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彩衣娱“卿” > 第十章

彩衣娱“卿” 第十章 作者 : 李零

    数日过去,好不容易才自无边痛苦的黑暗中,挣扎着清醒的玉子衿,睁着蒙胧的眼眸,分不清楚现实和梦境。

    “子衿!子衿?!”

    玉子衿回过头望向声音来源处。

    “你这死孩子!总算醒了,想急死你老娘我呀!呜呜……”钱羽衣拧着帕子,兀自哭哭啼啼的。

    “子衿!子衿他醒了吗?”

    是老爹?

    钱羽衣回应着玉子衿疑惑的表情。“还不都是你害的!斑烧不退,大夫看着你还猛摇头,我方寸大失,只好找你爹来……”

    喔……合好就好,合好就好,真是可喜可贺!玉子衿扯扯嘴角,表达一下他的喜悦后,目光随即搜寻房间每一角落,似乎在找什么,而且没找到还下死心地一找再找。

    “你这死孩子!”有了情人就没了亲娘。吃醋的钱羽衣用力地揪起儿子的耳朵。

    玉子衿想呼疼,却只能发出嘎嘎的叫声,是一种比鸭子还难听的叫声。

    “你昏迷了三天三夜,昨儿个半夜才好不容易退了烧,别急着说话,先喝杯水。”玉老爷为生病的儿子端了杯热茶,暖暖他的身子。

    快快地啜饮完热茶,玉子衿哀求的眼神又望向钱羽衣,钱羽衣抿了抿嘴,真是败给这个傻儿子的执着了。

    “青卿不眠不休照顾了你三天三夜,昨几个你退了烧,我命人硬是将她架回去休息的,我可不希望自己的笨儿子连累了人家。”

    什么?!青卿照顾他?玉子衿笑得大大的,有点白痴样。

    看到儿子这个样子,玉氏夫妇只有相视摇头,真是败给这个笨儿子执着的傻劲了。

    “喂喂!你才刚醒,病都还没好呢,下床做什么?我不准!”钱羽衣阻止玉子衿,不肯让他下床。”装可怜也没有用!不准就是不准!”

    母老虎的架式一摆出来,玉子衿也只好委屈地又缩回床上,仍用双眼不断地对娘亲散发着哀求的攻势。

    “你!你!你!”

    母子俩大眼瞪小眼,僵持许久,玉老爷只好出来打圃场。

    “子衿,段青卿照顾你那么久又那么累,没道理不让她休息一下,万一你好了却换她累倒了该怎么办?爹答应你会去通知她你已经清醒了,好不好?”

    玉子衿撤撤嘴,点点头,只好暂时认了。

    就在玉夫人掩上房门离去后,她以为大病初愈会安安静静躺在床铺上乖乖休息睡觉的玉子衿,却悄悄地撑着仍虚弱的身子,执意非立刻见到青卿不可。

    青卿照顾了他三天三夜、不眠不休,这是否表示,青卿已经原谅了他?不再记恨他的谎言?满脑子塞满这份疑问的玉子衿,无法克制自己想马上见到青卿的念头。想见她!他真的想立刻见到她!

    玉子衿循着再熟悉不过的路径,来到青卿的房间,轻手轻脚地开门潜入,只见青卿露于被褥外美丽的容颜,他真想立刻拥她入怀,将她揉进他的怀中,再也不放开。

    时间仿佛就此停住,周遭任何声息也没有,玉子衿眼里、耳里、心里,只有跟前沉睡的人儿。他轻轻探出手,缓缓拨开落在青卿秀额前不识趣的发丝,弯下腰,眼眨也不眨,瞅着早已镂刻心扉的容貌,细细以眼描绘,但尚未完全康复的身子不解风情,害他轻轻咳了咳。

    “嗯……你终于醒了呀……”半唾半醒间还以为自己在作梦的青卿,才探出棉被的手就被玉子衿紧紧握住。

    “嗯……咳……我等不及想见你,怎么也会逼着自己醒来。”玉子衿总算找回自己的声音了。

    “哼,还是这么油嘴滑活!”

