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临演女友 > 第十三章

临演女友 第十三章 作者 : 丹甯

    【第七章】

    黑暗中,手机铃声不断响着,然而它的主人却完全没有将它接起来的意思。

    梁淑贤躺在床上,动也不动,任凭手机在桌上持续的哀鸣。

    她知道是谁打来的,那不断闪烁的萤幕上,显示着大舅的号码。

    那已经不知道是今晚第几通来电了,想来大舅也知道杨继正出事了吧,才急着要和她联络上。

    可是现在她只想一个人独处,谁都不想理。

    无视那几十通的未接来电,不管是大舅或是其他不曾在她手机中出现过的不明号码,她再度拿起手机,拨打了她唯一想接通的号码。

    “您拨的电话没有回应,请稍后再拨……”

    她松手,任由手机掉落在地上。

    “喵~”一个轻巧的黑影跳上柔软的床,用湿漉漉的鼻尖在她脸上嗅闻着。

    “菲菲……”她伸手紧紧抱住大黄猫,感受自它身上传来的温暖,“怎么办,我的心好痛好痛……”

    这是她现在唯一能依靠的东西了。

    她只敢在菲菲面前表现软弱,至少它不会唠叨的劝她那些她根本不可能听得进去的安慰话语,不会让她觉得自己现在的模样很悲惨。

    “我不懂,过去十几年来,我没有他也一直都过得好好的……为什么才短短一个多月,失去他就让我这么痛呢?”

    大黄猫任由主人抱着,蓬松的大尾巴甩呀甩的,也不知究竟懂不懂她的话。

    她过去把事情想得太简单,天真的以为谈感情最麻烦的地方在于习惯另一个人的存在与离开,那与她懒散又不喜欢改变的性子完全是违和的状况。

    可是如今她才明白,当得知所爱的那个人,往后永远不会出现在自己面前,那种感觉才是最令人痛不欲生的。

    大黄猫躺了下来,懒懒的依偎着她。

    手机再度响起,然而她却漠然的维持先前姿势,完全无意接起。

    也不知过了多久,手机大概是没电了,终于静止,只是没想到接着哀鸣的变成她家的门铃。

    她还是不想应门,干脆拉起被子将自己蒙头盖住。

    反正躲在隔音超好的主卧室,再将自己埋在棉被里,要无视那细小的噪音并不困难。

    “喵喵~”大黄猫又叫了,抗议被闷在被子里动弹不得。

    她放开手,让猫儿离去。

    温暖的被窝没能驱走那份自心底蔓延至全身的冰冷,她任由那份寒意冻结了自己的血液。

    失去所爱的人,原来是这般滋味……

    终于,最后连门铃声也停止。

    她真的是一个人了。

    梁淑贤吁了口气,却说不上自个儿心中究竟有何感觉。

    又躺了一会儿,大概因为稍早前哭得一塌糊涂,流失了不少水份,她感觉喉咙和嘴唇干得厉害,于是勉强爬起身,打算去厨房找点东西喝。

    没想到她才刚走出房间,一声巨响自大门传来,她还没意识到发生什么事,便又听到另一阵急切的脚步声。

    这是怎么回事

    “梁淑贤,你到底在搞什么”还在怔愣之际,某个气急败坏的声音就先飘进了耳里,“打电话给你不接,按门铃也没应门,要不是你车子停在楼下,我还以为你发生什么事——”

    她呆呆的望着眼前的男人,全然无法反应。

    他的模样好着急,是她从未见过的。

    他总是从容不迫,即便是先前在“追求”她,也不曾因为她的拒绝而流露出丝毫焦虑或不悦,可现在的他确实表现得很紧张。

    “说话呀,你傻了吗?”他急急走上前,双手扣住她的肩,审视她的脸色,眼中的担忧明显可见,“怎么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

    “你……回来了?”她傻傻的开口。

    他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何还会出现在她家,是她过度思念才产生了幻觉,还是他即使只剩下一缕魂魄,依然放不下她

    杨继正皱眉,有些不懂她话语中的意思,“我们不是约好晚上见面?别告诉我你忘了。”

    “我没忘。”她很快的道,她怎么会忘呢?“只是你……是因为惦记着我们的约会才回来的?”

    好奇怪,明明知道他已经死了,可是再见到他,她却一点害怕的感觉也没有,反而对于他念念不忘与自己还有一场约会而特地跑到她家来这件事,有种莫名的感动。

    “你到底在说什么?”杨继正眉头越皱越深,突地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奇怪,没发烧啊!”

    暖热的温度从大掌熨烫了她的肌肤,也暖了那颗稍早前已冰冷的心。

    “你竟然还有温度……”她伸手触碰着他的胸膛、他的脸,激动得想扑进他的怀抱里,但最后是理智拉住了她。“可是就算这样还是不行的,虽然我很想永远把你留下,但你有你该去的地方,不能待在这里。”

    “小贤——”他想说什么,却被她接下来的反应愕然打断。

    她突然掉下眼泪,抓着他喊,“继正,你不该来的,虽然我很爱你,希望你别走,但是你已经死了啊!”

    就算再不舍,她也希望他好好的去轮回,别被死前的执念困在她身边。

    杨继正突然沉默了,以一种复杂的眼神望着她。

    半晌,他才开口,“你说……我死了?”

    “是啊,你忘了?你搭的飞机……失事了。”她是听说有些人死后仍不知道自己已死,难道他现在就是这种状况?

    他这会儿沉默更久了,“……所以你才哭得那么伤心、那么难过,沮丧到连手机都不接?”

