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水晶露珠 > 第七章

水晶露珠 第七章 作者 : 寄秋

    “你……你们在干什么,分开分开,快给我分开,居然敢占我宝贝的便宜,我……我用铅笔砸死你,让你横著被人扛出去。”

    突然一阵箭雨砸过来,搞不清楚状况的铁汉生是丈二金刚摸不著头绪,身一翻护著几近赤luo的女友,两眼露出冷冽杀气看向来者,偾起的臂肌孔武有力,每一个张狂的毛细孔都在咆哮。

    他不敢相信有人胆子如此之大,竟然在太岁头上动上,坏了他的好事不说,还像疯子一般拿东西丢掷,行径幼稚如孩童。

    三道锁的铁门没那么容易打开,为什么他能轻而易举的开门入内?难道他进来时忘了锁门,还是对方技高一筹懂得开锁的技巧,在不惊动他的情况下悄然潜进,让“忙碌”的他无从提防。

    以往在道上混的戾气骤起,绷紧的冷颜和寒冬一样冷到极点,随时都有可能手刃擅闯的下速之客,他对敌人从不留情,只要敢上门挑衅他一定奉陪,不溅血不罢休。

    若非顾及他怀中小女人的安危,来人绝对别想活著走出去,利用画图的素描笔当武器实在儿戏,虽然打在身上不痛不痒,可是那几枝笔是他心爱女子的收藏,他绝不允许他让她伤心。

    “你……你真是不要脸,叫你分开你还越抱越紧,你到底是不是男人,抱著别人的宝贝一点也不知道羞耻。”可恶可恶太可恶了,他非将他千刀万剐不可。

    哼!他别想逃,天涯海角他也要追杀他,让他死无全尸。

    “把你的声音给我放低点,不要逼我杀了你。”眼一沉,铁汉生隐含的怒气即将爆发。

    “别以为你一身肌肉就能拿来唬人,我方大同可不怕你,尽避放马过来。”他放狗-他。

    方大同?那不是……啊!糟了,他会被扁成方小同,三天没脸见人。吓一大跳的方良善想探出头看看究竟,可是搂著她的铁臂始终不放开,害她不知该如何解释才不致发生凶杀案。

    “找死不怕没鬼当,立刻滚出去还可以多活两三年,七楼说高不算高,摔死一个意图闯空门的贼应该不难。”铁汉生暗自冷笑著,眼底的厉光锐利难当。

    不要呀!摔不得,摔了你会倒大楣,方大同先生最会记恨。呜……这算不算自相残杀?!

    “哈!我听你说大话,你才是意图不轨的滢邪恶狼妄想强摘嫩蕾,你要再不放开她,我……我拿刀子砍你个稀巴烂。”杀人的力气他还有,别小看面包师傅的臂力。

    要不是情况太诡谲,铁汉生真想取笑他的天真。

    “我抱我的女人干你何事,擅闯民宅的罪可大可小,你喜欢牢里待著还是转过身离开,我任你择其一。”他不想让她的住所溅血,不然这人岂还有命。

    方大同怒不可抑的指著他鼻头大骂。“什么你的女人,那分明是我最宝贝的心肝,你竟敢糟蹋她,我……我跟你拚了。”

    他当真猪油蒙了眼,也不瞧瞧人家的块头足够一拳将他击扁,还不知死活的冲上前飞舞花拳绣腿,以为他的父爱当真天下无敌,随便挥个两下就万夫难挡的一宇倒。

    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一道恐怖的笑声……喔!误会,是清脆娇媚的甜美笑声,抱著肚皮大笑的艳丽女子已经快受不了,原本倚门看戏的身子滑到地板上,蹲姿难看的笑得眼泪流。

