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狂索魅情 > 第十章

狂索魅情 第十章 作者 : 黎静

    “想也知道那是你的孩子。”邪月悠哉的替刚发新芽且具有医疗作用的“惊树”浇上特制的药水。

    “孩子……”魅影下意识的喃喃念着。他的孩子……

    “那次送医院的时候我就知道了,还以为你会自己发现,没想到你竟然来到这种无药可救的地步。孕妇在怀孕的这段时间是最需要人安慰的,尤其是产前那个月。”邪月绕过魅影,走到显微镜前观察刚采取下来的凉树细胞壁。

    “为什么不告诉我?”

    “谁知道你会这么迟钝。”还说爱她呢!不知道爱到哪里去。

    “她说那个男人是她孩子的爸爸……”

    “你才是那个劳心费力的制造人。”邪月提醒他谁才是真正的生父。

    魅影看着渐渐变澄的天空,心中想着羽韵肚里和他的孩子,那是他的孩子……

    “我该怎么做?”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他不知该如何解决。若当初他肯多忍让点,多了解她的需要,事情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了。

    “心啊!让她看见你的真心。”说完,邪月又将自己埋人那堆烦人却又让他玩得不亦乐乎的公式中。

    任羽韵深深的吸口气,继续洗碗。

    最近宝宝动得特别厉害,好像等不及要出来,让她常常工作到一半就得被迫休息。

    “羽子,你回家休息吧!”田中知子走进厨房说道。

    “今天我身体好多了,可以做晚一点。”

    “身体吃得消吗?”

    “可以。”

    整理好餐盘,任羽韵挺着肚子走出餐馆,结束这一天的工作。在夕阳的余辉下,一道修长的身影挡住她的视线。

    忍不住,她抬头对上那令她心痛又朝思暮想的眼眸。

    “馥扬……”

    这个老伤她心的男人为何又出现在她眼前?他不是嫌弃她的缺陷吗?还是他又来耻笑她的不完美?

    “我们回台湾。”走近她身旁,他执起她的手柔柔说道。

    氤氲的雾气逐渐占据她失神的双眸。这种陌生的动作是她以前所梦想的,但一切不是都画下句点了吗?那是一切注定没有结局的单恋……

    推开他那双曾令她心动不已的温柔大手,什么时候他一向冷冰冰的手竟变得如此温暖、如此温柔?

    “凭什么?”他凭什么要她回台湾?在他伤了她的心后。

    “我喜欢你。”他眸中不再冷淡无情,反而有着淡淡柔情。

    喜欢?只有喜欢?她对他而言只能止于喜欢。

    “只有……喜欢?”

    “对。”他很喜欢她,也喜欢他那末出世的孩子。

    “不要!”她大吼。

    “是因为安田成一吗?”他的脸罩上一层寒霜。

    “有没有安田成一我都不会跟你回去的。”笨蛋、笨蛋、笨蛋馥扬。

    她等他那么久,不就是为了他能说他爱她、真的爱她……可是,他却只跟她说喜欢,就只有喜欢……喜欢不是爱啊!

    “你走吧!”

    “我送你回去。”

    “不用,成一会来接我。”她撇开脸,不想看他。

    话才说完,安田成一便出现在两人眼前。

    “走吧!成一。”任羽韵拉着安田成一打算离开。

    “不跟这位先生打声招呼吗?”安田成一看见魅影眸中逐渐累积的怒气。

    “不用了。”

