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地狱情人 > 尾声

地狱情人 尾声 作者 : 黎静

    “圣诞快乐——”桑融雪将香槟泡泡洒了尚洛莉一身。

    “圣诞快乐。”尚洛莉也将巧克力蛋糕砸了又桑融雪一身。

    两个女人就这样肆无忌惮地大玩特玩,吃着丰盛的大餐。

    “没香槟了。”尚洛莉饮尽最后一口香纯的香槟后说。

    “真是扫兴,那我出去买。”桑融雪穿起保暖风衣踏出公寓,准备到对面的便利商店买香槟。

    “好,那我先切火鸡。”尚洛莉说完,便熟练的拿着刀叉朝火难肉又切又割的。

    不一会儿,桑融雪拎着两瓶香槟进屋。“我回来了——”怎么没应声?

    “洛莉妈咪?”桑融雪放下香槟,搜遍屋内,就是不见尚洛莉的踪影。

    突然有东西从窗外射进屋内,桑融雪本能的跳开,闪躲不明物体。待一切归于平静时,地上已布满被射碎的玻璃碎片。

    箭?

    她拔下插在圣诞树上的铁箭,拿下绑在上头的纸张,打开一看——五天内准备一千万英币,否则,夏洛特公爵的母亲将没命。

    蛇眠

    呃……这……

    蛇眼?不就是游走于国际间的绑架集团之首?他专门向有钱人家下手,手段又狠又毒。

    糟了!她得赶紧通知拉斐尔才行。

    “蛇眼?”

    拉斐尔一接到消息后,便匆匆从英国飞至台湾。

    “他绑走了洛莉妈咪。”桑融雪将字条拿给拉斐尔看。

    他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母亲特殊的身份早引来一些不肖之徒的觊觎,他虽然用尽镑种方式保护她,还是让歹徒有可乘。

    “怎么办?”她担心洛莉妈咪会惨遭蛇眼的毒手,据她所知,蛇眼即使拿到他要的赎金,也不会轻易放人,通常结局只有一个,就是领回尸体。

    “放心,楚柏和东堂的人已着手调查了,相信很快就有结果。”拉斐尔冷淡的黑眸中有她倩丽的倒影。

    呃……桑融雪不自在的挪挪身子,方才见到他时,她的心又开始不安的乱跳。一直到现在,她才猛然发现公寓内只有他们两人。

    “最近……你好吗?”真笨,怎么问这种蠢话?桑融雪懊恼的低咒自己的迟钝。

    “很好。”他简单答道。

    失望在桑融雪心中蔓延开来,看来他并不想她。

    “那你的伤好了吗?”她担心他的伤势尚未完全恢复,又赶来台湾处理母亲被绑的事会吃不消。

    “好了。”

    寂静充斥在两人周围,使四周空气显得异常沉闷。

    “有……喜欢的女人吗?”天啊!她怎么会问这种话,真是羞死人了。搞不好拉斐尔会以为她又在暗示什么。

    但,她真的很想知道,拉斐尔究竟变心了没?她的心还在他身上,忘了收回。

    拉斐尔冷淡的黑眸里没有任何波动,“有吧!”他自己也不肯定这句话的定义到底是什么?

    晤……有!?拉斐尔有喜欢的人了……比爱她更多……桑融雪勉强一笑,“是吗?”

    看来,这段相思不该再继续了,她的心好疼……“有消息了。”楚柏的适时出现,解除了现场两人尴尬的气氛。

    “晚上行动。”拉斐尔说完,毫不留恋的离开公寓。

    “把武器放下。”拉斐尔冷酷无情的声音在废屋内响起。

    “凭什么?”蛇眼笑问。

    “就凭我。”

    “哈——除非你拿一千万英币来换,否则你就见不到你母亲了,亲爱的拉斐尔公爵。”蛇眼邪坏地笑他痴心妄想。

    拉斐尔正想再回答,一道女声突然插入两人之间。“痴心妄想的是你吧!蛇眼。我已经救出洛莉妈咪了,楚柏正保护着她,你可以放心的对付这个败类了。”桑融雪对着拉斐尔说完,一刀射中蛇眼的手臂。

