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风中玫瑰 > 第八章

风中玫瑰 第八章 作者 : 寄秋

    风氏企业董事长室——

    一双精容的厉眼盯着封面上的luo女,冷例的深沉令人心寒,看不透心机有几分。

    时间在无声中流逝,空气凝窒在封闭的室内。

    几位高级主管分站两边,表情凝重地拿着报表,股票明显的下挫数点,让敌对公司放出不实的消息,动摇了员工的向心力。

    显然众人都相信风流公子的浪荡行径,严重的影响公司的运作。

    “风伯伯,我不该拿小语的事来烦你,可是小语是你看着长大的丫头,你不为她出头说两句,谁会理她死活,”

    “小语呢?怎么她自个不来?”风董事长风行儒并不喜欢秋若桐,直觉认为她工于心计。

    “满天的风言风语不堪入耳,记者一天到晚盯梢,她想来也来不了。”其实童凝语是根本不知情。

    她从没看过那么没用的女孩,男朋友被狐狸精抢了不哭诉,反而冷静地说祝他幸福,佯装坚强地准备研究所考试。

    无论她如何煽动、怂恿,软硬兼施地诱她来悲情投诉,仍固执得要命,就是不要。

    还说爱他就要成全他,强留无心的男人是一种罪过。

    呸!无知。

    爱一个人,就该紧紧地抓住不放,管他天仙狐妖来抢都不放手,心狠的人才能得到最后胜利,有心无心只是借口,人留在身边便是赢。

    当初她就是太轻易放手,以为退一步是体贴,他会在千帆过尽后发现她的美好,心软地重拾旧爱。

    结果人算不如天算,她居然败在一个毛头娃儿的手中。

    “小语还好吧?”想到童凝语,风行儒有丝不忍,他一向疼她。

    秋若桐哀伤的叹了口气。“人都瘦了一圈,两眼无神地坐在窗边茫望无涯的天空,叫人看了不忍。”

    “你要劝她看开些,感情的事不耍太钻牛角尖,身子顾好才是。”小语是个好女孩。

    “初恋放得深,老是不听人劝说,我这做嫂子的心里难过。”她假装无能为力的怞怞鼻。

    他叹了口气,“有空多带她到外面走走,或许出国游个学,眼界开了,心情自然开朗。”

    老狐狸,护短。这一点她不会不知。“主要是展翔的缘故,如果他能拨个空去开导小语,也许她就不会整日无语。”

    “展翔呀!”风行儒沉吟了片刻。“他应该是个有分寸的孩子,懂得自已在做什么。”

    獭痢的儿子总是自己的好,他不好在外人面前说儿子的不是,纵使他有诸多怨。

    秋若桐故意将视线移到地面前的杂志。“这女人好生面熟,该不会是展翔的新欢吧?”

    风行儒来不及阻止就让她取了去,眼底的不快显而易见,没人敢在地面前放肆,正面分数就打折扣。

    “原来她真的是女同性恋者,私生活靡烂,展翔未免糊涂,贪着一时新鲜……他着了人家的道。”

    “小道消息不足听信,展翔的女人缘向来不错,小明星炒炒新闻造势,当不了真。”

    “风伯伯,你错了,上回我和凝语在俱乐部撞见他和火玫瑰亲热,他还很恶劣地赶小语走。”加油添醋是她的拿手戏。

    两眉微敛,风行儒厌烦的说道:“女人爱缠着他是贪他风流,玩一阵子就散了。”

    “说得也是。”秋若桐恨恨地咬着牙,认为他拐着弯羞她厚脸皮。当初就是她追着风展翔,死赖活赖才好过一阵子,不久就散了。

    “你不用回去陪小语解解闷吗?”风行儒温和的暗示她该离去。

    想打发她走?没那么容易。“女孩家的心事就怕人钩,让她独自想一想也好。对了,听说展翔送了那名模特儿风氏的股票是吧?”

