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爱情叛客 > 第十章

爱情叛客 第十章 作者 : 黎静

    每天不管刮风下雨,任羽东都人准时来到东堂,并送给唐清蓉一大束红玫瑰花表示爱意,然后就陪着亲爱的儿子玩耍。

    但,这两天任羽东没出现,好像突然消失了一样。

    “伦伦从前天开始就一直哭个不停,也不肯喝牛奶。”唐清蓉心疼的抱着一直哭的儿子不论她怎么哄,这孩子就是哭闹不休。

    “我看看。”邪月接过小小的浩伦,将他放在诊疗台上细心的检查着。

    “是不是生病了?”唐清蓉抚着儿子红肿的大眼,不舍的问着邪月。邪月抱起浩伦轻哄着。

    “他健康的很。”这小家伙哭声可是中气十足,两天不喝奶也不见他有丝毫虚弱的模样。

    “那他为什么一直哭个不停?”她的心被这小心肝哭得都纠在一起了。

    “想爸爸吧!”他将孩子交还给唐清蓉。

    “他才几个月大,怎么会认人。”邪月又在胡说八道了。

    “父子连心嘛!”

    “又是该死的父子连心,他这么小,跟那个该死的臭男人能连什么心啊?”她才不信,顶多是伦伦喜欢他喂奶,过一阵子他就忘了这个不该出现在他母子生活里的臭男人。

    “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天性。”

    “去他的天性。”她才不信。

    “等羽东来了之后,伦伦的哭闹就会停止。”邪月笑道。

    “放屁,那个臭男人怎么可能这么神?”又不是神仙。就在唐清蓉奚落完任羽东后,一直哭闹不休的浩伦突然停止了哭泣——

    任羽东沙哑的声音突地在门旁响起:“对不起,这几天因为我感冒的关系,所以没来看你们……”

    呃?唐清蓉愕然的看着这惊奇的幕,她的儿子真的会因这男人的出现而停止两天来从不休止的哭闹。

    “我都说这是天性啦!”邪月拍拍浩伦露出笑容的细嫩脸庞,对着仍是一脸无法置信的唐清蓉轻声说道。

    “伦伦……”唐清蓉低头看着正露出满足笑容的儿子。难道真如邪月所说,这是天性?小小的浩伦竟认得出那几近沙哑的声音。

    “别饿着伦伦,快抱给羽东去吧!”邪月拿起装满牛奶的奶瓶,催促着唐清蓉。这小家伙肯定饿坏了。喂完奶后,任羽东将酣然入睡的宝贝儿子放到他的小床里。

    “今天伦伦喝了整整三瓶的牛奶。”即使生病中仍不失性感的任羽东替儿子盖上被子。

    “他饿坏了。”打从小家伙落地到现在,她从没见过他这么饿过,活像她这个做妈的虐待他似的。

    “听说他这两天哭不停,也不肯喝牛奶。”要不是这阵子要两头兼顾,忙得他不分昼夜,也不会这么幸运的赶上这波流行感冒。

    “嗯。”她抬起那双曾经只对他炙热的冷眸,与他深情的黑眸不期而遇。

    突然,静谧在两人之间扩散。许久,两人只是这样无语的看着彼此。

    “我爱你。”“那已经过去了。”他们之间已经没有所谓的爱。

    “我一直忘不了你。”对她,他一直无法忘怀。

    “结束了。”她何尝不心痛,对他,她似乎还有些许眷恋。但她不准许自己再次受到伤害。

    “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这是他最后的希望,只要她答应,他绝对会让她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唐清蓉转过身,不打算正面答复这个问题。她清楚明白,只要自己答应,心便又会不争气的跑回他身上。

    “就给你一次机会。”卫衡阳突然出现在门口,打破他们之间的窒闷气氛。

    “卫衡阳?”见到情敌,任羽东当然分外眼红又愠怒。

    卫衡阳占有性的搂住唐清蓉的小蛮腰,咧嘴笑道:“看蓉蓉是会选择跟我,还是回到你身边?”

