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外派情人 > 第十章

外派情人 第十章 作者 : 金萱

    佟平一脸沉郁的走进公司大门,让原本议论纷纷的众人立刻沉静下来。然而他谁也不看不理,就像个复仇之神般,笔直的朝郑亚莉走了过去。

    “妳到底跟她说了些什么?”他一把揪起她的手臂,咬牙切齿、怒气冲冲的逼问。

    “佟平,有话到我办公室里说。”刘建适时的开口。

    “说,妳到底对她说了些什么?”佟平对他所说的话置若未闻,他怒视着郑亚莉,再次朝她怒吼的追问。

    “我没有跟她说什么呀,佟平你为什么要这么生气?”郑亚莉一脸茫然的对他摇头。

    瞪着她脸上茫然不解的模样,佟平的胸口因愤怒而起伏不平。

    他知道自己这样对她生气是不对的,毕竟是他上回回美国时,没顺便将这件事情处理好是他的错。

    其实他和亚莉并没有任何正式的婚约关系,一切只是小时候双方父母的玩笑约定。虽然过去他从未制止亚莉老爱以他未婚妻的名义自居的行为,但是他在双方家长面前却很明白的表示过,他有选择要和谁结婚的自主权,绝不会盲目的顺从长辈们的希望。

    然而即使如此,他还是犯了一个非常严重的大错,那就是没有当面告诉亚莉,他向来只把她当妹妹看待,从未将她当成可以陪他一生一世的女人。这是他的错,但担心喻婷的情绪让他压抑不了怒气。

    “回去!妳立刻给我回美国去!”他命令道。

    “为什么?我是特地来陪你的……”

    “我不需要妳陪,妳立刻给我回美国去。”他再次重申。

    “不,没有理由我是不会回去的,况且佟爸也已经答应要让我在这里工作,等到我们结婚之后,就可以夫唱妇随的一起留在台湾打理这间公司。”

    结婚和夫唱妇随这几个字踩到了佟平的痛处,让他再也遏制不住体内压抑的怒气,瞬间爆发了出来。

    “滚!我叫妳立刻回美国去妳没听到吗?”他气得口不择言。“谁要和妳结婚,我有说过我要和妳结婚吗?妳不要再这么不知廉耻的以我未婚妻的身份自居了。我喜欢的人是喻婷,爱的人是她,这辈子唯一会娶的人也是她,我只会和她结婚而不会和妳,妳听清楚了吗?”

    郑亚莉震惊的瞠大了双眼,完全没想到自己会听到这么石破天惊的宣告,泪水答答的从她眼眶中滑落下来。

    四周一片沉静。

    “佟平,你真的是……你就不能用婉转一点的方式告诉亚莉这件事吗?”刘建无奈的插话,同时走到郑亚莉身边,伸手轻拍着她肩背,无声的安抚着。

    “回美国去,不要再来了,因为我没有时间照顾妳。”佟平面无表情的冷声开口,一点也不为她脸上的泪水所软化。

    “我喜欢你。”郑亚莉哭着哑声道。

    “我只当妳是妹妹。”他冷酷无情的说完后,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他还得去找喻婷,希望她愿意听他解释。

    唉!

    搭出租车回到天母的父母家中,喻婷一路强忍的泪水在听见母亲那句“妳怎么回来了”时,顿时有如下大雨般哗啦啦的狂掉。

    “呜呜……”她扑进母亲怀里,再也遏制不住心痛的感觉,大声哭了起来。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跟妈妈说好吗?”喻母拍抚着她的背。

    “呜呜……”喻婷完全不能自己的哭着。

    喻母被她哭得心慌意乱,无法再继续教课,只好转头对插花教室里的学生道歉,“对不起,请大家先各自发挥创意插花好吗?我带我女儿上楼去,一会儿就下来。”

    说完,她在学生们体贴的应允下,圈抱着泪如雨下的女儿走上二楼。

    喻母带着喻婷坐进二楼起居室里的沙发中,轻轻的将她泪流不止的脸从肩窝中抬了起来,慈爱的替她抹去不断掉落的泪水。

    “告诉妈妈发生了什么事,好吗?”她慈祥的问。

    喻婷仍伤心得说不出话来,只能不断的流着泪,怞噎着摇头。

    “妈妈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事,要不然妳不会哭成这样的,妳是坚强而开朗的孩子,从小就乖巧懂事不爱哭,如果哭的话,就表示一定发生了什么无法忍受的事情。告诉妈妈好吗?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面对母亲温柔慈爱的关心,喻婷忍不住又哭得更伤心了。

    她要如何告诉妈妈,过去半年来她爱上了一个条件好到她配不上的男人,并且和他同居了好几个月?

