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腹黑裴经理 > 第十章

腹黑裴经理 第十章 作者 : 金萱

    岳姗怎样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是四君子里面最早结婚的人,而且还嫁得这么好。这一切究竟该怎么说呢?

    依照捷玉的说法就是傻人有傻福。

    虽然她一点也不想承认自己傻,但是事实好像就是这样,不知不觉的被裴经理看上,不知不觉的落入他的圈套,不知不觉的爱上他,然后不知不觉的怀了身孕嫁给他。

    回想起来,她还真的是傻人有傻福,竟然这样也能嫁到一个提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老公,太神奇了。

    话说她和经理的地下恋情曝光后,她果然成为众矢之的,彻底被公司羡慕她又嫉妒她的女同事排挤了。他看她这么无奈,干脆替她辞职,要她好好准备结婚以及待产。没了工作对她而言,基本上没什么差别,因为她本来就爱看书,再加上第一次怀孕,她有太多有关怀孕、宝宝与母亲之类的相关书籍想看了,所以离职后的她一点也不无聊。

    事实上加上要准备结婚的事,前一阵子的她简直就忙翻了,还好婚礼已经结束了。

    “在想什么?”洗好澡的裴经理爬到床上,从身后圈住她的腰,脸颊直接埋进她颈间,吻她一下。

    她应该改叫他老公了。

    “我在想,没想到我竟然会是四个人当中最早结婚的一个。”她老实回答。

    “不然妳想排第几个?”

    “这种事我哪知道?但就是没想到会是第一个。”

    “为什么没想到?”

    “因为柴霓、勤心和捷玉她们的条件都比我好呀。”

    “又不是条件好就一定嫁得出去,女人太聪明不见得讨喜,反倒是妳这样笨笨的比较可爱。”

    “你又说我笨!”

    “抱歉,我个人比较不会说谎。”

    她要收回刚刚说嫁到一个好老公的话,她简直嫁到一个坏蛋,一个专门欺负她的坏老公。

    “你离我远一点,小心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我一样变成一个笨蛋。”她哼声,动手将他推开。

    裴名竞像个麦芽糖般,瞬间又黏了回来。

    “妳说的没错,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所以妳一定要靠我近一点,最好二十四小时都黏着我,这样妳才能够变得聪明一点。”他一本正经的说,把她拉进怀里,然后手脚并用的圈住她。

    跟他斗,她永远都是输的一方啦。

    “妳今天还没有跟我说那三个字,老婆。”他出声要求。

    “你已经很久没跟我说那三个字了,老公。”就只会叫她说,自己却不说,哪有这种事呀?

    “咯。”一张纸条轻飘飘落进她掌中。

    “你不能每次都这样啦。”她抗议的叫道,但双手却不听使唤,迫不及待的将那张飘落的纸打开来看。

    和过去每一天每一张他送她的告白信纸一样,上头写着大大的“我爱妳”三个字,不同的地方则是在那三个字旁边的插画图案。

    今天的画是大心酷酷的递了一束花给羞答答的小心,整张构图可爱到不行,让她不由自主的扬起嘴角,泛出了微笑。

    她以前都不知道他还会画画,直到他每天都会送一张“我爱妳”给她之后,她才知道。因为那上头总会附一张可爱到不行,由两颗心当男女主角的互动图案。说实话,她真的爱死他画给她的这些小漫画了。

    “轮到妳了,快点说。”裴名竞抱着她,催促的说。

    “花呢?”岳姗先问。

    “在客厅。”

    “你应该要拿来当面送给我。”

    “快点说。”他直接跳过她这句话,当作没听到一样再度催促。她的裴经理其实是一个很害羞的人,每次碰到令他不好意思的事时,他不是满脸不自在的突然咳起嗽来,就是装酷或瞪她,真的很可爱。

    “你去把花拿进来送给我,我就说。”这会换她拿乔。

    “快点说。”他张嘴轻咬她的颈部。

    “不要。”她因痒而瑟缩,忍不住娇笑一声。

    “快点说。”他继续啃咬威逼着她。

    “不要。”她抵死不从,边闪躲边笑。

    “妳真的是愈来愈不怕我了。”他抬起头来,不悦的瞪着她。

    岳姗瞇眼微笑。这件事大家都知道,他实在用不着特地拿出来说,呵呵。

    面对她笑瞇眼,一副小人得志的愉快神情,裴名竞不仅无话可说,也无计可施。可是心呀,却溢满了他快要无法承受的温柔与满足,他好喜欢她因他而幸福微笑的模样。

    “快点去拿花,只是把花『拿给』我而已,没有这么难。”岳姗轻轻地推他一把,鼓励的说。裴名竞蹙眉瞪她,她却瞬间对他笑得更加灿烂,完全没在怕他。这样下去真的不行,他必须想个办法制她才行,否则每次为了要听她说一句我爱你,他都会被勒索得很惨。脑袋转了一下,他突然松开她,转身倒头睡觉。