    蛇眼抚着受伤的手臂大吼:“该死的女人,竟敢破坏我的好事!”早知桑融雪身手如此不凡,那天他就应该先解决她。

    蛇眼将身上随身携带的毒蛇往桑融雪身上抛去,被桑融雪一刀劈成两半。

    受了伤的蛇眼像条滑溜的蛇,行动依旧俐落得很,完全不被手臂上的伤势影响,与拉斐尔施展高超的武功对打。

    “没想到拉斐尔公爵的中国功夫这么好啊!”他像蛇般全身警备,随时准备攻击敌人。

    “嘿嘿!他除了是夏洛特公爵外,也是冥狱界的杀手幻影。”桑融雪贼贼笑道,趁蛇眼分心时,丢出沾有剧毒的黑色小刀。

    冥狱变化莫测的幻影……有一刻,蛇眼被跟前冷漠难测的拉斐尔的另一个身份给惊得心头狂跳,他居然绑了西堂幻影的母亲?唉!看来今天他劫数难逃。

    “啊!”可恶的女人!竟趁他不备偷袭他。

    “你这个女人……”蛇眼也拔起腿上的黑色小刀,阴狠毒辣的看着桑融雪并发出奇特的声音。

    拉斐尔乘机扳倒他,一枪抵在他的脖子上。“你刚刚发出什么声音?”冥狱中人皆研究过各种声音、各种味道,而蛇眼发出的声音若他没猜错,应该是……“幻影果然是超级杀手,连我发出什么声音都能注意到,嘿嘿!”蛇眼邪里邪的看着一旁的桑融雪。

    “融雪,走开——”拉斐尔像发现了什么,朝桑融雪大喊。

    来不及反应过来的桑融雪,突然感到有东西朝她的脚踝狠狠的咬上一口。“该死,是蛇!”她低咒出声,一刀劈了咬她脚踝一口的黑色毒蛇。

    巨痛和麻痹感从脚踝传遍四肢,桑融雪无法控制自己的跪了下来。

    “该死……”怎么会这样,四肢全不听她使唤,全身就像打了麻醉剂一样虚软无力,还伴有泼到硫酸般的刺痛……“该死,你让什么蛇咬她?”拉斐尔将抢移抵至蛇眼的脑袋上,他竟敢伤害他的妻子。

    “我养的剧毒黑纹蛇,它会让痛不欲生,随着心脏的跳动而持续痛苦,除非她的心脏不跳了,否则她就得痛苦一辈子……啥啥啥……”“解药呢?”

    “没有解药,我要让你知道失去爱的痛苦。”蛇眼疯狂笑道。他知道除了尚洛莉是拉斐尔的唯一至亲外,另外能牵绊他的就是桑融雪。反正都要死,他要拉个陪死的倒楣鬼。

    这时,楚柏迅速进入废屋,跟前混乱的场面让他惊觉来迟了一步。

    “来了。”楚柏无奈地看着一脸痛苦的桑融雪。

    “该死!”拉斐尔冷漠的一枪结束蛇眼的生命,快速奔至桑融雪身旁。“融雪……”他看着她渐渐苍白的脸上正痛苦挣扎着。

    “好痛……”只要她的心跳一下,身上的痛楚也随着明显增加。

    “这毒不会致命,却让人比死还痛苦。”楚柏检视桑融雪脚踝的伤口,顺便将断成两截的毒蛇放进撒下的衣袖内包好。

    “忍着点,我马上送你去东堂。”拉斐尔卸下冷漠的伪装,心急如焚的抱起她直往东堂而去。

    “我会死吗?”心脏的跳动让她好痛苦,她好像快死了。

    “我不会让你死。”他轻轻在她额际烙下一吻。

    “拉斐尔……”她虚弱的拉紧拉斐尔的衣服,拉斐尔刚刚吻了她……“忍着点。”

