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妻秘密行动 第九章 作者 : 洪颖

他吻得她快不能呼吸,全身发烫,但她脑袋还有个没问完的问题啊……

古岳威怎么速度那么快,才一个吻,不但月兑了她的长裤,连衬衫扣子也全都解开了!

他「吃人」的技术,好老练喔!

「等等啦……古岳威,你等等……我还有问题……」笑雨喘着气,他的舌尖在她胸前的蓓蕾跳舞,湿湿热热的柔软触感在她敏感点上打转,她很想喊些什么,又不知该喊什么……

「-问啊,我的耳朵很有空,目前还没忙着听应该出现却没出现的声音,显然是我做得不够好。」他灵巧的舌头一路移上她的小耳垂,在她耳边吹着气低语。

「你……你这样我会……问得……断断续续……」

「怎样?这样舌忝-吗?」他在她唇瓣来回舌忝了一下,低笑。「我还有更过分的招数喔。」他的手从她腰间的曲线,滑进她让一片薄布裹覆住的双腿间,指尖揉捻着终于让她溢出的敏感点……

「这样来来回回触碰,舒服吗?」他十分满意,终于听见她像是煎熬难耐的低吟。

「古岳威……你那么多女朋友,会不会……把什么世纪怪病……传染给我……」她怎么都要问出来,就算她全身上下早像着了火似的难受。

这是她的烦恼吗?古岳威先是暂停了动作,继而大笑,差点没笑得无法自抑!

会在床上问他这种问题的,乔笑雨还是头一个!不过说穿了,真正上过他床的、让他决定完成所有程序的,乔笑雨也是头一个……但恐怕,真把这「真相」说出口,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他!

他飞快褪去自己所有衣物,也将笑雨身上衣物褪尽,覆上她彷佛是为他特别打造、与他完美配合的女性胴体,在进入她身体之前,他收了所有笑容,轻声却严肃地说:

「我要老实告诉-,尽管-百分之百不会相信,我的床上经验没-想象那么丰富,能让我像现在这样月兑光了衣服、贴上她的女人,只有-一个。我那二十二个女朋友,只是我拿来充数的烟幕弹。

因为我想塑造,我只是个纵情声色的公子形象。那形象在工作上,很好用,我的对手越看不起我、越认为我不认真工作,对我就越不设防。

笑笑,这个秘密我只告诉过-,-要帮我守密-真的是我……第一个彻底占有的女人……」

语一落,他无预警地完全进入她双腿间那个神秘境地,跟着无意外地听见她疼痛的急促呼吸……

他爱怜地吻了吻她的唇,以轻怜的语气安抚她:

「对不起,笑笑,我们都是第一次,可是我不痛,也不能替-痛,但我可以陪着-、抱着-……我不动,我们都不要动了,我就这样静静抱着-,陪-直到痛过去……笑笑,-真的好可爱……」他吻着她的唇,她的耳、她的眼、她的鼻尖、她弯弯的眉,吻着等她疼痛过去……

「古岳威……你不要这么温柔……我好不习惯……」

「是吗?笑笑,我们都在这种情况下了,两个人一丝不挂贴着彼此,-还继续喊我古岳威吗……」他望着她不再露出疼痛的神情,看着她半阖的眼。

「你别妄想我喊你什么亲密称呼了,我打算喊你一辈子古岳威……」她感觉他在她的身体里,在好深、好深的地方,像是跟她成为一体了。

「一辈子吗?那好,-既然想到一辈子了……我的一辈子就给-了……这样……好吗?」

「古岳威,我不相信,你没有经验……」

「-这样说,我好伤心喔,我可是只愿意在-面前承认,我还是个在室男……不然,我们实际演练一回,做完后-再告诉我,我的技术是不是不够纯熟……」他快崩溃了,为什么她的身体那么柔软,软得他想深深、深深地占有……他们在聊哪门子的天呢?竟然在床上讨论他有没有经验?

