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花查理碰上呆美眉 第十章 作者 : 杜桦

花查理:为了和她拥有共同的经验、共同的生命历程,他决定套上婚姻的圈绳,把自己的一辈子绑在她身边。可是,她却完全不懂他求婚的暗示……

呆头妹:是的,突然,她怀疑恋爱的男女,最后一定要走进礼堂,然后把两个不同的个体绑在一起过日子吗?她觉得这还有探讨的空间,所以她决定……

“当当当!当当当!”可爱的下课钟声又响彻整个校园。

不一会桌椅碰撞、学生喧哗声立刻扬起,紧接着学生鱼贯陆续的走出校门口。

“老师再见。”

“再见。”

“老师再见。”

“再见。”又点头,又挥手的,邹佳婧踏着轻盈的脚步走在学生行伍中。

快到大门口,有学生回头大喊:

“老师,你那个帅哥男朋友来接你了。”

还没反应过来,有几个学生已经穿过邹佳婧身边,直冲向停在大门口边的一辆尖端概念车。

看吧!爱招摇的男人,就是学不乖,小心名车又掉入拖吊的命运。

“老师的帅哥男朋友,你要来接老师吗?”其中有个男同学扯着嗓子吼问,声量响彻整个校门口。

一看,就是这个自以为聪明的男学生毁了他一辆2001概念车,傅振中永远都记得这张圆滚滚的脸。

一想到那辆报废的概念车,他的心还在绞痛哪!

“对,放学要赶快回家,免得你妈妈担心。”傅振中皮笑向不笑的说,内心嚎叫着:立刻远离我的新宝贝……立刻远离……

“拜托,我妈还在公司咧,我还要去补习班耶。”一边笑答,小小的眼睛看向那辆闪亮2003概念车。

见状,傅振中马上挡在小胖子面前,频频催促:

“那就赶快去补习,快去,别要在路上逗留,万一被绑票了就麻烦。”

谁知小胖子动作灵活的钻过傅振中,一掌就拍在车盖上,豪气十足的嚷道:

“哇!酷!你换新车了!”

喔哦,那一掌简直是打在傅振中的心窝上,他咬牙忍耐的走到小胖子跟前,一把捉过他,也不管方向就直推他着走,嘴里仍是不停的催促:

“太阳快下山了,快去补习班补习。”

“可是,我想再看你新车嘛!”

“对呀,我们也想看。”不知何时,又冒出一堆小萝卜头围在车子四周。

见状,傅振中心都凉了半截。

“这不用了,你们都要补习吧?那就赶快去,别耽搁了。”一下推这个,一下拉那个的,傅振中两只手不停的推着这群好奇的国中生。

“叔叔,我们可以再帮你检查车子的。”小胖子热心的喊。

“不用了,小帅哥,我的车水箱没事,你不用看了。”

“我又不要检查你的水箱……”

“反正就是……你赶快补习去。”

“叔叔,你很小器耶,就看一下也不会坏掉呀!”

“好啦,快去补习班啦,快去……”

远远就看到傅振中和班上学生又推又扯的,邹佳婧好笑的想起上回学生弄坏傅振中车子的事,难怪他现在见到她的学生活像见到鬼似紧张兮兮的。

正想悄悄走到傅振中身后,却见傅振中那位前任模特儿女友蔓莉婀娜多姿的出现在巷子口。

她……怎会跑来这里?邹佳婧意外的忖想。

“没想到吧?小傅。”巧笑如花的蔓莉拿下墨镜的望着傅振中。

“是你的摄影助理给我地址的,我才找得到这里。”

愣了好一会儿的傅振中,终于回神的说:

“蔓莉,有什么事找我,可以打电话给我,不需要跑来这里。”

“我又不是来找你的,我是来找……”说着,她指了一下傅振中身后。“邹小姐的。”

傅振中猛地回头。

“佳婧,你什么时候出来的?”他立刻走到邹佳婧身边,心跳却不受控制的加快,一股不安感在胸口处蔓延开了来。

“来了一下。”然后她走向蔓莉。

“蔓莉小姐,你找我有什么事?”邹佳婧一派大方的微笑问道。

许是邹佳婧泰然的态度,反而让蔓莉顿感无促,她以为自己突然的出现,邹佳婧会吃醋什么的。

一般常理,见男友的前任女友出现,极少有女人不打翻醋坛子的。

可是,这通则在邹佳婧身上好像起不了作用。

“不,现在我不找你了。”蔓莉刁钻的说。

“我找傅振中。”

“我看你是来找碴的。”早挨过来的傅振中有点上火的接口。

蔓莉不怒反笑,慢慢地踱向那辆闪亮概念车,手指轻轻地在车盖上划着。

“蔓莉,你要底要做什么?”傅振中立刻走到车头前,一副保护爱车的紧张模样。“我们不是已说得清清楚楚了吗?”

“说什么?分手吗?”她睁大美目装蒜的反问。

“你……”咬着牙,傅振中拿眼前这女人没辙,这是继邹佳婧之后,第二个令他有挫折感的女人。

天呀!他这个纵横情场的痞子情圣真是愈活愈回去了,以前那些巴着他,任他搓圆捏扁的女人到哪去了?

那些在乎他生气、在乎他走人,就连他要分手,她们还会要求继续做朋友,根本不敢给他脸色看的那些女人都上哪儿去了?

唉!说到底这个被以前那些爱他的女人宠坏的男人,一下子无法适应失宠的心态而已。

由此可见,爱一个男人,女人可别受到连自尊都失掉,否则男人也会瞧不起你的。

“那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发表任何接受分手的说法。”嘴角弯起一道让人不安的弧度,蔓莉还是高深莫测的态势。

然后她转过头,对邹佳婧说道:

“邹小姐,你知道吗,那天喝完小傅同学的喜酒,在回家的路上,他就迫不及待的打行动给新郎,跟他要你的联络电话呢!”她随口瞎掰,殊不知却一语正中实情。

傅振中的确在送蔓莉回家后,便用行动电话去骚扰戴立祥的新婚之夜,威胁利诱的要到邹佳婧的电话。

“蔓莉,你说这些到底有何用意?”傅振中提高音量的问。

这女人不会是“致命吸引力”中的那个疯女人吧?他暗底捏把冷汗。

斜睨脸色青红不定的傅振中一眼,蔓莉从鼻子冷哼道:

“我是在告诉邹小姐,男人见异思迁的可怕,要她小心点,可别像我一样被男人的花言巧语蒙骗了。”

飞快的看了眼邹佳婧,傅振中气愤的嚷:

“我什么时候欺骗过你?”

