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天秤男人 第九章 作者 : 洪颖

星座&血型——

天秤A型:踏实地追寻人生目标,由追寻之中肯定自我价值。

天蝎O型:强烈的防御心,不愿轻易相信别人。

海风在炙阳下,掺杂了几分热气。

茵琦倒完琉璃罐里最后一点点骨灰,撑着仍然虚弱的身子半靠在闵渝左臂旁。

依照外婆生前早做好的交代:不要任何仪式,直接火化后将骨灰洒进大海。外婆说,生前人得不到自由,死后要让残剩的灰烬化在汪烊大海里,跟着洋流往世界各处流浪。

所以没有经过任何繁琐仪式,在外婆过世后第四天,她清醒的隔天一早,她直接将外婆火化了。

闵渝陪着她,雇了艘小船出高雄港,送外婆最后一程。

她的脑子慢慢清楚了,昨晚她在医院醒过来到现在,一直是闵渝陪在她身边,她的脑袋也一直处在昏昏沉沉的状态。

一大早,她拖着还虚弱的身体,忙着外婆的后事,整个过程下来若非必要,她没开口说过一句话。

回到岸边,茵琦对闵渝说了第一句话:

“陪我到西子湾的堤防散散步,好不好?”

“你撑得住吗?”那晚瑞斯什么也没跟他说就离开医院,他站在病房外等不到该出来的茵琦,走进病房看见昏倒在地上的茵琦,他才发现浑身湿透的她,身体热得不像话!

“可以,我好多了。”

西子湾堤防边,刚过正午不久天气还热,因此没多少人,显得有些清冷。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瑞斯他——”唉,一整天下来,她逐渐清醒的脑袋,不停回溯她失去意识前,跟瑞斯说的那些话,以及瑞斯最后对她说的话。

“瑞斯已经回德国了。”

他果然像他自己先前说的:她要他走,他就会很干脆走开-一可是她根本还没想清楚,是不是真的要他走。

“我闹了很大的笑话,对不对?闵渝,那天晚上很对不起,我不该那样对你。瑞斯说得对,我不该做那些难堪的事。我让自已在你跟瑞斯面前,成了笑话。你会轻视我吗?那天晚上我做了那么多蠢事。说了那么多蠢话,我真的觉得很抱歉。”

这是茵琦第一次没连名带姓的叫他,只因为如此就能带给他莫大欣慰,他大概是上辈子欠了她吧。

“我不会介意那天晚上的事,人都会碰上情绪不能负荷的时候,难免会做出旁人料想不到的事,你别跟我说对不起了。在我面前不管你做了什么,永远不必担心会变成笑话。”

“闵渝,我——”她有些尴尬,蓝闵渝对她一直有“别的”期待,她总是尽可能避免他有错误的联想,可是经过她那晚不顾后果的愚蠢举动,她是不是让他以为他们可以有进一步的关系?

“别担心,我知道我们顶多只是朋友。”他了解她的为难表情意味着什么,为了让她安心,他接着说。

听见闵渝的话,她明显松了口气。

“你知道瑞斯的住址吗?我想去找他。”她突然说。

“你要去德国?”

“嗯。”茵琦点点头,外婆走了,她什么牵挂也没有了,剩下的“牵挂”既然远在德国,她当然只能往德国飞。准教她是个白痴呢?白痴到没有一点点感受力。

瑞斯的一掌,把她打醒了。只可借她没能在当下反应,眼睁睁让他走出那扇门。

她原以为她可以任由他离开、以为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直到他说了他爱她,她才领悟到她不但错得离谱、也笨得离谱!她竟会由着无聊的自卑感捉弄她!

瑞斯一点也没错,经过一个多月,她最少该看出他的用心啊一一他不曾勉强要她融入他的“高级生活”,她觉得住自己的小平房自在些,瑞斯没多说一句话,甘愿陪着她挤着小房间的小床!

她习惯小吃,瑞斯也努力适应着那些粗制食物,她习惯随意穿着,瑞斯也默默跟着穿起在他看来近乎没有礼貌的衣服。

他的那些举动,她明明看见了,却没将他的用心摆进她心里!

那晚他打了她,可是她完全不怪他,谁教她盲目至此……

现在,她决定飞去德国找他,谁都不能阻止她!去他的严凯立、去他的维希夫人,就算她是个一无所有的平凡女人又如何?就算他们全都看不起她又如何?

