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兵捉强盗 尾声 作者 : 杜桦

才走进舱房,一关上房门,穆尔莫马上猝不及防的拉白苹入怀,低头热吻住她的红唇,舌尖彻底的品尝她口内的甜美,双手饥渴的搜寻她全身的娇软。

白苹只觉体内一股暖流逐渐沸腾,她忘我的抬手环抱他的腰……

“啊……”他微弯着身子低呼道。

原来白苹不小心碰到他的伤口。

“对不起。”她连忙道歉,体内的火焰也稍稍平息。

倚在他怀里,轻抚着他的伤口,再仰望他肿胀的眼睛和瘀青的嘴角,她愧疚的喃喃道:“是我害了你,我不该把你反扣在囚牢里的。”

低头凝瞄充满愧色的容颜,穆尔莫摇了摇头:“不,这要怪我,老是对你不设防,才会一而再的着了你的道。”不由他又想起被她削去辫子的往事了。

她和他在许多方面都是旗鼓相当,谁也不比谁逊色!

或者就因为这样,他才会如此的欣赏她、如此的爱她吧!穆尔莫想道。

“上床上躺一下吧!”白苹搀扶着穆尔莫坐到床沿。

正要帮他躺好,他猛地又拉下她,直到她与他额头碰着额头、鼻尖抵着鼻尖,然后才喑哑的说:“这辈子除了我,你别想再跟着其他男人。”

“你在说什么?”白苹皱眉的想直起身子,无奈却挣不开穆尔莫的大手。

“刚才你为什么没有拒绝王爷?”他充满酸味的质问,两手紧紧捧住她的脸颊,呼出的热气吹得她痒痒的。

“我怕开罪他,连累了弟兄们。”像被下了蛊般,她愣愣的回答。

深深凝视她秀丽的容颜,心头一阵暖哄哄的,他好爱她呀!这个认知令穆尔莫不觉深叹口气道:“唉!我从京城一路追下南洋,又从南丫岛到韩朱岛,再找到罗什岛,为了你,我几次在生死边缘上徘徊,难道你就这么狠心,完全体会不到我的心意吗?”

是的,被恭亲王这么一抢先,穆尔莫决定打破沉默,也向她表明心意,免得她被其他男人抢走。

闻言,白苹用力的挣月兑穆尔莫的手,离开床治走到舱房角落的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她才低低的说:“我都把自己给你了,不是吗?”可是……又能怎样?她无奈的暗叹。

不是说把自己当祭品的给了心爱的男人后,就得要男人对她负责,或者要她失去自尊的一辈子跟着他!她也可以有选择的!虽然这个选择不是她所愿意……

“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坐在床沿的穆尔莫大声问道。

她转头,面无表情的凝视穆尔莫,清楚的开口道:“我明天就回观澜号了。”

观澜号一直跟在船队后面航行着,而谷风、平儿和一干兄弟们也都在等着她回去呢!

“你是什么意思?”猝问着,他倏地来到她面前蹲下来。

“你听到了,我明天就要离开了。”她垂下眼眸毅然低语道。

早走、晚走,都要走,反正他的伤也差不多快痊愈了,那么她又何必多留恋呢?想到此,她的心又是一阵抽痛。

盯紧那张冷寞如昔的脸蛋,穆尔莫顿然火冒三丈,猛力摇晃她的双肩,激动不已的嚷道:

“该死的,我不要你再摆出那张冰山脸对我,我要你恢复在韩朱岛时的温度、热情。”

他受不了她脸上这张伪装坚强的假面具!

白苹表面平静如昔,可心口却是波涛汹涌。

“告诉我,你究竟在想什么?”穆尔莫咬牙的问。

“你都恢复记忆了,韩老儿一家的仇也报了,为什么你还要离开?”

“我是在观澜号上成长的,我回观澜岛、回自己的家有错吗?”

这话一出,穆尔莫不禁傻了。

对呀,她说的没错呀!她出身海盗窝,从小跟着他大哥枭鹰闯荡江湖、在海上出生入死,和谷风等人宛如亲人的共同生活了二十几年,她确是在观澜号上长大的,而大哥一手打造起来的观澜岛,当然更是她的家!

“我为什么不能回自己的家?贝勒爷。”她冷冷的再问。

“可恶,你故意气我的,是吗?”穆尔莫铁青着脸。

白苹轻轻摇头,微扯嘴角,仍是用平淡的语气说道:“我何必气你,这对我没有好处吧!”