“你是没欺骗过我,可是你用欲擒故纵的手法,一面让我倾心于你,诱导我自愿的上你的床,一面摆明你情我愿,要自负责任的态度。”愈说愈怨怒,蔓莉问向邹佳婧:“邹小姐,你说这样耍手段的男人不可恶吗?”

点了点头,邹佳婧回答:“非常可恶。”

一听,傅振中急了。“佳婧,那是以前,我还抱着好聚好散态度在处理自己的男女关系,现在我不会再这样了,认识你之后,我就不再和别的女人交往了。”

“我知道。”邹佳婧还是点头。

“小傅,你忘了,你请邹小姐听音乐会那晚,我们在国家音乐厅外的走廊巧遇后,你就睡在我的木床上,抱着我翻云覆雨呢。”

立刻,邹佳婧皱起眉头。

见状,傅振中忘形的辩嚷:

“我是抱着你喊佳婧的。”喊完,三个人面面相觑,声音霎时静止……

好久、好久,脸色苍白、两手轻颤的蔓莉嘶哑的打破沉默:

“那我很抱歉要跟你说……傅振中,”拼着破碎的尊严,她一字一字的说。“我、怀、了、你、的、孩、子。”

轰然一声,这下换傅振中掉到冰谷里了。

怀孕?蔓莉怀孕了?还是怀他的种?傅振中想都没想到的事。

“你怀孕了?你……”他张口结舌。

“对,我怀孕了,你就要做爸爸了。”蔓莉居然微笑了起来。

“怎么可能?怎么会?这种老掉牙的把戏怎么可能落在我身上?”傅振中不信的喃喃道。

尽管内心酸痛,邹佳婧还是冷静的宣称:

“你该负责的,傅振中。”

是的,再怎样,有了孩子是事实,难道她能为了保有傅振中,而自私的让蔓莉独自承担未婚妈妈的苦吗?还是要扼杀未成形的小生命?

不!她做不出来,打死她都做不出来的事。

那么她只能当机立断了。

“你说什么?佳婧。”他差点跳了起来。

“你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她吞下口中的酸水说道。

有点冒火的的傅振中大叫:

“我他妈的要负什么责任!?”

“你忍心责孩子不顾吗?”凝睇着傅振中,邹佳婧咬唇的说。

原本被狠狠刺伤的蔓莉反倒一愣。

她怎么……这么冷静,这么大量?就一个孩子,她就这么阿莎力的让贤、退开?她不爱傅振中吗?撼动的打量邹佳婧,明明看到她眼底的痛和……爱,邹佳婧是爱傅振中的!一时,蔓莉迷惑了。

“佳婧,不、佳婧,你听我说……”又急又慌的傅振中紧紧握住邹佳婧。

“再说什么都抵不过事实,是你的孩子,你就该负责任。”邹佳婧眼眶盈满泪水的说道。

“不可能的,我都有效防护,蔓莉不可能怀孕……”

邹佳婧气怒伤心的推开急欲解释的傅振中,激动的促嚷:

“傅振中你可不可以像个男人的样子?”

“可是……明明我就……”百口莫辩的傅振中还是不放弃。

“振中,如果不是爱你很深,她怎能容忍你在自己床上喊着别的女人的名字?”邹佳婧苦涩的想到蔓莉的委屈。

一旁的蔓莉胸口悸动如涛,她……她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能想到别人的心情、别人的委屈?这是怎样的一个女人?

“如果不是爱你很深,她会不顾尊严的跑来争取自己的爱情?如果不是爱你很深,她不会明知你爱的是别人,却还愿意替你怀孕。”几乎立刻的,她便有了决定。

“佳婧,不是这样的,不是……”

“你爱我的,对不对?”仰头深深的凝视傅振中,两手轻捧着他的脸庞,她突然问。

他用力的点头,一边反握在自己脸上的手,毫不犹豫的答:

“你知道,我爱你。”

两行热泪滑了下来,邹佳婧感动又心痛的说:

“那就负起你的责任,孩子是无辜的。”

“不!佳婧,你不能把我对你的爱和责任混为一谈,更不能用爱来要挟我!”他不平的吼道。“这对我不公平!”“那对无辜的孩子也不公平呀!”邹佳婧也激动的喊。

“不,我……佳婧,别这样,先把事情弄清楚,再来判我的死罪行吗!?”他也受不了的吼着。

拼命的忍着大哭的冲动,她用力的摇头。

“起码你让我跟蔓莉把话谈清楚行吗?”他激动不已。

“是你做的就是你做的,难道你要逼蔓莉拿掉小孩吗?”

“佳婧,你不用替我作决定,你只要等我……”傅振中愤然的回道。

“可是孩子不能等。”

“没有孩子。”清脆的声音遽扬。

闻言,傅振中和邹佳婧愕然转头,看向声源处——

“没有孩子。”不知什么时候蔓莉两眼清亮,在脸上的气怨也不见了,整个人都变了,好像想通什么似的显得轻松开朗。

“蔓莉,你他妈的到底在开什么玩笑!?”傅振中冒火至极的吼问。

“没错,我是在开你玩笑。”双手一摊,蔓莉干脆的答。

“你……你……”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的傅振中,冲到蔓莉面前,握紧拳头也只能你你你半天挤不出完整的话,更想不出要用什么话来大骂这个该死、刁钻的臭女人。

蔓莉眼一翻,推开七窍生烟的傅振中,来到邹佳婧面前,伸出手来,笑说:

“我输了。”

傻傻的和蔓莉握手,邹佳婧还是一脸的不明白。

“那天晚上是我拥有小傅的最后一次,当我听到他念着你的名字入睡时候,就知道我跟他是没有未来可言了,分手是早晚的事。”蔓莉淡然的笑说。

“跟他交往一、两年,我还没见过他为哪个女人这么紧张、守贞过。”