    安田成一离去前又再一次接收到魅影杀人的目光。

    魅影捧着一大束红玫瑰在任羽韵的屋外来回走了数百遍,从清晨六点买了花后,他就一直反覆的练习要如何告诉她自己的心意。

    昨晚,邪月利用电脑网路了解目前情势后,就教了他这最老套却也最有用的一把,他说女人都喜欢花的,尤其是红玫瑰。

    “羽韵……我很喜欢你,这花……不行。羽韵……我们一起回台湾……”呃,怎么说都肉麻。就这样,他一直反覆练习如何把话说得顺口又恰合心意。

    任羽韵推开门,正想回房拿棉被出来晒,却看见魅影捧着一大束玫瑰在门口走来走去,口中还不断嘀嘀咕咕的。

    “这……个……花送你的。”魅影不自然的将花塞给她。这是他生平第一次送花给女人。

    “谢谢……”任羽韵也生涩的回应着。毕竟她是第一次收到他送的花,这种感觉……好特别。

    “我们去吃早餐?”他伸出手。

    “我换件衣服。”她拿着花高兴的进屋去换衣服。

    怎么穿都好丑……任羽韵看着镜中的自己,不满意的嘟起嘴,肚子大得穿什么都难看。

    “怎么这么丑……”这样跟馥扬出去一定会被人笑的。她沮丧的看着镜中的自己。

    突然,魅影站在她身后帮她把衣服拉平。“你很漂亮。”他喜欢看她嘟着小嘴的样子,很可爱。

    “我变得好胖,这样跟你出去会被人笑。”

    魅影抚着她粉嫩的小脸蛋,轻笑道:“你的美丽没人比得上。”黑色的眸中满是对她的怜爱。

    “真的?”这是馥扬吗?那个总是冷冰冰的馥扬?

    “走吧!”

    他主动牵着她的手,掌心传递的温热让她有股莫名的感动。幸福好像离她不远。

    一整天,想影就这样牵着任羽韵的手在街头逛着,为她添且新衣裳、为小宝宝购置所需的物品。

    “你现在住在哪里?”

    “冥狱的支系遍及世界各地,每个地方都有冥狱所属的东方山庄,我就住在那里。”他淡笑。

    “我可以去看着吗?”她想去看看,可是,馥扬一定会说不行。

    “走。”

    “去哪里?”

    “东方山庄。”他宠溺的捏捏她的粉颊。

    车子停在任羽韵的屋子外头,魅影牵着手让她平稳的下车。

    “我明天再来接你。”

    就在任羽韵未有任何答覆前,安田成一突然冒出来,冷不防的从魅影手中接过任羽韵的手。

    “明天我要陪她去做产检,所以她不能跟你约会了,抱歉。”

    魅影阴寒的目光又出现,他只要一看到这个满脸书卷味的日本男人就深觉不是滋味,尤其他还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说明天要带羽韵去产检,活像他才是她孩子的父亲。

    “可是——”任羽韵还想再说些什么,却硬生生的被安田成一截断。

    “产检是一定要做的,更何况你产期在即。”安田成一将她扶进屋内,又转身来拿她的东西。

    “别靠她太近。”魅影冷冷的警告。

    安田成一露出一抹贼笑,“她只是怀了你的孩子,又没跟你有任何婚约,我为何不能靠近?大家公平竞争。”拿着一袋袋的东西,安田成一得意的走进屋。

    关门前,他还不忘对魅影露齿一笑。

    该死!他竟然忽略了安田成一这个居心叵恻的家伙。

    “羽子,喝汤。”安田成-一口一口地喂着任羽韵。

    “我自己会喝。”她端过汤,自己喝着。

    “怎么不让我喂?是不是怕被人瞧见。”他太了解她的顾虑了。

    “没有……”她的确是怕馥扬误会。

    任羽韵一边喝着杨,一边看着窗外的动静。今天馥扬还没来看过她。

    “他今天不会来了。”

    “为什么?”安田成一最近变得好铁齿,说什么是什么。

    “因为……早上我看见他搂着一个漂亮又性感的尤物在街上走,就在公园附近。”安田成-一边说,一边还不断注意她的表情变化。

    骗人。任羽韵怔得很说不出话来。

    “我先走了,待会儿我还要去补习班。”安田成一关上门离开。

    可是……“东方山庄”不就刚好在公园那里吗?