重要的是瑞斯,重要的是,他说了,他爱她!

她打定主意要坐最近的一班飞机到德国,去找那个说了爱她却走掉的男人、找那个全世界都说她这个平凡女人配不上的高级王子,她要当面问问他:他还要不要她这个蠢主人?

谁都不能阻止她!

$$

德国康仕坦士

呼!

茵琦站在那幢巨大得如同童话中的城堡建筑前,视线穿过足够三部轿车同时开进去的大门,看见门后几乎是主建筑物五六倍大的花园——她没想到,瑞斯是真的拥有一座超级城堡的“王子”!

要进去吗?看着这么大的屋子,她起了些许不安。

万一瑞斯不在呢?万一只有维希夫人在,她能不能面对得了那位夫人?

虽然对方是瑞斯的母亲,她实在不想讨厌她,却又真的没办法勉强自己喜欢她!

不进去吗?她千里迢迢的飞到德国,总不能在这种关头打退堂鼓吧。

茵琦百般挣扎着,最后仍是按下门铃。

没多久,对讲机传出声音,讲的是她完全听不懂的德语。

唉,她好不容易从机场到了这个地方,拿着闵渝帮她用德文写在纸上的住址,坐上计程车,才勉强到达了。现在,她该怎么办?

对讲机传来几次声音,由于她没有回应,对方挂了线。

正在犹豫着要不要再按一次时,一辆黑色轿车停在门口,有人下了车——是瑞斯的管家。

谢天谢地!终于让她看见一个会说中文的人了。

“你好,方小姐。很高兴看到你。”岂止是高兴而已,回到德国这几天,瑞斯没给过他们一个笑容。尽管瑞斯对他们依然客气有礼,然而了解瑞斯的人都晓得,他非常不快乐!

德理不是没想过要劝他,既然那么在乎那位小姐,何不回台湾找人呢?但他只是个管家,不该干涉太多。现在好了,这位小姐自动出现了。

“你好。嗯……我想找瑞斯,请问他在吗?”她不知道怎么称呼瑞斯的管家,有点尴尬。

“他在医院,晚上才会回来。你要进屋子等他或是想直接到医院找他?”

“我想到医院找他,能不能——”

“我让司机送你到医院,方小姐应该是第一次到德国,对这里可能不熟,我请司机直接送你到瑞斯在医院的办公室。”

“谢谢你。”

“不客气。”

$$

办公室空无一人!

而办公桌上那张放在精致木质相框中的照片,是惟一能让她确定,这绝对是瑞斯专属办公室的线索。相片中,那三个人的笑容那么灿烂!

她真的好环,绕了这么一圈-一看着相片里的三个人,她的心里有满得要溢出胸口的感动。

这张办公桌上惟一的照片,照片里的人,既不是维希夫人、更不是比利时公主,而是她、外婆、瑞斯三个人推-一张合照,那是他们去垦丁玩的照片。

若说她心里还有最后一丝不安惶惑,也在看见这张照片后全然消失了。

她确实该打、确实盲目、确实愚蠢呵——人家已经清清楚楚把心捧在她向前,她竟能视而不见!

照片里的瑞斯,笑得那么真诚,仿佛全天下的快乐都在他手里了,为什么她要到现在、要看到照片才明白?

是恐惧遮瞎了她的眼,一定是她只想着不要受伤、只想着不要像母亲当年样,才会彻底拒绝“看见”瑞斯,看见他的心、看见那个照片里拥有全世界最大快乐的他-一

照片里的瑞斯,看着的不是相机镜头,他看着的是站在外婆旁边的她、他的灿烂笑容是为了她!

她真的好坏,竟然差点为了过去的阴影,而失去可贵的幸福、差点辜负一个用了心爱她的男人,她的双眼凝视着照片许久、许久,过多的感动让她不自觉地泪液盈眶-一她忍不住伸出右手模了模相片里的他。

门让人推开,进门的瑞斯怔了好半晌,月兑了一半医师袍的动作也僵在半空中,他让眼前正坐在他办公椅上的人定住了。

一抬头看见进来的人,茵琦溢满在眼睛里的眼泪,终于凝聚成泪滴落下。

她站起来走到瑞斯面前,将他拉进办公室、关上大门,然后帮他月兑去还半挂在他身上的医师袍,她的手因为激动而颤抖着、她的双眼因为泪水而模糊、她的心跳得好快,这一刻她有好多好多的话要说,却整理不出一个适当的顺序。

瑞斯被动地任由她拉着他,褪去他的医袍,他无法相信她就在他面前,就在德国,她是真的吗?会不会是他的幻想?

