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双情(上) > 第五章

双情(上) 第五章 作者 : 寄秋

    “齐天傲?”

    头皮发麻的齐天傲有种做贼被活逮的心虚,可是他什么事也没做才冤枉,像是突然被当猎物给盯牢的感觉,一举一动都在有心人的掌控下,连上个洗手问都得提高警觉以防有人偷窥。

    他确定自己真的没干过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除了生几天病躺在床上数药丸外,他安分得如同父亲医院里打了镇定剂的小狼犬,任人摆布不敢有异议。

    可是请了三天假以后,校园的气氛有点变了,大家看他的眼神敬畏有加,微带一丝暧昧的窃窃私语,虽然不致在他背后指指点点,但和之前和和气气的敬意相比,真的明显有极大的下同。

    是他病得疑神疑鬼,还是大家变得诡异?他越来越难理解这突然的变化,不得不怀疑他家的齐天柔又干了什么好事让他背黑锅。

    不过更奇怪的在眼前,从入学到现在没进过几次的办公室居然大摆鸿门宴似的“恭迎”他,让一脚踏进门内的他又缩回门外,再三检视门上的金色职称是否有误。

    说实在的,他心头还真是挺乱的,有几分惶恐的不知所措,他亲爱的姊姊到底给他出了何种乱子,怎么一向严谨的理事长会用“那种”眼神看他,好像他全身一丝不挂的等人品尝。

    “把衣服脱了。”

    “嗄!脱……脱衣服?”他有没有听错,清朗男子学院的巨石竟然要他脱衣服。

    “理事长的意思是要你把上衣脱了,别无其他用意。”想笑又不敢笑的成墨青好意的解释,他装出一表正经的模样将腰杆于挺直。

    “我拒绝。”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不合理的要求他一向不予理会。

    齐天傲和齐天柔最大的不同点是他比较不懂变通、死脑筋,认为对的事绝不妥协,不对的事他也下会附和盲从,坚持己见不为所动,可以说固执得近乎完美主义。

    除了鬼主意一大堆、不按牌理出牌的双胞胎姊姊让他不得不投降外,很少见他向谁认输过,包括他下酷下贤的酷爸贤妈。

    “你拒绝?!”他真说了那句话吗?

    傻眼的成墨青反应不及的微掉下巴,心惊胆寒的以眼角瞄向眼眯了一下的上司沈聿御。

    “以人身自主权而言,理事长无权喝令我脱掉上衣,理事长掌管的是学校行政事务而非学生管理权,我以学生会副会长的身分提出严正声明,涉及学生身体部分隐私权的行为视同性蚤扰。”没有协商的空间。

    齐天傲话一说出,四周的空气顿时降为冰点,如同蒙上一层霜寒入骨子里,一室静谧的只剩下呼吸声,没人开口发出半个音,彷佛时间在这一刻冻结,所有活的生命体都凝固了。

    久久听不见一声讯息,一刹那简直成了永恒,度秒如度日般漫长,转动的空调声竟是唯一的流动。

    冷惊的黑瞳对上清澈的明眸,激不起电流的眼波在空中交会,明显的划分出刚强和正直两道漩涡,以他们各自的力量逼使对方让步。

    “你是齐天傲本人?”沈聿御冷语一问。

    “是的,我是齐天傲。”别无分号。

    “法律系学生?”翻动入学资料,他看到记载独子的那一栏。

    “没错,没有违规驾驶、打架滋事的纪录。”意思是身家清白得让人捉不到把柄。

    沈聿御因他多添的两句话而扬起剑眉。“令尊只有你一个儿子?”

    “据我所知,是的,我父亲非常深爱我母亲,绝对不会搞婚外情。”玩文字游戏?他可不是傻子。

    一见他翻阅他自我陈述的基本资料,智商过人的齐天傲已经猜出他特别强调“一个的用意,既然家庭成员中已明白的注明一父一母一姊,那么他多此一问的举动便是别有用心。

    他知道他问的是另一个“齐天傲”,可是那个“齐天傲”并不存在,所以他也很干脆的回答他没有非婚生子女的兄弟,他的家庭和乐得像模范之家,不会有所谓的私生子。

    反应灵敏下是齐天柔的特权,在其姊不时的口才磨练下,未来大律师的雏形已在他身上成型,辩才无碍的起个头便知下文。

    “你的表现和我几天前认识的‘齐天傲’有差距甚大,你有双重性格吗?”不知是错觉或是屋外阳光射入的角度问题,他的肤色似乎较先前白皙,少了小麦色光泽。

    心头微惊,齐天傲神情下自在地说道:“生病的缘故。”

