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六楼猛男 > 第十章

六楼猛男 第十章 作者 : 金萱

    继二楼、七楼、五楼后,听说8楼公寓又要办喜事了,这回是住在六楼的猛男先生,呃,不是啦,是住在六楼的关先生,而新娘则是住在八楼的井于曦小姐。

    又是住在八楼?!

    很神奇对不对?

    听说之前嫁给二楼、七楼、五楼先生的小姐们,原本也都是住在八楼的,现在连六楼的先生也要娶一个住在八楼的小姐,这实在让人不得不怀疑那个八楼是不是受过月下老人的加持呀?要不然的话,为什么每一个未婚小姐住到八楼后,不到一年的时间就马上红鸾星动了?

    嗯,真是一间神秘又神奇的8楼公寓。

    井于曦和关咸胥的婚期就定在下个月的二十号,距离现在就只剩下一个半月而已,所以大家都很忙。

    没错,就是大家。因为井于曦家里已无长辈,姊姊又迷糊,她本身对结婚毫无经验,所以一切礼俗只好靠大家帮忙了。不过即使有大家帮忙,她还是觉得自己快累死了。

    驼着背走进电梯里,她本想先到六楼去的,但是又害怕自己会像前三天一样,一不小心累摊在关咸胥家里,没力气回八楼去,所以想了一想,她决定还是先回八楼好了,免得姊姊一见到她又要开口揶揄她“好久不见”。

    电梯门打开,井于曦走出电梯正准备拿钥匙开门,却听见门内传来林雪颜的声音——

    “纸是包不住火的,你以为这件事能瞒于曦多久?”

    她其实不想偷听的,但是雪颜姊这句话让她忍不住想要听下去。她们有什么事瞒着她吗?

    “能瞒多久就瞒多久,至少也要瞒到她结完婚以后再说。”

    姊姊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弱,像是刚刚哭过一样。她怎么了?什么事要瞒到她结完婚后才能跟她说?她忍不住在心里忖度着。

    “你的肚子已经突出来了,往后还会一天比一天大,你真的以为瞒得住于曦吗?”

    井于曦浑身一僵,脑中突然一片空白。

    她们在说什么?什么叫肚子已经突出来,往后还会一天比一天大?这是什么意思,她们到底在说什么?

    “为了结婚的事,于曦已经忙得晕头转向了,她不会注意到的。”井于晓自我安慰。

    林雪颜眉头紧蹙的看着她,并不觉得应该继续这样下去,而且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让她相当介意,那就是于晓腹中孩子的父亲究竟是谁?

    “于晓,你可以跟我说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吗?”她十分认真的看着她问:“不会是关咸胥的吧?”

    啪!

    大门外突然响起钥匙掉落地面的声音,让屋里的林雪颜和井于晓瞬间苍白了脸,两个人不约而同的从沙发上跳起来,火速冲到大门前。

    门外没有人,地上却有一串属于井于曦的钥匙,而电梯面板上的数字正一层一层的下降中。

    井于晓一阵昏眩,整个人不禁剧烈摇晃了一下。

    “于晓!”林雪颜急忙将她扶住。

    “是于曦!”她紧抓着她的手臂,面无血色、神情慌张的叫道,“怎么办,她一定是误会了,怎么办?呜……”她慌乱的哭了起来。

    “你先别慌,我去追她,你进去打电话给关咸胥,告诉他这件事。”林雪颜当机立断,立刻跑向楼梯口,瞬间便消失无踪。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8楼公寓里可以动员的人全都出动了,大家分头沿街找寻井于曦,然而茫茫人海,他们这样沿街寻找一个人不只是大海捞针,而是根本就不可能。

    “我看我们还是先回去等等看吧,也许于曦待会儿会自己回来。”姜克建议。

    “我也这样觉得。”奎狩之点头附议。

    “等她冷静下来之后一定会回来的,毕竟她的家人、爱人和朋友都在这里。”萧兹·林赛补充道。

    “可是如果她真的误会于晓腹中的孩子是关的……”奎狩之看向始终沉默不语的关咸胥一眼,没再继续往下说。

    “我不觉得她是一个会逃避现实的人。”姜克说。

    “给她一点时间,她一定会回来的。”萧兹.林赛伸手拍拍关咸胥的肩膀,安慰他。

    他无话可说,只能轻点一下头,然后和大家一起走回8楼公寓。

    “有找到人吗?”一见到男人们全回来了,刘妤立刻迎向老公姜克,一脸凝重的询问。

    姜克对她轻摇了下头。

    “我们问过附近所有的邻居,听说有人看见于曦搭计程车离开。”曲蒨说。

    “难怪我们会追不到人也找不到人。”奎狩之拉了张椅子坐下。

    “于曦不是一个会逃避现实的人。”于寒对她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这句话之前我们几个也说过。”奎狩之对老婆微笑道。