“我爱你!”咬了咬牙,穆尔莫猝然说道。

她一震,好半天不能言语。

“在韩朱岛时,我就告诉过你了,我爱你。”他热烈的再说。

“我以为你是跟韩若岚说的。”终于她又找到声音了。

这下子穆尔莫气爆了,他受不了的跳起来大叫:

“你到底在跟我扯什么?当时你失去记忆,当自己是韩若岚,我跟你表白,你骂我拿你当白苹的替身,好了,现在你恢复记忆了,结果你却又跟我扯什么韩若岚,你非得这样整死我才开心吗?”

“不是的,我、我……”

她咬唇的摇了摇头,强装的冷酷开始崩溃……

“那你到底要我怎么做?你说呀!”

“我……”她整个脑子闹烘烘的,不知怎么开口?

“你说呀!”他再喊道。

一阵沉默……她崩溃的大吼:“你不要逼我。”嘶叫着,两行热泪汩汩流下。

“我们之间根本不可能的。”她啜泣的说道。

她哭了……她哭了……大受震撼的穆尔莫呆望着双手捂着面颊低泣的白苹。

一直以来,他见到的白苹都是一副冷傲坚强的模样,从未想过她也会流露脆弱无助的一面……

他猝地再蹲了下来,紧紧的抱住低声饮泣的白苹。

“我是个孤儿、是个海盗……”埋首在他的颈项里,她嘤嘤低语。

该死的!他差点忘了她已经恢复记忆了。穆尔莫暗咒着。

直至这一刻,穆尔莫也才捉到了头绪,脑子回忆起在韩朱岛上谷风说的话——

“五岁那年,她的母亲趁白当家在一次打劫商船身受重伤、躺在床上不能动弹时,狠心的丢下她们父女,跟寨子里的一个小伙子私奔去了。”

“白当家也因为这个打击才一命归西的。”

“小时候她是个很爱笑的小女娃,自从那之后,她的脸上不再有笑容,也不再有明显的情绪反应,所有的喜怒哀乐都藏在一张如寒雪般的面具下。”

是的,是她的身世造成了她冷傲的性情,可当时在韩朱岛上,她是处在失忆的状况下,他只能想尽办法先以唤回她的记忆为要。

偏偏却又冒出个鸭霸穷搅局,冒险去罗什岛又跑出个富商、什么恭亲王奉命南下……又是刺杀又是京里密谋造反的,接着他又被鸭霸折腾得半死……一连串的事情下来,他一直没有机会和她坐下来好好的谈一谈。

该死的!命运及种种人生际遇,他再次暗咒道。

“你说的这些跟我爱你又有什么关系呢?”穆尔莫爱怜的轻吻她的头顶。

“你还不懂吗?”她坐直了身子。

抬手拭净她颊上的泪痕,他竟然微笑的摇了摇头,干脆俐落的说:“不懂。”

“你是满清皇室的贝勒爷呀!”

“那又如何?”肩一耸,穆尔莫依然一副无关紧要的模样。

“而我是个有汉人血统的海盗。”白苹近乎激动的嚷嚷。

“这又有什么影响?”他不在乎的说。

他几乎忘了自己是在皇帝老子颁布南洋海禁时,知道皇帝老子害怕反情的汉族力量暗结于南洋海域的心态,巧言以维护皇室安全,请缨出海敉平海贼流民,才得以堂而皇之的领着船队下南洋的。

后来在南丫岛得知白苹落海失踪的消息后,他带着黑影私自离开船队上观澜号寻找白苹的。

他无故擅离职守,若被人向皇帝老子参上一本,不论皇帝老子怎么器重他,他也难逃皇律罪责的。

不过,也算他运气好,奉旨南下的恭亲王已自下判断,认定他是被海盗俘掳去的,当然他也顺利逃过一劫了。

“汉贼不两立,你不懂吗?”白苹有点火了。

她这么难过,而他却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哟!刚才才说自己是海盗,这会儿又骂我是个贼人了。”穆尔莫啧啧有声的调侃道。

“穆尔莫!”她气恼的喊。

瞧出她眼底的怒火,他只好收起轻松的态度了。

“自从先皇入关以来,就一直鼓励汉满通婚的,是你们汉人死抱着前朝不放,成天喊着反清复明,排斥我们大清人民的。”

“你们是异族,要不是清兵攻打台湾,剿了我们安身立命的老家……”

“那我大阿哥不也是异族吗?”他打断她的话。

白苹一愣。

“他……他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他和我都是满清旗人,为什么你们就能够接受他?”穆尔莫追问。

“那是因为以前我们都不知道他的身份!”她大声的说。

“可他现也认祖归宗了,你们还是接受他、甚至也接受了苏采薇和我阿玛、额娘?”

