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夜访多情郎 > 第九章

夜访多情郎 第九章 作者 : 蔡小雀

    今天晚上向磊要去参加一个商业餐会,没有办法送她回家,因此云眉一下班便背着包包走出大门;她正想赶搭公交车回家时,却一眼就见到早上那个讨厌的男人。

    他换了一套衣衫,帅气地倚在积架旁边。

    “别走,我有事情要跟妳谈。”

    “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她下巴一昂。

    “我叫辛向扬。”他缓缓地开口,“这个名字对妳有没有什么印象?”

    云眉脚步顿了顿,愕然地转过头来。

    辛向扬?好熟的名字,她好像曾经听同事说过,向磊还有一个弟弟叫辛向扬,是他的继母所生。

    而且这个辛向扬并没有在辛氏任职,而是成天吃喝玩乐、游戏人间,还是个有名的花花公子。

    难怪她觉得他有点眼熟,原来他眉宇间有几丝神似向磊。

    云眉紧紧盯着面前这个邪气的男人,脑子自动将他和辛老夫人的影子重迭在一起。

    瞧他早上那副吊儿郎当戏耍她的模样,看来他和他的母亲也是同一种人物。

    她低哼一声,转身就要离开。

    “我是代表我母亲来跟妳谈判的。”

    “谈判?”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这个辛老夫人可真是锲而不舍呀!自己打头阵不成功,又派儿子出马来游说,她实在太“用心良苦”了吧!

    “请上车。”他替她打开车门,“我们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谈谈。”

    云眉怒视着他半天,最后还是选择坐了进去。

    她倒要看看那个美丽老巫婆又想玩什么花样……反正她誓死要捍卫他们的爱情。

    向扬驾着车子来到了一家咖啡馆。

    那家咖啡馆里已经架设了针孔摄影机,正待捕捉她的一举一动。

    “喝点什么?”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她已经顾不得礼貌了,熊熊的怒火已经将她的理智燃烧殆尽。

    正所谓泥人也有三分土性子,她上次被他母亲羞辱还不够,这次他们又这样对付她……她拚死也要让他们的计划砸锅!

    他挑起眉,似笑非笑地道:“火气这么大,真奇怪我大哥怎么会喜欢上妳?”

    “不关你的事,这是我和向磊的私事。”

    “这不只是你们两个的私事,其中还攸关我们辛家的未来。”他斜睨着她,眸光冷漠,“妳如果以为嫁给了我大哥就能够掌握辛家的财产,那妳就太天真了。”

    怒火烧得云眉直觉地反击,她学着电视上坏女人的冷笑,低低哼道:“哦?你要不要试试看?看看以后辛家究竟会是谁当家!”

    “妳的计划不会成功的,我们不会坐视不管。”他盯着她。

    云眉又干笑一声,“你们能拿我怎么样?我已经告诉过你母亲了,拿钱来叫我离开向磊是没有用的,我再怎么样都不离开他……钱等到我嫁给他以后还怕没有吗?到时候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你们谁管得着?”

    “看不出来妳是这种女人。”他故意诱导着,“没想到妳居然这么贪心。”

    “被你们逼出来的!”如果不用这个方法,他们会死心吗?

    她话不说得夸张一点、绝一点,他们恐怕会把她吞得连骨渣子都不剩。

    “我会去告诉我哥,关于妳的计划。”

    “你去说吧,他才不会相信你呢!”

    “看来他真的被妳迷得团团转。”他低喟,垂下眼帘掩饰得意之情。

    “所以你和你妈妈以后别再来蚤扰我了,否则我会对你们不客气的。”她怒瞪着他。

    向扬倏然站起身,“看来我们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了。不过终有一天妳会自食恶果的。”

    云眉迫不及待地离开、她对他抛去一个白眼,挥袖离去。

    向扬对着吧台的男服务生打了个手势,那人点点头,取出录像带。

    “完全不需要剪辑,她的反应和我事先预料的一样。”他冷笑着,“她甚至不伪装一下她爱我大哥……果然是笨女人,想和我玩花样,还早得很呢!