    当然她的突兀举动很难让人忽略,互相瞪视的两人不约而同的将视线转向她的位置,怒颜多了困惑微颦眉峰,不解她到底在笑什么。

    不过她既然是这间租屋主人的好友兼死党,相信她的笑绝对不怀好意,而且以看笑话的态度在一旁旁观,神色毫无一丝紧张样,可见这件事颇有内情,甚至会令人爆笑。

    先一步冷静思考的铁汉生仔细打量眼前过度俊美的男子,心想他和他的女人必有所关联,冷著眼揣测两人之间的关系。

    并非他存心怀疑怀中人儿脚踏两条船,而是这男子的表现让人有错觉,好似他正做著伤天害理、泯灭人性的事,忿忿不平的态度只是在为人强出头,不许他染指善良。

    “喂!你笑够了没,还不快过来帮我把这恶徒绳之以法,我今天不把他碎尸万段我就不姓方。”他可怜的小囡囡一定被蹂躏得很惨,以至於身心俱伤的不敢抬头看他。

    像每一个把女儿当情人疼的父亲一样,父爱泛滥的方大同根本不承认昔日的小婴儿也有长大的一天,只要看见是自己以外的男人稍微靠近一些,那满腔难以宣泄的爱就会转变为愤怒的正义之剑,一心要砍杀任何想抢走他乖囡囡的邪恶歹徒。

    尤其是“捉奸在床”呀!这对他的打击有多大,简直是青天霹雳当头砸下,要他哪能不震怒万分,他怎能忍受女儿已经不属於他的事实。

    其实他们两父女情份淡薄,可说是聚少离多难相聚,除了她刚出生的那几年能抱抱她外,大部份时间不是当兵错过了,便是她离家独立寻找自我,其中更有一大片空白是各分东西不知彼此的下落。

    “你准备改姓吧!我打赌你动不了他一根寒毛,改姓铁也不错,跟你的宝贝囡囡一起入赘好了。”喔!不行了,笑得好累,她的肚皮快笑破了。

    “阿阉呀!你怎么可以胳臂肘往外弯帮外人说话,亏我白疼了你这些年。”哀怨呀!为什么没人看得清事实真相,他的心肝正在受苦受难。

    笑得很狰狞的锺丽艳用一双死鱼眼瞪他。“你再叫我阿阉试试,我发誓你很快有太监可当,不管你是谁的老头都一样。”

    他哪来疼她好几年,她七个月前才知道他这个人的存在。

    一说完,她自觉可笑,艳丽五官笑得挤成一堆,怎么看都比她年轻的“老人家”居然有个二十一岁大的女儿,他的发育未免早了些,还没断奶就急著体会国中课程所教授的生理教育。

    听说孩子的妈比他大很多,是标准的莉莉小郑版前身,只不过女主角当年可是乡里出名的大美女,追求者多到可以用恒河沙来形容,他算是捞著便宜又附带一个可爱的女儿。

    不过被双方家长打个半死还逐出家门,因为他们有染还胆大包天的想结婚,当然是引起众怒喽!

    “阿……艳。”真饶舌,又不是出来赚的,干么名字取得像花名。“你不要告诉我你认识这个满脸横肉的家伙,他正在占我家囡囡的便宜耶!”

    比杀人放火还可恶十倍、百倍,理应斩首示众以示惩戒。

    他不占便宜你才该哭呢!她在心里闷笑苦。“他叫铁汉生,擎天保全的负责人,有可能在未来的某一天和你结成姻亲,请节哀顺变。”

    她说得够白话了吧!再不懂真要眺河了。

    “你……你说什……什么,他……他和我的宝贝是……你一定在开我玩笑。”喔!不可能,他心痛呀!

    “震撼吧!『伯父』,这是我送你的一份薄礼望请笑纳,希望你不会因此受刺激而血压上升,我会内疚的。”真是不好意思呀!她难得做一件坏事功力尚浅,以後会多加改善。

    锺丽艳笑得有点陰险,绝不承认故意来坏人好事,谁叫某某人让她很不爽,抢了她的救火员不还,严令好友不得打工赚外快,这笔帐她当然要清清楚楚的了结,不然她怎能心甘情愿放手。

    她可不是铺路造桥的大善人,人家欠她一万她一定要讨回万二,利息以天计算,欠得越久还得越多。

    “伯父?”那是什么意思?

    锺丽艳看向铁汉生上半身**的雄伟胸肌,喉头一乾的猛吞口水,心里暗叹可真养眼呀!可惜是人家的。

    不过这么糗的画面不适合她,留给别人去享受吧!她隔著山和海看热闹就好,就缺了一张小板凳和一包瓜子。

    “何不问问快被你闷死的胆小表,她也有言论发表权,别让她有口难言的在一旁支支吾吾。”简直看不下去了,真当她是弱不禁风的宠物来保护不成?!

