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大富翁的私生子 > 第十五章

大富翁的私生子 第十五章 作者 : 宫祈惠

    【第九章】

    “小夕——”

    殷念龙自恶梦中惊醒,猛地睁开眼,愕然的望着眼前洁白的病房。

    是梦吗?所以他才能再见到小夕?

    原来是梦……只是一场梦……

    “哥,你没事吧?”殷凯勤一脸担忧的凑到兄长面前,关心的问道。

    才离开医院没多久,就立刻接到兄长又昏过去的消息,让他匆忙赶了回来,把工作的事全权交给妹妹去处理。

    “没事。”殷念龙手抚着额头,一脸颓丧,什么也不想多说。

    “哥,谁是小夕?”殷凯勤见兄长已经清醒,且没有什么不舒服,好奇的问。

    小夕……好耳熟的名字喔,是不是在哪里听过?

    “你还在这里……”殷念龙没有回答弟弟的疑问,只是喃喃自语着,“那么,刚刚真的是在作梦了……”

    他梦见自己遇见了一个可爱的小男孩,还有……小夕。

    原来都只是梦。

    “哥?”殷凯勤皱眉,“你真的没事吗?”

    “嗯。”殷念龙淡淡地点头,“你可以回去休息了。对了,我昏倒很久了吗?”

    “大概两、三个钟头而已吧。早上你醒来之后,没吃什么东西就开始处理公事,刚刚要到楼下散步时才会又突然昏倒。医生说好好的吃饭很重要……啊,我晓得了,一定是因为你边吃早餐边工作,所以胃才又不舒服,现在你一定要好好的吃午餐才行。”殷凯勤神色严肃的看着兄长说道。

    “你说什么?”殷念龙一脸愕然的看着他。

    又昏倒?

    那么刚刚他看见小夕的事,不是梦喽?

    “说什么?喔,我说吃饭很重要,护士小姐等一下就会把你的午餐送来……”殷凯勤有些意外的看着兄长突然抓住他的手。

    “你说,我是在楼下昏倒的?”殷念龙迫切的想知道答案,因此不等他把话说完,就立刻打断他。

    “对、对呀。”殷凯勤点点头。

    得到肯定的答案,殷念龙便立刻掀开被子准备下床。

    他无法再冷静下去了,他要去找小夕。

    “哥、哥……你在做什么?”殷凯勤压住他的肩,一脸担心又疑惑。

    大哥是怎么回事?莫名其妙下床做什么?该不会又要跑回去工作吧?

    一想到身为工作狂的兄长确实有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殷凯勤就忍不住蹙眉。

    “你让开!”殷念龙没有回答,迳自要弟弟闪边去。

    他还要去找人呢,没时间在这里穷蘑菇。

    “哥,你该不会是因为不想吃医院特制午餐所以想要『逃跑』吧?”殷凯勤依然挡在他身前,手抚着下颚推测。

    “你在说什么?”殷念龙瞪了弟弟一眼,“我要去找人。”

    “找人?”闻言,殷凯勤张大了眼,十分好奇的问:“找谁?”

    “……左夕。”犹豫了一下,殷念龙最后还是说出口。

    现在让他们知道已经无所谓了,反正父亲早失去主宰他人生的权力,他想跟谁在一起,都再不需要害怕被人知道了。

    “左夕?”谁是左夕?这名字很熟悉呢。殷凯勤偏头仔细在脑中搜寻着。

    “你到底要不要让开?”殷念龙见弟弟还是没有要让路,冷冷的怒瞪着他。

    “呃……”殷凯勤被瞪得浑身发寒,赶紧让开不再挡路。“可是,哥,你要去哪里找那个……左夕?”

    啊!对了,他想起来了,左夕就是家里之前一名女佣的侄女嘛,之所以会让他有印象,是因为有阵子她和大哥似乎很亲近……

    唔,现在看来,应该不止“一阵子”。

    呜呜……大哥真是太过分了,什么事都瞒着他。

    殷念龙听见弟弟的话,脚步僵了下,颓丧的又坐回床上。

    是啊,他要到哪里找她呢?她现在应该已经离开医院了吧?但是……

    她在台北?!

    倏地,这个发现闪过脑中,让他又燃起希望。只要她还在台北,缩小了寻找的范围,应该很容易就能找到人了。

    殷念龙拿起手机,立刻拨给征信社,要求他们把寻人的范围锁定在台北。

    殷凯勤目瞪口呆的看着兄长行动力十足的指示,过了好半晌才道:“哥,为什么要把范围锁定在台北?”不对,其实他该问的是,为什么会突然想到要找人?

