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那个人,少爷 > 第十章

那个人,少爷 第十章 作者 : 金萱

    瞄了瞄身旁心情愉快到一路都吹着口哨的男人,白妍理不由得不同意于寒所说的话——男人真的是很好哄。瞧他现在眉开眼笑的样子,和两个小时前的模样简直就是判若两人,真是不知道该说于寒姊厉害,还是说男人单纯?

    “晚餐想吃什么?”单纯的男人问道。

    “我还以为你忘了晚餐这回事了。”她娇嗔的说。

    “怎么可能,你现在可是一人吃两人补,我怎么可能忘得了?”靳冈笑着伸手轻覆在她小肮上。

    “所以,你在意的只有我肚子里的宝宝喽?”她故意这么问。

    “错,比起宝宝,我更在意怀着宝宝的那个人。”

    “那个人?”

    “就是你,我的老婆。”他蓦然倾过身来吻了她一下。

    “喂,你在开车耶!”她惊吓的叫道。

    靳冈给了她一个安抚的微笑,然后看着前方的路,言归正传,“想吃什么?”

    “昨天煮的咖哩还有,我们回家吃咖哩,好不好?”她想了一下,开口建议。

    “只要你好就行了,我没意见。”他点头同意,话才刚说完,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皱起眉头,露出一脸不想接的表情。

    “你的手机在响。”白妍理提醒。

    “我已经下班了。”他酷酷的答道。

    “也许不是公司打的,你好歹看一下嘛。”

    看了她一眼,他无奈的把手机从口袋里拿出来,看了一下来电显示,然后挑起眉头。“找你的。”他说着把手机递给她。

    “找我的?”白妍理怀疑的睁大眼睛,低头看了下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惠君?”她讶然的脱口道,然后才接起电话,“喂?”

    “妍理,你的手机为什么打不通?还好我有少爷的电话!”惠君在电话那头低声抱怨。

    “抱歉,可能是没电了,你找我有事?”

    “有!你妈妈现在在我这儿!”

    “什么?!”白妍理愕然的惊叫道。

    靳冈闻声转头看她。

    “你是不是忘了跟你妈说你已经结婚的事?她到这里来找你,我理所当然告诉她你结婚后和老公住在一起,她听了之后差点晕倒,把我吓死了!”

    “她现在人呢?”

    “在客厅里,她的样子看起来有点儿怪,你要不要过来接她?还是告诉我你家住址,让她坐计程车过去?”

    “我现在就过去。”

    “好,我等你。”

    “发生什么事?”一见她收线,靳冈立刻问道。

    “我妈在惠君那儿,怎么办?我们本来打算这个周末才要一起回去告诉她我们在一起的事,现在她突然知道我已经结婚的消息,却没有告诉她,她一定会很难过、很伤心。”白妍理眉头紧蹙,一脸忧愁的对他说。

    “别想这么多,我们先去接你妈妈再说。”他轻声安抚。

    她点点头,不过仍是眉头深锁,一脸忧愁状。

    “你妈妈现在也许会难过、伤心,但是待会儿就会很开心了,因为像我这样有钱、长得帅,又多才多艺、英俊挺拔,最重要的是很爱、很爱她女儿的女婿,可是她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她在见到我之后,一定会喜欢、满意、开心得不得了的。”见她这样,靳冈故意以轻快的语气朝脸上贴金。

    他老王卖瓜的说法终于逗得白妍理露出一丝笑意。

    “你脸皮真厚。”她嗔他一眼。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难道你不觉得你老公有钱、长得帅,又多才多艺、英俊挺拔吗?”

    “我只觉得你脸皮很厚。”

    “可是你依然爱我这个厚脸皮的男人,很爱、很爱不是吗?”他看了她一眼,扬唇微笑。

    她能说什么?只能脸红而已,因为他完全说对了,她真的该死的很爱、很爱他。今天站在他公司等待他的“接见”时,她才知道她爱他的心比她自己所知道的多更多。

    “你还记得去惠君那儿要怎么走吗?”

    他点头,“那里不太好停车,待会儿可能要请妈妈先下来等我们。”

    “大概需要多久的时间我们才会到?我先打电话跟惠君说。”

    “大概十分钟。”

    听到他的回答,她立刻用他的手机回拨电话给惠君,告诉她他们十分钟后会到,因为不好停车的关系,麻烦她那时候将她妈妈带下楼来。

    ***bbscn***bbscn***bbscn***

    十分钟后,他们弯进小巷里,远远地就看见惠君陪着妈妈一起站在公寓门外等他们。

    靳冈将车子停在她们前方,她推开车门走下车,靳冈看后头暂时没有来车,也跟着下车。

    “妈——”

    白妍理走向母亲,才开口叫了一声妈,白母就突然迅速的从她身边越过,她愕然的转头,刚好看见母亲举高手用力的打靳冈一巴掌。

    “啪!”洪亮的巴掌声在夜空里爆裂。

    “妈!”她的尖叫声也跟着扬起。

    她快步跑到母亲身边,阻止她二度伸手打靳冈。

    “妈,你在做什么?”