    “给她一点时间,于曦她一定会回来的。”曲蒨目不转睛的看着关咸胥。

    “你们夫妻俩还真有默契,竟然说了一模一样的话。”奎狩之说着也转头看向他,“既然大家都这样觉得,那于曦就一定会回来的,关。”他以无比坚定的语气安抚他。

    他点点头,仍然不发一语。他实在搞不懂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夸张的事,他们下个月就要结婚了耶!而于曦也真是的,既然都要结婚了,还不相信他的为人,只因为听到几句没头没尾的话,就这样跑得不见踪影,真是莫名其妙!

    诚如大家所说,他也觉得于曦想通后会自己回来,倒是于晓怀孕的事,他这个准妹夫不能不关心。

    “于晓呢?”他深吸了一口气,转头问道。为了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大伙现在都聚在八楼里,但独独不见井于晓。

    “医院。”曲蒨蹙起眉头,无奈的叹息。

    关咸胥倏地瞪大双眼,还来不及开口问发生了什么事,一个惊天动地的大叫声已从门口处传来。

    “什么?!”刚回到家的井于曦惊声叫道,整个人就像高速火车头般冲进来。

    “于曦!”众人皆感惊喜。

    “你跑到哪儿去了?”关咸胥一把拦住她。

    她将他推开。现在不是讨论这件事的时候。

    “曲蒨姊,你刚刚说什么?我姊为什么会在医院?”她一脸慌张急迫的表情,整个人都快要担心死了。

    “她太过激动了,所以动到胎气。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雪颜在医院陪着她。”曲蒨简单扼要的交代。

    “都是我害的。”她自责的低下头。

    “曲蒨不是说已经没事了吗?”他将她拥进怀里,温柔的安慰她。蓦地一顿,又忍不住的皱眉问道:“这两个小时,你到底跑哪儿去了?”

    “坐车。”她吸着鼻子说。

    她的答案让在场众人只觉得一头雾水。

    “坐什么车?”刘妤一脸茫然。

    “计程车。”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全都听不懂她到底在说什么。

    “于曦,你到底在说什么?”于寒终于受不了的代表大家发问。

    “过去两个小时我都坐在计程车上,在台北市区的大街小巷里绕圈子,我不知道要去哪里,又不敢回来面对一切。我的心很乱,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就叫司机随便开,直到我想通了要去哪里为止。”

    “所以你现在回来,就代表你已经想通了这只是个误会是不是?”

    井于曦有些心虚的点了下头,然后仰首惭愧的凝望关咸胥,低声向他道歉,“对不起。”

    “你应该要相信我的。”他一脸严肃却丝毫没有责备之意。

    “对不起。”除了道歉外,她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看她眼眶红、鼻头红,又一脸自责的模样,他根本无法责备她,只能长叹一口气。“以后别再这样了,知道吗?”

    “嗯。”井于曦点点头,眼眶中的泪水就这样被晃出来,滑落脸颊。

    关咸胥温柔的伸手替她拭去脸上的泪水,深情的凝视着她。

    “以后你有什么疑问,或对我有什么怀疑、不满都可以直接跟我说,我希望我们俩的婚姻除了爱之外,还要建立在信任与诚实之上,可以吗?”他柔声问。

    她再度点头,然后忍不住伸手紧紧的抱住他,将脸埋入他怀中。“对不起。我爱你。”

    “好了,现在终于解决一件事,剩下的就是于晓的事了。”于寒说出在场众人的心声。

    屋里突然陷入一片沉静之中。

    井于曦从关咸胥怀中抬起头来,看向大伙,最后的目光停在一脸若有所思、相互对望的于寒和曲蒨两人脸上。

    “曲蒨姊,你和于寒姊是不是知道什么?”她不得不如此怀疑。

    “我们只是在猜测而已。”曲蒨语带犹豫。

    “猜测什么?”

    “于晓肚子里的孩子会是谁的。”于寒缓慢的说。

    “是谁的?”她脸上充满肃杀之气。

    “只是猜测,在和于晓谈过之前,我想我和蒨姊还是不要信口开河比较好。”

    “于寒姊!”

    “况且,”于寒稍顿一下才继续说:“即使我现在告诉你我们猜测的那个人是谁,你也不可能找得到他。”

    “什么意思?”

