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吃定乞愿女 > 第十章

吃定乞愿女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你喝醉了?!”

    这是什么荒谬的理由,简直让人难以置信,滴酒不沾的女人只是因为吃了一道红酒酿牛腩后,就醉倒在人家店门口,被人以为是某种疾病发作而送进急诊室。

    由于她未带任何身分证件,手机又刚好摔坏,无法显示萤幕,因此医护人员也不知要联络谁,只好等她酒醒了再说。

    所以,在一群人为她人仰马翻地奔波一日夜时,她却舒舒服服地躺在病床上,一夜无梦睡得安稳,浑然不知外面有人找她找得快疯了。

    当身心俱疲的江天凭拖着沉重的身体回到彤乞愿家中,赫然发现有道哼着歌的身影正在炖汤,神情愉悦地以脚打拍子,就很想把她一睑的甜笑扯下来。

    尤其是她还不知死活地说了一句——你们上哪儿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

    众人蠢蠢欲动的手顿时开始发痒,直盯着她细嫩可口的脖子。

    不过大家最后的决定是回家睡觉,因为累都累垮了,谁有心思管她几时回来,人平安最重要。

    “宝宝呀!你怎么这么胡涂,不会喝酒的人还去吃什么红酒酿牛腩,这道好菜应该包回来给妈妈吃才对。”她最近贫血,需要补充营养。

    “就是嘛!不孝,你也晓得爸爸爱喝两口,好歹也把红酒用杯子装着,带回来孝敬爸爸。”害他酒虫直叫,没能尝一口酒味。

    “爸、妈,你们为什么一直笑,笑得嘴巴都阖不起来?”让人感到很不安,好像她已经被高价售出。

    “呵呵……因为呀!你的后半辈子有了依靠,我们很欣慰。”有钱的女婿呐!她这颗三克拉的假钻可以丢了,改明儿个戴颗更大的真钻。

    “哈哈……好女儿,你的眼光真不错,挑中个好男人,我们以后就靠你了。”谁敢笑他穷酸,他要坐宾士了!

    “爸、妈,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我怎么一句话也听不懂?”什么依靠,什么好男人?

    彤乞愿完全不晓得他们在兴奋什么,直到他们将她推向表情冷酷的江天凭,她才有些明白他们想得太远了,八字还没一撇就要把她打包送人。

    虽然他们彼此相爱,也有决心继续走下去,可是相识的时间毕竟不久,两人的了解也不够深,应该还不到走入礼堂的程度,起码要多交往几年才有可能。

    “女婿呀,我这女儿不太聪明,又有些反应迟顿,你要多担待一下,逢年过节的红包不用包得太大,一、两百万就好。”

    一、两百万?他们想钱想疯了呀!彤乞愿翻了翻白眼,将母亲拖到一边,免得丢人现眼。

    “女婿呀,我们养个女儿很辛苦,你呢,也不用奉养我们,只要记得我们年老无依,随随便便送幢大直的别墅给我们养老就够了。”

    “爸,你……”彤乞愿叹息地想把父亲推远点,不让他作太多白日梦。

    “你们的要求我全答应,可以让我们独处一下吗?”他已经没有父母了,自然会把他们当亲生父母看待。

    低沉的嗓音一起,彤秀才和李月花消失的速度令人咋舌,才一眨眼工夫,肥胖的两颗球马上滚得不见踪影。

    空气中飘散着淡淡茉莉花香气,蔓生的植物爬满墙台,少了两个人的聒噪声,四周的声音忽然变安静了,静得让人感到一股不安。

    不等江天凭开口,自我谴责的彤乞愿马上低下头,舌头不敢停地蠕动着,生怕一停她就会说不出一句道歉的话语。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骂我吧!用力地骂,使劲地骂,狠狠地骂,等到我再也不犯错为止,我知道是我不好,让你担心害怕了一整夜,整个人都憔悴了,还有白头发……唔……唔……”

