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笑点鸳鸯 > 第十章

笑点鸳鸯 第十章 作者 : 蔡小雀

    芳缤当晚就打了电话给晨庄。;;

    “芳缤,开始想我了吗?”他温暖飞扬的声音穿过听筒跃入她的耳内。;;

    她差点控制不住自己,只得用尽全身的力气,紧紧地指着那受伤淌血的掌心,让鲜血不断地流出来,让皮肉的痛楚稍稍转移她的注意力。;;

    她深吸了一口气,冷冷地道:“晨庄,我要跟你分手。”;;

    “啊?”电话那头传出错愕声。;;

    晨庄怀疑自己听错了。;;

    “我要跟你分手。”她重复着,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冷硬无情到极点,“你最好听清楚。”;;

    “芳缤,你别开玩笑了,你现在在家里吗?是不是很无聊?我过去陪你好吗?”他热切深情地道,对于她的“笑话”丝毫不以为意。;;

    她厉声地道:“韦晨庄,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我已经厌倦这样的关系了,所以我要跟你分手!”;;

    他这才有了一丝丝真实感,不由得微微变声,“芳缤,你……你是不是太累了?我过去陪你,有什么委屈你跟我说,我们别在电话里谈……”;;

    他的万斛柔情是如此深重,教她怎么狠得下心?;;

    可是狠不下心又如何,难道教她眼睁睁地看着悲剧发生……;;

    既然爱他,又怎能明知故意,让那惨绝人寰的悲剧发生呢?;;

    芳缤更加用力地掐住伤口,痛得闭上了眼,“你挂断电话之后,我们就正式分手了,到时候千万别怪我没有跟你说清楚。”;;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

    芳缤的心好痛、好痛,她紧紧地揪着胸口的衣襟,拼命告诉自己千万别昏过去,至少要把事情做个了结。;;

    她等了仿佛有一个世纪之久,晨庄才出声,而且声音里包含着太多的迷惑痛楚和不解。;;

    “为什么?芳缤,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说到最后,他的声音近乎哽咽恳求了,“告诉我,你是在跟我开玩笑……”;;

    芳缤鼻头一酸,泪水像决了堤的江海一样,疯狂地掉落。;;

    “我是说真的,你为什么听不懂?又不是在跟你玩那种无聊的侦探游戏。”她拼命地攻击他的弱点,“你知道我已经忍了你好久、好久了吗?你和你那些无聊的话题、无聊的异想天开……我再也受不了了,再也不想跟你这个蠢蛋在一起了!”;;

    他的声音瞬间一冷,痛苦得仿佛结冰了,“什么?”;;

    “我说……”她的泪水已经梗住了喉头,急忙捂住嘴巴,不让丝毫的哭泣声传入他的耳中。;;

    他不愿相信,依旧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只是他以前所有的忧虑和噩梦统统都变成真的……晨庄觉得心脏都快爆裂了。;;

    “芳缤,为什么?为什么你的态度会有这么大的转变?你是不是又误会我了?还是……”他的声音变了,变得恐慌而惊惧,“究竟……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你爸爸要跟你脱离关系,所以你将变得一无所有。”她死命地咬紧唇瓣,用力之大连血丝都渗了出来,“我是今天才知道的。”;;

    “可是,可是……”他如遭电殛。;;

    “这是庆妈告诉我的,她跟我说你父亲绝对不会再让你回韦家。”她在心底痛苦地呐喊着,小手紧紧地掐住了胸口,“所以……我不想再浪费时间了。”;;

    “可是你说,你说……”晨庄好似快要窒息。;;

    “我知道我说过什么,可是如果我不这样说的话,你会爱上我吗?”;;

    老天!求你让我在这一刻死掉吧!;;

    这样就不必用最残忍的武器来伤害我最爱的男人了!;;

    电话那头再次无声了。;;

    过了许久,开始听得到粗重的喘息声渐渐地传来,显然他努力控制着不要爆出怒火。;;

    “你再重复一次!”他的声音活像要自杀,更像要杀人。;;

