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夺情霍香蓟 > 第十章

夺情霍香蓟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什么?你再说一遍。”

    怞怞噎噎的伊诺坦娜手握一叠文件,两眼哭得红肿犹似核桃,比当年死了丈夫还凄惨,一条手绢还不够擦干成串的大洪水。

    在格威特家族另一处产业,犹自沉醉即将大权在握的德克脸色微变,瞠目以对。

    眼前的权势尚未到手,赖以生存的后盾却在股市大崩盘之际化为乌有,在这段过渡时期难道要他举债度日,束紧腰带?

    不,这不是真的,是谁开的恶劣玩笑,存心要他难看不成?

    “令夫人把蓝道家所有资产变卖投入股票市场,如今股票跌到谷底,因此买卖文件形同废纸。”

    身着褐色西装的律师推推鼻粱上的眼镜,一头红色的头发十分夺目。

    “怎么会,一个月前光是股利就有近百万英磅,才一会工夫就跌得这么修,我不相信。”他的豪宅、名车和女人都要落空了吗?

    “股市变化莫测,不是人力所能掌控。”

    德克一个耳光朝伊诺坦娜甩过去。“贱女人,瞧你的猪脑袋,不会留点底吗?”

    伊诺坦娜一个劲的哭,她哪会知道股市会一下子跌滑到今人咋舌的地步。

    一个多月前,有个名闻华尔街的股票大亨找她投资,当时她抱持着观望的态度,先投入几万英磅玩玩,谁知一转手净赚了三倍,她一时利欲熏心就愈下愈多,最后便把全部财产拿来玩。

    就在她等着坐收成果时,股市一夕大变,一泻千里的赔个精光,叫她找谁哭诉去。

    “呃,格威特先生,这是银行清单,希望你们在三日内缴清。”

    “缴?”德克激动的大喊大叫。“我口袋里连二十先令都没有,你叫我拿什么缴?

    律师神色严谨的说:“如果你们不在三日内缴清,银行依法可以接收蓝道家所有资产。”

    “你土匪呀!这么短的时间叫我到哪筹钱去。”哼!叫他抢银行吗?

    “抱歉,大英律法明文规定,请不要为难银行。”有趣,合法的债权人。

    律师眼角有抹诡异的笑。

    德克一急,抓起妻子手臂。“康茜亚不是有一笔信托基金,把它领出来。”

    “我……我把监护人的权益卖给她叔叔了。”也就是说无权动用信托基金。

    “你卖……”他气得想掐死她。“你是不是把卖断权益的钱砸入股市?”

    她哭得浙沥哗啦的点头。“一个……傻子女儿多……多难带……既然她……叔叔想要……就给了……”

    “你去死吧!成事不足,败事有徐的蠢女人。”还好,格威特家的产业快到手,忍一阵子就可扬眉吐气。伊诺坦娜只回以哭声。

    德克厌烦了妻子的哭声,心想该趁法院拍卖前先变卖首饰、古董,身边先攒点钱好应付日后之需,反正蓝道家的烂摊子和他无关,他姓格威特。

    临危之际,他倒分得很清楚,可惜事兴愿违,太早预设立场了。

    “还有一件事……”律师还未说完,德克怒目以视。“一次说完,别拖拖拉拉。”

    “关于格威特伯爵身后的遗产及头衔承继……”蓦然,德克眼睛发亮,一副大势已定的热切模样,等着律师宣布财产总数。

    “呃,我请正统继承人出面一下比较好。”较有戏剧性。

    “正统继承人?!”他惊讶地跳了起来,欧尼提斯哪来的私生子?

    当一张熟悉的脸孔跃入视线,德克的嘴巴张得不能再大,怎会是他?

    律师扬起一抹笑,“请容我介绍,奈尔-格威特伯爵。新任的格威特族长。”惊奇吧!

