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夺情霍香蓟 > 第五章

夺情霍香蓟 第五章 作者 : 寄秋

    “爵爷,我们来伺候你了。”

    两道奔来的美丽倩影,在紫眸泛红的一瞬间微微一骇地止住步伐,欧尼提斯的好心情消失殆尽,无边的怒火继而烧红了他的眼。是谁让她们踏进城堡?他的视线扫向立于门侧的忠仆.当下明了。

    不可否认,历年来莫克为他找来的情妇皆是极品。不论容貌,性情和床上配合度,放眼英国社交界,鲜少有仕女及得上。而眼前这两位更是深受他喜爱,一个高贵如女爵,优雅典致,完美宛若上帝的偏爱,找不到一丝属于人性的瑕疵。入厨是主妇,入厅是贵妇,入室是荡妇,男人梦想中订作的美女人偶,乖巧得没有个性。另一个体态丰腴,令男人无法一手掌握的雄伟双侞是吸引人的目光焦点,狂野、艳丽,不可方物。

    她是天生的情妇典型,眼波含媚,肢体挑情,举手投足充满撩人的风情,最懂得迎合男人的需求,从不掩饰对高潮的追求,充分享受性的愉悦,让男人很有成就感。

    艾咪缺席了,她是个可人的甜姐儿,擅长撩拨男人的欲望。

    但不管是谁,此刻她们都不该出现在此。

    “莫克!”

    “爵爷,你需要女人。”莫克无视他的怒气,恭敬的一弯身。

    “我已经有一个女人!-他冷彻刺骨的沉言。

    “她不适合你,爵爷。”

    欧尼提斯觉得权威受到威胁,“你在质疑我的判断力?”

    “莫克不敢。”他的视线落在地面上。

    “不敢?”眉头挑动,欧尼提斯冷冷勾起唇。“你还当我是你的爵爷吗?”

    “你永远是莫克至高无上的主子。”他不在乎自己是否会受到责罚。

    只要对爵爷有利的事,他将不惜牺牲一切去完成。若是有一丝伤害爵爷可能性的事,他宁可事先防患而让爵爷不快,也绝不容许自己守护的主子有半点损伤,这是格威特家族赋予他的职责。

    当年;爵爷的父母视双胞胎为邪魔投胎,三番两次欲置两幼童于死地,使尽镑种令人发指的方式欲除去魔性。

    小小的孩童受尽折磨,身上的伤痕远不及父母加诸在身的狠心,在稚幼的心灵上划下一道道不见血的伤口,逼出他们的反抗心。

    终于在那一年,恶魔觉醒了。

    双胞胎八岁生日那天,居心叵测的父母伪装悔悟想挽回亲子之情,假借筹办生日宴会为由诱其进入一空房,然后点火企图烧死他们。

    他的脸就在那场火灾中毁掉,手与脚严重受创,显现不自然的变形,筋骨因高温而萎缩。

    至今他仍深深自责,为何只救出二少爷,独留大少爷在火中哭号。

    “把她们送走。”

    莫克不变的回道:“你需要女人。”

    “你要违背我的命令?”

    “不,我是关心主子的生理需求。”莫克始终不肯退让。

    “原来我已经麻木不仁,连自己的生理状况都需要旁人提醒,看来鬼堡该易主了。”欧尼提斯的语气很令人惊心。

    对于莫克,他有一份感激,但绝对不是无理性的纵容。他是一堡之主。

    “爵爷——”莫克做做手势,要朵拉和莱娜适时介入。

    两人一接到暗示,一左一右地贴上欧尼提斯的胸膛,娇声软语施展各种媚态。

    “爵爷,您就让朵拉好好伺候一番,舒畅舒畅您的身心。”

    “爵爷,别太劳心,莱娜会心疼。”

    若是以往,她们不用曲意达迎,衣服脱了便上床!以身体抚慰他的需索,待销魂一夜后离去。

    不过,那都是单独一人,不曾玩过多人床戏,此刻自然有了比较的心态,想以自身的美丽赢取优势,将另一人推下床,独占君心。

    朵拉、莱娜两人明显的较劲,平常不敢表达的惹火举止在眼神交会中展露,一动一静,一左一石,同样潜藏着心机。

    “把她们带走。”昔日的温存不复,只剩今时的绝情。

    “爵爷,留下她们吧!”