    那个左夕……难道是大哥的女朋友?

    不过最近这几年,大哥明明每天埋首工作中,从没看他为了哪个女人费心过呀。

    莫非是因为对方受不了老哥工作狂的个性,所以决定要分手……难道大哥就是因为刚刚接到对方打来的分手电话,受到太大刺激所以才昏倒的?

    殷念龙没有回答弟弟的问题,阖上手机之后,他只是呆坐在床边,仔细想着刚才见到左夕的画面。

    她比记忆中更成熟了一些,头发也比以前短一点,看起来更有精神了。但……那个小男孩和她是什么关系?难道是他的儿子?!

    不,不可能,她说过,要是她离开他,一定会拿掉孩子的。

    那么,小男孩就不可能是他的儿子了……

    这个认知,令殷念龙心底蓦地酸疼了一下。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因为那小小生命的逝去而感到悲伤。

    要是当初他能早一点醒悟过来,这样的话,说不定现在他们一家三口已经过着幸福的日子。

    “哥……”殷凯勤不甘心的拉长嗓音,“我说,你也理我一下嘛。”

    “你不是还有工作吗?”冷静看着已然凑到自己面前的脸,殷念龙出声赶人。

    “嘿嘿,工作怎么可能比我亲爱的哥哥来得重要呢。”殷凯勤嘻皮笑脸,一**坐到兄长身边,“哥,那个左、左夕是吧?她最近跟你闹分手喔?”老哥的八卦,不可不知啊。

    “当然不是。”他瞪了弟弟一眼。

    “不然你干么要征信社去找她?”

    哼!以他纵横情场多年的经验来看,绝对是女朋友闹分手。

    “……因为她走了。”瞪了弟弟好一会儿,他才颓丧的说道。

    “走了?为什么?”殷凯勤好奇问道,“是因为你整天沉溺在工作中不陪她吗?就说了嘛,不要每天只知道工作……”

    “她离开很久了。”

    殷凯勤话没有说完,就让殷念龙给打断。

    “呃……什么?”他睁大眼瞪着兄长,“离开很久了?那、那……你怎么会突然想要找她?”

    “因为我刚才在楼下遇到她。”殷念龙轻描淡写带过自己和左夕的相遇,对于他已经花了六年时间寻人的事只字未提。

    “在楼下遇到……”殷凯勤惊叫出声,“那不就是刚刚还在这里的那个女人?”难怪他一直觉得那女人很眼熟,可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那个叫左夕的女人似乎很多年前就搬离殷家了,他会不记得也是很正常。唉,要是他早点认出她来,说不定就能帮大哥把人留下来了。

    “你有看到她?”殷念龙原本黯淡的眼神,瞬间恢复一丝光彩,紧抓着弟弟的手问道。

    “呃,是有。”殷凯勤点头,“如果你说的是那个短发穿着蓝色小洋装的女人的话。不过……她在听到护士说你没什么大碍后,人就走了。”虽然不忍心看见兄长失望,但他还是很诚实的说了出来。

    殷念龙好不容易恢复一点神彩的面容,转瞬又沉了下来。

    她走了……虽然这是早就知道的事实,但每次听见她离开自己,他就会忍不住再难过一次。

    “哥……”殷凯勤原想安慰兄长,但却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跳了起来,接着冲出病房,留下伤神的男人独坐在病房里。

    “小夕……”殷念龙痛苦的将脸埋进掌中。要是自己当年没有让她伤心就好了。

    人总是这样,得不到,就会一直以为那是自己最想要的,直到失去了身边原有,才晓得原来自己最珍贵的宝贝,不是挂在天边那遥不可及的梦,而是身边温暖的守候。

    “哥、哥——”不知何时又冲回病房的殷凯勤,推着正沉浸在悲伤中的男人,急切的说道:“我跟你说,我有问到那个左夕的资料了。”

    刚才那女人坚持和他一起送大哥回病房时,他就应该知道事情绝不是像她说的“因为他突然昏倒在我旁边,要是没确定他真的没事,我会作恶梦”那样单纯。

    也幸好他有听到护士叫她“左小姐”,会这样叫,代表护士认得她吧?所以他刚才便去找护士,要了她的资料。

    “你问到……”殷念龙又惊又喜的抬头看着他,“那她现在住哪里?”

