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侯爷的败金妻 > 第三章

侯爷的败金妻 第三章 作者 : 艾林

    在朱桓杨三不五时的狠毒威胁下,钱朵朵终于不堪重负,绝望和不安每天啃蚀着她的心绪,这时候,她唯一能想到的依靠却是……

    “怎么了?小笼包怎么变成酒酿小丸子了?”朱守镇看到她主动来找他,难掩喜悦,只是她才一进门,他就闻到浓浓的酒味。

    “闭嘴!”借着酒意,钱朵朵直接扑向躺在床上的他,大胆的对他上下其手,甚至拉开他的衣襟。

    “小笼包,我是挺开心你投怀送抱的,但你总要把话说清楚嘛!”朱守镇万万没想到她会突然冲进他怀里,为了不伤到她,他硬生生拦住她圆润的身子。

    “你在什么好抱怨的,你吃我那么多次豆腐,我讨回来一次有什么不对?反正我就要死了。”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口齿不清的在他面前吼道。

    她的话,像一把利刃刺进朱守镇的心,他面露不悦,沉声说道:“把话说清楚。”

    “你这只老狐狸,我根本占不到你的便宜,要我拿什么向狗皇帝交差啊!”想她在侯府也有一段时间了,除了不时偷点宝物,换些小钱给朱桓杨,她可以说没有任何建树。

    这下好了,傍晚朱桓杨派人来传话,要是再没有办法完成他交代的任务,她跟蛤蟆就得回去领死。

    “我明白了。”她的确很难从他这里捞到什么,也难怪朱桓杨失去耐心,开始对她施压。

    他很明白朱桓杨有多残忍邪恶,为了不想失去她,他开始替她计划后路。

    “我干么要生在钱家啊!没做几天大小姐,却已经受了这么多苦。”钱朵朵吸吸鼻子,自顾自的再次缩进他怀里。

    “说给为夫的听听,好不好?”朱守镇好言好语哄着她,就像在哄小孩一样。

    “我外婆是个很厉害的女贼,我小时候,她就把我偷出去玩,不然我本来应该在钱府当一个享尽荣华富贵的千金小姐的,不用在外抛头露面。轻功是外婆教我的,打劫也是她教我的,可她怎么不教我怎么对付狗皇帝呀!”

    一听说自己快被狗皇帝拎回去处死,钱朵朵脑海中第一个闪过的竟然是朱守镇俊帅的脸,心情烦闷的她喝了一点酒之后,决定听从内心的声音,直接冲到他房里。

    “你外婆好有趣。”他感觉到她的泪水滴到他胸膛,他爱怜地轻抚她柔软的发丝,轻声拍哄。

    “嗯!小时候跟着她到处乱闯很快活,我爹想带我回家,外婆就把我藏起来。蛤蟆扮也是她捡到的哦,从此蛤蟆扮就不肯离开我们,说就算是死也要好好照顾我们。后来外婆没有了,蛤蟆扮就一直保护我。呜呜呜……没想到现在害蛤蟆扮也要陪我一起死。”

    “你不会死的。”他抬起她满是泪水的小脸,神情凝重地对她说。

    “外婆,你等我,我吃完这个男人就来找你,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钱朵朵边说边想要扒开他的衣服。

    朱守镇虽然很想要她,但绝不是在她发酒疯的情况下。他气闷地轻推开她,翻身下床。

    “不许走,把你之前吃的豆腐都还给我!”谁教他没事就喜欢亲亲她、碰碰她,她今天要全部讨回来。

    过没多久,他拿来装了清水的瓷盆和布巾想帮她擦擦脸,谁知才走近她,就被她猛然扑上前的一撞,盆中的水不慎洒出,泼了她一头一脸,像只狼狈的小猫。

    一滴滴冰凉的水珠落在她的头上,滑过她的双颊,浇醒了她的神智,酒力渐退,钱朵朵慢慢冷静下来,在他的大床上抱住自己,把脸埋进曲起的膝盖之间。

    朱守镇拿起干净的白绢,想替她擦去脸上的水珠。

    “小笼包……”他站在床边轻柔的喊着她。

    一看到他刺眼的红袍,钱朵朵负气地拉起他的衣袍,用力的往自己脸上擦。

    “你真顽皮。”朱守镇宠溺的看着她。

    吸吸鼻子,钱朵朵下了床,低声道:“我方才喝多了,对不起,我回房了。”

    她始终低着头不敢看他。

    “你不怕死?”