    “莫克,你想堡内多两具无名女尸吗?”欧尼提斯的紫眸微微一闪,危险十足。

    “她,能期待吗?”莫克冷酷的打击他的自信。

    “你逾矩了。”欧尼提斯眼眸泛红。

    蓦然间,空气变得稀薄,闪光悼炽,平地响起一声闷雷,城堡上空陰暗不定,时明时暗,魅魔四窜,形同末日来临前失序的世界。窒息感如无形的手袭上人的呼吸道,缺氧的胸都急促起伏,一阵来自地狱嗜血的陰吼声响起。

    莫克早已习惯主人随兴的恶意,面具下的表情像老僧入定,丝毫不受室温冰寒的影响,依然挺直背脊立于原位,看不出痛苦的冷汗直冒。但是对向来只有听闻未曾身历其境的朵拉和莱娜而言,她们这才真正见识到恶魔的力量有多么大,能摧天毁地,骇得两人心惊胆战,面色惨白地互靠喘气。即将死亡的恐惧钳制了每一条神经,呈现呼吸停止前的瞠目。

    “欧尼提斯,杰会瞬间转动耶!”咦!怎么有人趴在地上,捡金拾银吗?

    “香儿,小心。”

    一条有着银发的人影飞身而至,手臂平举在她的眉鼻中央,一道光划过——血,滴落。

    一滴,两滴,三滴……

    “爵爷,你何必……”

    欧尼提斯以眼神制止莫克,伸出食指和中指往伤处一抹,顿时恢复无痕,肌色如旧。那是他十六岁时才开发的新能力,不然就能及时救助因火而亡的亲手足。

    “你……你有治愈能力?!”太不可恩议了,一家子都是多重异能者。

    他野蛮地爬乱她的发。“说,溜-到哪去了?”

    “反省。”她故作羞愧地低下头。

    “反省没把自己交给我?”他以警告的口气搔搔她滑细的尖下巴。

    “自大。妈妈说不要和陌生人太亲密,否则恶魔会抓走坏小孩,我不乖。”

    “我是陌生人,嗯?”欧尼提斯捧住她的脸贴近一睨。

    “至少你是恶魔错不了。”她停了一下,正色问:“她们死了吗?”

    他不回头地感应一下两人的体温,失温回升中。

    “还没死透。”

    “能救吗?-这座古堡杀气重,再也容不下更多的游魂。

    他冷淡地抚摸她尚未消肿的唇。“你知道她们是什么身份?”

    “人-霍香蓟不假思索的回道。

    “恶魔该救人吗?”他逗着她玩。

    “性命都值得尊重,我讨厌帮忙拖尸。”说不定还得浪费体力挖尸袕。

    欧尼提斯无奈的宠溺一笑,拿她没辙。

    死亡人人惧怕,恶魔人人嫌弃,而她一反世俗的眼煽待,有如讨论天气好坏般无辜,以包容的心解读一切罪恶。

    天使或魔鬼,她介于两界吧!

    “香儿,我有没有说过你是个虚伪的道德家?”说与做,两条平行线。

    她心悦面恶的说:“我是那种表里不一的女人吗?你太不了解我。”

    “你就是佛口蛇心,恶魔的女人。”他笑吻她口非心是的唬人小嘴。

    “我……”她脸一红,羞赦的藏在他怀中耍赖。“你人救是不救?”

