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顿感哈啦男 > 第十章

顿感哈啦男 第十章 作者 : 金萱

    一接到盛志綦的电话,刁覃远立刻驱车飞奔向卓宛榆的住处,他真的是作梦都没想到小雪会躲在她那里。

    她怎么会在卓宛榆那里呢?照理说,她们俩的感情应该还没有好到让她投向她才对,但是不管怎么样,只要能找到她就够了。

    等了一天,找了一天,忧心了一天,好不容易终于得到她的消息,他迫不及待的能立刻飞奔到她身边。他踩足油门,点亮的车灯在黑夜的衬托下,犹如流星划过天际般的快速闪逝,迤逦一道炫彩。

    五分钟,再五分钟他就能见到她了。她会以什么样的面目见他?是泪流满面的伤心、面无表情的冷淡或怒目相向的叫吼呢?她会接受他的道歉吗?

    她在想要不要和你离婚。

    岳母淡然的声音突然自他脑袋中响了起来,让他的心瞬间紧缩了一下,揪痛得令他忍不住闭上眼睛以抵挡那突如其来的痛苦。

    他是个白痴,彻底的大白痴!说什么为她好,说什么为了她的将来着想,说什么祝她幸福、成全她,全都是鬼话!他说了这么多,又犹豫不决不敢承认自己对她的感情,就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害怕受伤,害怕被她遗弃,害怕哪天她真的想离开他,要求离婚的时候,他无法平心静气的接受这个他早已预料到的结果。

    结果他根本就放不开她,一听见她在想关于要和他离婚的事,整个人便如同坠入无边的黑暗,害怕的发抖,他……真是个大白痴!深吸一口气,他忍不住再度闭上眼睛,就像在下什么重大决心一样。

    他决定了,不管最后的结局如何,他都要对她表白自己的心意,让她知道这些和她在一起的日子,是他有生以来觉得最幸福快乐的日子。

    小雪,我爱你。

    再次睁开眼,刁覃远的眼光透露着清朗与坚定,一扫长时间来的忧郁与不确定,但那也只是短瞬间的事,因为就在他睁开眼的一瞬间,他瞧见一辆轿车自对面弯道急驶而来,笔直的朝他冲撞过来。

    他用力的按著喇叭,迅速的转动方向盘,刺耳的喇叭呜声瞬间响破云霄,但却仍然抵不过巨大的撞击声。“砰!”

    他在感觉到痛楚前失去所有意识。

    ☆☆☆

    在卓宛榆住处内,蒙伊雪、卓宛榆和盛志綦三人围著和室桌,愉快的吃著盛志綦带来的宵夜,一边聊著要如何惩罚迟顿外加自以为是的刁覃远。

    突然之间,盛志綦的手机响起。

    “哔哔哔……”

    “这回又是谁,五号女友?”卓宛榆不以为然的瞄了他一眼问。

    短短的半个小时之内,这已经是他手机第五次响起了,而前四次一个叫娜娜,一个叫娃娃、一个叫甜心、一个叫宝贝。她很好奇这一个要叫什么,Honey吗?他果然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花花公子。

    “错了,是她老公。”盛志綦瞄了手机一眼,然后用下巴指了指蒙伊雪后,才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

    “喂?老刁,你——”他的声音戛然而止,慵懒的神情与坐姿在瞬间剧变,紧绷的由原地上站了起来。

    蒙伊雪和卓宛榆不知不觉的也跟着站了起来,一脸怀疑的看着他。

    “麻烦你再说一次医院名称。”盛志綦眉头纠结,表情凝重的沉声对着手机低喊。

    蒙伊雪手中的筷子不知不觉的掉落地面,她心跳失速,目不转睛的盯着不断点头,应声“我知道”的盛志綦,直到他终于放下手中的手机,转身面对她。

    “小雪,你要冷静点,刚刚打电话给我的是警方,老刁出了车祸。”他冷静的陈述。

    蒙伊雪一听,双腿瞬间无力的往下跪去,盛志綦一个箭步,迅雷不及掩耳的将她瘫软的身子扶住。

    “你没事吧?如果支撑不住的话,你留在这里,我必须……”

    “不!我要去。”她迅速的握抓住他的手,十指掐进他臂肌中,激动的喊道。

    “你太激动了,我没办法带你去,如果……”