    “咦?住哪里?这个我不知道耶……”殷凯勤搔搔头,一脸无辜的看着兄长。

    “你不是说你问到小夕的地址了?”殷念龙蹙起眉,有种被耍的感觉,口气也因此冷了起来。

    “我是说,我问到和她有关的资讯了。”殷凯勤不多废话,直接说道:“她每次都会陪她朋友来产检,但她朋友最近因为胎儿有些问题,前阵子开始住院,直到今天才出院。”他问到的那名护士小姐刚好前几天都在妇产科轮值,所以对于左夕还算有印象。

    “出院……已经走了吗?”殷念龙再度皱起眉头,“她朋友叫什么名字?医院总有她的地址吧?”

    “嘿,不愧是我最崇拜的大哥。”殷凯勤看着兄长,很开心的说:“所以,哥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打电话请征信社查她朋友的资料喽。来,我把她朋友的名字抄来了……”

    医院不能透露病人的隐私,不过那些小事征信社应该有办法。

    等找到她朋友,要找她可就容易了。

    “凯勤,谢了。”殷念龙和征信社通完话后,十分感激的看着弟弟。

    虽然他一直都觉得自己和殷家的双胞胎不亲近,但他们却是在他遇到困难时,帮助最多的人。

    六年前他决定要自己出来创业,不再倚靠殷氏的力量时,是凯勤和凯菲二话不说将他们自己所有的积蓄交给他运用。就连现在得到左夕的消息,也是靠着凯勤的机灵,他才有更快的途径可以去找人。

    “哎呀,干么道谢?我们是兄弟嘛。”殷凯勤爽朗的拍拍兄长肩膀,豪气的说:“所以老哥,下次要是换我遇到事情的时候,你可一定要帮我啊。”

    “嗯,我会的。”殷念龙点点头,看着弟弟诚挚的脸庞,嘴角微扬。

    他以前怎么从来就没有发现他们的好?就算他在殷家没有得到父亲的关怀爱护,但至少,他在那里还有一对视自己为亲兄长的弟弟跟妹妹。

    是否就因为过去他太不懂珍惜,上天才会用这样的方式让他去体会?

    他发誓,他以后一定会好好珍惜身边拥有的一切,所以上天别再惩罚他了,将属于他的左夕还给他吧。

    殷念龙无声向上苍祈求着。

    “妈妈,有人按门铃耶。”正在客厅一个人玩得很愉快的左昱,听见门铃声响,立刻对在厨房里忙着做晚餐的左夕大喊。

    “小昱,你先打开里面的门看是谁,如果是干妈就开门,要是推销员,就请对方离开。不要随便开外面的铁门,知道吗?”

    “好。”左昱乖巧地应了声,咚咚咚地跑到门边,将内门打开一个小缝,从里面探出一颗小小的头颅,看着站在门外的人。

    “嗨!”门外,殷念龙看见来开门的是左昱,便蹲下身子,紧张的看着他。

    征信社那边说这小男孩是左夕的儿子,今年五岁……那确实是他的儿子没错了。

    昨晚,拿到征信社给的资料后,他不止一次想要感谢左夕,因为她最终没有拿掉属于他们的孩子。

    “叔叔?”认出殷念龙就是前两天替自己投钱买饮料的人,左昱有些讶异的将木门再拉开一些,“你来找谁呀?”

    “找你妈妈。她在家吗?”殷念龙露出微笑,看着眼前的小男孩。

    他没有什么和小孩相处的经验,但他想,微笑应该可以拉近自己和孩子的距离。他努力的看着左昱傻笑。

    “妈妈在煮饭。”小男孩看着他好奇的问:“叔叔,你认识我妈妈喔?”