    “呃!他……”公司内部作业他不便透露。

    “好像是百分之五还是百分之七,展翔真是大手笔,一送就是上亿的股票,难怪连女同性恋都改变性向黏上他。”

    风行儒一讶,报导上并未点明,她从何得知,“杂志报导错误,公司的股票末外流,全是空袕来风。”

    “嗄?”秋若桐微微一怔,随即戴上假面具。“原来是我搞错了。”

    哼!不愧是商场老将,说起谎来面不改色。

    百分之七的股票就是她借股票经纪人的手冒进,花费了上亿资金,她私下挪用不少丈夫帐户里的定存金呢!

    而他能睁眼说瞎话一笔抹净,真够厉害。

    “风伯伯,你好歹说说展翔,别和不三不四的女人瞎搞,小语还等着他回头。”

    “我会和他谈谈。”风行儒表现出一副意兴阑珊的模样。

    “还有那个女明星真是不检点,你得派个人去和她说清楚,能用钱打发的女人不是好货色……”

    “我需要你来教我怎么管儿子吗?”他不高兴的脸一沉。

    惊觉失言的秋若桐连忙补救。“是若桐不知轻重冒犯了你,你别和无知小辈一般见识。”

    “你还有事吗?”这下他明摆着送客了。

    “我……”

    风行儒不让她有兴风作浪的机会。“我很忙,待会得和厂商洽谈数十亿的订单……”

    她是懂得见风转舵的投机客,知道读适时地选好退路,有些事见好就收,她不相信他能无动于衷,装做没事人一般。

    “风伯伯,我回去陪陪小语,你让展翔有空去家里转转,别迷失了自己。”

    她态度恭敬地弯弯腰,道些客套的再见语即离开。

    “汪经理,你找到那个浑小子了吗?”风行儒气愤的询问。

    “董事长,我已经连络到大少爷,应该快到公司了才是。”汪经理额头泛着油光。

    “太不长进了,玩女人给老子玩出问题,他真想气死我。”搞什么摄影,拍出一段孽缘。

    “呃?也许报导不够公正,说不定他已经收心,”汪经理说得十分牵强。

    虽然他己是年近半百的男人,可是火玫瑰的美叫人按搽不住,若换成他,恐怕三更半夜抛妻弃子都赶着去,管她是不是女同志。

    光是看着她封面上勾人的眼神,他的心都酥了,恨不得把封面剪下来贴在公事夹里过过干瘾。

    人美什么都可以原谅,这就是人生的现实面。

    “哼!玩女人也要有分寸,声名狼籍的同性恋者都不放过,简直丢尽风家的脸。”风行儒气得瞪大眼。

    “美丽的女人总是有蛊惑男人的本事,大少爷会迷途知返。”要他就一头栽下去了。

    “败家子,居然一口气送了人家上亿的股票,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百分之七不是小数目。

    “这——”汪经理帮不上话了。

    “爸,你真相信小杂志的烂报导呀!”推门而进的风展翔刚好听到最后一段话。

    见到他,汪经理恭敬的弯身打个招呼,随即识相的退下。

    风行儒喜多于怒。“你舍得离开温柔乡来瞧瞧我死了没有?”

    “你老身体康健,再活个一百年都没问题。”他先说两句好话奉承。

    “死小子,当我是老妖怪呀!”风行儒冷硬的脸皮藏不住思子的情绪。

    虽然他有好几个出色的儿子,唯一偏宠的是个性和长相与他雷同的长子。

    他娶了两任妻子,前妻亡故后他悲伤不已,几欲追随她而去,但念在她留下的一个血脉,忍痛撑下去,把孩子拉拔大。

    再娶的妻子是个刁蛮的千金小姐,是为了企业联姻才娶她,两人为了前妻常常闹得不欢而散,所以他对长子多所纵容。

    想学摄影就去学,要出国就出国,女人不断,无意接掌风氏企业,他都由着他去。

    就算他真的把风氏企业的股份送人,他还是只有纵容。

    “爸,你看这种不入流的杂志呀,小心心脏负荷不了。”风展翔用不屑的口气把杂志往垃圾桶一丢。

    “油嘴滑舌,你是不是和那种女人来往?”连老子都消遣,不孝子。

    风展翔很严肃的面对父亲,“玫瑰没有报导上坏,她只是太直率了点。”