    他在干么,不是等着骂她一顿吗?为何会突然吻住她,好像身体有一把狂奔的火,急于将它渡给她,让她感受到被火包围的灼烫。

    天呀!太激烈了,她头好晕,脚快站不住了,如果这是他的惩罚,未免太残酷了,她是罪有应得,不该让他着急,但是缺氧而死太难看了。

    久久以后,发丝凌乱的彤乞愿才由虎口逃生,正当她抬起头想说两句忏侮的话时,却被一双布满深情的眸子给震住。

    “不许再吓我了,听到了没!”他的心禁不起一再的摧折。

    “你不怪我?”每个人都怪她,他们眼神中都有着责备。

    江天凭深拥着她,柔情万分地凝视。“只要你没事,我谁都不怪。”

    “真的?”

    “真的。”上天听到他的祈求,将完整的她还给自己,他内心是高兴的。

    “可是我让你急了一夜……”

    他捂住桃红色小嘴,不让她说下去。

    “你能平安就是老天对我的恩赐,我不敢想像没有你,我会怎么样。”他大概会变成没有灵魂的空壳,行尸走肉地为她孤独一生。

    心动只在一刹那,但情深却是累积无数的心动,她让他的心跳动,也令他的心脏停止,等不到她的恐惧叫人软弱,他这一辈子再也不愿承受。

    他不知道自己会这么爱她,好像失去她就等于失去生命,所以他不能让她消失在他的世界,定要拥有她一生一世。

    “天凭,你……”她想哭了,一向吝于说出心底话的他干么尽说些令人感动到落泪的情话。

    “嘘!听我说,以前的我太自负了,以为什么事都能掌控在其中,明知你对我们的感情惶惶不安,却故意不说出来,就为了看你害羞又退缩的模样。”

    他要她心里只有他,不确定才能更加深爱情的浓度。

    “我爱你,小愿,从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开始,就告诉自己这只小鹿我要定了,不管她用什么理由拒绝我,我都要缠着她。”

    “我也爱你,很爱很爱,可是我不敢说出口,怕你取笑我厚脸皮。”她把情意埋在心的最深处,除了她以外,没人看得见。

    江天凭低头轻啄她笑得甜蜜的唇畔。

    “我是会笑你,谁叫你是我最爱的女人。”

    “讨厌啦!又笑人家。”她是傻,才会说些引人发笑的傻话。

    他轻笑。“你撒娇的样子很可爱。”

    “什么嘛!人家哪有撒娇……”彤乞愿不承认地赧红双颊,笑意挂在脸上始终不退。

    “咦!你有酒窝喔!”他突地惊呼。

    “真的吗?”怎么她从没看过,

    “笨,自己有没有酒窝会不知情,随便说说还信以为真。”果然笨得可以。

    “江天凭,你欺负人。”嘟起嘴,她不悦地捶着他的胸。

    “就欺负你一人。”他轻声在她耳畔低语。

    江天凭爱恋地覆上她的唇,轻吮慢啮地啃咬苦,以勾引的方式挑起她内在的热情,时轻时重地引诱那炽烈的火焰。

    爱,不会一直沉睡,需要被诱发才会萌芽,持续不断地以爱灌溉,慢慢地发出嫩叶,成长茁壮,直到它彻底觉醒。

    其实,他也是笨蛋,不然怎会让她在爱与不爱之中徘徊,旁徨无助地想着该不该爱他。

    “头偏一点,不要挡住经典画面,嘴巴再噘一点才好捉角度……-?怎么不吻了,我都调好焦距了。”真可惜,错过最佳的镜头。

    “谁?”不会真的有鬼吧!彤乞愿的心口小小咚了一下,生怕“好朋友”在这个时候跳出来说哈罗。

    “哈罗!”一只手从窗口住上爬,轻轻地挥了两下。

    “什么?!”哇!有鬼,连她想什么都清楚。

    “哈罗!炳罗!乞愿学姊,终于见到你本人了,真是历经千辛万苦呀!来,说个C。”

    “C。”呃!她干么照着做?

    喀嚓!