    穿上外套,任羽韵叫了辆计程车,告诉司机东方山庄的地址。

    任羽韵拿着魅影给的通行晶片,通过精密的红外线保防系统进入山庄。

    走至前几天他带她来的屋子前,她深吸一口气,不知道里面是怎样的一个画面。

    鼓起勇气,她伸手敲门。叩、叩。

    没人应门。任羽韵又再敲一次。叩、叩。

    奇怪,没人在吗?她伸手握住门把,顺势将门打开。

    门没锁?她进入屋内,顺着楼梯上楼来到他卧室前。

    “馥扬,你在吗?”任羽韵推开房门,进入偌大的卧室。

    “你是谁?”躺在床上、用被单半掩光luo身体的冶艳女子问道。

    “你又是谁?馥扬呢?”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一丝不挂的躺在馥扬的床上。

    难道馥扬……

    “小声点,馥扬睡着了。”女子移开身体,让她看见躺在身旁的男人。

    “你们……这是做什么?”任羽韵喘着气,空气怎么这么混浊不清,就连她的眼也是……

    女子笑道:“你看也知道我们刚刚做过什么啊,馥扬像是一头狂狮,直扑我身上,他总共要了我五次才甘休。”女子拨投凌乱的卷发,妩媚的说道。

    “骗子!一群骗子……”不会的,她的馥扬不是这种人,可是床上那张她再熟悉不过的俊脸,的确是他……

    “你还不走吗?或是要等馥扬醒来,我们再做一次给你看?他的床上功夫真棒。”女子抚着馥扬那宽阔的光滑胸膛说道。

    “不要说了。”

    一阵恶心窜上喉头,任羽韵奔跑着离开房间。

    她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又再一次碎裂的声音,伤心之余,却没发觉女子眼中异样的光芒。

    “馥扬是大混蛋!”任羽韵将屋里魅影送的东西-一亲自销毁,一样一样的摔坏。

    “可恶、可恶、可恶,大坏蛋……”像个任性的孩子,她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羽韵,你在里面吗?”魅影拍着门。

    “滚开,我不想见到你。”混蛋!

    “发生了什么事?”

    “我不要听、我不要听,你是坏蛋……滚……”她哭嚷着。

    “到底怎么回事?”她的哭声让他心慌意乱。

    “你竟然背着我和别的女人上床。可恶!你走开,我不要再见到你!”任羽韵拿起花瓶往门砸去。

    和别的女人上床?“我没有啊!”

    “我明明看见的,那个妖女就躺在你身旁,还说你要了她五次……”男人都不诚实,说爱她又和别人上床。

    “你误会了,我没有!”魅影着急的踹开们。

    “谁准你进来的,滚开!”她拾起书本就往门旁的人丢去。

    “我想你一定误会了。”

    “混蛋!你去死啦!”这回是水晶杯。

    魅影左闪右躲,轻松的避过这些小小饱击。

    “我没做过这些事。”这小女人就爱胡思乱想,八成刚刚又做恶梦了。

    “我都看见了,你明明……”恶心,一想起那一幕她就觉得恶心又伤心。

    这时,魅影的通话器突然响起,他按下按键,“晚点再说,羽韵又乱发脾气。”他知道是邪月。

    (我知道她误会了,因为这整件事是堂主一手策划的,我们都是帮凶。堂主说这是给你一个小小教训,教你要借福。)

    “你们设计我?!”唐威和三月竟然联合起来设计他?

    (好好安抚她吧!我们有空再聊。)邪月匆匆收线,逃之夭夭去。

    “我被设计,那全是堂主的主意。”这些该死的恶魔,竟然开这种要人命的玩笑。

    “那个明明是你啊!”还想骗她。

    “那不是我,我不喜欢女人啊!”通常情急之下的解释只会更添麻烦。

    “你的意思是你根本就不喜欢我罗?”可恶的男人!竟然这样对她……

    “没有,我喜欢你,只喜欢你……”该死的,那些人竟然让他背这种含冤莫白的大黑锅。

    “我不要……唔……”痛……肚子好痛。

    “羽韵,怎么啦?”魅影担忧的将她拥住,看着她苍白的脸问道。

    “肚子好痛……”宝宝不会选在这个时候出生吧?

    任羽韵抚着隐隐作痛的肚子,发觉痛的次数愈来愈频繁。

    “你哪里不舒服?我马上送你去医院。”魅影连忙抱起已经痛得脸色发白的任羽韵。

    “来……不及了……我要生了……”她感觉得到孩子就要出生了。

    “怎么办?”他要怎么做?他从没接生过孩子啊!

