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双情(上) > 第一章

双情(上) 第一章 作者 : 寄秋

    第一章

    “哇!有蟑螂。”

    一只黑黝黝的爬行生物目中无人的出现在齐家的餐桌上,以非常恶心的姿态滑过昨夜的剩菜,然后践得二五八万地践踏齐家女主人专为心爱一家人精心准备的可口布丁。

    虽然布丁看起来比蟑娜还恶心一百倍,但终究是母亲、老婆的爱心,那几个生就铁胃的齐家成员还是笑得甜蜜一如往常,像味觉已经死透似地吃得津津有味,即使齐妈的惊人手艺曾经毒死一条狗。

    应该说早就麻木了,比从小喂毒还管用,老的、少的全成了金钢下坏之身,再毒的“食物”也照吃不误,只因为齐妈坚持要当个贤妻良母不肯请帮佣,大小家务一手包的茶毒……呃!照顾她最亲爱的家人。

    此刻只见她发出尖叫声,两手拿著锅铲猛挥、猛扫脸色发白,然而小强依旧一副悠闲状,带著病菌的小毛脚大剌剌的走过她刚烤好的蛋糕,不屑一顾的以后脚跟扑拍了两下走开。

    这时候总该有英雄挺身而出救美,齐家两父子可是一流的柔道好手,现在正是让他们表现临危不乱的机会。

    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影同时有了动作,快得令人惊讶。

    一道短发的敏捷身影二话不说,抄起家伙往横行霸道的小黑仔一砸,咱地一声危机解除,肠流脑溢的史前生物当场死于非命,头上两根粗须还不甘心的颤了两下,原本以为自己能活上千干万万年。

    一个和母亲一样脸上少了一丝血色的人儿则双手抱胸,两脚缩到一套上百万的酒红色沙发上,身体虽不致伯得发抖,但僵硬的肢体己说明对小强的敬畏,齐肩的发丝柔顺的贴在耳后。

    拿著报纸的齐家老爸丝毫不为所动的继续看他的国家大事,司空见惯的喝他的老人茶,心凉脾清的专注在一排排黑色墨字上。

    但过没多久,幽幽的叹息声还是伴随著拢起的眉心而传出,像有承受不起的重压在肩头,让他下垂的双肩无法抬高。

    “柔儿,你不能秀气点吗?脚放下别抬那么高,让外人瞧见了多不好意思。”唉!心好酸呀,真是愧对列祖列宗。

    “这里哪有外人,你不觉得我全身上下就这双腿最迷人吗,笔直修长毫无小萝卜,-纤合度的不输拍丝袜广告的模特儿。”帅气的一撩俏丽短发,英气十足的女孩笑著搂住案亲的脖子撒娇。

    她以一双美腿自傲。

    “离我远一点别想勒死我,免得我再一次后侮纵女成精。”他早就后悔了,当她三岁时用她的机器人打破十岁小男孩的头开始。

    当初得知老婆怀有龙凤眙时,他高兴得走路都会浮,浑身轻飘飘地计算孩子的到来,怕他们长得不够壮的拚命补,希望一出生就能马上学会走路,甜腻腻的喊他一声爸爸。

    就和全天下的父母亲一样有几分傻气,想要女儿生得温柔乖巧好让人宠,儿子英气勃发体格强健,将来好继承他的事业让他安享晚年,他要的其实并不多,只要儿子、女儿都能一如他们的名字不让他躁心。

    可是……

    唉!想到此他又想叹息了。

    瞧瞧他家的柔儿多有“男子”气概,能文能武好打抱下平,长相潇洒又得人缘,每天不用带便当就有人抢著替她准备热呼呼的饭食,还不时带些小饼干、小蛋糕的回家孝敬,“女人缘”好得让他怀疑是下是搞错她的性别,怎么身边尽是美得像花儿的女孩。

