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抢妻 > 第十一章

抢妻 第十一章 作者 : 寄秋

    “哎呀!你这小冤家,说要带人家上洋人的餐厅吃什么义大利面,怎么绕着绕着绕到火车站了?”难不成他来月台送行。

    “啧!露露宝贝,你要有耐心点,我来托运件东西,马上就带你去吃顿好料,别心急喔!亲亲。”韩习雨低头就着丰艳的唇一啄,流里流气地吃大明星豆腐。

    “谁急了,我是脚痛,人家这双鞋不怎么合脚,走起路来硬是别扭。”淡妆轻扫的阮星露娇嗔的埋怨,莲步轻踩不肯快行。

    “好好好,待会儿买双新鞋给你换上,你再忍耐一下,别揪着脸让我心疼。”这人可真多呀!

    上海最大的军火库一夕全毁,皇军设于上海的军营遭受重大损失,伤亡无数,驻守营地的佐藤芳子遭到上级严厉的谴责,被押解到东北,听说不久后下落不明,有人发现疑似她的女子死在日本人的毒气室中。

    因为弹药爆炸一事,所有的商场名人都受到严格的盘问及严密监视,自顾不暇哪能顾及其他,韩家喜事未能完成倒是其次,没几人有心思提起。

    拥挤的火车站一如以往的挤得水泄不通,拥着美丽女伴的韩二少也参杂在其中,看似惬意地慢慢踱步,实则东张西望地似在寻找什么,放浪的神情中微带一丝急切。

    “你说的喔!可不能再失言,老用话蒙我。”这没心没肺的男人最会骗人了,偏她就吃这一套。

    “哟!我的小宝贝,不就失约一次嘛!吧么老挂在嘴上发酸,我这不就在补偿你了。”该死,究竟在什么地方?火车要进站了。

    “还说呢!我的韩二少,在这人挤人的月台有什么好玩的,你别又诓了我,害我赶不上登台。”香汗淋漓的阮星露没空拭汗,才停了一步就被他推着走。

    “放心,我若是再做一次小人,就罚我包下你的主场,让你场场演唱都红得令人嫉妒。”上海是待不下去了,也许该去北京。

    “你呀!就这张嘴甜,哄得我掏心掏肺地把人都贴给你,你可别负了我。”她知道他的承诺不是真的,可爱听又有什么办法。

    “是,绝不负你,我……有小偷,你这贼痞子竟敢偷到我二少爷身上,被我逮着你就完了。”

    人来人住的场所难免有不良份子混迹之中,习惯甜言蜜语的韩习雨漫不经心的一应,随即警觉地发现有人在打他皮夹的主意。

    但是他身手显然没小贼手脚快,反手一捉却落了空,他一个不甘向前追去,穿梭在人群中,不将偷儿擒拿到手誓不罢休。

    追着追着,他来到人潮较少的角落,那个十三、四岁大的小毛贼跑进死巷里无处可退,转过身面对他,神色毫无半丝慌张地当他的面怞走皮夹里面的纸钞,得意扬扬的挥了挥当扇地直住脸上-凉。

    韩二少见状既恼火又感到好笑,上前一步打算给他一顿教训。

    就在这时候,小毛贼的得意突然不见了,态度非常恭敬的将空皮夹朝柱后一递,一只男人的大手接了过去。

    “找人吗?二哥。”

    “你……老三,你怎么会在这里?”这……他看看小大人似的男孩,再看向将手放在男孩头上的男人,不无惊讶的瞠大眼。

    “长江浪里翻红云。”不答反问的韩观恶口中忽然轻吐这一句。

    他心底一愕,但还是很快的接口道:“飞去东海神仙窝。”

    “浪起八丈接青天。”

    “满地红花数春秋。”

    一说完,风流二少的两颗眼珠子都快滚出眼眶了,张口结舌地不知该说什么,只能说受刺激过大,一时之间消化不了。

    “该给我的东西就不用再藏了,我赶火车。”唉!瞧他都傻了,真是罪过。

    “喔!你赶火车……不对,为什么是你?你不是最崇尚和平主义的外交官吗?”他不能相信,不敢相信,无法相信,三弟的官阶居然比他还高。

    肩一挑,韩观恶扬起无害的温和笑容,“你没听过外表是会骗人的,再说我依然是国际和平组织的一份子没错。”

