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分居老爸 > 第十章

分居老爸 第十章 作者 : 金萱

    时间在平凡与幸福之间流过,转眼之间就已过了四个月。儿子一如往常般乖巧懂事,老公也一如往常般对她温柔体贴,把她捧在手心里照顾,连家事,都因为当初术后休养的关系,多请了一个帮佣的欧巴桑来帮她做,让她彻彻底底的成了一个茶来伸手,饭来张口的闲妻凉母。

    所以―唉!黎安真轻叹一声,她实在搞不懂那股闷在她胸口的沉郁之气,到底是从何而来的?

    也许,是她幸福过了头,或者是闲凉到发慌,才会无病声吟吧?

    她告诉自己,于是在两个星期前趁老公不在家时,偷偷摸摸的找事做,然后,被帮佣的欧巴桑看见,告诉老公,害她被念了一顿。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找到事情做时,心情也没有特别快乐呀,还是郁郁闷闷的找不到出口的感觉。所以,问题应该不是出在她太闲上头。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儿啊?

    她真的好想尖叫。

    闷闷闷闷闷……

    如果她有采儿的音乐专才,她一定要写一首歌,歌名就叫“闷”

    如果她有夕葳或青梦的文采,她会以“闷”为主题,写上一千或一万个字来抒发她近来莫名其妙的情绪。

    可惜的是她既没有采儿的专才,也没有夕岁和青梦的文采。

    啊啊啊……

    她真的好想尖叫,问题到底出在哪儿啦?

    其实问题出在哪儿,她!呃,老实说,是有点儿谱的,只是不太想承认,羞于承认,矜持和坚持不断地要她漠视这个让她心情郁闷的“极可能”原因,而不去理会它。但是看现在这个样子,除非对症下药,否则要治好她的郁闷病谤本就不可能。可是问题是,她这症头到底要她怎么启齿呀?

    黎安真努力的想,用力的想,想到老公推开房门走了进来都不知不觉。

    “老婆?”处理好带回家做的公事,唐律回房准备睡觉,却看见老婆坐在床上发呆,他讶然的叫道。

    刚刚在回房间时,他看了一下时钟,已经快一点了,他还以为老婆已经睡着了,所以回房间时还特地放轻动作呢,没想到她竟然醒着。

    “怎么还没睡?已经很晚了耶。”他关上房间,走向她问。

    “你的公事处理完了?”她抬头看向他。

    “嗯。”他点点头,坐上床,习惯性的先将她圈进怀中,才开口问道:“怎么了?你在等我吗?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吗?”

    “有,我要和你吵架。”黎安真先退出他的怀抱,才一本正经的回答。

    唐律轻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你要吵什么架?”

    “我打算让欧巴桑做到这个月底,下个月不准你再请帮佣了,我再也不要当废人了,到此为止!”她慷慨的发表高论,一副如果他不答应就要和他吵到底的好战表情。

    唐律有点想笑,但还是忍住了。“好。”他说。

    “啊?”她呆了,似乎没想到他会这么轻易就答应她的要求。

    “我说好。”他再说一次。

    黎安真呆若木鸡的看着唐律,原本准备好要和他大战一场的说词在她脑袋里大战,搞得脑袋一片紊乱。他说好,他说好,他竟然说好?!

    “你怎么可以说好?”她指控。

    “难道你希望我说不行吗?我一点也不想和你因为这事吵架。”唐律摇头道,依然觉得有点好笑。

    “可是我想和你吵架!”她气急败坏的说。

    唐律遏制不住呆愣了一下。“为什么你想和我吵架?”他疑惑。

    黎安真像是突然被人点袕般,一动也不动的安静了下来,脸上却浮现出一抹类似羞赧的表情,脸也逐渐泛红。

    “老婆?”唐律的脸上充满了疑惑。

    黎安真又沉默了一下,终于忍不住伸手槌了他一记,然后嘟嚷的低声道:“还不都是你害的。”

    “我做错了什么事?”唐律一脸茫然。

    “有句俗话说床头吵床尾和。”她低声道。

    “怎么突然跟我说起俗语来了?”他脸上的表情又更茫然了一些,完全听不懂老婆到底在说什么,还有,他到底害了她什么呀?

    “你真的听不懂?”黎安真抬起头来慎他一眼。

    “不懂。”他摇头,因为他是真的听不懂。

    “你!”真的是个呆头鹅。她忍不住在心里叹息,她都已经把话说得这么清楚,甚至连“床”字都说出来,他竟然还给她说不懂。

    算了,事情都已经进展到这个地步了,她实在不想功亏一篑,就直接说了吧。

    恬了恬唇,她咽下矜持与娇羞,低着头小声的哀怨道:“你知道你有多久没爱我了?”

