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怜心清莲 > 第二章

怜心清莲 第二章 作者 : 寄秋

    六年后

    “是她!”

    分不出是惊喜或愤怒,在拉斯维加斯的大型赌场办公室中,有个气质冷悍的男子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墙上的放大萤幕,潜伏在心底的情绪为之起伏。

    那抹水蓝**影款款移动,吸引场中所有男人的眼光,也包括隐于后台的他。

    如莲的淡雅气质与污烛赌风相融合,她笑得多自在呀!仿佛天地间无存罪恶,于挣得找不到一丝杂质,任其美丽而幽静,恬漠似静水。

    离别至今,记忆中少得可恨的姿容已深镌在近心的肋骨,不时刺痛着。

    一见如痴的爱来很快又狠,伴随着他走过辛涩的萧飒岁月,冷漠、无情的灰狼在等待中变得巨大,假做的脾睛来去红尘的男女。

    这一刻,他觉得所有的付出都获得补偿,她终于来到他建筑的城堡。

    不放手,永远不放手,她,是他的妻呵!

    “桓哥,你在着什么?”

    娇嗲的柔媚软音响起,大胆的黛儿-艾文斯攀上他的手臂,似挑逗似轻抚地勾引着男人的感官,她有着最媚人的玲戏身段。

    一头略呈红色的棕发,丰盈诱惑的双唇,碧绿的瞳眸如夜里的猫儿,流转出成熟女子的娇媚,虽然她才刚满二十岁,但丝毫不见青涩之味。

    她是他的情妇,十七岁就自荐枕畔地霸占了他,不许其他妖娆女子靠近,专制得有如她身为黑手党大老的父亲。

    意大利女郎热情、大方,没有所谓的贞躁观念,纯粹享受**带来的高潮,可惜她有个不解风情的情人。

    “桓哥,不要冷落人家嘛!钻来钻去的人头有我好看吗?”她故意在他面前摆弄盈握的丰盈,祈求他的注意。

    段天桓视若无睹,不耐烦地推开她,“离我远一点。

    她巧笑地再次贴近,恬恬他的耳后,不为他的坏脾气退却。

    她在他耳边呼气低喃,“昨晚你可不希望我离你太远哦,你将我抱得好紧好紧,野兽股进出我的——身体……”

    “黛儿不要挑战我的怒气。”情妇是床上的发泄品,不是无可取代。

    听闻他的警告,她微微一缩。

    “人家……人家要你关心嘛!”小小的萤幕及得上她的活色生香吗?

    “老墨。”段天桓冷冷一喊,全副心神注视着那正在叫牌的清丽身影。

    老墨跟了老板多年,深知他的个性,连忙上前拉开鼓人的黛儿。

    “别碰我,你这黑鬼,”她赚恶的一吨。

    “老板的意思,我奉命执行。”

    面无表情的老墨不在乎她的恶语,拥有非裔血统的他并不是全然的黑,而是颜色非常深的铜淙色,类似印地安人的肤色。

    “凭你也配碰本小姐的玉手,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黛儿鄙夷的目光十分伤人。

    “我只看到一只不知羞的发情母狗。”老墨毫不客气地予以反击,并不因她的身份而让步。

    “你、你敢污辱我。”黛儿小女人的喝色表露无遗。“桓哥,他欺负我,你要替人家作主。”

    碍于监视器的死角失去佳人踪影已经叫他不爽,身侧烦人的黛儿又不断拉扯他的手臂争取注意,冷峻的段天桓陰狠地缩技她的手腕,表情如冰。

    “不惹我发火很不甘愿是不是?”

    痛。她的眼眸因而泛上泪雾,“桓哥,你抓疼人家。”

    “你想尝试骨断皮连的滋樵级趣醒味?”他的视线继续在人群中寻觅。

    “我……我只是……想和你亲近嘛!”黛儿有些害怕的灭了气焰。

    “没有我的允许,谁准你进入我的办公室?”女人之于他而言,皆不及“她”的千分之一。这些年,他从未间断想念那证书上的妻子。一夕的欢爱换来六年的魂牵梦索,朝朝暮暮盼的是她的回头,始终不肯放弃等待。

    因此他在拉斯维加斯扎了根,开设起一家又一家的赌场,囊括大半个赌界地盘,一切只为了一丝丝的可能,她的到来。

    六年来有不少女人主动示爱他都不为所动,心如止水地为她保留心的位置。

    唯一的例外是黛儿的闯入,不过她得到的只是身体的满足,无关情爱。

    “我是你的女人,为什么不能来找你?”黛地极不服气地嘟着红艳小嘴。

    段天桓不悦的挑眉,“谁赋予你自恋的权利,我说过你是我的女人吗?”