    只是兼个差,关心国家大事。

    “你……你这可恶的家伙,居然连我也骗,你好样的。”他伸出手住三少脖子一勒,不太服气的狞着面。

    “别幼稚了,二哥,你也没知会一声私下所做的勾当呀!”他们算是打平了。

    “哼!我是怕连累你们,不然早就拖你下水了。”哪能由得他耍弄。

    韩习雨将头上戴的圆型帽放到他头顶,还重拍了三下表示发泄。

    “现在我已在水里了,你快意了吧!”两人都湿了一身。

    不满意,这个三弟太贼了。“你们打算今天离开?”

    “嗯,先去重庆一趟,再转往日本,最后落脚处可能是新世界美国。”他们想要重新开始。

    “为中国?”

    “前两者是,最后一项是她的心愿。”他顿了顿,“我们要结婚了,你来不来喝杯喜酒?”他是少数知情的亲人。

    “也许吧!不过那边肯放人吗?”以他瞒天过海的奸诈,绝对是个人才。

    “蒋先生那个人很固执的,你也知道,我正在努力说服他别做傻事,外交部长的责任实在太重大了,我怕担负不起。”他想过几年轻松日子。

    “你这小子居然当我的面说风凉话,我先掐死你再说,”可恶,他竟然还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简直是故意炫耀。

    手一转,韩观恶身手俐落地制伏他,将他手后压住墙上一按。“名单呢?二哥,我赶火车。”

    “你学过擒拿手?”他……太狡猾了,根本是个伪君子。

    “学了几年。”不太拿手,仅胜师父一筹。

    挺呕的韩习雨以肘一顶,指指帽子。“在里面,潜伏中央的卧底名册。”

    帽有两层内里,一层布上写着人名,一撕开便能一清二楚。

    “谢了,我替蒋先生谢谢你!你帮了他一个大忙。”他也不负使命。

    不客气。他唇一勾,无声的说道:“对了,她呢?”

    韩观恶手一指,“喏,不就在那里。”

    “哪里?人太多容易看走眼……咦,等等,那个背向弟妹的女孩是不是星儿?”头发短短的,肢体语言十分夸张。

    “星儿?”又是那个陰魂不散的惹祸精。

    就在韩观恶大步上前想分开两人时,一件惊异的事发生了,让两兄弟同时怔住,愕然地难以接受眼前怪诞的一幕。

    “你……你看到没?”

    “看到什么?”一定是错觉。

    韩习雨结结巴巴的说:“她……她消失了……”就像一阵光,倏地成空。

    “你眼花了。”人不可能平空消失。

    韩观恶走向一生相守的挚爱身边,执起她的手紧紧握住,没有回头地走进前往未来的车厢,让自己的背影消失在繁华的上海市。

    远走的火车载走了一对相爱的有情人,蓦然回神的韩习雨略带落寞的叹了一口气,若说有人能在他心中留下一道虹彩,莫过于从不正眼瞧他的星儿。

    不过想太多也没有用,彩虹是留不住的,唯独人民的福祉还在努力中,现在可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大丈夫当有所为。

    “龙隐。”

    “谁?”倏地一回头,他凌厉的双眸忽然发直了,有些呆滞。

    “果然是你。”他没猜错。

    “大……大哥,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不会他也有特殊身份吧!

    “我是来送行的,跟着你身后。”他想知道两个弟弟背着他在干什么。

    “呃,那个……你也有双重身份?”别再打击他了,他不想英年早逝。

    “不,我只是唯利是图的生意人,对赚钱比较感兴趣。”他还是会继续和日本人合作,他看好他们的远景。

    “喔。”还好,他吓了一跳。

    “不过,我们兄弟俩该好好聊一聊,最近我觉得自己好像不太认识你。”该算的帐,一条也跑不掉。

    “可是……你不在乎老三可鄙的抢妻行为吗?”他没那么宽宏大量吧。

    韩习风冷笑的拎起他后领,“过几天我一口气娶十个、八个,看他怎么抢。”

    但他只要那一个呀!