    当奈尔在城堡外被一群“放火”的无聊份子救起,他的记忆几乎被人洗去了一半,少了过往的爱欲仇恨;干净得像个新生儿。

    并不是说彻底忘怀,而是选择性地剔除不美好的一面,亲友、知识仍然保存。

    若问起恶魔伯爵和萝娜,他一脸茫然,不记得曾经爱过或恨过这两人,仿佛他们是人生的过客,了无印象。因此,恶魔遗下的缺由他来补最适当。至少他不像其他格威特家族的人憎恨欧尼提斯。

    “为什么是他?我才是格威特家族的正统继承人,他的血统不纯正。”

    又不是名种狗,哪来血统问题。律师不禁摇摇头,“无关血统,是遗嘱上注明……”

    “等等,谁的遗瞩?-德克不失谨慎的问。

    “是我疏忽了,先生。”他取出一只牛皮纸袋。“欧尼提斯-格威特伯爵生前立下的遗瞩,将伯爵头衔承继于奈尔-格威特阁下……”

    律师每念一个字,德克的眉头便纠一下,愈念他脸色愈苍白,一手颤抖得厉害,缺了胳臂的那手空荡荡。

    财富和权势眼睁睁地遭人夺去,两边落空的德克不甘心。

    “不可能,遗嘱一定是伪造的,他不是那种会预立遗嘱的人,你拿来我瞧瞧。”是他的东西,谁都不可夺。狼子野心太明显了,一眼就叫人看透,不过防小人有招式。

    “你请看,已故的格威特伯爵在我们律师楼预留了十份亲笔签名的遗嘱,这份就送你留念。”

    “十……十份?!”才想撕裂的手骤然停住,德克眼珠都凸了。

    “是的,他担心族人过繁不敷使用,所以用心地填了十份。”律师在心头大笑。

    十份若是不够用,还可以请本人多签几份,这招够绝、够狠吧!

    “恶魔,天杀的恶魔,他存心要断我后路,啊——”德克气得挥拳狂吼。

    律师站起来挪挪戴不惯的眼镜。“还有,你所处的土地属于奈尔-格威特伯爵所有,请即日搬出。”

    不等德克做出回应,律师和奈尔——新任的格威特伯爵相偕离开。

    “亚雷小弟,干得不错。”亚雷-卡登苦笑地睨睨身边的奈尔,他又降了一级,都是卡芮拉害的,人人叫他亚雷小弟。

    隔天,传出德克-格威特脑溢血中风的消息,全身瘫痪无人照料,遭人丢弃暗巷中。

    毕竟,伊诺坦挪是个连亲生女儿都能舍弃的女人,岂会收容一个没用的男人,何况她已自顾不暇,只能卷了细软潜逃下乡去,可想而知她的下半生并不好过。

    此时,原本已成废墟的鬼堡开始大兴土木,挖出不少死人骨头,皆以中国念经的方式超渡一番,改葬在一块风光甚佳的土地。

    听说前格威特伯爵生前把一大半土地卖给一位台湾人,而且是名享誉全亚洲,名扬海内外的超级天后。

    钢筋、水泥、红砖、瓦片堆积成山,来来去去的建筑师和工人忙着构图及搬运,附近的居民围成一小圈指指点点。

    一旁搭建的临时休息棚里坐了一对情侣,两人的发长过肩,乌亮如黑木,甜蜜地相偎。

    “觉得可惜吗?”

    握着一撮黑发,男子笑吻她的唇。“是可惜了点,不过自由值得付出一丝代价。”

    “人家说完全建设前要彻底破坏,我们做得不赖。”一把火就解决了。

    蜜儿真是天才,开启瓦斯管连接电气的线管,一根小火柴棒,一座城堡就付之一炬,根本不用费心思地洒汽油,四处点火。

    瞧,烧得多干净,一片光秃的焦士,寸草不留。

    “你哦!少吹嘘了。”她是看得过瘾。

    “欧尼提斯,你想我的朋友都回台湾了,就可以乘机欺负我是不是?”专制的霍香蓟嘟嘴一哼。

    喝!她真敢摆谱。

    “是你欺负我吧!现在我可是一贫如洗,全靠你救济。”他装出可怜的模样。

    “少来,紫苑说你把钱都转进瑞士银行,要我看紧点,免得你偷养小老婆。”他是最有钱的死人。

    化名恶魔的他把股市搞得一塌糊涂,投资人叫苦连天,而他坐享其成等着逢低买进,到时他会赚到死。

    英国已没有欧尼提斯格成特伯爵,但是却有个由意大利移民过来,同名同姓的黑发男子,紫苑有个学法律的大学同学在英国开业,一切手续办得天衣无缝,叫人无从查起。

    格威特家的恶魔已死,取而代之的是股市大亨“恶魔”一样呼风唤雨,魅力四射。

    欧尼提斯疼宠的捏捏她的鼻子。“离她远一点,她嫉妒我们恩爱。”