    “我答应你不再说谎的,我所说的句句属实,一点也不浮夸。”

    “是是,我说不过你。”若花儿绽放的笑容冻结在青卿有点苍白的脸蛋上,她总算是清醒了。

    “咦?玉子衿?真的是你?!”青卿惊呼。

    “是,是我呀,有什么不对?”

    “玉子衿!你的病还没有痊愈就急着到处乱跑,你还要不要命?”玉子衿捂住耳朵,好不委屈的说:“干嘛这么大声……”

    “你还敢嫌我大声?瞧瞧你,手这么冰,脸色像死人似的,还敢穿得这么单薄乱跑?你还真是懂得如何气死人!”

    “青卿……”玉子衿故意温柔地喊她,想分散她的注意力。

    “闭嘴!”青卿随手拿了几件自己的外衣为玉子衿披上,“快穿上,还有,你现在就给我滚回家去!”

    “耶?人家才刚见到你而已……”

    青卿不容他再反驳,粗鲁地将玉子衿裹得像颗粽子。

    “这里有你说话的余地吗?走,我送你回去!”

    “唔……好凶哦!”玉子衿喃喃道。

    “你说什么?”

    “没……”他哪还敢碎嘴说些什么?

    玉子衿乖乖任青卿送自己回房,再以一咳再咳的虚弱模样缠住她,让她不忍心不再照顾自己。

    嘿嘿嘿,虽然大病一场之后身体很疲倦、不舒服,但能换得青卿的原谅附加细心呵护,玉子衿大呼值得。

    苦肉计万万岁!

    又数日后,玉子衿的病体已完全康复,他原以为自己真能一帆风顺,从此随心所欲,后来才终于发现,他错了,而且错得离谱!

    走在大街上,玉子衿真恨不得能戴上面具遮住脸,不让人认出现在丢人现眼至极的人是自己,而非别人。

    “唷唷,这不是咱们玉公子嘛!”

    “很像。”

    最不想见的人偏偏最会在此时出现,和街上人来人往的人群不同,倒立以手“行走”的玉子衿,不用抬头也能认出嘲讽他的两人,最佳损友:一个是桂逸民,另一个是季于姬,季于姬肯定是被桂逸民拉来的。

    “可不是吗?哈哈!”段青松哈哈大笑。

    “桂少和季少,别理这个‘怪’人,咱们上酒楼二楼,一边吃好吃的,”边拿这人的笑话当配菜,你们说好不好?”身旁站着段青松的青卿,开出惩戒玉子衿的条件后,便和大哥一同来看好戏。

    “哈哈!当然好,我好久没觉得如此爽快了!”桂逸民总算出了口怨气,扯平的感觉真是好!

    “能看见玉子衿吃瘪的模样,还真是大快人心!”脸部长年僵硬的季于姬表情也难得放松。

    “你们……你们……不准接近青卿!不准!”想不到让青卿不再过度恐惧男人的结果,是让更多不肖的男人有机可乘。可恶!倒立的玉子衿拼命嘶吼着。

    “你还不继续?别以为这回我会轻易放你一马,哼!”青卿决定严加惩戒玉子衿,让他永远也不能忘,以后若还想再犯时,便会想起这次的惩罚而不敢了。

    坐在二楼最佳视野的四人,还真将玉子衿的笑话当小菜,笑得开心极了。

    “对不起!我不再说谎!绝不!”

    “再大声一点,听不到!炳!”桂逸民还怕路人没瞧见,在二楼大声嚷嚷。

    “对不起!我不再说谎!绝不!”

    “玉子衿,再大声点!”

    倒立街道中央的玉子衿,听到自己的名字,羞愤得想破口大骂,更恨不得能挖个地洞将自己埋起来。

    “对不起!我不再说谎!绝不!”

    旁人的指指点点,友人的大声讥笑,玉子衿仍是只能继续倒立绕行城内一圈!

