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娇俏女娃擒冰心 > 第四章

娇俏女娃擒冰心 第四章 作者 : 姬恋

    “万俟宇,你昨晚一晚没睡吗?”揉了揉惺忪的眼,聂芷砜伸了下懒腰。套了鞋,走到万俟宇身侧。

    “你们家做什么生意的?”随手拿了本账簿翻开,在看到那密密麻麻的草书时,她的头都晕了。再看到万俟宇批好的那一大堆账簿时,她真想造一尊“万俟宇神像”天天膜拜。

    “洛阳城的布庄、茶行、钱庄有一大半是‘傲然山庄’的资产。”淡淡地,他叹了一口气。那两个老家伙不知又在哪逍遥了。

    “真可怜。”一个人管那么多,难怪他总摆冷脸对人。“我去帮你打洗脸水。”将账本放下,转身欲走出门。

    “不用了,我来就好。”他放下笔,合上账本。活动了一下僵硬的手臂和脖子,伸下懒腰,“等下回山庄了,有点事。”

    晚枫亭。

    “万俟宇,你够混蛋。”粉衣女子发飙了。“可恶,混蛋加三级,趁人之危的小人……”

    “这么小气啊?”白衣男子嬉皮笑脸。“亲你一下就生气了?”

    “要不我让你亲回来。”

    “哼。”别开脸不理他。瞧他说得那么轻松。她的初吻耶,居然差点要了她的命!这恶质男人明知道她只要亲一下他的脸颊就可以得到那对牛郎织女塑像了,却故意害她差点窒息。

    “那我带你去玩。”谄媚地冲她笑。“要玩多久都没问题,只要你高兴……”

    “少爷,表小姐来了。”寻万俟宇的小刀在看到他低声下气的样子时,嘴巴张得都可以塞进一个蛋了。但他马上又合上嘴,努力使自己严肃,不让自己爆笑出声。

    “嗯。”瞬间收起笑,戴上冷冰冰的面具。

    “乖乖在这等着,我马上回来。”

    鬼才理你。看都不看他一眼。

    “不许走开。”离开前他偷亲了一下她的唇角。

    “万俟宇,你混蛋,乘人之危的小人,三级奸商……”

    远远的,万俟宇听到了小野猫的诅咒。他嘴角的笑若隐若现,心情大好地到会客厅见不怎么想见的人。

    “表哥。”一进厅堂,一抹浅绿直奔他的怀中。

    “姑母知道你来山庄?”万俟宇不着痕迹地避开了。

    “娘要我来的。”绿衣少女用笑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有事?”态度跟对待路人甲乙丙丁没什么差别,一点也不热络。在看到她摇头后,更是疏离。“失陪了。”

    “表哥。”感觉到衣袖被扯了一下,他回头睨着她。

    “我……”她小心地收回手,小心翼翼地看着他。他今天很不一样。除了以往的冷漠,还多了一丝掩不住的不耐烦。

    晚枫亭。

    聂芷砜不住地踱着步,嘴巴一刻也没闲着。

    “死万俟宇,臭万俟宇,混蛋万俟宇!臭鸡蛋,该下地狱的坏鸭蛋。”

    “我白痴哦!吧嘛你让我等,我就乖乖等啊?”她气嘟嘟地捏了一下自己的脸颊。“大概半小时了吧。孵蛋也孵出好几只小鸡了吧?可恶,万俟宇,再等下去我就不叫聂芷砜。”

    她前脚刚踏出亭子,后脚还来不及迈出,就被一美妇人拦住了。

    “小泵娘,你跟万俟宇有仇?”她一脸笑正泄露着那些话全入她耳的事实。

    “对,结仇结到做梦都想着砍他。”咬牙切齿,一副要把某人生吞活剥的样子。下一秒,她露出了招牌笑容。“姐姐,你是谁?”她应该只有二十几岁吧,眉眼和万俟宇很相似。该不会是万俟宇的姐姐吧?

    “你想砍的人正是犬儿。”美妇人径自走到亭子里,端庄地坐在石椅上。

    “你儿子?!”聂芷砜不自觉地跟着进了亭子,她睁大双眼,一脸不相信。怎么可能?万俟宇那么可恶,他妈妈怎么会这么温柔,而且很年轻。

    “你是……”这女孩真有趣,好想今天就收她当媳妇。只是她那冰块儿子很喜欢她耶,这么早让她进门就没得玩了。所以先玩几下再说咯。

    “夫人,奴婢是少爷的贴身丫鬟。”惨了,刚刚的咒骂应该没被她漏听半句。

    “贴身丫鬟?”倪芸嘴角的笑更深了。以后在山庄应该不会太无聊。嗯,差不多是该留下来玩孙子的时候了。

    “你叫聂芷砜是吧?”那不孝子捡到宝了。这丫头明明甜美得要命,居然能把她那冰块儿子的死人态度学得十成像。

    “夫人,没事奴婢先退下了。”十足十的疏离。她刚刚那抹笑横看竖看,从哪个角度看都是算计,不溜的是白痴。现在她可以用万俟宇的人头保证,万俟宇一定是她生的。

    奴婢?倪芸望着渐渐远去的粉色身影。

    她真以为丫鬟有这么好命?