“守贞?”她又不懂了。

还没说,蔓莉反倒自己笑开了。

“前阵子不管我怎么诱惑他,他就是不为所动。”凑近邹佳婧耳边,蔓莉小声的说。

“噢!”她脸红的低下头去。

“然后他郑重跟我道歉,只是我无法忍受他说走就走的决然,更无法接受他是为了另一个女人而像丢烫手山芋似的丢开我。女人也有尊严的。”蔓莉坦白的诉说自己的心情。

“你……很漂亮的。”不知该说什么的邹佳婧真诚的赞美,好像也在安慰蔓莉,让她知道自己也是很漂亮、很优秀,傅振中不爱她是缘分所致,而不是自己的条件不如人。

“我知道,不然我也成不了国际伸展台上的红模特儿吧。”蔓莉骄傲的说。

邹佳婧笑着点头。

“刚才是我瞎说的,为的是不想让小傅好过。只是……我没想到你竟然要放弃小傅,要他对我负责。”说到这里,蔓莉摇头叹道。

“我被你的度量感动了,良心发现,不想伤害你,我要跟小傅算帐不该连累到你。”

“他刚才的话也伤到你了。”尽管邹佳婧个性一板一眼,但她可是那种奉行女人不伤害女人信条的新女性呢!

“所以我说我输了。现在我总算知道为什么小傅会爱上你的原因了。之前我还很不瞧不起你,不相信小傅会爱上你这种老土女人。”个性直率的蔓莉还上下的打量邹佳婧一身朴素的套装。

邹佳婧闻言,不禁低下头来。被人当面说自己老土,实在有失女人面子。

“不过没关系,你认识了我。”蔓莉自信的抬头昂说。

邹佳婧不解的看着蔓莉。

“有道是不打不相识,愿意做个朋友吧?”

“当然。”她连忙点头。

“好,那就把你自己交给我。”

“交给你?”

“对,你太不会打扮了,我永远都记得在你表弟的婚宴里,第一次见到你穿的那套一服,简直惨不忍睹。”

“噢!”邹佳婧只有的份。

“还有你看你的头发,清汤挂面的一点也没有型。”

“是吗?”模了模直发,邹佳婧仍是不知该按什么话?

“你也要拿掉眼镜。”

“我有近视呀。”

“那就戴隐形镜片,把那张漂亮的脸蛋给远掉了,多可惜哪!”

“喔。”她还是不知要说什么。

“既然要做朋友,我当然就有责任改造你。”

爱恨直接的蔓莉似乎已经丢开傅振中带给她的伤痛,或者她已经决定把这分爱永远的埋进内心的角落了。爱不得就放他走吧!别再自虐,才是有智慧的女人。

“来,我带你去个地方。”说着,蔓莉就挽着邹佳婧走向巷口。

邹佳婧莫名其妙的被拉着前进,突然觉得蔓莉的这种强势行为挺像博振中的。或者也就因为个性上的相像,他们俩反倒产生排斥效应,也或者是他们的分离只能归究缘分尽了。

“你知道,我打算再走两年秀就要退下来,转到造型设计上去发展,刚好就拿你当第一个练习作品。”

这边被冷落很久的傅振中,不知为何两个女人一阵

撄蔹莺螅竟连袂走人,还亲热有如旧识、姐妹状,这两个女人到底交换了什么秘密?

“喂!喂!你们去哪里?佳婧、蔓莉,你们上哪?”傅振中跑了几步促喊。

只儿逐渐远去的背影,其中一人只扬手挥挥算是回答了。

到底发生什么代志?前一刻还有如坠入冰谷,下一刻却峰回路转似的什么事都没有了?这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傅振中纳闷极了。

愈想愈不对,回身钻进爱车,他要追老婆去!

对,追老婆。没错,他决定要昏(婚)了。

否则难保哪天真的有女人带着孩子上门找爸爸,那他不就完蛋大吉?

没错,邹佳婧,是他今生的老婆。至于下辈子嘛……还要问问邹佳婧要不要先预约?

嘿嘿!他要结婚了。

可是……不对,为什么引擎发动不了?用力的转动钥匙,踩下油门,还是没有声音。

怎么回事?抬眼看向车头……咦?有条细缝,难道……傅振中急急再下车,来到车头用力拉起车盖一看。

“他妈的死孩子!又灌水到电瓶去……”

对,没错,蔓莉的出现,叫傅振中忘了那群对汽车充满兴趣又聪明的国中小男生,没有车钥匙也能打开引擎盖,替他的2003概念车做了番检修。

哎!怪来怪去,该怪他自己爱现,这下子昂贵的概念车再次报销了。

尾声

也许大伙儿都知邹佳婧不爱华衣打扮的个性。

在看到整个客厅、沙发、茶几上、地上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购物手提袋时,邹女乃女乃和媳妇邹陈月女俩像见到外星人似的直瞪着跪坐在地上、正在端详一双漂亮高跟鞋的邹佳婧。

“佳婧,这些都是你买的?”邹陈月女指了指散置一地的手提袋。

“是呀!”她头也不抬的回答。

邹女乃女乃和媳妇邹陈月女俩相觑了一眼,邹女乃女乃迟疑的开口:

“乖孩子,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前几天还见她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难道真是恋爱失利?邹女乃女乃暗暗揣想着种种可能性。

“刺激?没有呀,我会受什么刺激?”放下高跟鞋,邹佳婧又捉来一手提纸袋拿出一套名牌套装。

一看,邹家婆媳也知这套衣服价格不低,什么时候这孩子变得这么奢华呢?如果不是受了刺激,一向朴素的女孩怎会一百八十的大转变?

“女乃女乃、妈,你们看,这套香奈儿裁工不错吧!”邹佳婧抖了抖衣服说。

“你不会是想穿这……衣服到学校上课吧?”邹陈月女真的忧心了。

“怎么可能?穿香奈儿教书?会笑死人的。”摇了下头,邹佳婧笑说。“这套是要给大姐的。”

“给你大姐的?”挪开手提纸袋,邹女乃女乃小心的坐到沙发上。

“是呀,女乃女乃,您看这双鞋是给二姐的。”邹佳婧拿起刚放下的高跟鞋。

“你二姐那男人婆才不要穿高跟鞋。”邹陈月女嘀咕。

“所以我才硬要买给她,让她做回小女人。”

邹女乃女乃也笑了。“要你二姐做小女人?那不是要她的命?”

