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巧戏鸳鸯 > 第十章

巧戏鸳鸯 第十章 作者 : 蓝泠

    顾不了盘腿坐在床上,看着烛台上的烛火,拉拉手铐,再拽拽脚镣。

    真重啊……

    唐多儿已经被康凡带走半个时辰了,连个信都没有捎回来,留她一个人在这里,无聊得要死。最为重要的是,唐多儿在临走前,忘记了解开她的手铐脚镣,害得她现在一身沉重不堪,连动都不想动一下。

    都说一个人的时候容易胡思乱想,这活一点儿也不假。没有唐多儿和她拌嘴,她就开始想起一个人来了。

    冷傲凡问她相不相信他,如果真如他所说,只要相信他,花莫愁也不会死,那么即使他说的是假话,她也愿意相信,一千个相信,一万个相信。

    可是只要相信就可以了吗?她明明是亲眼看见花莫愁跳下去的呀……

    她使劲地甩甩头,甩去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想法。

    “顾不了,你现在想的应该是怎么对付乔延寿那个混蛋才对。”

    正想着,门外传来模模糊糊的声音,她警惕地缩到床角,睁大眼睛看着房门。

    门被缓缓地推开,果不其然,进来的是乔延寿那个混账家伙。

    “顾不了,很久不见了。”乔延寿在康凡的搀扶下慢慢走近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有多久?不过近半个月的时间而已。”顾不了反唇相讥,浑身带刺。一想起花莫愁,就恨不得将眼前的人扒皮抽筋。

    “这证明我们很有缘,不是吗?”乔延寿伸手想要摸她的脸,却被她厌恶地避开。

    “有缘你个大头鬼!”谁和他有缘,别臭美了!

    见她瞪着眼睛看他,乔延寿也不以为意,只是笑着耸耸肩,慢慢靠近她的脸庞。

    “干什么你!”讨厌死了他身上的味道,顾不了身子一钻,整个人溜到床的另一头。

    “顾不了,我们也明人不说暗话了。”在床沿坐下,乔延寿卷起袖子,让顾不了看他浮肿的手臂,皮肤透亮,上面还有为数不少的脓疮在不断地流着黄色的液体。

    “我的病,你究竟是治还是不冶?”这段日子以米,身子是越来越虚弱,身体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脓疮,疼痛不已——他是等不下去了。

    “不治、不治、不治!”他这种人,死有余辜,治好了他,让他再去糟蹋清白的姑娘家吗?

    乔延寿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慢慢地收回手臂,他一字一顿地对顾不了说:“顾不了,这可是你逼我的。”

    意识到情况不对,顾不了想要跳下床逃跑,无奈过重的手铐脚镣牵制了她的行动,刚一动作,整个人就重重地跌下了地。

    “康凡,抓住她!”

    康凡一把抓住彼不了的头发,一手将她的手反剪在背后,提起她的身子,扔到床上。

    顾不了挣扎着要起来,坐在她背后的康凡狠狠地用力拽她。

    “啊!”手像是快要被扭断了似的,顾不了疼得叫出了声。

    眼看着乔延寿慢慢向她靠近,她伸出脚,正准备踢他,背后却被康凡猛拍了一掌。

    脚无力地垂下,顾不了软绵绵地向后倒下。

    可恶,点了她的穴道!

    “你先下去吧。”乔延寿满意地点点头,对康凡命令道。

    “是。”康凡步下床榻,顺手拉下帐幔。不久,顾不了就听见关了门的声音。

    “你现在想说的,是不是我养了一条忠实的狗?”

    看顾不了怒瞪着他,伸手抚过她的脸颊,乔延寿慢慢地说。

    “你还有些自知之明。”忍住想要呕吐的感觉,顾不了拉下了脸。

    “很少有女人像你这么镇定的。顾不了,我是越来越喜欢你了。”乔延寿的手滑过她的下巴,在她的颈间流连着,“让我想一想,那个花莫愁,是你的情郎吧?”

    顾不了只是瞪着他,不发一言。

    “可惜啊,他死得太早了。”手,慢慢地拉开她的衣襟,“只要你成了我的妻子,就必须要为我治病了……”

    眼看着那只毛手就要下滑到她的胸口,顾不了闭上眼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喊道——

    “花二哥!”