    不说她可以闲闲坐在亭子里纳凉,大张旗鼓地咒骂主子,就她那身冰蚕丝织成的衣裳就不是一般有钱人家穿得起的。

    起码,她这个做娘的就没有。

    “真是不孝子。”

    “表哥,爹的意思是要我们在年末完婚。”聂芷砜刚踏入厅堂听到的就是这一句。她皱着眉看水依儿对万俟宇巧笑倩嫣。

    “我娶你?”万俟宇挑眉的瞬间,聂芷砜夺门而出。似是感觉到她的气息,他转过身,捕捉到远去的那抹粉。

    “转告姑父,万俟宇无福担此厚爱。”

    “可是……”我喜欢你。来不及说出口,万俟宇的身影已追随那抹粉离去了。

    那女人是吧?

    他心动了——

    可恶的万俟宇,有未婚妻了还让她睡在他的床上,害她习惯了他的气味,以后她一个人又不能睡了啦。看她睡得不好很好玩哦?

    还有那女的!笑得那么恶心干嘛?!不知道她很不舒服,不舒服得想跑过去给她一拳吗?

    她跑个屁啦。错的人是他耶,放鸽子的人也是他,凭什么他在那里谈情说爱,她要苦命地赶快回避?!

    混蛋万俟宇,可恶的混蛋……

    “哇——”只顾逃跑的她没注意到前方有块大石头,一个踉跄,摔倒了。

    “好痛。”聂芷砜咬紧下唇,吸了吸微酸的鼻子。一大串的不满从她口中逸出。

    “万俟宇,你这天杀的扫把星,烂得不能再烂的烂人……”

    “不是让你在亭子等我吗?”鬼魅的声音没一丝温度。他的眸子有微愠的色彩。

    这女人很不安分。万俟宇打从一开始就知道了。他打算纵容她,但那个限度不包含她让自己受伤。而且还是因为不信任他。

    他等着她张牙舞爪地又吵又闹,等着她任性又嚣张地要求他只可以宠她。但她只是很平静地起身,拍拍尘土,径直离开。从头到尾都没看他一眼。

    “你想怎样?”在她与他擦肩而过的刹那,他拉住她的手。感觉到她手心的湿热。他小心地握住她的手,在触及那手心的猩红时,眼中的怒意转为心疼。“回房间,我帮你处理伤口。”

    “少爷,男女授受不轻。”同样的一句话这次却把两个人的距离拉得好远。抽回手,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转身离去。

    “跟我去处理伤口。”他的语气很无奈。

    “奴婢无福消受。”她没有回头,语气很淡漠。

    很好。这女人打算和他撇清关系了。

    哼。那要看他愿不愿意了。

    就让她再任性一回吧。随她到哪发泄,等下再叫个丫鬟替她处理伤口。

    转身,看到了一张意想不到的脸。

    “儿子,连你娘都不认识了?”变脸的速度真快。嗯,她的儿子现在总算像个活人了。只是现在快冻死人了。

    “你不是跟你丈夫忙于游山玩水吗?”万俟宇冷哼了一声。两年来她哪天想到有个儿子在为他们忙碌了?还儿子咧。真不害臊。

    “老娘现在觉得我儿子的变脸戏比游山玩水有趣多了。”她儿子根本是冰块嘛,不离家出走,难道在家里等着当冰雕哦?

    “那你儿子挺可怜的。”遇上这种女人已经很不幸了,被这样的女人生出来只能说是上辈子忘记烧香了。

    “你儿子还会开玩笑呢。”倪芸朝不知躲在一旁多久的万俟傲撇撇嘴。一脸幸灾乐祸地等着接下来的好戏。

    “很闲?”万俟宇冷冷地瞟了眼那个被老婆出卖的可怜虫。“要不要到布庄走一趟,顺路视察一下茶行。再到城西那边收一下帐,还有账房那边正好缺人。”

    呵,他儿子真爱说笑。城北到城南哪顺了?

