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娘捧花(上) 第四章 作者 : 寄秋

咦!那是什么?

杯觥交错中,一道闪光透过流动的酒液,跃入可见乏味的秋隆棹眼中。

一只镂空雕花玉镯彷佛春晓的第一道曙光,踩着精灵般的舞步,一闪而过,在衣香鬓影中散发属于它的亘古温度。

蓦地,看似在荒野间休憩的平静狮眸锐光闪动,彷佛盯上猎物一样移动优雅脚步,一步步朝引得他心口蠢蠢欲动的物品靠近。

深幽黑眸流转着一丝诡色,他没再前进的停在某一定点,侧过身向身侧的特助说了几句话,微扬的嘴角看得出他心情颇佳。

不一会,不远处传来女子的惊呼声。

秋隆棹似乎笑得更愉快了,大步一跨排开众人,状似讶异地接住跌入怀中的娇柔人儿。

“好久不见,小予,你看起来有点……狼狈。”他的手轻轻扶住不及臂宽的细肩,低声取笑。

若是仔细一瞧的话,会发现他刻意以指尖撑住跌落的女子,不让她碰触身体半分,冷淡地维持一定的距离。

“秋……秋大哥,你怎么也在这里?”一出口,她真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秋家是何等威望的大家族,为慈善募款的晚会必定出席,以一己之力回馈社会,她才是那个不该出现的墙边小花。

不知被谁推了下,脚下一个踉跄的施星予原本有出糗的准备,惊呼出声往后跌去的她,心想后脑勺这一落地肯定很疼。

谁知疼痛感没来,入目的是煦笑如常的面孔,她讶然的怔了怔,神色慌乱地不知所云。

“呵呵……你要不要先站直身,虽然有这么可爱的小美女投怀送抱是美事一件,可是我担心你会害羞得不敢抬头见人。”他说话时,眼睛却是盯着一只柔白皓腕。

“啊!我……呃,对不起,你……你可以放开我了……”施星予尽量不让自己感到局促,面上发烫地抽身。

“慢慢来,先站稳,不要慌张,我会掩护你的,别给自己压力。”他笑得好不亲切,一如他在邻家女孩心目中的印象。

略带尴色的一拉厚实大掌,施星予感觉他似乎肌肉一绷,想挥开她的手,但是又轻轻握住。“我没事,只是吓一跳。”

他抽手极快,快到让人怀疑他是否曾经出手相助。

“你还是一样迷糊,脑子里老是放大事,没法专心。”他轻松抚弄她如墨乌丝,有些意外触手的柔细顺滑。

她有一头美丽的黑发,不令人讨厌。这是生性洁癖的秋隆棹所下的结论。

不过他所做的动作、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怀有目的,单纯地对某个人好,对他来说是个笑话。

能在尔虞我诈的大家族脱颖而出,成为其中的佼佼者,凭借的,绝对不是他脸上无害的笑颜,老虎的爪子是藏在一身皮毛底下。

“是有人推了我,我才不小心撞上你。”一见到放在心底多年的男人,施星予显得放不开,有些窘涩,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

其实她慌得手脚不知该摆哪里才好,她没料到会遇见进驻她心房多年的男人,此时的感觉不是惊喜,而是想逃的无助。

对于爱情,她脆弱得不堪一击,明明想逃开,却又忍不住接近,嗅闻着他身上好闻的麝香味,以为自己和他站在同一个世界。

直到这一刻,她才赫然发现自己的逃避是白费力气,不论她逃得多远,用多少理智拼命自我告诫,她还是逃不开他无心撒下的魔咒,只要他一在眼前出现,狂跳的心无法不为他悸动。

“瞧你越长越漂亮,我都快认不出你了,还在缝你的手拼布吗?”她有绝佳的手艺,能将平凡无奇的几块布拼缝成美丽的艺术品。

他的二十岁生日曾收到她手编围巾,虽然织法粗糙,不见复杂的花稍编织,不过相当保暖,他家的狗不管走到哪里都叼着那条毛茸茸的东西。

大她四岁的他不曾把这个邻居小妹妹看在眼里,一个刚发育的小女孩不在他关心的范围内,他的世界是她到不了的高度。

没有利用价值的小女生等同于死物,不值一哂。

而此刻,他找到她的价值,一座令他达到目的的桥梁。

遇到喜欢的人,向来不拘小节的施星予口齿显得笨拙了些。“呃!秋大哥还记得我的小嗜好,我……开了间手作物店。”

“嗯,很好,很符合你的气质,女孩子就该做些女孩子的事。”他像是基于礼貌,随口问起她身侧的女孩。“你朋友?”