    “我……的醉话你也信?”她不雅地打了一个酒嗝,推开横在自己眼前的高大身躯,她怎么没发现自己原来这么想依赖他,不由得暗骂自己厚颜无耻。

    “拿去。”他将一把黄铜钥匙放到她手上。

    “这是……”

    “我给你三千万两银子。”朱守镇平静地说道。

    钱朵朵猛地抬头,目光复杂地看着高出自己两颗头的男人。

    “我会叫副总管带你去金库,并吩咐下人传话出去,说你把侯府弄得鸡飞狗跳。”

    “为什么?”她真的不明白。

    “我给你的三千万两,你要分批给朱桓杨,切记,一次不能超过一百万两。”

    他虽然知道她够聪明,但还是放心不下的多嘱咐一句。

    “为什么?”钱朵朵呆愣在原地,喃喃的再问了一次,但鼻头忍不住又是一阵酸。

    “我舍不得你死。”朱守镇重重吐了口气再掀袍而去。就算今日这个决定是错的,他仍义无反顾,不会后悔。

    钱朵朵站在他的寝房里,看着他逐渐变小的身影,哑口无言。她的眼眶湿了,手心里的钥匙此时重得让她无法承受。

    他为了她,愿意将银子白白送给狗皇帝,她和蛤蟆的命总算是保住了。

    可是,她将如何……面对他的心?

    她用力甩甩头,现在不是思量这些的时候,她连忙去找副总管,拿到三千万两银子,并按照他的吩咐,分批运往宫中,险险保住一条小命。

    **********

    坐在空荡荡的议事厅里,这是朱守镇从成亲之后,第一次觉得……寂寞,好像少了些什么。

    “最近不什么如此安静?”

    “因为钱朵朵不再胡闹了。”江仲宁专心的整理文件信函,随口应道。

    朱守镇先是了然地点点头,接着才猛然觉得不对,以她的性子根本就静不下来,“难道她不在府里?”这丫头该不会拿了银子就跑了吧!

    “她病了。”江仲宁据实以报,话音刚落,一抬头早已看不见主子的身影。

    “侯爷?”他一头雾水,绕着厅堂找人,只是他不晓得,他的主子早就飞奔到钱朵朵身边了。

    “小笼包?瞧你的脸,皱得真像颗小笼包。”她的寝房内,轻轻响起他带着关怀的声音。

    “蛤蟆扮?”可惜钱朵朵不领情,她艰难地支起身子朝门口大喊,为什么没人拦住这个色老头?