    芳缤狠狠地重捶了胸口,强迫自己把话咳出来,“在你身上我什么都捞不到,你以为有哪个女人会笨到跟你去吃苦?苦我已经吃够了,这辈子我再也不要重回过去那种穷困的日子了!”;;

    “很好。”他的声音像是从极寒之地传来,冷硬寒冽得像冰块。;;

    芳缤闭上了眼睛,强迫自己挤出最后一句话,“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拜托你。”;;

    “没问题。”他的话里再无半分情意,只有深深的恨意和鄙视。;;

    嘟嘟声在下一秒钟传来,终止了一切。;;

    芳缤虚脱乏力地挂上了话筒,整个人缓缓地沉入沙发深处,然后慢慢地、慢慢地把身子缩成小小一团。;;

    她好想死掉!;;

    ☆☆☆;;

    芳缤在家里躺了三天,她不想动弹,也不想吃饭,如果可能的话,她连呼吸都不想了。;;

    她的世界在一夜之间支离破碎,幸福美梦的碎片如流星砸了下来,狠狠地将她插得偏体鳞伤、鲜血淋漓。;;

    她早该知道,拥有常人所没有的异能是一项不幸,否则她不会只看得到别人的未来,却看不到自己的。;;

    因为不祥的人注定没有未来,没有幸福,没有爱……;;

    她忍不住又想起了那一串带给人幸福的珍珠项链。这辈子她只怕是和珍珠、和幸福无缘了。;;

    芳缤最后是被一通电话给叫起来的。;;

    电话铃声声声摧入心肠,她快要停止跳动的心仿佛被注入了一剂强心针,一簇小小的希望火花被点燃了。;;

    是……晨庄吗?;;

    明知道就算是他也不能改变既定的一切,但她还是挣扎着走到了客厅,小手颤抖得几乎握不住话筒。;;

    “喂……”她的牙齿打颤着,勉力撑起虚弱的身体。;;

    “芳缤吗?你的声音怎么有气无力的?”娇丽焦急地叫道:“喂,我要向你问一件事,你不是跟韦应华的儿子在交往吗?怎么今天报纸上登出韦晨庄的订婚启事?”;;

    芳缤紧紧地握着听筒,心脏好像停止了跳动,“什……什么?”;;

    “报上写这个礼拜日就要举行订婚典礼了,对方是周小蝶,那个有名的搪瓷娃娃,温顺得没有半点个性,教她往东她就往东,教她去跳海她绝对不会站在陆地上……”娇丽噼哩啪啦地道。;;

    芳缤眼前黑了黑,她拚了老命挤出话来,“噢,我跟他早已经分手了……我……我现在正在忙,改天再跟你说详情……”;;

    她迅速地挂上电话,整个人再也支持不住,昏厥了过去。;;

    妈……求求你带我走……这个世间总是苦多于乐……我再也撑不下去了……;;

    ☆☆☆;;

    芳缤幽幽醒来,心里还是挂念着被她伤得好深、好深的晨庄。;;

    他一定是对她彻底死心了,所以才会毁天灭地这么一捣,把所有的自我统统都摔碎,甘心回到家里做个行尸走肉的人,听凭父命随便娶谁也无妨。;;

    这颗心为什么还会跳动呢?母亲为什么不来带走她呢?这个世间已经没有什么好留恋的,她多想一死了之……;;

    “你终于醒了。”;;

    一道苍老的声音在耳边低低地响起,芳缤没有动弹,没有眨眼,甚至没有转过头来凝望来人。;;

    苍老的声音有些焦急,也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一丝丝关怀,“芳缤小姐,你听得见我的声音吗?”;;

    芳缤只是呆呆地瞪着天花板,好半晌才幽幽地道:“这里不是我家,这是哪里?”;;

    “这是医院。”庆妈忧心地道:“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芳缤缓缓地道:“我怎么来的?”;;

    “少爷要我拿钥匙来还你,我一直按门铃都没人应,所以只好开了门进去,没想到你晕倒在沙发上,整张脸蛋儿没有半丝血色……我吓了一跳,就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来。”庆妈忍不住低叹,“医生说你严重脱水、营养失调,差点就这样休克过去。”;;

