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夜魅的诱惑 > 第九章

夜魅的诱惑 第九章 作者 : 蔡小雀

    这桩引人注目的连续杀人案已经侦破,虽然还有些许疑点,但已随着凶手的自尽而埋入九泉之下。

    紫陌知道凶手真是黄信应时,她心底感慨万千。

    那麽好的一个人,虽然性情古怪陰沉了些,但是怎麽会变成残忍无情的杀人凶手呢?

    世事真是难料啊!

    自从上回骂过紫陌之後,丁母这些日子以来变得有些沉默,目光也刻意回避女儿,好像有些良心愧疚。

    在杜豫的开导下,紫陌已经能从另一个角度去看待母亲的行为了,对於母亲,她开始有了带着同情的了解。

    妈妈一定是遭遇过什麽重大打击,才会导致她的性情大变。

    杜豫说得对,或许要等到解开那个谜,她的心结才会打开。

    今天晚上紫陌特意做了几道精致的小菜,希望能够让妈妈的心情快活些。她决定继续表达温情和善意,或许有一天妈妈会被她感动。

    就在她们母女俩坐在客厅吃饭看电视,新闻主播提及“黄信应”这个名字时,丁母手上的筷子突地掉落桌面。

    [妈,你怎么了?”

    母亲的脸色变得好惨白,好像看见什么鬼怪一般。

    紫陌紧张地扶住母亲摇摇欲坠的身子,急声道:“妈?妈?”

    “黄信应……黄信应……他死了?”丁母双眼直瞪著电视萤幕,泪水自眼眶滚了出来。

    “妈,你认识黄老板?他是在办公室里自杀的,因为他杀了三个女人……”

    闻言,丁母倏地抓住她的手,“他……他杀了人?怎么可能?”

    “妈,你怎么会认识他呢?”

    “信应……”丁母紧紧握住女儿的手,泪如雨下,“他是我以前的男朋友,我心爱的男朋友……”

    “他就是妈妈以前的爱人?那个黄叔叔?”紫陌不敢署信的瞪大双眼。

    怎麽会?事情怎么会那麽巧?

    丁母颤抖著,黄信应的死讯让她压抑多年的情绪瞬间宣泄而出。

    “当年就是因为他抛弃我娶别人,我一怒之下才会嫁给你爸爸……”丁母捂著睑,泪水自指缝间渗出。“天哪!他怎么会死?他怎麽会是杀人凶手?这是不可能的……”

    “的确不可能。”一个森冷的声音伴随著门被打开而响起。

    她们母女俩吃惊地望向站在门口的男人

    “人的确不是他杀的。”男人缓缓走进屋里,“是我杀的。”

    ☆☆☆

    杜维看着那封遗书,总觉得有种怪异的感觉,他在办公室里来回踱著步,黑咖啡已经喝了好几杯。

    案子侦破,大家赶着庆功去了,他却推辞掉所有的邀约,独自口留在办公室里研究这封遗书。

    人真的是黄信应杀的吗?

    他的确有杀人的理由,而且他雕刻东西的习惯也解释了他为何下刀如此迅速精准,但是杜维总觉得事情尚未结束。

    “二哥。”杜豫推门进来,在看到愁眉苦睑的他时,不禁愣了一下。

    “你怎么来了?”

    “你怎麽还没回家?”

    兄弟俩在彼此眼中看到一抹不放心,不由得相视苦笑。

    杜维挑起一眉,“你是不是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杜豫拿起咖啡壶,动手倒了一杯,“没错,我觉得黄信应不应该是凶手。”

    “我也是这样想,虽然种种的证据都指向他,但我还是觉得事有蹊跷。根据调查,他多年前曾和一名酒店小姐同居,因而抛弃妻子和儿子,後来那名酒店小姐拐走他所有的钱和别的男人跑了,他愧疚之下也不敢回家求妻儿原谅,後来攒了钱开了一家清洁公司,一直做到现在略具规模。他好不容易爬了起来,为什麽又要堕落下去?甚至动手杀人?”

    难道真是如他遗书上所说,因为他恨第三者吗?但是他有那么多的女性客户,其中也有为人情妇的,为什么以前不杀,最近才杀?

    “他的遗书给我看一下。”杜豫接过那张染了血渍的纸,目光缓缓看过每一个字,蓦地身体一僵,“我用钥匙开门进到屋里,有预谋地带刀杀死了她们,事後我也深感对不起她们……”

    “怎么了?”

    “不对啊,三名死者都是被自家菜刀所杀,可见凶手是利用现场的凶器行凶,并非自己携刀前去……杜豫睑色陡地一白,三哥,黄信应因为第三者而抛妻弃子,最恨他,最恨第三者的应该是谁?”