    她要如何告诉妈妈,她将自己的身心都给了这个男人,这个本来她以为自己可以托付终生的男人,结果现在这男人的未婚妻却突然的冒了出来,而且还是一个她怎么也比不上的大美女?

    她要如何告诉妈妈,明知道那个男人骗了她的感情,但是她却无法对他产生任何恨意,只觉得可悲,悲泣自己长得不够美丽、又不够聪明、不够机灵敏慧,否则的话怎会错爱上他,又无力与其它女人争夺他呢?

    佟平……

    她明明曾经跟他说过不是真心的就别惹她,为什么他还要追求她呢?他明明在美国就已经有了未婚妻,而且还是个大美女,为什么他还要对她这么好,让她误以为他是真心爱她,非她不娶呢?

    他真的曾经爱过她吗?还是一切都只是她的幻想而已?

    他说他爱她,也曾向她求婚要她嫁给他,而她以为他会是她的幸福、她的快乐,满心欢喜的答应要将自己交付给他,但是结果呢?

    她不是不想相信他,但是当那美女对他投怀送抱的时候,她曾经屏息注意他的反应,想看他是否有任何推拒或挣扎的反应,答案是没有。

    当那美女当着众人面前说她想他,以及她是千里寻夫而来的时,她也曾经希望他能纠正她的说法,或者说出他们俩的关系,但是他仍是没有。

    他没有拒绝她的拥抱,没有拒绝她的吻,也没有拒绝她称他为未婚夫,这一切都只说明了一件事,就是那个大美女真的是他的未婚妻,而她只是个愚蠢的第三者而已。

    “呜呜……”

    “喻婷,妳这样妈妈会担心的。”喻母眉头紧蹙的凝望着女儿,担忧的说。

    “我……没事。”她哽咽着,勉强开口说。她没事,只是心痛到快要碎裂成灰而已。

    “妳这样子叫妈妈怎么相信妳没事?”喻母叹息的说。

    看着母亲忧心忡忡的脸庞,喻婷勉强压抑住痛苦与泪水,不想让母亲太过担心。

    “妈,我真的……真的没事。”她吸着鼻子,努力恢复正常的口吻,“只是我想搬回来住一阵子好吗?”她问。

    “当然好啦,这里永远都是妳的家,即使妳以后结婚嫁出去了也一样。”

    “我这辈子不会结婚了。”喻婷哑然低语道。

    “啊?”喻母没听清楚。

    她倏然用力的摇了摇头。“妈,不是还有人在等妳去上课吗?别担心我了,妳快点下去吧,而且我想回房间睡一下。”

    “真的没事吗?”喻母脸上的担忧并未因此而淡去。

    喻婷正想点头回答时,通往一楼的楼梯口处却传来叫唤声,“老师,有人找您。”

    喻婷闻言,不约而同和母亲一起往楼梯口处的方向望去,就见一名插花班的学生带着佟平出现在二楼的玄关处,她瞬间浑身僵直了起来。

    喻母感觉到女儿异常的僵硬反应,因此好奇的看着由学生带上二楼,脸上有着明显紧张与担忧表情的男人,并且猜想着他与自己的女儿有何关系。

    他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男人,光是外表这一项就几乎可以得到满分了,再加上他举手投足之间自然散发出来的自信与沉稳,让她这个年过半百的女人都忍不住心动。

    这么出色的一个男人和她女儿会有什么关系呢?

    她好奇的看着女儿拚命想躲到她身后,而对方却完全无视于她存在,眼中只有想拉她当挡箭牌的女儿,终于会意的轻扯了一下唇瓣。

    “你们俩好好的谈一谈,我先下楼去了。”她起身道,将空间留给两个年轻人。

    “妈!”喻婷倏然拉住母亲的衣服,无言的求她别走。

    喻母将她的手从衣服上拿开,然后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便转身下楼。

    “谢谢妳,妈。”

    她在越过佟平时,蓦然听见他轻声的开口道,让她既惊愕又惊喜的停下脚步,不由自主的多看了他一眼。

    “好好的谈,别吵架了。”她对他说,然后下楼去。

    母亲离开后,喻婷便僵坐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的。

    她低着头,心情因他刚刚对母亲的称呼而紊乱。

    他怎么可以叫她妈呢?

