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娇俏女娃擒冰心 > 第六章

娇俏女娃擒冰心 第六章 作者 : 姬恋

    “万俟宇,你今天怎么比较早起?”聂芷砜左手抓着一个小笼包,右手一块“芙蓉糕”,口中的酱瓜还来不及咽下。

    “等一下我要出庄了。”将豆浆递到她唇边,小心喂着。

    “哦。”她乖乖地喝了一口豆浆。“那我是不是又不能好眠了?”

    “有差吗?”他替她擦拭嘴角残留的糕屑。

    “有。”她吞下一个小笼包。真是美味。“你没发现吗?这几天我都没黑眼圈了。”

    “哦?”和他没关吧?她这些天根本是玩累了,回房间倒头就睡,根本看都没看到他一眼。早上也比他早醒,害他连睁眼看到她的机会都没有,每天上演逮人的戏码。这不像是没有他不可以好眠的样子吧?

    “万俟宇,你什么时候回来?”虽然他不在了会想他,但她想留宛儿在“云枫居”住几天,顺带整个山庄绕一圈咯。

    “十天半个月可能回不来。”他用湿的绢帕将她的双手擦干净,用筷子夹了个小笼包放在她嘴边。看着她吃下。

    “哦。”她含糊不清地应着。半个月,太久了吧?她不要。“万俟宇,最多就七天。你只能离开我七天。”七天就可以把整座山庄逛完了吧。

    “十天。我尽快回来。”他将豆浆递到她唇边,她别扭地别开脸。“好吧,七天。”

    “说话不算话的是小狈。”她笑眯了眼,将整碗豆浆抢过来,一咕噜喝光。

    “任性的丫头。”他的话里净是宠溺。

    “好了,我去玩了。”她将碗放下,深呼了一口气。

    “中午记得吃饭,晚上吃完饭乖乖呆在‘云枫居’玩,不要到处乱跑;睡觉时不要乱踢被子。到‘风扬轩’玩时不可以再爬树,也不准再偷下水。我会……”

    “叫幻影在暗处保护我。”聂芷砜接下他的话。“明明是你要出门,怎么婆婆妈妈吩咐一大堆的是你不是我?你才应该好好照顾自己,别再乱淋雨了。”要念妈妈经哦?那一起咯。而且她爱碎碎念念起来才有味道,像万俟宇这种酷哥哥类型的男生念起来会扣分的。

    “还有,不许泡,不许带一大堆苍蝇回来,不许让别的女人近你身半步!”女权万万岁,所以万俟宇只能对她好。

    什么意思?

    万俟宇挑高眉。她说的那一大串他只听得懂“别乱淋雨”“不许让别的女人近身”,其他乱七八糟的又是这女人的天马行空了吧?

    “少爷,马备好了。”小厮小刀背着包袱出现在门口。

    “嗯。”冷应了一声,视线锁在聂芷砜脸上。“我走了。”

    “早点回来。有什么好玩的带回来给我哦。”她倾过身,想给他的脸颊一个送别的吻。哪知他脸一偏,竟刚好对上他的唇。

    呃……有桂花的味道。

    万俟宇偷偷喝了桂花酿,没有分她。

    “咳,咳。”小刀装模做样地咳出声。虽然眼前亲热的画面很养眼,虽然他不忍心打扰小两口的道别,但再等下去恐怕又走不了了。

    “呃……我……”聂芷砜红着脸跳离万俟宇身边。她拍了拍脸颊,深吸一口气。踱到小刀面前,严肃着一张脸。“小刀,你帮我盯好少爷,别让他到处拈花惹草。”

    “是,聂姑娘。”小刀憋住笑,很认真地应着。“小的一定盯好……照顾好少爷,不让少爷有机会……不让有心人士接近少爷。”在万俟宇冷眸的逼视下,小刀噤声了。少爷哪可能拈花惹草,除了在聂姑娘面前,他根本就不像人……普通人。

