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娘捧花(上) 第八章 作者 : 寄秋

“什么,你要结婚了?!”

施月晨从小就黏着手巧心细的堂姊,跟前跟后地不许她离开太远,把她当成另一个母亲看待,霸着她不放,从没想过彼此会长大,各自有各自的家庭。

本来她应该回施家和施博正同住,可是她对把她宠上天的他没什么感情,反而爱赖着堂姊。

因此她谎称工作需要,硬是挤进施星予小小的客房,其实刚结束工作回国的她有长达月余的假期,在这段时间内,她不用再面对闪个不停的镁光灯。

所幸叶妍跟着乔治一起去环岛旅行了,两人刚好错过了,不然就没有空房多塞一人。

只是让她难以接受的,她出国前仍无恋爱对象的堂姊要嫁人了,而那人居然是一肚子坏水的邻居。

人家说小孩子的直觉最敏锐,好与坏比大人看得更清楚,他们一眼就能决定要不要喜欢这个人。

施月晨虽然和施星予同年都是二十六岁,可是孩子心性的她,根本是不愿长大的彼得潘,因此她的感觉很直接,不会装模作样地学人口是心非。

她讨厌秋隆棹,非常讨厌,从小就是这样。

“小晨,姊姊要结婚了,一直以来我都是当别人的伴娘,这次换你来当姊姊的伴娘好不好?”施星予满脸喜色的笑道。

虽然她要嫁的男人从没开口说爱她,也知道他同意娶她的最大原因是叶妍以嫁妆为由送她的手镯,可是他偶尔也有真情流露的时候,在他以为没人瞧见时被她捕捉到。

她相信他是真心喜欢她,只是有些心事不能向人提及,爱他就是体谅他,她会用无比的耐心等候他,分担他的忧与愁。

而且现在的日子已经是天堂了,他只要一有空一定陪着她,就算是一杯咖啡,一起看着寥寥的星星,她也觉得很满足,彷佛幸福就在身边。

“不要。”头一甩,施月晨满心不悦的拒绝。

“不要当我的伴娘?”也对,她是知名模特儿,要是一出席婚礼,肯定会引起大骚动。

“我不要你结婚,尤其是和那个看起来居心不良的大奸臣。”他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趁她不在,偷偷地拐走她堂姊。

“大奸臣?”她忍不住发噱,放下编了一半的青蛙造型笔筒。“小晨,你是我唯一的妹妹耶!你要是不当我伴娘,姊姊一个人在礼堂上很可怜,没有人帮我加油打气,接我的新娘捧花。”

“那就不要结婚呀!你又不是丑得没人要,干么急着嫁人,难不成他把你肚子搞大了?”不甘的她口不择言。

不是只有秋隆棹,是不论哪个男人,她都持反对态度,因为堂姊是她的,谁都不能抢走。

幽幽地叹了口气,施星予露出令人心疼的笑靥。“因为我爱他。”

爱情让人不顾一切,甘愿葬身火海。

人,都是贪心的。

一开始,她以为只要喜欢他就好,就算付出的感情不对等,她也甘之如饴。

可是在面对他浅浅的笑容时,她发现没办法停在喜欢的框框里,一天一天的相处中,他不经意的微笑,他指尖的温度,都能左右她的心,让简单的爱恋转为深浓。

婚姻是一场赌注,她想赌一回,用她的心。

施月晨气闷地屈膝抱腿,谁也不看地按着电视遥控器。

很孩子气的举动,像个被父母忽略的小孩,赌着气不理人。

“你记不记得我们刚被伯父从育幼院带回家的那阵子,不只你会不安,害怕再一次失去亲人,我也一样,怕命运再一次将一家人分开。”她只是假装坚强,不想让人家看见她躲在树下哭。

“你有我。”她闷声说道。

“是呀!我有你,可是我们都是孩子,谁能保证不会再有人伤害我们,像每次拿石头扔我们、骂我们是害死父母的扫把星那个胖小子。”她记得他姓游,是育幼院院长朋友的小孩。

施星予娓娓诉说童年的遭遇,即使院长爸爸真的对他们这些孤儿很好,用心地照顾,但总有力有未逮的地方,对失去孩子的父母而言,言语伤害更胜于肉体伤害。

她们的爸妈是天雨路滑,不慎翻车摔入田沟而身亡,并非她俩的缘故,但是因为车上有个压扁的蛋糕,大家就以为两人急着赶回家为女儿庆祝生日才会出事。

其实是妈妈嘴馋,路过糕饼店买的。

“那一次你生病住院,伯父在医院看顾你,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平常不大的房子少了两个人之后,忽然空空洞洞,稍微一点回音就吓死人。”她怕得把所有电灯都打开,仍止不住发颤的身子。

“你说你不怕。”像是指控,猛一扭头的施月晨生气地瞪她。

她嘴边的笑纹很淡。“我当然要说我不怕,要不然,分身乏术的伯父怎么同时照顾两个孩子。”

偏偏那天又下雨了,风急雨狂,像爸妈出事的那一天,她睁着眼不敢睡,怕又有不好的事发生。

“你秋大哥看到隔壁的灯亮了一整夜,不放心地冒雨前来查看,这才发现我吓得嘴唇发紫,他陪了我一夜,直到天亮为止。”他真的很好,不会嫌她麻烦。

施星予想起那一夜仍感动不已,却不知是秋隆棹和他冷血的母亲大吵一架,他在雨夜里冲动离家,结果因无处可去而走进施家。

其实是他利用她躲避心中的愤怒,可是人前人后两张脸的他什么也不说,让她心存感激的误解至今,甚至因此而动了心。

“我还是不喜欢他,不管你说他多少好话都一样,你们不会幸福的。”施月晨嘴硬心软,很不高兴自己那一年为什么要生病,让“坏人”有机可趁。

施星予苦笑地摇摇头。“晨,我们是比亲姊妹还亲的姊妹,我不会不管你,你真要跟我闹脾气吗?”

