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双情(上) > 第八章

双情(上) 第八章 作者 : 寄秋

    “……现年十九岁零七个月的齐天柔从今日起,为我‘夜鹰’组织的白鹰,权限和其他六鹰平起平坐不分大小,你们当敬重她如同已逝的前任白鹰,不得对她不敬或是口出恶言。”

    此言一宣布,群起愕然。

    齐聚一堂的数百个帮众或怔、或惊、或讶、或愤、或怒的张大双眼,像是无法置信刚刚听入耳中的话语,一个个舌头打结似地发下出声音,怀疑天气太闷让人热过头,头昏脑胀的将冯京听成马凉。

    上头那个笑得很阳光的男孩,不,是女孩子,她真是他们“夜鹰”组织的白鹰吗?她的年纪未免太轻了。

    一双双投以不信任的眼充满蔑意,嘘声四起的表示不接受空降部队,在场的成员多得是比她有历练的老资格,怎么轮也轮不到男女难分的奶娃儿当大家的头头。

    先前是有听到风声说新任的白鹰末满二十岁,当时大家当是玩笑话听听就算了,没人当真的各自表态支持心中的白鹰人选,以为下是由态度特别积极的白汉笙担任,便是前白鹰副手汪景堂续手。

    谁知传言居然成真,眉清目秀、看来只会笑的傻娃儿出现在台上,一时之间叫他们难以消化眼前的事实,同时质疑鹰王看人的眼光有所偏差。

    “哎呀!你们不要这样热烈的欢迎我,小妹会不好意思的。”一眼望过去,黑鸦鸦的一片头海。

    不好意思?她还真客气。“他们不是在欢迎你,你别自做多情。”

    没好脸色的沈聿御站在齐天柔身侧,陰陰的看著她。

    “脸上结霜的鹰王大人别嫉护我比你得人缘嘛!新手上路总要多给我鼓励鼓励,你瞧不是有人笑了。”真捧场呀!感谢、感谢。

    位在最后排的成海青突然感觉一股强大的杀气直扑而来,好像所有人都在瞪他,他看到熟人不能一笑致意吗?

    长虹和清朗的学生会一向交情下恶,两所学校每年都会举办联谊会,身为会长的他怎么能不和友校的会长打招呼,何况对方还是他美丽副会长的姊姊,关系更是不同。

    沈聿御眼一沉,“我想他很快会遭到追杀。”如果他再像个白痴向她挥手,他会送他两颗子弹尝尝。

    齐天柔白牙一露的朝他微笑。“让他来当我的副手,我保他寿比南山。”

    这不是一句商量,而是要求。

    “南山被铲平了。”意思是她想都别想;

    “那就福如东海吧!”她突然声音一高的将手往沈聿御胸前一搭。“鹰王,你不能说话下算数喔!你说我陪你睡觉就给我一个鹰位坐坐,人家的身心可全是你的,别骗我哦!”

    喔!原来如此。大家都露出了悟的嫌弃神情,相信白鹰的位置是用美色换来的。

    除了成海青,他知道不能将她的戏言当成戏言,他也曾有幸成为受害者之一,某年某月某日他就这么在她阳光般的笑容下被陷害了,至今仍痛下欲生的不堪回首。

    不过他更忧心“夜鹰”的未来,光看鹰王脸上浮现三条黑线却未对她的出言不逊加以惩处,他不难明白她又成功的征服一个男人,一如当年年幼无知傻傻爱上天使容颜的他。

    幸好他早就觉悟了,尽可能的远离她的势力范围,日子才过得平静,可是如今

    唉!他怀疑她是来搞破坏的,将来“夜鹰”若不被她搞垮便是遭侵占,她的座右铭是勇敢进“取”,重点在这个取宇。

    “鹰王,我不服,如果当你的女人可以荣升七鹰之一,我比她更有资格。”齐天傲居然有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眙姊姊,真是太可恨了。

    人群中定出一位满脸怨对的艳丽女子,及腰的波浪发丝妩媚动人,紧身的低胸上衣短至腰上,而低腰的皮裙又仅能遮住婰沟,超辣的装扮几乎让在场的男人发出一阵狼嚎。

    她的出声等于代表所有人不赞成的心声,未加阻拦的分成红海让她通过,直接走到最前头发声抗议。

    其实他们心里都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一个仅供娱乐性质的玩物只适合躺在床上取悦男人,让她出来闹闹场也好,说不定会扭转局势,让大家都有机会坐上白鹰的位置。