“妈说得没错。”邹陈月女附和的点头。

三个女儿三种性子,她这个做妈的最了解了。

“佳婧,你怎么会买这些东西?”邹陈月女又问。

“是蔓莉带我去逛街的,她说我穿得太老土了,她受不了,决定要做我的造型设计师,要大刀阔斧的改造我。”“蔓莉?她又是谁呀?以前好像没听你提起过?”邹女乃女乃问。

“她是振中以前的女朋友。”

“傅振中以前的女朋友?她怎么会带你逛街买衣服?”邹女乃女乃和媳妇邹陈月女又担心的四眼相对。

“我们现在是朋友了呀,不过,有很多衣服我实在买不下手,索性就帮你们买了。”

“那……佳婧,你跟傅振中……跟这个叫蔓莉的小姐是不是有三角问题呀?”邹陈月女关心女儿的感情生活了。

又拉出一件外套,邹佳婧边翻边回答:

“没有啦,振中和蔓莉已经分手了。”

“那你跟傅振中……”

突然门铃乍响打断邹女乃女乃的问话。

放下衣服,邹佳婧立刻起身。“我去开门。”

拉开大门,赫然是邹女乃女乃口中正询问的男主角——傅振中。

“怎么是你?女乃女乃才刚谈起你呢!”觉得凑巧的邹佳婧笑道。

“谈起我?我怎么了吗?”扬眉问道,傅振中也挺意外的。

“没事,你怎么跑来了?进来吧。”她一转身就准备进客厅。

站在门口,双手插在裤袋里,傅振中微显紧张。

“等一下,佳婧,我有话想跟你说。”

“到屋里说嘛,女乃女乃和妈也在。”

屋子里大人也在,他哪敢进去呀?他可不要再经历一场三堂会审的大场面,何况他要说的话,也不适合在有观众的情形下说的。想着在几个女人的虎视眈眈下,傅振中更是一身汗了。

“不不不,我在这里说就行了。”

邹佳婶也就不动,仰视一脸局促的傅振中,等待他的下文。

“佳婧……”

她还是睁大双眸,耐心的等候。

“佳婧……我……”

“你今天是怎么了?说话吞吞吐吐的,你到底有什么事?”她纳闷了。

“我……很抱歉,蔓莉她跑来找你。”期期艾艾的,出口的却不是心底要说的话。

“蔓莉都跟我说清楚了,事情过去了嘛。我们也做了好朋友,如果签证来得及办下来,可能在暑假结束前会跟她去趟加拿大玩呢。”

傅振中吓一跳,这女人成为手帕交的速度还真快呀!

“你要跟蔓莉去加拿大?”

“她邀我去的。想想也没事,可以的话,我想带女乃女乃和妈一起去。”

一时之间,傅振中不知该作何感想了?

面对意外的发展和结果,他只能面对和接受了,不是吗?

“不论如何,我欠你一个道歉。”

“都过去了,我只希望……”她欲言又止。

“你希望什么?”傅振中上前一步促问。

“你知道我对感情的看法,所以我希望今后你可以做到……专一。”说着,邹佳婧低下头看着自己脚尖。

从没想到自己这种兜不开的个性,竟会爱上个情场浪子!

再想到他以前的花心纪录,邹佳婧更不能相信笃信专一感情的自己,居然能够接受一个曾经泡在速食爱情生活里的男人?真个被缘分圈住,想逃都逃不掉。

“会的、会的,我发誓。”他急迫的迭声答道。

“那就好,如果让我发现你感情走私,我绝对会掉头就走。”

用力的点头,傅振中肯定的说道:

“你放心,我不会的。佳婧……那你……有……你想……我们有没可能……”

该死的!他忘了先问问戴立祥当初是怎么跟她老婆求婚的?傅振中懊恼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后脑勺。

“你没事干嘛打自己脑袋?”她好笑的说。

“不是的,佳婧,我是说……我是想跟你说……”

“傅振中,你到底要说什么?”

“你觉不觉得我们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他月兑口而出的话还挺耳熟的。

闻言,邹佳婧差点笑翻了。

“你干嘛?卖钻石呀?”话一说完,聪慧的她灵光一闪,像是有点明白他的意思。

“不是,我是说我们这样谈恋爱下去,也应该有结果的,像小戴他也进入家庭,也要做爸爸了……所以……我想……或者我们可以考虑一下……”

“说到立祥,也不知他和丽萍怎样了?好久没去看他们了。”邹佳婧顾左右而言他。

望着邹佳婧一副单纯的样子,丝毫听不懂他的暗示,还在关心自己的表弟婚姻。傅振中实在泄气极了。

为了和她拥有共同的经验、共同的生命历程,他决定套上婚姻的圈绳,把自己的一辈子绑在她身边。可是,她却完全不懂他求婚的暗示。

难道是话不够明白?我们这样谈恋爱下去,也应该有结果,意思应该很清楚才对呀!再说他都拿小戴结婚当例子了,她还听不懂?

“佳婧,我是说……我们是不是要定下……”

不让傅振说完,邹佳婧立刻接腔:

“过两天,陪我去看立祥他们夫妻,算算丽萍应该六个月了吧?我刚还买了好几套婴儿衣服呢。”

是的,突然,她怀疑恋爱的男女,最后一定要走进礼堂,然后把两个不同的个体绑在一起过日子吗?她觉得这还有探讨的空间,所以她决定装傻到底。

“佳婧,我是说……”努力不懈的傅振中直想把话说完。无论如何,他就是想娶邹佳婧,这结婚念头一起就越发强烈,此刻他是急迫的想安定下来了。

“要说什么,进屋里再说吧。”讲完,邹佳婧率先走进客厅。“女乃女乃、妈,振中来看你心们了。”

就这样,没求成婚的傅振中只得乖乖地关上大门,跟在邹佳婧后面进屋子里去了。

喔哦!一向在女人面前吃得开的痞子情圣终也踢到铁板了,终也尝到追爱不得的滋味了。

莫非这就是恶马恶人骑,胭脂马遇到关老爷的报应?!