    “表哥?”唐清蓉不懂卫衡阳为何三番两次的挑衅任羽东。

    “我不会输给你这个混血**。”他咬牙切齿地说道。

    “我也不见得会败给你这国产的家伙。”他得意地将那置放于唐清蓉腰身上的手更加缩紧。

    “可恶!”任羽东低咒一声。他迟早会砍断这只大**的狼爪喂鱼。很明显的,任羽东正处于节节败退的窘境。

    都忌这个可恶的卫衡阳!整天都跟在清蓉身边寸步不离,还抱着他儿子在东堂到处跑,害他老是见不到老婆也碰不到儿子。

    “果汁好不好喝?”卫衡阳温柔的问着唐清蓉。

    “好喝。”唐清蓉点点头,抱着浩伦和卫衡阳在有冬阳的爽朗天气里绽着清香的白梅。

    “姓卫的,离我老婆远一点。”任羽东不客气的推开像只哈巴狗般直赖在他老婆身旁的卫衡阳。

    “谁是你老婆?”唐清蓉不悦的转过头。

    “如果没有他介入,你早就是我的老婆。”任羽东拿出新鲜的红玫瑰,绅士的献给唐清蓉。

    “如果没有你出现,我早就是他老婆。”她愠怒的反击回去。

    “亲爱的,我相信你还是爱我的。”他一直相信她没变。

    “鬼才爱你这只色猪。”她抱着浩伦起身离开有他在的地方。

    ***

    晚上,不死心的任羽东又出现在唐清蓉房里。

    “谁准你进来的?”唐清蓉不悦地质问。

    “我想见你。”不犯法吧!老公见老婆是天经地义的事。

    “那也不可以未经我的准许就擅自进入我的房间。”她别开脸,不想看见那张曾让她迷失了心魂的俊美脸庞。

    “亲爱的,你要我怎么做才肯原谅我?”他靠近她,手轻抚上她曼妙的腰身,恋恋不舍的在她诱人的曲线上游移着。

    唐清蓉坏心笑道:“我要你做什么,你都愿意?”她才不会让他好过。

    “只要是你说的。”他在她耳畔低语。一阵心悸快速掠过她平静的心湖,激起阵阵动人的涟漪。

    “好,那你去外头跪着。”她推开他,心底却有一股想躺在他怀里的欲望。

    “为什么?”他不解。

    “要我原谅你,就照我的话做。“她摆明没什么耐性。任羽东为难的看着窗外细雨蒙蒙。

    “在下雨耶。”

    “你不要?那算了。”她撇撇小嘴,作势要关上房门。

    “我去。”开玩笑,只要是老婆大人的吩咐,就算要他去摘星星他也会想办法摘来给他。

    就这样,任羽东在雨势愈来愈大夜里跪了一晚上,而唐清蓉则是在房里和小浩伦舒服的睡了个好眠。

    第二天一早,唐清蓉伸伸懒腰下床,拉开粉蓝色的窗帘。映入眼帘的是滂沱的雨势和任羽东那落汤鸡般的落魄狼狈的模样。

    这家伙还真的跪在这里一晚上。神经病!

    “早。”唐清蓉饱含恶劣笑意的嘴角缓缓上扬。

    “早,老婆。”他扶着扶梯想站起身。

    “谁准你起来。”唐清蓉冷淡的声音不偏不倚的飞进他全是雨水的耳里。

    “还要跪吗?”