    这二个月来,他无时无刻想念着她甜美的脸蛋,没想到母亲的离家出走让他们又有重逢的机会。

    当他终见到日夜思念的身影时,他却强忍住想拥抱她的冲动,硬逼自己挂上冷漠的面具和她相对。

    天知道,他有多想她……

    她提出分手的那一天,他并不是冷绝的不留她,而是因为爱她太深,才会顺着她的心意而做;要他和她分开,他的痛苦自然不在话下。

    台湾东堂

    透过透明玻璃窗,手术室内的一举一动皆一目了然。一群无菌装扮的医护人员正在里头忙得满头大汗。

    “融雪要不要紧?”任羽韵抱着甫出生的小女儿在手术室外不安的走动着,她不时望着里头,十分担忧好友的情况。

    “别担心。”东堂的魅影搂着爱妻回答。

    一旁的拉斐尔,则是静静的看着手术台上下和死神搏斗的小妻子,他充满不安、担忧的黑时时刻刻流露出不舍之情。

    “幻,她不会有事,相信邪月,他会治好她的。”魅影安慰着搭挡,他相信坚强的桑融雪会活下来。

    拉斐尔看着魅影,心中仍是极度不安,“我好几次都差点失去她……”当初如果他执意留下她,今天也不会演变成这种局面。

    “融雪她会活下来的,因为……她舍不得离开你。”任羽韵走到拉斐尔身旁缓缓说道。

    当融雪带着伤心回到台湾时,她就知道这辈子除了拉斐尔,不会有人能让她再交出真心。

    她永远记得融雪回来那天在机场版诉她,她很高兴她赌了。虽然曾赌赢拉斐尔的心,又输了全部,但至少她曾有过拉斐尔的爱,这一生她总算没白活。

    这段话她永远都忘不掉,但她不想告诉拉斐尔这些话,这些真心话就留着等融雪伤好时,让她自己跟他说吧!

    拉斐尔深情的注视着脸色苍白得近乎白纸的桑融雪。“你不可以离开我。”他不会再让她有机会离开他。

    “儿子……”尚洛莉深深的责怪自己,若不是自己的大意疏忽成为歹徒的目标,融雪也不会又再一次在垂死的边缘挣扎。

    “母亲,我没怪你。”拉斐尔搂住尚洛莉,若要说错,他也有责任。

    一群人就这么在手术室内忙着医治桑融雪;另一群人则忧心忡忡的在手术室外静静的祷告着。

    手术在七个钟头后暂时告一段落。

    邪月拨去落至额前的发丝,漾着略微疲倦又掺杂着欣喜的笑容走出手术室。

    “情况如何?”拉斐尔担忧的问,目光不时落在里头的人儿身上。

    “手术很成功,但毒液并末完全消除,必须靠药物慢慢令其消除;她已暂时保住一条小命。”邪月拍拍拉斐尔,示意他可以进去看心爱的老婆。

    “谢谢!”拉斐尔不知该如何如何感谢这个三番两次救了他们夫妻的神医。

    “不需多礼,冥狱事就是我的事。”邪月温文俊尔的脸漾着笑容。

    “谢谢邪月。”任羽韵感激的望着邪月。

    “小事。”邪月伸伸懒腰,待会儿他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望着窗外刚升起的曙光,邪月边打着呵欠边走回休息室。

