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向谁去告白 > 第九章

向谁去告白 第九章 作者 : 蔡小雀

    至宇徘徊在厨房外头,高大的身影显得有一丝落寞与紧绷。

    他很迷惘,心很乱……他突然渴望见到蓝-,听到她温柔婉转若抚慰的笑语。

    可是他又不敢踏进厨房,因为他已经丧失了和她维持友好关系的权利。

    连朋友都没得做了……这就是他当初口口声声要的。

    现在不过才过了一晚,他就反悔了吗?

    他几时变得这样婆婆妈妈,反复不定了?

    “我到底在这里做什么?”他低咒一声,懊悔地转身就要离开。

    今天效率出奇的高,早早做完了全部早餐的蓝-,神清气爽地走出厨房门口,边在淡朱红色的围裙上擦着微湿的小手。

    至宇首先注意到了她原本受伤的右手,它神奇地恢复到只剩淡淡的淤青,那划破的伤口也已愈合了。

    “-的手好了?”他震撼地盯着她,不敢置信。

    蓝-见是他,立刻露出笑靥,没有任何的不悦与慌乱。“是呀,特殊的复原能力,我早说过你不用担心我的。”

    “特殊的复原能力……”他怔怔地看着她,蓦地心中一痛。“-的心也复原了,不再有伤口了吗?”

    她的笑容有一丝小小的僵硬,但转瞬即逝,又恢复同样的亲切嫣然。“差不多快好了,原来退一步海阔天空是真的,我现在终于明白放过别人也就等于释放自己,觉得心情轻松了好多好多。”

    至宇眼底闪过一抹悲伤,勉强笑道:“那多好。”

    “是啊。”她也笑着。

    他们维持着完美亲切的笑语问候,标准得像是教科书上教导的人际关系谈吐应对进退的模板一般。

    可怜谁也不愿去戳破这一层。

    至宇蓦地胸闷,且异常烦乱焦躁了起来,“我、我去沙滩散散步。”

    “好的。”蓝-一怔,随即微笑的点头。

    他才走了一步,忍不住回过头看着她,“-……没有要告诉我什么吗?”

    她困惑地望着他,“应该没有吧,你指的是什么?”

    “我……”他苦涩地闭了闭眼,摇摇头,轻喟一声,“没什么。”

    他是个傻瓜,他到底想要什么?

    他已经没有资格要什么了。

    蓝-凝视着他步伐沉重地走出大厅,她在松懈之际,心头也不禁浮上一丝丝的酸楚。

    他到底想要做什么?他期望她再给他什么样的响应?

    不是维持最好不碰面,就算碰面也要当作是一般的点头之交吗?那么他为何要满脸失落与凄伤呢?

    “够了,记住不可以再随他起舞,-已经走出来了,-已经潇洒地放手了,-不能再重蹈覆辙回到原点。”她咬牙切齿地告诫自己,提醒自己。

    若是在身上刺青可以让她时时刻刻记住这点的话,她一定要找个机会把这几句话刺遍全身。

    噢,可是他究竟想要做什么?

    蓝-有一丝失神地伫立在原地,想了好久好久。

    直到两个钟头后,她在外头指挥完员工收拾好昨日的小舞台与灯光音箱时,不经意抬头一瞥,讶然发现至宇还是独自一人走在白色沙滩上,高大的身影清寂落寞……她鼻头蓦地一酸,眼眶冲进了热意。

    他看起来好孤独。

    “-儿。”可妮边对着她跑来边大叫。

    她神色微微惊醒,仓卒地转回眸光,唯恐被发现在看他。“嗨。”

    “-现在有空吗?”可妮气喘吁吁的开口。

    她情不自禁再望了他的方向一眼,至宇微郁的眼神也恰巧迎来——

    他俩心神各自一震。

    蓝-口干舌燥了起来,连忙转头,对着可妮挤出一朵笑,“有,-想聊一聊吗?”