    “跟了你三年,我当然是你的女人。”她大言不惭的说道,面上不见羞赧。

    “不自量力。”人呢?跑哪去了?

    明明在牌桌旁看牌,怎一会工夫就不见人影?

    “你的冷嘲热讽伤不了我,这辈子我会纠缠你到死。”不是说着好玩,她是当真的。

    十五岁那年和父亲来拉斯维加斯开眼界,她一眼就相中事业刚起步的他,暗许的芳心非他不可,纵然她已是过尽千帆的**好手。

    在父亲耳边撒了好久的娇,父亲才从旁推波助澜,以黑手党的势力干预他小赌场的运作,逼使他接纳她的心意。

    努力了两年,她使尽镑种扭惑男人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的耍心机,最后得逞于一小包的西班牙苍蝇,一种扭心的村药,两人缠绵了两夜一日。

    自此,她自诩是他的女人,出入在他的周遭,赶走所有垂涎他的滢荡女子,蛮横的宣示主权所有。

    一开始两人的交往并不顺利,他老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冷言冷语外加恶毒对待,一心要将她驱离身边,但厚颜的她死赖着不走。

    直到近一、两年来,他才勉强接受她几次的主动献身,冷火慢慢加温,她的心也变得贪心了。

    “我是你的女人,昨夜温存的印记还留在我身上,你别想吃干抹净,翻脸不认帐。”

    段天桓后悔和她上过床,冷言道:“我付了召妓费用。”

    “你说……我是妓女?”怞了口气,黛儿一脸无法置信。

    “比妓女还不如,强南非价少物。”他青秋白UI诚的名义订购一条凡赛尔钻链。

    “你怎能将我和那种低贱女子相比,我深爱你的心无人能及。”专宠女人是男人的责任,她不过是代他宠溺自己而且。

    而且来赌场玩的女人谁不珠光宝气,身为他的女人岂能一身寒酸,叫人瞧扁了,百来万的美钻算什么,他又不是没钱。

    “爱?!”他冷笑一嗤。“前天你床上躺着的是位五旬老者,上个礼拜和某小开打得火热,再上个月还在三温暖钓上个小白脸呢!”

    “他……他们是我的朋友,谁叫你都不碰我。”那些只是玩玩罢了。

    打从十三岁被黑手党里的一位叔叔破身之后,她在短短数年之内,由天真的小女孩蜕变成无性不欢的风情美女,性是她人生的必需品,戒之不得。

    爱是一回事,可身体的需求如饥饿的胃,不喂不成。

    “别为自己的贱找借口,反正我不需要你的虚假情意,给我滚。”一抹水蓝色衣角出现在画页上,他眼睛倏地一亮。

    黛儿当他在吃醋,暗自心喜地勾摇他手臂,“不要生气嘛!以后我专陪你一人,不再找其他人来代替。”

    “自作聪明。”段天桓轻蔑的怞回手。“听清楚,远离我的视线,我厌倦了你的痴缠。”

    “不,我偏要像强力胶一样新住你,随时提醒你我的存在。”她绝不做男人背后的女人,她要光明正大的伴着他。

    “可笑。”段天桓没有心思理会她,瞧着萤幕上的无颜,并特意将其放大。

    他的不寻常举动终于引起黛儿的注意,一张巧笑情兮的东方脸孔跃入眼中,蓦然的敌意立现,醋意横生的她想切换画面,未果——

    “哎!你……你为了一个陌生的臭婊子伤我。”捂着手背,只见血缓缓流出指缝。

    “啪!”又是一记狠心巴掌。

    “她的一根小指头胜过十个、百个、千个黛儿-艾文斯。”那是他心爱的妻。

    “我要杀了她。”铲除情敌是她的一贯作法,一如往常那般。

    段天桓声音一冷,“我会先杀了你。”

    “吓!你要……杀我?”她心一惊,脸上失了颜色。

    “只要你敢动她。”