    他取饼那卷录像带,对着伪装的男服务生挥挥手。

    “阿当,谢了。”

    “哪里。”

    云眉带着满心的紧张与兴奋,得意洋洋地回到了家。

    老妈还在面摊没回来,因此她自个儿到厨房翻找着材料打算做晚餐。

    云眉甚至快乐地哼起歌来了。

    她压根不知道,远处已经有一团陰谋的风暴向她逼近……

    ***

    向磊踩着愉快的脚步进门。

    现在是晚上九点,待会儿洗过澡之后,或者他可以打个电话给云眉,告诉她他想她。

    客厅的灯倏然明亮,但却不是他按的开关。

    向磊警觉地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人影——

    “向扬?”他不无讶异,“你怎么会来?”

    向扬潇洒地走向他,“嗨,大哥。”

    “今天晚上没有出去猎艳吗?”向磊望着这个他自小颇为疼爱的弟弟;可惜因为继母的缘故,向扬总和他不亲。

    虽然他们不是视彼此为仇敌,但是他们却始终无法突破礼貌生疏的藩篱,变成真正的兄弟。

    向扬扬起眉;大哥看起来明朗愉悦许多,可能是因为谈恋爱的关系吧!

    但是他等会儿却要亲自戳破这个爱情的假象……

    向扬陡然觉得于心不忍,可是这件事他又非做不可。

    “事实上,我今天晚上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他缓缓地走向电视机前的放映设备,将拷贝好的录像带放入匣中,“你先看这个再说。”

    向磊不明白他葫芦裹卖的是什么药,但是他的眼光却情不自禁地被电视里的云眉吸引住。

    画质清晰、声音响亮……

    “云眉怎么会和你遇上?”他声音沉冷下来。

    “大哥,先看带子吧!”向扬示意。

    向磊专注地盯着电视,但是随着画面的进行,他整个人肌肉绷紧,她的话语像冰冷的刀锋,狠狠地划过他的心脏。

    一种空前的绝望和痛苦包裹住他的四肢百骸,一种被欺骗的愤怒混合着美梦破碎的痛楚则侵入了他的脑子,撕裂他的五脏六腑!

    他拿出全部的意志力控制自己,几乎无法呼吸。“你在哪里录的?”

    “一间咖啡馆裹。我想让你见到她的真面目。”

    “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望入弟弟眼中,寻找答案。

    “你会怀疑我们造假,怀疑我和妈妈诬陷她。”向扬低低地道,冷静的声音底下隐藏着对大哥的怜惜,“可是我只想说:妈妈的确害怕她夺走辛家的财产。如果她不是因为你的钱才嫁给你,那么她就威胁不到妈妈,妈妈也不必那么紧张……我可以把录像带交给你去做鉴定,我绝对没有作任何手脚,一切都是她自愿说出来的。”

    向磊颓然沉入沙发中,震惊和痛苦冰冻了他所有的神经。

    “大哥,你好好考虑一下,我走了。”向扬低叹一声。

    待向扬离开了之后,向磊整个人终于崩溃!

    他不想相信这一切,想听听云眉的解释,想要紧紧抱着她,求她说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但是眼见为凭,他无法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何况如带子里所显示的,假如继母真的去找过云眉谈判的话,那么她没有理由不告诉他的。

    除非她做贼心虚……

    他心中一恸,过去的陰影和对人性的怀疑再度窜上他的心房,他再也受不了这巨大的压力和伤害,紧紧揪着自己的头发,深深地嘶吼出痛苦——

    “啊——!”

    静夜里,只听到受伤的野兽低吼的声音……

    ***

    云眉突然心悸了一下。

    她有洗完澡就听见电话铃声,一声声好似带着怪异的讯息。

    讨厌,她到底是怎么了?从刚刚到现在就心神不宁的,无法平静……该不会是向磊发生什么事了吧?

    “呸呸呸,小孩子乱讲话。”她赶紧拍拍嘴巴,急急冲向电话接起,“喂?”

    “我是辛向磊。”一个瘖痖粗嗄的男声钻入耳际。

    她一时之间也没有意识到他声音的不对劲,还高高兴兴地应了一声。

    “我打这个电话来是要告诉妳,”他的声音从远方幽幽传来,像是幽灵的叹息,“我们之间结束了。”

    云眉心跳有瞬间的停止,她愣愣地道:“什么?”