    “才不,我要把她的话写成书,当金科玉律代代相传。”她开玩笑地圈住他的肩头。

    “嫁给我,”他没啥情调的说道。

    “嗄?”

    “什么表情,你不先嫁给我怎么代代相传,我可不许你学紫苑和大哥那样,孩子都有了还不结婚。”那个女人生来是糟蹋男人的。

    “你大哥是杰吧?别乱叫。”瞧他喊得挺溜的,真不害臊。

    他眉头微微一蹙。“说到杰,我好久没见到他了。”

    “他升天了。”可恶的小表,居然用欧尼提斯的模样吓她。

    “升天?”

    她耸耸肩。“上帝说他可爱,召去天堂为伴。”

    “你怎么知道?-欧危提斯一脸迷惑的问。

    “失火的那夜他来道别……哦幄!”惨了。

    霍香蓟亡羊补牢的连忙捂住嘴,双腿直往后退,她都快忘了那一夜的事。

    “道别哦!”笑意只达到他眼睛以下。

    “你知道的嘛!他比较喜欢我,当然会来辞行——”该死的杰,重色轻手足。

    “我只想问一句,那夜你去哪里?”他问得很轻却让人心惊。

    她笑得很牵强,脑子直兜。“火……火灾嘛!总要叫人起来避难。”

    “那我呢?死、不、足、惜?”他说得很恨,眼睛快冒火了。

    一闻到烟味,他立即惊醒想带她离开危险区,谁知枕畔无人,急得他快疯掉,连忙赤着脚跑出去寻人,结果她好端端地正和朋友聊天。

    然后天花板洒下好几升的水,他当场淋成落汤鸡。

    可恶的女人,有危险第一个通知的居然不是睡在身边的他,而是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叛乱份子,叫他如何不生气。

    “欧……欧尼提斯,你要克制,恶魔已死,别让银发白染黑了,眼睛快变红了。”

    她根本逃不出他的怀抱。

    “我戴了黑色的隐形眼镜,飞沙走石也赖不到我头上。”他坏坏的眼神直勾着她。

    为求保命,霍香蓟使出绝招,当然他不敢真伤了她。

    “欧尼提斯,我有没有说过我爱你?”

    他软化了脸上线条轻轻一唱,“小女巫,你很卑鄙……你不要我爱你?”她挑逗地划搓他的脸。

    “要,再说一遍。”他接受勒索。“我爱你。”

    “我也爱你,永远。”两人一吻,周围响起口哨声和欢呼声。

    “咦?这是什么?”看着手指刚套上的钻戒,她有些呆愣的问。

    “戒指。”欧尼提斯一副“你在问废话”的眼神瞅着她。

    “你……小人。”她含羞带怯地轻捶他的胸。

    “嫁给我。"霍香蓟轻笑,她想起可怜的陶乐,这件事会令她跳脚。

    “好。”微风徐徐吹着,建筑工人敲下第一根地基,一个新的城堡正在形成,用爱为泥,以心为砖。

    阳光带着璀璨的笑容照耀大地。

    “还剩一个。”冷寒的声音响起。

    “阎……阎王爷,你怎么……”

    戴冠的黑脸男子诡异的一笑。“鬼判,你的时辰快到了”

    “什么意思?”他感到有些寒意。

    鬼怕冷?多可笑。

    “投胎。”

    “嗄?”

    他需要投胎吗?鬼判不是陰间的官?

    一阵不安掠上他心头,倏地回到鬼府陰司,企图偷阅轮回簿。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夺情霍香蓟最新章节 | 夺情霍香蓟全文阅读 | 夺情霍香蓟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