    “喔!”风行儒露出不信的表情。

    “好吧!她有些任性,爱耍小性子,脾气坏得很,讨厌男人,喜欢乱挥霍,满口粗野,行为鲁莽……可是,我爱她。”

    讨厌男人?“听说她是同性恋者?”

    “是,她是。”风展翔不否认这个事实。

    “那你还和她在一起。”真是胡闹。风行儒摇摇头。

    “我是说她在和我交往前是假性同性恋,现在她搞清楚真正的性向,不再糟蹋自己了。”好不容易。

    “假性同性恋?”有这名词?

    风展翔笑了笑。“她求学时代曾非常崇拜一位女同学,误把崇拜当成爱……”

    他从来没听过这么荒谬的事,因为爱不到崇拜的对象所以改爱长相神似的女子来取代那份遗憾。

    因为抢走她崇拜女子的对象是男人,所以她憎恨男人,视男人为最低贱生物,老是以自身的优越贬低男人的存在。

    “她曾经是个同性恋,但是她的第一个男人是我,她是处女。”想到此,他笑得十分得意。

    “你不怕她贪一时好玩,当你是个多金公子才——”风行儒还没说完就被截断。

    “爸,把报导上的字眼全都抹去,她比你儿子还有钱,穿戴全是名牌货,我住的是她名下的一幢房子,活脱脱像她包养的小白脸。”

    “不会吧,她的金钱来源从何而来?”一个三十出头的女模特儿怎可能那么厉害?

    “据她闺中好友提起,她父亲是北部一带的大地主,拥有不少商业地段的地皮,她每月的零用金高达数百万。”

    咦!儿子形容的好像是金……大概是巧合吧!那人位高权重,在政、商两界呼风唤雨,连总统都得看他脸色颁布政令。

    “既然如此,她干么要风氏企业百分之七的股份?”该不会是扮猪吃老虎吧?

    风展翔无奈的一叹。“老爸,我不是要你忘记杂志写的一切吗?你看看我额上这道疤。”

    “哎呀!怎么受伤了?谁有么胆大敢伤我儿子?”风行儒颇为心疼的说道。

    “信不信,你口中的坏女人用一千两百万的钻石为武器,直接命中我额头。”钻石多硬呀!

    一阵怞气声响起,用钻石……

    “好浪费……呃!我是说伤得严不严重?”真败家,比他儿子更败家。

    “如你所瞧,留下个见不得人的小疤。”她的脾气真该改一改。

    由那伤口推测,少说是十来克拉的钻石。听儿子这么说,风行儒感到怪异,“可是公司股票确实被人收购百分之七。”

    “我想是有人暗中搞鬼,目的是拆散我和玫瑰。”不可饶恕。风展翔眼中透着陰沉。

    “谁会那么无聊散播不实消息给杂志社,还花上亿资金买下公司百分之七的股份?”

    风展翔突然想起秋若桐,继而笑自己草木皆兵,她是小语的大嫂,不可能有一大笔资金买下上亿的股票。

    “我们正在追查,很快就有眉目。”他一想到写真集的推出,心就郁卒。

    那两个女人死都不听劝,坚持照原定的计划进行。

    还有黎紫苑未免太神通广大,离国十年,居然有本事在短短数天内找到杳无人迹的白色沙滩,红色的火山岩,以及十丈高的深山瀑布。

    虽然她客气地说是金钱万能,但是她调教出的人手真是不赖。强将手下无弱兵。

    “小语那方面呢?”风行儒突然想起。

    “我和她说过了,她看起来很平静,应该是释怀了。”目前他没多大心思去分神。

    “是吗?”和若桐讲法不同,也许小语在心上人面前强颜欢笑吧!