    “对不起!我不再说谎!绝不!”

    一边倒立前进,一边大声道歉!好不容易终于即将绕城一圈,他却已快喘不过气来,双臂累得几乎想放弃。这时,他竟瞧见桂逸民亲呢地坐在青卿身旁;靠得很近很近,玉子衿护火中烧,转念一想,总不能只有自己一个人颜面尽失吧。

    “青卿吾爱!我爱你!此生不渝!你就原谅我吧!我发誓今后只爱你一个人!绝不会有贰心,否则愿遭天打雷劈、五马分尸、永世不再为人!”

    吸引住人潮的玉子衿继续装可怜。

    “青卿吾爱!我保证以后绝不再说谎骗你,真的!请你原谅我,不要抛弃我,没有你我会死的!”

    好丢人!别再唤她的名了!二楼又羞又窘的青卿,擞过脸,不看他。

    “喂,姑娘,你就原谅他吧!”路人甲为玉子衿说情。

    “对呀,姑娘,他看来很有诚意也很可怜,你就原谅他吧!”路人乙也心生不忍。

    楼下开始有人鼓噪,代玉子衿求情,一声又一声。

    “喂,人好像越来越多了,玉子衿再求下去恐怕全城的人都要被他引来了,瞧,竟连摊贩也乘机想大赚一笔!”季于姬中肯地说。

    青卿这才惊觉楼下早巳聚满黑压压的人头,这场闹剧再下收尾,会越闹越大,越人尽皆知,真是丢脸极了!听,又在叫她的名字了,真是讨厌死了啦!

    羞极!青卿冲下楼,想制止玉子衿继续叫她的名字,玉子衿还以为自己已被原谅,满心雀跃。

    “青卿,你已经愿意原谅我了!对吧?”

    青卿身旁的两人将她拉至身后,不想太轻易放过玉子衿。

    “不成!这么简单就饶了你,万一教训不够,你又犯戒,该怎么办?”段青松第一个发难。虽然青卿能自在地身处于男女混杂的大街上,这小子功不可没,但是,不趁这个机会整整他,心里就是不舒坦。

    “对!对!”桂逸民也极力赞同。

    “可是——”她觉得已经够了,容易心软的青卿又被夺去发言的机会。

    “对了!让子衿去学他自己编派的谎言之一,谎言成了真,就不成谎了,这样就可以让人原谅他了,在场的各位你们说对不对?”爱出风头的桂逸民这番话得到围观众人的附和。

    “你的意思是要子衿真的去学习制作甜品?”一想到那人口即化、满口留香的甘美,青卿心动了。

    “就这么说定了,玉子衿,你一天没向季子姬学会制作的技巧,就一天不准入段府。青卿,咱们走!”料定像玉子衿这种贵少爷肯定吃不了苦,那么,他就可以再多霸占青卿一些时日。

    段青松撂下话立刻拉走心生不忍的青卿,留下对夭长叹的玉子衿,和一群看好戏的好事观众。

    季于姬摆摆两手,看来他非破例收徒不可,难道没有人觉得这场戏里他最无辜吗?

    “青卿,青卿,青卿……”

    会这么一声又一声,一直呼唤她名字的,除了他没有别人了。青卿隔着门板道:“你来干嘛?还投学会手艺之前不是说好不准进入段府的吗?你快走开,要是遇到大哥就不好了!”

    “青卿,青卿,青卿……”

    受不住耳边重复不歇的折磨,青卿只好将门拉开一小缝。

    “干嘛啦!叫叫叫,叫魂哪!”