    像是回应她的叫声一样,房顶上忽然传来巨大的声响,接着瓦片哗啦啦掉下来,砸在地板上,轰然作响。

    乔延寿吓了一大跳,放开顾不了,刚掀开帷幔,就看见屋顶上破了一个大洞,房间正中,站了一个怒气冲天的人。

    只看了一眼,他就惊骇地睁大了眼睛,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他居然跳下了床,想要夺门而逃。

    有人挡在他而前,那张他记忆深刻的脸,活生生地出现在他的面前,让他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叫——

    “鬼啊!”

    “大人,你怎么了?”

    先听见剧烈的响声,再听到乔延寿的惨叫声,本在门外守候的康凡带人冲进来,看着乔延寿瘫软在一旁不断地颤抖,面前还有一个背对着他们的人。

    抽出刀,康凡厉声喝道:“何人如此大胆?惊吓乔大人?”

    那人慢慢转过身,借着烛火,康凡看清楚了他的脸。

    花莫愁!

    不可能啊,花莫愁早就被他逼得在苍梧县投了水。

    他不会泅水,他亲耳听见,不会有错,所以料想他是必死无疑,连尸首都不曾去搜寻过。

    既是如此,那么,面前的人究竟是谁,看他披头散发,脸色铁青,莫非,真的是冤魂来索命吗?

    不想还好,一想,他执刀的手也不由得颤动起来。

    瞪了他一眼,花莫愁没有理会他。踢了一脚地上的乔延寿,跨过他,走到床前,撩起床幔,在看到顾不了衣衫不整的样子的时候,本来发青的脸更变成了黑色。

    “天杀的!”他嘴上骂着,手上行动着,伸手解了顾不了的穴道,拿起一旁的锦被一抖,牢牢地包住了她的身子。

    “花——二哥?”太过震惊了,以至于顾不了的舌头一时之间转不过弯来。

    “是我。”花莫愁冲她微微一笑,面皮上居然有灰尘掉下,落在她的脸上。

    “可是,可是——”这是怎么回事,他竟然没有死?

    “不了,你是不是在遗憾我没有死掉?”花莫愁叹了一口气,又有灰尘落下。

    “天啊,你真的还活着?”顾不了惊喜地低呼着,想要伸手搂住他,却因为身子被牢牢地裹在锦被中动弹不得。

    “不了,我们非要在这里讨论这些问题吗?”他现在满面尘灰烟火色,很是狼狈;外面还有一群目瞪口呆的人在看热闹,尴尬得很。

    “可是,可是为什么——”

    “好吧。”在磨人这方面,他永远居于下风。将顾不了打横抱起,嘴巴贴近她的耳朵,“我一生之中就这两个小毛病,锻炼了十二年,即使还是怕虫子,但另一方面,总还是有点儿成就吧。”

    “原来你——”听了他的话,顾不了才要叫出声,想起以前的教训,连忙压低了声音,“学会了泅水?”

    “谈不上。”花莫愁苦笑了一下,“至少懂得怎么在水中折腾,不至于淹死。”说出来是很丢脸,但是不得不承认。

    举步刚要走,顾不了又开口问他:“为什么你的全身上下都是灰尘?”不要怪她好奇,而是从花莫愁和她说话开始,他的脸上、身上就不断地有灰尘落下。

    花莫愁的面皮抖了抖,声音有点儿阴狠,“不要让我再看见冷傲凡那家伙,否则我就劈了他!”

    “你们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杀了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爬到门边的乔延寿听见了他们的对话,冲着一帮发呆的护卫猛叫。

    “你这个家伙!”花莫愁上前一步,吓得周围见识过他厉害的人纷纷后退,“我还没有找你算账,你倒叫嚣起来。也好,今日新仇加旧恨,一起算算吧。”

    听他这样一说,乔延寿吓得一个趔趄,翻出了门槛。

    “乔大人,何事行此大礼?”刚跌出门外,眼前出现一双黑色的靴子,向上一看,是穆秋时在问他。

    “小王爷!”乔延寿心中暗暗叫苦,想着为什么所有的人都选在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出现。“你不在别院休息,来这里做什么?”