    “好啦!乞愿学姊,这是你『恋慕七夕情活动』的礼品,烦请笑纳。”相机一台。

    发怔中的彤乞愿接过轻盈的数位相机,忽然啊了-声。“你是谁?”

    “喔!请容学弟我自我介绍,本人是恋慕学园的司书翼,同时也是六十周年恋慕七夕情活动委员会的委员之-,请多多指教。”

    司书翼深深一鞠躬,做出十分帅气的挑眉动作。

    “还有我!我叫姜怀雁,就是被误以为是彤学姊而被绑架的人,学姊您好。”怯生生的声音不甘寂寞,小声地扬起。

    “你们怎么进来的?不会是爬墙的吧?”那很危险耶!

    对于出现在后院的学弟、学妹,彤乞愿很难不付出关心,他们青涩的睑庞让她想到自己的在校时期,不过他们的笑容显然比她快乐多了。

    “这个,嘿!嘿!嘿!”没错,因为他们不想再碰到彤爸爸、彤妈妈,听他们口沫横飞地说着古早事。

    “不用嘿了,礼物送到就可以滚了。”江天凭的大睑突地出现,正准备关上窗户。

    “等等!”彤乞愿连忙制止睑色不佳的男友,并将手中的相机交还给不明所以的姜怀雁。“相机你们就拿回去吧,我已经得到比它更好的礼物了,这全都是托那些招待券的福。”她笑着看向-旁的男人,后者这才放缓表情。

    司书翼立即明了她的意思,所以皮皮地笑着说:“既然如此,那就请两位接个吻,让我们拍张照回去交差呗!”最好热烈一点,这样他和小雁说不定还可以现学现卖。

    回答他的是江天凭的一声低咒,接着便毫不留情地关窗。

    啊!怎么这样,他们才想和这位超级难找的学姊聊一聊,小气的学姊夫为什么连一点时间也不给他们,真是度量狭小的男人。

    司书翼没辙地拉着姜怀雁循原路出去,不过,他这次比较聪明,早做了万全准备,不用爬墙就能轻松地上上下下,还不怕弄脏衣服。

    只见墙里墙外各放了一座铝梯,高度刚好足以跨过围墙,再迟顿的运动白痴也能来去自如,如同开了一扇门,欢迎参观。

    回到委员会办公室后,司书翼因另有要事而先行离去,偌大的空间里仅剩姜怀雁趴在桌上,看着剩下的三样礼品发呆。

    “怎么办,冠学长的招待券被彤学姊用掉了,这下子要寄什么给他。”她很苦恼地猛搔头,然后忽地-个击掌。“笨!怎么那么笨啊,直接交换不就得了?这样就不怕学长没礼物啦!”于是她沾沾自喜地开始包装起桌上的礼物。

    熟练地将东西包装好后,她开心地在包裹上写下收件人的姓名。“相机是冠学长的,逆刃刀是南宫学长的,至于香水呢,就是漂亮的弓学姊的啦!总算大功告成了。”

    姜怀雁将礼物装进手提袋中,快乐地跳着出门,只觉得自己从来没有那么聪明过。

    直到她的身影隐没在走廊的那端,委员会办公室的大办公桌底下才有了动静。只见一道顿长的身影缓缓自桌底下爬出,并略微伸展一下有些僵硬的筋骨,嘴角还带着一抹与其美丽脸庞不搭轧的奸笑。

    “笨女人,你真是自寻死路啊!炳哈!”司铎尧开心地盘算着。该如何处罚那个再度将礼物弄错,却浑然不觉的大白痴?

    问他刚才为何不出声提醒?废话,除了-之外,他对别人的事向来袖手旁观,就算关系到委员会活动的成败亦同,因为,玩弄讨人厌的女人要比啥鬼活动有趣多了,更何况,那蠢女人的背后还有小翼在撑腰。

    他得赶紧想想,该如何处置那对落难鸳鸯了,呵呵,整人真是令人愉快的休闲活动呀!