「骗子!你也可以演戏啊,装成好像很生涩的样子……」

「真的啦……」他可不可以开始动作了?实在好煎熬。

「我疯了才会相信你的话……」

「对,-疯了才相信我,-不但疯了,还醉了,所以才使尽全力诱惑我,让我无力招架,让我把珍贵的第一次献出来……不、不、不,我的第一次其实不是给了-,严格来说,是给了我的双手……」

要不是她的头昏昏沉沉、身体又热得让她难熬……她好想笑。

「笑笑,-的疼痛……过去了没……」

他实在有些无法忍耐了,缓缓试探性移动着,感觉袭来的热浪快卷去他所有克制力……也许、也许……他没办法如他承诺的,等待她的疼痛完全过去了!

在她温暖湿热的身体里,他的理智似乎一丝一丝蒸发,他的漫向他,几乎将他彻底吞没……

「古岳威,你可不可以动快一点……」

「我等-这句话,等得快死掉了……」他……终于可以动了!下一回再爱她,他绝对不、聊、天!他发誓,下一回绝对要痛痛快快侵略她……老天啊,真是折磨人!

古岳威额际凝聚的汗水,因冲出禁锢的火热律动,陆续滴上她的肌肤。

原来,交欢的滋味,会带人攀上疯狂……古岳威陷在她的身体里,经历了从未尝过的疯狂滋味……

这一夜,古岳威和他的笑笑,一同拥有了彼此人生的第一回美好。

唉……一定没人相信,近三十岁的占岳威,居然还是个处男吧?

***

她在古岳威的拥抱、凝视下醒来,惺忪的眼底,先是流入几丝不解,才缓缓想起昨晚迷迷蒙蒙的一切,想起她在他身下的反应、想起他轻易几个碰触就点燃的火光……昨晚,她闭着眼看见了他们制造出的光亮,她微醺的脑子,变得好敏锐,对于古岳威的触碰,她敏感的激烈反应,几乎让她不像自己。

「早安,我的笑笑。」

他的声音、他的笑都好温柔。

他总是笑,笑得让身边的人撤下防备,她却觉得不管古岳威怎么笑,都不真实。然而这一刻,他的声音、他的笑,却让笑雨觉得再真实不过,因为里头有货真价实的温柔……

「早安,古岳威。」她声音略微沙哑,身体似乎有自我意识,往古岳威怀里钻。

「这么固执!少一、两个字,会让-痛不欲生是不是?」他捏了捏她的鼻尖。

笑雨抓住他的手,明白他说的,是她对他的称呼。

「我高兴。」她淡淡回嘴。

古岳威笑着,很高兴她一早醒来赖在床上、赖在他怀里,脸上全无丝毫不认帐的打算。

他早了笑雨一个多小时睁开眼,期间不断反复想,要是她醒来,指责他趁人之危、指责他占她便宜,该怎么办?

幸好,他的担忧没成真。

「笑笑,既然我们交换了清白,是不是该继续下一步?」

「听不懂。」她动作很快,说完话,即刻退出古岳威的怀抱,坐起来,打算下床。

古岳威的动作也快,拉住她的手,稍稍用力拉,又将她扯回自己怀抱里。

「别傻了,笑笑,跟我相处这么些日子,还无法-解,我是那种随便说放手、随便让-有机会逃跑的人吗?逃避没有用喔。笑笑,我绝对不会让-逃走,特别在我花了那么多心思在-身上后,-更不可能有机会逃走。

昨天-对-父母挥手说晚安,他们清清楚楚看见我抱-进房,清清楚楚知道我在-房里睡了一整晚……加上昨天晚上,夜深人静的,-暧昧地喊那么大声,昨晚只要稍微晚睡一点的人,都知道-被我占有了。在这种情况下,-倒是说说,-想怎么逃?怎么洗刷掉已经被我吃了的『污名』啊?」

他又是笑,只不过这回的笑,不再有刚刚她醒来就入眼的温柔。这回古岳威的笑里,有淡淡的威胁性、以及几分老奸巨猾的算计。

「你为什么一定要盯上我?我有什么地方值得你爱?」她气恼反问。

不知怎地,古岳威着实愣了好些时间,稍微睁大了眼睛看乔笑雨……她还是很女人嘛!他呆呆想了好一会,似乎没法相信,看来大而化之的笑雨,居然像个小女人似的跟他要爱她的理由。

古岳威回神,稍稍清了清喉咙,像是要发表什么重大宣言般正式,开着口,却没说话……然后又闭了口,看似在挣扎……

时间过去几瞬,他才说:

「-昨天为什么把第一次给我?」

「我醉了。」她的处女膜,关他爱不爱什么事!他要敢说因为-是第一次,所以我要负责这类蠢话,她发誓绝对把他赶出伊甸园,终此一生谢绝往来!