    “算了。”他说。

    “什么?”她错愕。

    “不想说就算了,以后我也不用再绞尽脑汁想要画什么了。”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每天都要画张不一样的图,其实我也挺累的。想一想,妳什么都不用做只要说句话就可以了,而我却又要想又要画,还真不划算,所以我决定以后不画了。”

    “不画了?”岳姗被吓到了,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

    “没错。晚安。”说完,他翻过身去背对她闭上眼睛。

    岳姗眨了眨眼,真的呆了。

    他到底是不是认真的,以后真的不画图送她了?那告白的信纸呢?虽然比起写在纸张上的我爱妳,她更想听他亲口说。可是既然要他亲口说难如登天,她怎么可以连写在纸上的我爱妳都失去呢?这样不行。“老公。”她靠近,伸手推了推他。

    他毫无反应。

    “老公。”她娇声再叫一次,他却依然故我,恍若未闻。

    岳姗皱了皱眉头,眼珠子转了转,决定换个方式。

    “裴经理。”她柔柔地叫道,然后整个人趴到他身上,将脸凑到他面前,距离只剩一公分。

    “裴经理,你睡着了吗?”她柔声问道。

    “裴经理,你张开眼睛看我一下嘛。”她娇声请求道。

    “裴经理,你再不张开眼睛,我就要咬你喽。”她轻声威胁,见他仍不为所动,便张嘴轻咬了他的鼻头一口。

    没料到她会真咬他,裴名竞瞬间睁开眼睛。

    岳姗一见他睁开眼睛,立刻对他咧嘴微笑,然后贴上他的唇轻轻地吻了一下又一下。

    “我爱你。”她以充满爱意的眼神凝视着他。

    “再说一次。”他沉默的看了她一会儿,突然开口。

    “我爱你。”她乖乖地又说了一次。希望这次亡羊补牢,犹未晚矣。

    “以后除了睡觉前,早上起床还有我出门上班之前,妳也要跟我说。”他翻过身,温柔地搂着她因怀孕而变粗的腰,得寸进尺的趁机勒索。

    岳姗叹了口气,除了说好,她还能说什么呢?

    就说跟他斗,她永远都是输的一方嘛,呜……

    “同学会?”岳姗茫然的问。

    “对。妳没收到通知吗?”她不知道,因为她们四个人从来不曾去参加过高中时期的同学会,也明白不会有人希望她们去参加,所以很久以前,她就交代过家人如果这种信,直接丢进垃圾桶,用不着告诉她。

    不过话说回来,捷玉的想法应该和她一样,对高中同学会没半点兴趣才对,怎么会突然这么问她呢?“我们又不会去参加,有没有收到通知有差吗?”她看着坐在她对面啜着咖啡,美得像幅画的白捷玉不解的问。

    “今年我们去参加吧。”

    “啊?”岳姗被惊得张口结舌,瞠直了双眼。“捷玉?”她没听错吧,捷玉竟然说要去参加高中的同学会?

    “干么这么惊讶?”白捷玉好笑的睨着眼。

    “妳刚才说的是高中的同学会,不是国中,也不是大学的,对不对?”

    “当然。国中和大学的时候,我们又不是同班同学。”

    “可是高中三年是我们最不堪回首的过去,那些同学也是我们最不想再见到的人,我们干么还要去参加高中同学会呀?”

    “因为要给他们好看。”白捷玉微笑。

    “什么意思?”

    “简单说就是要去让他们看看我们的改变,让他们嫉妒到眼红,羡慕到槌心肝。”

    “他们为什么会嫉妒到眼红,羡慕到槌心肝?”