    ***;;bbs.fmx.cn;;***;;bbs.fmx.cn;;***;;bbs.fmx.cn;;***

    “请问你在干什么?”

    “乞愿。”

    “我问的不是你的名字,而是你在做什么?”

    “乞愿嘛!”她都说了还一直问。

    “彤乞愿,要我把你丢到桥下吗?”他很清楚她叫什么,用不着一再重复。

    彤乞愿回头望向那不耐烦的江天凭。“就跟你说乞愿呀!每年七夕夜拜牛郎织女,所乞求的愿望都会灵验喔!”

    这是最后一次了,她要更加诚心诚意地乞求。

    “为什么我要陪你一起跪?”真是有损男子颜面,希望没人瞧见。

    “因为你爱我嘛!而且一起跪比较有伴。”心诚则灵,有求有保佑。

    一起跪比较有伴?闻此言的江天凭差点吐血,却又不能不跪,谁叫他一时自大,允诺了她无论七夕夜要做什么,他都一路相陪到底。

    原本他在晶华酒店订了情人节大餐,还准备了女人都想要的九百九十九朵香槟玫瑰,九人室内管弦乐团演奏,以及七彩缤纷的复古烛光,庆祝他们交往的第一个情人节。

    除此之外,他还准备一颗永流传,象征真心的星钻打算求婚,先把她订下来好一除后患,免得越来越开朗的心上人有太多追求者,伺机而动地想把她抢走。

    可是计划永远追不上变化,女人心会三百六十五变,一天一变的叫人捉摸不定,才让他跟着犯傻地走在“情人桥”上,看着笑他傻的天上繁星。

    “等一下,你的行为有犯罪嫌疑。”他的头怎么痛了起来。

    彤乞愿娇俏地吐吐粉色小舌。“习俗嘛!大家都这么做。”

    “当小偷也是民间习俗?”他看了一眼黑幽幽的四周,果然有几道鬼祟的影子一晃而过。

    “嘿嘿!仅此一天,过了七夕就不算。”偷挽葱,嫁好虺。这句话是秘密,她绝不会告诉他。

    “不过是一捆大蒜而已,买一大把才百来块。”他实在无法理解女人的想法。

    “那叫葱,不是蒜。”家事白痴,葱蒜不分。

    “不都长得一样。”起码在他看来差不多,长长白白的一根佐料,

    “当然不一样,它们味道有差……咦!伊娜,你怎么会在这里?”彤乞愿赫然发现她相中的那捆大葱上多了一只手。

    “呃!彤……彤姊姊你也来了?”还真是有缘呀!跑到宜兰还能碰到熟人。

    “一个人?”

    “不是,有人陪我。”她看向不远处的男人,笑得像有人刚送了她一罐蜜。

    “看起来有点眼熟……”

    伊娜不掩羞意地说道:“那是蒋特助啦,我们在谈恋爱。”

    “喔!”原来如此,小女生的春天也来了。

    两个满脸无奈的男人相视一笑,看着踩在别人土地上“偷葱”的心爱女子,淡淡的宠爱浮于眼底,沦为同伙地接过她们偷摘的葱。

    其实他们何尝不知晓她们的心意,七夕的传说唯美而浪漫,就让她们偷笑一回也好。

    七夕情,七夕夜,牛郎织女流下欢喜的眼泪,点点滴滴由美丽的星空滑落,告诉沉浸在爱里的男女要珍惜所爱,不要糟蹋上天赐予的缘分。

    鹊桥横亘,银河灿烂,一夜的星光闪烁,祝福天下有情人。

    情人节快乐。

    【全书完】

    备注:

    *对洛瑶笔下的神剑女主角和恋香成痴的南宫杼有点动心?请看花园系列696七夕大风吹之二《逆刃不畏香》

    *对皇千秀笔下的暴力女主角和机器白痴的冠魁星很好奇?请看花园系列697七夕大风吹之三《辣手摘星心》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吃定乞愿女最新章节 | 吃定乞愿女全文阅读 | 吃定乞愿女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