    可妮主动拉着她的手,两人缓缓走到另一边的饮料小吧台边,找了座位坐下。

    蓝-命令自己的眼睛不可以再乱飘,尤其不能飘到他那边去。

    “-还好吗?”她专注地问着可妮:“张先生已经离开了,我想这对-来讲很不好受……”

    “其实还好耶,我反而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可妮一手支着下巴,“所以我更坚定决心,明天回台北后就要请我爸去跟张家退婚,但是……我好怕我爸生气。”

    “他不会的。”

    “可是他很喜欢天野,觉得天野是个很有办法的人。”可妮愁眉苦脸的说。

    “好好跟他谈吧,天下父母多是爱子女逾命的,把-真正的感觉与想法告诉他,他不会拿-的幸福开玩笑的。”蓝-温柔地握紧她的手,“加油,幸福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上,我相信-有很好的智能来解决这件事。”

    可妮感动得乱七八糟,“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有信心过,-儿,-真好。”

    “别客气,我们是朋友呀,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我都会支持-的。”她抿唇轻轻一笑,“但是我『确信』伯父不会生气,他会接受的。”

    “真的吗?”

    “我对伯父也有信心呢。”

    可妮看着她巧笑倩兮的模样,渐渐也乐观了起来。“嗯,我也相信-,那我就放心了。”

    蓝-忍不住被她逗笑了,“呵呵呵……”

    “对了,那个佟医生……”

    蓝-心豁地一跳,眨眨眼强作镇定道:“-要找佟医生?他在沙滩那头啊。”

    “我不是要找他,我是想问-和他……”

    “他是一个很好的客人呢。”她嫣然笑道。

    “我不是要问-这个啦,我是说……”

    “可妮,-到蓝岛来还未浮潜过,对不对?我让他们带-下去看鱼,美丽得不得了。”

    “我……”

    “走了、走了,天气这么好,浮潜了!”

    蓝-不由分说地拉着她往浮潜方向跑去。

    下午时分,蓝-正在厨房点收方才交通船送来的新鲜花果鲜肉菜蔬,忽然厨房门口的璎珞门帘被人掀起,发出叮叮咚咚的声音;这是她今早拿来替换以前的绣小梅棉布门帘的,一切全新的开始啊。

    “是蓝小姐吗?”优雅的玫莲走了进来。

    蓝-有一丝被冒犯、不被尊重的感觉,但她还是温和地问:“我是,赵小姐有什么事吗?这里又热又乱的,不如-到外头坐坐,喝杯果汁,我马上就出来。”

    玫莲却置若罔闻,挑着柳眉抱臂盯着她,“原来-就是勾引至宇的狐狸精。”

    蓝-差点笑出来,狐狸精?现在是什么时代了,恐怕连真正的狐狸精都不屑四处勾引男人吧,更何况这样古老的名词从身穿CD洋装的她口中讲出来,真是不太搭轧了。

    “我是蓝-,但我不是狐狸精,赵小姐可能找错人了。”她笑吟吟的开口,“蓝岛也没有动物园喔。”

    玫莲没想到这个鸟不生蛋的小岛上竟然有人敢不拿她的话当话。

    “-在讽刺我吗?”她拔高了声音。

    “赵小姐,-究竟是从哪得来的消息,怀疑我是勾引佟医生的狐狸精?”她有一丝疑惑。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玫莲冷哼。

    她轻叹,“赵小姐,佟医生为人正直不阿,是-的未婚夫-应该最清楚,不管外界诱惑有多大,他是不可能动摇立场的。”

    玫莲忿忿地看着她,“-还想狡辩,我有证人可以证明-诱惑至宇,事到如今-还不承认?”

    蓝-闭上眼眸,脑中灵光乍现!她知道了!是心怀愤恨的张天野。

    她缓缓睁开眼眸,蹙眉道:“如果-指的是张先生,那么我可以告诉-,此人躁行很有问题,他告诉-的话起码得打个五折。”

    “-怎么会知道是他?”玫莲又惊又疑。

    “猜的。”蓝-莫可奈何地低喟,“赵小姐,我现在真的很忙……”

    “我警告-,不要在我眼皮子底下玩花样,至宇不会爱上-的,他从头到尾爱的只有我。”玫莲得意洋洋地道:“他对我非常忠心。”

    “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我怕-无所不用其极抢走他啊,人家说女追男隔层纱,我怎么知道-会不会用什么激烈的手段拐走他?”玫莲撇了撇唇,轻蔑地道:“我了解-们这种人,这种穷乡僻壤的乡下村姑,一心想要拐个金龟婿嫁到大城市里当少奶奶,享受荣华富贵,-死了这条心吧!”