    “青卿,这次真的是我自己亲手做的,你快尝尝。”

    油纸包里包着其貌相当不扬的点心,实在是属于完全勾不起食欲的怪东西,这真的是人能吃的吗?但瞥见玉子衿眼里的殷殷企盼,肯卿不忍拒绝地拿起其中一块,立刻就像是吞毒药般地囫图吞枣。

    “如何?如何?”满脸汗水和面粉混合,狼狈的玉子衿焦急地问道。

    吞得太快,尝不到什么味道,可是,似乎是人可以吃的东西,青卿勉强点点头,想不到玉子衿却因而误会了。

    “真的?我通过了!我通过了!耶!耶!”玉子衿激动地抱住青卿,像是玩得浑身脏兮兮的顽童,鬼吼鬼叫地宜示他有多么地高兴。

    “放手!你在做什么?不是讲好没学会前就不许进入段家的吗?玉子衿,你不守诺言,小人!”段青松不知何时从旁跳出来说。

    “青卿已经说我通过,我就算是通过了,对吧?青卿?”

    青卿不忍泼他的冷水,螓首随意一点,点得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

    “所以我现在可以自由进出段府了,太好了!”玉子衿仍兀自喜不自胜。

    “才怪!这是段府又不是玉府,怎能让你这外人随意进出!”段青松恨不得立刻把他丢出去。

    “谁理你!”憋太久没见到心上人的玉子衿,粗暴地将段青松推出门外,再落上锁,不让他来干扰。

    段青松在屋外拼命拍打,甚至想撞破门板进去,这时,早被玉子衿买通的梅兰竹菊四姊妹,二话不说,立刻现身将他架走。四姊妹一起耐心地说服长兄,在四个女人的疲劳轰炸下,段青松只得认输。

    “青卿,我好想你!”

    只剩下两人独处,玉子衿大刺刺地将脸埋进青卿胸前,大吐苦水,青卿敌不过他的蛮力,也下是很认真地挣扎着。

    “想不到不过是做那么小的点心,却那么地困难,你看你看,我的手上都是烫伤,身上都是怎么也掸不掉的面粉,连头发都被烤焦一大撮,我都快想不起自己往日潇洒的模样了,鸣呜……”

    是吗?难怪她觉得玉子衿好像瘦了,人憔悴不少,她觉得有点心疼。

    “青卿,你不安慰我吗?我是为了你才这么辛苦耶。”

    “喔?你的意思是都是我害你的喽?”

    “不不!我哪敢?青卿,青卿,青卿……”

    又来了!

    “别叫了!”

    “青卿,青卿,青卿……”

    “干嘛啦!”青卿被这诱人的呢喃混乱了神智,耳根子开始发烫,高热的红晕渐渐泛滥,扩散至全身。

    “青卿,青卿,青卿……”

    “停!停!”

    对青卿的轻斥装作投听见的玉子衿,仍以柔得化入骨的嗓子轻唤,在青卿的心被他弄乱时乘机伸出魔掌,对她又拥又搂。当他覆上她的娇粉唇瓣时,仍不忘偷空唤着心上人的名字。

    被吻得意乱情迷的青卿在毫无防备之下,不知何时已被玉子衿带到床上,并随即压倒躺下……

    咚!好大一声,撞到头了!

    “青卿,对不起,疼不疼?”

    眼冒金星的青卿,突然忆起小时候身旁似乎有一个小男孩,也趁她跌倒时压在她身上,他有张和玉子衿极相似的脸孔,他告诉她,非常严肃地告诉她,除了他真以外,其他男人都是可怕的怪物。他不断地命令她不可以忘了他、不可以被其他男人靠近、不可以被其他男人摸到,否则,以后绝不回到她身边!而她也泣不成声地答应了。

    什么?!难道这就是令她害怕不已,被遗忘的记忆?因为那个被遗忘的记忆,她戒慎恐惧地防备男人靠近,甚至怕的心悸昏倒?

    “青卿,青卿……”浓醉的相思一发不可收拾,玉子衿又吻上了青卿的红唇,怎么吻也不够似的继续下去……

    青卿的回忆被炙烈的热吻搅乱,被呼唤的嗓音夺去她的魂,沉沦的她被玉子衿执拗地拉向无边狂热的感官世界……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彩衣娱“卿”最新章节 | 彩衣娱“卿”全文阅读 | 彩衣娱“卿”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