    从她开刀之后就没有过了,这就是她近来郁闷的原因。

    唐律一怔,瞬间恍然大悟。“老婆……”这事他也忍得很辛苦呀。“我不是不想爱你,而是你的伤口―”

    “我的伤口已经全好了。”她打断他说。

    “可是……”

    “不然你看。”不让他有机会说话,黎安真趁着自己的勇气还在时,把睡衣的下摆掀了起来,露出衣服底下开刀的部位,和性感红色薄纱小内裤给他看。

    开刀的伤口在耻毛上方,所以她必须把低腰的小内裤往下拉,他才看得见那道只剩一条粉红色细线般的伤口。

    眼前的风景让唐律的呼吸瞬间急促了起来,心跳也一样。他浑身发热,不自觉的吞咽了一下。他想要阻止她,怎知还没找到自己的声音,她已抓起他的手,拉到她伤口上方。

    “你摸摸看。”她看着他低哑的说,脸上表情含羞带怯,却性感异常。

    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没有一个男人受得了这样的刺激。唐律的手终于如她所愿的温柔轻抚过她开刀的伤口,一次、两次。

    “会痛吗?”他嘶哑的轻声问她。

    “早就不会了。”她低沉的呼吸,看着他的手逐渐向下滑,慢慢地伸进她的薄纱内裤中。她倏然轻颤了一下,闭上眼睛,轻声声吟。“老公……”

    “真的可以吗?”他沙哑的问,还是有点担心。

    她再度睁开眼睛来看他,接着用动作回答他的问题。她爬到他身上,跨坐在他早已情动的坚硬上,然后伸手勾住他的脖子,献上自己的双唇,热情的吻他。

    一个男**望勃发的男人所能忍受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唐律的手臂倏然环住她的身体,猛烈的回吻,再也压抑不住自己对老婆的渴望。

    他脱掉她的连身睡衣,留下她的性感内裤,将她放倒在床上后,用手和唇品尝她身上的每一寸,直到品尝完毕,才移到那唯一被遮掩的地方。

    他的手抚过那片薄纱,一片湿润。他的手探进薄纱里,那里又湿又热,紧抵着他的手,快要将他逼疯。他顺从渴望,用牙齿咬去她身上唯一的遮掩,然后用唇舌缓慢的爱她,直到她在哆嗦与低喊中得到第一波的高潮,他才挺起身,迅速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将自己推送进她体内,温柔却激情的带她奔向第二波的高潮。

    事后,两人都满足的睡着了。

    黎安真的脸上还带着一抹微笑,一抹掺杂了幸福与心满意足的微笑入睡。

    时间就该浪费在品味生活中的幸福与快乐上。为庆祝老婆开刀满六个月,以及复原状况良好,唐律特地安排了一个国内旅游的行程,带老婆和儿子游了一趟花东。

    另外三对夫妻其实也很想参加,偏偏第二胎的娃娃都还太小了,实在不适合出远门,只好无奈的做罢,期待下一次有机会大伙再一起出游。

    嗯,初步预估至少要再等上一年的时间。

    黎安真想起当采儿听到她老公的预估时间时,那哀怨叹气的模样就觉得好笑。

    “在笑什么?”唐律拿着两杯咖啡走向老婆,着迷的看着她脸上嘴角微扬的微笑一会儿,才好奇的出声问。

    “小厉呢?”黎安真迅速回神,先看向老公的身后,寻找儿子的踪影。

    “他还在考虑要买什么来吃,我让他慢慢挑。”唐律回答,同时将加了很多牛奶的热拿铁递给老婆。

    他们一家三口因为不赶时间,一路上边走边玩边吃,轻松又惬意。有了这回的经验后,他决定以后有时间就要带老婆儿子出门玩,因为这样全家出游的感觉真的很好。

    “你刚才在笑什么?”他再次好奇的问道。

    “我想到采儿听到还要再等一年,才能像我们这样出来玩时的表情。”黎安真说着再度扬起了嘴角。

    冬阳暖暖地照着大地,照亮了四周的一切,但在唐律眼中,眼前的老婆却是闪闪发光,光彩夺目的。光是看着她,就让他感觉到一阵幸福的暖意。

    “老婆。”他情不自禁的轻声唤道。

    “嗯?”她眉头轻挑的微笑凝望向他。

    “我爱你。”他深情款款的对她说。

    没想到他会突然来这么一句,黎安真轻愣了一下,随即忍不住偷笑,再娇嗔的白他一眼。

    “突然跟我甜言蜜语有什么目的?”她似笑非笑的斜睨着他。

    “会有什么目的?”唐律失笑的反问。

    “谁知道,也许是……”黎安真脑袋一片白,突然什么也想不到。天啊,她竟然想不到任何老公必须用甜言蜜语来讨好她的原因或理由耶,怎么会这样?