    “我会冷静的,我立刻冷静下来,立刻,我要去,带我去,求你……”她哽咽出声,泪水再也遏制不住扑簌簌而下。

    “我跟你们一起走。”卓宛榆忽然开口,她走向因害怕已经开始哭个不停的蒙伊雪,伸手圈住她肩膀的同时,抬头对眉头紧紧纠结的盛志綦保证,“我会照顾她的。”

    盛志棊看了她一眼,只犹豫了一秒即立刻点头。

    “我们走。”

    盛志綦开车,三人火速的赶到医院。他们从急诊室那里得知刁覃远已转向手术房进行抢救之后,又迅速的奔向手术房。

    蒙伊雪一路上哭个没停,卓宛榆一直在她耳边细声安抚着她,双手更是紧紧的与她的交握,无声的给予她支持的力量。

    盛志綦表情凝重的听著警方诉说事发经过,结果又是一场酒醉驾车逆向行驶所酿成的悲剧,至于为什么会这么严重,全因双方皆是以高速行驶的原因。

    据说当时刁覃远的时速至少超过一百公里,而对方也将近八十,虽说他有紧急煞车,也有将车头转向试图挽救这场悲剧的发生,但为时仍晚,两辆轿车因激烈撞击车头全毁,驾驶人没有当场死忙已是不幸中的万幸。

    不幸中的万幸?

    盛志綦瞄了伤心欲绝的蒙伊雪一眼,不以为然的抿紧嘴巴。他真想对眼前这面无表情的刑警怒吼去你妈的混蛋,什么叫不幸中的万幸!老刁向来都是规规矩矩的善良国民,就这么一次超速驾驶而已,竟就发生这种烂事,而且现在人还在手术中。

    什么叫不幸中的万幸?真是他妈的!翟霖和梅兆曳在接到消息后,也连袂的赶到医院来,他们在问了情况,看了手术中的显示灯一眼后,即沉默的不发一语。

    五人静静地等待手术室开启的那一刻到来。

    夜还很漫长。

    ☆☆☆

    刁覃远在翌日上午九点多,才缓缓地恢复意识,阵阵痛彻心扉的剧痛在他恢复意识的那一刹那同时攫住他,他不知不觉的低吟出声,立刻将守护在一旁,因连两夜未睡而忍不住轻轻打起盹的蒙伊雪惊醒,她急步冲到病床边。

    “老公,你醒了?你现在觉得怎么样?”她急忙问道,眼眶不自觉的又红了起来。

    睁开眼看见她,刁覃远不理会浑身的剧痛,立刻伸手握住她的。

    “小雪……”他沙哑的叫了声,她的眼泪立即掉下来。

    “你把我吓死了……呜……”她抹着不断掉落的泪水哭着。

    他想起身拥她入怀安抚她的泪水,却发现全身除了不断传来痛彻心扉的剧痛之外,几乎完全不听使唤。

    “发生了……什么事?”他哑声问。

    “你发生了车祸,你忘了吗?”

    车祸?

    对了,他记起来了,他在接到綦的电话知道她躲在卓宛榆她家之后,立刻开车前往,却在途中遇到一辆逆向行驶,高速向他冲撞而来的车子,然后……

    “时间……过了多久了?”他看著她通红的双眼,以及明显疲惫的面容问。

    “现在是隔天早上九点多。”

    “我昏睡了一晚?”

    她吸了吸鼻子,点点头。

    “你一直都在这儿陪我?”

    她再度点了点头。

    “你不生我的气了?”他不安的盯着她。

    她用力的摇头。经过这件事之后,她才恍然明白只要他活着,不管他做错任何事或是曾经如何伤害过她,她都可以原谅他,只要他活着。想到昨晚乍闻他车祸,以及坐在手术房外的惊恐心情,她的泪水再度遏制不住的扑簌簌而下。

    “嘘,对不起,我知道我昨天说的话很混帐,我后来才知道他——李伯圣原来是你干哥,爸妈的干儿子,我……对不起,小雪,你……别哭——啊!”看她眼泪掉个不停,刁覃远心疼的想伸手替她抹泪,却因动作过份扯动身上伤处,引来一阵痛彻心扉的剧痛而怞气出声。