    就算最后没造成任何影响,会受责罚的人也不会是他们,他们刚好可以冷眼旁观鹰王的反应再作决定,若是女人能左右他择人的标准,那么回头送十个八个来当三节贺礼。

    “静雪,退下,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余地。”沈聿御声音冷沉的喝令。一个自主性强的顽固分子已经够他烦心了,不需要她来搅局。

    “什么,她是韩秘书?!”天呀!难以置信,有分整型前和整型后吗?变化未免大得令人称奇。

    瞧瞧人家胸前伟大的波,她真该觉得自卑。齐天柔的自怜只有三秒钟,她发现韩静雪的眼角有条鱼在游。

    哈!年轻真好。

    她在心里取笑韩秘书的二十七岁“高”龄。

    “不,鹰王,我也有资格证明我能成为你最得意的左右手。”她相信只要给她机会,她会做出一番令人刮目相看的成绩。

    “凭你?”沈聿冷视的给予睥睨眼神,扬手要人将韩静雪带下去。

    “我不服、我不服,同样是你床上的玩偶,为什么她的运气就是比我好,值得你另眼相待。”论资质,她犹在她之上,而且成为他的女人更久。

    凡事总有个先来后到,不能因为他的偏心而冷落她,她深埋多年的爱意为何不能给她一丝企盼。

    沈聿御沉声一斥,“放肆,太久没人教你规矩是下是,上次的鞭刑你大概忘记痛的滋味。”让他亲自教训她,她才会记取泛错的经验·

    看他取来因沾上太多血迹而泛黑的长鞭,背部隐隐作痛的韩静雪瑟缩了一下,脸色发白的退了几步,她以为这次她若没死恐怕也只剩半条命,鹰王的冷残是不会顾忌她是女人,反抗他的人只有一种下场。

    没想到在她有受死决心的当头,一道清朗的笑声解救了她。

    “嘻嘻……都什么时代了还有人用鞭子,你是清末没死光的老八股呀!现在是民主当家,你应该顺应民意改用温和的方式劝退。”啧!这鞭子放几年了,都发霉双手一扯,齐天柔抢过来的长鞭绷地弹向两边,一分为二的变成短鞭。

    “齐天柔,你在干什么?”存心让他下不了台吗?

    她一脸无辜的睁大惹人怜爱的大眼睛一眨,“啊!这是哪家工厂制造的劣质品,怎么一拉就断了,我们到消基会告他。”

    “你……你给我安安分分的不准开口,我在处理事情的时候你在一旁站著。”有她插手会越来越乱,一件小事会搞得地塌屋垮。

    “人长一张嘴就是为了要说话,否则上帝造人何必多张口。”她说到一半喝起他的饮料补充水分。“而且我是你指定的白鹰继任人,你不相信自己的选择也该相信我,我没有那么不堪一击。”

    真累,每次都要费一番工夫说服他。

    看著齐天柔自信满满的发光表情,沈聿御的心屈服了,手指一拨要手下放了韩静雪。

    “你欠我一次。”他小声的在齐天柔耳边说道,眼中散发他所没看见的柔情,但大家都注意到了,包括为情所伤的韩静雪。

    “你这人真是爱计较。”她同样以耳语回这:“晚上补你。”

    齐天柔的个性向来吃不得亏,她同意以情人的身分待在他身边,但他不能称呼她是他的女人,而要自称他是她的男人,他们在交往过程中必须平等对待,没有谁被谁矮化的道理。

    也就是说在他没结婚前他不得碰她以外的女人,而她也尊重他的权威不偷吃,两人维持单一的男女朋友关系,直到他或她看腻了对方的脸,互相冷却一段时间看要不要分手。

    至于他的未婚妻赵韵音,两人一致决定她不重要,反正无关情爱就不会受伤,她的存在与否无举足轻重,让她无限期的等待婚礼。

    “我知道你们有很多人不服我这看来没什么出息的白鹰,所以我非常愧疚的怕破坏‘夜鹰’的平衡,因此我想了个让大家都服气的办法,希望各位前辈共襄盛举的提携晚辈。”

    嘻!嘻!又有得玩了,这些个大头看起来呆呆的很好把弄。

    “不许让自己受伤,否则……”他会让她亲眼见识何谓后果。

    成了啦!真罗唆。齐天柔“以下犯上”的推开沈聿御,转身面对虎狼一般的不善眼光。

    “我年纪小不懂事,有劳各位来教导,谁要看我下顺眼就上来打我两拳,我保证二会还手,绝不让各位失望。”不怕死的尽避上来。她的眼神挑衅著。

    底下一片静默,你看我、我看你没人愿意身先士卒,刚才她露的那一手已让不少人收起小看她的蔑意,能把坚韧如丝的长鞭“轻轻”扯断非一般常人能为之,她要没一点本事鹰王不会钦点她为白鹰,其中必有过人之处。