    在她还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之前,她不想见他。

    “甭费力气了,蛤蟆被本侯送去梦周公了。”朱守镇大方地挤上床。

    钱朵朵手脚并用的想把他推开,无奈生病害她完全使不上力,只能任他躺在她身边。

    不舒服的她特别脆弱任性,负气地背对着他,用被子把自己裹起来。

    “听说本侯的小笼包病了。”他不以为意,反而很有耐心地扒开锦被,把她娇软的丰腴身子揽入怀里。

    他的体温透过衣裳传到她身上,她无声地喘息着,酸痛的身子像是得到一剂良药,平抚了些许不适。

    他的身体看起来瘦归瘦,靠起来还挺舒服的,钱朵朵下意识弓起背,再往朱守镇的怀里挤了挤。

    “大夫来看过了吗?”感觉到怀中的可人儿放弃抵抗,逐渐放松,朱守镇勾起满意的笑,这个孩子气的小笼包,让他忍不住想好好痛惜。

    “我为么要告诉你,反正你也不会管我的死活!”虽然不敢见他,但自从那日醉酒后又过了好几天,他都没出现在她面前,让她忍不住气闷。

    钱朵朵撇撇嘴,稚嫩的嗓音带着不自觉的撒娇抱怨,惹得朱守镇一阵心痒难耐,环抱着她的双臂忍不住收紧了些。

    “我哪有不管你的死活,只是最近忙了点,没时间来关心我的小笼包,这样就生气啦?这样好了,你说出来看了大夫没,本侯给你十万两。”他开出丰厚价码想哄她开心。

    “一言为定。”一听到有钱可以拿,她马上转嗔为喜,一个转身便与他眉目相对,她这才发现两人靠得好近,还能感受到彼此吐出的气息,顿时脸上一阵热烫,又连忙别开脸。

    “现在本侯身上没有带银票,不如这个先当作押金。”他垂手,一枚拇指大小的青玉珠子自袖中滚出。

    “怕你赖帐。”钱朵朵嘟着嘴不肯收。

    “这颗玉珠好歹也值个七、八万两,你当了它,也不算吃亏。”唉,想他堂堂一名侯爷,竟然还得跟个小丫头讨价还价,他不免自嘲自己受她影响之深。

    “好吧……”她伸出手接过珠子,却突然感到一阵晕眩。

    朱守镇见状,连忙将她搂紧,焦急的轻唤,“小笼包?”

    面对她,他总能很自然的表现自己的感情,她实在有太多地方令他着迷。

    “我没事。”她埋在他怀里轻轻摇了摇头,有些搞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人已变得如此亲密。

    “要我去请太医吗?”

    “蛤蟆已找过大夫了。”她虚弱地说道。

    披散的发丝盖住她半边脸颊,露出一股不经意的娇媚,朱守镇目不转睛望着她,心像被轻柔的羽毛骚动着。

    “大夫怎么说?”

    “大夫说我受了风寒,只要好好休息就没事了。”虽然不是什么大病,但自从她被朱桓杨抓到后,就没有好好休息过,毕竟是娇弱的女儿身,受不了一路风霜折磨。

    “只需要休息吗?”他松了口气。

    “嗯。”他的怀抱令她留恋,适才明明一直抗拒,现在却渴望得到更多爱怜。

    她的鼻尖不经意擦过他的胸膛,让他的身子顿时一僵,她虽然才十六、七岁,可却有撩动他**的本事。

    大掌下的身段凹凸有致,勾得他无法专心,两副躯体紧紧相贴,他感到身下逐渐硬挺,然而为了佳人的身子,他不得不忍耐。

    “你真是个磨人的小东西。”他感觉到呼吸逐渐变得浊重,脑海里也上演了无数个侵犯她的画面,她微启的红唇,更散发着诱人的邀请。

    “呜……”钱朵朵安稳的窝在他怀里,心房在他的温柔中失守,忍不住开始抽泣。

    她毫无预警的泪水浇熄朱守镇的**,以为她身子很不舒服,他不舍的拍哄着怀里的小丫头,温声劝着。

    “我不想待在京城,我要回家。”她已离家半年了,入京之后又陷入麻烦,亲人都不知道她目前的处境,她离家时只说要出外做买卖。

    “别哭了,现在你已嫁给了我,这里就是你的家。”朱守镇柔声安慰这个明明就是要来找他麻烦的小奸细。

    “哼!你我心知肚明,我只是皇上的棋子。”榆林侯府上上下下都防着她,她怎么会看不出来。

    “棋子最终是死路一条,但我可舍不得送你下黄泉,所以特别为你选了一条更适合的路。”给她三千万两,只是缓兵之计,如果他马上就让她脱离这场战局,定会害死她和她的家人。

    为了保全她的幸福,他决定在这场争斗中坚持到底,就算终将走入人间炼狱,为了她,他也甘愿。

    闻言,钱朵朵猛地抬起小脸,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心念快速流转着。她不懂,为何他明知她是来害他的,却还愿意不顾一切为她付出?