    “你觉得呢?万俟庄主。”轻飘飘的语调让人很不安。

    “儿子,你说这话老娘爱听。”在场的唯一女子装模作样地拍了下万俟宇的肩膀。她转头冲万俟傲坏笑着。“老头子,你逍遥两年了,是该换儿子逍遥一下了。”不然就没儿媳妇可以玩了。

    “儿子,你的贴身丫鬟不错哦。”她眼睛溜溜地转着,十足的狐狸样。“以后不用离家出走了。”现在她可恋家了,不说聂芷砜那有趣的小丫头,就她儿子这张冰块脸现在就有够好玩了。

    “别动她。”这女人真是够了。还有那女人也真是够笨的,什么人不好惹偏偏被这疯女人盯上。不被整死才怪。

    “傲,你儿子威胁我。”才说好玩呢,就摆出棺材脸吓人了。好歹也紧张下嘛。

    “管好你的女人。”跟这女人纠缠下去一定被气死。

    “喂,取消游西湖的计划。”等着抱孙子了。

    “聂姑娘,你手上的伤……让小绿帮你处理一下吧。”晚枫亭里,丫鬟小绿捧着一大堆的药站在失神的聂芷砜身边。

    “聂姑娘……”少爷说聂姑娘现在应该在发泄,如果听到她在骂他,在毁东西都不可以说话也不可以笑。等她发泄完再帮她处理伤口。少爷在提到聂姑娘时还对着她笑呢。她第一次觉得少爷像人……呃,普通人。而且平易近人。所以她一定要完成任务。

    可是聂姑娘从刚才就很安静了。让她不出口叫她,听到她的响应就无法确认她还活着。

    “聂姑娘……”

    “你先下去吧。”在小绿放下药,打算摇醒聂芷砜时,一个声音制止了她。在看到来人时,她恭敬地鞠了一躬,离开了亭子。

    “你打算生气到什么时候?”坐在她边上,拉过她的左手,摊开手掌,用湿布巾将干涸的血和泥土擦干净。

    “我没有生气。”她别扭地想抽回手。“我才不管你想娶谁,爱娶谁!不管你要讨几十个几百个老婆。”

    “你没有生气,我知道。”替她抹上一层冰冰的透明药膏。换右手。你只是非常生气。他带笑的嘴角藏着这样一句话。“我也知道你没有打算一辈子不理我。”

    “万俟宇……”

    “手还疼吗?”他小心地将她的手放下,表情不若方才的风清云淡。

    “那个女人,也就是你的未婚妻来了,我是不是不可以再呆在你房间了?”

    “你在乎?”轻挑下眉,等着她的回答。

    “当然啦。如果没有你我就睡不着了。”

    “还有呢?”

    “还有吗?”她歪着脑袋想了好几下,最后只是摇了摇头。“没有了。”

    “看到我你想到的就只有‘睡觉’两个字?”额上的青筋隐隐凸现。

    “不是。”她没注意到她摇头的瞬间,他的眉松开了一点。但在听到她接下来的话时又揉在一起了。

    “还有人很好。”她很天真地笑着。“万俟宇的怀抱很温暖,很让人安心,所以我都不想走了。”

    “我喜欢万俟宇你,非常非常喜欢,比喜欢爸比还要多一点……呃……好多点。”在看到他铁青的脸时,她舌头打结了。“万……万俟宇……”

    “那个‘爸比’是谁?”他的嗓音出奇的阴沉。

    “爸比啊,就是我爸爸啊,也就是我爹。”她找了个他听得懂的词解释。

    “你爹?”绷紧的下巴放松了。“就一个‘爹’字你哪来那么多乱七八糟的称呼?”

    “才不是乱七八糟的称呼,我们那里都是这么叫的。还有些地方叫‘爹地’,叫‘多桑’的呢。”她抬高的下巴很嚣张。“你落伍了。”

    显然这丫头忘了自己身处何处了。

    “你不用在意的,那个你口中所谓的未婚妻。”知道小丫头对自己也有意就好了。

    “但她是你未婚妻耶,未来的庄主夫人。”

    “她只是个无关紧要的人。”每个人都知道未来的庄主夫人会是她,就只有她自己傻傻地不知状况。

    “哦。”她胡乱地玩着胸前的发丝,把药膏都给抹到头发上了。

    “你要不要当当看‘傲然山庄’的庄主夫人?”他很认真地看着她。

    “我……我还有事。”

    真没用。居然像乌龟一样缩头缩尾的。

    聂芷砜在晚枫亭里扯着柳条发泄。

    真窝囊呢。

    那次逃开可以当成是一时没准备好需要找个地方沉淀一下,消化那句话。

    但之后的这几天看到万俟宇就逃开,连睡觉都找小绿一起睡。摆明是乌龟嘛!

    既然这些天理清万俟宇对自己的感情也弄清了自己喜欢万俟宇的事实就该勇敢面对嘛。世纪的新新女性就应该牢牢抓住自己的幸福!