    也有一堆人出于观望的意味,他们想看看谁肯上场试她的身手,好让他们心里有个谱,知道要用什么手段扳倒她。

    当然也有一群怕事的手下顾虑鹰王对她的暧昧情愫,想出手又伯伤了她无法对上头交代,而输了自己难看,思前想后迟迟不敢有所动作,一再张望地举足不定。

    真的很没种,数百名老江湖居然没一人上前,顾忌甚多成为呆坐的木头。

    “唉!原来你们都爱我入骨呀!舍不得我寒,舍不得我冻,舍不得我见血,我真是感激万分。”好无聊喔,该捉谁来跳火圈呢!

    “你别往脸上贴金,我们怎么可能会爱你。”眼睛泛红的韩静雪对她怨多于感激,一点也不想让她搭救。“我们甚至分不清你到底是女孩还是男孩。”

    喝!这句话够毒,有深度。齐天柔睑上满是亲切的笑。“看来你对我的抱怨挺多的,不如你表现、表现让各位大哥瞧瞧,我们女孩子的胆识不输男人。”

    她一句话就让所有的男人颜面无光,看似无心的轻启唇办却带来极大的杀伤力,使得观看不语的帮众怒由心起,凝聚一股惊人的力量。

    “我……”看过她使木剑击败十名武术好手,小有所学的韩静雪根本没胆量点头。

    “我来吧!让一个侞牙没掉光的小丫头瞧扁,我入土的老爸都会从坟墓里跳出来破口大骂。”

    沉不住气的王大海早就想坐上白鹰这个位置,无奈那只好色鹰霸著不放只会玩女人,这会儿也该换他发达了。

    “没啦!人家已经在长智齿。”齐天柔先礼后兵。

    流星急如雨,底下的人才挪挪椅子准备看戏,心想这短发的女孩子有苦头吃了,光靠鹰王的宠爱是成不了器,早点哭著跑出来他们也好做人,不会开罪“夜鹰”的首脑。

    谁知眼睛都还没眨,一座山似的庞大身躯忽然飞了过来,当场像打保龄球滚倒一票人,哀声四起地没办法翻身,压在最下头的人拚命蹬脚想多吸一口空气。

    “哎呀!不好意思,瞧我笨手笨脚的拐了一下,没伤著你们吧!”齐天柔掩起嘴咯咯地笑说,表情自满的让沈聿御无力的露出苦笑,它这举动根本是拿著红巾在一群发狂的牛前挥舞。

    果然。

    陆续有人跳出来要为兄弟讨回公道,但一个个都像被拔了毛的公鸡锻羽而归,一脸灰白的垂头丧气,不敢相信居然会败在一个年仅十九岁的女孩手上。

    渐渐地,越来越多的人改变对她的观点,频频称奇的认为鹰王慧眼识英雄,竟然找得到这么一个奇才,他们这些老江湖还真是看走眼,把一头凶猛的母狮看成家猫。

    但是几乎一夜没睡又太高估自己体力的齐天柔渐露疲态,一口气应付太多人实在是一件吃力的行为,而且她还不停地挑动人家使尽全力,因此她的手臂开始显得沉重。

    一旁观战的沈聿御看出她脚下不稳的浮动,眉头一皱的举起手准备宣布比试到此为止,谁都不得再有异议。

    “等一下,还有我不服。”他等待的便是这个时机。

    战马疲乏,弓藏弹尽。

    白汉笙的野心在眼底跳动,他故意拖到所有人连番上场耗尽她的气力后,才徐徐地由后头走向前,一道原本与他同处的身影也在此时隐于陰影处,不让人看出半分牵连。

    原本沈聿御不让齐天柔再次应战,可是她却好胜的想比完这一场,不许他毁了她完美的收尾,所以他才勉为其难的应允,并再三重申这是最后一次。

    对生性狡猾的白汉笙他一向具有防心,要不是看在赵韵音说情的份上,“夜鹰”组织根本不想留他。

    只是陰险的白汉笙只要赢不讲手段,他先不正面攻击慢慢消耗齐天柔的体力,以迂回的方式不断绕圈,想速战速决的齐天柔看他不济的模样,以为他和先前几个一样中看不中用,也就没有留心他暗使的小动作。

    突地,一道黑影朝她飞过来,她下意识要出手去挡,谁知她的巧劲才一使,急迫的尖叫声让她及时收手,脚步踩稳将被人当成诱敌武器的韩静雪接住,两人同时因为猛烈的冲击力而跌成一团。

    “住手,你敢伤她!”