    芳缤睁着干涩的眼眸,轻柔地道:“庆妈,为什么要救我呢?为什么不让我静静地死去?”;;

    庆妈被她的话震动了,“傻小姐,年纪轻轻的为什么要寻死?如果是因为少爷……少爷……唉!都是老庆妈对不起你。”;;

    “不,这跟您无关,这是我的宿命。”她慢慢地闭上了眼,吓得庆妈急忙紧握着她的手。;;

    “别走,你别吓我呀!”;;

    芳缤勉强地睁开了眼睛,至此才正式地看向庆妈,“可怜的庆妈,您一辈子都在牺牲奉献,为晨庄一家人吃苦担忧的……现在还得为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担心……你比我好,以后死了一定是上天堂、当天使的。”;;

    “呸呸呸!童言无忌,不要动不动就说死不死的。”庆妈眼圈儿一红。怎么到现在才发现这女娃子的好处呢?;;

    只是现在说什么都太晚了,局势已成,老爷对少爷倦鸟归巢大喜若望,很快地就安排好了和周家小姐订婚的日子。;;

    她不能在这个节骨眼功亏一篑啊!;;

    只是芳缤小姐也好可怜……;;

    “庆妈,我可不可以问您一件事?”;;

    “你说。”都说好了别再心软多想的,可是看着她的模样,庆妈还是忍不住地鼻酸起来。;;

    芳缤苍白的唇微微地颤动,憔悴的眸光盛满了万种伤心,“他……快乐吗?”;;

    庆妈迟疑地想着,少爷自从回去了以后像个木头人似的,沉默得骇人,无论老爷说什么都只是无所谓地耸耸肩。;;

    他看起来跟芳缤小姐一样,好像只剩下个形体活着,心早已不知遗落到哪儿去了。;;

    “少爷……还挺有精神的,对于婚事也……没意见。”她最后吞吞吐吐地道。;;

    芳缤幽幽地笑了,“至少有人是快乐的,这就够了。”;;

    她的脑中陡然浮现了中学时曾读过元遗山的摸鱼儿。;;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

    渺万里层云,千山暮景,只影向谁去?;;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她喃喃地低语。;;

    “芳缤小姐……”;;

    “庆妈,如果我死了,请记得告诉我的朋友,让她们每年记得到我坟上放上一束绿色玫瑰……”她紧紧地握着庆妈的手,虚弱的脸蛋浮现一抹恳求,“她们一个叫阮细,一个叫娇丽……在这世上,我就只有她们两个朋友了。”;;

    “你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呀!”庆妈哭得唏哩哗啦,“我这个得了严重糖尿病的老人家都不交代遗言了,你健健康康的交代什么呢?”;;

    芳缤摇了摇头,苦涩地笑了笑,“我是不想活了的,所以早晚都要死,趁现在还清醒时跟你交代,免得……”;;

    “不要再说这些有的没的了,你只要好好静养,保重身体,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芳缤凝视着她,胸口一阵阵戳刺疼痛,“庆妈,记得帮我跟晨庄……说声恭喜。”;;

    “不要再说了。”庆妈泣不成声。她好恨自己,为什么狠心棒打鸳鸯?;;

    “庆妈,晨庄不是这个礼拜日要订婚吗?韦家一定很忙吧?您快点回去,就别在这里耽搁了。”;;

    “可是你……”;;

    芳缤自嘲地道:“您放心,我的情况也不会更坏了。”;;

    “可是……”;;

    “您回去吧!”芳缤别过头去,望着雪白的墙壁发呆。;;

    庆妈没办法,只能噙着泪黯然离去。;;

    只是她始终没有办法逃开深深的自责……;;

    ☆☆☆;;

    星期日。;;

    金碧辉煌的饭店大厅,一束束粉红色鲜花将场地点缀得花香弥漫、喜气十足。;;

    今天是两大家族联姻的订婚典礼,会场里挤满了来祝贺的宾客。;;