“那……那不同……他是老头领的义子,从小和我们一起长大的……他有恩于我们……他不一样。”她心虚的站起身来,在舱房里走来走去。

穆尔莫也站了起来,专注的凝视她无助的模样。

“难道你不爱我吗?”他沉声的问。

“我……”白苹一怔,愕然停止走动。

“别否认,如果你不爱我,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坚持带头攻打罗什岛,找鸭霸拚命!”

当时他是身受重伤,可意识还是非常清楚。

“我是为了要替韩老爹他们报仇。”她无力的说,但他……确实也是她心中牵挂的!

“看着我再说一次。”穆尔莫走近白苹,居高临下的问。

再次感受到他身上强烈的压迫感,她不由自主的后退连连;而他却步步逼近,直到她背贴到舱壁才停止。

穆尔莫捧起她冰凉的双颊,深情款款的低语:“别再自欺欺人,也别再拿种族问题当作逃避的借口,只要你爱我、我爱你就够了。”

望着那对充满深情的深邃瞳眸,她的心悸动如涛……

可以吗?真的可以这么单纯吗?她真的可以跨过那道鸿沟吗?

“你跟我之间可没什么深仇大恨!”

“谁说的,你们满人不但攻打台湾,毁了我们的家园,还逼得我们远走南洋……”白苹无力的挣扎。

对!清兵围剿台湾,害得她们无家可归、颠沛流离的跟着枭鹰亡命南洋的那段苦日子,她永远不会忘记。

“难道朝廷下的政令,也该由我来负责吗?别忘了,我大阿哥一直在你们身边,和你们一起共同奋斗。”

“没错,可是……”

他伸手按住她蠕动的唇瓣,轻摇了摇头:“我爱你!”穆尔莫重重的再说道。

白苹浑身又是重重一震。

怎么办?他又说爱……又说爱……她心乱如麻,简直不知拿他如何是好?

他难道不知道她对他的爱完全无招架之力吗?否则为何动不动就把爱挂在嘴上,教她既心动又渴望。

“好,就算没有种族问题,但……但我还是个杀人越货的海盗呀!我配不上你这位满清皇室的贝勒爷!”她大叫道,泪水又不觉的滑了下来。

穆尔莫陡地俯头顶住她的额头,双手插进她的发际里,认真的说:“如果我放弃皇室的身份,跟着你当个打劫抢船的海盗,你能接受我吗?”

“你疯了?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惊愕的望着穆尔莫。

“为了你,我可以放弃所有的一切,包括爵位、权力和财富。”

他说的都是真的吗?他真的愿意为她放弃功名利禄,甚至皇家的身份?白苹不能相信的睁大眼眸。

“你瞧,我大阿哥和苏采薇为了爱、为了能长相厮守,不也丢开彼此的皇室贵族身份、抛下所有的一切引退吗?还有,我阿玛、额娘不也放下皇室家业,远离繁华的京城,隐居到观澜岛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吗?”

原来他们穆家一门都是性情中人,如此的视富贵荣禄如粪土!

她能相信他吗?能吗?

仔细搜索他的脸庞,再看进他的眼睛里……良久、良久……白苹在他优美的脸上及诚挚的眼里找不到一丝虚假。

真的……他是来真的、他是绝对认真的。

她整个人、整个灵魂都为了这个肯定而震动莫名。

“让我跟着你做海盗,那么你我之间就再也没有什么身份、阶级的问题了!”他又说道。

他……他……这个男人……她的心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还有……咱们也要把大阿哥开创的海盗事业发扬光大,或者……成为叱吃海上的雌雄双盗,你说好吗?”穆尔莫加强补充。

“这辈子你休想逃开我!”

怔怔凝视着良久,她才喃喃开口:“你……好傻,居然要为个女海盗舍弃荣华富贵……好傻……”终于,她失控的投进他的怀里,激动的捶打他的胸口,迭声哭嚷道。

“你这个傻瓜,傻瓜!傻瓜!”

双手紧紧环抱着娇软的身体,穆尔莫这才松了一口气,终于在这紧要的关头上,他用一颗赤诚的心打动了她,从此以后,他再也不会放她走了……再也不会了……禁不住满腔澎湃的热情,他低下头饥渴的吻住她,双手也紧紧的将她抱贴在身上。

因着感动他的真情,她也放纵自己,热烈的寻找他的唇舌,用尽力气的回抱住他,任由激昂的爱由灵魂深处爆裂开来,然后泛滥成灾……是的,她爱他……全心全意的爱着他……什么清朝汉人、身份阶级,她统统不管了。

“赶明儿……你先别回观澜号……”他用力的吸吮她洁白细致的颈项,口齿不清的说道。

“为……什么……”白苹也一边回吻的问。

“我必须先……回京城……八王爷要造反……我得帮万岁爷……爷……”火热的舌尖来到她丰盈的乳峰上,恶作剧似的不停舌忝含挑逗着……然后慢慢往下游移。

“嗯……嗯……”她娇喘吁吁的嘤咛,两手紧握住他的肩头。

“你先陪……我回京好……吗……”他隔着薄衫轻抚着她的小月复……

“嗯!好吗?”