    “为什么?她不过是个过客。”她不甘心遭人如此轻侮、恫吓。

    从小在黑手党受尽所有人的宠爱,向来只有她欺负人的份,没人敢给她脸色,也因此私底下运用党内的势力除掉不少爱慕他的女人。

    但如今不知从哪冒出的女人竟夺走他的全部注意力,她捍卫自己的男人何错之有,他居然对她疾声厉言,语含杀意。

    他是她的,绝不容许有二心。

    “因为,她是我的妻子。”微泛笑意,段天桓说得很软、很温柔。

    “不……不可能!”黛儿大受打击的颤了一下。“她怎么可能是你的……妻子。”

    不只她不信,眼眸微眯的老墨也抱持着怀疑态度,但他不予以置评,这是老板的私事。

    也许老板是想造成事实吧?可怜的东方女孩。

    “她的确是我结缡六年的发妻。”岁月真是厚待她,不增年岁只增美丽。

    她比六年前更加推丽动人,肤细如脂。

    咦,是谁的手搭上她的肩?

    陰沉的印色一残,段天桓根一般的灰黑瞳眸迸射出万千妒箭,射向那一头红得像死人血发的男人。

    “老墨,你告诉我,她真的是恒哥的妻子吗?”这一刻,黛儿卸下了平常的骄纵,向人低头。

    望着老板飞也似的身影消失在仍摇摆不定的门板外,有些事变得不确定了。

    毕竟,他“才”跟了老板五年多,之前的二十四年时间不在他了解的范围,只知老板是一夕之间致富,起因是一位神秘女子。

    也许,就是她了。

    “老板不会说谎。”他选择相信。

    奇怪,怎么有种被人怨恨甚深的错觉,整个背脊寒毛竖立,难道是因为……

    “我说莲姐儿,你有没有身为红颜祸水的愧疚?”喷!真是愈来愈刺,如芒在背除之不去。

    已是当家主事者的何水莲不见练达,清清淡淡地回脱身旁没分寸的小表。“亚雷小弟,很久没被扁了是不是?”

    “哇!你说话的口气被玫瑰大姐头给传染了,淑女风范要保持住呀!”可见飞沫之泰呐!

    好命苦哦!平白多了四个姐字辈的人物来躁持、糟蹋他,然后不到一年间又一陆续窜出裙带之臣,他的地位与日低降,她们的亲亲爱人左一句亚雷小弟、右一句亚雷小弟,好像多叫几遍有面粉领似的。

    他看起来像是他们的情敌吗?

    四位“姐”字辈的男人都提着心防他,只要他稍微走近她们一尺之距,就开始用眼神警告,脸部肌肉出现怞搐现象,升起雄性的防御网。

    而如果不小心碰了一下,轻者眼光同候,烧得他皮肉发烫!重者一拳摧毁他英俊的皮相,让他大半个月出不了门见人。

    尤其是大明星的魔鬼情人更是不讲清理,稍微的逗笑举动就引来一阵陰风惨雨,吹得人心惶惶,逼死了不少幽默细胞。

    “你真的有烈士精神呀!亚雷小弟。”戏弄浮现在何水莲眼底。

    “套句你们中国人的俗语: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他是秉持牺牲小我的悲壮。他忖想。

    “委屈你喽!”瞧他一副受虐甚久的模样,她不由得笑出声。

    亚雷,卡登轻桃地搭上她的肩,“你和卡芮拉一样没良心,就会欺负我善良。”

    “你善良得一口气砍掉别人近千万的预算,二话不说地买下地价亿万的俱乐部,只付了一半的价钱。”他的手段令人刮目相看。

    在紫苑的怂恿下,她和香蓟合作投资赌场式的饭店经营,资金当然由某位“死者”——香蓟的亲亲老公提供,她则负责整顿饭店风貌和服务项目。

    在所有好友都有伴的情况下,她们一致通过把“最闲”的人贡献出来,协助她四处观摩,学习赌场的一般运作,进而改良精要以抓住彼客的心理。

    而最理想的学习范本莫过于以赌闻名的拉斯维加斯。

    “莲姐儿,有股杀气腾空而来,你感觉到了没?”瞧他冷汗多主动配合,已准备冒出额头。

    她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说道:“你快被我们逼疯了,记得去精神科挂号。”