    “小毛球?”低头一视,铁汉生将裹得如蛹的人儿放开,眼底的怜宠多过疑惑。

    “人家不是毛……咳咳!毛球,你再叫我小毛球我会……翻脸喔!”方良善也不敢太大声威胁,喉咙猛一用力反倒呛了一下,连吼人都不济事的惹人发笑。

    原本情势还有点紧张,被她这么一咳反而破功了,铁汉生脸上的表情因她而软化,无形中消弭戾气。

    “等你有力气扳倒我一根手指头再说,鼻子用来呼吸的,别弃而不用闷死自己,脑袋瓜子装点智慧好吗?”他无奈又好笑的说,大掌轻柔的抚顺她的背。

    “老是欺负人,我已经很聪明了,只是……胆子小了点。”她的声音闷闷的,由大渐渐转为蚊鸣声。

    “嗯哼!你会不会太高估自己了,你把聪明才智藏哪去了?”他故意柔乱她的头发,假装找寻她口中的智慧。“在这团毛发下吗?”

    呜……可恶可恶,又拿她的头发取笑她,总有一天她要把它烫直,让他们再也笑不出来。又气又急的方良善只敢偷偷的握紧小拳头,再一次在心底立誓。

    “囡囡呀!千万不要屈服於恶势力,你要学学你妈的强悍精神,狠狠给他下巴一拳别客气,我马上报警把他捉去关。”敢在他面前调戏他女儿,他等著数数身上有几根骨头吧!

    方大同的身材属於高瘦薄弱型,远看是风采翩翩的绝世美男子,气质温厚带著中古世纪贵族的优雅,可只要近看便知浑身没三两肉,全靠衣服支撑著体面外表,说他是文弱书生一点也不为过。

    在台中开了间颇负盛名的糕饼店,他的手艺还算不错,再加上俊逸的迷人容貌,生意好得不可开交,因此他个人反成了招牌极少亲手柔面烘烤,光靠他那张脸就能招揽客人。

    以前他是因为兴趣才走入糕饼业,在能独当一面後自行创业下与人合资,现在则是极力开发新口味让客人吃到更好吃的面包,他先试做试卖再教给店里师傅。

    所以他的时间比开业初期来得空闲,真正有老板的派头只需负责店务,心情好的时候才会柔柔面团,做给他心爱的宝贝尝尝鲜。

    “拜托,到时候会被关的恐怕是你吧!罪名是教唆行凶。”都几岁的人了还不懂看局势,人家真要动手不用等警察来,三两下就解决他了。

    “艳,你到底站在哪一边?你不想吃我的面包是吧!”方大同表情变得凶恶,一副她必须宣誓效忠的模样,否则先饿死她。

    不受威胁的锺丽艳风情万种的撩撩发,嗤笑的一睨。“容我再介绍他一次,你耳屎挖乾净点,他是擎天保全的铁汉生,记住喔!是擎、天两字。”

    她已经够厚道了,他要再脑筋打结她也没辙,仁至义尽。

    “我管他晴天还是雨天,下冰雹海水倒灌都一样,我……呃,你说他是谁来著?”最近真的开始老化了,耳背的毛病越来越严重。

    是晴天吧!听起来舒服些。

    “铁汉生,很熟悉的名字是吧?”不信他能面不改色的叫人家滚,人家可是靠拳头打出天下。

    他呀!不够指捏的蚂蚁一只。

    铁汉生,那不是……“天呀!咱们家有流氓你居然笑得出来,你是不是脑袋坏掉了,我红颜薄命的心肝……”

    方大同的声调忽然分岔的往下落,两眼蓦地睁大,掉了手中还有点温度的面包,痛心疾首的神情转为惊恐,不敢相信女儿会跟大坏蛋在一起。

    “我不是流氓,也别用红颜薄命来形容她,不管你是谁,她现在是我的女人,请你自重些。”冷目一沉,语气冷淡的铁汉生沉稳的道。

    “哼!别说得那么了不起行不行,没有我哪有她的存在,我才要你尊重我一点。”搞不清楚状况的小子,方头大耳的真讨人厌。

    “你……”一只小手轻轻往他胸口一抠,拉走他的注意力。“怎么了,担心我会发火吗?”

    他不想吓著她,她的胆子够小了,不用再柔细它。

    “我是怕你……”

    “怕我?”

    方良善连忙摇摇头要他听她说话。“我是怕你动手後会後悔,他是我……呃,他是我的父……”

    “浮什么?你把话说清楚。”真是拿她没办法,他的表现还不能让她心安吗?老是提心吊胆的担心他会生气。

    “等她说完天都要黑了,还不如我来多管闲事,她要说的很简单,就是这一位看起来很白痴……”外加智障。

    “咳咳!”