    “知道妳结婚了,而且还嫁了一个既帅、家世背景又好,最重要的是对妳疼爱到不行的老公,他们能不嫉妒到眼红,羡慕到槌心肝吗?我们去气死他们。”

    岳姗被她最后一句话给逗笑了。“气死她们对我们又没任何好处。”

    “怎会没有?可以让我很爽呀!”白捷玉大姐头般豪气的说。

    岳姗遏制不住的又笑了起来。

    “总之,我已经决定要参加了,勤心和柴霓也都没有异议,所以妳也得参加。还有,跟妳的裴经理说,叫他那天一定要陪妳去,咱们一起去把那些人气死!就这样决定了。”

    拍板定案。

    同学会那天,侨星高中三年二班包下了整间餐厅,所以进出餐厅的人要不是侨星高中三年二班的同学,就是同学携带的伴侣。

    得知老婆悲惨的高中生活后,裴名竞立刻决定要陪同出席同学会,为老婆出口气。这天,他权充司机,开车载老婆和老婆的三个姊妹们一起去同学会。他在餐厅门口先放女士们下车,自己将车开去停车场。

    三名各具特色的美女伴随着一名孕妇走进餐厅里,让早到的三年二班同学愣了一愣,怀疑她们是不是没看见放在餐厅门外写着“侨星高中三年二班同学会”的看板,而误以为这间餐厅仍像平常那样在营业。

    餐厅里的Waiter不知怎么搞的,竟突然不见踪影。

    身为这次同学会的主办人―过去三年二班的班花席淑玲,自然得走上前去向四人解释,确保同学会能顺利进行。

    “对不起,今天这个场地已经被包下来了,不对外营业。”她扬声对那四个人说。

    “我们是来参加同学会的,席淑玲。”白捷玉挑唇开口,缓慢地将鼻梁上的墨镜摘下来。

    席淑玲愣愣地看着她,一时之间竟认不出眼前的大美女究竟是谁?他们班上有这号人物吗?

    “好久不见了,席淑玲。”柴霓也摘下脸上的墨镜。

    席淑玲慢慢地睁大双眼,这张脸她记得,只是遍布她脸上的青春痘呢?怎么可能连个痘疤都没留下?

    等一下,既然柴霓出现在这儿,那么!

    “好久不见。”

    第三个声音响起,她看向四个人当中最高姚、有着模特儿身段、穿着时髦的女人。她也已经把脸上的墨镜摘下来了,是段勤心。

    那么!席淑玲猛一震,想起了那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四怪人。

    有柴霓,有段勤心,还有!她看向眼前身怀六甲的女人,只见书呆子岳姗对她扯了一个冷淡的微笑。那么,她难以置信的瞠大双眼,瞬间转头看向第一个开口和她说话的大美女,这个女人是……白捷玉?那个女非常?这怎么可能?太过震惊,她整个人顿时呆若木鸡。

    “走吧,我们找个位置坐下来。”段勤心开口,四个女人径自找了个位置坐下。

    三人拿下脸上的墨镜,再加上她身旁有个除了多个肚子,其实没有太大变化的岳姗存在,三年二班的同学终于认出眼前的吸睛四人组竟是从前班上的四怪人。天啊,虽说是女大十八变,但是她们也变得太多了吧?怎么会变得这么漂亮,这么有自信,这么娴静迷人,还有,孕味十足?

    四个人当中最不起眼的岳姗竟然怀了身孕?她结婚了吗?什么样的男人会喜欢她这种女人?大概是平凡到不能平凡的凡夫俗子吧。

    他大概有个啤酒肚,还有点秃头,长得不高,有点年纪,跟父母住,家里还有房贷的压力。

    嗯,岳姗的老公应该就是这样没错,如果她真的结得了婚的话。

    同学们不由自主的注视着她们,却没有人敢上前来跟她们攀谈,只是不断地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着,就只差没对她们直接指指点点而已。

    他们的反应逗得白捷玉很开心,嘴角边的笑容始终没停过。

    “妳猜,待会儿妳老公出场时,他们会有什么反应?”柴霓以一脸迫不及待的表情问岳姗。

    “我猜他们的眼珠子大概会掉下来吧。”段勤心轻讽的说。

    “待在这儿感觉好不自在,我们要待多久?”岳姗皱眉,一点也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个同学会上。

    “等妳老公来了之后,就可以走了。”白捷玉说。“瞧,说曹躁,曹躁到。”裴名竞一出现,便吸引住全场女人的目光,不仅是因为他长得很高又十分英俊,还因为他浑身散发出一种与生俱来的领导者气息,使他有种令人难以抗拒的魅力。

    虽然他已是自己的老公,岳姗看见他朝自己走来时,心跳还是不由得快了起来。

    他真的好迷人,好帅。

    “老婆,我的座位呢?”站定在她面前,他自然的开口问道。

    岳姗隐约听到四周顿时响起一片怞气声,她转头看去,只见每张脸上的表情都差不多,不是瞠目结舌难以置信,就是呆若木鸡的瞪着他们。

    “不用座位了,因为我们决定要走了。”岳姗起身道。

    裴名竞立刻伸手帮她,动作既温柔又小心,一副呵护备至的模样。

    “要走了?怎么会这么快?”他问道。

    “因为还满无聊的,所以我们决定转移阵地到你家聊天。可以吧?总经理大人?”白捷玉回答。解决完父亲公司的问题后,裴名竞又重回自己的公司上班,做自己喜欢的工作,而职位正是总经理。