    男主角晨庄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礼服,高大英挺的模样令众人赞叹不绝,只是神色间总有些郁郁然,眉头仿佛有着什么打不开的结似的,却也添了几许忧郁气质。;;

    女主角周小蝶则是一身美丽的礼服,装扮得像芭比娃娃一样,挂着甜甜的笑偎在晨庄身边。;;

    订婚典礼还未开始,音乐和香槟、欢然笑语早就把会场炒得热闹非凡了。;;

    韦应华是今天最开心的人了,他笑吟吟地看着儿子和未来的媳妇,心里有无限满意。;;

    而在韦家地位也颇崇高的庆妈一身金葱色的旗袍,静静地站在老爷子旁边,只不过她脸上也有着和晨庄相同的忧郁神情。;;

    就在这时,一个苍白憔悴的女孩儿悄悄地出现在大门口,一半身子隐没在门边,她偷偷地往里探看,清秀忧伤的脸庞透着楚楚可怜的模样。;;

    但见她的眸光紧紧地、痴痴地锁着晨庄的脸庞,仿佛想将他烙刻进心灵深处。;;

    司仪开始拿起麦克风介绍着新人。;;

    芳缤的身子轻轻地颤抖着,雪白的贝齿又咬紧了嘴唇,害怕有任何声息逸出。;;

    “晨庄……晨庄……”她以后再也不能唤着他的名字了,想到这里,她的心都碎了。;;

    她苍白瘦削的脸庞挂满了泪水,颗颗剔透如珍珠。;;

    “现在,请新郎倌,我们的韦公子来为我们说几句话……”;;

    神情漠然的晨庄被动地走向台前,就在这时,他蓦然踩到了一件物事,差点踉跄一跌。;;

    他飞快地望向脚下地毯,看见一串雪白莹然的珍珠项链。好熟悉的珍珠……;;

    “咦?地上这是什么?”;;

    “怎么会有一串项链在地上?”;;

    “是谁掉的呀?”;;

    宾客开始有些鼓噪惊异。;;

    晨庄缓缓地俯下身去,轻轻地拾起了那串触手柔润的珠子,脑中蓦然闯入了古董店老板曾说过的话——;;

    传说珍珠自己会去寻找有情人,牵就了一段良缘后会再度消失,直到找到下一对待撮合的有情人为止……这么周而复始的辗转红尘……;;

    珍珠突然出现在这儿,这表示什么?他的有情人就在附近吗?;;

    他苦笑,握住珍珠低问,“你是指我和周小蝶是对有情人吗?”;;

    陡地一个滑手,项链又掉了下去,还轻轻地在地毯上弹了弹,当他要再度拾起它时,眼角蓦然瞥见了一个憔悴的身影。;;

    是芳缤!;;

    晨庄紧紧地握着珍珠,眸光不可思议地望向站在门口消瘦得好像风吹便会倒的芳缤。;;

    他的眼神越过众人和大厅,和伫立在门外的芳缤交缠住了。;;

    在这一瞬间,他终于明白一件事。;;

    芳缤是真爱他的,爱得形销骨立也不悔……老天!他早该知道的,他这么了解她,早该知道她不是那种拜金的女子,早该知道她是那种可以为了爱而牺牲自己的人……;;

    那么这一切,也是她的牺牲了?;;

    看着她瘦成这样,他的心像被掘开了一个大洞般,痛得说不出话来。;;

    一个无情无义、执意甩掉他的女人,会消瘦憔悴成这样吗?;;

    这个傻女人……;;

    庆妈也看到了芳缤,她捂住一声惊喜的呜咽。;;

    “噢,不……”芳缤看着所有人的目光都往她投射而来,连忙转身要逃跑。;;

    “芳缤!”晨庄摧心沥胆、深情澎湃的喊道。;;

    闻声,她的脚步再也无法移动半寸。;;

    就在这时,庆妈对着韦应华跪了下来,大大地撼动了他。;;

    “阿庆,你……你这是做什么?”他手足无措了,“快起来。”;;