看来他想昏(婚)的渴愿,一时半载是难实现了。

花查理:为了和她拥有共同的经验、共同的生命历程,他决定套上婚姻的圈绳,把自己的一辈子绑在她身边。可是,她却完全不懂他求婚的暗示……

呆头妹:是的,突然,她怀疑恋爱的男女,最后一定要走进礼堂,然后把两个不同的个体绑在一起过日子吗?她觉得这还有探讨的空间,所以她决定……

“当当当!当当当!”可爱的下课钟声又响彻整个校园。

不一会桌椅碰撞、学生喧哗声立刻扬起,紧接着学生鱼贯陆续的走出校门口。

“老师再见。”

“再见。”

“老师再见。”

“再见。”又点头,又挥手的,邹佳婧踏着轻盈的脚步走在学生行伍中。

快到大门口,有学生回头大喊:

“老师,你那个帅哥男朋友来接你了。”

还没反应过来,有几个学生已经穿过邹佳婧身边,直冲向停在大门口边的一辆尖端概念车。

看吧!爱招摇的男人,就是学不乖,小心名车又掉入拖吊的命运。

“老师的帅哥男朋友,你要来接老师吗?”其中有个男同学扯着嗓子吼问,声量响彻整个校门口。

一看,就是这个自以为聪明的男学生毁了他一辆2001概念车,傅振中永远都记得这张圆滚滚的脸。

一想到那辆报废的概念车,他的心还在绞痛哪!

“对,放学要赶快回家,免得你妈妈担心。”傅振中皮笑向不笑的说,内心嚎叫着:立刻远离我的新宝贝……立刻远离……

“拜托,我妈还在公司咧,我还要去补习班耶。”一边笑答,小小的眼睛看向那辆闪亮2003概念车。

见状,傅振中马上挡在小胖子面前,频频催促:

“那就赶快去补习,快去,别要在路上逗留,万一被绑票了就麻烦。”

谁知小胖子动作灵活的钻过傅振中,一掌就拍在车盖上,豪气十足的嚷道:

“哇!酷!你换新车了!”

喔哦,那一掌简直是打在傅振中的心窝上,他咬牙忍耐的走到小胖子跟前,一把捉过他,也不管方向就直推他着走,嘴里仍是不停的催促:

“太阳快下山了,快去补习班补习。”

“可是,我想再看你新车嘛!”

“对呀,我们也想看。”不知何时,又冒出一堆小萝卜头围在车子四周。

见状,傅振中心都凉了半截。

“这不用了,你们都要补习吧?那就赶快去,别耽搁了。”一下推这个,一下拉那个的,傅振中两只手不停的推着这群好奇的国中生。

“叔叔,我们可以再帮你检查车子的。”小胖子热心的喊。

“不用了,小帅哥,我的车水箱没事,你不用看了。”

“我又不要检查你的水箱……”

“反正就是……你赶快补习去。”

“叔叔,你很小器耶,就看一下也不会坏掉呀!”

“好啦,快去补习班啦,快去……”

远远就看到傅振中和班上学生又推又扯的,邹佳婧好笑的想起上回学生弄坏傅振中车子的事,难怪他现在见到她的学生活像见到鬼似紧张兮兮的。

正想悄悄走到傅振中身后,却见傅振中那位前任模特儿女友蔓莉婀娜多姿的出现在巷子口。

她……怎会跑来这里?邹佳婧意外的忖想。

“没想到吧?小傅。”巧笑如花的蔓莉拿下墨镜的望着傅振中。

“是你的摄影助理给我地址的,我才找得到这里。”

愣了好一会儿的傅振中,终于回神的说:

“蔓莉,有什么事找我,可以打电话给我,不需要跑来这里。”

“我又不是来找你的,我是来找……”说着,她指了一下傅振中身后。“邹小姐的。”

傅振中猛地回头。

“佳婧,你什么时候出来的?”他立刻走到邹佳婧身边,心跳却不受控制的加快,一股不安感在胸口处蔓延开了来。

“来了一下。”然后她走向蔓莉。

“蔓莉小姐,你找我有什么事?”邹佳婧一派大方的微笑问道。

许是邹佳婧泰然的态度,反而让蔓莉顿感无促,她以为自己突然的出现,邹佳婧会吃醋什么的。

一般常理,见男友的前任女友出现,极少有女人不打翻醋坛子的。

可是,这通则在邹佳婧身上好像起不了作用。

“不,现在我不找你了。”蔓莉刁钻的说。

“我找傅振中。”

“我看你是来找碴的。”早挨过来的傅振中有点上火的接口。

蔓莉不怒反笑,慢慢地踱向那辆闪亮概念车,手指轻轻地在车盖上划着。

“蔓莉,你要底要做什么?”傅振中立刻走到车头前,一副保护爱车的紧张模样。“我们不是已说得清清楚楚了吗?”

“说什么?分手吗?”她睁大美目装蒜的反问。

“你……”咬着牙,傅振中拿眼前这女人没辙,这是继邹佳婧之后,第二个令他有挫折感的女人。

天呀!他这个纵横情场的痞子情圣真是愈活愈回去了,以前那些巴着他,任他搓圆捏扁的女人到哪去了?

那些在乎他生气、在乎他走人,就连他要分手,她们还会要求继续做朋友,根本不敢给他脸色看的那些女人都上哪儿去了?

唉!说到底这个被以前那些爱他的女人宠坏的男人,一下子无法适应失宠的心态而已。

由此可见,爱一个男人,女人可别受到连自尊都失掉,否则男人也会瞧不起你的。

“那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发表任何接受分手的说法。”嘴角弯起一道让人不安的弧度,蔓莉还是高深莫测的态势。

然后她转过头,对邹佳婧说道:

“邹小姐,你知道吗,那天喝完小傅同学的喜酒,在回家的路上,他就迫不及待的打行动给新郎,跟他要你的联络电话呢!”她随口瞎掰,殊不知却一语正中实情。

傅振中的确在送蔓莉回家后,便用行动电话去骚扰戴立祥的新婚之夜,威胁利诱的要到邹佳婧的电话。

“蔓莉,你说这些到底有何用意?”傅振中提高音量的问。

这女人不会是“致命吸引力”中的那个疯女人吧?他暗底捏把冷汗。

斜睨脸色青红不定的傅振中一眼,蔓莉从鼻子冷哼道:

“我是在告诉邹小姐,男人见异思迁的可怕,要她小心点,可别像我一样被男人的花言巧语蒙骗了。”

飞快的看了眼邹佳婧,傅振中气愤的嚷:

“我什么时候欺骗过你?”