    “奇怪了,我记得乔人人说过,我是你的贵客,可以随意参观啊。”穆冬时看着乔延寿狼狈的样子,很惊讶地说。

    “是,我是说过,可……可是现在有刺客,小王爷在此很……很危险。还是先请小王爷回别院,下……下官明日一定设宴为小王爷压惊。”结结巴巴地说着,乔延寿就想早些将穆冬时支开。

    “是吗?那我更要看看了,是不是,夕夕姑娘?”

    穆冬时转过头,对身后的唐多儿说。

    “我也想看看。”唐多儿慢慢地点着头。

    “小王爷——”乔延寿想要阻止穆冬时,不料他却绕过他,带着唐多儿,直接走进房去。

    “灰尘好大,你在搞什么鬼?”有些抱怨地嘀咕着,唐多儿挥挥袖子,看了看花莫愁,再问他怀中的顾不了,“还有这个不人不鬼的家伙是谁啊?”

    “顾不了?”

    顾不了刚想要回答唐多儿,却被熟悉的声音拉去了注意力。眯起眼睛,透过满屋子飞扬的灰尘,看到了站在唐多儿旁边的颀长身影。

    “穆冬时!”眼前一亮,她兴奋地开口大叫,不顾自己被抱成粽子的形状举步维艰,想要挣扎着下地。

    太好了,离开穆王府将近三个月,她真的好想醉雨,想要知道醉雨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不过她的神态和动作在花莫愁眼里看来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穆秋时,穆冬时,穆王府的两个小王爷,心中有些吃味,又想起冷傲凡说的话——

    “谁知道她嫁了没有,不过话说回来,穆王府还有一个小王爷……”

    一想到这里,脑海中便拉响了警报,自动将穆冬时归为情敌一类,花莫愁将顾不了抱得紧紧的,死也不放手。

    “花二哥?”感觉他忽然加重了手中的力道,顾不了不解地抬头看向他。

    “不许过去。”他眼底有着浓浓的霸占欲。

    “啊?”顾不了张大了嘴巴,她只不过是想要过去问问醉雨的近况呀,这也不准?

    穆冬时向花莫愁拱拱手,“在下是南京穆王府穆冬时,还不知阁下是——”眼前男子眼中的警告意味很是明显,摆明了他要是敢和顾不了搭腔,就一定会有很凄惨的下场。但是顾不了是他大嫂的表妹,连带着也算是他的妹子,总不能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就把她交出去吧。

    花莫愁一仰头,又有大量的灰尘从他的头上落下,呛得顾不了不断地咳嗽。

    “我是你大哥的二舅子!”

    口气冲得不行,字面下的意思就是我比你大上两个辈分,最好不要来和我抢。

    穆冬时看向顾不了,后者点了点头。

    原来是大嫂的二哥,感觉很不一样呀……

    笑了笑,不再追问,穆冬时的目光移到坐在地上的乔延寿身上,礼貌地询问:“乔大人可否解释,为什么我大嫂的表妹会出现在贵府中?而且——”看了看顾不了身上被包得严严实实的锦被,“还衣衫不整?”

    “我……我是请顾姑娘来府上做客的。”乔延寿紧张地辩解着。

    “有做客带着手铐脚镣的吗?”唐多儿看着锦被中露出的脚镣,慢吞吞地说。

    “你……你们!”满脸通红,乔延寿指着唐多儿,“我明白了,你们是合起伙来整我的。”

    “乔大人说笑了,若是没做亏心事,还怕半夜鬼敲门吗?”看乔延寿气急败坏的模样,穆冬时冷冷地道,“今日的一切,还望乔大人日后给穆王府一个合理的解释。”

    说完,他向外走去,唐多儿跟在后面,花莫愁也抱着顾不了准备离开。

    乔延寿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最后一咬牙,像是决定了什么,大声说道:“你们谁都不准走!”

    “乔大人还有什么指教?”转身看向乔延寿,穆冬时问。

    “我是豁出去了,若是今日让你们离开,明口我就会没命。”乔延寿的手将门框捏得紧紧的,看向一旁的护卫,“给我上,杀了他们,我重重有赏。”

    周围的人迟疑着,没有人上前。

    “助纣为虐,各位要想清楚了。”穆冬时缓缓地说道,环视了一圈,目光落到乔延寿身上,“乔大人,你还当真目无王法了吗?”