    当年他一视同仁的让女儿和儿子一起习武防身的决定根本就是错了,他以为女孩于对男孩子的玩意儿一点兴趣也没有,去玩玩学个经验也好,省得哪天被人欺负了不懂得还手。

    谁知那竟是他踏出错误第一步的开始,而且一失足成千古恨,再无回头的一刻。

    “爸,你别再叹气了,小心夹死送来幸福的青鸟。”无病声吟易得老人痴呆症,为了他好得时时提点著。

    “你说是谁让我额头上的皱纹一天天增多,眉头没一天舒展地全拢成一堆?”眼尾一斜的齐光磊下指望的瞟了女儿一眼,想要她有个女孩样是难上加难。

    “当然是小傲咯!你噍他坐没坐相像个小女生,连拖鞋一拍就升天的小强弟弟都怕得缩成一团。”要陷害人舍他其谁,谁叫他上次的期末考成绩赢她零点五分。

    虽然他们不同校,但分数考验出一个人的品性,当弟弟的要懂得尊重姊姊,绝对绝对不能爬到她头上。

    “齐天柔,我最近没得罪你吧?不要每次一有事你就拖我下水。”而他没反抗的余地,只能任她为所欲为。

    五官立体的齐天柔可没因为他的好声好气而放他一马,左脚一伸往他的腰腹一点。

    “叫姊姊,太久没人教你礼貌,你都忘了我一只脚有几斤重了。”对于这个温吞的齐天傲,她有得是办法治他。

    想跟她斗,回娘胎多待几年再说,学文不成文、学武不成武的哪像个男人,软趴趴地光靠和她神似的脸孔吃香,想想她都觉得汗颜,有弟如此不长进真是她齐天柔之耻。

    仔细瞧瞧他们也不是很像呀!一个男生、一个女生怎会搞错,即使两人的身高差距仅仅三公分而已,她学校的迷姊迷妹们就从来不会认错人,直夸她“妹妹”长得好飘逸。

    每回一想到此她就不免发笑,拥有中性美的他就是这点吃亏,同是双胞胎的她少了这种困扰,因为裙子一穿没人会对著她的背影唤声:小子,你很践喔!

    “本是同胞生,相煎何太急,麻烦你先把手上的长须生物扔进垃圾桶,不要惊吓你娇弱的弟弟,谢谢。”非常有礼貌的齐天傲不忘道谢,微缩的两脚慢慢地往地板放。

    像她这么勇猛的女生不多见,心狠手辣给它死的霸气谁能比得上,当了她十九年的手足最先学到的是认命,世界上若有人能把黑的说成白的,大概非她莫属了。

    “没用,死了的蟑娜你也伯,老妈没生胆给你吗?”齐天柔随手一扔,勾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形弧线,直落角落张大嘴的无尾熊肥肥肚囊。

    表情维持受教模样的齐天傲不与争辩的怞了张面纸擤鼻涕。“爸在瞪你了。”

    聪明人不膛浑水,多话多是非。

    果然,她转过头一看,横眉竖眼的齐家大家长已经让不肖的女儿气得眼微冒烟。

    “你说是谁的过失呀,你在抱怨你妈辛辛苦苦怀胎十月把你生下来吗?”敢把过错推到他心爱的老婆身上,这些年日子过得太舒服了是吧!

    睑色不太好看的齐光磊由报纸后头斜视他长相“俊美”的女儿,那抖动的眉略微往上一挑。

    “爸,人家说父女是前世的情人,难免偏心些,可是我看你对小傲比较宠溺喔!你不觉得他越来越像你的‘女儿’吗?”振风点火是她的拿手本事,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怞中大奖平分。

    “喂!我是病人,请对我厚道些。”鼻音重得几尽失音,头重脚轻的齐家么儿努力包“水饺”。

    瞧他面前那一堆白色小山真是可观,家里的卫生纸差不多都葬送在他的过敏性感冒,而且不见改善。

    “病人?”不怀好意的笑声咯咯响起。“爸,咱们家就是开医院的,怎么小气得舍不得几颗小小的药丸?”

    “齐天柔,做人别太恶毒,小心有报应:”他现在没力气瞪她,被病毒侵袭的身体比他想像的严重。

    又咳又擤鼻的齐天傲体质偏陰,一有什么流行性感冒他一定身先士卒,在大家还没症状前先做个示范,三天两头就看他吞著一颗颗五颜六色的药片、胶囊,简直当补体素三餐进补。

    不知情的人还当他病得时日无多,每天与药为伍活像个药罐子,以一个快二十岁的男孩子来看,他的外形真的单薄得让人“我见犹怜”,叫人不忍心加重他的负累。

    其实他并未如外人所想的没用,藏在轻薄长袖校服下的肌肉可是十分结实,一拳打倒几名不识相的小混混还绰绰有余,陰柔的外夫老让人误判他毫无杀伤力,殊不知这才是他陰险的掩护色,吃了暗亏还不晓得被何人算计。

    反观早他十二小时出生的齐天柔就是标准的健康宝宝模样,活力充沛两眼有神,从小到大生病的次数不满五根手指头,麦色的肌肤扬散属于她这年纪的光彩,谁看了都想咬一口尝尝滋味。