    “闭上眼。”她眼底的疑虑让他心下微微一黯。

    她看出他似乎不太高兴,连忙听话的紧闭双眼。

    朱守镇调整心情,温声道:“你的手好冰。”他拉起她的小手,轻放在自己的唇上,哄道:“我过些内力给你,你尽可能放松,不要抗拒。”

    话才说完,钱朵朵立刻感觉到一股热流如春水般涌入她的体内,安抚了她的情绪。

    他的怜惜融化了她的心,恍惚之间,她已跌入他的柔情之中,无法自拨。

    **********

    生病期间,钱朵朵一直惦记着陋巷里的贫苦百姓,好不容易病好得差不多了,她便从侯府里包了些食物,和蛤蟆一起送去给他们。

    正当她在分配食物时,突然感觉到窄小的暗巷里有股异样的杀气,突地,“危险”两字闪入她的脑海里。

    接着,原本躲藏的人影开始或远或近的在四周闪动,发出非常细微的声响,难道是冲着她和蛤蟆来的?

    她朝蛤蟆使了个眼色,蛤蟆点点头,多年来逃避官兵的追捕已养成他们随时保持高度警觉心的习惯,两人默契极佳的向不同方向逃窜,分散同时陷入险境的可能。

    钱朵朵轻功尚佳,足跟一转,便离开小巷,朝侯府的方向小心翼翼的前进。不论什么时候,不管发生什么事,朱守镇都是她最安全的堡垒。

    再过两条街,她便可以安全了。

    “大哥,侯府不远了,我们一定能到的,你撑住。”说话的人,声音充满着痛苦。

    钱朵朵一听到“侯府”两字,连忙放慢速度,躲在巷内的大树后面,拔尖耳朵偷听。

    “快!你快带着信逃走,追兵我来挡,我已经受伤,跑不快,万一我们两个都被抓,会连累大人的。”此人气若游丝,想必伤得不轻。

    “不,我怎么能丢下你?你快带着信走!”

    “记住,这封密函送不到侯爷手上,就会害死大人,你明白吗?还不快走?”

    一听到与朱守镇有关,钱朵朵的心头猛地一震,她能想见到这封信有多么重要,毕竟此时正是朱守镇与朱桓杨针锋相对之时。

    当她还在思忖之际,几道黑影已经扑向两人,刀光在烈日下闪动。

    还来不及细想,钱朵朵便凭着直觉行事,拿出帕子蒙在脸上,朝深巷里扑去。

    此时,她忘了朱桓杨的威胁,忘了自己的三脚猫功夫,她的眼底只有那封密函和朱守镇的脸庞。

    ***********

    温和的夕阳射进侯府书房,提笔欲书的朱守镇陡然心口一紧,悬空的笔尖墨汁滴落,在宣纸上晕出点点墨花。

    他突然感到一股强烈的不安,沉黑的眸子微微一闪。

    此时江仲宁刚好走进书房,上前一揖,面色严肃的禀报,“侯爷,属下得到消息,冯大人日前派了两名密探上京,但这两人还没入京便被一路追杀……冯大人此时的动向甚为引人注目,这消息想必皇上也知道了,杀手很可能是皇上的人。”

    “冯大人是三朝元老,虽已辞官隐居,但朝中势力仍在,有不少门生知交,朱桓杨想必是不愿看到他与我合作……现在那两个人在哪里,状况如何?”朱守镇沉吟道。

    冯大人是他一直想合作的对象,但自从隐居山林后,冯大人便不问世事,他费了颇多周折才联络上,冯大人既派人上京,想必是要给他回覆,朱桓杨肯定也是猜到此事,才会派人追杀。

    “那两人一路被追杀,对于掩饰行踪异常谨慎小心,我们的人在半路上跟丢了,现在属下已让人去找,并派人留意京中各处动向。”江仲宁神色凝重道。

    “若发现他们的行踪,不用顾忌,直接现身帮忙,以保住他们的性命为第一优先。”朱守镇思索片刻后道。

    现在朱桓杨已经出手,他既然把冯大人也卷入这场风波中,自然要想办法保住他的人。

    “属下明白。”

    “对了,夫人呢?怎么一整天不见人?”吩咐完正事,朱守镇问起他一直不由自主挂心的事。

    “夫人一大早便与蛤蟆出府了。”

    “什么?”朱守镇手里的玉杆毛笔应声而断。现在这种情势紧张的时候,她居然不在府内?他突地拉下脸色,吓得江仲宁一时语塞。“派人出去找夫人!”