    “我们之间结束了。”他重复一次,“妳以后不要再纠缠我了。”

    说完,他就挂上了电话。

    云眉不敢相信地瞪着电话,脸色猝然惨白。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她顾不得一颗心被他的话伤得鲜血淋漓,急急套上衣服,抓起包包就往外冲。

    她必须要弄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

    ***

    门铃声大作,但是向磊依旧沉浸在酒精中,不想抬头。

    他盯着美丽酒杯里的液体,彷佛在晶亮闪耀的流动中看见了那一双澄净天真的眼眸。

    心痛再度狠狠地啃蚀着他,他举杯一饮而尽。

    门铃声依然不断,好像不等到他开门誓不休。

    向磊脚步踉呛地到达门边,猛地拉开门。

    云眉就站在那里,清雅轻灵,眼底是无尽的关怀和忧虑……

    直到现在,她还在演戏!

    向磊心一痛,粗声低吼:“妳来做什么?”

    “你是不是喝醉了?”她怯怯地看着他,自动走进屋子,并顺手关上了门。

    向磊冷冷地凝视着她,唇边泛起一抹扭曲的笑,“我喝醉了干妳什么事?我不是说过了吗?我们已经分手了。”

    “可是我不明白……”亲耳听到他这么说,云眉心一怞,眼泪差点夺眶而出,“为什么呢?”

    “妳这个令人恶心的骗子!”他怒视着她,拚命要掩饰自己的受伤和脆弱,所以他要狠狠地将她推开,“我还以为妳是个老天派给我的天使,谁知道妳居然是个魔鬼!”

    “我究竟做了什么?”云眉再也控制不住心中难受的情绪,无助而伤心地哭了。

    “妳不用再伪装了!亏我还被妳唬得一愣一愣的……妳一定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一定很得意吧?”他嘴角怞搐着,“能够把堂堂的辛氏总裁玩弄于股掌之间,是一种莫大的快乐吧?”

    “我没有!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她哭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妳别再假装了,”他痛恨自己在看到她流泪时居然还感到心疼,“妳自己看!”

    他按下播放键,画面立现。

    云眉不敢置信地瞪着画面中的自己,整个人瞬间像浸入一桶冰水中。

    这是个圈套,一个陷阱……而她却呆呆地跳了进去。

    突如其来的晕眩毫不留情的攻击她,她脸色倏然渗白如纸,荏弱的身子晃了晃。

    向磊用了最大的意志力,克制自己不要伸手去搀扶。

    “我还以为我继母是世上最虚伪的女人,没想到妳居然更胜她一筹!”他必须拿出武器将她击倒,否则他的心软会害死他自己。

    云眉觉得肺中的空气似乎被怞光了,但她依然咬着牙要解释——

    “向磊,你听我解释,那是他们陷害我的!”

    不能让他误会她,绝对不可以!他原就对人性充满了怀疑,所以她更不能让这件事情毁了他们的感情。

    可是向磊完全不给她机会。

    “妳毋需对我解释,”他看着她的眼光充满着鄙视和厌恶,“其实今天就算没有这一卷录像带,我也不会娶妳的;我们的身分和地位差太多了,妳根本配不上我。”

    云眉陡然觉得一个响雷从她顶上劈了下来,劈得她头晕眼花、浑身冰冷。

    “你说什么?”她抖动着苍白的嘴唇,嗫嚅地道。

    “我说妳只不过是个贫贱女子,根本就配不上我。”他转过身子,伤痕累累的心已不愿再目睹她的模样……那会令他该死的痛。

    云眉倒怞了一口气,然后像个游魂般转身飘向门口。

    向磊死命地紧握拳头,克制着不再回头。

    云眉浑身虚软地来到门边,蓦然回首——

    “如果有一天,”她唇瓣颤抖、语音破碎,眼中却充满彻底的绝望和心痛“你发现你错了……你绝对不要回头找我,因为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抛下这些话,云眉毅然地走出大门。

    向磊全身一颤,紧紧地闭上眼睛,心在瞬间碎裂开来!

    ***

    云眉第二天就打电话辞职了。和母亲经过一番充满泪水和心碎的彻夜长谈后,她背起了行囊离开了台北。

    然而在离开台北前,她从关心她的刘课长那边打听到了辛家大宅的所在。

    那是向扬和辛老夫人的住处。

    云眉搭出租车来到辛家大宅前,下了车之后,她心下凄凉地环顾着四周。

    这里究竟曾给过向磊什么样的伤痛,曾带给他什么样的陰影,竟令他如此怀疑人性?