    以他们共同生活的十九年生命来说,日正当中来报到的齐天柔可说占尽一切天时地利,得天独厚的拥有阳光般色彩,而午夜诞生的齐天傲就像光之后的陰影,只能捡她剩下的一点余光。

    “齐小弟,你在诅咒我吗?”齐天柔一个弓手,由后头往他脖子一勒。

    她就是做尽坏事也能当模范生的那种人,别人看到的是她的光芒而非邪恶,太阳的耀眼让人看不清她背后的黑色羽翼,除了她身后那道渺小的影子。

    “放……放手,我鼻子不通。”好难受,许医师开的药根本不管用,对他的病症一点改善也没有。

    “关鼻子不通什么事,你应该大声求救,好让咱们亲爱的老爸有机会英雄救美。”她的手劲并不大,纯粹跟他闹著玩,笑声得意的看他受苦,猛用嘴巴呼吸,好像一条离水的鱼张张阖阖,拚命地想吸一口空气。

    两张几难分辨的脸凑在一起真的非常赏心悦目,男俊女俏是每一位父母的骄傲,同样的聪颖、同样的得人喜爱,双生缘分可遇下可求,谁说他们不是人间难得的龙与凤呢!

    可惜在齐爸、齐妈的眼中是无限欷吁,当初为女儿取名天柔是希望她能柔情似水、端庄有礼,像个温婉女子得人怜惜,而儿子天傲傲气比天高,不管做什么事都能得第一,让他们两老晚年有所依靠。

    谁知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他们的预料之外。

    女儿的个性强悍刚强像个男生,爱好剑道的她一睁开眼不是整理门面妆点自己,而是先找齐她的防具和木剑,低喝两声练练气,丝毫没有一丝女孩子该有的娇气,泼个两下水就当洗了脸,不像时下爱美的女孩子上点侞液什么的。

    而儿子的性情太过温顺不爱与人争强,凡事得过且过毫无好胜心,书随便念念就是一百分,平常也没见他多用功,随性的生活观让恨铁不成钢的父母感到头疼,总想灌几斤钢铁到他脑子里,看能不能稍微改变他偏陰的性子。

    “咳咳!你们两个眼中还有没有我的存在?”他这一家之主几时变得没有威仪了,两只小的尽在他眼皮子底下闹。

    齐光磊冷眼一射,但威吓度不足,一双儿女眄了他一眼依旧故我,一个神气飞扬,一个装卒仔的吊白眼,明白的知道他们有个纸做的老虎父亲,样子摆得好看却是软心的人,所以才把两个孩子教得不轮不类。

    “爸,老年疾病要及早预防,尤其是血管方面更要加强注意,你妻美子幼还需要照顾,千万不要成为耗损社会能源的负担。”齐天柔适时的表达为人女儿的关心。爆掉脑血管可不好治疗,来个半身、全身不遂的就难交代了。

    她绝对不会接他那间号称全台第一大的“豪华”大医院,她还是非常有廉耻心的学生,绝不赚畜生钱。

    齐天傲跟著附和,“对呀!爸,我们对照顾中风病人没什么经验,你一定要多保重,存够三辈子才花得完的财富,我们的未来全靠你了。”事先说清楚才不致遇事手忙脚乱,如果他要预立遗嘱分配名下财产他也不会反对。

    钱不嫌多,不是自己赚的花得一点也下心疼。

    “你们可真懂得怎么忤逆长辈,这个月的零用钱可以减半吧?免得以后儿女不孝顺弃养我这糟老头。”他们的经济命脉掌控在他手上,看谁敢再不正经。

    “喔!不。”

    一听到零用钱减半,齐家两块美玉连忙中规中矩的坐正,笑容如出一辙的谄媚,看得他们的母亲好笑下已。

    “够了、够了,一家子老老少少都是疯子,快去洗洗手该吃早餐了,我今天煮了稀饭。”还有她特制的腌小黄瓜,虽然尝起来味道怪怪的。

    “早餐?”

    “稀饭?!”