她们虽为堂姊妹,但是一直以姊妹相称,不分彼此。

“那你不要结婚呀!谁说人长大了一定要结婚,你现在的日子不是过得很好,干么要自找麻烦,他有说过他爱你吗?”那个自私鬼一看就是无情无义的人,笑得越无害的人越阴险。

演艺圈是五颜六色的大染缸,待久了,总会见识到人性的黑暗面,外表越天真无邪的人越有可能在背后捅你一刀。

施月晨的想法虽不中,亦不远矣,她看过形形色色的演艺人员,他们作戏的本事哪一个差了,要不是她蛮横的性子太出名,没几人敢招惹,她早不知失身几回。

所以一得知堂姊要嫁的对象是隔壁爱装模作样的大魔王,她马上把他和演艺圈的人渣画上等号。

一针见血,刺中她的心窝,施星予笑得牵强地替未婚夫辩解。“不是每个男人都习惯说爱,我相信他心里有我。”

因为爱,她坚持到底。

“你相信”像一颗爆开的豆子,施月晨甩着一头鬈发跳起来,指着她鼻头大吼。“你是吃了他的符水,还是中了蛊,被他迷得神魂颠倒,人家食指一勾,你就傻乎乎地贴上去。”

秋隆棹是笑面虎,整天笑得恶心巴啦,只有傻瓜才会被骗。

讨厌一个人就一定讨厌到底,不管他身上有没有优点,在施月晨大小姐眼中全成不可饶恕的缺点,为反对而反对,全凭自己喜好。

“理智点,小晨,你看你在暴走了。”她这个性再不改,早晚出乱子。

施星予不得不承认,堂妹的任性有一半是她宠出来的,她喜欢看她开开心心地做她想做的事。

“他和我之间选一个,不可以两个都要。”她专横地逼堂姊做选择,而且有把握她会选她。

但是,她错了,爱情和亲情不能放在同一个天平,那是不一样的情感。

清婉的面容浮现为难,她无力地揉着发疼的太阳穴,“不要再胡闹了,一个是妹妹,一个是未婚夫,你们都是我所爱的人,我不可能放弃其中一个。”

“你……你不要我了……”一听她不像以前的挺她,心情大受打击的施月晨眼眶泛泪。

“我没有不要你,我……”姊妹亲情怎么切得断,她永远是她放不下的妹妹。

施星予真的想好好地和堂妹说清楚,可是盛怒中的她什么也听不进去,只用被抛弃的眼神瞪她,好像她真做了人神共愤的事。

“发生什么事,我在楼下就听见大吵大闹的声音。”一个工读生顾着店,老板却不在。

惹得两姊妹差点翻脸的罪魁祸首一探头,笑颜如阳地走进战场。

“你……秋隆棹,你来我们家干什么,你出去,这里不欢迎你。”施月晨挥舞着拳头,摆明着要驱逐强敌。

“小晨……”施星予一面拉住冲动的堂妹,一面向未婚夫投以抱歉的眼神。

眉毛微扬,黑眸快速地闪过一抹利芒。“怎么回事,她工作不顺吗?”

秋隆棹的笑容如常,耀眼得像天上的太阳,看不出一丝愠色。

“没什么,她只是一时间没法接受我们要结婚的事实,有些情绪失控。”这个长不大的妹妹呀!老要她操心。

闻言,他状似无意地添了一句。“结婚是我们两人的事,应该跟她扯不上关系。”

没关系、没关系、没关系……秋隆棹这句话戳中她的痛处,害怕失去堂姊的施月晨眼一红,用力挣开堂姊,冲上前就想给他一巴掌。

啪!

一掌落下,红了脸颊,鲜明的五指印痛陈她的罪行。

“我……我不是有意的……你……你为什么要护着他?为什么?你们都好讨厌、我讨厌你们……”心慌不已的施月晨掩面哭着跑下楼。

挨打的人没哭,打人的人却哭得淅沥哗啦,让人于心不忍。

“对不起,小晨只是直了点,没什么恶意……”发肿的面颊覆上微凉的手,她几乎因承受不住的温柔而哭出声。

“嘘!不是你的错,你不该挡在我面前,为我承受那一掌。”秋隆棹抚着红肿的嫩颊,眼微眯。

他做了什么,能让眼前的女人挺身相护。

她又为什么,能够无怨无悔的以身一挡,没想过他能不能回报一二。

黑眸闪了闪,一切复杂得让他也想不明白此时的心情转折,头一低,吻住轻颤小口。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伴娘捧花(上)最新章节 | 伴娘捧花(上)全文阅读 | 伴娘捧花(上)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