    “那就好。”她的态度根本就把万俟宇当成所有物了。还不害臊地以“少庄主的贴身丫鬟”自居。

    “小刀,走了。”万俟宇不知什么时候已停在好几米外的地方等小刀了。他不看向聂芷砜,不然就真的走不了了。

    “是。”十分狗腿地跟上去。“少爷,您中午打算在哪驻脚,小的要不要先打理一下……还是晚上就在……”

    聂芷砜看着小刀满头大汗地追在步伐轻履的万俟宇身后,嘴喋喋不休的样子,笑得到快流出眼泪了。

    “这小刀真好玩,等回来了向万俟宇借来玩两天。”她自言自语。

    “万俟宇,你早点回来哦。”

    “丫头啊,人刚走就开始想念了?”倪芸鬼魅般出现在聂芷砜身后。刚刚那香艳的画面她可没错过哦。

    啧啧,这小泵娘真主动呢。

    她那冰块儿子也懂得亲亲哦,真想不到。居然没咬破小泵娘的嘴唇。技术还不错哦。

    “夫人,你在看什么?”聂芷砜脑袋中冒着问题泡泡,她的眼神很不怀好意。看得她心理毛毛的。

    “丫头啊,什么时候让娘玩孙子啊?”倪芸上上下下打量着聂芷砜。看上去就小孩子一个,以后再生出个小孩子,会不会再过几年母子或母女就变双胞胎了?

    嘻,到时景象一定很有趣。

    “夫人,您想太多。”虽然她是世纪的新新女性,但她坚持到所谓的洞房花烛夜才将宝贵的第一次献给亲亲老公的。

    “我去找宛儿玩了。”虽然很喜欢夫人,但现在躲远点比较安全。因为夫人体内的恶作剧因子又不安分了。

    “宛儿,我们到那边去玩。”聂芷砜将宛儿拉向“晚枫亭”的方向。“我跟你说哦,那边有个好漂亮的湖,叫‘静霓湖’,湖边的亭子叫‘晚枫亭’,那里的枫叶红得好灿烂好浪漫……”

    “那谁呢?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居然还擅自带人入庄,莫非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企图?”水依儿尖锐的声音打坏了聂芷砜喋喋不休的兴致。

    “宛儿,我们到亭子再聊。”拉着宛儿,迅速地绕过水依儿。

    “丫鬟就丫鬟,摆什么架子。”尖锐的声音再度响起,她用眼神示意一旁的丫鬟挡住聂芷砜的路。只是那丫鬟不敢照办。

    “你这女人做什么这么嚣张?!”不顾聂芷砜按住她的掌心,让她别和水依儿一般见识。宛儿气冲冲地跑到水依儿面前,指着她的鼻子大骂。“丫鬟?你才是要气质没气质,要风度没风度的伪大家闺秀!”

    “敢说芷砜是丫鬟,你凭什么?整个山庄除了芷砜她自己,没谁敢称她为丫鬟的。就算是万俟庄主也一样。”

    “我告诉你,再让我看到你羞辱她,我让你下地狱去!”

    “你……你算什么东西?”水依儿挺起胸膛不让别人看出她的胆怯。

    “我……”就在宛儿扬手要给水依儿一巴掌时,一个力道制住了她。

    “宛儿,什么事让你这么生气?说来干娘听听。”倪芸一脸温婉的笑。直接回答了水依儿的问题。

    “她……”宛儿在倪芸眼中捕捉到了信息,一下子噤声了。她压下心中的火,露出比倪芸更温婉的笑。“干娘,宛儿刚刚是跟这位姑娘开玩笑的。不知这位姑娘怎么称呼?”