    虽然他曾经向她求婚,而她也曾经答应要嫁给他,但是他在美国都已经有未婚妻了,要娶的人也不会是她,他这声妈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是在告诉她,他决定选择她,而不要他美国的那个未婚妻吗?可即使真是如此,身为第三者的她能够厚颜无耻,心安理得的接受这个结局吗?

    她的眼泪不由自主的又滑落了下来。

    “亚莉并不是我的未婚妻,她只是一个世伯的女儿而已。”佟平一开口便解释。

    喻婷仍一动也不动的坐在沙发上。

    “我和她从未有过婚约的关系,不管是正式或是口头上的都没有,她会自称我未婚妻是因为小时候双方父母的玩笑约定。我可以对天发誓,这辈子我只对一个女人求过婚,那个人就是妳。”他走到她身边坐下,然后伸手轻轻的抬起她的下巴,深情凝望着她,“喻婷,经过这些日子的朝夕相处,难道妳还感觉不到我对妳的真心吗?”

    “我不知道。”喻婷泪流不止的看着他。

    “不知道什么?不知道我有多爱妳,还是不知道看见妳哭,我有多心疼?”他温柔的轻拭她不断掉落的泪水,心疼的说。

    喻婷看着他,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也模糊了他,但是即使如此,她仍能从他心疼的语气里感觉他对她的疼惜与真心。可是……

    “你让她抱你,也让她吻你。”她哑声道,就是无法对此事释怀。

    “我们俩从小在美国长大,所以早就习惯了这样开放的招呼方式,但是如果妳不喜欢的话,以后我会拒绝所有类似此举的打招呼。”他说。

    “我不喜欢。”她低声道。

    佟平的嘴角轻轻扬起,发觉自己很喜欢她吃醋的反应。

    “还有呢,妳还不喜欢什么?”他问,决定为她戒掉所有她不喜欢的一切。

    “不喜欢我自己。”

    他怔愣了一下,立刻回答道:“可是我喜欢。”这项不喜欢不能戒掉。

    “我不喜欢自己的平凡,不喜欢自己不够聪明,不喜欢自己爱吃醋,不喜欢自己的自以为是,不听你的解释就从那里逃开……”

    “只要下次别再犯就好了。”他忍不住插嘴,大方的原谅她。

    “我不喜欢自己。”她再次的说。

    “可是我喜欢。”他也再一次的重申,然后伸手怜爱的轻抚着她的脸。“我喜欢妳的平凡,因为在妳平凡外表下的不平凡只有我看得见,只能属于我。我喜欢妳的不够聪明,因为这样才能稍稍满足我的大男人主义,让我成为妳的英雄;我也喜欢妳的爱吃醋,因为这样我才知道妳是在乎我的。

    “至于妳的自以为是,根本就没那回事,因为妳是我所认识的人里最懂得体恤他人、关心他人、照顾他人的人,如果妳真那么自以为是的话,那些曾受妳照顾的人不会喜欢妳,感激妳,只会觉得妳多管闲事而已;我喜欢妳的一切,所以我爱妳,喻婷。”他缓缓的对她说道。

    好不容易清明的视线又再度模糊了起来,可是喻婷知道,这回的泪水既不是伤心的泪水,也不是悲观的泪水,而是喜悦、欢欣的泪水。

    “谢谢你。”她泪眼模糊的对他说。

    “比起这三个字,我更想听到另外三个字。”佟平倾身温柔的吻去她眼眶边的泪水。

    “我爱你。”她对他漾出一抹柔美的微笑。

    “妳知道吗?从第一次看见妳的微笑时,我就不由自主的被妳所吸引。”他捧起她的脸深情的说道,然后低头吻住她。

    喻婷欣然接受他的吻,同时伸手圈抱着他,紊乱的心情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满溢的幸福。

    一直躲在楼梯口偷听的喻母,在确定二楼起居室内已是无声胜有声之后,终于安心的带着微笑转身下楼。

    由于喻婷第一次带男朋友回家,而且男朋友还是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大帅哥,喻家人兴奋得几乎失控,除了白天就在家里,早已和佟平相处过一段时间的喻母之外,其它成员无一不好奇的缠着佟平问东问西,直到半夜快十二点了才放人。