    “这还用说,当然是黄信应的妻儿。”

    “他的儿子今年几岁了?叫什么名字?”

    “他从母姓,叫崔仪豪。”看见弟弟的脸色登时惨白一片,杜维的脸色也变了,“你听过这个名字?”

    “该死!崔仪豪就是丁丁的同事,大通公司的员工……原来他就是黄信应的儿子!”话声方落,他迅即转身往门外冲。

    他这才知道当黄信应和崔仪豪站在一起时,自己心头那抹奇怪的感觉是什麽了;他们父子俩挥手的动作一模一样,而且眉眼间也有几分肖似。

    天哪,他竟然现在才想分明!

    “你要去哪里?”杜维追在他身後问。

    “去找丁丁!崔仪豪喜欢丁丁,丁丁却喜欢我……”他心头有种不祥的预感,崔豪仪会不会觉得丁丁也是坏女人?“姓崔的在大受刺激下,他的疯病一定会再犯的……老天,希望我猜错了。”

    杜维抢先按下电梯,沉声道:“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我跟你去!”

    一路上杜豫不断打电话到丁家,可是始终没有人接听,这让他焦急担心不已。

    快接电话呀,丁丁!

    ☆☆☆

    “你就是凶手?”紫陌小手冰冷,尽避浑身发抖却仍勇敢地护着母亲,“你不要过来!”

    仪豪一步步靠近,他粗壮的身材充满了威胁感,眼神带著噬血的疯狂,“你现在知道已经太晚了。”

    电话铃声陡地大作,客厅里的三人同时一震,紫陌想扑过去接电话,却被仪豪所阻止。

    丁母紧紧抱著女儿,震惊不已地看着这一切。

    “仪豪,为什麽?”电话铃声声敲在她心上,紫陌瞥了它一眼,却不敢再试图接听。“为什么你要杀人?你是个好男孩——”

    “闭嘴!”仪豪大吼一声,眼神狂乱,“你,还有你妈妈,统统都是坏女人!一个勾引我爸爸,一个勾引了我又去勾引别的男人,你们两个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老天!

    紫陌双腿发软,牙齿打颤,她吞咽著口水,努力想保持冷静,可是、心跳如擂鼓,几乎快晕厥过去。

    不,她不能晕,她要镇定……妈妈还要靠她来保护啊!

    “你爸爸是谁?你是不是搞错了?”

    “你会不知道我爸是谁?我爸就是黄信应,你的老板,你妈的老情人……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妈在结婚以後还跟我爸偷偷摸摸的吗?”仪豪挥舞着先前溜入丁家厨房内取来的菜刀,一步步逼近她们。“你们没有一个是好人,统统都是贱骨头!”

    “你是信应的儿子?”丁母紧紧盯著他,眼神慌乱而复杂,“我看过你小时候的照片,你爸说要把你给我当乾儿子……”

    “见鬼了,谁要当你乾儿子?呸!不要脸!”

    “你完全误会你爸跟我了,我们只是……”她的眼神变得威然,“我们只是在几年前偷偷见了几次面。那时你爸鬼迷心窍被酒店女子骗光了家产,还抛弃你们母子,他在没办法可想之下才来找我。我跟他没有旧情复燃,我只是拿了所有的私房钱接济他,我丈夫还因为这样误会我,几乎跟我离婚……”

    她素来心高气傲,被误会之後性情越发偏激,也越来越怨恨丈夫误会她,到最後竟然演变到这种地步。

    回首来时路,丁母机伶伶地打了个寒颤,好似作了一场长长的恶梦,到现在才苏醒过来。

    她看着女儿娇弱却勇敢护着自己的背影,蓦地哭了出来,“紫陌,妈对不起你,妈竟然为了和你爸爸赌气而漠视你这麽多年……我一直怨天尤人,埋怨你们父女俩,可是我最该恨的人是我自己啊!”

    听见母亲掏心挖肺的告白,紫陌终於完全了解了,原来母亲不是不爱她,而是一直沉陷在自己的心结里,所以才漠视一切,故意冷淡待她。

    她也哭了,泪水夹杂著欢喜欣慰和感慨。

    “妈,我一直爱你,我和爸爸、永远不会怪你的。”紫陌和母亲抱头痛哭,“这一刻我盼了好久好久……终於让我盼到了,妈……”

    那个有感觉、有感情的妈妈终於回来了。

    仪豪冷冷地看着这一幕,眼底疯狂的光芒越发炽盛,“好感人哪,只可惜你们两个都要死,现在冰释前嫌也没有用了。”

    丁母浑身一震,倏地将女儿推到身後,神情坚决的看向他,豁出去的说:“你杀我吧,放过我女儿!”