“你是没欺骗过我,可是你用欲擒故纵的手法,一面让我倾心于你,诱导我自愿的上你的床,一面摆明你情我愿,要自负责任的态度。”愈说愈怨怒,蔓莉问向邹佳婧:“邹小姐,你说这样耍手段的男人不可恶吗?”

点了点头,邹佳婧回答:“非常可恶。”

一听,傅振中急了。“佳婧,那是以前,我还抱着好聚好散态度在处理自己的男女关系,现在我不会再这样了,认识你之后,我就不再和别的女人交往了。”

“我知道。”邹佳婧还是点头。

“小傅,你忘了,你请邹小姐听音乐会那晚,我们在国家音乐厅外的走廊巧遇后,你就睡在我的木床上,抱着我翻云覆雨呢。”

立刻,邹佳婧皱起眉头。

见状,傅振中忘形的辩嚷:

“我是抱着你喊佳婧的。”喊完,三个人面面相觑,声音霎时静止……

好久、好久,脸色苍白、两手轻颤的蔓莉嘶哑的打破沉默:

“那我很抱歉要跟你说……傅振中,”拼着破碎的尊严,她一字一字的说。“我、怀、了、你、的、孩、子。”

轰然一声,这下换傅振中掉到冰谷里了。

怀孕?蔓莉怀孕了?还是怀他的种?傅振中想都没想到的事。

“你怀孕了?你……”他张口结舌。

“对,我怀孕了,你就要做爸爸了。”蔓莉居然微笑了起来。

“怎么可能?怎么会?这种老掉牙的把戏怎么可能落在我身上?”傅振中不信的喃喃道。

尽管内心酸痛,邹佳婧还是冷静的宣称:

“你该负责的,傅振中。”

是的,再怎样,有了孩子是事实,难道她能为了保有傅振中,而自私的让蔓莉独自承担未婚妈妈的苦吗?还是要扼杀未成形的小生命?

不!她做不出来,打死她都做不出来的事。

那么她只能当机立断了。

“你说什么?佳婧。”他差点跳了起来。

“你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她吞下口中的酸水说道。

有点冒火的的傅振中大叫:

“我他妈的要负什么责任!?”

“你忍心责孩子不顾吗?”凝睇着傅振中,邹佳婧咬唇的说。

原本被狠狠刺伤的蔓莉反倒一愣。

她怎么……这么冷静,这么大量?就一个孩子,她就这么阿莎力的让贤、退开?她不爱傅振中吗?撼动的打量邹佳婧,明明看到她眼底的痛和……爱,邹佳婧是爱傅振中的!一时,蔓莉迷惑了。

“佳婧,不、佳婧,你听我说……”又急又慌的傅振中紧紧握住邹佳婧。

“再说什么都抵不过事实,是你的孩子,你就该负责任。”邹佳婧眼眶盈满泪水的说道。

“不可能的,我都有效防护,蔓莉不可能怀孕……”

邹佳婧气怒伤心的推开急欲解释的傅振中,激动的促嚷:

“傅振中你可不可以像个男人的样子?”

“可是……明明我就……”百口莫辩的傅振中还是不放弃。

“振中,如果不是爱你很深,她怎能容忍你在自己床上喊着别的女人的名字?”邹佳婧苦涩的想到蔓莉的委屈。

一旁的蔓莉胸口悸动如涛,她……她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能想到别人的心情、别人的委屈?这是怎样的一个女人?

“如果不是爱你很深,她会不顾尊严的跑来争取自己的爱情?如果不是爱你很深,她不会明知你爱的是别人,却还愿意替你怀孕。”几乎立刻的,她便有了决定。

“佳婧,不是这样的,不是……”

“你爱我的,对不对?”仰头深深的凝视傅振中,两手轻捧着他的脸庞,她突然问。

他用力的点头,一边反握在自己脸上的手,毫不犹豫的答:

“你知道,我爱你。”

两行热泪滑了下来,邹佳婧感动又心痛的说:

“那就负起你的责任,孩子是无辜的。”

“不!佳婧,你不能把我对你的爱和责任混为一谈,更不能用爱来要挟我!”他不平的吼道。“这对我不公平!”“那对无辜的孩子也不公平呀!”邹佳婧也激动的喊。

“不,我……佳婧,别这样,先把事情弄清楚,再来判我的死罪行吗!?”他也受不了的吼着。

拼命的忍着大哭的冲动,她用力的摇头。

“起码你让我跟蔓莉把话谈清楚行吗?”他激动不已。

“是你做的就是你做的,难道你要逼蔓莉拿掉小孩吗?”

“佳婧,你不用替我作决定,你只要等我……”傅振中愤然的回道。

“可是孩子不能等。”

“没有孩子。”清脆的声音遽扬。

闻言,傅振中和邹佳婧愕然转头,看向声源处——

“没有孩子。”不知什么时候蔓莉两眼清亮,在脸上的气怨也不见了,整个人都变了,好像想通什么似的显得轻松开朗。

“蔓莉,你他妈的到底在开什么玩笑!?”傅振中冒火至极的吼问。

“没错,我是在开你玩笑。”双手一摊,蔓莉干脆的答。

“你……你……”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的傅振中,冲到蔓莉面前,握紧拳头也只能你你你半天挤不出完整的话,更想不出要用什么话来大骂这个该死、刁钻的臭女人。

蔓莉眼一翻,推开七窍生烟的傅振中,来到邹佳婧面前,伸出手来,笑说:

“我输了。”

傻傻的和蔓莉握手,邹佳婧还是一脸的不明白。

“那天晚上是我拥有小傅的最后一次,当我听到他念着你的名字入睡时候,就知道我跟他是没有未来可言了,分手是早晚的事。”蔓莉淡然的笑说。

“跟他交往一、两年,我还没见过他为哪个女人这么紧张、守贞过。”