    两声警告的轻咳突地响起,话说到一半的锺丽艳不怎么有礼貌的斜瞄身旁那张陰郁的娃娃脸,口气略微收敛算是给他面子。

    “非常不幸的你选错上床时机,下次记得先排好紫微斗数,别选在人家父亲兴匆匆的千里探女之际……”

    “等等,你说谁的父亲?”不是他以为的那个意思吧?!

    看看那张出奇俊秀的年轻脸庞,再瞧瞧怀中清秀可人的小脸,一种令人不安的感觉浮上心头,除了性别外,他们相似的程度高达百分之九十。

    脸部肌肉开始僵硬的铁汉生做不出任何表情,他只想把眼前的“幻影”变到外太空,禁止思考两人可能的关系。

    “还能有谁,不就咱们小善善的父亲,方大同先生。”

    啧!可怜喔!在这么尴尬的情况下相见,相信对彼此的印象应该相当深刻,永生难忘。

    咯咯……太有趣了,她这趟算是没白跑,获得不少乐趣。

    更少她没错过一场好戏,有幸目睹威名赫赫的硬汉掉了下巴的画面,真的真的精采无比。

    毫无疑问的,好笑。

    “你不是说你是孤儿?”

    “呃,是艳艳说的啦!我只是在育幼院待了十一年。”根据规定年满十八的院童得离院自主。

    但院长自行资助她两万块做为日常所需,以免她生活穷困无法独立。

    “你哪认来的父亲,你不觉得他年纪太轻了吗?”怎么看也不像为人尊长的模样,倒像舞台走秀的模特儿。

    那张毫无皱纹的脸皮平滑透亮,吹弹可破,细致的比女肤还嫩泽,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都叫人难以置信。

    “还……还好吧!他都三十六了,不算太年轻。”羞涩的一笑,方良善有些不好意思的瞧瞧被冷落在一旁的老男人。

    他有三十六?“你在开玩笑吧!他的外表看来最多不超过三十,不可能生出你这么大的女儿。”

    “真的,我何必骗你,大同爸爸在十五岁那年和我妈咪生下我,他很早就当爸爸了。”那时他还是个国中生,青涩的模样更像女生。

    对啦、对啦!我十五岁就当了父亲,你羡慕我吧!龇牙咧嘴的方大同在一旁耀武扬威,神气活现的像条飞龙。

    可惜没人理他,让他一个人唱独脚戏的挤眉弄眼,兀自得意扬扬辈份高人一等。

    “并非我要怀疑你的说法,但你确定他是你亲生父亲吗?也许是继父或捡便宜的现成父亲。”匪夷所思,若说是她前任情人倒有几分可信。

    穿戴整齐的两人坐在完全未修饰、可供两人围抱的大树头上,窃窃私语的一问一答进行沟通,问的人满是难以置信的表情,一再质疑亲子关系的可能性,回答的女音语气坚定又疑惑,好像他这样问很奇怪,有谁会错认自己的小孩。

    光著身子被人在床上活逮的确很难堪,但有些事情不先弄清楚不行,错认父亲事小,有个年纪和自己差不多的岳父就让人无法开心,叫他如何在众兄弟面前介绍这是他女朋友的父亲,肯定有一堆人不相信的笑掉大牙。

    从小在龙蛇杂处的黑暗世界混到现今也没听过荒谬至此的故事——

    方良善因为搭错车下错站误了打工的时间,因此顺著堤防走了很长的一段路,想找一处便宜又顺眼的落脚地过夜。

    铁汉生很心疼她曾经历身上钱不够用的困境,也很明了她为何会走错路,生性迷糊的她若有天变得和她的死党一样精明,那她就不是他所爱的女人,人的个性不会那么容易随环境改变,尤其是她。

    但是因吃到记忆中熟悉的面包味,进而去问做面包的师傅是不是她父亲就有点可笑了,难道记忆不会骗人吗?那时她才几岁。

    也许是相似的口感,或是她搞错了,在经过十数年的分离人事早已全非,想再找回以往的回忆实在非常难,何况她曾发生过不愉快的事导致失去部份感觉,哪能轻易因面包的口感雷同而随意认亲。

    虽然两人的外表极度相似,可是他仍抱持怀疑的态度看待此事,绝不让她受人蒙骗。

    “姓铁的你给我说话小心点,什么叫不是亲生的,难不成要我们滴血认亲,还是为了你的无礼上医院做DNA检定?你未免管得太多了吧!”他们家的家务事关他屁事,他还想叫他交一本身家清白报告书呢!