    “你别乱动。”蒙伊雪急忙阻止他的动作,同时怞噎的吸着鼻子。“你别乱动,你伤得很重,除了身上多处骨折之外,脾脏也被撞到内出血,是医生急时开刀才救了你一命,如果晚一点……晚一点的话……”她再也说不下去,低头啜泣了起来。

    听到她这一席话,刁覃远才知道她哭并不是因为他念念不忘的那件事,而是因为她在担心他,即使他昨天才那样伤害她,她还是愿意关心他,甚至于为他的伤而哭得像个泪人儿一样,她真的是……

    “我爱你,小雪。”他深情的说道。

    蒙伊雪因他突如其来的告白而屏住呼吸,她讶然的瞪着他,一颗心像擂鼓似的一声比一声响亮。

    “你说什么?”她哑声问。

    “我爱你,小雪。”他深情的凝望着她,又说了一次。“虽然我大了你十岁,虽然你嫁给我是因为腹中的孩子不得已,虽然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有更多机会可以认识比我条件更好上千倍万倍的男人,虽然你可能一辈子也不见得会爱上我,但是只要我们还在一起的一天——不,只要我还活着的一天,我就会永远爱你,我爱你,小雪。”

    “哇啊啊——”蒙伊雪倏然大哭出声,“你这个阿呆、笨蛋,这些话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说,如果你早一点说的话,也许这场车祸就不会发生了,你这个笨蛋!呜呜……”她边哭边抹去泪水。

    “对不起。”他柔声道歉,“别哭了好吗?”

    “是你害我哭的,从头到尾都是你害的。”她哭着指控。

    “对不起,都是我害的,别哭了好吗?”他立刻揽下全部的责任,只要她能不再继续掉泪,即使说人是他杀的,他也会毫不考虑的点头认罪。

    “你这笨蛋、阿呆,根本什么都不知道还自以为是。”

    “对不起。”刁覃远不知道此时除了这句话,他还能说什么。

    “我才不介意你大我十岁,我之所以嫁给你也跟孩子无关,我更不希罕能认识条件比你好千倍、万倍的男人,因为我爱你,从一开始就爱上你了,你这个反应超级迟顿的笨阿呆!”

    刁覃远的样子看起来像被吓傻了一样,他瞠目结舌的瞪着她,满脸不可置信。

    “小……小小……小雪?”

    “干么?”她凶悍的叫道,却为他口吃的样子忍不住破涕为笑。

    “你……你……你……”

    “你到底想说什么啦?”她抹掉眼眶中的泪水,又吸了吸鼻子,故意瞪眼道。

    “你刚……刚刚……刚说……说什么?”他还在口吃。

    “我什么都没说。”她故意下回答他。

    “你明明就有说!”他急的指控,这回倒是不会口吃了。

    “我说什么?”

    “你说你爱我,从一开始就爱上我了。”他指证历历的说。

    “有吗?”她不认帐。“小雪……”他求道,一副想哭却又不敢哭的样子,很可爱。

    “你阿呆呀!”蒙伊雪终于忍不住笑骂,脸上除了泪痕,还有娇羞的嗔貌。“既然你都已经听到了,而且还能清楚的转述我说了什么话,干么还问?”

    “小雪……啊!”刁覃远感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想狠狠地将她拥进怀中。他挣扎的想从病床上起来,却因再度剧烈拉扯到伤口而痛苦的低吟出声。

    “老天,你别动,你在干什么啦?”蒙伊雪一惊,立刻将他压回病床上,一边骂着。

    “我想抱着你。”虽痛到面无血色,刁覃远仍坚持的说出他此刻的想法。

    蒙伊雪俏脸一红,立刻叫骂,“你阿呆呀,我刚刚才跟你说你伤得很重,叫你别乱动你还乱动,你是不是故意要害我哭,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我担心死了……”说着,她的眼泪果真遏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对不起。”

    “如果真觉得对不起,就乖乖的养伤不要乱动。”

    “她说得没错。”

    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忽然从病房门外响了起来,房内两人同时转动视线,只见盛志綦、翟霖和梅兆曳三人一前一后的由病房门外走了进来。

    “嗨,老刁,有没有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感觉呀?”盛志綦榆揶的笑问,目光不断地穿梭在他们夫妻俩之间。

    “你现在感觉很幸福对不对?”翟霖接著开口,“不过我觉得要情话绵绵也不用急在一时,毕竟你现在的脸色白得像是随时会昏倒一样,而嫂夫人听说为了照顾你,也已经接连两天都没阖眼了,你们俩是不是都该好好的休息一下呢?”