    担忧的拉斐尔走是病房,来到桑融雪身旁。

    “拉斐尔……”桑融雪梦呓着。

    拉斐尔抚着她失去血色的容颜,温柔又多情的为她拭去冷汗。

    “你没事了,放心的睡吧!”他将她落在额前的发拨到耳后,在她耳畔低语。

    “唔……”她紧皱眉头,残余的毒液让她极不舒服。

    “不舒服吗?”他柔柔地来回抚着她的脸庞,想减轻她的痛苦。

    桑融雪在拉斐尔温柔的抚摸下,渐渐安静下来。

    数日后,桑融雪终于睁开眼醒来——“拉斐尔……”她看见趴在床边睡着的拉斐尔,试着摇动他握住的手。

    “你醒啦!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拉斐尔温柔的抚着她惨白的脸颊问道。

    “好多了……”她虚弱吃力的回答。

    “我说过,我不会让你死。”他温柔多情的在她额际烙下一吻。

    “拉斐尔……”一阵酸意涌上喉头,她好想哭。

    她的拉斐尔……

    冬天的黄昏飘过阵阵爱意,让寒冷的季节添上处处可见的暖意。

    在拉斐尔和邪月的照顾医治下,桑融雪在农历新年前夕恢复了健康,目前已从加护病房转到东堂春园北处的盼星阁休养。

    “喝汤。”拉斐尔一汤匙一汤匙的喂食桑融雪。

    桑融雪一口一口的喝着,不小心沾到嘴角汤液,拉斐尔会温柔的帮她擦拭掉。

    “好饱。”含着汤汁,她咕哝说道。

    “好,那不喝了。”他放下碗,拿着纸巾擦去她嘴角的残余汤液。

    站在一旁的任羽韵和她亲爱的老公馥扬,对这对夫妻的恩爱程度不亚于他们而感到欣慰。

    “我受伤的时候也没见你对我这么好,我说不喝你就不喝。你看人家拉斐尔对融雪多宠溺、多爱她,就没见你这么爱过我、宠过我。”任羽韵抱怨老公没拉斐尔这么好。

    “那你趁现在快改嫁吧!”馥扬不是滋味的说,竟然说他不爱她。

    “你竟然狠得下心教我离开你去改嫁?真没良心,就知道你不爱我。”任羽韵不满的转身不理他。

    “开玩笑嘛!我很爱你的,别生气。“馥扬实在拿这个他宠翻天的老婆没办法。

    瞧!他现在又要放下身段求她。还说不爱她咧!她是他的命啊!

    “好吧!原谅你一次。”任羽韵马上露出天真迷人的笑容。

    “谢老婆大人的大大大量。”

    “走吧,别当人家的超级大灯泡。”任羽韵拉着老公离开盼星阁。

    桑融雪看着这对欢喜冤家,忍不住为他们之间甜蜜的情感感到高兴。

    “馥扬很疼羽韵。”一向没带任何感情的索命罗刹,竟然肯为了他深爱的红妆放下酷身段,羽韵很幸福。

    “我也很疼你。”拉斐尔拿着梳子帮她梳整已长到齐肩的黑发。

    “可是……你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她想起那天他说的话,她的心就一阵不安。

    她又开始习惯有他陪伴的日子,他不眠不休的照顾她,几乎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她的身上,那……那个女人会不会吃醋?会不会怪她霸占了他所有的时间?

    现在的拉斐尔还是跟以前一样温柔,她好想重回以前的生活,在她的生活中有拉斐尔的爱,他的生命中有她的存在。

    但,当初提出分手的人是她,更何况她还是冥狱的背叛者、对拉斐尔爱情的背叛者,她还有什么资格要求拉斐尔回到她身边,要他重新接纳她的爱?

    拉斐尔停下梳发的动作,“我是有喜欢的人,而且很爱她。”一提及心上人,他的眸中尽是千万柔情。

    桑融雪瞥见他眸中的缱绻情意,顿时心如刀割。他承认了……“那女人……很幸运。”她好羡慕被拉斐尔爱的女人。

    “的确是很幸运。”他也有同感。

    “你会娶她为妻吗?”拉斐尔心中的位置将要换人,不再是她了。”

    “会,还要爱她一辈子。”他熟练的将她的发拨至耳后,让她像个清纯、可爱的小天使。

    “是吗?”初愈的伤比不上现在的心痛。她无法想像拉斐尔的臂弯中即将躺着另一个得到他爱的女人。

    “是啊!”他宠溺的捏捏她挺翘的鼻子。

    拉斐尔……桑融雪星眸中透露出太多感情,那全是对拉斐尔的一往情深。

    “在想什么?”他察觉到她眸中的失落。

    “没有……”其实,她的心在滴血。但她已做了决定……隔天——“融雪不见了!”任羽韵拿着一张桑融雪留给拉斐尔的信,狂奔至前厅找正和她老公在谈天的拉斐尔。

    拉斐尔接过信,看着上头娟秀的字体——亲爱的拉斐尔:原谅我的最后一次无理取闹,我选择默默离开东堂,是为忘记你。见了你,我便离不开;但不见你,又教我思念不已。在两难的抉择下,我选择再次离开你,让你和她能幸福过一生。