    一道血花溅起,染红了沈聿御的眼。

    ************

    “你真没用,大好的机会白白由手中溜走,以后想再对付她就没那么容易了,他会牢牢的将她看紧。”

    没想到一个看似无害的学生居然有这么大的影响力,轻易地动摇到她苦心经营多年的地位,让一块不知情感为何物的冰石为她著急,为她融化,为她出手痛殴出生入死的兄弟。

    她真是好大的面子,连他身边最重要的人也无法令他脸色大变,可是她却让他慌乱了手脚,冷静不再的召集医疗小组医治那道深不及骨的小伤口。

    威胁。

    一大威胁。

    不能留她,绝对不能留,除草不除根便成祸害。

    那个女孩一定要死,而且非常急迫,否则一切的算计将前功尽弃,为了筹备这件事她已经耗去女人最精华的青春,她不容许半路杀出个劲敌毁了所有的努力,不择手段也要将她除去。

    “你说这些风凉话有什么用,我定的哪一步不是按照你的安排,没急着和大家挤成一团是你说要消耗她的体力,我哪一样没照办了?”白汉笙还是很不甘心,没有一刀刺进齐天柔的心窝。

    “我知道你也非常不满,可是我们的机会真的不多了,再不加紧脚步把失去的要回来,我们在组织里将找不到立足的空间。”她要定下心想一想,不著痕迹地揽些权在手中。

    咬著下唇深思的赵韵音停下手上的动作,来回走动想著要如何扳回劣势,她没有输的本钱,不是全盘皆赢便是跳下悬崖,毫无退路可言。

    “想要也要人家肯给,你瞧鹰王对那死蹄子的在意多明显,连你都不曾获得他这么多的关注。”看了让人眼红,牙口含酸地不是滋味。

    一个认识不到几天的女学生竟然有本事蛊惑得鹰王晕头转向,一味偏袒不问是非,当著众人的面让他难堪,还撂下狠话要他别走夜路,车多沟深意外多,不想成为统计数字就安分点。

    笑话,笑话,他还不够安分吗?既没惹是生非亦无街头斗殴,除了前阵子在自家经营的酒店和人起溪勃泼了几杯酒,他几乎很少出门,就怕白鹰的位置被人抢走。

    可是他的安分换来什么,以为稳躁胜算得来全下费工夫,他甚至订了酒席打算和兄弟们狂欢一整夜,醇酒美人一应俱全只待东风,谁知临门一脚还是难以如愿。

    “你别说了,我现在不想谈那个坏事的学生。”她让她的计划毁于一旦。

    白汉笙哎哟的叫了一声,手脚痛得不敢乱动。“好,不谈她,你先帮我上药,我全身都快疼死了。”

    他怎么也没料到鹰王出手会这么狠,为了个他最鄙夷的女人居然对他出手,而且招招命中要害让他无法起身,像个废人一样四肢难伸,擦澡翻身必须假手于人帮忙,不然一动就痛得难受简直要人命。

    他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该听信异母妹妹的扬动,以为她的计划万无一失,结果她一点事也没有的看他倒楣,隐身暗处不肯出面为他说项,让他一身伤地躺在床上动弹不得。

    好人她在做,坏事全落到他头上,想想真有些不值得,这次的偷袭行为太过卑鄙了,他从众人鄙弃的眼神知道他搞砸了,不会再受到任何支持。

    “一点伤也需要你鬼吼鬼叫吗?忍一忍不就过去了。”赵韵音难掩对他伤势的关心,却恨铁不成钢的感到痛心。

    她回神地拿著伤药往他身上受创的部位涂抹,手劲没什么力气将药性推开柔人皮肤,有一下、没一下的显得漫下经心,抚著摸著竟然兴奋了,双手不断的摩挲他结实的胸肌。

    她在十来岁就被开启**之路,也许有些时候她没得选择,必须要和不喜欢的人发生关系,但对性的行为她还是十分热中,除了为某种目的和沈聿御上床外,和她流有一半相同血缘的亲手足便是她性愉悦的来源。

    因为不被允许的爱让人更为沉迷,越是阻止越想突破那层传统在一起,血亲的错乱将人逼到极乐的疯狂境界,令她执著不侮。

    虽然她觉得他不长进,不会有什么出息,一辈子只能仰人鼻息过活,可是爱作弄人的老天仍将他们牵在一块,让她割舍不了地为两人的将来汲汲营生,找出属于他们的生存空间。

    “白汉笙我告诉你我绝不再和你合作,你的行为太无耻……啊!你们在干什么?”行秽。

    突如其来的尖叫声让舒服得昏昏欲睡的白汉笙睁开酣睡的眼,他没察觉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对于袒胸露背的情形习以为常,实在不值得大惊小敝,她不是已经看过无数次了。