    “我不想让别人同情我,甚至是一再提醒我你已经不在的事实。”她低下头,承认自己的软弱。

    她已经够痛了,不想再有人对她唠叨说着表面上像是鼓励,实际上却是一再揭开她痛处的话。

    恍惚之际,她忽然被狠狠拥入某个温暖的怀抱中,炽烫的唇覆住她的,属于他的气息窜入她鼻间,迷乱了她的神智。

    他的拥抱那样真切,他的吻又是如此热烈,令她晕眩。

    许久之后,他终于放开了她。

    “这样,你还认为我死了?”他抵着她的额,指尖在她被吻肿的唇上流连。

    确实不像。

    可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不是应该搭上那班死亡飞机,然后葬身在可怕的火海之中吗?

    见她一脸困惑,他拉着她到客厅,让她看看那被破坏的大门。

    “死掉的人是不用撬开你家大门闯进来的。”他回头瞪向她,“不过我不得不说,你家的锁实在有待加强,居然这么轻松便让人闯进来了。”

    一想到若有强盗小偷像他这般闯入,那后果难以想象,这样一想,他就想立刻找人来把大门的锁给换了。

    “那是我忘了锁另一道。”她为可怜的大门锁辩驳。

    她回家时恍惚得严重,根本只是随手把门带上,完全忘记要锁好。

    杨继正瞪着她。

    他该斥责她的大意才是,但知道她是为了自己才如此失魂落魄,气她之余,他又感到万分心疼。

    “别伤心了。”他叹息着摸摸她的脸,“我人还好好的,一根头发都没少。”

    她又露出那种呆愣的表情,“可是……”

    “我没搭上那班飞机。”他很快的打断了她的话,“原本是要搭那班没错,但后来出了点意外,所以我改搭下一班。”

    “那你的手机……”为什么都打不通?

    “我就是因为手机被偷才这么晚回来的,那里面有很多重要的资料,掉了很麻烦。”他也很无奈,“你的号码我存在手机里,手机不见了自然联络不上你,所以我只好等到回台湾后找以成帮忙打电话,谁知道你都不接。”

    ……所以大舅会拼命找她,只是为了帮继正找她?

    “我……我以为他是打来安慰我的,所以……”她吞吞吐吐的。

    “所以你不肯接,因为不想面对我死掉的事实?”

    “你别乱说,你又没死!”她急切的道,就怕轻易把那个字挂在嘴上,便会发现此刻的他只是自己的幻觉或梦境,而现实是他确实搭上了那班飞机。

    她没回答他的猜测,可是杨继正知道自己猜对了。

    “傻瓜。”他低喃,语气中带着浓浓的爱怜,“你怎么这么傻?”

    以为不听就可以不用面对现实吗?真是笨得可以。

    他知道她喜欢自己,但过去她总是试图抗拒对他的好感,从不曾像现在这样表现她内心真实的感受,听了她的话,明确晓得她的心意,他的心因她而变得柔软,想将她嵌在心版上。

    梁淑贤咬唇不语,心仍是惶惶不定的,面对这一连串的事件,心情跟着乍起乍落,她都不知道要露出什么表情了。

    这次的事吓坏她了,不只是误以为他死掉,她对于自己过于激烈的反应也很害怕。

    一次就让人痛得无法承受,她再也不想遇上相同的事。

    再也不想……

    “继正。”她深深吸了口气,平稳了情绪,“我们分手吧!”

    突如其来的状况转变,令杨继正蓦地僵住,“你说什么”

    “我说……”她突然感到呼吸困难,他脸上的表情,让她几乎难以重述先前所说的话,“我要……分手。”

    她非常艰难的将那两个字说出口。

    她知道自己这样的要求太过自私,明明是她软弱,却要求他一起承担后果。

    可她真的吓坏了,他们才认识多久,她就已经这么放不开他,如果再过半年、一年,她是不是就会变成没有他就活不下去?

    那太可怕,她不想有朝一日变得如此可悲。

    杨继正没说话,那双深沉的眼神直视着她,像是想将她看穿。

    在那样的目光下,她只觉得自己彷佛无所遁形,令她感到不安。

    就在她快承受不住那无形的压力,动了想逃跑的念头时,他终于开口——

    “你说想和我分手?”压抑下内心深沉的激动,他语气平淡无波。

    不,她一点都不想啊!

    梁淑贤心底是这么呐喊的,可她却硬是忽略那个声音,逼迫自己道:“对,我觉得我们分手也许会比较好一点……”

    他的唇勾了勾,眼中却毫无笑意,“是对我好一点,还是对你?”

    她说不出话来。

    “也罢,你要分手便分手吧!”他突地放开她,退后几步。

    怎么……这么干脆?没想到他这回竟然放弃得这么快,她呆住了。

    还以为他会生气,然后完全不顾她的拒绝,继续死缠烂打的……

    这么轻易答应分手的他,一点都不像她认识的那个男人。

    失去他的怀抱,梁淑贤忽然又开始觉得冷了。

    “干么震惊呢?说要分手的不是你吗?”杨继正轻易看穿了她的矛盾,冷冷一笑,“小贤,不管基于什么理由,你以为我是什么样的男人,可以无止境的任由你拒绝?”

    是啊,他是天之骄子,怎么容得了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往外推?

    然而话既然已经说出口,伤害便已造成,而她内心害怕太过在乎他的恐惧确实也还存在,她不知该说什么,或者还有什么资格为自己辩解。

    她垂视着地面,不敢迎视自前方刺来的寒冷目光。

    “那就这样吧,我走了。”语毕,他一转身,毫无留恋的大步跨出她家。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临演女友最新章节 | 临演女友全文阅读 | 临演女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