    我会试着忘了你,虽然我知道这很难。

    融雪

    融雪这个小笨蛋!他爱的就只有她一人,哪来的“她”?这小女人八成又误解他的意思了。

    桑融雪躺在床上,睁着一双眼看着天花板。今天是除夕,不知道大家在做什么?

    他们应该猜不到她离开东堂后便直接回她的小鲍寓吧!人家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而她选择回她的小窝,只是赌赌运气罢了,看来她运气不错,回来半个多月还没有人找过她。

    拉斐尔会不会找她?应该不会吧!他的心全都在那个新欢身上,怎么还有多余的时间来寻找她这个旧爱。

    黑暗中,她轻叹一口气。

    “拉斐尔……“情不自禁,她又喃喃喊着这个让她又爱又恨的名字。

    “干嘛?“

    “没事!八又轻叹一口气?

    拉斐尔……呃,刚刚她听到拉斐尔的声音?她是不是听错了。

    桑融雪惊慌的看着四周,赫然在房门口看见倚着门的熟悉身影。

    “拉斐尔?”她惊呼,不敢想念眼前所见。

    拉斐尔朝她缓缓移动,彷佛是黑暗之神,俐落的游走在黑暗中。

    “你为什么又偷跑?”他冷硬的声音有着不悦的斥责。

    “我……我只是不想破坏你和她的感情。”她大方的退出还不好吗?难道要等对方来赶她走啊!

    “她是谁?”小笨蛋!

    “你喜欢的女人嘛!”非要她明讲吗?那对她伤害很大的。

    “你知道我喜欢哪个女人吗?”

    “就是你的新欢嘛!”难不成她还要跑去按人家的门铃问人家叫什么名字、住哪里、三围多少、有什么嗜好?

    “你知不知道这半个多月我都快把台湾翻过来,就为了找你,而你却优闲的躺在你的床上睡觉?”这个只会惹麻烦的小麻烦。

    “找我?”干嘛?该不会是要拿喜贴给她吧!她可不要。

    “是,找你。你老是一声不响的消失,令我十分担心,你知不知道。”他无法再忍受失去她的日子。

    “那你现在找到我了,可以回去了。”她走下床,准备送他到门口。

    “你在想些什么?什么找到你就可以回去?你还要离开多少次才甘心?”他不喜欢这样找她,害怕找到的结果不是他要的、害怕失去她。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这样你会好过点,比较不会为难,而我们之间弛可以分得较清楚……”她也想他,但他们之间不能再这样下去。

    “分什么关系?”她那颗小脑袋又在乱想了。

    “我们分手了,而你又有新的恋人……”他一定要逼她说出来吗?这狠心的男人老是一再在她的伤口上撒盐。

    拉斐尔一把搂住她纤盈的细腰,惩罚似的吻着她令他着迷的红唇。

    “晤……“

    许久,拉斐尔才不舍的离开她诱人的香唇,而桑融雪则气喘吁吁的看着他突如其来的举动。

    “你真美,是你让我知道什么叫爱。”他轻吻她柔皙的手背。

    她的心跳得好快!

    “你……”他的唇和吻。

    “我爱你。”他深情款款说道。

    “什么?”她一时反应不过来。

    “我爱你,一直都爱你。”他将她略为僵硬的身子拥入怀中,他好想她。

    “噢,拉斐尔!”错愕过后的桑融雪抱着拉斐尔哭泣。

    原来,拉斐尔一直爱她,只是,她不但没察觉又误会了他!