    “王法?”乔延寿狰狞地笑着,“天子脚下,百官惟我马首是瞻,我就是王法。”

    “乔大人,你说这话,可是藐视皇上,论罪当诛。”穆冬时沉下脸,冷冷地说道。

    “我是说了,但是谁听见了呢?杀了你们,就一了百了了。”乔延寿眼中的凶光乍现,“康凡,杀了他们!”

    “大人——”康凡嗫嚅着,一个花莫愁就够他受的了,不要说还再加上一个穆冬时。

    “跟这种人说什么?杀了他不就除了人祸害了吗?”花莫愁不耐烦地说。

    “慢!”伸手按住花莫愁要拔剑的手,穆冬时轻轻对他说,“自古民不与官斗,朝廷的事,还要朝廷自己来解决。”

    说完这句话,他忽然提高了声音:“天听到,地听到,你我听到,还有——夏侯督抚,你听见了吗?”

    窗外传来朗朗的笑声:“自然是听见了。”

    门外忽然涌进卫兵,团团将乔延寿等人围在中间。

    “穆冬时,你故意陷害我。”乔延寿咬牙切齿地说。

    “你以为我真的是沉迷温柔乡了吗?事实上,我去找了夏侯督抚,就是要让他作旁证,让你无法抵赖。”

    看着乔延寿逐渐扭曲的脸庞,穆冬时慢慢地说,“乔延寿,自作孽,不可活啊……”

    “大人做主啊……”

    远处忽然传来男子哭天抢地的声音,让唐多儿忍不住汗颜——多假的声音啊。

    扑通!

    “你——有何冤情?”夏侯督抚看着跪在自己而前的男子,满脸的梨花带雨,怪恶心一把的。

    “小人要告当今户部主事乔大人,为官不公,欺压良民,强抢小人和兄弟的妻子,还霸占民女供自己享乐。”讲了一大串,他忽然飞身抱住穆冬时身边的唐多儿,期期艾艾的声音很是催人泪下,“娘子啊,为夫来晚了,让你受苦了……”

    唐多儿翻了个白眼,咕哝道:“冷傲凡,你不要玩得太过分。”

    “啊,娘子,你说什么,你是说乔大人还关了很多的姑娘在密室,我知道了,知道了——”紧紧抱住她,冷傲凡凄怆地喊着。

    “还不快去搜!”闻言,夏侯督抚吩咐手下的人。

    “谢谢——记得密室在后花园里。那里有个石桌,按一下下面的按钮,对面那面墙的后面就是了啊……”

    冷傲凡非常仔细地嘱咐,直到卫兵消失住走廊的尽头,才满意地回过头。在看到面前的花莫愁之后,他愣了愣,接着又开始大呼小叫——

    “我说兄弟啊,你为什么还不请大人做主?”

    “我现在要先为我自己做主。”不理会他的悲情演出,花莫愁阴沉沉地说。他放下顾不了,交给一旁的唐多儿,“麻烦一下。”

    “嘿嘿,这个,我看,就不必了吧——”冷傲凡干笑着,松开唐多儿,撒腿就跑。

    “冷傲凡,你这个卑鄙小人,给我站住!”远远地,传来花莫愁的咆哮声。

    “冷静、冷静,弟妹还在等你呢……”

    “有胆子做,你就不要跑!”

    ☆☆☆wwwnet☆☆☆wwwnet☆☆☆

    “户部主事乔延寿,欺君枉上,结党营私,欺压良民……罪行累累,罄竹难书……斩立决。”

    “斩立决!”人群中,顾不了轻轻地念皇榜上的最后几个字。

    “不了,我们走了。”花莫愁一边唤她,一边牵过马匹。

    “哦。”她答应着,走到他身边,翻身上马,忍不住再回头看了一眼皇榜。

    天网恢恢,疏而不露,乔延寿多行不义,自作自受。

    “花二哥——”转过头,看着花莫愁,顾不了轻轻地笑了,“那日晚上,你和冷大哥的过节究竟是怎么解决的呢?”