    “活了三十年,第一次有女人敢命令恶魔,你活得不耐烦。”他佯装凶残地轻掐住她的细颈。

    “欧尼提折,你还没断奶呀?”装得真假,毫无说服力。

    他轻佻的瞄瞄那对雪峰。“我是还没断奶,想吸两口解解馋。”

    “欺负人,还不把人弄醒。”霍香蓟重重地掐捏他腰间的肉以示不豫。

    “多事。”他低嗟。

    红瞳再现,不到三秒钟,让人如沐春风的和煦气息似花香绽送,两个艳俪无双的美女吐尽胸中污浊之气,回复血色的睁开眼。

    一刹那间的失神使她们恍惚片刻,一会儿记忆回流,适才恢复的红润脸色再度失艳。

    朵拉的眼中布满极度的惊惧,她浑身发着抖,颤声低喃,“魔鬼、魔鬼……你是恶魔转世……”然后步履不稳地跌跌撞撞,半爬半奔地冲向城堡大门。

    相形之下,莱娜显得镇定些,苍白的脸上有一丝极欲掩藏却掩藏不了的惊惶,咬破的唇染红泛黑的唇瓣,湛蓝的眼眸蒙上水气。

    眼睛是人的灵魂之窗,此刻也透露着害怕、恐惧。心颤、死亡的陰影,以及错乱的爱恋。爱情使人勇敢,她踩着微颤的步伐,抓住裙摆的手犹自颤抖,指头僵硬的泛了白,仍然优雅地完成宫廷礼仪。

    “晚安,爵爷,我永远是您忠心的追随着,天上人间或……地狱……”

    霍香蓟吃味地扯扯他的手指头。“她喜欢你。”

    “女人都喜欢我。”欧尼提斯大言不惭地说道,视此为理所当然。

    “哼!既然你这么受欢迎,明天一早请记得送我回家。”男人的坏全是女人纵容的错。

    她要破除“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神话。

    “你敢走?”他脸色难看地攫住她的左臂。

    她痛在心中呀!但霍香蓟眼眉都含着灿笑。“反正有的是女人喜欢你,我没事凑什么热闹。”

    “香儿——”

    “自尊和自大有很大的分野,人要有自觉心。……喔,差点忘了,你不是人嘛,你是天生桃花的恶魔。”

    “天生桃花?”这是什么烂形容词。

    “哎呀!我又忘了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在中国人眼中,桃花代表风流,天生桃花的意思就是花心。”

    “我花心?!”他绝情、冷酷。陰狠、残暴……拥有多得数不清的恶念,但无心之人如何花。“你用错形容词了。”

    叹了一口气的霍香蓟无法不注意一旁的棕发美女。“她还行着礼。”

    女人何必自贬身价,自甘沦为男人的玩物。

    美丽不能是武器,它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失去攻击性,到头来不过等着贱价抛售,毫无自我。

    女人不为难女人,她同情这份愚傻,但不愿成为另一只加害的手。

    美人遭忌,她虽是过来人,可是却难以抑制身为女人的嫉炉心,自己心所向往的男人曾经与无数女人欢爱过,包括眼前这位执着的猎心佳人,让她着实感到不好受。

    情妇也有爱的权利。但故事书里不是写的灰姑娘和王子从此幸福、快乐的过一生?她存疑。

    是的,问号。幸福的定义在哪里?快乐为何物?谁来明文规定。

    十几二十年后,当灰姑娘不再年轻貌美,王子当了国王另结新欢,小鲍主,小王子不学无术,骄蛮荒滢,因此国势不张,邻国来犯。于是,灰姑娘又被打回原形,不再作着可笑的皇后梦,老态龙钟地清着烟囱。

    人间轮回,不外如此。

    “不要回避问题、她不重要。”欧尼提斯看也不看莱娜,一心念着如何留下她。

    “是女人都不重要,还是你偏心?”她也会害怕,怕交错了心。

    女人天真沦陷在一句古老的术语。

    无视莫克的警告,欧尼提斯直视着她,“要我剖心示于你吗?你左右我的思绪。”

    “唉!怎么会是你?”猜不透,一条姻缘线远渡重洋而来。

    月老着实太费心。

    “就是我。”

    她浅浅地凝视他、“知道我在说什么吗?”

    “我懂你。”他说得温柔多情。

    “我们相爱吗?”

    “是的,我们相爱。”

    “俗气的问一句,你会爱我多久?”她下不了决定,就由他主宰吧!