    “对不起,我爸他们好像有点兴奋过度了。”在开往他住处的路上,喻婷向他道歉。

    “我很高兴。”佟平说。

    她不解的看着他。

    “因为他们喜欢我,也欣然接受了我和妳交往的事,所以我很高兴。”他微笑的道。

    听见他的话,喻婷不由得露出赧然的微笑。

    虽然都已经和他在一起好几个月,也答应了他的求婚,爸妈们也都认识他、知道他的存在,但她还是会忍不住怀疑这一切只是一场梦,要不然的话,像她这么平凡的女生怎么可能遇见他这么优秀的对象,还被他深爱着呢?

    “在想什么?”他问。

    喻婷微笑的摇头,突然想起一件事。

    “对了,你今天到公司是为了什么事,是为了黑函的事吗?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她问。

    “一切都已经解决了,妳不必再担心了。”佟平微笑的回答。

    “果然。”喻婷松了口气。

    “果然?”他怀疑的看了她一眼。

    “我之前不是告诉过你,我请了我堂姊他们帮忙吗?结果今天我去找堂姊时,她告诉我在他们调查这件事时,发现有另外一群人也在做同一件事,所以她说这一切应该很快就会水落石出才对,果然让堂姊说对了。”

    “原来如此。”

    “看样子另外一群人是公司派出去的。”

    “关于这件事……”他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喻婷,有件事我想跟妳说。”

    “什么事?”她眨了眨眼问。

    “其实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妳。”佟平以有些紧张的语气开口道,很怕她会对他之前的隐瞒感到生气。

    喻婷静静的看着他等待着,而佟平却不敢看她,直视着前方的马路。

    “其实关于黑函这件事,它一开始就对我毫无影响。”他坦白说道。

    “我知道呀,因为这件事本来就不是你做的,公司本来就该还你一个清白,自然对你没有影响。”喻婷点点头,相当能理解。

    “我并不是这个意思。”他终于忍不住看了她一眼。

    “不是这个意思?”

    佟平倏然呼了口大气,然后将车子靠向路边,打上临时停车灯后,转身面对着她。

    喻婷一脸疑惑不解的看着他。

    “有件事我想告诉妳。”他再次说道。

    喻婷点点头,被他脸上严肃的神情影响,也跟着紧张严肃了起来。

    他到底想告诉她什么,为什么表情这么严肃?难不成他想告诉她,其实他说郑亚莉不是他的未婚妻是骗她的?今晚其实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因为明天他就要随他未婚妻回美国了?

    喻婷的心遏制不住的紧揪了一下,难道她终究还是得失去他吗?

    “我父亲其实就是蒿士国际企业的总裁。”佟平深吸了口气说。

    喻婷闻言,整个人突然之间有种被放空的感觉,连之前的心痛都变不见了。

    “啊?”她呆愣的看着他。

    “我父亲是蒿士美国总公司的总裁,而我则是人们口中所说的企业家第二代、豪门小开。我不喜欢这种标签,所以对自己的身份总是三缄其口,能不说就不提。我并不是故意要瞒着妳这件事,只是一直找不到适当的机会可以跟妳说,妳--”他屏住呼吸,紧张的看向她,“生气吗?”

    “我为什么要生气?”她不解的问,好高兴他所说要的话跟她所惧怕的事完全无关。真的好高兴!

    “啊?”这回呆愣住的人换成了佟平。“妳真的不生气吗?”他凝视着她问道。

    “我为什么要生气?不管你是不是总裁的儿子,对我而言你就是你呀,是我所爱的那个佟平,以及爱我的佟平,不是吗?”她微笑的凝视着他。

    爱意与温柔在一瞬间裹住他的心,让他激动得几乎说不出话。

    佟平看着眼前这张不管看几次都能让他心动,心折的笑颜,不禁露出一抹温柔又深情的微笑。

    “妳说的对。”他说,然后情不自禁的低头吻她。“我爱妳,喻婷。”

    【全书完】

    *想知道故事中喻琦和杨开敔如何有完美结局,请看金萱花园系列497七星の恋之七《劣,恋著你》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外派情人最新章节 | 外派情人全文阅读 | 外派情人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