    要演戏,她可不会输给倪芸。以前在“绿缘阁”不是白混的,不然她哪还能是以清白之身入住邢王府。

    “舅母,她……”水依儿一改刚刚的嚣张样,十足的大家闺秀。

    “她叫宛儿,我干女儿。宇儿不在,替宇儿来山庄陪芷砜丫头玩的。”话中的意思很明显。她是来陪未来嫂嫂的。倪芸亲昵地拉着聂芷砜和宛儿。“这小丫头是聂芷砜,宇儿的贵客。你见过的。”特意加重了“贵客”两个字。

    “干娘偏心,怎么芷砜就是贵客,宛儿只是个陪玩的丫头?”宛儿撒娇的柔与媚恰到了好处。她似是不经意一瞟。在看到宛儿时,露出好震惊的表情。

    “这姑娘是……”

    “依儿,她闺名水依儿。是宇儿的远方表妹。年龄稍长你一点,该称呼表姐。”倪芸介绍着。一个“远方”就把水依儿推得老远。

    “依儿表姐,宛儿不懂事,以后还依仗表姐多指教。”宛儿谦虚地对水依儿点头。

    “宛儿妹妹长得真可人。”水依儿一副好姐姐的样子,想和宛儿搞好关系。倪芸很疼这个干女儿,她知道。所以只有把宛儿拉到自己同一战线,她才可能嫁入山庄。

    “芷砜才是呢。”宛儿故作天真地笑着。她朝倪芸和水依儿鞠了一躬。“我这陪玩丫头先陪贵客玩去了,不然万俟少庄主回来了我可担不起怠慢贵客的罪名啊。”拉着一旁看好戏的聂芷砜翩然离去了。

    “舅母,宛儿真可爱。”水依儿尴尬地笑着。

    “是啊,那两个丫头就是讨喜。”倪芸很不谦虚地接话。“一个媳妇,一个女儿刚刚好。”

    “舅母……”

    “依儿,你慢慢玩,我找你舅舅商量点事。”“可是……”倪芸不让水依儿有说话的机会。“别客气,有什么需要尽避跟丫鬟们说,我去忙了。”

    万俟傲永远都是最好的挡箭牌。

    倪芸躲在暗处看着两个丫头凑在一起咬耳朵。想着刚刚的事。总结出的也就只有一条。

    “傲真是很好的挡箭牌呢。”喃喃出声。

    “娘子,不知找为夫有何要事?”突然发出的声音把倪芸吓了一大跳。她转过身对着她相公,谄媚地笑着。“傲,布庄的事都处理好了?账房那边也没问题了?”

    “要怎么补偿为夫呢?”他答非所问。

    “相公辛苦了,要不妾身吩咐厨房准备些补品让丫鬟们整理好床铺让相公好好歇息?妾身这就去。”她准备闪人了。

    “宇儿如果知道他出庄的原因就在庄里,不知道会怎样?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大堆帐啊什么的就没我的事了。”他似是自言自语,声音刚好可以让他准备闪人的娘子听到,而且不会打扰到两个笑容诡异的丫头。

    “傲,哪里不舒服?肩膀酸对不对?也难怪。昨晚批了整夜的账本,辛苦极了。妾身帮你单击。”自觉绕到他身后,拉他找地方坐下,帮他按捏着。

    “回房吧,我悃了。”

    “我叫人整理好床铺。”她找到机会又想闪了。大白天的睡什么觉,分明别有企图。

    “还是找宇儿回来吧,年轻人……”

    “我陪你回房,再帮你按几下帮助入眠。”倪芸认命地跟在万俟大庄主身后,眼睛还不舍地瞟向两个笑得乱灿烂的丫头。

    不知她们又在密谋什么整人计划了。都没她的份。

    夜——

    诡异得很。

    水依儿在睡梦中听到了凄惨的声音。

    “水依儿……时辰到了,该上路了。”

    “水依儿……”

    她的睫毛不安地动了动,最后睁开眼。

    “啊——”她尖锐地喊出声。“来人,快来人!”只是门还是紧闭着。

    室内的青光依旧。两个长舌头的高帽男子阴沉地笑着。

    “没有人会应你的。乖乖跟我们走吧。”黑脸的那个声音凶巴巴的,透着杀气。

    “不……”

    “水依儿,走吧。再不走天就亮了,你的魂魄也散了,就永世投不了胎了。”白脸的那个声音冷冰冰的,寒气逼人。

    “不……”

    “水依儿……”

    “水依儿……”

    黑白两张恐怖的脸越来越逼近她。

    “不——”