    “哇!你们怎么个个都那么毒,巴不得我过去精神病院蹲几年。”而她们好去“探监”。

    “我们好奇嘛!”总不能亲身去体会,只好委屈小弟出马。

    “是喔!我一脸倒霉相。”亚雷没好气的说,下意识回头瞧瞧背后。

    他不是神经质的男人,实在那股妒恨的视线太强烈,他是过来人,因为老是成为人家的眼中刺,被四个大男人——霍玉蓟、白向轮、风展翔和欧尼提斯-格威特恨习惯了。

    斜瞄一副若无其事的美人儿,他坏心一起伸手搂近她的肩,低头在她耳边假意亲吻,哇!那猛烈的妒火几乎要烧穿他的背。

    烫呀!

    “你在玩什么把戏,别拖我下水。”亚雷是长得很帅,可是动不了她的心,她只是当他像她所没有的手足一般信任他。

    “你有疯狂的爱慕者。”在人群中,他看到一双一闪而过的狼眸。

    何水莲恬笑的揪着他的耳朵,在外人眼中他们看似打情骂俏。“我的人缘一向很好。”

    “轻点,请留我个全尸。”怎么优雅的淑女玩起小人手段也不输常人。

    “我是在、疼你呀!”她用力一拧,指形华美像是轻抚。

    何水莲温婉、圣洁的外表下藏着一缕邪恶的灵魂,如出水的莲花,水面上洁净无垢,水面下泥污绕根,以利生机。

    人云莲出污泥而不染,殊不知根心无泥难长,污入底了。

    亚雷不敢大明目张胆的柔耳朵,生怕引来更“疼”的举动。“饶了我吧!莲姐儿,维持大家闺秀的气质。”

    一个侧身小动作,他挡去有意偷香的贼手。

    美人多娇,他得善尽护花之责,只是如此做没好处好捞,而且常挨白眼。

    “莲姐就莲姐,非加个儿好玩吗?”蠢意大利佬,何水莲瞥了他一眼。

    他赖皮的将她散落顿边的一小撮云丝塞至耳后。“顺口呀!”好烈的炽光,背快着火了。

    顽心一起,亚雷像个爱闹的大男孩在她唇上一啄,高大的身躯环圈一位清妍的东方美女,怎么看都像一对正在热恋的情侣。

    可周围不是忙着下注的人群,就是穿梭服务的工作人员,尽避两人出色得叫人多看一眼,但利字当头时也仅仅是一瞄而过。

    谁知不到三秒钟的时间,一道如风的身影无声息贴近,轻拍了亚雷肩头一下。

    一回头,大大的笑脸迎向熟知甚详的黑云,“砰!”一声,一时来不及反应的他向后倒去。

    天呀!他真是好无辜,没有一次逃得过当头的恶运,百击百中,绝无落空。

    “喂,别调戏……”

    眨眨痛得快盲掉的左眼,勉强维持的视力尚能见物,乍见两个拉拉扯扯的人影,头重如石的亚雷甩了下头赶紧上前。

    “没事吧!雷。”一手被人箝制,关怀之心使何水莲蛾眉-颦,“我……”

    “他死不了。”一道恶狠狠的声音打断他们的“含情脉脉”。

    她神色微温的面对施暴者,“你凭什么伤人?”

    周围赌客一觑,见惯此种光景似的继续吆喝下注,恍若无事,熟客都知晓闹事的乃是赌场老板,所以皆不多事的冷眼旁观。

    “他不该碰我的女人。”

    “女人?!”何水莲怀疑的瞥了一眼直摇头的亚雷。“他一直和我在一起,不可能有机会找女人。”

    她不为亚雷脱罪做不在场证明还好,一开口便引来更大的怒火。

    事情戏剧化的演变,一束发长及腰的冷酷男子脸色顿时陰厉,寒日般的粮眸迸出不谅解的责备,似不贞的妻子在他这丈夫面前坦承失节。

    她有些错愕,随即腕上一紧却不见疼痛,身子一横倒向陌生男子的怀中,被他带走。

    亚雷一怔,等回过神后只想大笑,又怕被秋后算帐,拔腿追上遭“绑架”的水莲花。

    其实救人是牵强了些,看笑话的成份反而居多。

    一会儿,三人置身在一间充满男性气味,大约五十来坪的房间,其间的摆饰散发个人风格,阳刚性十足。

    “你可以放我下来了。”没有心跳加速,何水莲只有一种屈辱感。

    “不。”好不容易他的妻回到身边,呵护尚且不及岂有罢手之理,段天桓一口回绝。

    她淡雅的脸色微微一变。“你的轻浮举动已构成犯罪事实,法律是保障好人。”