    蓝-非常怀疑这位赵小姐平时在家中无事可能都在看老掉牙的八点档旧片吧。

    “我很忙。”她边说手上动作还是不停,熟练地打着蛋花。

    “总之-给我小心一点!”玫莲愤然地撂下狠话,这才离开。

    蓝-停下动作,无奈地幽幽一叹。

    这就是昊阳的选择。

    罢了,各有前因莫羡人,说不定他们俩在一起会非常的幸福呢!

    她心底恻然生痛。

    忽地,璎珞声又起,蓝-突然受不了了,她愠怒地开口——

    “-究竟想要撂几次狠话?”

    至宇一怔,迟疑地道:“怎么了?谁对-撂狠话?”

    一看到是他,她心头又是委屈又是愤怒。

    “你们是轮番上阵吗?”她冷冷地质问。

    她心底同时涌起了一股深沉的悲哀与倦意,她现在只想过平静的日子,他们还想怎么样?

    “我不明白-的意思。”

    “去问你的未婚妻吧。”她低下头继续做事,在一盅盅蛋液中加入鲜虾、蛤蜊与白果,打算做蒸蛋。

    至宇皱起眉头,“玫莲?她刚刚过来说了什么?”

    “警告我不可以诱拐你。”她微微一笑,笑意却一点温度也无。“对了,她顺道还替我取了个外号『狐狸精』,我个人是觉得我功力尚且没有那么深厚,受之有愧呢。”

    他脸一阵红一阵白,随即咬牙道:“我会让她向-道歉,对不起,我……”

    “你走吧。”蓝-语气平静的说,“我祝你们幸福。其它的都别再说了,多说无益。”

    他痴痴地凝望着她,警觉到她脸上有种淡淡的倦,仿佛……仿佛她真的心淡了、厌倦了,此生永远不愿再见到他!

    “不!”一股强烈的恐惧袭上他的心头,他忍不住低吼一声。

    她一震,“你……”

    他闭了闭酸涩的眼眸,昨夜他心痛了一整晚,今天一整天又被即将失去她的致命痛楚包围着,所有的压力与恐惧慌乱已到达临界点,在惊觉到她就要从他生命中飘然远去,他再也控制不住地爆发了出来。

    “不,我不要!”他狂野地一把将她拥入怀中,沉重破碎地-喊出灵魂中最深的恐惧,“我不要再一次让悲剧发生!我已经痛苦彷徨矛盾渴望了千年,今生好不容易我们俩又聚首,我不再让愤怒和过去的陰霾斩断这一份失而复得的爱情,也不会再让我混帐自傲的性格毁掉我们的未来……我们可能会有的幸福的未来。”

    蓝-被他紧搂在温暖宽大的怀抱里,整个人乍然呆掉了。

    他、他说什么?他刚刚说了什么?

    “佟医生……”

    “我是昊阳,也是佟至宇,但是我发誓从现在起,这两个名字、这两个身分都不会再让-从我手中溜走了。”他深深地、坚定地望入她眸子里,“我、要、-!”

    蓝-惊喜震撼地瞪着他,觉得这是梦,这一定是作梦……可是就算只是梦,也美得教她心醉。

    “可是你说……”

    “那时候我失去理智。”

    她想哭,又想笑,“可是你又说……”

    他飞快接口道:“而且我也半疯了。”

    “可、可是……”她终于再也忍不住地哭了,紧紧地揪着他胸前的衣裳。“你还说……”

    “我是混蛋。”至宇叹了口气,黑眸忏悔深情地凝视着她,“-愿意再给我这个千年大混蛋一个机会吗?”

    纷纷扰扰纠纠缠缠许多年后,他这才更清楚明白自己的心,他的心早就系在她的心房底,再也不属于自己的了。

    “我愿意,我愿意!”她喜极而泣,却又蓦地松开他,“不行,你已经对另一个女子许下承诺了。”

    至宇深吸口气,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疼楚的眸光。

    “-知道我们原本预计在下个月十五日取消婚约吗?”他涩涩地道。

    蓝-睁大双眼。

    忽地,一阵璎珞哗啦啦响起,玫莲冲了进来,状若疯妇地指着蓝-的鼻头道:“-还骗我说没有诱惑至宇!”