    饶是他见惯了大风大浪,此时却因为她而不由得紧张起来。

    “是。”

    朱守镇莫名板起了脸,下人们也不敢多说话,整个侯府顿时陷入难得一见的沉闷,像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

    直至天色慢慢变暗,一道对侯府众人而言有如天籁的娇嗓突地打破满室沉闷。

    “我回来啦!啊!”钱朵朵抬头挺胸地站在朱守镇的书房外,扯去脸上的蒙面帕子时,不小心碰到瘀伤,忍不住叫出声。“好痛,嘴角一定破了,我干么这么爱管闲事啊!”她龇牙咧嘴地自言自语。

    朱守镇脸色难看,缓缓走到门外,借着廊灯看清楚她嘴边的青紫和眼角的血痕。

    钱朵朵甩了甩汗湿的头发,兴奋的将手中握着的破布包上下晃动。“看看这是什么?”

    “钱朵朵!”朱守镇现在哪管得了这么多,他眼中只看得见她的伤,他难掩担心,口气严厉地问道:“脸上的伤怎么来的?”

    该死!是谁伤了她?如果被他知道,他一定会……突然一股嗜血的冲动在他体内汹涌澎湃,他气自己居然没能保护她!

    钱朵朵看到他生气的模样,不禁瞠大了双眼,他虽然臭着一张脸,口气也不太好,但他盯着她伤口的眼神,在在透露出他有多担心她,这种发自内心的关心,让她心头一暖。

    “朵朵,你没事吧?”突地,后头传来蛤蟆扯着喉咙的叫喊。

    “我没事,还好有你接应我。”她加入混战时,因为不放心而回头找她的蛤蟆正好帮了她一个大忙。

    蛤蟆朝书房飞奔过来,左右两边各拎了一个浑身是伤的男子。

    “蛤蟆扮,他们的伤势怎么样?”等到蛤蟆一走近,钱朵朵连忙上前询问。

    还好有蛤蟆扮帮忙,她不但保住密函,还救了送密函的人。

    “侯……侯爷,冯大……人的密函。”伤势较轻的男子,一见榆林侯,便用最后的力气指着钱朵朵。

    朱守镇闻言一惊,顿时明白——小笼包居然为他冒险抢密函?

    她给他的惊喜,融化了他的心房,他心疼她的伤口,更感激她的付出,注视着她的目光更为深情了。

    “来人呀,将两位壮士送到后堂疗伤。”朱守镇吩咐江仲宁,眼神却不曾自钱朵朵身上移开。

    钱朵朵有好几次对上他的视线,看进他深邃的眼眸里,仿佛被夺走了呼吸,她面露羞怯,却又气他在自己心中居然这么重要。

    不知如何是好的她,忘了自己手里还拿着密函,就回身直奔明雪院。

    “这个小笼包,唉……”见她逃跑,朱守镇足跟一旋,举步朝同一个方向走去,脸上挂着温柔和煦的微笑。

    一回到自己的房间,钱朵朵马上扑入大床内,用棉被罩着头,独自生着闷气。

    现在她已经不能再骗自己了,她对他的感情早已不一样了。

    就算埋在层层棉被中,她还是能听到门被轻轻推开的声音,一股熟悉的男子气息与室外紫金旱莲的香气顿时拂进屋内。

    “不用特地谢我,算我还你三千万两的人情。”钱朵朵掀开棉被对刚走进屋的朱守镇大喊。

    “是吗?你何不大方一点说实话?”他倏地靠近她,将她锁在床褥之间,他低下头,忘情地看着恼羞成怒的她。

    他好喜欢她丰富的表情,那么有活力,坦率又有趣,虽然满肚子小聪明,外表却一副无害可人的模样。

    面对她,他突然想到品尝河豚的人,为了试一口人间美味,毫不畏惧剧毒,就像他明知她碰不得,却偏偏舍不得放手,她散发出来的诱惑,是那么致命又让人无法抗拒。

    “我没什么好说的。”钱朵朵的脸很不争气地染上一整片绯红,她指着他的鼻子,心虚却强装骄傲地反驳。

    “是吗?”朱守镇细长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故意把脸凑得更近,温热的气息暧昧地喷在她的脸上。