    欧尼提斯给予深情的一吻。“我的爱没有时限,即使心停止跳动也一样。”

    片刻,摇摆不定的霍香蓟在天秤另一侧掷下变数。

    “好吧!抱喜你,格威特伯爵,你将被我所拥有。”她说得像君临天下的女王。

    “是你被我拥有才是。”大男人的心态不免专横。

    她勉为其难他说道:“各退一步,彼此拥有。”

    “嗯!考虑一下。”他佯装刁难。

    “欧尼提斯,主权在我。”霍香蓟故意拿乔地吓吓他。

    男人习惯于习惯,可不会珍惜,一旦失去了习惯又拼命挽救,最后只能缅怀习惯。

    “嗯哼,我大过纵容你了。”他邪笑地低下头。

    无视礼教,无视场合,两人旁若无人地热吻,深长而热切,仿佛地球只为他们转动。

    加温的欲望烧毁理智和承诺,恶魔张开羽翼吞噬纯洁的祭品,毫不挣扎的雪白羽毛染上黑色,欧尼提斯环抱着佳人提足上楼。

    融化的冰寒,解冻的冬天,不再坚持的莫克眼中有泪,也许上天垂怜,赐福格威特家族,他看到了爱而不是仇恨。

    “他……他怎么可以漠视我的存在?”怨妒成恨的莱娜绞着裙摆低问。

    莫克淡漠的回道:“爵爷找到了春天的铃兰花。”

    “那我呢!他打算置于何地?”他可以不爱她,因为他不爱任何人。

    可是,他寻着了爱,对像却不是她。

    “爵爷会在支票上签名。”意思是她已是过去式。

    她恨恨的说:“他想抛弃我?”

    “实际情形是如此,你该知道自己的本份。”原来她不若外表谦良,他看走眼了。

    “我不甘心,我要留在他身边-她愿赌万分之一的机会。

    为了爱。

    “你凭什么?”她惹得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莫克恼火了。

    “赁我爱他,凭我与他恩爱的契合度,我才是最适合他的女人。”她想要他。不计一切代价。

    莫克冷笑的取下面具。“你够勇敢吗?”

    一看到他狰狞眼凸的真面目,振言高调的莱娜尖叫一声,随即倒地。

    “爱吗?霍小姐可比你更能适应……意外。”

    在无形中,浑身散发独特气息的霍香蓟以水的姿态征服整个堡,在短短时间内洗净两颗污浊的心,使其充满光辉。

    夜晚的哭号声逐渐减少,白日的阳光渐渐渗入孤寂的鬼堡,它有了温度。

    榛木林下,有只松鼠正在啃咬果实。

    “杰会瞬间转移耶!”霍香蓟像捧着奖状的小女孩向大人炫耀着。

    欧尼提斯懒洋洋的抚着她的雪背。“听你说过一次了,以后离他远一点。”

    “你不觉得他很厉害吗?”

    “不会。”那是本能。

    “你怎么都不关心杰?”冷漠的男人。

    “我关心你就好。"他的手抚上她圆俏的玉婰。

    她啪地一声打掉他的不用心。“我在跟你说恬,不许有偷吃的行为。”

    “你的意思是可以光明正大的吃喽!”他故意扭曲她的话,往她大腿摸去。

    “欧尼提斯,我在说正经事。”她往旁边一滚,拉起薄毯裹身。

    历经一夜欢爱,两人都累极地瘫在床上,银发中掺杂黑发,黑发中缠着银丝,柔软的雪白娇躯覆在男性阳刚的强健胸膛,蔚成一幅人间美景。

    欢爱次数多寡非关能力问题,虽然他们对性的渴望贪心了点。

    一身酸疼的霍香蓟可是吃足了苦头,全身酸疼得连翻身都嫌困难,西方人的尺寸真是不太适合东方人,她快被撑裂了。

    享受谈不上,高潮是有过几回,只是完事后痛的是她,而他才是真享受。

    “小女人,你很不乖。”欧尼提斯伸长手,捞回她覆在身上,轻轻在她婰上拍了两下。

    “你打我。”她不依的在他的手臂上反咬一口。

    “不吃亏哦!小母老虎。”他笑恬一口不痛不痒的齿印。

    “谁教你老是漫不经心,不肯好好听我说话。”她是有教养的淑女,不是恶婆娘。

    要是好友们知道她放肆的举动,不知会叹气还是放鞭炮,庆贺她解脱。

    欧尼提斯挖挖耳朵撩发至耳后。“说吧!我听着……讨厌,你在敷衍我。”霍香蓟娇嗔的斜睨。

    “我可是用了百份之两百的诚意,你糟蹋我的好心。”他就爱看她薄愠的嗔色。

    “哼!恶魔几时讲起好心,你改信上帝了吗?”诚意在哪里,她只瞧见一堆戏弄。

    他轻笑地在她背上画圈。“别生气了,你认真说,我安份听。”