    一股混合著沙拉油的焦味钻进鼻孔,即使味蕾已经被训练得坚强无比,两道相似的身影还是快速起身,一个说她要上楼换衣眼,一个咳个不停直说感冒加重了要多休息,在早餐还没端上桌前先开溜。

    不是他们嫌弃母亲的手艺,十数年如一日没有进步的空间就该死心,留份工作给需要养家活口的人,例如善煮的厨师,不要抢著测试他们的胃,他们全都晓得母亲的爱心有多伟大。

    “咦!柔儿和傲儿他们不吃早餐吗?”亏她一大早煮了一大锅,担心两人会发育不良的添加各种维他命一起煮。

    眼中有著怜惜的齐光磊放下手中的报纸走向妻子,心里暗骂不孝的逆子逆女,居然放他一人试毒。

    “少了两个杀风景的小兔崽子才不会妨碍我们俩谈情说爱,我来品尝你充满爱的美味粥。”

    死小孩、死小孩,下个月别想从他手里拿到一毛钱,通通去打工养活自己,好命太久都忘了是谁的恩泽,他的钱要留著养老,锱铢必较预防万一,养儿育女再也不能防老了,气死他谋夺家产倒有可能。

    舀了一匙粥往嘴里一送,齐光磊带笑的表情微微一僵,发麻的舌尖尝出不属于粥的味道。

    待会儿该吃几颗胃药才压治得住?

    吃下一口后,他的味觉已经麻痹了,解决这一锅粥应该能承受,反正已经食不知味了。

    娶妻如此,他只有苦笑了,谁叫他是爱妻大丈夫,甘为牛马。

    “借穿一下衣服,我的运动服装‘又’被洗坏了。”

    如入无人之境般嚣张,腿部线条优美得足以竞选美腿小姐的齐天柔人未到声先到,那双令人痴迷的长腿不请自来地跨进洁净如新的房间,不等人回应的打开侞白色衣柜。

    借衣、取衣的动作流畅,驾轻就熟好像回到自己的房里,没有一丝客气的挑选中意的服饰,不需比划尺寸便当场换穿,没有男女之别的展露女人嫉妒、男人流口水的好身段。

    齐天柔出生时哭声宏亮,打小到大就是众人眼中的焦点,她勇敢、机智、美丽集于一身,像个热力四散的发光体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很少有人不为她的热情天性心动。

    从幼稚园、小学到国中这段期间,她都与双胞眙弟弟一起度过,照理来说要上同一所高中和大学不成问题,以他们的成绩来说是各大学校极力争取的人才,没有一位校长愿意错过这等让学校扬眉吐气的好学生。

    可是齐家爸爸的想法真是叫人无法理解,他说男女合校会让他的儿女越来越不正常,儿子偏柔没有男子气概,伯他的性向会被女生同化而变得娘娘腔,所以要送到男校多磨练磨练,加点男儿气。

    而个性快像男人婆的女儿得赶紧送到女校薰陶薰陶,绝对不能让她越来越男性化,和一群娇娇柔柔的小女生同处一室,多多少少也能学些秀气,别一天到晚要枪弄棍让人搞不清楚她的性别。

    可惜他的如意算盘越打越糟,混在一堆男生里的齐天傲未如他所愿的傲气比天高,天生皮肤白带点病态美,完全符合时下流行的美形男,不见男子该有的刚强,反而更显一股令人难以抗拒的中性美,对他痴狂的对象以男生居多,就算当个同志也行。

    相反地,在女校如鱼得水的齐天柔则是大受女生青睐,每天有收不完的情书和各式各样的便当和甜点,自制的礼物更是收到手软,俨然是女人国疯狂追逐的风云人物。

    来不及后侮的齐家老爸只能哀声祈祷有奇迹出现,希望上天可怜他因忧心儿女的将来而华发早生,别再让他继续担忧不已。

    “齐天柔,你到底是不是女的,别那么随便在男人面前宽衣解带,你不会不好意思也该顾虑我的脸皮没你的厚。”齐天傲觉得他好像病得更重了,头晕沉沉地只看到一团肉在眼前晃动。

    她会不会太随性了,那是他最喜欢的一套休闲运动服,也是他们学校请义大利名师专门设计的学生会服,只有学生会的成员才有资格穿上身。

    “从小看到大有什么好害臊,你身上有几个暗疮烂痘子我不都一清二楚,而且……”她奸笑的往他胯下隆起处一瞄。“你是男是女还有待商榷,说不定哪天你带个俊小于回家,宣称他是你的男朋友。”

    一说完,齐天柔放声大笑的不理会他发青的脸色,把换下的衣物往他整齐得不像男孩子的房间一扔,丝毫不怕造成他的困扰,袒胸露背的当著他的面换穿他死也不肯借穿的衣服。

    眼前形势比人强,他已经被迫当了十九年的弱势族群,再加上感冒的因素没力气和她争,只好再度噎下委屈任由她得逞。

    有时候他不免认为这世界实在太不公平了,同样是由一个子宫生出的双胞胎,为什么每次病得浙沥哗啦的人都是他,而她有如武侠小说中的主角百病下侵,每一次都能车运的逃过病魔的魔掌。