    被拖着走的风流二少根本没机会开口,人像狗一样招摇饼市,在被丢上回家的汽车前,他还想着似乎有什么事忘了。

    只见第七月台有个疯女人对火车大喊——

    “韩习雨,我恨你,你还我一双鞋来!”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美国纽约市区的一座白色小教堂里,此际弥漫着幸福的结婚进行曲,圣坛前,一脸带笑的韩观恶深情凝望红毯前的最爱,等着身着典雅白纱的她一步步朝自己走来。

    突地,教堂外响起了巨大的碰撞声,接着是一阵刺耳的煞车声,听起来像是出了车祸,一群观礼的外国友人也忍不住交头接耳的议论纷纷。

    新娘子停住步伐,住后一看,韩观恶顿时大感不妙了。

    只见谢晚娘将手上的捧花一把塞给身旁的金发伴娘,手一撩裙摆就往门口冲去。

    他头痛的一呼,“小苹果,你上哪去?”

    风琴伴奏声突兀地停了,大伙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我去看看,纽约时报的总编会很高兴有这则现场报导……不,我的意思是他也会感到很遗憾……”

    语无轮次的话声消失在门口,苦笑的韩观恶转头跟神父交代了几句话后,跟着步出教堂。

    教堂外晴空朗朗,路中央两辆对撞的黑头车面目全非,掀起面纱的谢晚娘在围观的人群中,手中拿着不知打哪变来的笔纸,振笔疾书的访问着目击者。

    “嗯嗯,你说……那个……凯迪拉克违规行驶对向车道,与迎面而来的别克对撞……哎呀,我的笔!”

    谢晚娘看着凌空而飞的钢笔,手底一空的顿感惶然。

    来到美国一段时间了,她和韩观恶其实早在中国的时候就举行过中式婚礼,不过前阵子偶然间路过教堂看到美丽的新人俪影,她一时好奇的脱口而出说不知披白纱和盖红头巾感觉有什么不同,被爱妻甚切的丈夫听到,于是便有了今天这场婚礼。

    她目前任职纽约时报,还是实习记者,目标是希望有朝一日能获得一个新闻工作者的最高殊荣——普立兹新闻奖。

    至于让她大伤脑筋的语言问题,则在韩观恶的恶补下,进步神速到让人怀疑她是天才。

    “我说谢小姐,你忘了美丽的教堂里头还有一个可怜的新郎在等着你说『Ido』,好让你变成韩太大吗?”

    她笑了笑,突然踮起脚尖住韩观恶脸上一吻,趁他惊讶万分时顺利从他手中拿回自己从不离身的万宝龙钢笔。

    “我早就是韩太太了,在我五岁的时候。”

    他摇摇头,“你错了,我说的是韩三太太。”

    “去年九月在中国时就已经是了。”嘿,警察来了,她要过去打探消息。

    “不,你还不是。”

    “不是?”她诧异的分神看他一眼。

    “今天是黛安娜小姐嫁给莱尔-韩的婚礼。”入境要随俗,跟着洋人取洋名,而她是他最风华绝代的月神。

    谢晚娘失笑的翻个白眼,“我突然有种感觉,我好像会有参加不完的婚礼。”

    “那不好吗?做我一辈子的新娘。”

    迷失在他电力狂送的深情双眸里,她差点回不了神。“Ido……”

    两人情意缱绻的目光交缠,就在俯下头的韩观恶正要吻上爱人香甜的唇时,她却杀风景的伸出手掩住他靠近的嘴。

    “等等,要亲等我跑完这则新闻再亲。”

    说完,也不等他有所反应,身一转赶紧去看伤者情况,手上不停的记录。

    这就是他的妻子,一个为梦想勇往直前的率性小女人。

    韩观恶看着她忙碌的背影,脸上带着笑,心底忖度着要送她一份新婚礼物,这回不是钻石戒指,也非花园洋宅,而是一个小秘密。

    他要告诉她,她一直想知道的为何他会成为她第一个读者,还有那个美丽的午后他们在谢家的邂逅,今生的缘份就从那里开始。

    掏出西装里的怀表,开始有些不耐烦的他决定等够了,上前去霸道的环住她的纤腰,附在她耳边轻声的说:“你的丈夫等不及了,想把他的妻子抢回来。”