“你知不知道你很坏?”她哽咽地出了声,连她都没料到她的第一句话不是对不起、不是我爱你而是满月复委屈-一

是呵,她就是突然觉得自己好委屈、好委屈,因为她突然想起他说过的话。

她是真的!真的在他面前、真的在德国!瑞斯在她说完话后,立即将她紧紧搂进怀里,对茵琦那句“指控”,他只以为她指的是他动手打了她那件事!

几天没看到她,他已经觉得自己快疯了,每分每秒想的全是她——想着她好不好?想着她失去外婆后,会不会难过到撑不下去?每天他都跟自己打仗,一个他想回台湾看她、一个他想继续惩罚自己!

可是感谢老天,她自己来了,她来结束他的痛苦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我不该打你,你原谅我好不好?对不起-一老天,我真的好想你!”

由乍见她的震撼里回过神后,瑞斯立即紧紧搂住茵琦,这一回说什么他也不会让她走了,就算她要他走、就算她打他、骂他,他都不让她走了!

“不,是我自己该打,我知道-一可是你怎么可以这么坏!你知道我故意拿闵渝气你、你知道我盲目、知道我没有一点点感受力,你都知道!

为什么就不知道我也爱你?为什么不知道我害怕配不上你?为什么不知道我好自卑?为什么要真的走掉-一

害我一个人跑到德国,我听不但这里的语言,你就不担心我吗?你怎么可以这么坏-一”

茵琦一古脑将所有委屈说了出来,没什么头绪、没什么道理,因为瑞斯的怀抱暖烘烘的,因为那股温暖让她乱糟糟的脑袋更不济事!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是我的错!求求你别哭了,我的甜心。你要怎么处罚我都可以好不好?”

她听似没条理的话,让心绪仍处于因再次拥抱她而激荡的瑞斯,跟着只能没条理的“胡乱”道着歉。脑子里却不停转着——她真的来了!

“真的吗?我可以处罚你?”她红肿若一双眼,看着瑞斯。

“只要别罚我看不到你,什么样的处罚我都能接受。”天知道,看不见她的日子真不是人过的。

“好,我等一下就会给你处罚,你要心甘情愿接受喔。”她总算在泪眼里挤出一抹笑意,“瑞斯,对不起。”她说得认真,她得仰着脖子才能看清高她许多的瑞斯。

“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才对,还痛吗?”他很轻很轻的抚着她还有淡淡青印的嘴角。

该死!当时他怎么下得了这么重的手!

看见他绿色眼里满满的歉意,茵琦说:

“不要自责了,这是我自找的。”她拉着瑞斯的大掌,在他手心印了一个吻。“还好你打了我,否则我大概会笨上一辈子!”她浅浅苦笑着。

“我真该死!”瑞斯低语,她的话没能减低他的愧疚分毫。

“嘘——别再想了,真的是我不对。”茵琦叹了气,接着说:“我想那一天,大概会是我这辈子最倒霉的日子了。”她收回视线,自动靠进他的怀里,才开始缓慢的、有条理的说起她这一路的心情。

“你母亲找我去宴会那个晚上,我看见我父亲了。我从没看过我父亲,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一你母亲真的很厉害,我不得不佩服她,为了让我对你死心,竟然找了我父亲。我没告诉过你,我其实是个私生女——”

搂着茵琦的瑞斯,模着她柔滑的短发说:“外婆跟我说过你父母的事。”

“真的?”她诧异地抬了头,外婆居然已经告诉他了!

“嗯。”

“为什么外婆要告诉你?”

“因为她希望我好好照顾你。”他对着她,笑得温和。

“是吗-一原来外婆早想把我交给你了。”茵琦带着一些错愕,又靠回瑞斯怀里,她发现能窝着他说话,是件再好服不过的事。在这样的舒服下,她才找得到勇气说那天的心情。

“我不知道你母亲会在宴会里,宣布你跟那个公主订婚,也不知道会看见我父亲。那天我父亲拉着我说,为什么我要跟我母亲一样,追着不同世界的男人?

你知道吗?我父亲一点也不觉得他错了、不觉得他对不起我母亲、对不起我。宴会里所有人都穿着好正式的礼服,只有我一个人穿的随便,我父亲还刻意要我看看周遭人、要我看看我跟你的差距有多大!