    “想要我原谅你,你就得跪到我满意为止。”她坏心的笑道。

    “老婆……”

    “还有不准喊我老婆、亲爱的、达令、小亲亲。”

    “那……清蓉,在下雨耶。”他好冷。

    唐清蓉不带感情的答道:“跪不跪随你,你可以随时走人。”

    开玩笑,他若走了那不就便宜了那只混血大**。不,他才不走。“我不走。”他坚定不移的说。

    “随你。”她转身进入屋内。一来到起居室。

    “心不疼?”卫衡阳喝口咖啡问着心不在焉的唐清蓉。

    “你胡说什么?”她的心根本无法静下来,早就飞到跪在外头的男人身上。

    “你明明就心不一焉。”

    “我哪有?”她的心猛跳了一下,有种被人识破的困窘。

    “明明就爱他,还要这样戏弄他。”

    “我才不爱他。”她实在痛恨自己的口是心非。

    “说谎。”他太了解表妹那倔强的心。唐清蓉别开脸,躲避那道犀利的目光。

    没错,她的确是说谎。她一直以为自己是恨他的,可耻下场她的心却仍紧跟着他转,她愈逼自己别去在意,那该死的感觉愈是紧缠着她不放。她戴上了冷漠的面具,却在亲眼看见他徘徊在音澄那个女恶魔制造的生死边缘时宣告瓦解。她一直无法恨他的,不是吗?只是,她硬逼着自己忘掉这个人,但深植在心底的他,岂是她能轻易忘掉的。

    “我该怎么办?”她不知道该如何收拾这混乱的场面。

    “孩子都生了,就结婚-!”这是最好的方法。

    “结婚吗?”她有点迟疑和不确定。

    “别再考虑了,这是给伦伦一个良好生活环境的开始,他该有个爸爸。”

    “是吗?”好像是吧!渐渐的,她露出欢颜。卫衡阳高兴表妹终于露出笑颜,他祝福的在她唇上印下一吻。

    “不——”任羽东哀号的声音传入两人耳里。

    “羽东?”唐清蓉和卫衡阳看着一脸受伤的他。

    “你怎么可以答应嫁给他?怎么可以——”他抚着发麻的双腿进到屋里想看看她,没想到却意外看见卫衡阳对求婚的这一幕。他吻了她,而她答应嫁给他……

    “我没有……你听我说……”唐清蓉焦急的想解释这一切。这个笨蛋听话都只听部分啊!

    “我不想听,也不要听——”他像个稚气的孩子,索性捂上耳朵朝外面跑去。

    “羽东——”唐清蓉看着他湿透的身子再次投入雾茫茫的滂沱大雨中。

    “去找他。”卫衡阳拍拍伫立在原地不动的表妹。这对冤家可真是忙死他了,不管了,还是他的倩儿可爱。

    ***

    “笨蛋。”她心疼的低咒他的愚蠢。

    任羽东将自己紧紧的裹在羽毛被里,只露出一双漾着哀痛的血丝黑眸。

    三天了……这三天,他发着高烧,只因他在寒风刺骨的雨中跪了一夜。这三天他没合过眼,只因唐清蓉和卫衡阳那幸福的笑容让他无法入睡。他竟然得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人和儿子将成为别人的。

    “可恶,可恶!”他发疼的喉咙正发出沉重的抱怨。

    “可恶什么?”唐清蓉那张美艳的脸蛋顿时映入他充满血丝的眸中。

    “你来干嘛?”他惊讶的看着她那依旧动人心弦的美丽脸庞,她是来取笑他蠢吗?笑他得不到她。

    “我不可以来吗?”蠢蛋!

    “你高兴就好。”他像个耍脾气的孩子,将自己完全埋入羽毛被里。

    唐清蓉好笑的看着他孩子气的举动,她硬把被子掀开。“你还是不喜欢穿衣服睡觉。”

    她早料到被子底下的他是一丝不挂。

    任羽东抢回被子,又将自己裹得紧紧的。“你明知道我不喜欢穿衣服睡觉,还故意掀我的棉被。”这女人摆明吃定他。

    “你明知道我会这样做的,是你自己不把棉被抓紧的。”她反怪他的不是。

    “说不过你。”他又将头埋入被中。

    “我知道。”他若说得过她,也不必从一开始就被她耍得团团转!

    她缓缓的褪下自己的衣物。咦?任羽东惊觉有东西钻入被中,他赶紧掀开被子。

    “你?”他惊呼。这女人在做什么?怎么一丝不挂的挤上床?