    后来才知晓花莫愁之所以那么气愤,是因为冷傲凡在苍梧县明明遇到了花莫愁,却不告诉他她已经被送往了京城,害得他心急火燎地冲到县衙,却不得她的踪影。一气之下,真的就如冷傲凡所料,拆了苍梧县的县衙,然后一路马不停蹄地追到京城。

    几日的不眠不休,怪不得,他神情憔悴,从头到脚都是灰尘,原来是这样来的啊……

    “真的不怪我,我本来要和他说的,是他自己跑得急,根本就不理我。”想起告别的那一日,冷傲凡捂着头上的大包,很是哀怨地对她说。而花莫愁,乌黑着眼睛,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不了,你笑什么?”看她笑眯眯的样子,花莫愁伸手拉住她的缰绳,问她。

    “想到一件很好笑的事情。”顾不了低下头,看他拉着自己缰绳的手。

    “好笑?”

    “是啊,你和冷大哥好像很不对盘,每次见面,都要大小斗一番——花二哥,你干什么?”一抬头,就看见花莫愁逼近她面庞的脸,她忍不住向后仰着身子,想要避免他的接近。

    “有什事,我一定要问你。”看她瞪大眼睛向后仰,他干脆伸手抱过她,放住自已的身前,顺便踢了一脚她的座骑,看它远远地跑外。

    “花二哥!”眼看着自己的马被他一脚踢得无影无踪,顾不了无奈地叫道。

    扳过她的脸,让她看着他的眼睛,花莫愁问她:“你和冷傲凡之间的婚约,究竟是怎么回事?”

    “好好的干吗突然问这个?”顾不了不解地问他。

    “因为这对我很重要。”他可不希望某一天醒来有个人叫嚣着要将自己的娘子抢跑。

    “为什么呢?”挠挠自己的头,顾不了还是不明白地问。

    “顾不了,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眯起眼睛危险地看着她,花莫愁只差没有头顶冒烟。

    又来了,又给她出选择题,真难哪。

    “我是真的不知道啊。”最后,她手一摊,很是坦白地说。

    一口气差点儿接不上来,花莫愁拉起她的手,捋起她的衣袖,露出那只玉镯。

    将她的手举高,放在她的眼前,“你看看,这是什么?”

    “你送我的玉镯啊。”很贵的那一只,她记得。

    “还有呢?”启发,启发,再启发,就盼望着她能再想起些什么来。

    “还有啊?”歪着脑袋想了一下,顾不了拍手大叫,“我知道了。”

    “什么?”花莫愁好是激动地朝她的面颊贴近了些,就待她说出来以后给她一个香喷喷的吻。

    “花二哥,你放心吧,我会好好保存它,绝对不会弄坏的。”拉着他的手,顾不了郑重其事地说。

    她是要存心气死他吧?

    “要不,花二哥,你就直接告诉我好了,我很笨的,你要我猜,我真的猜不出来。”看他忽然沮丧地垂下头,顾不了小心翼翼地说。

    “好吧,我就直接和你说吧。”他认输,再这样启发下去,怕是他到了七老八十也娶不到老婆。

    “好,你说,我听。”闻言,顾不了立刻坐直了身子,一副乖乖受教的模样。

    “你知道我们现在是要回万花阁吧?”

    “知道。”顾不了连连点头。

    “如果我没有记错,你曾经说过想要一辈子住在万花阁的,是不是?”花莫愁忽然握住她的手,表情忽然柔和下来。

    “我……我是说过,但是——”顾不了有些结巴地说。太过分了,他怎么可以做出这么诱人的表情出来?

    “那如果我要你和我一起在万花阁过日子,你愿意吗?”他轻轻地问她,俊脸微微有些泛红。

    过日子,含义可多了。他说的,不会正巧是她想的那样吧?

    “你说的过日子,是什么意思?”稀奇地看着眼前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景,顾不了傻傻地问。

    “就是娶你当老婆!”

    “可是,可是——”

    “顾不了,不准再有可是!”花莫愁翻脸比翻书还快,柔情似水的表情忽然不再,换成恶狠狠的模样看着她,“你以为我下山找你是为了什么?你以为我吻你是为了什么?你以为我为你跳水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心,因为他说的话而跳动得很厉害。原来不是她的错觉,他关心她,保护她,还吻了她……

    “因为我对你动心了!”看她开口又要说什么,花莫愁瞪她一眼,“你不能拒绝我,我已经看过你的脚,你这辈子是我的人了!”