    哼!他要交得出来才有鬼,谁不知道他是喝黑奶长大的,根本榨不出一个白字。

    “伯……呃,方先生,凡事有真凭实据才能下定论,你和女儿分开那么久的时间,怎么可能还记得她的样子,孩子会随年龄的成长而改变容貌,你凭什么认定她是你走失的女儿?”如此随便的决定令人无法苟同。

    笑得很得意的方大同用十分不屑的眼神一眄。“那是你这个人疑心病重,我能图她什么,我一、两千万的资产还比较有条件让她贪图呢,看人不要老带有色的眼光,我们方家的人都很单纯,不像你人生阅历丰富的只往黑暗面看。

    “你瞧囡囡曾怀疑我不是她父亲吗?没有。你看我不认她这女儿吗?也没有。既然我们彼此承认亲子关系的存在,你这外人有什么资格过问?!”

    哇!不得了,钻洞的老鼠也有长智慧,居然说得头头是道,几乎令人无招架的余地,小小的螺丝钉终於发挥最大的效用,把高大威猛的老虎训得脸面无光,可见他挺有两把刷子。

    吃著奶油面包的锺丽艳暗自叫好,倏地发亮的艳眸睁得大大的,好像突然发现她认识的某人有对奇怪的触角,平时隐藏得让人无从发觉,此时却光芒四射的照得人睁不开眼。

    也许心动的感觉就是这样吧!这个不老的老男人很对她的胃口,说不定他们之间也可以发展一段罗曼史。

    “大同爸爸,你的口气太严肃了,阿生只是不了解我们的家族特徵嘛!你好好的解释他就会懂了。”有这么年轻的爸爸的确让人伤脑筋,可是也没什么不好。

    至少在她伤心难过时有个人可以依靠,她知道自己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一旦她需要帮助的时候,会有人立刻挺身而出予以援助,而且无怨无悔不索取任何报偿。

    这就是她的父亲,虽然有时会有些孩子气。

    “囡囡呀!你帮外人说话是不是,你嫌弃老爸管太多事,想藉机抛弃我对吧?!”语气一转,面对女儿方大同的态度就变得可怜兮兮,一副即将遭弃养的无依老人模样赚取同情。

    “爸,你现在的表情好好玩喔!好像以前在跟妈撒娇一样。”即使她记得不多,一家人相处的情景总会不时的浮现脑海,想忘也忘不了。

    毕竟当年她已经七岁了,该记得应该都记住了,只是忘了回家的路。

    “恶女月呀!”一想起已逝的妻子,他的神情为之黯然。

    失去才知爱得深。

    当时年纪小不懂得感情为何物,只当成像在扮家家酒一般漫不经心,年长他十二岁的家教大姊又凶又泼辣,他避之唯恐不及哪敢多看她一眼,走路必绕远路,一瞧见她的身影赶紧掉头,能不碰面是最好,省得她又揪起他的耳朵当街开骂。

    谁知他明显的回避动作反而挑起她的好胜心,大姊大的性格表露无遗,一心以征服他为首要任务,不管他挣扎与否决心和他抗战到底,不肯让她一世英名尽毁他手。

    一场战争越演越烈,到最後失去控制的把她惹恼了,她扬言要先奸後杀将他弃尸荒野,他也不示弱的要她有胆放马过来,他绝对不会屈服在她的拳头之下。

    原本只是一句意气用事的玩笑话,没想到事情真的发生了,一发不可收拾造成事实。

    一开始两人都对这种关系感到不自在,曾经互不见面一段时间,可是命运之神又将他们两人的未来拉在一起,他意外的在她的相亲宴上遇到她,一时的嫉妒让他说出两人曾有过的关系。