秋隆棹的俊美不论古今都引人注目,稍稍失神的叶妍惊叹于他的好皮相,一双圆眸眨了两下,差点被他翩翩风采迷倒。

不过白发异瞳的怒容突地浮现眼前,她心口一抽痛,随即神色黯了几分。

“她是……叶妍,我南部乡下的朋友,很好奇都市里的生活,我带她来见识见识。”施星予语带保留,不敢当着他的面说出曲折离奇的真相。

毕竟没几人会相信叶妍来自古代,这种类似科幻的情节只存在于电影里。

“跑到骨董拍卖会场开眼界也是满新奇的,叶小姐有瞧上什么吗?小予的朋友我就送个见面礼,当是欢迎之意。”他话说得体面,脸上的阳光笑容不曾卸下。

“不用了、不用了,看看而已,你不要太客气,我们待一下就走了。”手上根本没有这年代钱的叶妍,心虚不已地直摇手。

谁会搋着一袋银两坠崖,何况时代不同,用的钱也不一样,银子便宜得很,不如一张张四个小朋友的蓝色纸张。

叶妍的心性和施星予一般单纯,无防人之心,只是好奇心多一点,浑然不觉俊雅男子视线始终跟着她挥动的柔腕。

“别急着走,难得有机会和小予妹妹碰面,总要多聊聊近况,我有好几年没见她了,挺想念地。”他故作深意的看了施星予一眼,似乎感叹时光的流逝。

“秋大哥……”被单恋的男人这么瞧着,施星予薄嫩脸皮透出红晕。

“对了,你这镂空雕花玉镯相当精致,有一定年代了吧!我有收藏古物的癖好,不知能否割爱?”看似无波的深瞳闪着一丝狂热。

“我的玉镯?”叶妍微讶,不自觉地抬高手腕,仔细盘看在她那年代极其普通的镯子。

这是李夫人为了感谢她促成其子的婚事而一时欢喜所馈赠的,虽是质地不错,有着大户人家出手的贵重,但在玉铺里不算名贵,顶多她多作几门媒也买得起。

叶妍没想过骨董之所以为骨董是因为年代久远,从她的世界跳到数百年后的世界,别说是一只玉镯了,即使是她穿旧的绣花鞋也价值不菲,多得是人抢着要。

“价钱不是问题,只要你肯点头,相信能商量出双方都满意的数字。”利字当头,谁能不动心。

秋隆棹习惯以利相诱,在他看来,凡事皆能以金钱交易遂其心意,毕竟,利益的本质就是贪婪,只在于手段做法的不同。

他成功地扮演毫无杀伤力的笑面虎,表面温和得宛如谦谦君子,言谈举止扬散着泱泱气度,让人瞧不见眼底的疏离与冷漠。

要不是叶妍腕间那只镂空雕花玉镯吸引了他的目光,他断无可能主动接近早已快淡忘的芳邻,更遑论与之交谈,表现出热络假象。

施星予不过是他开口收购玉镯的引线,利用完即可抛弃。

他伪装得太完美了,几无破绽,让深信他是好人的施星予更加沉迷,再一次爱上她以为的温柔。

“秋大哥要买叶妍的镯子?”

黑眸亮熠,堆满喜色。“是呀!小予妹妹多美言两句,让秋大哥不留遗憾。”

“这……”看他似乎真的很中意新朋友的镯子,想为他做些什么的施星予将叶妍拉到一旁。“这玉镯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她怕是心上人送的定情物,问清楚才好开口,免伤和气。

“还好啦!人家的谢礼,不收太失礼。”叶妍声音压低,明亮有神的黑眼珠溜转了一圈。“他就是你说的那个人?”

“哪个人?”沉浸在乍遇心仪对象的喜悦中,她不太能专心,听出她的暗示。

“你喜欢的青梅竹马呀!心里挂着的好哥哥……”她最爱作媒了,一瞧见有情人就心痒难耐,巴不得即刻夫妻交拜,送入洞房。

心一慌,她脸红地连忙捂住叶妍的嘴。“嘘!小声点,不要乱说,让人家听见了多尴尬。”

“那你是不喜欢喽?”她故意手叉腰,斜着眸逼供。

施星予不点头也不摇头,澄澈如水的眸子轻睐一眼,多少话语留在没有秘密的双瞳里,让人一瞧便了然。

她当然是喜欢秋隆棹,用得着问吗?光看她略微失常的反应,和红晕不退的双颊,媒婆出身的叶妍怎会看不出她那点心意,只是闹闹她罢了。

两人的眼神交会,尽在不言中。

蓦地,轻软的银铃笑声一扬,半带认真,半开玩笑的说:“不用买,送你都可以,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她看了看一脸纳闷的施星予,又瞧了瞧容貌出众的秋隆棹。

“条件?”他微掀眉,笑意不减。

叶妍把手镯取下,套入好友腕间。“这是我要送给好朋友的嫁妆,如果你真想要就娶了小予妹妹,我连这只玉戒也一并送了。”

翠意轻漾的玉戒映出她眉间的轻快。

剑眉微妙地一凝,短暂不到三秒,随即展开。“好,我同意。”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伴娘捧花(上)最新章节 | 伴娘捧花(上)全文阅读 | 伴娘捧花(上)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