    “爸,公司损失很严重吗?”

    风行儒取笑地说道:“还好,一些厂商抱观望态度,怕你为了女人败尽家产。”

    “受不了,低级的笑话。”盲目的蠢者。风展翔在心中补了句。

    两父子聊得正起劲,秘书按了内线进来,指有访客,风行儒要她把人请进来,同时一群公司的高级主管也进来会合,共同参与即将合作的事宜。

    见到来人风展翔为之一讶,“咦!是你?”陰魂不散。

    “风大少,你好像不欢迎我们和贵企业合作。”

    来的不是旁人,是曼维斯企业的女总裁黎紫苑和霍氏企业的总经理霍玉蓟。

    “你来谈合作?”他是不太信服,这女人诡计多端,而她的男人……盲从。

    “展翔,不可对客人无礼,两位请坐。”风行儒商业性地招呼,命秘书送两杯咖啡来。

    “爸,不用对他们太客气,尤其是她,特陰险。”已列入违禁品。

    “展翔——”风行儒用谴责的语气不许儿子多话。

    黎紫苑自在地坐定,反正他的好日子不长了。“无妨,风董,令郎是挚友的男仆,我们很熟。”

    “男仆?”

    风家父子面面相觑,惊声一呼。

    “你不是在玫瑰家做牛做马?”

    “玫瑰?”是那个模特儿。风行儒心想。

    “我做牛做马?”几时,他怎么毫不知情?风展翔怀疑她不安好心。

    “种马和牛郎你喜欢哪个词?一种是浪费,一种是付费。”只差有价和无价——没有价值。

    风展翔脸色一阵青、一阵白。“黎、紫、苑,你这恶女。”天呀!他无地自容,竟然当着一群高级主管面前谈论。

    尽避咆哮吧!等会欲哭无泪。黎紫苑不再理会他,转向风行儒,“风董,我想和你谈件合作计划。”

    “嗄?喔!谈……谈合作。”老人家心脏不好,禁不起惊吓。

    他以为黎总裁是个茬弱的女子,今日一见果真是飘逸如仙。

    可是一开口便辛辣无比,让他这个商场老将差点战死沙场,舌根麻得不灵活忘了回答,她的反应真是太机灵了,连儿子都被激得变脸。

    做牛做马。

    牛郎、种马。

    亏她想得到,他对她的观点大大改变,不由得升起敬佩之心。

    “本企业与霍氏企业打算与贵公司合作电脑方面的一线产销……”黎紫苑开了头,由霍玉蓟接着主导一切。

    他侃侃而谈,由厂房设置、开发周边产品到宣传推出,无不详尽地解释,毫无遗漏。

    计划之完美舍风行儒频频点头,不时发出惊叹声。

    “资金由三方出,风氏企业负责开发新产品,线上作业由曼维斯企业负责,产品推销由霍氏企业包办,预估年净额在百亿美金左右。”

    “百亿……美金?”

    好惊人的数目,令人咋舌。

    “风董,不,冲着令郎和挚友的关系,我该改唤你老一声风伯父,如果你资金一时周转不过来,我可以代付。”

    好敏锐的娃儿,看出他的资金卡在原料上。风行儒沉吟着,“这样好吗?不怕赔本?”

    “无所谓,一点小钱而已,赔了就当买个教训,几十亿我还玩得起。”黎紫苑玩惯了金钱游戏,不把钱当钱用。

    “玩?”他需要吞颗镇定剂,不然真被她吓死。

    几十亿拿来玩,好狂的娃儿。

    “风伯父,你对这项合作计划有无不满之处?”