「-几岁开始喝酒?」他搂着她,一双眼晶亮得不晓得正打着哪门子算盘。

「十五岁。」她说,有些骄傲的神态,十五岁喝酒事件似乎被她当成光荣的事了。

「未成年偷酒喝,该打!」他有模有样在她大腿拍下一掌,「-说-醉了,所以把第一次给我?意思是只要-醉了,就管不住自己?只要-醉了,看到男人就自动献身-?那依-的酒龄来看,-的第一次应该失去很多次了吧?」

他一脸「-再解释啊」的得意。

见她没说话,他敛起得意,严肃追问着:「笑笑,-为什么把第一次给我?是不是说不出理由?」

「……」她无语。

「我也是-问为什么我爱-,我没办法给-几个具体的理由!

我不知道怎么解释,为何-像个男人婆,对我凶巴巴,我还愿意苦哈哈帮-搬东西?

我没办法解释,为什么在基督教公墓看见-哭红一双眼,心会隐隐作痛?

我很难解释,为什么-当我面对自己的哥哥无礼,我居然欣赏-不做作的坦率?

我无法解释第一次看-笑,我的心跳会没道理加快两拍?甚至愿意拿九十九朵玫瑰,再换-一个笑?

我更不晓得,为什么在孤儿院-很没爱心拒绝我的提议时,我的心会抽痛一下?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感觉那个喊着『不』的-,心里其实很挣扎?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直觉告诉我,-是个善良却不擅表达真实自己的人?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对这样怪异的、毫不女性化的-,产生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笑笑,爱要怎么解释?也许爱根本不能解释。如果仔细追寻爱的源头,会发现很多感觉起源,完全没有道理。那些不能解释的感觉,促使我去了解-,促使我为了-,跟乔毅安混时间。越是了解-,我就越喜欢-……然后,我对-的喜欢,慢慢变成一种比喜欢还强烈的感觉,再慢慢、慢慢变成爱。

所以,亲爱的笑笑,我无法告诉-我为什么爱-,但现在的我很明白,我爱-,无庸置疑。」

这……叫没办法解释?他不觉得自己已经解释太多了吗?乔笑雨微启双唇,老半天说不上话。这个古岳威实在……太厉害了!厉害得让她的心,毫无招架之力。这时候,她只能沉默。

「现在-怎么说?笑笑。」

「可是,我还没准备好……古岳威……」该死!她在说什么?

看她嗫嚅说话的样子,古岳威觉得新鲜好笑,毫不修饰地大笑出声。

「笑笑!让我爱,还需要准备吗?-要准备什么?-只要让我爱现在这个-就好了!-不必为我穿裙子,甚至如果-想要,我们结婚的时候,-不想穿正式的结婚礼服,我都答应-!-怎么看都不像是会为了男人做准备的女人。

打从第一眼看到-,我就有心理准备了,如果我要爱-,一定要爱原来这个。所以,-根本不需要做任何准备。」

「你不要扭曲我的意思!我说的准备,是我没准备好去爱一个人,更别说要嫁一个人了。」她忽然沮丧起来,对古岳威,她似乎老拿他没辙。

「是这样吗?笑笑。我怎么觉得,其实-已经爱上我了呢?

告诉我,如果-不爱我,-会抓着我问,怎么样才能得到平平的原谅吗?如果-不爱我,-会躺在我怀里,让我抱着-、吻着-吗?如果-不爱我,当我对-做那些-矩的动作,牵-的手、揽-的肩,-会不推开我、踹我两脚吗?