    话不用多,点到为止,说多了反而破绽连连,画蛇添足,他聪明的只点出重点,旁的一句话也不肯多提。

    “你认为我该相信你的说词吗?”他没愚蠢到相信小小的喉咙发炎会导致性情两极化。

    那天他命组织的医疗小组彻底为他做了检验,为了确定他的身体状况禁得起严苛的训练,因此详尽的报告表一如他所料,健康得找不到一丝病毒的迹象,除了喉头因食用某种刺激性香料而有发炎现象。

    那天的晚餐,在他挑嘴的嫌弃下他还破例的和他吃一百元有找的路边摊,弃上等料理而牵就油腻食物,其间他的笑语和调皮的神色不曾有异,始终如一让他感到愉快。

    而他也在他有目的的牵引下批准他的假单,一放三天没有异议的任由他无赖到底,他给自己的理由是让他逍遥几天,接下来就是他正式进入组织的陆续动作,到时他将会忙得没有私人时间。

    可是他开始怀疑自己做了错误的决定,才三天不见他已经完全变了个人,从一出现就没再见到耀如金阳的笑容,双唇紧抿有如严肃的小老头,对他的反应是陌生且疏离。

    “理事长不相信也没办法,这世上只有一个齐天傲,你总不能要我变出个分身来取悦你。”齐天傲表情镇定的道,但心里却是叹息连连。

    他就知道齐天柔不好摆弄,明明是他设计她来撞冰山,看她这团火的热度能不能溶化千年冰岩,理事长的严谨和她的灵慧巧智一刚一柔,他想大概会撞出一点火花吧!

    没想到她还是给他脱序演出,不让人有所期待的自行编排剧本,翻天覆地的留下烂摊子要他收拾,生怕他太闲而闷成木头人。

    前两天看她深夜才摸回家,一脸诡异的要他多多保重、小心理事长,还拿出一个行天宫的护身符往他颈上一套,他以为她良心发现懂得爱护唯一的手足,当时他真有点毛骨悚然,看她有没有被女鬼附身。

    现在想想他才明白那句“小心理事长”是什么意思,她一定做出令人发指的行为才会露出同情的表情,让病中的他不得安宁,频作恶梦。

    “没有吗?”沈聿御凌厉的眼神一利,直视那双闪避的眼。

    他能把齐天柔踹出来吗?答案是……“没有,我没有兄弟。”

    只有一个双胞胎姊姊。齐天傲在心里无声的回道。

    “可是我手上这份健检表却出现非常有趣的一行,你要不要瞧一瞧?”他的语气是严厉的,像是对他的无趣感到烦躁。

    他总觉得这不是他认识的齐天傲,他太陰太沉,多了一股陰性美却少了向阳的魅力,让他浮躁的心像破了个大洞,不断流失平日的冷静自持,失落的想找回原来的他。

    “健检表?”齐天傲的神情是惊讶的,来不及掩饰的露出茫然。

    眼底闪过深意的沈聿御若有所思地盯牢他脸上每一个表情变化,两手交握的等待他解释——

    性别:女。

    “呃!这个……”该死的齐天柔,她玩归玩干么去做什么健康检查,叫他怎么圆到底?

    “我的时间很多,你可以慢慢想。”他几乎能确定有两个齐天傲,除非他有双重人格。

    有多慢,世界末日吗?“理事长,我十点有一堂课要上,恐怕没办法接受你的质询。”

    如果他能全身而退的定出理事长办公室,他非找齐天柔算帐不可,瞧她把他搞得多狼狈。

    “脱衣验身和说明真相任选其一,我不勉强。”只是他能不能走出那扇门就看他的造化了。

    嗟!居然威胁学生,他黑社会呀!;理事长,你一定不常看笑话大全,验明正身不需要脱掉衣物,只要一张身分证。”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他没那么容易被考倒,虽然齐天柔对他不仁,可是他不能对她不义,出卖自己的姊姊会遭诅咒,这是她常“告诫”的一句话。