    “呵呵……计划很好,很好。”资金由她出,他这方只需要进行产品开发,他实在找不到理由拒绝。

    锦上添花者众,雪中送炭者少,能在众人排拒的情况下和两大企业合作,这是他求之不得的事,她真有心。

    为此,风行儒不由得对她口中的挚友玫瑰起了莫大好奇心,什么样的女子值得她花费心思交往,不惜花巨资拉拢他?

    也许,坏女人的定义因世纪而改吧,不然他如风不定的儿子怎会为她舍弃一切,只钟情于一人。该会会众人口中的坏女人。

    黎紫苑客气的道:“风伯父若没有意见,明天我会派本公司的副总裁来和你签约。”亚雷最近有点混,该躁躁他。

    “喔!好,好,我会把合约准备好。”嘴上高兴的应允,风行儒却不禁心想,这么快,她太急了吧?

    黎紫苑看风展翔像没事人似地直打哈欠,一向孝顺的她看不惯别人的“不孝”,三十来岁的男人还玩物丧志,欠教训。

    她笑容可鞠地从公事包取出一本色彩鲜艳的刊物。

    风展翔不安的坐直身子,那封面不是……

    “不可以!”

    谁理你。她回以恶意的眼神。“风伯父,送你一本写真集当见面礼,是你儿子的作品。”

    “老爸,别翻,对你的高血压有影响。”风展翔大掌张开盖住封面的人儿。

    黎紫苑扯开一朵迷人的笑,“我好像忘了告诉你,今天刚上市的写真集卖得不错,突破五十万本,目前正在加印中。”

    风展翔气红了双眼。“你不是说做做样子,印蚌几百本了事?”

    “有钱大家赚嘛!玫瑰捐出的版税可以盖间育幼院,以后就命名为玫瑰爱心育幼院如何?”

    火气瞬间疯升,风展翔怒得冲上前,可惜被人挡住,“霍玉蓟,你走开,我今天非杀了她不可。”卑鄙的小人。

    霍玉蓟笑了笑,在她面前护着。“我想有件事你会更生气。”

    “不可能,我已经气到极点!”不该相信她的。

    “不,你一定会生气。”肯定。霍玉蓟眼露精光。

    风展翔斜挑一道眉,“说。”不可能更坏了。

    他等了一会儿才道:“她在楼下柜台摆了一千本写真集随人翻阅。”

    “啊——恶魔。”风展翔随即跑出去,准备“没收”。

    黎紫苑还有更恶毒的一招,她看看几位望眼欲穿的男主管一脸急切却不敢太明目张胆的表情。

    “贵公司的电梯‘可能’会卡在二楼十分钟,现在走楼梯下……全跑光了。”她话还没说完,董事长办公室只剩三个人。

    “咳!他们身体……不舒服。”风行儒盯着桌面上性感无邪的女子封面,心跳有点紊乱——太刺激老人家了。

    男儿本“色”,一个个佯称头痛、肚子痛、脚痛,连痔疮都搬出来用,可见火玫瑰的魁力无人能挡。

    不知是模特儿天生出色,还是摄影师技巧好,光看封面就晓得它一定大卖。

    性感中带着无邪的笑,清澈的黑瞳里并存妖媚与天真两种极端,玫瑰花瓣落在重点位置显得迷离,叫人疼宠不生半点色心。

    天使的诱惑。

    标题取得好,模特儿的身段与曲线完美得无懈可击,清艳的容貌微露迷惑的邪气,勾引人的唇却透着少女气息,纯洁和诱惑同时散发。

    连他这个“老人家”都忍不住想翻翻看。

    当办公室的大门合上时,门外的黎紫苑露出得逞的笑容,她看到风行儒翻开第一页,那双老眼蓦然瞪大,散发出光彩。

    “顽皮呀!苑儿,这么捉弄老人家。”

    她的表情是飞扬灿烂。“你想,我们要不要先叫救护车?”