    “妈!”

    “坏女人,你们是坏女人,你们两个都得死!”仪豪高举菜刀,朝她们冲了过去。

    紫陌一把推开她母亲,她闭上眼睛,不敢看刀刃戮入自己体内的那一瞬间……

    她已经有心理准备要死了,可是耳际陡地轰然一声巨响,震得她整个人惊骇地往後退了两步。

    一缕烟硝味飘散在空气中,杜维执枪的手缓缓放了下来。

    杜豫像龙卷风的冲了过来,飞快抱住她瘫软下滑的身子,“丁丁!”

    仪豪双眼大睁着,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胸口爆出的血花,片刻後,他的身体慢慢地往後倾倒。

    “砰”地一声,他倒地气绝身亡。

    杜豫紧紧抱著浑身冰凉的紫陌,脸色简直比她还要惨白,“丁丁?丁丁?你有没有事?有没有受伤?”

    他紧张地检查她全身,“骨头……没事,胸口……没事,下巴……没事,脸蛋……没事,脚踝……没事。”

    看著她虚弱地倒在他怀里,他的心好痛,简直要把他整个人撕成千万片。

    看见崔仪豪挥舞著菜刀要往她身上戳下,他的呼吸瞬间停止,脑袋像被巨雷劈中一片空白,若不是二哥及时掏出枪来,他实在不敢想像万一来不及救她怎麽办。

    来不及扑倒崔仪豪,来不及夺下他的刀子,来不及挡在紫陌身前……老天,感谢老天让二哥一枪命中崔仪豪!

    二哥,我以後一定不乱抢你的咖啡,一定帮你解剖……不,是帮你分析案子,一定不在老妈面前乱说你坏话,一定……

    杜豫脑中乱成一团,心里满是对兄长的感谢和对老天爷的感恩。

    更重要的是,紫陌没事,她完好无恙的在他怀里。

    看他脸色发白紧张的模样,紫陌先是一呆,再来是想笑,可是首先冲出来的却是泪水。

    丁母冲了过来,哭喊道:“紫陌,我的女儿……你怎麽了?不要吓妈啊……你还好吗?有没有事?有没有?”

    紫陌眨了眨眼,看著杜豫焦虑深情的眼眸,再看着母亲关心疼惜的眼神,泪水瞬间濡湿了双颊。

    她双手紧紧环抱住他们俩,狂喜地哭了起来,“我没事,我没事……天哪,我觉得我好幸福……”杜豫也紧紧地抱著她,“没事,真的没事,丁丁真的没事了,谢谢老天……”

    杜维含笑看着这一幕,突地,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我是杜维。”他微皱着眉头,是谁这麽杀风景,在这么感动人的时刻打电话给他。

    “小梨子?亲爱的老婆,我马上就要回家了……”倏地,他整个人僵住了,说话变得结结巴巴,“我……我要……要做爸爸了?啊?”

    紫昭和杜豫的视线被他惊天动地的叫声吸引过去。

    “你怀孕了?想吐是因为怀孕了?三个月了?我要做爸爸了?”杜维一副狂喜到快晕倒的样子。

    紫陌和杜豫闻言惊喜地对看一眼,忍不住相视而笑。

    “丁丁,”杜豫突然凑近她耳朵,低声诱哄道:“小梨子已经怀孕了,你要不要答应嫁给我,让我们也来努力生个小小丁?”

    紫陌的小脸涨得通红,她又羞又急地捶了他一记,一抬眼,却见到母亲温柔慈爱的目光。

    “紫陌,答应他吧,我们家已经冷清太久了,也该热闹一下了。”丁母眼眶泛红,唇边的笑容却是那样的美。“再说,我和你爸爸那麽多年没话讲,有个小外孙给我们两个玩,应该情况会改善很多。”

    “妈!”紫陌伸手揽住母亲的颈项,顿时觉得好幸福、好幸福。

    黑夜的陰影已经过去,灿烂的阳光终於到来了。

    从此以後,爱不再是忧郁的蓝色,爱是甜美温暖幸福的种子,在每个人的心上生根发芽,然後茁壮成朵朵缤纷灿烂的春花……

    附证:文中所提及的“LoveIsBlue”这首歌,作词者为波玛丽亚大乐团;;;;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夜魅的诱惑最新章节 | 夜魅的诱惑全文阅读 | 夜魅的诱惑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