    “当然。”裴名竞毫不犹豫的回答,注意力却全放在老婆身上。“停车场离这里有段距离,要不要我去开过来?”他柔声询问。

    “偶尔走点路,散散步没关系。”岳姗摇头,然后蓦然想到一件事。“老公,我还没有付参加的费用。”

    裴名竞点点头,伸手招来一名餐厅的侍者。

    “这是我的名片,今天在这里办同学会的费用我会买单,麻烦你事后跑一趟。”他豪爽的对Waiter说,然后递了一张名片给他。

    “老公你干么?”岳姗有些吃惊。

    “我们既迟到又早退,对妳同学有些不好意思。请个客没关系吧?”裴名竞看向在场目瞪口呆的三年二班群众,皮笑肉不笑的说:“不好意思,我们先走一步。再见。”

    “再见。”白捷玉开心的向大伙挥手再见,简直爽翻了。

    “再见。不过还是希望再也不见比较好。”段勤心说。

    “以后不必再寄同学会的通知给我了,谢谢。再见。”柴霓面无表情。然后,一行五个人一起走出餐厅,走了一段距离后,四个女人再也遏制不住的站在红砖人行道上爆笑出声。

    “天啊,真是太好玩了!妳们有没有看到那些人脸上的表情?”段勤心边笑边说。

    “裴大总裁,你的豪气请客还真是神来一笔,只不过便宜了那些人。”白捷玉笑着表示。

    “不过却可以让那些人嫉妒、羡慕岳姗到死,不是吗?”柴霓噙着笑。

    “老公,你可以不必浪费那些钱的。”岳姗皱眉。

    “放心,妳老公很有钱。这点钱就当作不小心掉进臭水沟里,被臭虫吃掉就好了。”裴名竞嘴角微扬,一本正经的对老婆说。

    白捷玉倏然放声大笑。“臭虫?亏你想得到,哈哈……”

    其它人也纷纷笑了起来。

    “好了,我该走了。待会儿还有场秀要走,要回去准备。”段勤心先开口。

    “妳不去我家吗?”岳姗讶然的问。

    “她不去,我们也不去。今天天气还不错,妳和妳老公去约会吧。我们走了,改天再连络。”白捷玉说完,阿莎力的挥挥手转身离开。

    柴霓和段勤心也举起手来,笑着和她说了句“改天再见”,然后随白捷玉一起离开。

    岳姗愣愣地目送她们愈走愈远,有些不明白她们怎么会说走就走。“我被排挤了吗?”她不由自主的问老公,语气里没有一丝受伤,只有不解。

    “她们是真正的好朋友,知道何时该退场,让好朋友和她最爱的老公享受两人约会。”裴名竞诚恳的评论。

    “最爱的老公?”岳姗有些似笑非笑。

    “难道不是吗?”裴名竞眉头一挑,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

    岳姗忍不住摇头失笑。

    见她摇头,他立刻胁迫的逼近她。“妳敢说不是?”满是警告的语气。

    “我爱你,老公。真的很爱很爱你。”她柔柔一笑,情不自禁的顺着他低下身靠近她的姿势,迅速的吻了他一下,没想到她的裴经理在呆愣了一下之后,脸竟慢慢地红了起来,好可爱。

    “这里是公共场所,妳干么?”他轻斥她,无限的情意却几乎要满出他眼眸。她对他咧嘴一笑,然后勾住他的手,贴靠着他问:“我们待会儿要在哪里约会?”

    “妳想去哪儿?”他语气泛满柔情。

    “只要有你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她仰起头来,对着他微笑。

    阳光洒在她脸上、发上,让她美丽得像个天使,专属于他的天使。

    “我爱妳,老婆。”他深情的对她说。

    幸福的泪光在岳姗眼里闪烁,她破涕为笑,与他十指交握,夫妻俩就这样顺着红砖道缓缓地往前走,不时低语几句。

    他们的目的地不定,但确定的是这段路的身旁有他(她),一辈子永相伴。

    这就是最平凡的幸福。

    平凡人也能得到幸福。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腹黑裴经理最新章节 | 腹黑裴经理全文阅读 | 腹黑裴经理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