笑笑,我想-比我还不了解-自己!我甚至不需要-开口说爱我,就能肯定-爱我。

不要害怕,笑笑,就算真的没准备好要爱我,也没关系!我们两个之间,让我当那个准备好了,而且已经爱了的人,这样暂时够了。其它的,我们可以慢慢来。

反正-都是我的人了,现在只差不愿意亲口承认-爱我,这点小事,我还能忍耐。剩下的,还有什么好准备的……」

他停下,忽然又大叫:

「准备!对啊,有样东西我已经帮-准备好了!」古岳威态度非常慎重,不知由哪儿变出一枚戒指,抓起笑雨的左手,准确无误套进她的无名指。

然后他跳下床,单膝下跪,最教人不明白的是,他才一眨眼工夫就变出一朵野姜花,煞有其事地说:

「亲爱的乔笑雨小姐,-已经被我占有了、手指上也套上我的求婚戒指了,不必挣扎、不必想着怎么拒绝,-从头到尾都是我的人了!

投降吧,这辈子除了嫁给我,-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这不是是非题、不是选择题,这只是个过程,我在过程里,负责很郑重开口,请-嫁给我,然后-必须负责很高兴地说:好!」

「神经病!有人这样求婚吗?」

「有啊!我就是那个发了神经病的人。」他仍单膝下跪,一副-奈我何的表情。

他一点也不意外,乔笑雨跳下床,胡乱套了衣服,冲进浴室梳洗,再慌乱地出了浴室,见他还跪在原地,她脸上无措的模样,挺耐人寻味的。

「你干嘛还跪着?这种求婚要我答应,你在作梦!要跪你继续跪,我要工作了,不奉陪。」她转身意欲出卧室。

古岳威站起来,挡了她的出路,一朵野姜花硬是拿到她面前,摆出她不收不行的样子。

「-忙吧,我得回台北了。我一直没机会告诉-,公司被并购后,我还是管理阶层负责人,表面上我变成领人薪水的执行长,不能像以前一样,爱跷班就跷班。我跟公司请了两天假,今天该回台北了。这花,是我早上到景观区偷剪的,收下吧。」

「你的公司……真的被外商买下了?」她这才想起,她根本没问他的近况。

「表面上是这样没错。实际上,那个外商老板,是我在澳洲求学时结交的朋友,他只是帮我买下公可……总之,实质上公司还是我的,但在外界看来,我并不拥有公司。要仔细解释有些麻烦,等我们去度蜜月,时间比较多,我再慢慢解释给-听-用不着担心,-未来的老公,前途依旧看好。」

「古岳威!我没答应你的求婚!」她气愤吼了吼。

「我听见了-说这种求婚要-答应,我在作梦。没关系,我可以变换一下求婚招式,-总会答应的。」

他捏捏她没什么肉的脸颊,说:

「多吃点东西,我不喜欢-太瘦-去工作吧,我去梳洗一下,等等就不找-说再见了。掰掰,笑笑,要想我。」他在笑雨脸颊重重亲了一下,然后走入浴室。

对古岳威来说,乔笑雨戴着戒指穿衣、梳洗、到处乱晃,没当下拔出戒指扔回他身上,就是种答应了。

笑笑啊笑笑,我真是比-还了解-啊!古岳威噙着一抹得意的笑,入了浴室开始梳洗,一会儿听见卧室的门让人重重关上的响声,那抹得意更浓烈了!

***

不知情的人,说不定会以为伊甸园是野姜花批发市场!也说不定台湾花农栽植的所有野姜花,全被送进伊甸园了。

乔笑雨几乎要被一车一车运进伊甸园的野姜花淹没了!

接连好几天,古岳威就这么烦人的,一天送一车野姜花人伊甸园,弄得她一颗头两颗大,烦恼着该怎么处理大把大把的野姜花。

他疯了吗?她看着开进伊甸园那辆货车,真想杀人!

谁会这样送花?也不想想,花谢了之后,处理的人会有多麻烦。

她不能再忍受了!从他离开到今天,整整六天,换句话说,已经有六车野姜花住进伊甸园了!