    她抓住母亲的手,怎知白母却用力的将她甩开,力道之大让她完全措手不及的失去平衡,往后倒去,还好靳冈眼明手快的将她扶住。

    “还好吗?”他问道。

    她点头,还来不及开口对他说什么,怎知母亲竟又冲了过来,用力的将她从靳冈身旁拉开。

    “不要碰我女儿!”白母尖声怒斥。

    “妈?”

    “你跟我走。”她用力的扣住女儿的手,使劲的想将她拉走。

    “妈,你别这样,你到底是怎么了?你要拉我去哪里?”她一脸慌乱不解的问,同时回头看向老公,无声的向他求救。

    “妈——”靳冈开口。

    “闭嘴!谁是你妈?你这个强暴犯!”白母咬牙切齿的怒斥他。

    靳冈、白妍理和张惠君三人同时一呆。

    “什么强暴犯?”惠君愕然的问。

    “妈,你在胡说什么?”白妍理眉头紧蹙的看着母亲,以严肃的语气开口问道。

    “我问你,你是不是怀孕了?”

    白妍理瞬间惊愕的睁大双眼。

    “妈,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她迅速的看向惠君,后者对她用力的摇头。

    “晓闲告诉我的。”

    “晓闲?”白妍理错愕的看着母亲。

    “小理,妈妈绝对不会允许你这样糟蹋自己的人生。”白母紧紧的抓住女儿的手,情绪激动的说:“妈妈是多么辛苦才将你养大的,你应该知道,为什么你要这么轻易的就对命运投降,放弃自己的人生?妈妈绝对不让你这样做,绝对不会!”

    “妈,你先冷静下来。”白妍理连忙安抚,“不管晓闲跟你说了什么,那都是假的,不要信。”

    “假的?你怀孕是假的吗?你嫁给了那个强暴你的畜生是假的吗?”白母边说边以充满恨意的眼神瞪向靳冈。

    “妈,靳冈从来就不曾强暴过我,你不要这样说他,我会嫁给他除了因为怀孕之外,更因为我爱他。”白妍理快速的解释。

    听见这个特殊的姓氏,白母突然间愣住,怀疑的看着女儿,“靳……冈?”

    “对,就是靳家的少爷,小时候常被我骂笨蛋、白痴的那个少爷,靳冈就是那个少爷。”

    白母瞠目结舌的瞪着女儿,再转头看向靳冈,完全被吓呆了,但不管如何,至少她是安静下来了,不再那么激动。

    白妍理登时松了一口气。

    “妈,我不知道晓闲跟你说了什么,但是她说的话你不能相信,因为她喜欢靳冈,一直都在想办法要我离开靳冈。”她认真的说。

    “有这么不要脸又卑鄙的女人?妍理,你怎么没跟我说这件事?”惠君难以置信的瞠大眼。

    白妍理无奈的轻叹一口气,不知从何说起。

    “她已经递出辞呈了,等离职后,那个不要脸又卑鄙的女人将无法再接近她。”靳冈替她开口。

    “所以你们不打算给她一点惩罚吗?她竟然连阿姨都欺骗,把阿姨当作她达成目的的工具耶!”惠君义愤填膺的嚷着。

    “这件事我会处理。”靳冈说得冷静,眼神却陰冷无比。

    后方,有车突然转进巷内,刺眼的车灯朝他们照射而来。

    “小理,先带妈妈上车,惠君,改天再请你吃饭。”靳冈先对老婆交代,然后才转头对惠君说。

    惠君点点头,“开车小心点,阿姨、妍理,再见。”

    “我会再打电话给你,还有,谢谢你,惠君。”白妍理对她道谢。

    惠君再度点头。

    靳冈则迅速的坐上驾驶座,在挡到后方来车之前,将车子驶离原地。

    ***bbscn***bbscn***bbscn***

    “小理,你刚才跟妈妈说的话都是真的吗?”车子上路开了一会儿之后,白母终于从惊愕中回过神来,犹豫的开口问道。

    “晓闲喜欢靳冈的事吗?是真的。”白妍理回答。她陪着母亲坐在后座。

    “不是。”白母摇摇头,“我说的是靳冈的身分,以及你爱他的事。”

    “对。”她毫不犹豫的承认。”你们俩……”白母眉头微蹙,欲言又止。

    “妈,你想说什么?”