    难道他天生是个配角不成,专为衬托她的光芒而共用眙衣。

    “很有想像力,难怪你的女朋友们个个当你是神崇拜,照三餐喂食伯你消瘦一分,只差没一日三炷香的替你设一座神坛。”齐天傲下疾下徐的说道,看似没脾气的由著她取笑。

    “呵呵,小傲,我知道你嫉妒我比你得人缘,心理不平衡对吧?”唉!她真是罪过呀!居然让自己的亲弟弟拾不起头见人。

    “是呀!是女人缘,你不考虑变性吗?”她当女生真是糟蹋了,而且也糟蹋了很多女生。

    那些盲目的亲卫队完全失去理性,以她马首是瞻的听从她的指令,她说太阳是绿的,相信没人敢说是红的,口径一致的说绿得好有诗意,她们全都中了一种叫齐天柔的毒,目前还找下到抗体解毒。

    一只健康肤色的手臂往他颈部一绕。“要我介绍几个纯情妹妹让你试试性功能是否健全吗?免得你那里萎缩得像根小火柴。”

    叫她变性?楼下那位家长一定先劈死她。

    双颊飞红,齐天傲发现有她存在的地方,他的体温绝对降下下来。“齐天柔,你今天没课吗?”

    “叫姊姊,没分寸的小表。”齐天柔狠狠地朝他后脑勺一拍,不管他是不是正在发烧中。

    “我们两个同年。”意思是她骂到自己。

    “少说废话,把你的假单写一写别耽误我的时间,我十点钟有一堂课要上。”她又巴了他一掌,十足的女暴君模样。

    “你要帮我请假?”他惊讶得差点掉了下巴,怀疑自己病胡涂了产生幻听现象。

    “快点感动吧!掉两滴泪来瞧瞧。”齐天柔故意勒紧他的脖子让他呼吸困难,笑得很可恶以欺负他为乐。

    “放……放手啦!你找不到别人陪你玩呀!”为了喘一口气,齐天傲努力的扳开锁喉魔手。

    “是呀!真无聊,居然没个像样的对手出现灭我的气焰。”不愧是同个子宫的手足,真了解她此刻的“寂寞”。

    嘴角怞动了一下,她的自负让他无言以对。

    她很强,强到十个柔道奸手都奈何不了她,连番失利的让她当猴子耍弄,欲哭无泪地不敢相信她真的是女生。

    不过强中自有强中手,她再强还是有人比她更强,总有一天她所踩的云端会破个大洞,稍一不慎便由高空中坠落。

    蓦然,一道熟悉的身影由眼前晃过。

    他们学校的理事长,一个行事严谨、自制力甚强的钢铁男子,他们两块钢石若撞在一起不知会成什么样,让人有所期待的想“使坏”。

    “姊,你真的要到学校帮我请假吗?”齐天傲小心翼翼的掩住眼角那抹微光,气弱的装起不了身。

    觉得他有点怪的齐天柔收起笑脸盯著他瞧。“小傲,你脑子烧坏了吧?你好像很久没叫我姊姊了。”

    最好别玩她,否则他会有很多假好请。

    “呃,我生病了嘛!昏昏沉沉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看来他的病快好了,灵敏的反应力恢复了大半。

    她半信半疑的抚抚他的额头,比平时高温的肤触让她勉强接受他的说词。“病傻一点,不许比我聪明。”

    “嗄?”怔了一下,齐天傲的表情明显浮现哭笑下得的无奈。“你要记得假单得拿到理事会批示。”

    “不是学生会吗?”她们学校的最高决策者是学生,也就是她,长虹女子学院的学生会会长。

    “你忘了我是清朗男子学院学生会的副会长吗?我的假单当然不能草率处理。”他说得顿像一回事,没有丝毫心虚之色。

    “好吧!你们理事会在……”她可没跟上位者打过交道,两校联谊时她借故跑到花莲玩了,把自身的责任丢给任劳任怨的秋悦去打理。

    “进了校门向左转,看到我们的精神象征后再右转,然后会看见文理大学,笔直往前走不难瞧见那只栩栩如生的巨鹰,鹰翼下的螺旋办公室就是我们学校创校以来,最英明伟大的理事会办公的地方……”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双情(上)最新章节 | 双情(上)全文阅读 | 双情(上)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