没多久,你母亲宣布你订婚了,我什么都不能想,当我看到你漂亮的‘未婚妻’,我的脑袋一片空白,我眼前只剩下我父亲怜悯的神情,那模样好像在说——你就是注定跟你母亲一样!

我什么都不能做,只能逃出那个宴会。离开别墅后,一路上我想着该怎么说服自己,你对我是真心的、你跟我父亲是不一样的人,我想了好久好久,可是我怎么也想不出能够说服自己的理由!

你从没说过你爱我、没说过你打算拿我怎么办?后来我又想到,你在我们第一次发生关系时说的,不管我人在哪里、在做什么,都要记得有一个人不顾切为我疯狂!

所以,我以为这表示你其实打算了总有一天要离开我;所以,我想我父亲才是对的,我只是个一无所有的平凡女人,没有美貌、没有背景,那个比利时公主比我漂亮多了,我凭什么以为你会要我?

后来我到医院遇到闵渝,他跟我说外婆过世了!那时候,我真的觉得世界在我面部碎掉了,全部的力气都被掏光了-一我不但失去你,也失去外婆我不知道自己还剩什么?还有什么?”

才止住的眼泪,又不知不觉回到眼眶,那一夜的孤寂,她希望她能说过后就彻底忘了。

瑞斯静静听着她,心更痛了,难怪她会那么失控,难怪她会有那些举动,那个晚上的茵琦,与当年在眷村里,揣了“私生女”三个字而打架的孩子没有两样,她只是本能的在捍卫她仅剩无多的尊严而已。

而他,他竟然出手打了满身伤痕的她……上帝!他怎么原谅自己-一

他只是一味的责怪她连一点点信任都不给他,他自己呢?他又想过在那种情况下,该把所有事彻底弄清楚吗?不,他没有,他不但没有,还在明知道她失控的行为,只是故意气地的情况——动手打了她!

他怎么能够原谅自己?

“宝贝-一”除了一声宝贝、除了满怀歉意的拥抱,他不晓得还能怎么表达,要淹没他的浓浓歉意。

“没关系,都过去了。”这一刻,她能了解他没说出的歉意。“我只想让你知道我不是故意要做那些事、说那些话,那时候我已经没有理智、不能思考了。后来你打了我,对我说了那些话,我才清醒过来。

“你说的对,我对你没有一点信心,我没办法像你相信我一样信任你,是我不对、是我在践踏我们的感情。我不该在乎别人的说法、别人的眼光,我应该问你、该给你说话的机会——”

“别说了,宝贝-一我真的好抱歉!”她的话只会引出他更多的内疚与心痛。

“不,让我说完。那天在你走出病房后,我本来要追出去,可惜我才走一步就昏倒了。等我醒过来,已经过了两天。我处理完外婆的后事,闵渝告诉我你回德国,我马上决定到这里找你,因为我要问你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你还要不要我?”

此时,茵琦又一次抬起头,她用双眼紧紧锁住他的绿眸。

“傻瓜,我要你啊,我当然要你。对不起,我真的好抱歉,我怎么能打你,而且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离开你——我到底在做什么?”他觉得好难过、觉得好抱歉、觉得不管做什么都弥补不了她!

“我真的已经没关系了,都过去了。况且,你答应要让我处罚。”

“你处罚我吧,打我、骂我,处罚我-一什么都行。”

“打你?骂你?我才不会这么简单放过你呢!听好喔,我要开始说我的处罚了——”她浅笑着。

“嗯-一”光是这样看着她,他就能感受到幸福,而他竟对一个能给他幸福的人动手,他想这一辈子在这件事上,他是无论无何都难以原谅自己了。

“我的处罚是,罚你娶我,除了我之外,你这辈子不准再有别的女人!你可以接受这个处罚吧?”

“你真的愿意-一”瑞斯满眼惊喜,不太能相信她竟愿意嫁给他。

“什么我愿不愿意?被处罚的人是你耶,应该是你考虑愿不愿意吧?”在他充满惊喜的眼里,这回她看见了可真实不过的爱——他爱她。

“愿意!我非常愿意!”瑞斯狂喜地将她整个人抱起,人生的变化真的很大,一个小时前,他还过着水深火热的痛苦日子,没想到一个小时后,他竟能拥有多得不能再多的快乐!