乔笑雨冲回办公室,刻意忽视员工们一双双睁大了的好奇目光,往她身上飘移。

「古岳威,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要罢休?送那么多花,你想淹死谁啊?」她对着终于有人应话的电话那端,大声说话。

另一端,是古岳威低低沉沉的笑声。

「很简单!-答应嫁给我的时候,我就罢休,怎么样?」

「卑鄙小人!」乔笑雨在这头骂着。事实上她知道,她的心有一大半是愿意了。

「没关系,-骂吧,反正我不痛不痒。」

她沉默了好久、好久……

然后,她对着话筒,用很不甘愿的声音说:

「好啦!」

这下,换成古岳威沉默了。

良久,她经由电话听见极大一声欢呼--YA!

在这头的她,忍不住跟着笑了。原来,她竟能让他那么高兴;而她,竟也能因为他的高兴而高兴。

这也许就是爱吧……她突然觉得有些甜。

「笑笑,-是全世界、全宇宙最聪明的女人了,我保证-嫁给我,绝对不会吃亏。」

「古岳威,你真是个笨蛋耶。这时候,你应该保证要给我最大的幸福才对吧!怎么会随便说,我绝对不会吃亏呢?再说,从我认识你到现在,早不晓得吃了多少亏!」

她压根不在乎十几双眼睛在她身上,黏得紧密。

「别这么计较嘛,笑雨小姐。好,既然-要我保证,我就保证了--我保证-会是……嗯……会是非常幸福的女人!保证完了,其它废话我就不多说了,我该去忙了,-要乖喔,掰掰。」

嘟嘟……嘟嘟……

乔笑雨将话筒拿到面前,目不转睛盯着,不敢相信古岳威居然这样就挂了电话!

她气愤了几秒,然后听见如雷贯耳的欢呼声--

来自她的员工、来自不知何时走进办公室的龙贯云、温子靳!那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分别拉了她的手、拍着她的肩,彷佛她是个拯救世界免于毁灭的英雄似的,大声赞颂着:

「笑雨,-真是个好人!」龙贯云如是说。

「终于让我们等到幸福了!」温子靳接着说。

「YA!日本,我们来了!」一群员工有默契地同声欢呼着。

乔笑雨瞪着话筒的眼睛,在龙贯云、温子靳、以及那群不知凑什么热闹的员工身上,转了一圈,一脸茫然想着,这世界究竟怎么了?

她还不知道,原来花若语、言——同声一气告诉她们的男人,想要结婚得等乔笑雨!

她不知道,她的一句「好啦」,居然连带成全了另外两个男人肖想许久的结婚梦。

她自然也不知道,那些员工之所以欢呼,全是因为古岳威早买通了他们,早在跟大家吃早餐那天,古岳威就开出支票,说是只要乔笑雨嫁他,他就让他们组个日本温泉旅游团,放他们度假去,团费由他支付!

并附带要求他们必须帮忙处理,他即将一车一车运进伊甸园的野姜花。

看来,古岳威早早就想好该出什么求婚招数了!而乔笑雨则是完全被蒙在鼓里,不晓得古岳威早想到帮她解决麻烦了。

当然,她更不会知道,古岳威之所以急着挂电话,是因为他想用航天员上月球的超快速度,办出一场盛大婚礼。他找出几百年前就准备齐全的「联络簿」,举凡婚纱店、花店、礼饼店、饭店、旅行社……林林总总各样联络电话,他都有!

他忙着开始一通一通拨电话……毕竟,有三对新人的婚礼,要忙的事实在太多了,他才不想再浪费时间!

这些,乔笑雨全不知道。她只知道,她现在非常想找古岳威,算算他没礼貌挂她电话这笔帐!

爱情呵,原来会让人咬牙切齿!笑雨忿忿想着。

她甩上电话,离开伊甸大屋,浑然不知道,一场已经准备得如火如荼的婚礼大典,将在两个星期后,顺利发生!

全书完

编注:欲知温子靳与花若语之精采情事,请翻阅贪欢系列343《花言巧语系列》三之一「骗妻秘密行动」。

欲知龙贯云与言——之精采情事,请翻阅贪欢系列373《花言巧语系列》三之二「掠妻秘密行动」。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驯妻秘密行动最新章节 | 驯妻秘密行动全文阅读 | 驯妻秘密行动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