    “是什么?”

    “老公,我也爱你。比爱我们的儿子更爱你。”她撒娇的说,希望他忘了她刚才说的话,她也想忘了。

    真是的,她怎么会想不到一个他可能对她另有所图的理由呢?

    都怪他平常对她太好,太顺着她了啦,只要她摇头说不的事,他向来都不会使计强求。不过确定是为她或儿子好的事,他通常不用求,只需要霸道的下令就够了。这就是她的男人,该温柔体贴的时候比谁都温柔体贴,该硬的时候又比什么都硬。

    唐律笑了一下,坐到老婆身边的位置,伸手帮她按了按肩膀,柔声问道:“累吗?”

    “不会。”

    开车的人是他,她只负责坐车,坐累了还可以把座椅放平躺下来睡觉,这样的她哪里会累呀?倒是他―

    “你会不会累?待会儿要不要换我开车?”她柔声问道。

    唐律摇了摇头,忍不住为她的贴心倾身吻了她一下。

    黎安真倏然瞠大双眼,有些受惊的立刻转头四下张望,就怕他吻她的画面会被旁人看见。这样子很令人害羞耶。

    还好,周围没有其它人在。

    “觉得累或有不舒服的感觉一定要告诉我。”老公交代道。

    “这句话你已经重复大概有一百二十遍了。”她似笑非笑看着他说。

    “应该没有这么多遍吧?我记得只有一百零九遍而已。”他皱起眉头,一本正经的纠正她说。

    黎安真忍不住被逗笑了起来。“你真的很讨厌。”她伸手打他一下。

    “你说错了,应该说很喜欢才对。”他握住她的手,严正的纠正她,闪烁的眼眸里却漾着浓浓的柔情与爱意,差点夺走她的呼吸。

    “老公,我爱你。”她深情的对他说,这回完全是情不自禁。

    他眨了眨眼,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然后照本宣科把她刚才说过的话拿来问她。

    “突然跟我甜言蜜语有什么目的?”他说。

    黎安真一呆,下一秒立即遏制不住的爆笑出声。他真的很讨厌耶,怎么可以这样逗她笑,害她在外面这种公开场所笑得花枝乱颤的,若被别人看见了,一定以为她是个疯女人。

    “讨厌!”她忍不住伸手槌了槌他。

    唐律微笑着,正准备伸手将老婆拥进怀里时,一辆白色喜美突然开进甲口的停车格里,看样子是要下车购物。老婆的笑声在看见那辆车停下来后,立刻停了下来。了解老婆个性的唐律也只好暂时收手,决定等那辆车里的人离开他们的视线之后,再继续和老婆卿卿我我、谈情说爱。

    车子里下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这本来不关他们的事,但唐律却因不经意的一瞥而瞬间僵住了身体。这世界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巧的事?那个男的,那个从车上下来的男人竟然是曲克杰,老婆的前男友?!

    困住他六年的痛苦记忆,瞬间翻飞了出来。

    他以为和老婆解开误会复合之后,所有令他心痛的、恐惧的、担心的问题都已烟消云散,没想到它们竟然还在?!

    “老公,你怎么了?”感觉他的呼吸似乎变了频率,脸上神情也有些奇怪,黎安真开口问道。

    唐律看着那个家伙关上车门,和女伴一起走向他们身后的便利商店入口。

    注意到他的视线,黎安真转头看向那对男女,然后再回过头来问他,“怎么了?你认识他们吗?”

    唐律的视线立刻从那对男女身上,移到老婆的脸上。她平和的神情和刚才与他谈情说爱时所差无几,只多了一点点不解与好奇在其中而已,连一丝惊讶、愕然或震骇的神情都找不到。

    她没认出那个家伙。

    她竟然没有认出那个面对面朝他们走过来的家伙,就是过去曾和她交往过的前男友曲克杰?

    他觉得不可思议,还有一股想放声大笑的感觉。

    天啊,他到底在恐惧、担心些什么呀?他真是个愚蠢的大笨蛋。他低下头,忍不住暗自的笑了起来。

    “呵呵……”

    “你在笑什么啊,老公?”黎安真快被他一连串莫名其妙的举动搞昏头了。

    “没什么。”他笑着摇头,伸手将她抱进怀里。“老婆,我爱你。”

    “我们还要继续玩『跟我说甜言蜜语有什么目的』这个游戏吗?”黎安真遏制不住的笑问。

    唐律摇了摇头,看见儿子提了一大袋东西从超商里走了出来,却在看见他们又在那边搂搂抱抱而猛然停下脚步,犹豫着是否该继续走向他们,打断父母的恩爱。

    也不知道他严谨的个性是像谁,也许是像他过世的爷爷吧?