他在心里立誓,从今后他要让她过绝对无忧的幸福日子,要用一辈子弥补她-一

一会儿,茵琦想起一个伤脑筋的人。

“你母亲应该不会赞成——”

“我不会再让她影响我的生活,我已经请她搬到慕尼黑住了。”

“那个比利时公主……”

“我已经送她回比利时了。”

“你不后悔?”

“后悔什么?”

“放弃那个公主,你这个王子不后悔吗?”

“不会,因为在我眼前有个更美的灰姑娘。”收起了玩笑态度,瑞斯放下茵琦,认真的说:

“无论你相不相信,我在医院第一次看到你的瞬间,就有种奇异的感觉,我觉得我好像找了你好久,我猜这大概就是人们说的一见钟情。

小琦甜心,在别人眼里,也许你是个平凡到毫不起眼的女人,也许连你自己都认为你一无所有,但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显特别、最不平凡、最美丽的女人。

你那么勇敢坚强,愿意为了我,到一个你完全陌生的国家,我永远都会为这样的你着迷……别人怎么看你不重要,请你相信,在我眼里你永远是独一无二的,因为这世上只有你能给我幸福的感觉。”

这样就够了,世上还有比这更动人的甜言蜜语吗!她不认为有。

“谢谢你。”

“不,我才要谢谢你,谢谢你到我身边、谢谢你让我爱你,最重要的是谢谢你愿意了给我,我保证一定尽最大的力量给你幸福。”

“我现在已经很幸福了。”

“不要太轻易满足,我的小女人,我想给你的幸福,比现在还要多更多……”他吻上她的唇,带着万分柔情与怜惜。

密闭的办公室里,交缠着两个渴望彼此的人。

摇晃不已的办公桌,加上热烈的喘息声,门外的人,不知是不是猜着里头正上演的,是哪出成人剧码?

“瑞斯-一会不会-一有人进来-一嗯-一”他狂热的进出动作,加深了她的喘息。

“-一小琦-一甜心,你真的好甜-一别担心-一谁敢这时候闯进来!我就辞掉他-一甜心-一用你的脚环住我的腰-一嗯-一就是这样-一”

“你是医院-一呃……再深一点-一求你-一”

“喜欢听你的声音-一这样好不好?”他依她要求加深了动作。

“嗯……医院是你的……吗?”也许在时说话,是件可笑的事!可是,她想拥有他,也想了解他,她对他知道的太少了。

“对-一”

“你还有什么事……我不知道的-一”她该要慎重考虑停止说话了-一她的心思越飘越远了-一

“很多,但是别急-一小甜心,我会慢慢告诉你-一现在,你能不能-一专心让我好好爱你-一”

“嗯……”

幸福真的能再更多吗?她不确定,在他的身下,她以为她的幸福已经到了极致,因为天堂,已经出现在眼前一整片的白色光芒中-一

@@

婚礼前一个夜晚。

茵琦靠在五楼阳台栏杆,等着正帮她倒一小杯烈酒的瑞斯。

德国的初冬好冷,瑞斯说喝点酒能暖暖身。

不晓得要花多少时间才能适应异国的气候?她在栏杆边胡思乱想。

尽管天冷,她还是喜欢趁着夜,在阳台边站上一些时间,因为从这个地方可以看见莱茵们,吹着晚风、看着河光,别有一番味道。

今天下午,维希夫人到了康仕坦丁,这是她到德国后第一次看到瑞斯的母亲。

她承认她的态度不怎么友善,不过那也是由于先摆出不友善态度的维希夫人!

撇开那些不算友善的脸色不谈,她们碰面的状况算是差强人意了,虽然瑞斯的母亲没给过她好脸色看,但也没真恶劣到最高点。

看在过了明天她也得喊对方一声”母亲”的份上,她勉强忍受了那位“母亲“的态度!唉,看来她们婆媳之间,仍有好长一段路得走呢!

瑞斯端了一小杯酒,走到她身边,他手上多了一只信封袋。

“我想为我母亲的不客气跟你说声抱歉,希望你再忍耐些。明天婚礼结束后,她就会回慕尼黑了。”瑞斯将酒杯交到茵琦手里。

茵琦啜了一小口酒,笑了笑:“明天她就变成我的母亲了,我不会跟她计较那么多。你手上拿的是什么?”

“这是外婆要我拿给你的东西!我一直放到现在。”

茵琦将酒杯相在栏杆上,接过那只信封袋,惊讶的问着:

“外婆什么时候拿给你的?”