    清晨的“傲然山庄”划过一道撕心裂肺的叫声。

    “怎么了?小姐。”第一个冲进水依儿房间的是她带来的丫鬟彩儿。

    “彩儿,我不想死。我不想死。”苍白的水依儿抱着彩儿直发抖。

    “小姐,你活地好好的。”彩儿被她搞得一头雾水。

    “活着?我还活着?”水依儿一下子冷静了。瞬间又慌张起来。“有鬼,山庄有鬼。彩儿,我们快回去。这山庄有鬼。”

    “小姐,你冷静点。”彩儿按住她的肩膀。

    “彩儿,我们回去了。以后……以后我们再也不要来这里了。”

    “彩儿……”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倪芸优雅地打了个呵欠。不紧不慢地踏进屋子。此时,屋子已聚集了一大群人。

    “舅夫人,小姐她不知怎的一直说有鬼,嚷着要回去。”彩儿边安抚水依儿,边解释。

    “鬼?”倪芸瞪大了双眼,又一下子了然了。她伸了伸懒腰。“可能做噩梦了吧,好好休息一下就好了。”

    “我要回家。彩儿,我们回家。快,快点……我们回去了。”

    “彩儿,好好照顾小姐,冬兰你也留下,还有夏雪、春菊。”倪芸坐在水依儿身边安抚着。

    “依儿,没事的。你只是做噩梦了,醒来就好。没事的,你现在好好的。”

    她的安抚像咒语般,让水依儿一下字安静了下来。

    “做噩梦?”水依儿喃喃道。“原来是做噩梦了。但怎么真实得想要窒息了?”

    “对了,只是做噩梦。好好休息就没事了。”倪芸的声音很轻很柔。

    “舅母,我该回去了。爹娘想我了。”水依儿恬静地笑了。

    她不争了。或许是因为争不到加上不甘心才会让自己这么累,才会产生幻觉吧。

    “好,等你精神好点了,舅母就派人送你回去。”倪芸暗自松了一口气。

    “嗯。”水依儿埋下眼,又抬头,扬起灿烂的笑容。“表哥和聂姑娘成亲时请舅母通知依儿一声,依儿想来祝福他们。”

    “曾经依儿不懂事,为难了聂姑娘,舅母可以代依儿向聂姑娘表示一下歉意吗?”

    “我让芷砜丫头来看你吧,她也有不对。”倪芸环视了一下四周。“红儿,叫聂姑娘和宛儿小姐来一下。”

    “夫人,聂姑娘和宛儿小姐还在安寝。是否要小绿……”

    “不必了。”宛儿看着倪芸。“舅母,麻烦您叫人准备一下马车,依儿等下要出庄了。”看到聂芷砜那双清澈的眼,她会想起那些曾经的恶毒。

    “好。我叫人准备。”倪芸站起身。“帮表小姐更衣,准备早膳。”

    “是。”

    “聂姑娘,聂姑娘,夫人来了。”

    小绿跌跌撞撞地跑进万俟宇的房间,看到空荡荡的床时,呆了几秒,又跑到隔壁的厢房。

    “聂姑娘,聂姑娘,夫人……”

    还来不及叫醒床上睡得正甜的两个人,就先看到倪芸坐在圆桌前,悠闲地喝着茶。

    “夫……夫人。”小绿不安地绞着手中的帕子,眼神不敢和倪芸对上。

    “慌慌张张地,发生什么事了?”当家主母的架子十足。

    “没……”声音细若蚊呐。

    “哦?”挑高的眉和万俟宇很相似。“那聂姑娘半夜不在房里的事你也不知道了?”

    “奴婢……”

    “小绿啊,你失职了。”叹了好长的一口气。“我该怎么处置失职的丫鬟和不安分的主子呢?这聂丫头是该……”

    不等倪芸说完,小绿慌慌张张地跪在地上,不住地磕头。

    “小绿该死,是小绿没照顾好聂姑娘才让聂姑娘半夜肚子痛。夫人要罚就罚小绿吧。聂姑娘要上茅厕时,小绿不该贪睡让宛儿姑娘陪聂姑娘出去,害得两位姑娘在庄里迷了路,到大清早才回房休息……”

    迷路?