    唐律笑着松开老婆,朝儿子招了招手,几乎同一时间,黎安真注意到儿子的出现,也伸手朝儿子招了招。

    看见父母皆朝他招手,小厉立刻快乐的跑上前。

    “你买了什么,这么大一包?”黎安真好奇的探头看向儿子手上的购物袋。

    小厉立刻献宝的把袋子放在桌上,翻出里头所有的东西。

    里头有妈妈爱吃的红豆面包,爸爸爱吃的波罗面包,还有他喜欢的年轮蛋糕,另外还有波乐洋芋片、宝味味、虾味先等零食,以及妈妈最爱的海洋深层水,爸爸爱喝的茶里王,和他最喜欢的可口可乐,他全都买了。

    看完儿子购物袋里的东西,夫妻俩对看了一眼,都是一副想笑的表情。他们儿子的成熟、懂事和面面俱到到底是像谁呀?真是太可爱了。

    “谢谢你买了妈妈喜欢吃的东西,小厉。”黎安真向儿子道谢,忍不住伸手抱了他一下。小厉有些小脸红,看了爸爸一眼。心想着,不知道爸爸会不会吃醋?他最爱吃醋了!

    “怎么了,要爸爸也给你一个爱的抱抱吗?”唐律似笑非笑的看着儿子问。

    “不要。”小厉立刻摇头后退,因为爸爸每次用这表情看他的时候,都会不太正经,上回还把他抱起来狂转圈,也不想想他已经十岁了,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

    真的搞不懂他们俩到底谁是大人,谁是小孩?

    “你敢说不要?”唐律突然跳起来抓儿子。

    小厉遏制不住的尖叫一声,转身就跑,整张脸堆满了笑容,还不时发出咕咕的笑声。

    黎安真坐在一旁看着他们父子俩你追我跑的,看得笑容满面,同时不时出声提醒,“小厉,别太靠近马路。小心,别跑太快。有人要从店里出来了,你们别撞到别人。”

    听见她最后那一声提醒,唐律不由自主的抬头看向便利商店出入口的方向,只见自动门刚好打开,曲克杰和他的女伴一起从里头走了出来。好巧不巧的是,曲克杰刚好也在那一瞬间抬头看向他。

    四目交接中,唐律注意到他浑身一僵,脚步略微踉跄了一下,神情有些震愕与惊慌。他几乎是反射性的立刻转头看向安真的所在处,然后脸色迅速地泛白,再迅速的把头给转了回来,接着拉着女伴低着头快速离去。

    至于安真,他最最最亲爱的老婆,压根儿就没注意到这短暂的插曲,始终带着微笑凝望着他们父子,眼中只有他们父子俩,看起来既温柔、幸福又美丽。

    唐律忍不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像不这么做就会被过多的幸福与满足给淹没了一样。

    “走吧,小厉。”他朝儿子招手,叫道。“准备上车,我们该朝下一个目的地前进了。”他走向老婆。

    “爸,我们待会儿要去哪儿?”小厉一脸期待的跑向他问道。

    “不知道,边走边玩怎么样?”他问儿子。

    小厉立刻用力的点头,一脸乐不思蜀的开心表情。只要有得玩,他才不管要去哪儿呢!

    “你觉得呢,老婆?”唐律温柔的望向老婆,柔声问道。

    “只要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到哪儿都好。”黎安真抬起头来,对他微笑。

    唐律再度深吸了一口气,感觉幸福强烈到他几乎要受不了。“老婆……”他哑声唤。

    黎安真扬眉凝笑的看着他。

    “我爱你。”他说。

    她凝视着他,瞬间绽出更大的笑容,幸福洋溢在她的带笑的眼眸里,醉人的美丽。

    “我们走吧。”她起身说。

    他点头,上前一步牵起她的手,她立刻与他十指交握,两人相视一笑。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原来就是这种感觉。

    幸福的感觉呀。

    《全书完》

    *想知道夏青梦和李攸连续剧到一个不行的浪漫爱恋故事,请看花园系列1156续缘?情未了之一《失忆老爸》

    *欲知艾采儿和姜堪如何背着双胞胎谈情说爱的甜蜜故事,请看花园系列1172续缘?情未了之二《离婚老爸》

    *想知道蓝斯和莲夕葳怎么再续年少时狂野深情的动人故事,请看花园系列1186续缘?情未了之三《私生老爸》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分居老爸最新章节 | 分居老爸全文阅读 | 分居老爸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