    齐天傲不疾不徐的从学生证后头怞出一张有著呆呆大头照的身分证,性别证明的英文字母正印在照片右下方。

    “你……”目光一沉,沈聿御发现不管哪一个齐天傲都有难缠的特质。

    他不懂自己为什么要追根究底证实齐天傲是男是女,刚一看见报告上的字眼时,他心脏猛然跳了一下,莫名的喜悦笼罩心问,他明知“夜鹰”组织以男性成员为主,鲜少接纳情绪化的女性组员,他偏独排众议宣布他或她为白鹰继任者。

    但他实在不明白齐天傲怎能匆男匆女无从辨别,性情多变令人捉摸不定,看著平坦无波的胸部和那张无伪的证件,他忽然心烦的想扯下那身代表学生会的制服,看看里头到底是什么料。

    “聿御,你在忙吗?”

    细细柔柔的女音由门口传来,一道温柔婉约的身影翩翩而至,打断了剑拔弩张的气氛带来缓颊的清新,让打算采取强势态度的沈聿御放开紧皱的眉头,面容一冷的呈现刚硬。

    这是一名气质典雅的美丽女子,细眉丹凤眼的流露楚楚动人的娇柔,微弯的嘴角散发迷人的媚态,浅浅一笑还露出甜腻的小酒窝,叫人一看就忍不住要呵宠她。

    可是这个人不包括因她的出现而更为冷硬的理事长,他甚至痛恨她来得不是时候,怒斥的吼音锁在喉问压制住。

    “理事长,相信你没什么事要交代了,我先走一步。”此刻不走更待何时。

    一见有机可趁,乐于有人打扰的齐天傲毫不迟疑的挑对时机开口,快速的朝来时的方向移动,速度之快让人以为有蝗虫在身后追赶,下赶紧逃生会被啃个尸骨无存。

    他和肤白胜雪的赵韵音错身而过,本来无意的瞄了一眼准备点头致意好顺利离开,却被她身后几条似有若无的白影慑住,脚步一顿的投注几分讶异。

    当下他告诉自己要离她远一点,这个女人是毒蜘蛛,外表亮丽却其毒无比,一不小心就会被她吃掉。

    “等等,我送你的印加图腾项链还戴在身上吗?”沈聿御问得随意不带任何压迫性,羽睫一垂盖住幽黯的眸子。

    愣了一下,齐天傲反射性的摸向空无一物的颈项,“呃!谢谢理事长的礼物,我很喜欢。”

    他知道自己的姊姊最爱搜集一些具有神秘色彩的古老饰物,因此不假思索的躬身道谢,举止有礼像是受过良好教育的贵公子,美得如同中古世纪的皇室贵族,高贵而优雅。

    只是他没料到自己被人将了一军。

    “喔!我好像忘了不是送的,而是你硬从我脖子上抢去,非常趾高气扬的宣称那只鹰比较称你的气质。”

    “啊!”他被拐了。

    三条黑线当场飘上齐天傲的额头,他不晓得自己是怎么走出理事长办公室的,同手同脚的差点跌下楼梯,回过神的第一个念头是杀了他的亲姊姊,她让他彻彻底底的当了一回笨蛋。

    “你让一个还没任何历练的外人拿走鹰王的象征,你不觉得有点过于草率?”那是“夜鹰”组织最高的权力之钥,足以号令底下所有的成员。

    表情柔顺的趟韵音以过于急躁的语气掀敌唇办,美丽的丹凤眼因为震惊而眯成一条线,让她的五官看起来并不柔美,十分不协调地像失去眼球的盲者,少了丹凤眼所带来的媚态。

    但她并末注意自身的失色,美丽对她来说不是武器,中上的容貌比比皆是,她知道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再美的脸蛋和身段也会因“使用率”频繁而遭嫌弃,谁也不保证能永远获得宠爱,脑子里装的东西才是无形的宝藏。