    “老爷,阿庆服侍老爷这么多年,从未跟老爷要求过什么,但是这次请老爷一定要答应阿庆,”庆妈哭得泪涟涟,“阿庆的命已不久长,随时可能撒手人寰,请老爷一定要答应阿庆……”;;

    韦应华被她哭得心都乱了,他素来对这个忠仆敬爱有加,自然不忍心看她这么伤心。;;

    他连忙扶着地,“快起来,无论什么我都答应你就是了……”;;

    “真的?那么请您答应让少爷娶芳缤小姐吧,她是个再善良不过的女孩子了,如果您不接受她做媳妇儿,阿庆就长跪不起……”庆妈又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啊?这个……”韦应华一个头两个大。;;

    “老爷……呜呜呜……”庆妈哭得更惨了。;;

    韦应华束手无策,再看了看儿子早就一溜烟儿跑到门口去了,还紧紧地抱着一名少女。;;

    哎呀!他都快被搅疯了。;;

    “芳缤是谁呀?”他濒临投降边缘,低吼着,“啊?就是门口那个吗?”;;

    “是的,她和少爷彼此相爱,请老爷不要拆散他们俩。”;;

    宾客们都看呆了。;;

    哎哟!这事儿都给人看光了,就算他想要拆散也不成了。;;

    他一咬牙。反正儿子已经答应要回来继承家业了,那么其他的……算了、算了,就随他们年轻人高兴啦!;;

    韦应华忍不住抓着银发,声吟了一声,“好……好吧,就依了你……我赞成、赞成,你快点起来。”;;

    “谢谢老爷。”庆妈大喜若望。;;

    就在这时,晨庄拖着拼命抗拒的芳缤来到父亲跟前,正巧听见这句答允。;;

    “芳缤,你不要再抗拒我了,连我父亲都答应我们的婚事了……”他简直像在梦中,又像坐了一场云霄飞车,从高高的空中平安地回到地面。;;

    不过最后他们还是在一起了……他这辈子再也不让她逃开了。;;

    芳缤傻傻地望着韦应华,“您……刚刚说什么?”;;

    韦应华对着她左瞧右瞧,银眉一会儿耸高、一会儿降低,突然咕哝了一句,“耶?你长得好像上海画片儿里头的美人哇!”;;

    所有的人都傻眼了。;;

    庆妈心满意足地忖着,老爷年轻时在上海最喜欢搜集画片儿了,简直到了爱不释手的地步。;;

    这芳缤小姐被他称赞像画片儿上的美人,虽然意思有些复杂得难以解释,不过……;;

    这可是件大大的好事呢!;;

    芳缤虽然不懂韦应华的意思,她却明显地听见他心里头的投降声音——;;

    唔……年轻人说怎样就怎样吧,反正那兔崽子愿意接下我的事业就成了……仔细看看,这新媳妇儿看起来也挺顺眼的……真的挺像画片儿里的美人……;;

    芳缤一愣,蓦然地笑了。;;

    这下子她确定未来会是幸福、快乐而美丽的。;;

    因为她将会有好可爱的家人。;;

    芳缤回头,正好被晨庄一把紧紧地抱住。;;

    “芳缤,嫁给我好吗?”他深深地、目不转睛地盯着她,话里深情万种,“兜兜转转了一圈,我们还是注定相爱相守。”;;

    她吸了吸鼻子,想哭,笑意却不能自己地漾在眉梢、眼底和唇边。;;

    “是的,我们好像注定碰在一块儿,怎么也拉不开。”她紧紧地环住他的颈项,整个人埋入熟悉伟岸的胸膛,“我愿意!”;;

    “我爱你。”;;

    “我也爱你……永远、永远。”;;

    大家哪看过这等只有电影里才会有的浪漫镜头?早就目瞪口呆兼感动万分地拍起手来。;;

    至于那个被晾在一旁的“前新娘”该怎么处理?还有芳缤究竟会不会让心爱的男人知道她有特异功能?;;

    嘿嘿!这就不是重点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点鸳鸯最新章节 | 笑点鸳鸯全文阅读 | 笑点鸳鸯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