    但刚刚就退缩了。连陪万俟宇出庄一趟都不敢了。

    “聂芷砜,你真的很没用耶。”

    她把柳条当成自己,一直掐,狠命地扯。

    “你就是聂芷砜?”前几天在厅堂看到的绿衣女子走到她跟前,上下打量着聂芷砜。

    “有事?”这女人的眼神真让人不舒服。聂芷砜只看了她一眼,继续玩着手中的柳条。现在她是把柳条当成眼前这个叫水依儿的表小姐了。

    “你应该知道吧?我和宇哥哥快成婚了。”她被保护得很好,若不是今天他有事出庄了,说不准一辈子她都没机会接近她。

    “哦?”挑高眉睨她。“那又怎样?”这女人真是讨厌得要命。一下子用评斤论两的眼神看她,一下子又是那种想宰了她的眼神。当她是猪哦?

    “我要你离宇哥哥远点。”

    “你该对你宇哥哥说的。”这女人是来示威的?

    哼。她聂芷砜怕她?

    “好啊,宇哥哥最疼我了。他一定会听我的。”水依儿摆着腰离开了,十足没大家闺秀的样子。她还以为聂芷砜只是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会很好打发的。没想到她失算了。

    万俟宇最疼她?

    聂芷砜皱紧眉。这句话真叫人不舒服。

    “依儿,好久没见到你了。”倪芸的态度礼貌却不热络。

    “舅母,您都看到了?”水依儿怯怯地问。

    “看到什么?”她耸肩。“我什么也没看到。”这侄女突然让她感到厌恶。

    就知道,舅母最疼她了。水依儿笑得很得意。

    “舅母,表哥和我的婚事……”“那要看你宇哥哥的意思了。”宇哥哥?什么时候她儿子跟她那么亲密了?

    “可是……”

    “你舅舅找我有点事,你自便。”倪芸端庄高雅地点了下头,转身离去了。

    想当她儿媳妇?

    笑话,她倪芸又不是白痴。才不会舍聂芷砜那有趣的小丫头取这个突然转性的“大家闺秀”。

    亏她以前还挺疼她的呢。

    以前她是挺乖巧的一女孩。但怎么……

    哎。

    “万俟宇,你害人精。”倪芸走到晚枫亭看到的就是一幅怨女摧柳图。

    她真的爱惨她那冰块儿子了。倪芸嘴角的笑满是宠溺。

    “聂丫头。”

    惨了,又被她撞见了。聂芷砜暗暗翻了下白眼。她抬头冲倪芸礼貌一笑。“夫人。”

    “你和那害人精怎么认识的?”倪芸在聂芷砜刚刚坐的位置坐下,看着一步之遥恭敬站着的聂芷砜。

    “害人精?”她眨着水灵的大眼睛,一脸的无辜。“夫人,您说谁?”

    “我儿子。”啧啧,这丫头比她还会演戏呢。

    “少爷?”皱着眉想了一下,然后很夸张地拍了一下脑袋。“对了,少爷要奴婢整理书房。”聂芷砜恭敬地鞠了一躬。“夫人,奴婢先退下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万俟宇叫她不要和夫人有任何接触,但夫人给她的感觉没外表端庄,甚至比她这个未来世界的人还爱闹。躲她远点准没错。

    “等一下。”难得她儿子肯放下这丫头出庄,她不把握机会玩玩怎么行?

    “夫人。”她无奈地转身对着倪芸。丫鬟难为啊。

    “陪我聊天。”不容分说,她拉聂芷砜坐在她身边。“你觉得宇儿怎样?”

    “可恶到了极点。”不经大脑就动口了。惨了……她捂住嘴巴,松开手后,冲倪芸甜甜笑着。“夫人,您什么也没听见对不对?”讨好的态度表明她根本忘了要装成万俟宇那种冰块样。

    “是啊,我知道我们的聂家小丫头爱惨了万俟宇,怎么可能说他坏话?”邪佞的笑仿若撒旦。

    “才没有呢!我才没有爱惨那混蛋……”顶多是很喜欢。她的音量越来越小。

    心虚了。

    “那他要娶妻你也不在意?”

    “鬼才管他讨几千个几万个老婆。”可恶的万俟宇明明就是要娶那个叫水依儿的女人还骗她说想娶她。

    “那你做我‘干女儿’吧,我很喜欢你。”干女儿是半个女儿,媳妇也算半个女儿,所以现在说的这个干女儿就是媳妇了。倪芸在心里换算着。

    “可是……”

    “娘带你出去溜溜,可别闷坏了我们的宝贝。”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俏女娃擒冰心最新章节 | 娇俏女娃擒冰心全文阅读 | 娇俏女娃擒冰心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