    “认识。”他柔声回答。

    “可是,我怎么都不知道你认识妈妈?”左昱疑惑的偏头看他。

    “那是因为……妈妈还没有跟你说过。”他轻声解释着,脸上全然没有不耐烦的神色。

    “喔。”左昱点点头,很快就接受他给的说法,“那叔叔你等等,我问妈妈可不可以开门。”说完他便轻轻扣上内门,咚咚咚地又跑了进去。

    真是个乖孩子,还知道不能随便替陌生人开门。左夕把他们的儿子教得很好。

    殷念龙骄傲的笑了起来,但随即想起自己也被划分在﹁陌生人﹂的行列,原本扬起的嘴角又拉了下来。

    不,他不能这么快就感到难过丧气,都已经花了六年时间找人,现在人也找到了,只差让他们回到自己身边,他只要再加把劲就好。

    看着紧闭的门扉,殷念龙在心底为自己打气。

    他相信,总有一天左夕会愿意原谅他的,然后带着孩子一起回到他身边。

    十分钟、二十分钟过去了,站在门外的他侧耳倾听门内的动静,但也许是因为有了两道门阻绝,他什么也听不见。

    一个钟头、两个钟头……时间飞快的流逝,但那扇门仍然一动也不动,里头依旧静悄悄,没有要打开门的迹象。

    小夕应该还在生气吧?殷念龙忍不住苦笑。

    原先他就没有期望今天来,左夕会立刻开门欢迎他,只是在知道自己不受欢迎的事实后,他的心还是会微微的抽痛。

    “妈妈,那个叔叔会不会还在外面呀?”左昱不安的朝关上的门望了望,问了今晚第五十次相同的问题。

    本来他以为叔叔是妈妈的朋友,妈妈知道叔叔来拜访会让叔叔进来,可没想到事情和他想的完全不同。

    听见上次在医院里遇到的叔叔来找她之后,妈妈立刻要他不准去开门,乖乖待在屋子里,而且也不能去找外面的叔叔聊天。

    但是……都不理叔叔,这样叔叔不是很可怜吗?

    而且从他们吃完晚饭到刚刚洗完澡,时钟的短针已经从六走到十一了,万一叔叔还在外面,不就要饿肚子了吗?妈妈真是奇怪……

    左昱小小的脑袋里充满不解,却在母亲严厉的眼神威逼下不敢说出口。

    “不会。”左夕还是坚持一样的答案,“没有人开门他就会走了。”

    殷念龙到底还来做什么?难道他真的想把孩子抢走吗?

    她突然想起他曾和自己说过,他父亲就是因为原配夫人生不出孩子,所以最后才把他接回殷家的。

    该不会……殷念龙那美丽的妻子也生不出孩子,他便将主意打到左昱身上了?

    不,她绝不能让他这样做,这样会毁了左昱的一生。

    她不要儿子变成一个像他父亲一样的人。

    “妈妈没有开门去看怎么知道?”左昱不死心的继续问。

    “因为妈妈说了算。”这个回答很赖皮,却足以让一个五岁的孩子安静下来。

    “妈妈,为什么叔叔说他认识你,你却说不认识他?”只可惜安静没多久,左昱又有疑问了。

    “我不知道。”左夕心烦意乱的和儿子一起收拾屋里的玩具,心思忍不住飘到门外的那人身上。

    从晚饭前到现在已经过五个钟头,他应该早就走了吧?

    上次在医院时,护士小姐说他是因为胃溃疡而昏倒……胃溃疡的人,能饿肚子吗?

    不对,她管他那么多做什么?他都要来跟她抢儿子了,她还在担心他的身体?

    就像美芳说的,她要给他点颜色瞧瞧,让他不敢轻易抢走孩子,这样才对呀!

    “不知道什么?”左昱凑近母亲身边,“妈妈,你今天好奇怪喔,跟平常都不一样。”平常妈妈都会很温柔的笑,不像今天,脸好像被乌云盖住一样,阴沉沉的。

    “乱讲!”被儿子这么一说,左夕赶紧反驳,“我哪有不一样?”

    “有啊。”左昱点点头,指着她的脸颊,“你都没有笑了。”

    “嘻——”她夸张的拉起唇角,“这样有笑了吧?”

    “妈妈,你好幼稚喔。”左昱摇头晃脑的叹气,说着最近在幼稚园里学到的新词汇。

    “吼……小昱,妈妈今天工作比较累,你都没有说要帮我搥搥背,还一直说我没有笑。”左夕索性嘟着嘴,跟儿子撒娇起来。

    “好嘛,那你去床上趴着,我帮你搥搥。”左昱看着母亲,提议道。

    “你说的喔。”左夕牵着儿子进房间,趴在床上享受他的贴心服务。

    只是没一会,那个说要替母亲搥搥背的小家伙,就已经倒在被窝里,睡得不省人事了。

    “真好睡。”左夕摇摇头,替儿子盖好棉被。

    叔叔会不会还在外面呀……

    蓦地,儿子的问题跃上她脑际,看着他沉沉的睡脸,她愣了愣。

    要出去看看吗?

    算了,还是不要吧。不管他是不是仍然站在外头,那都不关她的事了。

    左夕在心底说服自己,但躺上床之后,心思却一直往家门外飘去,让她一夜无眠。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大富翁的私生子最新章节 | 大富翁的私生子全文阅读 | 大富翁的私生子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