    倪芸差点失笑。亏那两个丫头想得出这么蹩脚的理由,也亏小绿相信迷路的说法。

    “大清早的,谁叽叽喳喳吵个不停?还让不让人睡觉?”床上终于有了动静。

    “小绿,不是说不到未时不吵我的吗?”另一个声音闷闷地从被子里传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宛儿刚睡下。”

    “出人命了还睡得着?”倪芸示意小绿先出去,顺带关上门。

    “关我屁事。人又不是我杀的。”宛儿的声音明显不悦。

    “夫人,睡觉最大。等我养足精神再陪你玩。要杀人也是那时的事了。”懒懒响应,和宛儿的态度明显有差。

    “水依儿病倒了。”就不信这两个丫头还睡得着。

    “病倒就病倒,大不了找副棺材装着入土。”话音刚落,头脑也一下子清醒了。倏的瞪大双眼,宛儿迅速起身,顺带拉起窝在被子里不肯探头的聂芷砜。

    “宛儿,你做什么啊?我很悃耶。”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呵——”还是好想睡觉。

    “清醒了没?”倪芸极优雅地啜了口茶,放下茶杯。

    “咦,夫人你怎么在这里?”拍了拍脸颊,驱赶不断袭来的瞌睡虫。

    “水依儿怎么了?”整装完毕的宛儿一**坐在倪芸对面的椅子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倪芸。

    “什么怎么了?”慢条斯理地下床,穿鞋,踱到桌子旁边,坐下。

    “昨晚你们做了什么好事?”庄主夫人开始审案了。

    “没有啊,就只是迷路了,不小心闯错房间。”来了点恶作剧。聂芷砜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然后,装鬼吓人把人吓出病了。”倪芸很轻松地接话。

    “水依儿病了?”终于聂家小泵娘知道自己被吵醒的原因了。“不可能吧?以前在鬼屋看到的都比昨晚恐怖多了,我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怎么只是鬼中比较不吓人的小黑小白就把人吓出病了?难道是宛儿易容功夫太了得了……”

    “丫头,承认了哦。”嘻,不打自招。

    “水依儿到底怎么了?”急性子的宛儿姑娘沉不住气了。

    “没事了,被你干娘我治好了。”很自豪呢。

    “那还来扰人清梦。”宛儿白了倪芸一眼,伸了伸懒腰,准备睡回笼觉。

    “就说嘛,鬼又不恐怖。”轻飘飘的声音开始有几分万俟宇的味道了。

    “告诉娘,为什么半夜扮鬼吓人。”不算她一份。

    “因为啊……”聂芷砜咕溜咕溜的双眼还来不及多转几圈就被宛儿抢走话了。

    “报仇。”宛儿精神一下子来了。“她太嚣张了,所以想给她点颜色瞧瞧。”

    “原本我以为芷砜是怕她才不吭声的呢,原来她的鬼脑袋里早就想好方案了,只是等时机到了来个神不知鬼不觉……”

    “还有宛儿的易容术。如果没有宛儿,大概免不了正面冲突吧。嘻,姑娘我聪明吧。”聂芷砜嘻笑出声。聪明人都是要会忍耐的,火气不可以一下子就被挑起,不然肯定是输家。

    看吧,她学会了很多呢。

    “哦。”倪芸虚应着。“原来我们的芷砜姑娘也是只小狐狸呢。”难怪做错事了,别人还要向她认错道歉。

    “好了,散场,睡觉去。”王妃下命令了。

    “睡觉,睡觉,刚刚我梦见周公说娶我咧,婚礼还没成就被吵醒了。我要继续了。”打了个呵欠,站起身打算上床睡觉了。

    “水依儿要出庄了。”

    “哦。夫人怎么没去送行?”无关紧要,她跟她又不熟。

    “她要我代她向你道歉。”

    “哦。啊?”天下红雨了吗?抬眼看天,风和日历。太阳也好好地呆在东边。

    “夫人,你没说错吧?”回到原位坐着。“还是我听错了?”