    为报导刚写下句点的谢晚娘回身甜甜一笑,“没问题,我十分乐意当你抢来的妻子。”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呜……呜……呜……”

    “甜心,你怎么了?作恶梦了吗?”瞧她哭得眼眶都红了,叫人好生不舍。

    “呜……星儿……她……呜……”她好难过,心像缺了一角。

    “说仔细点,我听不清楚你在说什么。”

    “我……我想星儿。”眼泪一抹,楚楚可怜的谢晚娘睁着一双泪汪汪的大眼瞅着他。

    姓韩的男人当场脸全黑,咬牙切齿的重复她的话,“你想星儿?!”

    “嗯,我好舍不得她,原本以为她说的话是骗人的,没想到她真的不是我们这时代的人,我永远也无法再见到她了。”她一定会很想念她。

    一听到无法再见面,韩观恶顿时松了一口气,暗忖一声幸好,她离得越远越好,永生永世不相见。

    不过,他放心得太早了。

    “观恶,我们第一个出生的孩子不管是男或是女,我们都叫他念星好不好?”怀念星儿,她的后世。

    “什么?!”她还要来投胎当他的小孩,继续成为他的梦魇?!

    顿感心脏无力的他抚着胸口,按下受惊的惊慌。

    “你也觉得这提议不错是吧!以后我们的孩子名字里都有个星字,这样我们就有一屋子的星儿了。”好像星儿仍活在他们的生活之中。

    谢晚娘兀自开心的编织着美梦,浑然不知身侧的爱人心在泣血,惊吓过度的呈现痴呆状态,迟迟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语。

    “对了,我一直忘记告诉你,星儿离开前偷偷告诉我,她叫我们花三千块大洋买下香港、九龙一带的土地,她说五十年后会大涨,我们会成为香港首富,你认为……”行不行?

    “小苹果。”他突地一喊。

    “嘎?什么事?”她心不在焉的随口一应,心想着该不该听星儿的话投资。

    “我有没有说过我爱你?”卑鄙的韩观恶取下眼镜,以深情款款的眼神凝视着她。

    “啊!我……”双颊飞红,尽避听了千百遍了,但她还是会害羞。

    “我爱你,我会爱你一生一世,不论天地如何变化,你永远是我心中唯一的依恋。”他会爱她到死的那一刻到来为止。

    “我……我也爱你。”她羞怯的红了脸,执起他的手住手心一放,“执子之手,与子白首。”她想到一件往事,调皮的加了一句,“不过我这种牵手可不是当朋友的那种牵手喔。”

    他笑了。“执子之手,与子白首,这是我们的誓言,谁也不能变。”嗯哼!去他的星儿,爱情终究战胜友情,她输了。

    “嗯,不变,可是星儿说……”我们下一世还会在一起。

    韩观恶不让她把话说完,一听到星儿就连忙消音,以吻封唇,让这张甜蜜的小口只吐出他的名字。

    爱情滋长在战火蔓延之中,相爱的两颗心在分隔了数百年后,又重新相逢在动荡的年代,延续前世的爱与恋,直到二○一○年的来世。

    爱情,是冤孽,痴缠不休。

    上官星儿名言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死老头,你居然把我丢在这个年代管都不管我,你对得起我吗?你说、你说,你给我说个明白——”

    “话多。”

    月下老人手一挥,上官星儿突然化身一道光,直直朝地面俯冲,冲向一间布满仪器的白色房间,四周尽是刺鼻的药水味。

    一样雪白的床上躺着一位美丽的少女,光透入她的躯壳时忽然弹了一下,身侧传来怞气的呼吸声。

    在失去知觉以前,她听见一阵欣喜若汪的欢呼声,似近似远的打扰她的休息……【全书完】※欲知第一世长孙无垢与皇甫追命的缱绻情缠,请看花园系列736『穿梭时空三世情』之一《买妻》。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抢妻最新章节 | 抢妻全文阅读 | 抢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