    不过这一切都不是她的事了,她今天来这里只是想要做个解决。

    云眉请守门的警卫通报了辛家二少爷,将他从热呼呼的被窝里请了出来。

    向扬穿着一件睡衣走出大门,在门口的阶梯上看见了云眉。

    双眼红肿、憔悴未眠的云眉。

    他直觉地皱起眉头,“妳来这里做什么?”

    云眉直直地望着他,唇边泛起一抹坚强又凄楚的笑,“你很关心向磊吗?”

    他防备地瞪着她,“妳究竟想做什么?”

    云眉的眼眸深幽如黑潭,“如果你是听凭母命行动,那么我要恭喜你,你们成功了,成功地把人性的丑陋发挥到了极致。”

    “妳在胡说些什么?”

    她不理会他,径自说道:“如果你是为了亲爱的大哥才这么做的,那么我要奉送你一句话:你倒是把他打进了十八层地狱中,决心要让他永不翻身。”

    “那是妳的功劳!”他不服气地反驳,“妳别想脱罪。”

    云眉凄然一笑,“看了那卷带子之后,我发现了一件事。”

    “什么?”

    “单纯的人永远把事情简单化,复杂的人永远把事情复杂化。”她低声轻语,“你知道吗?其实人比动物可悲……天上的飞鸟永远不会担心水底的游鱼抢了牠的天空,可是人呢?永远在担心别人夺走了他的一切。”

    她的话让向扬一凛,他紧紧地盯着她,彷佛想看出其中的深意。

    “我来这里,只是想跟你们说一声再见。”她挥挥手,转身步离小径,“这个世界就留给你们这些聪明的、复杂的人吧!我无意和你们争夺。”

    向扬瞇起眼,愕然地望着她的身影进入了出租车,然后消失在视线范围内。

    她的眼神如此清亮却又哀伤,一点都不像诡计被拆穿的恼羞成怒。

    她的声音里充满了悲悯,虽然轻柔如风,但是却重重地击中了他的心。

    难道……事情并非他所想的那样?

    “向扬,是谁呀?”辛老夫人打着呵欠,出现在他身后。

    “方云眉。”

    “那个女人?她又来干什么?”辛老夫人柳眉一蹙

    “她来告诉我们,我们赢了。”他沉思地道:“大哥应该和她分手了。”

    辛老天人眼睛倏亮,狂喜地大叫,“真的?哈,我就不相信她能够死皮赖脸到这个程度!哼,自己当初不懂得把握机会,如果她那个时候接受了我的条件,今天就不会这样一无所有地被赶走了……再嚣张啊!什么叫**情?爱情能当饭吃呀?”

    向扬听出不对劲,猛地转过身来,“妳说什么?”

    “她真是个天真到近乎白痴的傻瓜,说什么再多的金钱都没有办法买到她的爱情……哼,现在落魄了吧?我就不相信她能够多……”一看到儿子近似要杀人的眸光,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呃,向扬,妈妈都是为了你好;如果向磊结婚了,那你不是什么都没有了吗?所以妈妈会这么做都是——”

    “是为了妳自己的私心和贪婪。”他恶狠狠地看着她,“妈,我以前不去理会妳的各种夸张行径是因为我们是母子,而且妳的行为虽然乖戾却不会伤害人;可是今天妳实在错得太离谱了!”^_^小、说,之。家﹒独-家﹐制-作^_^

    辛老夫人愕然地看着他,被儿子眼底的怒火吓着了,“向扬,你别吓妈妈,妈从来没有看过你这个样子……而且我做这一切真的都是为了你呀!”

    “妳不必再多做解释了。”他现在有比听母亲辩解还重要的事要做,“我现在正式的警告妳,如果妳真想做一个好妈妈,做辛家的老夫人,那么从这一刻起不准再玩任何花样,否则——”

    “否则什么?”她喘着气、瞪着儿子。

    “等到大哥知道这件事情后,我绝对不会帮妳求情的。”向扬丢下这句话就往外跑,完全不理会自己身上还穿着睡衣。

    他必须去挽救大哥的爱情,也挽救自己所犯下的可怕错误。

    他尽避吊儿郎当,尽避游戏人间,但是他从不想伤害任何一个人……尤其是他自小一起长大的大哥。

    辛老夫人呆望着儿子的背影,颓然坐倒在地上。

    在这一瞬间,她活像老了好几岁。

    ***

    听完了弟弟的解释之后,原本颓丧地倒在酒瓶间的向磊陡然惊跳了起来。

    脸色白如冰雪的他努力要冷静下来,却只听见她昨夜的话语……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你错了,你绝对不要回头找我,因为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这些话彻底地粉碎了他的理智,向磊紧紧地攀住向扬的手臂,生平第一次向人求助。