    当然场面变得很僵,她也相不成亲,因为这件事她被批评得很难听,而她敢做敢当的气势让他大为敬仰,在众人反对的声浪下他们反而越走越近,成为乡里挞伐的孽缘。

    “爸,你又想起妈了?”她也好想她,可是她再也不会回到他们身边了。

    生命何其脆弱,一眨眼间什么都成空,只留下渐渐淡去的回忆供人凭吊。

    “她是个很有个性的女人,咱们俩加起来没她一根手指头厉害。”过去的日子美好得令人怀念,他真的很想她,希望时光能倒回相爱的当时。

    丁如月,你过得好吗?可曾想起被你遗弃的我们,你的死亡让我们的爱变得残酷。

    被留下来的人总是苦多於乐,永远想念著一个不再回头的情人。

    “是呀!妈妈什么都会,她随便喊一声所有人立刻立正站好,没有人敢乱动。”一想到那画面,方良善噗哧的笑了。

    方大同也笑了,只是笑容里布满苦涩,像一下子老了三十岁似,眉宇间透露著沧桑和疲惫,为一个人爱恋终生终不悔,脸上隐隐散发属於他这年纪的沉稳和追思,叫人为之动容。

    不过过於沉闷的气氛让一向好动的锺大小姐看不下去,她眄了眄毫无表情的那根人柱,用眼神暗示他说些什么转移话题,可他竟回她个死人脸要她想办法,真是没人性呀!

    也不想想有一个是他的女人,如无意外可能会升格成为他的老婆大人,另一个更别提了,他会成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老丈人,她指的是他的外表。

    山不就我我就山,算她倒楣交错朋友,她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呢!

    “喂!你们父女俩唱够双簧了没,别想把我们两个当垃圾丢在一旁,我们也是有尊严的。”太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了,尽在那伤春悲秋。

    我不是垃圾,别把我和你搞在一起。不快的铁汉生微露警告的眼神,要她谨慎用词。

    嗯哼!谁理你,有本事自己摆平。完全不怕他的锺丽艳笑得很甜,摆明了不给他面子。

    “咦!你还没走呀!你留在我们家干什么?我可不会留你下来大吃大喝一顿。”赖在人家家里不走真奇怪。

    表情微微一僵,她的笑容变得恼怒。“过河拆桥呀!老先生,主人不送客我贸然走掉下是太失礼了,我这么有教养的人是不会在意你的怠忽。”

    可恶的娃娃脸,这笔帐先记下,改天她一定一五一十的讨回来,看他敢不敢再小觑她。

    “门在哪个方向不用我指路吧!请随意不必顾虑我们,我们非常乐意送客。”要走快走少罗唆,别打扰他们父女谈心。

    “姓方的你别太过份了,我是不让小善为难才对你诸多容忍,你以为得寸就能进尺吗?”门儿都没有,她锺丽艳没那么好打发。

    请神容易送神难,不搅搅局怎成,她一向不喜欢被人呼来唤去。

    “不然你想怎样,在我家打地铺不成。”他一脸古怪的看著她,同情她脑袋有问题,自个有家不待干么跑来挤二十坪不到的小房子。

    “我……”她一时也说不上来,有点被他考倒。“他也在这里呀!为什么你不赶他?”大小眼,偏心。

    经她一提醒,方大同恼怒的一瞪占自己女儿便宜的家伙。

    “臭小子,你别仗著体格一流就来诱拐我的宝贝,我看你很不顺眼,哪来就哪去别逗留。”他不欢迎。

    被一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男子唤臭小子,铁汉生实在很难不苦笑,因为他不能揍他。“小毛球也是我的宝贝,我对她的心绝不下於你。”

    “不许叫她小毛球,她有名有姓。”

    “我有名有姓,不要叫我小毛球。”

    一高一低的声音同时发出,父女俩的表情如出一辙令人莞尔,同样双手握拳使劲的瞪著同一人,愤怒的眼神像可爱的小雪狐竖起毛欲攻击,可是又自知不敌的不敢太冲动。

    此景看在铁汉生眼中再无疑惑,好笑的承认他们的确有亲子关系,两人相似的程度让人无从怀疑,除了人生际遇的无常,他无法形容看似闹剧却真实存在的一切。

    正当他要说些什么取笑这对同仇敌忾的父女时,他的手机忽然催命似的响起,一声急过一声的催促他赶紧接听。

    “喂!我是……嗯……什么,她失踪了?”怎么会,他严令手下要看牢她,为何这节骨眼上会出这种乱子?“好,我马上回去,你们给我仔细的查查出入境纪录,一有消息立刻向我回报。”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水晶露珠最新章节 | 水晶露珠全文阅读 | 水晶露珠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