    “你们结婚为什么没跟我说?老爷和夫人也同意让你们俩结婚吗?”

    白妍理一愣,突然无言以对,所幸坐在前方开车的靳冈在此时开了口。

    “妈,我爸爸、妈妈都很喜欢小理这个媳妇,他们还说很想念你,等他们下个月从美国回来的时候,一定要去拜访你这个亲家兼老朋友。”

    白妍理怔然的瞠大双眼,靳冈吹牛还真不用打草稿耶。

    “小理,真的吗?”白母问女儿。

    “是、是呀!”她就完全不会说谎了。

    “你在说谎。”白母太了解自己的女儿了。

    “妈,小理不知道我早就把我和她结婚的事告诉我爸妈了。”靳冈再度开口。

    白妍理惊讶的轻呼,“你说了?什么时候说的?”

    “知道你怀孕的隔天早上,我妈当场就兴奋得说要订机票飞回来照顾你这个有孕在身的准媳妇,我好不容易才说服她不要这么冲动,免得回来后会造成你的压力,间接影响到肚子里的孩子。”

    她张口结舌的看着老公,完全说不出话来。

    “老爷和夫人什么都没说吗?”白母问道。

    “妈,你现在应该叫他们亲家公、亲家母。”靳冈从后照镜看了岳母一眼,“他们说,在我和小理还是小孩子的时候,他们就有预感我们会成为一对。”

    “你真的喜欢我们家小理吗?不是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才娶她的?”白母仍有些担心。

    “我爱她。”靳冈从后照镜看了老婆一眼,深情的表白。

    白母放心了,她爱过——事实上她现在也正在恋爱,当然分辨得出他说的是不是实话,他们俩是相爱的,真心真意、全心全意。

    “靳冈,妈为刚才动手打你的事道歉,对不起。”她开口道歉。

    “您别这样说,我把您最珍贵、最心爱的女儿从您身边抢走,却只挨了您一巴掌而已,值得。”他微笑着摇头。

    “你要让小理幸福一辈子。”她语带哽咽的要求。

    他点头认真承诺,“我会的,妈。”

    ***bbscn***bbscn***bbscn***

    看见她平安无事的到公司上班,杨晓闲的眼睛睁得比铜铃还大,露出了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白妍理视而不见的从她面前走过,连招呼都省了,像她这种坏心人,她觉得基本礼貌甚至是虚与委蛇对她而言都是浪费,她不会再理她了。

    不过除了她不想理她之外,杨晓闲似乎也一样,从震惊到冷哼,最后高傲的转身,虽然一整天下来,杨晓闲对她的态度不是不屑,就是视而不见,但白妍理一点也不觉得难过,反而乐得轻松。

    下午两点,她放在怞屉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她拿出来一看,是靳冈。

    “喂?”她接起电话。

    “今天过得怎样,那女人有没有再对你说什么废话?”靳冈关心的问。

    “没有,她今天都没跟我说话,只是不断地给我冷脸看,企图用冷眼将我杀死而已。”她嘴角微扬的回答,喜欢听见他声音里的关心。

    “这样你心情不是很糟?”

    “嗯,不过比起昨天之前,这情形已经好太多了。”

    “你真的还要在那里待两个星期?”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你不是也说两个星期的交接期很合理吗?”她无奈的轻叹一声。

    “我忘了你在那里工作不久,可以不必理会这个要求。”

    “你的意思是要我当个不负责任的员工?”她挑眉问道。

    “我会陪你。”

    “什么意思?”

    “我现在就在你公司门口。”

    “什么?!真的吗?”白妍理想也不想立刻起身转头朝大门的方向望过去,果然看见他的身影,她将手机放下,快步迎向他。

    “你怎么来了?”推开公司大门,她又惊又喜的抱着他。

    “来接你下班。”靳冈微笑的伸手将她跑到脸上的发丝勾到耳后。

    “可是现在才两点而已,还没到下班时间呀。”

    “靳先生,你来啦?不好意思让你亲自走这一趟,请进,请进。”白妍理的老板突然从她身后冒了出来,以一脸兴奋、欢迎的态度出来迎客。

    白妍理怀疑的看了老公一眼,才开口叫了声老板。

    “妍理?你怎么在这儿,你认识靳先生吗?”听见她的声音,老板这才注意到她的存在。

    “妍理是我妻子。”靳冈介绍。

    老板瞬间瞠大双眼。

    “靳大哥,你怎么来了?”杨晓闲霍然从通往厕所的方向冒出来,一脸兴奋的跑了过来。

    “晓闲,你也认识靳先生?”老板愕然的问道。

    “不认识。”靳冈毫不留情的开口,冷冷地看着她,“像她这种为了抢人老公,不择手段、满口谎言的女人,陈老板,我奉劝你还是离她愈远愈好。”