“她住进医院没几天,就拿给我了。她要我等她走了之后,再交给你。”

茵琦没再说话,迅速拆开信封袋,拿出来的是一封信、一把钥匙。

她飞快读完信上的内容,才知道钥匙是用来开银行保险柜的。

她慢慢将看完的信摺回原来的样子,然后将钥匙与信放回信封袋里。

望向莱茵河,她的眼角有淡淡的水光。

“外婆说了什么?”瑞斯站到业茵琦后,将她整个人揽进怀里,唇颊轻磨着她的发鬓。

“她说,如果我最后没跟你在一起,就要收下我父亲给我的那笔钱;但如果我最后能跟你在一起,她希望我把那笔钱捐出去!”

原来,外婆真的收了严凯立的钱。

然而说也奇怪,现在的她对严凯文是一点感觉也没有了,没有怨业、没有愤恨、也没有爱-一她的心在此时此刻、在瑞斯的怀里,找到了真正的平静。

也许,真正沉浸在幸福里头的人,就会失去“恨”的力气,因为爱能填补一切伤口。

“你恨你父亲?”

她摇头说:“不会,我有了你就有了一切,现在的我很满足,满足到提不起力气去恨人。”

“我爱你。”他吻了唤她的额头,心里想着——还好。

他可不希望明天的婚礼有任何不愉快,事实上他瞒着茵琦邀请了她父亲到德国参加婚礼。

至于原因嘛-一其实很单纯,就只是想为小琦出口气、想让那位严先生知道,他口中一无所有的平凡女儿,能找到最不平凡的幸福!

就为了这个意图,他冒着会让茵琦不愉快的危险,邀请了她父亲。他希望那个认定了茵琦配不上他、得不到幸福的“父亲”能亲自见证他女儿的幸福。

“甜心,我们进卧室了,好吗?”

“嗯。”明天有一堆事要忙,今天的确应该早点睡。她转过身挽着瑞斯的手,走进屋子。

明天一定会很圆满吧-一

@@

卧室的双人床上,该早入睡的两个人,却制造着阵阵激烈与片段呓语——

“甜心,你好棒-一”这一次,茵琦成了驾驭者。

“我喜欢这样……要深、要浅都随我控制……嗯……端斯……”

瑞斯的双手托着在他身上的茵琦,帮着她动作。

“呼——好累喔-一”一会儿,她整个人趴在他胸膛上,动也不动,但没几秒,她突然弹了起来。

“瑞恩桑德斯,你居然拿了我外婆要给我的东西回德国,万一我没追来康仕坦士,那我岂不是人财两失了?”

“傻瓜甜心!你若没来德国,一年之后我一定会回台湾找你。”他模着她的背,两个人紧密结合在一起。

“一年后?为什么是一年?”

“那是我对自己的惩罚,惩罚我打了你。”这件事到现在仍令他内疚难安!

特别是幸福那么多、那么浓,他实在想不通当初着了什么魔,竟下得了手。就算他已经打算花上一辈子,来弥补这个“伤害”,但每每想到这件事,他的心仍会隐隐作痛。

“喔——原来看不到我是一种惩罚啊!唉,我实在不该那么快来找你,应该多折磨你几天。”她闷在他胸膛里,笑出声,得意着他如此在乎自己。

“女人,我发现你的话太多了-一”瑞斯翻过身,将她压在身子底下,吻住她闷着笑的嘴,重新开始方才未结束的欢爱。

莱茵河水悠悠流过康仕坦士这块土地,冰冷的夜风不停吹送着,却吹不寒床上逐渐一局升的温度……

这个开始于康仕坦土的故事,也将结束于康仕坦士这座美丽建筑里。

在同样的地点写下开始与结束,这样的故事应该能成为最完满的圆了吧……

只是,故事真结束了吗?

不,另一个茵琦与瑞斯的故事,才正要在幸福的婚姻里开始而已!

一完一

编注:别忘了《星有所属Ⅱ系列》还有——

“极品水瓶男人”、“极品双鱼男人”“极品牧羊男人”、“极品金牛男人”“极品双子男人”、“极品巨蟹男人”“极品狮子男人”、“极品处女男人”、“极品天蝎男人”、“极品射手男人”“极品魔羯男人”。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极品天秤男人最新章节 | 极品天秤男人全文阅读 | 极品天秤男人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