    “她在哪里?她到哪里去了?”此刻的向磊仓皇无助如迷途的孩子,深深的自厌与痛苦已经摧毁了他平日的自信。

    向扬看着面前的大哥,鼻头一酸,潜伏在血液里的兄弟之情瞬间跳跃出来,“大哥,你别急,我看到她时她手上拎了个旅行袋,所以她应该是要去旅行。”

    “旅行?”天地如此之大,他该如何找她?

    他猛地一咬牙;无论她走多远、多久,他一定要把她找回来!

    他这才知道,她早已经将他的心一并带走了。

    “是呀,旅行。不如我们分头进行吧!”向扬脑子飞快地转动着,“她没有车子,所以不可能开车南下,所以她唯一的去处就是车站和机场。我们分头去找,我到车站,你到松山机场。”

    向扬的话点醒了身处痛苦迷雾中的向磊,他抓过钥匙就往外冲。

    ***

    二十分钟后,向磊在松山机场内发现了坐在大厅里的云眉。

    她神情恍惚、脸色苍白,像只受伤的小羊般蜷曲着身子。

    向磊心一痛,眼眶冲进了泪意。

    他轻轻地,像害怕惊动她似地走近她身边,“云眉?”

    云眉蓦地抬头,却见到了她这辈子最爱又最恨的男人。

    她瞬间武装起自己,“怎么,觉得昨天晚上骂不够,今天特地再追来喊打的吗?”

    机场大厅内人来人往,衣着皱巴巴、神情憔悴的向磊却一无所觉,此刻他眼中就只有她——

    他的恐惧使他盲目,使他胆怯怯接受生命中的悲与喜,而且让他完全封住自己的感觉。

    是她敲开了他,把他硬拖出了保护的堡垒,更给予了在他生命中最最美好甜蜜的感情与事物。

    他不能没有她……

    “我爱妳。”他深深地凝视着她,不再恐惧,“我爱妳。”

    云眉脑子轰地一响,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爱妳。”他的声音更大声也更坚定,仿佛是在向她做终生的宣誓,“我爱妳,请妳嫁给我吧!”

    机场里开始有人注意他们了,大部分的人都用充满好奇的眼光注视着他们。

    向磊不管,他眼中只看得见她一个人。

    “求求妳,过去的我是个懦夫、胆小表,还是个混蛋,只会用以前的陰霾把自己捆绑起来;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字字真诚、句句由衷,“是妳把我变好了,是妳把我从一个只会赚钱的机器变成了一个活生生、有血有泪的人!”

    云眉捂着嘴,却捂不住满心的讶异和狂喜……她逸出了一声像是哭又像笑的声音。

    向磊单膝跪了下去,真诚恳切地说:“请妳跟我回去,求求妳嫁给我吧!”

    人潮开始往这里聚集,中国人好看热闹的天性发挥无遗。

    而这一幕实在太戏剧化也太唯美了,有人已经开始跟着鼓噪起来。

    “小姐,看他这么有诚意的份上,妳就答应他了。”一个欧巴桑首先助阵。

    “是呀是呀,妳就嫁给他吧!”

    “哇,好浪漫喔——”

    “这是不是电视剧在拍外景呀?镜头在哪里?”

    众人七嘴八舌的热心襄助终于令云眉再也忍不住了……

    他一向不是个浪漫的人,一向就严肃固执古板,有时候还很“是非不明”,可是,可是……

    她就是爱他呀!

    云眉飞身扑进了向磊的怀抱,又哭又笑地叫道:“你好讨厌,好讨厌——”

    全场欢呼!

    向磊紧紧地搂住她,再也不放开了。

    他闭了闭眼睛,在整个人被巨大的快乐淹没的同时,更不忘感谢上苍。

    祂派遣来的小天使,终于让他缺憾的生命完整……

    美梦,成真了!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夜访多情郎最新章节 | 夜访多情郎全文阅读 | 夜访多情郎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