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二分之一 第四章 作者 : 橙心

夏末,空气里有着微风,在太阳就要下山的这一刻,气温显得相当凉快。

项海儿脚步轻快,许久没有这么轻松的心情。

两房一厅,视野好,景观好,空气也好……妈妈从疗养院回来,看到她买下的房子,一定会很高兴。

或许是因为心情的轻松愉快,让她难得有了在街边闲晃的心情,看着周末热闹的人潮,她第一次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孤单。

妈妈就要回来了。

她不再是一个人了。

如果接下来的一个月,她的状况都很良好,你就可以接她回家了。

笑容不停的从唇边漾开,打从听到疗养院打来通知的好消息,她的心就停在云端。

约莫在十来年前,父亲因为电线不明走火,被烧死在家里,正好回娘家的母亲,与外出补习的她,因此逃过一劫。

母亲伤痛欲绝,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一直处于不安的惊慌状态,严重影响心理状况,甚至出现自残的情况。

那时的她年纪尚小,但已经知道这不再是自己能处理的状况,她必须将妈妈交给医生,让医生治癒妈妈的心病。

用着父亲的保险赔偿金,她支付大笔的医疗费用在妈妈身上,终于在这一年,妈妈的情况有了很大的起色。

这让她终于下定决心,要替她们母女买间栖身小窝,待交屋之后,她就不再是无壳蜗牛,也不再是孤身一人了。

为了庆祝这一点,她买了几串鱼丸,一杯酸梅汤,在荫凉的大树下坐了下来,伴着淡水河,开始大啖美食。

鱼丸一颗颗入口,填满她的胃,加上微风一阵阵吹来,这日子实在太惬意了──

咦?

怎么她的眼角余光里,看见身旁突地坐了个人?

这也就算了,那个人还伸手拿走她纸袋里的鱼丸,不客气的往嘴巴里塞。

项海儿考虑了两秒钟,还是决定转过头,纠正一下这半路杀出来抢食的程咬金。

“你怎么……呃?”不回头还好,这一回头,刚想要吞下去的鱼丸,因为惊愕,就这么不上不下的梗在喉间,她顿时无语,脸色瞬间转红。

梁曜好整以遐的把鱼丸往嘴里放,谁知道,她竟然像见到鬼一样,瞠目结舌的瞪着他,小脸像脑充血一样。

半晌,梁曜才愕然的发现,她噎住了!

大掌猛地往她的背后重拍两下,随即拍出那半颗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鱼丸残屍,只见她抚着胸口,大声的喘息。

梁曜很“体贴”的拍抚着她的背,像是要顺顺她的气息,毫不经意的偷香,还一副从容的模样。

“我不知道你的胆子这么小,这么不禁吓,下一次,我一定大声喊你,让你大老远就能注意到我的出现。”梁曜打趣的开口,不意外得到她难以置信的瞪视。

“梁总?”一直到现在,项海儿还不敢相信,害她差点噎死的男人,竟然是梁曜。

她都快忘了有这号人物,没想到他居然像背后灵一样,突地就冒了出来。

“听到你这声称呼,我终于确定,我真没认错人。”梁曜又往嘴里塞了一颗鱼丸,露出有点可恶的笑容。

项海儿一脸错愕,惊诧极了。

突然冒出来就算了,吃掉她的鱼丸也就算了,竟然还说他到现在才确定没有认错人?

“不确定我是谁,你鱼丸吃得这样开心?”项海儿顺了顺气,终于找到声音发表自己的不满。

“大家朋友一场,吃串鱼丸,需要这么生气吗?”梁曜陪笑脸,看着她脂粉未施却红润娇艳的脸,别有一番风情。

吃串鱼丸,的确不需要生气,但是被吓个半死,也不是一件愉快的事。

只是,瞧他的眼中笑意盎然,彷佛以逗她为乐,这让她迅速冷静下来,不再让自己继续像个笑话。

“梁总,你不是大忙人吗?怎么会有空到这里来?”项海儿在几个深呼吸之后,恢复镇定,脸上又挂上那副“应酬”的笑脸。

梁曜浓眉微皱,突然觉得这个笑容很碍眼。

“不经比较无法发现,你脸上挂了张脸皮耶!说变就变,连热机都不用。”他环着手,状似认真的盯着她的脸看,似是想找找她脸上哪里有机关。

此话一出,项海儿的脸上难得又是一阵青白。

不曾在谁的面前,露出真心的笑脸,突地被捉了包,她脸上有着尴尬。

衡权半晌,她决定顺其自然,不再刻意拉开距离,而是用她的“真面目”示人。

“好吧!梁总,既然你都这么说,我就不客气了。”项海儿清了清喉咙,敛下脸上虚伪的笑容,“我难得一个人出来走走,你哪边凉快哪边去,好吗?”