“守贞?”她又不懂了。

还没说,蔓莉反倒自己笑开了。

“前阵子不管我怎么诱惑他,他就是不为所动。”凑近邹佳婧耳边,蔓莉小声的说。

“噢!”她脸红的低下头去。

“然后他郑重跟我道歉,只是我无法忍受他说走就走的决然,更无法接受他是为了另一个女人而像丢烫手山芋似的丢开我。女人也有尊严的。”蔓莉坦白的诉说自己的心情。

“你……很漂亮的。”不知该说什么的邹佳婧真诚的赞美,好像也在安慰蔓莉,让她知道自己也是很漂亮、很优秀,傅振中不爱她是缘分所致,而不是自己的条件不如人。

“我知道,不然我也成不了国际伸展台上的红模特儿吧。”蔓莉骄傲的说。

邹佳婧笑着点头。

“刚才是我瞎说的,为的是不想让小傅好过。只是……我没想到你竟然要放弃小傅,要他对我负责。”说到这里,蔓莉摇头叹道。

“我被你的度量感动了,良心发现,不想伤害你,我要跟小傅算帐不该连累到你。”

“他刚才的话也伤到你了。”尽管邹佳婧个性一板一眼,但她可是那种奉行女人不伤害女人信条的新女性呢!

“所以我说我输了。现在我总算知道为什么小傅会爱上你的原因了。之前我还很不瞧不起你,不相信小傅会爱上你这种老土女人。”个性直率的蔓莉还上下的打量邹佳婧一身朴素的套装。

邹佳婧闻言,不禁低下头来。被人当面说自己老土,实在有失女人面子。

“不过没关系,你认识了我。”蔓莉自信的抬头昂说。

邹佳婧不解的看着蔓莉。

“有道是不打不相识,愿意做个朋友吧?”

“当然。”她连忙点头。

“好,那就把你自己交给我。”

“交给你?”

“对,你太不会打扮了,我永远都记得在你表弟的婚宴里,第一次见到你穿的那套一服,简直惨不忍睹。”

“噢!”邹佳婧只有的份。

“还有你看你的头发,清汤挂面的一点也没有型。”

“是吗?”模了模直发,邹佳婧仍是不知该按什么话?

“你也要拿掉眼镜。”

“我有近视呀。”

“那就戴隐形镜片,把那张漂亮的脸蛋给远掉了,多可惜哪!”

“喔。”她还是不知要说什么。

“既然要做朋友,我当然就有责任改造你。”

爱恨直接的蔓莉似乎已经丢开傅振中带给她的伤痛,或者她已经决定把这分爱永远的埋进内心的角落了。爱不得就放他走吧!别再自虐,才是有智慧的女人。

“来,我带你去个地方。”说着,蔓莉就挽着邹佳婧走向巷口。

邹佳婧莫名其妙的被拉着前进,突然觉得蔓莉的这种强势行为挺像博振中的。或者也就因为个性上的相像,他们俩反倒产生排斥效应,也或者是他们的分离只能归究缘分尽了。

“你知道,我打算再走两年秀就要退下来,转到造型设计上去发展,刚好就拿你当第一个练习作品。”

这边被冷落很久的傅振中,不知为何两个女人一阵

撄蔹莺螅竟连袂走人,还亲热有如旧识、姐妹状,这两个女人到底交换了什么秘密?

“喂!喂!你们去哪里?佳婧、蔓莉,你们上哪?”傅振中跑了几步促喊。

只儿逐渐远去的背影,其中一人只扬手挥挥算是回答了。

到底发生什么代志?前一刻还有如坠入冰谷,下一刻却峰回路转似的什么事都没有了?这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傅振中纳闷极了。

愈想愈不对,回身钻进爱车,他要追老婆去!

对,追老婆。没错,他决定要昏(婚)了。

否则难保哪天真的有女人带着孩子上门找爸爸,那他不就完蛋大吉?

没错,邹佳婧,是他今生的老婆。至于下辈子嘛……还要问问邹佳婧要不要先预约?

嘿嘿!他要结婚了。

可是……不对,为什么引擎发动不了?用力的转动钥匙,踩下油门,还是没有声音。

怎么回事?抬眼看向车头……咦?有条细缝,难道……傅振中急急再下车,来到车头用力拉起车盖一看。

“他妈的死孩子!又灌水到电瓶去……”

对,没错,蔓莉的出现,叫傅振中忘了那群对汽车充满兴趣又聪明的国中小男生,没有车钥匙也能打开引擎盖,替他的2003概念车做了番检修。

哎!怪来怪去,该怪他自己爱现,这下子昂贵的概念车再次报销了。

尾声

也许大伙儿都知邹佳婧不爱华衣打扮的个性。

在看到整个客厅、沙发、茶几上、地上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购物手提袋时,邹女乃女乃和媳妇邹陈月女俩像见到外星人似的直瞪着跪坐在地上、正在端详一双漂亮高跟鞋的邹佳婧。

“佳婧,这些都是你买的?”邹陈月女指了指散置一地的手提袋。

“是呀!”她头也不抬的回答。

邹女乃女乃和媳妇邹陈月女俩相觑了一眼,邹女乃女乃迟疑的开口:

“乖孩子,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前几天还见她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难道真是恋爱失利?邹女乃女乃暗暗揣想着种种可能性。

“刺激?没有呀,我会受什么刺激?”放下高跟鞋,邹佳婧又捉来一手提纸袋拿出一套名牌套装。

一看,邹家婆媳也知这套衣服价格不低,什么时候这孩子变得这么奢华呢?如果不是受了刺激,一向朴素的女孩怎会一百八十的大转变?

“女乃女乃、妈,你们看,这套香奈儿裁工不错吧!”邹佳婧抖了抖衣服说。

“你不会是想穿这……衣服到学校上课吧?”邹陈月女真的忧心了。

“怎么可能?穿香奈儿教书?会笑死人的。”摇了下头,邹佳婧笑说。“这套是要给大姐的。”

“给你大姐的?”挪开手提纸袋,邹女乃女乃小心的坐到沙发上。

“是呀,女乃女乃,您看这双鞋是给二姐的。”邹佳婧拿起刚放下的高跟鞋。

“你二姐那男人婆才不要穿高跟鞋。”邹陈月女嘀咕。

“所以我才硬要买给她,让她做回小女人。”

邹女乃女乃也笑了。“要你二姐做小女人?那不是要她的命?”