    “好痛……”任羽的紧抓着魅影的衣袖不放。

    “我该怎么做?”魅影将她纳入怀里,试图安抚她的痛楚。第一次他感到手足无措,婴儿时期的岱岱即使拉肚子、发烧也没让他这般紧张无措过。”

    任羽韵忍住排山倒海而来的疼痛,虚弱的对着一脸紧张的魅影笑道:

    “原来……你也会有手足无措的时候。”这是她第一次发觉她的馥扬也是个普通人,原来他也是会紧张的,她喜欢看他慌乱的模样,很逗人。

    “啊一一好痛——”任羽韵痛苦的嘶喊。

    这时,魅影手臂上的通话器突然响起。

    (馥扬,你们夫妻俩还好吧!)那头又飘来邪月悠哉的声音。

    “该死的,你快点给我过来。羽韵就要生了!”魅影对着通话器大吼。

    (我现在人在台湾,怎么赶过去,我顶多帮你们叫救护车。)邪月还有心情说风凉话。

    “那现在要怎么办?”羽韵已经痛得脸色惨白,他的心也跟着她的叫声忽高忽低的。

    (自己接生罗!)哈哈!

    “好痛……羊水……破……了…”任羽韵气喘吁吁的看着魅影。

    “羊水破了,该怎么办?”魅影紧张的问着通话器那头的邪月。

    (那就准备接小孩啦!)

    魅影照着邪月的吩咐,将任羽韵轻轻放躺在地上。

    (慢慢的深呼吸。)

    “来,慢慢的深呼吸。”魅影一边擦着她的汗、一边还不时看她的脸色变化如何。

    “好痛——”任羽韵惨叫着。

    (看到婴儿的头没?准爸爸。)看来孩子快出来了。

    “扬……好痛……”任羽韵痛苦的呻吟着,原来生小孩这么痛苦。可是,她的馥扬正在接生他们的孩子……

    “再忍耐一下。”

    (喔!懊换小狈式呼吸罗!像狗狗一样吸气、吐气。)

    “来,换小狈式呼吸。”魅影不自觉的陪着她一起吸气、吐气。

    “呼、呼呼……”

    (推揉她的肚子,帮小孩出来。)

    “痛……啊……馥杨……好痛……”

    婴儿在十五分钟后,顺利的从母体中诞生出来。

    “接下来该怎么做?”魅影小心翼翼的抱着嚎啕大哭的儿子。

    “接下来由我来做。”

    一脸笑呵呵的邪月和黑月、冥月及医护人员从门外走进来。

    “你们……”魅影看着突然出现的三人。

    “恭喜你,生了个胖儿子。”邪月剪断脐带,接过婴儿。“送你老婆上救护车吧!”他抱起婴儿向救护车走去。

    魅影抱起虚脱的任羽韵走向救护车。“辛苦你了。”

    “馥扬,你爱不爱我?”任羽韵将头倚在他肩膀上细声问道。他一个叱咤国际的杀手竟然肯放下身段接生孩子,让她好感动。

    魅影轻轻的在她唇上印下深情的一吻,“我爱你。”

    “哇!羽扬好棒喔!”

    桑融雪抱着魅影和任羽韵刚满月的儿子馥羽扬逗弄着。

    “月屋”今天来了一群贵客。

    除了各堂堂主外,四煞也在此时全员到齐——西堂幻影、南堂合影、北堂霓影。

    “身为东堂堂主,我代为转达冥狱最高首领‘冥王’与‘狱帝’的祝福,希望‘小魅影’羽扬能平安的长大成人,为冥狱创造另一个高峰。现在,我将冥王与狱帝的贺礼转交给伟大的母亲——羽韵,各位先生、女土,满月餐会开始。”唐威笑嘻嘻的将一只信封交给任羽韵。

    任羽韵将信封袋打开,里头有两张纸,一张是贺卡,一张则是土地证明书。

    贺卡上写着——

    亲爱的羽韵:

    首先先恭喜你生了个白胖的儿子,为冥狱添加新的小生命,让冥狱在有羽扬的日子下更添新希望,不能亲自前往参加小羽扬的满月宴会,实在甚感抱歉,希望你能够谅解。

    在此献上冥狱界最高首领冥王、狱帝的真心祝福,并致上贺礼一份一一一南太平洋的小岛一座,希望小羽扬会喜欢。

    冥王

    狱帝

    “贺礼是南太平洋小岛一座?冥狱的首领出手还真大方。”桑融雪惊呼出声。

    “你也可以找一个人嫁啊!”任羽韵笑笑。

    “不了,我早已心有所属,非他不嫁……”

    咦?那个长相似阿波罗神的男人怎么长得好像黑衣人?