    “花二哥——”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一扬鞭,准备快马加鞭赶回万花阁,不让顾不了再找任何理由。

    “我也是。”

    “你也是?你也是什么?”

    “我对你,很早以前就动心了。”

    轻轻地说着,看他狂喜的表情,顾不了伸出手,搂住他的脖子,缩进他的怀里,甜甜地笑了。

    嘴角是弯弯的、眉是弯弯的、眼睛也是弯弯的……

    尾声

    “……我娘就逗冷大哥说:‘傲凡,你看怎么办,看了我们不了的脚,以后她还怎么嫁出去?’当时冷大哥就随意说了一句:‘没关系,嫁给我好了。’其实那也只是一件在我一岁时洗澡遇到的小小事件而已,冷大哥那时也不过十岁,大人们就当笑话似的定下来了。其实我对冷大哥,也只是兄长之情而已。”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觉得要你们两个人写张退婚书才安心。”拉着顾不了的手,花莫愁撇撇嘴,如是说。去年带顾不了回万花阁,那个冷傲凡时不时地就打着未婚夫的招牌不断地来叨扰。看他们有说有笑的样子,一个未婚夫,一个未婚妻,倒是他,有些妾身未明的感觉,很是不甘。如此三番之后,再也坐不住,带着顾不了直奔苏州,找冷傲凡来解除婚约来了。

    “花二哥,你还真是小气呢。”看他很是吃味的模样,顾不了轻声取笑。

    “这不是小气,这是未雨绸缪。”回答得理直气壮,花莫愁将她圈进怀中。

    “西湖水,还是这样美啊……”看着旁边轻轻荡漾的西湖水,想着花莫愁拗不过她,同意先来杭州再去苏州,顾不了的嘴角泛起笑意。窝在他的怀里,她贪婪地汲取他怀中的温度,想起一年以前,同样也在西湖边,心情却是别样不问。

    “花二哥,你还记不记得,我以前和你说过,西湖和洞庭,就像是我认识的两个人?”在他的怀里抬起小脸,她笑眯眯地问他。

    “记得。”他当时还为顾不了嘴里冒出的文雅词句惊讶不已。

    “那你知不知道是谁呢?”顾不了搂住他的腰,觉得心情很好。

    “是谁呢?”摸摸她冰凉的的腧货,花莫愁笑着问她。

    “西湖,就像是醉雨的美,而洞庭,就像花二哥你啊。”眨眨眼,顾不了说。

    “我?”他有哪一点像洞庭湖了?

    “‘浩浩荡荡,横无际涯’。”顾不了轻轻地吟诵,将脸蛋贴近他温热的胸口,“有这样的怀抱,我就像是回了洞庭湖一样啊……”

    “不了——”心因为她的活而充满了甜蜜,花莫愁紧紧地抱住她,与她一起看着美丽的西湖之水。

    ☆☆☆wwwnet☆☆☆wwwnet☆☆☆

    “花二哥,你先等等,我过去看看。”路过一家店铺,顾不了对花莫愁说。算起来,醉雨也快要生了,她这个小姨,总要送些什么东西才好吧?

    “好吧,我在外面等你。”花莫愁点点头,看她笑着跑进了店铺。

    有名女子从他的身边走过,不小心碰了他一下。

    “对不起——”女子连忙道歉。

    “是你。”帮她拾起散落在地上的花,花莫愁忽然记起她就是一年前顾不了买花的那位姑娘。

    “是你啊。”卖花的姑娘显然也认出了他,对他微微一笑,将花放进自己的花篮中,她看看他的周围,“与你一道的那位姑娘呢?”

    “她有些事,我在这里等她。”之所以记得她,是因为一年前她对他颇有深意的一笑,让他记忆犹新。

    听他这样说,卖花姑娘和善地笑了笑,“那位姑娘可真有意思。我卖花卖了这么久,可从来没有看过有哪一位姑娘像她那么大胆呢。”

    “什么意思?”顾不了是瞒着他做了什么事了吗?