    “安份?”她抓住他“安份”的指头。“我很痛,你饶了我吧!”

    “第一次总是会痛,不是我技巧烂。”他已经很小心了,可是她很紧。

    “推卸责任非大丈夫所为。”为什么受苦的总是女人?不公平。

    一张薄薄的膜代表的不止是初次的痛,还包含社会加诸女人道德的枷锁,象征贞节。

    同样是人,男人可以免去一切外在包袱,随心所欲地穿梭女人身体,然后在高潮时洒下数以亿计的小蝌蚪,把结果留给女人承受。

    初夜虽痛,但不及女人生育之苦,稍有不慎即可能断送性命,代价却是一次欢爱。

    “女人,你记忆不好,容我再次自我介绍,我是恶魔。”多细致的肌肤,百摸不腻。

    “哼!”

    真恼了?欧尼提斯宠爱的顺理她的黑发。“杰没有瞬间转移的能力——”

    “你肯跟我谈他了!”霍香蓟稍微提起精神。

    “你用心听,不要再当我们在开玩笑,我曾欺骗过你吗?杰是我兄弟……”

    他娓娓地道出过往伤痛,将所有的不堪一一陈述:没有华丽词汇,平实沉痛地倾言世人对他们的不公。

    不想成为恶魔,他多想活在阳光下,当个平凡的普通人,与心爱女子共组一个家,生几个可爱又顽皮的小孩享受天轮之乐。”

    “天地对我不仁,我本着天性还以无情,人们用恶毒、卑劣的手段迫我成为恶魔,他们使用生命证明自己的成功。”

    生命在他眼中变得卑贱,他有能力掌控一个人的生死,所以他开始游戏——以鲜血。

    “杰他……三十岁了。”这……有点难以想像。

    “嗯!和我同年。可是他好可爱,抱起来柔柔软软好舒服。以后还能不能叫他小表?”

    “柔柔软软的是你,你给我离他远一点,要抱来抱我。”他蛮横地圈紧她。

    他?!霍香蓟不敢苟同的摇摇头。“杰比你可爱,而且他才八岁。”

    一阵小男孩得意的笑声一闪而过。

    “shit,他会比我好?”欧尼提斯吃味的低咒,狠狠地吻咬她一番。

    “我喜欢他。”一个欠扁的小表。

    他声音一沉。“你不爱我?”

    “爱呀!-她说得很随便。

    “杰和我是同卵双胞胎,你不用当他是小男孩,想像他三十岁时的模样,我就在你面前。”

    她认真的审视他的五官。“你好帅……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唉!你这个没逻辑观念的坏女巫。”

    咕咯的腹鸣声突然响起,霍香蓟吁了一口气。

    欧尼提斯好笑地啄啄她的颊。“因为你有三个胃,所以消化得快。”

    真服了她,老是在重要时刻杀风景。

    霍香蓟和欧尼提斯两人正在情长意浓之际,殊不知近在咫尺的地方已掀起轩然大波。

    来自台湾的知名歌手,亚洲天后袁紫香在一个礼拜前失踪,至今下落不明,亦未曾接到任何只字片语,英国当局正密切追查中。

    据研判,可能是遭人绑架。

    “天呀!我的袁大牌,你可不能有事,不然我会被你的歌迷踩死。”

    前提是,她能逃过霍氏“亲友团”的追杀,尤其是那几个不友善的女孩。陶乐双手合拿默祷着。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夺情霍香蓟最新章节 | 夺情霍香蓟全文阅读 | 夺情霍香蓟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