    “你好烫,你在发烧?”她感觉到他身体异常的热度。

    “我……”面对她的姣好体态,他有点分心。生完孩子的她,似乎没有多大的改变,身材还是跟以前一样好。

    “有没有去看医生?”她抚着他热烫的额头,担忧地问。

    “没有……”不由自主的,他的手复上她的圆润。他的欲望总是能被她轻易挑起。

    “那我先带你去看医生。”她掀开被子,打算拉着他下床。任羽东颤抖着身子,不肯离开温暖的床半步。

    “会冷?”她明显感觉到他频频发颤的身子。任羽东低着头,不敢再多看她一眼。她实在是个极大的诱惑,他怕自己会忍不住想要她。

    唐清蓉跳回床上,拉紧被子,将自己和他包裹在一起。

    “那等你暖和点,我们再去看医生。”她抚着他红通通的脸颊,心疼地道。

    “你……这样来这里,卫衡阳会不高兴的。”他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不让自己那逐渐无法控制的欲望侵袭他仅存的理智。

    “他才不会不高兴。”笨蛋!她又靠近他,将自己赤luo的身子贴着他的。

    任羽东困难的吞吞口水,“如果他看到我们这样,他可能就不会娶你了。”一提到伤心事,他只觉自己的心在淌血。

    “我又不一定要嫁他。”

    “你……不是答应嫁给他了吗?”他一脸的沮丧。

    “你那么希望我嫁他?”她深情又心疼的黑眸中漾着一丝的戏谑。

    “不希望。”他不希望又如何,她都答应了,不是吗?

    “我怎么可能嫁给表哥?何况他已经有老婆了。”闻言,任羽东心中的沮丧霎时烟消云散,

    “你是说……”唐清蓉将卫衡阳为什么来台湾的一切一五一十都告诉任羽东。

    “知道了吧!”他犹不敢置信地看着她,“那你……”

    “我爱你。”她献上红唇,吻遍他全身。

    “亲爱的……”他因她的热情更显得燥热。

    “你肯原谅我了吗?”他以为这一辈子他只能偷偷看着她,而不能再和她如此的亲密。

    “笨蛋。”她轻捏他高挺的鼻梁。她早就原谅他了。

    “亲爱的……”他轻唤着,激情正在他体内苏醒。

    她抚着他泛红的脸颊,由她主导一切。当她在上方主导他进入时,身体密切的贴合让两人满足的轻呼一口气。接着,任羽东一个翻身便压住身下的小魔女。

    “你……真是可恶又可爱的小魔女。”任羽东缓缓的在她体内律动着,渐渐的让狂野之火燃烧着两人心中的欲望。舞出翩翩激情和浪漫弦律。

    ***

    “老婆,你快给我下来——”任羽东被眼前突然闪过的窈窕身影给吓得魂飞魄散。

    唐清蓉轻松跃上三公尺高的墙,一枪抵住通缉中的毒犯。

    “还跑?你很会跑是不是?小万、阿兴,把他带走。”她不理会男人的求饶,一脚不留情的将男子踢下墙。

    “老公,你怎么在这里?”唐清蓉小鸟依人的抱住任羽东。

    “这是怎么一回事?”他挑起眉看着浑身是伤的毒犯!

    “他是通缉犯嘛!又刚好被我遇到。”她吐吐舌头。

    “是吗?”明明就是她盯了很久的目标,还说谎。

    “老公……”她吻上他的唇,每次这招都见效。又来了。每次她只要使出这一招,他就无力招架。

    “下次别再这样,很危险的。”他心疼的搂着娇妻。

    “是。”她甜甜答道。反正,说归说、做归做嘛!

    “不准说归说、做归做。”老是将他的话当耳边风。

    “老公……”唐清蓉又不死心的吻上他性感的唇。

    “小心一点就好……”他就是无法拒绝她这样的请求。

    “谢谢老公。”唐清蓉眉开眼笑的看着永远都顺着她意的任羽东。

    啧!有老公真好。

    【本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爱情叛客最新章节 | 爱情叛客全文阅读 | 爱情叛客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