    任羽韵朝桑融雪的视线看过去,看见正在和老公说话的幻影。

    “那是西堂‘幻影’尚斐。”

    幻影……尚斐。她在心中记住他的名字。

    “大嫂,羽扬一直哭个不停,是不是饿了?”馥岱岱抱等一直哭个不停的馥羽扬过来。

    “我看看。”馥影一听到儿子的哭声便冲过来。“是尿布湿了,我带他去换尿布。你就休息一下吧!”说着,便抱着宝贝儿子上楼。

    “馥扬现在是有事老爸服其劳哩!”邪月趁魅影不在,马上就攻过来。

    馥扬还为了上次捉弄他的事耿耿于怀,只要一见到他便会和他大打一架。瞧,他俊美的美腮上还有馥扬故意留下的记号。当然这种“福利”也不是只有他有,黑月的脸上也很精采,而冥月因为是女人,所以馥扬便大发慈悲的放她一马。

    “是啊,他经验丰富嘛!”岱岱也是他一手带大的。

    “你知不知道?”邪月故作神秘的在任羽韵耳畔低语。

    “什么?”任羽韵好奇的问着。

    “你昏迷那天的事。”

    任羽韵摇摇头。

    “我就知道馥扬这小子不会说。”邪月贼贼地笑道。

    “到底是什么事?”邪月真会吊人胃口,惹得她心头都痒痒的。八成是馥扬趁她昏迷不省人事的时候,在她旁边咒她快点死。

    “他说即使你这辈子不能走路,他也要你。”说完,邪月拿着酒杯,假装什么事也没发生的又钻入人群中同乐。

    任羽韵脑中一直重复着方才邪月说的那句话——

    他说即使你这辈子不能走路,他也要你……

    她知道她的馥杨不擅甜言蜜语,才会让他们之间产生许多不必要的误解,但,她万万没想到他竟会在她昏迷的时候,承诺一个完全不知道的未来。

    奔上楼,她看见一边帮小羽扬换尿布、一边跟他玩的魅影。她缓缓走到他身后,圈住他宽健的背,将自己的脸贴在他背上,静静的聆听着他平稳有力的心跳声。

    “羽韵?”发生了什么事吗?他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

    “你真傻,即使我这辈子不能走,你竟然还要我……”一阵酸意涌上鼻头,她发觉自己的心跳愈来愈快。

    魅影转过身将她抱个满怀。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这样抱着你我就觉得好满足、好幸福。”他满足的深吸一口气。

    “傻瓜。”她娇唤着。

    “那你一辈子都不能再跳舞,你会不会很难过?”他知道舞蹈是她的生命。

    “当然难过。但,一切都比不上你,只要有你,我的生命就无憾。现在又加上个羽扬,我的生命就更完整了。”她抚着他毫无瑕疵的俊美脸庞,幸福地说道。

    “谢谢你……”

    原来,神并没有忘记他这个人,它给了他世上最珍贵的幸福——一个用爱填满他曾有缺陷的心的女人。

    任羽韵揽着他完美的腰身享受他给的温柔,她得到他的心了。幸福终于落在她的双手上。

    轻轻的,她吸了一口气。“再说一次爱我。”她喜欢听他说爱她。

    “我爱你……”魅影轻轻的覆上她的唇。

    “再说一次。”

    “我爱你。”

    “再说一次。”呵呵!

    “我爱你。”

    “再说一次。”

    “不要。”魅影突然拒绝再说。

    “为什么?”任羽韵失望的看着一脸笑意的他。

    “以后每天我都会说到你不想听为止,今天说太多的话,你若烦了怎么办?小傻瓜。”他浅浅的笑容里漾着幸福。

    “只要是你说的,我都不厌烦。我爱你。”任羽韵承诺地吻上他的唇。

    世上大概没有比他更幸福的人了吧!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狂索魅情最新章节 | 狂索魅情全文阅读 | 狂索魅情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