“好……”为了这个肯为她放弃一切的男人,就算要她陪他下地狱,她也愿意。

他将她带到床上,轻轻的放下她,然后褪去两人的衣物,如蛇般的手指轻轻滑过她细白洁致的肌肤……来到她拢紧的腿间……一个快动作,欲火几乎焚身的他深深的进入那温暖潮湿的禁地……狂野而有节奏的撞击出如山洪爆发般的浓情爱意……

“啊……”承受着他的重量……因着他的热情冲撞,她气喘吁吁的。

“爱……我爱……你……穆尔……”呢喃声音消失在空气中,只剩喘息低吟声回荡在窄小的舱房里。

他们的身体和灵魂完美的结合,融化的两颗心不再有空虚,两人的爱在彼此的怀中找到归宿。

在满天星雨落下时,白苹知道自己又有一个温暖的家了。

***wwwcn转载制作******

观澜号

“平儿!”一声爆喊,划破宁静的海面。

分散甲板各个角落的兄弟们丝毫不为这声漫天叫喊所影响,依旧是各忙各的,似乎是听而不闻、司空见惯了。

他们都知道——等会儿一定会有个气急败坏的男人冲上甲板来的。

果不其然,一阵重重的脚步声砰砰的从通道上来了。

“该死的,你们谁看见平儿了?”只见一向幽默风雅的谷风,爆怒的站在甲板上环视众弟兄。

“没看见。”除了在了望台上的孟吉,包括卷毛,小四,阿弟全都摇头回答。

“没看见?就那丁点大的人,你们居然全没看见她?”谷风忍耐的看向正在擦拭洋枪的小四。

扫了眼谷风手上那只变形的蒲扇,小四立刻低下头用力的擦、拚命的擦,然后急促回答:“没有。”

都快气得七窍生烟的谷风再望向卷毛,冷冷的说:“你也没看见?”

卷毛马上头如博浪鼓似的摇个不停。

还没转向阿弟,阿弟便立刻接腔:“我也没看见。”

“好、好,都没看见最好。”带着一股杀气,谷风慢慢的转身走向炊房。

望着逐渐远去的背影,一阵高亢不一的笑声在甲板上扬了开来。

这会儿弟兄们又开始像三姑六婆的七嘴八舌了——

看见谷爷手上的蒲扇没?哈哈……——

哈……那支变形的怪东西,一定又是小平儿干的好事——

是呀,可怜的蒲扇一直是咱们谷爷不离身的最爱耶!——

那个小平儿是不是跟谷爷有仇?不然她为什么老整他呀?——

没办法,那小平儿有怪癖,每次只要她一思念白头领,就会找人恶作剧——

我看不是,一定是白头领要带小平儿上京城,教谷爷给拦了下来,所以小平儿怀恨在心——

对!所以刚刚我才不敢跟谷爷说小平儿和孟吉在了望台上,免得小平儿找我算帐——

你若说了,绝对换你倒大霉,我可不想再睡有尿骚味的床铺了——

其实,这要怪就要怪贝勒爷,干嘛带走白头领嘛!——

人家他们现在是如胶似漆的一对璧人呢!说不定不久后,咱们观澜岛又要办喜事了——

对呀,上回枭鹰头领和苏姑娘的婚礼,我可是醉了三天三夜咧!——

去你的,我看你是藉机喂肚子里的酒虫吧!——

哈……大家半斤八两,谁也别笑谁脚短——

我看咱们得想办法让谷爷也带我们上京城去找白头领,不然大伙儿早晚会被小平儿整死——

你操什么心,遭她恶整得最厉害的也只有谷爷而已——

对嘛!我们只要小心的避开战场就行了——

别忘了,咱们还得四处寻找馨儿的下落,不然回观澜岛一定会被鲁大叔和枭鹰老大剥皮的——

对呀、对呀!贝勒爷也交代了,务必帮他找到他的黑影护卫呢!——

那谷爷不就得让小平儿这么荼毒下去了?——

没关系,谷爷福大命大,顶得住的!——

是呀!是呀!顶得住的……哈……——

唉!可怜的谷爷。

碧蓝的海洋,吹送着咸咸的海风,鼓涨的风帆迎着阳光航行,渐渐的,船影越行越小……-

本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官兵捉强盗最新章节 | 官兵捉强盗全文阅读 | 官兵捉强盗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