    闻言杨晓闲震惊得浑身发僵,脸上血色尽失。

    “靳先生,这话……”

    陈老板以一脸不确定的表情开口想说什么,却被靳冈打断。

    “抱歉了,陈老板。”他表明来意,“我妻子有孕在身,虽然已经向贵公司递出辞呈,但依照规定仍需在十四天后才能离职,不过可以请你看在我的面子上给个方便,今天就让她离职吗?”

    “当然可以。”陈老板惊讶的看了一眼白妍理仍然平坦的小肮点头同意。

    “你老板说可以了,去收拾东西吧。”靳冈温柔的对老婆说,伸手轻轻地将她推往玻璃门内。

    白妍理不安的回头看着他。

    “我在这里等你。”他微笑的说,等老婆转身离开后,才又转向陈老板,以及面无血色且因过于震惊而僵在原地的杨晓闲。

    “陈老板,关于之前我在电话中与你谈的交易,我会再请人过来和你详谈,不过在此之前,我有一个条件,那就是请你解雇眼前这个女人。”他冷酷无情的表示。

    “你不能这样做!”杨晓闲惊颤的叫道,眼泪就快要从她眼底喷出来了。

    “我当然可以。”靳冈冷笑一声,“我不会原谅任何企图想伤害我妻子和我孩子的人。”

    “我没有伤害她,我——”

    “没有吗?”他语带讽刺的列举她的罪状,“没有叫她去堕胎?没有煽动她母亲?没有利用不实的谎言来分离我和她?”

    “我没……”

    “你可以否认,但那对我来说毫无意义。”他残酷的说。“陈老板,条件我已经开出来了,如果你考虑过后没问题的话,随时可以跟我连络。”他拿了张名片递给陈老板。

    这时白妍理拿着皮包从公司大门内走出来,靳冈脸上残酷冷峻的表情瞬间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温柔与深情。

    “都收拾好了?”他笑着迎向她,接过她手中的皮包,柔声问道。

    “嗯。”白妍理对他点点头,然后转头看向陈老板,“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她朝他行了个礼。

    “没有,这段时间辛苦你了。”陈老板急忙挥手道。

    “打扰了。”靳冈对陈老板轻点了下头后,便牵起老婆的手朝电梯走去。

    “你刚刚做了什么?”走进电梯后,白妍理好奇的开口问,她注意到杨晓闲的气势整个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有如丧家犬般的颓丧落魄。

    “没什么,只是给她一点小小的教训而已。”他轻描淡写的带过。

    “什么样的小小教训?”她脸上充满了好奇的表情。

    “待会儿想去哪儿?”他微微一笑,不答反问。

    “你不用回公司上班吗?”她微怔了一下,讶然的问道。

    “昨天公司欠了我半天假,今天还给我,你也一样要还给我。”他一本正经的看着她。

    白妍理倏然一笑,伸手圈着他的手臂,哄他,“好,你想去哪儿?任何地方我都陪你去。”

    “任何地方吗?”他别有深意的看着她。

    她不疑有他的点头,“任何地方。”

    “好,那我们去宾馆。”他突然咧嘴道。

    她傻眼,他则霍然轻笑出声,低头深情的亲吻她。

    “我开玩笑的,我们去淡水走走好吗?”他圈着她走出电梯,温柔宠爱的柔声问道:“你不是说你没去过渔人码头吗?今天下午的天气不错,傍晚应该有夕阳可以看,而且风吹起来不会觉得冷……”

    情人间的呢哝私语随风飘散,愈飘愈远,散播在空气里,充满爱。

    人间有爱。

    【全书完】

    *想知道幸福咖啡店的温柔老板娘段又菱,如何和神秘帅哥先有后爱?请参阅花园系列791幸福咖啡店之一《那个人,老板》

    *想知道幸福咖啡店的豪爽常客王海儿,如何搞定冷峻总我,请参阅花园系列812幸福咖啡店之二《那个人,总裁》

    *想知道幸福咖啡店的嗜钱工读生俞安安如何心许恶邻大亨?请参阅花园系列825幸福咖啡店之三《那个人,恶邻》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那个人,少爷最新章节 | 那个人,少爷全文阅读 | 那个人,少爷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