    “别再一声不响的消失,我不想再过那种没有你的日子。”他抚着她的脸柔柔说道。

    “拉斐尔!”桑融雪献上红唇,将数日来的思念全数倾出让跟前这个她爱的男人知道。

    拉斐尔那颗她牵动的心,此刻正为她展现柔情与狂野。

    “你知不知道我想死你了。”他回吻着她,双手控进她宽松的衬衫内,滑过她光滑的美背。

    “拉斐尔……”她亲爱的拉斐尔……

    他的热情抚摸引起她阵阵酥麻战栗。

    “噢,斐……”她娇喘连连的呻吟着。

    “说你爱我——”他抚着她丰满的双峰要求。

    “我爱你……”体内高涨的火焰似乎快将她融化了。

    “说你不会再离开我。”他要她的保证。

    “我……不会再离开你……这辈子只爱你……”这辈子,她是注定离不开他了。

    “亲爱的……”拉斐尔得到她亲口的保证,他一个挺身进入了她。

    窗外繁繁星子不停闪烁,各家各户纷纷于十二点时燃放鞭炮迎新的一个年到来。顿时,台中欢乐的不夜城,大街上处处可闻熟闹的鞭炮声和祝贺声。

    而对面大楼上,则有一群偷窥者正在欣赏桑融雪公寓里的火热春色。

    “看来,我明年有孙子可抱了。”尚洛莉掩嘴偷笑,还不忘在一旁摇旗呐喊的帮儿子加油。

    “冥狱又要添新血罗!”莫煜别有涵义地笑道。

    “加油!可别输东堂的魅影埃”莫昱朝着对面喊道。

    “老公,我们也回去再努力。”任羽韵拉着老公魅影准备回家制造下一个宝宝。

    开玩笑,她怎么可以输给融雪他们呢?

    “这……老婆你才刚生完……”魅影一脸为难。他心疼她生孩子的痛苦啊!

    想当初,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就是他接生的,那时他就决定只生这个孩子,谁知道预防措施做得再好也比不上鬼灵老婆的诡计。

    “不管,我就是要生。谁教那两个小表都长得跟你一样,我要生一个跟我长得一样的。”任羽韵耍赖着。

    “奶瓶、尿布、牛奶、衣服……”跟在尚洛莉身旁的管家沃特则是不停的列写着明年出生的小主人所需的用品。

    看来,新的一年是令人期待的。

    伦敦

    夏洛特城堡内,桑融雪站在阳台上看着伦敦春意盎然的迷人早晨。

    “真美……”第一次,她这样看着外面的迷人景色。

    拉斐尔半luo着上身,悄悄从身后抱住她。“想什么?”他在她耳畔呼气。

    “你知不知道你曾经在德国救了我一命?”她一直没告诉他这一件事,现在她和拉斐尔的感情十分甜蜜,也该是告诉他的时候了。

    “知道。”他不停的吻着她的樱桃小嘴,而双手则是不规矩地探进她衣内。

    “你知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的?”她连说都没说埃“你的味道……你那淡淡的夜来香味。”她的身上总有只在夜间释放香味的夜来香的清新味道。

    第一次见面时,他即认出她身上那股清新香气,但他万万没想到,他的老婆就是黑市赫赫有名的天使。

    “噢……拉斐尔……”桑融发又拉斐尔的热情转移注意力。

    “亲爱的,别辜负了早晨美好的时光。”拉斐尔温柔的将她抱入房内。

    在伦敦春意盎然的早晨,夏洛特城堡的公爵主卧室内也正春色无边。

    “沃特,你说宝宝的房间要不要多摆设几间?”尚洛莉一边啜饮着花茶,一边问正在规划整建婴儿房的管家沃特。

    “依照少爷和夫人这么热情的程度来说,是有必要的。”沃物老实回答。看来得多买些未来小主人们的衣物、用品了。

    “我想也是。”尚洛莉轻笑道。

    春天,真是令人感到幸福的季节啊!呵……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地狱情人最新章节 | 地狱情人全文阅读 | 地狱情人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