“妈说得没错。”邹陈月女附和的点头。

三个女儿三种性子,她这个做妈的最了解了。

“佳婧,你怎么会买这些东西?”邹陈月女又问。

“是蔓莉带我去逛街的,她说我穿得太老土了,她受不了,决定要做我的造型设计师,要大刀阔斧的改造我。”“蔓莉?她又是谁呀?以前好像没听你提起过?”邹女乃女乃问。

“她是振中以前的女朋友。”

“傅振中以前的女朋友?她怎么会带你逛街买衣服?”邹女乃女乃和媳妇邹陈月女又担心的四眼相对。

“我们现在是朋友了呀,不过,有很多衣服我实在买不下手,索性就帮你们买了。”

“那……佳婧,你跟傅振中……跟这个叫蔓莉的小姐是不是有三角问题呀?”邹陈月女关心女儿的感情生活了。

又拉出一件外套,邹佳婧边翻边回答:

“没有啦,振中和蔓莉已经分手了。”

“那你跟傅振中……”

突然门铃乍响打断邹女乃女乃的问话。

放下衣服,邹佳婧立刻起身。“我去开门。”

拉开大门,赫然是邹女乃女乃口中正询问的男主角——傅振中。

“怎么是你?女乃女乃才刚谈起你呢!”觉得凑巧的邹佳婧笑道。

“谈起我?我怎么了吗?”扬眉问道,傅振中也挺意外的。

“没事,你怎么跑来了?进来吧。”她一转身就准备进客厅。

站在门口,双手插在裤袋里,傅振中微显紧张。

“等一下,佳婧,我有话想跟你说。”

“到屋里说嘛,女乃女乃和妈也在。”

屋子里大人也在,他哪敢进去呀?他可不要再经历一场三堂会审的大场面,何况他要说的话,也不适合在有观众的情形下说的。想着在几个女人的虎视眈眈下,傅振中更是一身汗了。

“不不不,我在这里说就行了。”

邹佳婶也就不动,仰视一脸局促的傅振中,等待他的下文。

“佳婧……”

她还是睁大双眸,耐心的等候。

“佳婧……我……”

“你今天是怎么了?说话吞吞吐吐的,你到底有什么事?”她纳闷了。

“我……很抱歉,蔓莉她跑来找你。”期期艾艾的,出口的却不是心底要说的话。

“蔓莉都跟我说清楚了,事情过去了嘛。我们也做了好朋友,如果签证来得及办下来,可能在暑假结束前会跟她去趟加拿大玩呢。”

傅振中吓一跳,这女人成为手帕交的速度还真快呀!

“你要跟蔓莉去加拿大?”

“她邀我去的。想想也没事,可以的话,我想带女乃女乃和妈一起去。”

一时之间,傅振中不知该作何感想了?

面对意外的发展和结果,他只能面对和接受了,不是吗?

“不论如何,我欠你一个道歉。”

“都过去了,我只希望……”她欲言又止。

“你希望什么?”傅振中上前一步促问。

“你知道我对感情的看法,所以我希望今后你可以做到……专一。”说着,邹佳婧低下头看着自己脚尖。

从没想到自己这种兜不开的个性,竟会爱上个情场浪子!

再想到他以前的花心纪录,邹佳婧更不能相信笃信专一感情的自己,居然能够接受一个曾经泡在速食爱情生活里的男人?真个被缘分圈住,想逃都逃不掉。

“会的、会的,我发誓。”他急迫的迭声答道。

“那就好,如果让我发现你感情走私,我绝对会掉头就走。”

用力的点头,傅振中肯定的说道:

“你放心,我不会的。佳婧……那你……有……你想……我们有没可能……”

该死的!他忘了先问问戴立祥当初是怎么跟她老婆求婚的?傅振中懊恼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后脑勺。

“你没事干嘛打自己脑袋?”她好笑的说。

“不是的,佳婧,我是说……我是想跟你说……”

“傅振中,你到底要说什么?”

“你觉不觉得我们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他月兑口而出的话还挺耳熟的。

闻言,邹佳婧差点笑翻了。

“你干嘛?卖钻石呀?”话一说完,聪慧的她灵光一闪,像是有点明白他的意思。

“不是,我是说我们这样谈恋爱下去,也应该有结果的,像小戴他也进入家庭,也要做爸爸了……所以……我想……或者我们可以考虑一下……”

“说到立祥,也不知他和丽萍怎样了?好久没去看他们了。”邹佳婧顾左右而言他。

望着邹佳婧一副单纯的样子,丝毫听不懂他的暗示,还在关心自己的表弟婚姻。傅振中实在泄气极了。

为了和她拥有共同的经验、共同的生命历程,他决定套上婚姻的圈绳,把自己的一辈子绑在她身边。可是,她却完全不懂他求婚的暗示。

难道是话不够明白?我们这样谈恋爱下去,也应该有结果,意思应该很清楚才对呀!再说他都拿小戴结婚当例子了,她还听不懂?

“佳婧,我是说……我们是不是要定下……”

不让傅振说完,邹佳婧立刻接腔:

“过两天,陪我去看立祥他们夫妻,算算丽萍应该六个月了吧?我刚还买了好几套婴儿衣服呢。”

是的,突然,她怀疑恋爱的男女,最后一定要走进礼堂,然后把两个不同的个体绑在一起过日子吗?她觉得这还有探讨的空间,所以她决定装傻到底。

“佳婧,我是说……”努力不懈的傅振中直想把话说完。无论如何,他就是想娶邹佳婧,这结婚念头一起就越发强烈,此刻他是急迫的想安定下来了。

“要说什么,进屋里再说吧。”讲完,邹佳婧率先走进客厅。“女乃女乃、妈,振中来看你心们了。”

就这样,没求成婚的傅振中只得乖乖地关上大门,跟在邹佳婧后面进屋子里去了。

喔哦!一向在女人面前吃得开的痞子情圣终也踢到铁板了,终也尝到追爱不得的滋味了。

莫非这就是恶马恶人骑,胭脂马遇到关老爷的报应?!

看来他想昏(婚)的渴愿,一时半载是难实现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当花查理碰上呆美眉最新章节 | 当花查理碰上呆美眉全文阅读 | 当花查理碰上呆美眉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