    “那个人已经离开了。”开口说这句话的人竟是关咸胥。

    “关咸胥,你知道?”于寒一脸讶异。

    他轻叹一口气,然后点了点头。“我知道于晓之前好象曾和住在三楼的袁烨交往,但是——”

    “袁烨?谁是袁烨?”井于曦心急的打断他的话。

    “之前曾经住在三楼的房客。”曲蒨替他解释。

    “之前曾经?”于曦立刻转向她。

    “事实上袁烨是原本跟我租三楼的房客——秦先生的朋友,他是从美国来的,不过现在已经回美国去了。”刘妤说。

    “回美国去了?那个混蛋家伙和我姊交往,害我姊怀孕,然后却自己回美国去了?”她难以置信的低吼。

    “现在还不能确定于晓肚子里的孩子就是袁烨的。”于寒公正的评断。

    “我姊不仅个性单纯,生活圈和交友圈更是单纯到简直可以用无聊两个字来形容,如果你们有人认为那个混蛋家伙可能和我姊有关系,那么我姊肚子里的孩子就一定是那个混蛋家伙的。”她咬牙切齿、义愤填膺的说。

    听她这么一说,大伙顿时哑口无言,因为大家都知道她说的是事实。

    “总之,于曦,你和关先到医院去看于晓,让她放心。至于接下来如果于晓愿意的话,我会负责到美国去把那个姓袁的家伙给逮回来的。”奎狩之突然开口,“当然,如果你想给那家伙一点教训的话!我也可以帮你。”

    “奎大哥,这话是你说的喔。”井于曦一脸认真。不管姊姊打算怎么做,她都一定要让那个始乱终弃的该死混蛋得到应有的惩罚。

    “走吧。”关咸胥扶着她。

    她对他点点头,两人一起出门,赶赴医院。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井于晓的情况稳定,所以在得到医生的许可后,关咸胥便开车送她们回家。

    关咸胥负责开车,林雪颜坐在前座,井于曦则陪姊姊一起坐在后座里,但两姊妹却都沉默不语。

    他从后照镜看了她们两姊妹一眼后,开口对旁边的林雪颜道谢,“谢谢你。”

    林雪颜只是轻摇了下头,忍不住也从后照镜看了一下后座的情况。

    “于曦,虽然医生同意让于晓出院,但是以她现在的情况而言,最重要的就是要保持心情的平稳,绝对不能再受到任何刺激,你要记清楚这一点喔。”她委婉的劝井于曦。

    关咸胥闻言,忍不住对她轻挑了下眉。

    林雪颜回以一个你知、我知的微笑。

    “心情的好坏对一个孕妇而言是很重要的,它不仅关系到孕妇本身的健康,也关系到腹中胎儿的发育和成长,于晓,你也要记住这一点喔。”她又说道。

    关咸胥这回连嘴角都扬了起来。

    “谢谢。”他再次对她说道,只是这回却是用无声的眼神表示。

    “雪颜姊,”井于曦突然开口,“你不必担心,我比你还了解我姊,即使我们俩什么话都还没说,但是光看表情我就已经知道她想怎么做了。”

    说完,她转头认真的看着井于晓。

    “姊,你是不是希望我什么都别问?”

    井于晓了沉默一会儿后,才点了点头。

    “你是不是想要生下这个孩子自己扶养?”她又问。

    井于晓还是沉默的点点头。

    “你是不是想告诉我这个孩子是老天赐给你的礼物,所以你现在有的只是感谢而没有任何怨恨?”

    她再次点头,不过这回却有点迫不及待的模样,而且从在医院便一直紧蹙到现在的眉头也松开了,脸上还露出了一抹笑容。

    看到她脸上的笑容,井于曦的眼泪却差点没掉下来。她这个笨姊姊,更是个傻瓜,大傻瓜!

    “姊,你真的一点都不怨恨那个叫袁烨的混蛋吗?”她遏制不住心里的激动,紧紧抓住她的手问道。

    井于晓像是被吓到般的瞬间瞠大双眼。

    “不是的,这孩子不是袁烨的,不是他的。”她迅速摇头挥手。

    “姊,你这反应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她不禁叹息。

    “我……”

    “你别紧张,我又没说什么,而且那家伙也已经回美国去了,你还担心我能拿他怎么样不成?”井于曦连忙安抚她不安的情绪。

    “你……都知道了?”

    “你是怎么认识那个混蛋的,为什么你从来都没跟我提过这件事?”

    “那是因为……”井于晓吞吞吐吐的答不出来。

    “因为什么?”