    她很聪明的不以美色诗人,全靠头脑拉拢自己的人手,她表现得很顺从,不与人争什么强弱,一味的服从像个没主见的小女人,她依靠的男人就是她的天。

    不少男人就栽在她不争不吵的柔顺性子上,对她会多一份怜惜备加呵护,当她是心底的解语花百无禁忌,该说、不该说的话在她面前一吐为快,轻易的让她得知下少组织的秘密。

    说她是一只恶毒的黑寡妇未免太看轻她,她比吃掉交配后的雄蜘蛛的黑寡妇更为陰毒,双手不沾血的让男人心甘情愿的为她所用。

    “你来找我不是为了这件事吧!我的决定不需要向任何人交代。”她的地位还没高得有资格质询他。

    细小的眼闪了闪,赵韵音低视著自己的手。“我是出自对你的关心,不想你在底下人面前难做人。”

    若要给人也是该给她,她是他订有婚约的未婚妻,鹰王的权威理应由她接受,而不是还没出社会的小表。

    她多了一个杀他的理由。

    “我自有分寸不用你提醒,你要谨记自己的身分。”在组织里她是没有声音的副件,只是他用来巩固势力的工具。

    他会选择她是因为她下乡话,乖巧听话不会顶撞,而且是“夜鹰”重量级人物的女儿,娶她对他的事业版图大有助益,而且他该有个继承人,她是最适合抚育他儿子的对象。

    “我知道了,我不会再过问你的事。”赵韵音温婉的敛了敛眉,态度和顺的像谦恭的日本女人。

    她的没脾气让眉心紧蹙的沈聿御无法朝她发火,她出现的时机虽然不适当,但他没有苛责她的立场,以往她也常常出入他的办公室,这不过是不值得一提的小事。

    只是他睑上全无欢迎的意思,肌肉绷紧的流露对她的冷淡,不曾有一丝笑容地冷视著,对她的来意知之甚详。

    “说吧!白汉笙要你来求我什么?”他对他已经够宽容了,他还不知满足。

    她眼睛微抬的看著他,声音细柔的说道:“你晓得白鹰死后他便是组织里呼声最高的继任者,他一心等著你颁布命令好为组织效力,他对你的忠心有目共睹,他希望的是你给他一个机会。”

    也就是说他要白鹰的位置。

    “夜鹰一集团共分金、银、黑、白、红、蓝、紫七鹰,以金鹰为首顺势排名而下,白鹰便是排行第四的堂口负责人,权限仅在四人之下,和其他六鹰共同守护鹰王的安全,以及为组织创造更大的利益和势力范围。

    成为七鹰之一可以拥有无上的权力,不仅能调派堂口的力量为己所用,还能呼风唤雨将小帮小派踩在脚底下,一呼百诺多么威风,更别提从中获利的金额有多惊人。

    人人争破头想抢上一席之位,但稳坐高位的鹰儿们却没人想退让,让他们等了又等的几乎失去希望,以为七鹰会老死在位置上,他们永远也不会有出头的一天。

    谁知向来贪杯好色的白鹰居然酒后驾车撞上安全岛,还没送到组织的医疗团队前就已经断气往生,他空下的遗缺马上成为兵家必争之地,花招百出的争夺难得的机会。

    “怎么,我宣布的事没人知情吗?他敢来讨白鹰的位置?”组织的老部属都太沉迂了,需要注入新血重新洗牌。

    赵韵音一脸忧色的走近沈聿御。“找个没没无闻的大学生担任高位实难服众,他们都不看好你指定的人选,认为他难成大器,而且他不是清朗由小培养的雏鹰,到了高中定型后才转入,其忠诚度有待商榷。”

    她说得像是关心组织的未来,句句来自众人的心声,负责传音的她只是说出大家心底的怀疑,不想因此闹得人心浮躁,谁都不愿心悦诚服的听从一个男孩的指令。

    她拐弯抹角的暗示底下的人都不服气,对他坚决的任用感到困惑,从未有过实质贡献的人不应该来抢众所皆望的位置。

    “墨青,你来告诉她我所挑中的人实力如何。”不遑多说,他以能力作为选才的标准。

    捂著嘴偷打哈欠的成墨青忽被点名,他压下呼出的气息沉著应对。

    “齐副会长在半小时内打败我们组织鹰宇辈以下的十名高手,让他们无还击之力的甘心臣服,另外,他理解实务的功力远胜现任会长,在本校的建树难以一一陈述,赵小姐可以直接翻阅校务纪录以兹查询,他的优秀程度是历年来不可多得的鹰之翼手,相信假以时日他会成为鹰王最得意的骨翅。”

