恭喜?”忙着对蓝蝶说恭喜的众家姐妹,没人察觉她话里的疑问,大家都将她的问句想成肯定句。“小姐,恭喜你!我是小因!”

    “小因?”这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蓝蝶犹在心想o“嗯!我现在和小偶在秦总管开的馆子里帮忙,生活有着落,你用不着担心。”小因用力握住蓝蝶的手,然后退开半步,换另一个人向蓝蝶道贺。“真的很恭喜你!”

    一个大腹便便的美娇娘拉住蓝蝶的柔荑,笑中带泪,真诚地向她道喜。但这喜究竟从何来?蓝蝶心想。“我是上官绮,是你的姐妹淘,你放心好了,纵使你永远无法恢复记忆,季于姬也会守护你一辈子的,所以我们才会放心地将你交给他!”上官绮又是哭又是笑,非常情绪化。“可是……”她们的话确实很令蓝蝶感动,但蓝蝶实在是有如实身五里雾中,一头雾水。“还有什么好可是的?每个人刚开始时都会有点紧张,但只要闭上眼,随人牵着走,就没事了!”刘嬷嬷叮嘱。“闭上眼、跟着走?”蓝蝶不确定的问。

    “对!人家要你做什么,你就跟着做,记得喔!”刘嬷嬷又道。

    被众人感染莫名紧张气氛的蓝蝶,在一片忐忑之中,果真闭上眼随人牵着走下了楼,然后,她感觉到季于姬站在她身边,她紊乱的心跳就这么渐渐平息下来。“一拜天地!”

    突然有人大喊。

    “来,小心轻轻跪下去一拜。”季于姬附在蓝蝶耳畔轻喃,害得她原本平息的心跳又加快了速度。一拜天地?好熟悉的说法?怎么从刚刚到现在,她都在一片又熟悉却又陌生的氛围中,茫然又不安……蓝蝶呆呆地跪了下去头一低、拜了下。

    “二拜高堂!”

    高堂?她是孤儿耶!哪来的高堂?“来,再拜一次。”季于姬口中吐出的兰香几乎穿透红中,袭人蓝蝶脆弱的俏耳里。蓝蝶思绪乱成一团,理不出头绪之前,只能傻傻地被他温柔得过分的嗓音诱骗,乖乖照做。“夫妻交拜!”

    拜下去之后蓝蝶才猛然醒悟,她张开眼睛,突兀地站起身,扯下红巾……然后,她看到眼前一堆似曾相识的人,好多、好多,虽然她叫不出这些人的名字,但这些人已经主动报上名来。“恭喜!我是玉子衿,你一定还记得的!”

    “恭喜!我是桂逸民,而她,你应该知道了,是我即将过门的妻子上官绮!”桂逸民指了指不肯待在他身边的上官绮。“谁答应要嫁给你了!”挺着大肚子的美妇怒斥。

    “我是小偶!等我存够了钱,别忘子要来喝我和小因的喜酒喔!”

    “拜托!人家又还没答应你!”小因害臊地直跺脚。

    “啊?”蓝蝶只能瞠目以对。

    最后,她总算转过头,面对身边一个笑得很过分的男人。

    “蝶儿,你终于是我的妻子了!”

    为那过度温柔的笑容而愣住,蓝蝶瞠目结舌,好几次到了喉间的话语硬是哽住,怎么也说不出来。“感谢各位!”

    向众宾客道了声谢,季于姬趁蓝蝶尚未回过神之前将她拐回新房。

    “蝶儿……”

    蓝蝶数度想开口咒骂,却只能像只离水的鱼儿,小嘴拼命张合,但发不出声音来。“蝶儿……”

    够了!谁来叫这个温柔得过了火的男人闭嘴?!“蝶儿……”

    声音温柔得过分,又搭上温柔得过火的笑容,面对这样的季于姬,蓝蝶更是无法顺利言语。“蝶儿……”

    噢……不!用笑容迷惑他人是她的专利,不可以同她抢啦!“蝶儿……”

    “等等!”蓝蝶闭上眼睛,做最后挣扎,“你喜欢我吗?”

    “蝶儿……”

    “停!别再叫了!快点回答我!”蓝蝶仍是不敢睁开眼睛,怕一看到季于姬,所有该坚持、矜持的全没了。“蝶儿……”

    “你怎么也不肯说是吗?”气不过的蓝蝶憋不住地睁眼瞪向季于姬,但她积蓄满满的怒火一下子就被浇息,而且更是无法顺利言语。“唔!”不肯回答的季于姬吻上了还想做最后挣扎的红唇,让她溺死在他专心意的一温柔里,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娇吟……不论蓝蝶会不会恢复记忆,又会不会再次遗忘,这一辈于她注定摆脱不了季于姬过度温柔的情网……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彩衣愚亲最新章节 | 彩衣愚亲全文阅读 | 彩衣愚亲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