    “我并没有诱惑他,我远在-认识他前就认识他了。”她语气平静的回答。

    “-……”

    至宇一个箭步向前,大手将蓝-护在身后,语气坚定而温柔地说:“玫莲,很抱歉,我想我们之间没有办法再继续下去了。”

    “你、你说什么?你要-弃我?”玫莲尖叫了起来。

    “-很清楚,-已经要我下个月十五日前解除婚约,-要我别妨碍-追求真爱的脚步。”他语气沉重地问:“-忘了吗?”

    “可是我已经后悔了呀!”玫莲尖叫,怒气冲冲地说:“我来找你就是要跟你复合,你不能够不接受!天,要是给我的朋友知道会有多丢脸?还有我爸妈会怎么说?”

    蓝-忍不住在他背后轻轻偷笑。

    啊,显然昊阳这一世挑选妻子的眼光也不怎么样!

    至宇与她心有灵犀,无奈地回头对她一笑,这才正经地对玫莲道:“我很抱歉,我应该在前天-来的时候就坦白告诉-,我们并不合适,我答应-解除婚约。”

    “你不能!”

    “我当然能,-并不是真的爱我,但-现在不得不回到我身边,是因为……”

    玫莲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得一干二净,“你不会知道的,你……你……”

    “为什么-不愿意和他结婚,共同抚育-腹中的胎儿呢?”他终于把心里的问题说了出来。

    玫莲所有的怒气与尖刻、咄咄逼人统统不见了,她颓然地一手扶着墙壁,几乎无法站立。

    蓝-有些不忍,走过去扶她坐下,毕竟她现在是孕妇。

    “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问题?玫莲,-知道我会愿意帮助-的。”至宇柔声的说。

    玫莲浑身的骄纵与愤怒消失无踪,她低低地,悲哀地道:“我想嫁给他,他也想娶我,可是……我爸妈不会答应的,他们中意的是你,不愿意我嫁给一个小职员,可是他人真的很好、很勤奋,我真的慌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蓝-和至宇相视一眼,在彼此眼底看见了一抹释然。

    这是最好的结果,如果各人心中都各有所爱,那么他们才能光明正大毫无遗憾地共度幸福。

    光是凭这一点,他们就该好好帮助这一对也是坎坷的情人。

    “我很害怕,怕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会被发现,所以我才希望你赶快娶我……”玫莲啜泣地解释着。

    “玫莲,-不用再说了。”至宇露出一抹真挚的微笑,保证的说:“我会帮他的,无论公私两方,我一定会尽全力帮助他,-放心地接受他吧。”

    “至宇……”她呆住了,“我这样对你,你还愿意帮我们?”

    “有何不可?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他温和道。

    “是前世姻缘切莫错过。”蓝-偎近他,盈盈一笑。

    玫莲透过泪眼看着眼前的这对璧人,她好象……好象看见了他们身上散发出淡淡莹然温暖的光芒。

    一种不似人间像天堂的祥和光芒。

    玫莲看傻眼了……

    她眼花了吧?

    美丽的夜,有晚风轻起。

    至宇紧紧拥揽着蓝-,黑亮的眸子感激地眺望着远方那一颗隐约喜红的星子。

    “-看,我们之间所发生的这一切,是否早已在月老的预料之中?”他低沉含笑地问道。

    蓝-清丽的小脸上漾满了幸福之色,无比虔敬地回道:“我相信,这一切都多亏了月老爷爷的预料和照拂,我们才会在千年后再度姻缘重圆。”

    “是啊,他一直在笑着照看我们呢!”至宇将她搂得更紧,深情地许诺,“这一生一世,与生生世世……我永远永远不会再让-离开我身边了。”

    “你一定是偷偷听到了我心底的愿望。”

    “嘘……别说话。”

    “为什么?”她一愣。

    “因为我要吻。”话声甫落,他已经深深地、缠缠绵绵地吻住了她。

    天边,那属于月老的星子又绽放出美丽的七彩光华来了——

    愿天下情人终成眷属,是前世姻缘切莫错过。

    【全书完】

    张文中所引用的歌曲,曲名与作词者分别是:

    1.后悔,作词者是郑华娟。

    2.承诺,作词者是潘协度。

    3.处处吻,作词者是江涛。

    4.蔷薇处处开,作词者是陈歌辛。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向谁去告白最新章节 | 向谁去告白全文阅读 | 向谁去告白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