    说得好,让你旅游欧洲一周。沈聿御赞许的以眼神允诺成墨青的功勋。

    “可是他年纪尚小不足于担当大任,是不是要先加以磨练再决定?白鹰一位攸关重大,应该找个人来带他才是根本之道。”-先由白汉笙暂代白鹰之职,后生小辈慢慢琢磨琢磨再说。

    先把位置霸住了,谁想来抢都得拚个你死我活,她好坐收渔翁之利。

    “你认为我够不够资格呢?”没人比他更适合当驯鹰师,齐天傲要效忠的对象就是他。

    凤眼一闪,赵韵音态度恭敬的近乎卑微。“聿御,你平时掌管的事务已经过多了,何不放手让底下的人有成长的空间,他们需要你的肯定。”

    “肯定?”沉聿御冷嗤的挑挑眉不予置评。“不要为白汉笙说项,他有多少实力我清楚得很,要不是看在白老为组织尽心尽力的份上,他连现在的位置都不一定坐得安稳。”

    一个新人门的小弟都比他强得多。

    “但……”赵韵音还是不死心地想掰出道理,为她同父异母的“情人”索讨白鹰一位分。

    乱轮对他们这种生活在夹缝中的人根本不算什么,从母姓的白汉笙一直到人了“夜鹰”之后才和他们的父亲相认,在这之前他们已经相爱多年,彼此知道有对方的存在却从未见过面,因此在发生关系的时候他们并下知晓对方是自己的亲人。

    不过错已铸下难再回头,干脆将错就错的错下去,即使不能光明正大的定在阳光下,偷欢藏情的暗渡春色也别有一番滋味,他们乐在其中地瞒著众人享受禁忌的罪恶感。

    “别再说了,组织里的事下用你躁心,我不希望你和白汉笙走得太近。”女人的工作就是张开腿等著伺候男人。

    “他是我兄长,我不可能完全不管他。”她爱他。

    沈聿御站起身捏住她下颚,语气冰冷的说道:“他和我你觉得哪一个重要?”

    他。赵韵音在心里回答。“你。”

    “那么你就给我学聪明点,不要拿无关紧要的事来烦我,我的耐性是有限的。”他已经开始对她不耐烦了。

    蓦地,他脑海中浮现一张爱笑的灿烂容颜,占据他所有的心思,才送走一个“齐天傲”他却想再见到他,一个和刚才完全不同的嚣狂身影。

    沈聿御不自觉地拿那个“他”和眼前的赵韵音做比较,竟觉得她索然无味,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可取之处,像一盘过期的鹅旰酱不再新鲜,腥嗯难闻令人不想一尝,不如路边的一碗甜羹来得有味道。

    “我……”她欲言又止的选择沉默,以含情脉脉的眼神问他需不需要她的身体。

    陆,是两相供需的管道,当他的女人和爱他是两回事,她给他的是躯壳不是心,他们彼此有共识两人是有目的的结合,无关情爱。

    “你走吧!我还有事要处理。”看著她的脸,沈聿御想的却是另一个人,丝毫没有碰她的欲望。

    “嗯!我走了,你再考虑考虑一下白鹰的继任人选,不要三思孤行。”如果白鹰的位置一直空缺。

    赵韵音行了个日本礼,身子呈九十度弯曲十分恭敬,她以后退的方式慢慢退出门外,顺手将那扇以金宇标明的理事长办公室的门轻轻阖上,走时一点声音也没有。

    “闭嘴。”

    嘴巴才掀开一条缝的成墨青苦笑的闭上,不敢对他挑选伴侣的眼光发出半句不当的评论,尽避他的眼说出让人不快的意见。

    “下课以前把和齐天傲有关的所有事项全送到我面前,包括他来往的对象,以及他养过的狗,缺一不全你会知道不穿毛衣的北极熊有多冷。”这不是一句恐吓。

    “啊!”他的法国美女、义大利热情女郎,她们消失得未免太快了。

    “你可以现在开始行动,从他的家庭成员著手。”他对他特别注明有暴力倾向的胞姊非常感兴趣。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双情(上)最新章节 | 双情(上)全文阅读 | 双情(上)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