    “咦?她没有对你说吗?”卖花姑娘见他一脸的莫名其妙,有些诧异地问他。

    “说什么?”他更加迷惑了。

    “那就奇怪了,当日她问我喜欢一个人送什么花才好,我告诉她腊梅花,她二话不说就买了一枝。我看她开开心心地送给了你,还以为——”

    “没关系。”是这样啊——花莫愁看了看旁边店铺里的那一抹蹦蹦跳跳的身影,脸上露出和煦的笑意,“反正她也快是我的娘子了。”

    “是这样吗?真是恭喜了。”卖花的女子听他这样说,想了想,从自己的花篮中抽出一束花递给他,“既然如此,这束花就当做是我的贺礼送给你们吧。”

    “谢谢。”他接过,惊奇地发现居然是束兰花,而且看起来还很眼熟,“这样的季节,会有兰花吗?”

    “公子也觉得少见,是吗?”卖花姑娘见他很好奇,整理了一下花篮中的花,慢慢地道,“就近一户人家的后院中,长满了本应该在不同月份盛开的花卉,常开不败。有个小男孩经常细心地照料这些花朵,而且无论是谁,只要开口向他要花,他总是来者不拒。他说是有他姐姐告诉他,这些花,都是他最心爱的朋友的化身,会一直陪伴他。他现在很快乐,所以希望通过送花,将他的欢乐和大家一起分享……”

    选好了东西,顾不了跨出店门,挽住花莫愁的手臂,看他若有所思,忍不住问他:“你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好心会有好报。”将手中的兰花递给她,花莫愁微笑着说。

    ☆☆☆wwwnet☆☆☆wwwnet☆☆☆

    “顾不了!”

    伴随着怒吼声,梨雨园的院门被一只大脚踢开。

    “你又在发什么疯了?”眼皮也没动一下,花莫愁盘腿坐在青石上,懒懒地问来人。

    “我要找顾不了,我要她负责!”冷傲凡红着眼,大声地叫着。

    听他这样说,花莫愁抬起头,警惕地看着他,“负什么责?你不要忘记,你已经和不了解除了婚约,不了现在已经是我的妻子了。”

    “我管她是谁的妻子!我找她,是要问她究竟跟多儿说了什么,让她现在对我不屑一顾。”

    “不了能跟多儿说什么?”花莫愁跃下青石,看冷傲凡气急败坏的样了,“是不是你的风流病又犯了,所以才有这样的下场?”

    “你在胡说些什么!”冷傲凡刚要骂他一番,却眼尖地看到顾不了正向他们走来。他绕过花莫愁,挡在顾不了的面前,凶巴巴地问:“当初放任你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你到底对多儿说了些什么?她现在说不要我,要穆王府的穆冬时!”

    “收起你的凶恶相。”花莫愁适时地卡进他们两人中间,不满意地对冷傲凡说。

    好可怜,好委屈的声音哦……顾不了很是同情地看了冷傲凡一眼,“她问我,你在我的心中真那么一文不值?”

    刚说完,就看见面前的两个男人非常认真地竖起了耳朵。

    忍住笑意,她一本正经地再说:“我告诉她,简直是差劲透了。”

    反应很明显,一个满意地勾起了嘴角,一个暴跳如雷。

    “顾不了,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你这不是存心损坏我的形象吗?”冷傲凡气得直跳脚,那种力道,根本就是要将地面踩出一个大洞来。

    “可是,我的心中只有花二哥啊。”好委屈地说着,顾不了抬起头问自己的夫君,“花二哥,我说错了吗?”

    “没有,没有。”花莫愁拍着她的肩膀安慰他,心中得意地想要笑——哈,冷傲凡,你在不了的心中一文不值,滚到一边去凉快吧。

    “是吗?”被花莫愁搂着往回走,顾不了看看身后捶胸顿足的冷傲凡,“可是,冷大哥看起来很可怜哪。”

    “没有关系,他一会儿就好了。”管他呢。

    “可是——”

    “不了,你的药好像已绎晒好了哦。”他低声诱哄着,就是不想让她理会那个“前未婚夫”。

    “可是——”

    接下来的话,冈为他们越走越远而再也听不清楚。

    剩下的,只有满院飘香的梨花,以及一个失魂落魄的男人-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巧戏鸳鸯最新章节 | 巧戏鸳鸯全文阅读 | 巧戏鸳鸯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