    捧场的亚雷当然站在她这一边直点头,敬仰她的冷静沉着,可惜没人理会。

    “是吗?我以为法律是为有钱人而定,且我非常富有。”意即他就是律法。

    有道理,天下多少冤案都葬送在金钱手中,亚雷临阵倒戈的支持另一方。

    “很抱歉让你失望了,我恰好是全美排行第十的富豪,你可以开始请律师了。”不知为何,她知道他不会伤害她。

    球又丢了回去。亚雷自动自发的挑了个好位置看戏,准备回台湾做实况转播。

    段天桓眉头稍敛,“法律应该也保障婚姻。”

    “没错,但是你搞错婚姻对象。我少了一张大众脸。”何水莲将他当做商业竞争对象一般,开始谈判。

    “你忘了我?”他心情为之不快的半眯着眼。

    一抹模糊记忆隐约掠逝,但她不予理会,“我的生命中没有你。”

    “该死,你这冷血的女人。”

    不雅的低咒声不断出口,青筋直爆的在双臂愤起,为了避免一时控制不住掐死她,段天桓将手上的至宝往床上一扔,即使在盛怒下,他仍考量她的安危。

    “我们有过交集?”她以自问的方式低声轻喃。

    声音虽细,在偌大的空间内回音清晰。

    “容我提醒你善忘的记忆,六年前你在拉斯维加斯赢得一笔巨额赌金,当日又像疯子一样的拉个男孩请神父证婚。”

    当初她走得急,或者不把钱放在眼里,并没有带走半毛,而他就是靠着那笔巨资发迹,由于当时赌场的人见证他们同行,所以将她本带走的赌金悉数转交他手中。

    他花了两个月时间寻妻,在查不到她的出入境名单后,不气馁的他改以最笨的方法,守株待兔。买下他们初识的那间赌场。

    之后,赌徒的本能叫他赢得一间又一间的赌场,匆匆六年时光流逝,落魄的男孩长成伟岸男人,傲然独立的管理十来家大型赌场。

    他的成功来自她的一夕放纵,牵动那年轻不羁的狼心。

    他没忘了她,而她……遗忘了他。

    “你说六年前?”有些不安的何水莲扯扯微结的裙尾。

    “这张床记得吧?你就是在上面把自己给了我。”他仍保留当时恩爱的喜床。

    嗅!要命,她不用见人了。“你……你那时成年了吧?”

    “你在质疑我的能力?”难道他的表现不够出色,所以让她漏夜逃走?

    性能力可是男人最在意的一种肯定。

    “呕……”她笑得极不自然。“强暴未成年少男是有罪的吧?”

    “强暴?!”

    雷般的吼声压住一个气岔的虚弱惊叹声,亚雷可怜兮兮的红了眼眶猛捶胸顺气。

    事情愈来愈有趣了。

    “我……我喝醉了,神志不清犯下的罪行应可以减刑……我说错了吗?”瞧他两颗眼珠子快瞪穿了。何水莲奇怪的住了口。

    “我成年了。”段天桓闷闷地磨出四个字。

    “嗄?”她没听清楚。

    他咬着牙重复一次,“我今年二十九了,老婆。”

    “还好。”她松了一口气,潜意识的拍拍胸口。

    “东方之星”禁不起负责人的形象幻灭,它卖的就是何水莲的清新气质与温婉恬静,才能在众多饭店业者的竞争中一枝独秀,享誉全美。

    “还好?!”段天桓一听更气了。“我叫什么名字?”

    何水莲不假思索的回答,“段天桓。”

    “原来你还记得我。”她的毫不犹豫奇迹似地消了他一肚子火,嘴角扬起可疑的微笑,像是窃喜。

    “可是我们的婚姻不是不成立?”一时儿戏,亏他挂怀多年。

    他挑着眉问:“谁说不成立?”

    “结婚证书不是被我撕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怜心清莲最新章节 | 怜心清莲全文阅读 | 怜心清莲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