梁曜闻言,又是一怔。

“原来,这就是翻脸跟翻书一样快的现场版,我又再次开了眼界。”梁曜啧啧称奇,“不过,你还是把脸翻回来吧!我有点不适应。”

见着他脸上打趣的神情,知道他没把自己的逐客令放在眼里,项海儿只能摇摇头,暗自叹了口气。

真是流年不利,出门就遇到煞星。

想那时,初次见面,他先是语带轻蔑,甚至开口包养,彷佛有钱就能做尽一切,要不是她修养好,早赏他一个巴掌,哪还能让他轻松走出会场,还带走她送他的画。

只是,这男人还不放过她,没事又来招惹。

没有忽视她脸上嫌恶的表情,梁曜举起双手做投降状。

“好,我举白旗,你别再这样盯着我看。”梁曜淡笑,自嘲的往下说:“人家说:『第一印象很重要』,我相信,我给你的第一印象一定很差。”

项海儿微微眯起眼睛,仍是搞不懂,这个男人为何出现在这里。

于是,她仍旧保持沉默,一句话不说的看着他,没有告诉他,她对他的“第二印象”,也没好到哪里去。

那一天的对话,至今还在她的脑子里回荡,她不知道他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是不是还打着要“包养”她的想法。

虽然说,钱对她来说是必需品,没有人会嫌钱多,可是她对钱,也没有爱到足以出卖她自己。

卖弄风情,那是她赖以维生的姿态之一,但也仅此而已。

这不是她恃宠而骄,也不是她正待价而沽,那只是她的小小坚持,没打算为了他打破原则。

故,她不发一语,是为了不得罪人,也是为了不让他继续轻蔑下去。

她的沉默,终于让他确定,她的确不欢迎他。

梁曜俊脸上闪过一抹尴尬。

好吧!

是他自以为是,以为他始终是受人欢迎的,没想到却在遇上她的时候,一再碰上软钉子。

他不是爱死缠烂打的人,难堪就在这里为止,看来,他的确是误会了项海儿这个女人。

她始终坚持自己是“非卖品”,偏偏他这个人就是不懂放弃两个字该怎么写,以至于遭人厌恶,也不是让人意外的事。

梁曜站起来,朝她微微欠身,聊表自己的歉意。

“那么……梁某就不打扰了。”说来,是自己有先入为主的观念,以致造成她的不愉快,他的确该表示歉意。

项海儿一愣。

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就打退堂鼓,搭上他一脸诚摰的表情,看来诚意十足,教她全身的针,顿时都给收敛起来。

“梁总,真的不好意思,我难得有时间出来走走,如果态度上……”项海儿一向能屈能伸,别人有礼,她也会相对客气。

“如果要讲到态度,那不对的就是我了。”梁曜很坦然的承认错误,自己无礼在先,又怎么能怪罪谁呢!

项海儿露出淡笑,也不再多说赘言,朝他点了头之后,看着他循着原路离开,还给她一个人清静的空间。

她高兴的又往嘴里塞了颗鱼丸,心情十分愉悦。

看着河面上的粼粼水光,她下意识的朝着梁曜离开的背影瞧了一眼,回想着这两次算不上愉快的会面。

她想,在梁曜的眼里,自己该是个能轻易出卖自己的女人,所以才会在第一次见面,就用那种轻蔑的态度应付自己。

这并不让人意外,毕竟在许多男人眼里,她项海儿,就是这样一个女人。

他们对她觊觎不已,却无法对自己承认,他们之间,始终没有人能真正得到她,只是以讹传讹的说,她是个金钱为上的烂女人,只要出得起高价,就能买得到她。

呵……项海儿忍不住笑了。

有时,男人实在可笑得紧。

用不着太多的心思,就能明了他们的想法……呃!当然,也得在自己修养够好的情形下,才能忍受他人另类的眼光。

项海儿大口的吸着酸梅汁,真是心凉脾胃开。

至少,梁曜懂得知难而退,懂得替自己留些退路,不让两人都处于难堪的情形下。

冲着这一点,她就对他增加了不少好感。

她不爱坏男人,但是,她喜欢聪明的男人。

而梁曜,够聪明。

只不过,像他这样聪明的男人,应该不会再来沾惹她这个难缠的女人了。

看来,他们两个大概再也不会再见面──这是项海儿眼前的想法。

只是,命运永远难以预测。

意外,总在你没有准备的时候,发生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爱你二分之一最新章节 | 爱你二分之一全文阅读 | 爱你二分之一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