    等他神智再清楚些,他眼中出现一具罗衫半退的曼丽身躯叉开双腿骑在他身上,毫无遮掩的厮磨著他巨大的坚挺。

    心里嘀咕著,却没有做出任何遮蔽的动作,只是说了一句,“把门关上。”对于这种事他早就习惯了,哪天没人来上下其手他倒是奇怪了,性对他来说和吃饭、喝水一样稀松寻常,谁都可以,不特定设限某人。

    爱情是女人的全部,可是对男人而言只是打发时间的附属品,他享用她们却不爱她们。

    “恶心,你们是亲兄妹耶!怎么可以做出这种见不得人的事,你们不怕世人耻笑吗?”简直是丢人现眼,毫无羞耻心。

    “你再大声一点嚷嚷呀!好让所有人都知道我跟你的关系。”吵死了,没瞧见他一脸不耐烦吗?

    女人就是爱歇斯底里,一点小事渲染得好像天快要塌下来了,同样的事她不知做个几百回了。

    “至少我没你们这么无耻,大白天门也不关的干起下流事。”尽避看不起他们滢乱的行为,不想自己的事被张扬出去的韩静雪压低声音将门关上。

    望著慢条斯理整理衣物的赵韵音,她心里有说不上来的厌恶,明明看起来像贤妻良母的料,怎会滢荡的和自己的亲哥哥上床,而且还一副自得其乐的模样不怕人发觉,冷静得宛如在庭园小陛喝咖啡。

    “无耻是你说的,我没让你快乐得想一要再要吗?”白汉笙滢笑的模仿她高潮时的嗯呀声。

    “你……白汉笙,你简直低贱得猪狗不如。”她当初怎么会瞎了眼找上他,她真有那么饥不择食吗?

    “我低贱你又算什么,自动投怀送抱的母狗?”要不是看在她有几分姿色,他还懒得碰她。

    “你……”韩静雪深吸一口气再慢慢一吐,省得被他气到吐血。“我们的关系到此为止,我不想再和你合作了。”

    她忍下冲喉的咆哮说明来意,继续纠缠下去对她有害无益,及时怞身方为上上之策。

    “啧!胆子这么小怎么跟人家玩,你让那个不男不女的家伙霸著你的男人。”他不信她能说放就放,女人全是口是心非的动物。

    白汉笙的话让韩静雪下定决心的心迟疑了一下,但是看到赵韵音一脸无所谓的亲吻他的侞尖,自我嫌憎的神情迅速一浮。“人家的未婚妻都不当一回事了,我算什么。”

    充其量是一具活的元气娃娃:供人发泄罢了。

    她很想不认命的争取属于她的幸福,可是在那件事之后她有什么脸和人家争,她为了救她甘受血飞肉绽的一刀,她能知恩不报反过来加害她不成,受人恩惠的点滴不不可能轻易忘却。

    倒是眼前不知羞耻的男人太可恶了,为除去挡路的眼中钉竟然拿她当替死鬼,不由分说将站在一旁的她推向虎口,差点当肉垫挨上致命一拳。

    若不是白鹰及时收手留她一命,以她不堪一击的肉体恐怕骨碎肝裂,难以存活。为痛恨的情敌所救,算是死过一回的韩静雪在心态上已经接受既定的事实,以白鹰之名称呼她曾企图杀害的敌人。

    “静雪,我能当一回事吗?在鹰王眼里我的地位说不定还不如你,充其量不过是适合育儿的母器而已。”而且有被取代的可能性。

    赵韵音的眼中闪过一丝陰狠,她轻垂羽睫让人瞧不见眼底的歹毒心机。

    “至少你还是他的未婚妻。”而她什么也不是。

    韩静雪黯然的转过头不肯看她:心匠的伤也只有自己能承受,谁也帮不上忙。

    “就算是妻子又如何,如果男人的心不在你身上,你做再多努力也没用。”赵韵音飘匆的一笑。“你不想再试试吗?我不会跟你抢的。”

    她的意思是只要除掉唯一的阻碍,她这正室夫人会睁一眼、闭一眼地成全她的心愿。

    可惜心动却不想行动的韩静雪因她的提议而眼眯了一下,不笨的脑子猜想她在整件事情所占的地位,有勇无谋的白汉笙想不出一连串心思细密的谋害伎俩,背后定有人指点。

    狐疑的神情多了一丝领悟,她在想该不该还这个恩。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双情(上)最新章节 | 双情(上)全文阅读 | 双情(上)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