    “她不争了。”倪芸很不满意聂芷砜的反应。一点惊讶的表情都没有。真不可爱。“她不再和你争宇儿了……”

    “错,是她自己在争,芷砜没和她瞎搅和。”宛儿打断了倪芸的话。“还用争吗?谁不知道万俟宇宝贝芷砜宝贝得要命,芷砜也没像水依儿那么在乎万俟宇。”

    “如果被他听到了,宛儿你应该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你的邢王爷也救不了你了。”倪芸凉凉道。

    “宛儿,你就是邢君祀的调皮王妃?!”表情在倪芸看来,满意度%。很好,还没被她那冰块儿子同化,而且更好玩了。那慢条斯理的态度。啧啧,她现在是怎么看怎么喜欢。

    “我之前就说过了,是你自己没注意听。”吐了吐舌头,白了倪芸一眼。

    “那万俟宇就是因为你才出庄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呃……可以这么说。”宛儿干笑着。“芷砜,你不会怪我吧?”

    “那之前那么多次万俟宇失踪都是因为你?”眯着眼,瞪着宛儿。

    后者极不情愿地点点头。

    “那邢君祀那混蛋就是你……”

    “夫人,表小姐已经准备好了,等向您问安了就要起程了。”夏雪的出现打断了聂芷砜的兴师问罪。

    “那去送行吧,那表姐应该也挺好相处的。干娘,我陪你去。”红衣女子打算溜了。

    “芷砜丫头,你去吗?”倪芸总算愿意起身了,她伸了伸酸疼的筋骨。“其实依儿也挺不错的,就是太喜欢宇儿了。””干娘,我们去就好。芷砜需要休息。“红衣女子拖着倪芸想快点闪人。

    “嗯,我去送送她。昨晚过火了点。”聂芷砜率先走出房间。

    “等等,聂丫头,你打算就这样去?”倪芸喊住了她。

    “有什么不对?”又打了个呵欠。

    “自己看。”宛儿摇头叹气着。

    “有……”在意识到自己只穿着单衣时,她恨不得把自己敲晕算了。“等我一下。”

    迅速地找着衣服。

    在穿衣时,麻烦又出现了。

    这边的带子不会系,那边的裙摆又绊了一脚。不论她怎么理,都是穿不整齐。

    “这衣服真麻烦,这么复杂做什么?”这边一拉那边一扯,整套衣服都快变形了。

    “什么狗屁唐装,以前在电视上看到时还信誓旦旦地说‘非唐朝嫁衣不穿’,现在连基本的衣裙都难穿得要命,还谈什么嫁衣?!”

    “小绿在更衣时看上去明明很简单嘛,怎么会无论我怎么拉都无法整齐呢?奇怪……”

    实在是看不下去的两个人左右各一边,三下两下就替她搞定了。

    “以后我孙子一定不要像你。”倪芸冒出了这么一句让人吐血的话。

    “嗯。连衣服都不会穿就惨了。”在替聂芷砜梳理头发的宛儿附和着。“你衣服都是叫谁穿的?”

    “小绿啊,不然还有谁?”聂芷砜理所当然地应着。“小绿的手可巧了,不像宛儿梳头时会扯痛我的头皮。”“问题是小绿现在不在,我们又赶时间。有人帮你梳头你就该知足了。”宛儿简单地在她头顶盘了个髻,插支玉簪就了事了。

    “好了,该走了。”拉起皱着一张脸的聂芷砜,宛儿大大咧咧地就想往外跑。

    “可是我们还没洗脸刷牙呢。”这样去送行很没礼貌的。

    “不用了,我们刚睡下,午睡都没这么短呢。等下随便漱下口,用水泼下脸就行了。”王妃很不注重细节,跟在王府和“绿缘阁”差多了。

    “可是……”

    “别可是了,再可是下去天就黑了。”如果可以的话,真想把她敲晕,但现在的情况她只能把她拽着走。

    所以……

    “诶,宛儿,你慢点,慢点啦……”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俏女娃擒冰心最新章节 | 娇俏女娃擒冰心全文阅读 | 娇俏女娃擒冰心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