    “那时工作和嘉君的事就已经让你忙得不可开交了,再加上你和咸胥的关系一直不顺利,所以我才没把这件事告诉你。对不起,于曦。”

    看着姊姊一脸自责的表情,她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这根本就不是她的错,相反的还是她这个做妹妹的错,因为她一向自诩是姊姊的保护者,结果竟然连姊姊交了男朋友,甚至怀孕数月,肚子都突出来了还不知道,她真的是……

    “对不起,姊。你不要跟我说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呜……对不起……”她说着说着也忍不住哭了起来。

    “于曦,你怎么哭了?”井于晓手忙脚乱的替她擦眼泪,“你不要哭,你再哭我也要哭了,呜……”

    就这样,两姊妹在后座抱着哭成一团,而前座的林雪颜和关咸胥则是见怪不怪的对看一眼后,便由她们去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关咸胥刚刚走出浴室,大门的电钤便响了起来。

    他看了客厅墙上的时钟一眼,十二点四十分。这个时候会是谁来找他?

    他将身上的浴袍束紧,拿起毛巾边擦着头发,边走向大门。

    “于曦?”门一打开,他意外的看着站在门外的井于曦。

    “干么这么惊讶?”她看了他一眼,有气无力的走进屋里。

    “我以为你今晚会留在八楼陪你姊。”

    “她睡着了。”

    “她睡着了,你却睡不着?”他关上门后,随她走进客厅里,“你在烦恼什么?”他看着皱紧眉头,一脸严肃又烦躁的她问道。

    “咸胥。”她欲言又止。

    “怎么了?”

    “关于我们结婚的事……”

    “怎样?你该不会是想跟我说算了,不想结这个婚了吧?”关咸胥挑眉。

    “我……”

    “我猜对了?”

    她用力的摇头,感觉鼻子开始发酸,眼眶也热热湿湿的。

    不行,她得挺住才行,绝对不能哭。

    井于曦深吸一口气,然后抬起头来坚定的看着他,将自己之前在心里预习过N遍的话说出来,“你可不可以等我一阵子,我现在还不能和你结婚,我必须照顾我姊,她现在不能没有我,所以我——”

    “我会陪你一起照顾她。”他突然打断她的话,“她是你的姊姊,自然也是我的,你一个人照顾她,绝对不会比我们俩一起来照顾她更周到,你更不必担心金钱的问题,虽然我的财力无法像萧兹一样能挤进全球百大富豪榜内,但是也够我们夫妻、小孩,和你姊及她肚里的小Baby衣食无缺活上三辈子了。所以你根本就用不着胡思乱想,只要专心烦恼我们下个月要结婚的事就够了,知道吗?”他温柔且深情的安抚她。

    井于曦只能傻傻的看着他,但眼前视线却早已模糊成一片。他怎么会知道她在想什么?他真的是……页的……

    她倏地扑进他怀里,满是感动与欣喜的紧紧抱着他又哭又笑。“谢谢你,谢谢你。我爱你,我真的好爱你、好爱你,我有没有跟你说过?”

    “已经过十二点了,所以今天还没有。”关咸胥一本正经的回答。

    她闻言忍不住轻笑出声。一仰首,抹去脸上的泪水,认真而深情款款的凝望着他。

    “咸胥,我爱你。”

    他一只手轻轻抚过她白皙美丽的脸庞,一只手则圈上她腰身,轻而易举的就将她举抱坐到自己的双腿上。

    “再说一次。”他轻声要求。

    她轻漾出一抹浅笑在唇边,然后捧起他的脸,深情而专注的再次启口,“咸胥,我爱你。”然后主动低头吻住他。

    他瞬间收紧手臂,加深了这个由她开始的吻,然后由被动改为主动。

    夜深了。

    窗外的月儿从云间探出头来,照映在8楼公寓上,窗内的灯一盏盏的熄了,睡了。

    8楼公寓,晚安。

    明天再见。

    【全书完】

    *想知道迷糊可爱的刘妤,如何让大总裁姜克为她神魂颠倒,请参阅花园系列5818楼公寓之一《二楼总裁》

    *想知道单亲妈妈曲蒨和富豪前夫萧兹·林赛如何再续前缘,请参阅花园系列5908楼公寓之二《七楼富豪》

    *想知道可爱贤妻于寒,如何跳进撒旦奎狩之的爱情陷阱,请参阅花园系列6058楼公寓之三《五楼撒旦》

    *想知道迷糊到不行的井于晓,如何践踏袁烨大男人的自尊,请参阅花园系列6338楼公寓之四《三楼大亨》

    *想知道温柔恬静却又神秘的林雪颜,如何在悍将卫沃喾英雄救美后掉入爱的漩涡,请参阅花园系列6428楼公寓之五《四楼悍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六楼猛男最新章节 | 六楼猛男全文阅读 | 六楼猛男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