    “小雪?”刁覃远立刻将目光转向她。

    “我刚刚有稍微睡一下,并不是完全都没睡。”蒙伊雪赶紧解释,但声音却在他严厉眼神的注视下愈显微弱。

    “翟霖,麻烦你送她回家好吗?”刁覃远看向翟霖请求道。

    “OK。”

    “老公,我要在这里陪你。”蒙伊雪并不想离开他。

    “不行,你得回家休息。”

    “可是我……”

    “小雪,如果你继续待在这里的话,老刁一定会因为担心你的身子而没办法好好的休息,你希望他除了身体受伤之外,连心理都要躁心而不能妥善的得到休息吗?”梅兆曳打断她道。

    “我……”蒙伊雪犹豫的看着病床上的老公。她想要陪在他身边照顾他,但是如果她的存在对他的伤势毫无助益反而有害的话,她能不走吗?

    “你当然不希望对不对?”梅兆曳问。

    她点头。

    “那就回家休息吧,先把自己照顾好,再来照顾他。”梅兆曳继续说,“放心吧,这里暂时有我和綦在,你让翟霖送你回家,回家洗个澡睡个觉,等养足了精神再过来,到时你想做什么,我想肯定没有人会阻止你。”

    蒙伊雪仍然看着床上的老公。

    “别让我担心,小雪。”刁覃远温柔的交代着她。

    终于,她点了点头,留下几个注意事项后随翟霖离去,而刁覃远也终于放下心来的闭上眼睛休息,只是注意力一收回,那阵阵痛彻心扉的剧痛却在瞬间清楚百倍,让他痛得轻颤的再度睁开双眼,低吟的伸手求救。

    “痛!綦,帮我叫护士,我要……止痛针……”

    “不行,医生说过不能太过依靠镇定剂,这样伤口复原的会比较慢。”盛志綦凉凉的拉来一张椅子,坐在病床边道。

    梅兆曳与蒙伊雪他们一起下楼,到楼下的商店街买些日常用品。

    “我才开完刀不久,”刁覃远痛得喘息,“一、两剂镇定剂……应该……应该没问题。”

    “不行,你要忍耐。”盛志綦跷起脚像在看戏般凉凉的说。

    “綦,我很痛……”

    “忍耐。”

    “盛志綦——”刁覃远痛得发火,“帮我叫护士!”

    “你知不知道天底下是没有不劳而获的事?”盛志綦不为所动,目不转睛的盯著他缓慢地说,“你无聊到网咖上网,竟也能遇到一个天上掉下来的老婆,这对追婚狂的我来说实在是太不公平了,我这么辛苦追老婆都追不到,你却不劳而获,真是太不公平了。”

    “你是……故意的?”刁覃远终于发现。

    “没错。”盛志綦阿莎力的承认,接着立刻做出欲哭无泪状。“我真是愈想愈不甘心,为什么你的付出和我的根本就不能比,结果却是你先娶了老婆,而且还娶到一个像小雪那样甜蜜可人、娇俏美丽,又敢为爱不顾一切向前冲的好女人?我真是愈想愈槌心肝呀!”

    “可恶!你到底帮……不帮我叫……护士?!”他已经痛到全身都纠结了,綦这个混蛋,竟然还在废话!盛志綦看了他一眼,一本正经的摇头。

    “就算是为了平衡我早巳伤痕累累的自尊心,你就稍微受点痛苦吧,老刁。”

    “妈……的……”

    “抱歉,你现在叫爸的恐怕也没用,况且做兄弟的不就是要两肋插刀吗?为了我,你就忍耐忍耐嘛。”

    “盛志……綦!”

    “有!”

    “你该……死……混蛋……我要护……士……护士……救命……”

    呜呜,痛死了,救人喔——

    (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顿感哈啦男最新章节 | 顿感哈啦男全文阅读 | 顿感哈啦男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