    “你哩,坏女人。”霍玉蓟笑吻她的发际。

    是呀!她是坏女人,比玫瑰还坏,一个名副其实的坏女人。

    在隐密的咖啡屋一角,凄厉的慑人视线停留在溅满污渍的刊物上,射出的疯狂光芒似要烧透薄薄纸面,将其毁灭。

    她不相信一手精心策划的陰谋竟成了助力,恶意的毁谤、污蔑反而成了笑话,让坏女人在一夕之间成了家喻户晓的写真女郎,被镜头追逐的新宠儿。

    坏女人变成一种流行的趋势,时下年轻女子以使坏来彰显个人色彩,蔚为风气。

    坏女人正吃香,高挂的海报四处可见,往往在宣传人员挂上的五分钟内被人神奇的摸走,只留下一个空架。

    为什么别人可以活得那么精采,自个却卑微得令人唾弃?

    不甘呀!怨态。

    “请问你约我出来有何事,我还得赶回去上政治概论。”文质彬彬的张文肆不解地看着面前陌生的女子。

    “未来的幸福会比不上一堂课吗?”讥消的语气隐隐流露。

    他一凛。“请恕我愚昧,你的话我不甚了解。”

    “你爱火玫瑰是吧!”

    “火玫……喔!你是指玫瑰。”他都忘了人玫瑰是艺名。“是的,我爱她。”

    “你想不想得到她?”

    “不想。”他很直接的回答。

    秋若桐激动地推翻插上海芋的玻璃瓶。“你怎么会不想要她?”

    “因为我爱她。”是的,因为爱。

    “爱就是要得到她,爱就是要占有她,你为何要放弃到手的幸福?”懦弱。

    张文肆落寞的噙着苦涩。“让自己所爱的人获得真正的快乐才是无私,放弃也是一种唯美的幸福。”

    努力过,他不后梅,就当个永远的爱慕者,在她背后默默守候。

    “读书人的酸儒气作祟,你会无欲无求?”不可能,男人都是感官动物。

    “佛家说舍得,有舍才有得,我现在心情很平静。”心胸是一片晴朗。

    她不再隐藏本性,利眼一狠。“我可以帮你得到她。咱们合作……”

    “不,强求的爱情是镜花水月,到买来虚空一场,我觉悟了。”看开了。

    成熟的男人不会让所爱的女子悲伤。

    “爱情可以得到手再慢慢培养,何必迂腐的守着旧思想,和我合作万无一失。”秋若桐急切的说服他。

    一席话谈下来,张文肆明了她是个不择手段的破坏者。“你快乐吗?”

    “嗄!什么?”她一时收不回凶狠表情,怔住了。

    “玫瑰和你无怨无仇,你百般算计为何桩?”他无法理解。

    恨意浮上她的眼。“她不应该勾引他,她不应该让他爱上她,她是恶魔。”

    “你才是心态扭曲的恶魔,丑陋得令人反胃。”他不许人污辱他的女神。

    “我哪里丑了,我是最爱他的女人,你凭什么说我丑,我只爱他。”秋若桐神情陰毒地扑上前欲掐住他的脖子。

    张文肆适时的跳开让她跌落地上。

    “你根本不爱任何人,你只是自私的妄想所有人都爱你。”可悲的心态。

    “谁说是妄想,我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她会为此付出代价,我保证。哈……”

    秋若桐狂笑地跑离,他本来想追上去,一道清丽的身影挡住他的去路。

    “可以聊聊吗?”

    “我……呃……”眼前的女子让他心生好感,自然地点头。“我叫张文肆,T大讲师。”

    “童凝语,T大研究所新生。”仿佛前世姻缘再续,四目相望,一道热流互倾对方的心。舍得、舍得,有舍必有得。春天不就来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风中玫瑰最新章节 | 风中玫瑰全文阅读 | 风中玫瑰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