    “朵朵,为何要嘴硬?”他一靠近就看见她娇嫩红唇旁的瘀青,心像被人揪住一样,顿时眼神一黯,便将唇印在她为他所负的伤上。

    她来不及推开他,也根本不想推开他,放心的感受他的气息,渴望他的疼宠。

    恋恋不舍的离开芳唇,朱守镇深邃的眼眸闪耀着旖旎的光影,一触及她纯真羞怯的眼神时,他霎时全身紧绷,难以忍耐的渴望顿时灼烧着他的心。

    “你、你……色老头!”捂着自己的唇,钱朵朵双眼含泪,一波波无法形容的悸动,让她措手不及。

    “为何要哭?”该不会是他刚刚弄疼她了吧?

    “没什么。”她低头躲避着他的视线。

    “你不是为了三千万两的人情,对不对?你在乎的,是我的安然。”他用含情的眼神诱惑着她,低沉醉人的嗓音催眠着她。

    “我……”钱朵朵被撩拨得忘却理智,竟顺着他的话乖乖点了点头,然后才又突然惊醒,用力摇头加以否认,“你……作梦!”

    “可密函不是在你手上吗?”

    “谁要你的密函呀……”钱朵朵假装很生气地把密函丢向他。

    “也对,密函不可久留。”他拆开密函,用最快的速度阅读,内容果然和他猜想的差不多。

    冯大人在了解现在朝中状况后,已同意与他合作,他是对冬楚最为忠心的老臣子,自然无法接受一个把江山社稷玩弄于股掌间的皇上。

    看完之后,他重重地吐了一口气,缓缓起身,用烛火点燃密函,再将信丢到镜台前的铜盆里,让一切化成灰烬。

    “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一点都不像原来的我了!”钱朵朵下了床,呆呆的看着火光发愣,轻轻喃道。

    “承认在乎我,你会好过一点。”他轻抚下巴,放松紧绷的线条,温柔的劝道,大掌轻抚着她的后背。

    “你好狡猾,你诱惑我。”她依偎在他怀里,仿佛整个人都快要被融化了。

    “朵朵,不如我们今夜来个秉烛谈心,联床夜话,让我们更了解彼此。”她再这样别扭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

    “谁理你啊!”钱朵朵到现在还在做垂死的挣扎。

    “打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对你有不一样的感觉。”

    “我可没有。”她才不像他这么不正经。

    “若真要算起来,招惹我的人是你哦!”

    她原本已经粉红的圆脸,被他一逗,如今更加燥热了。

    “我哪有……”那口气一听就知道她很心虚。

    “你偷了我的玲珑贝,还想偷我的银两,难道不是你自己来招惹我的?”他的眼神迷人悠远,仿佛深陷与她初遇的那一刻。

    “我不记得了。”钱朵朵将脸别到一旁,连耳朵都红了起来。

    “不认帐?我还记得那个女孩脸圆圆的,看起来很天真,让人一见就心情愉快,可惜,她却是个小盗贼。”

    “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呼吸好急促,她觉得自己快要爆掉了。

    “朵朵。”他动情地看进她的圆眼,“每次和我肌肤相亲,你从来没有真正拒绝过。”

    “那是因为你在好笑,我怕要是不听话,你会对我不利。”

    “我在好笑?”好看的浓眉一拧,“你怎么会认为我在好笑?”这丫头,难道看不出他这是在怜惜她吗?

    “你就是在好笑,而且你心里肯定在想,这个傻傻的小笼包。”

    “我是在想,也许我要花点时间,等这个可爱的丫头看清楚我的心。”

    “你说谎!”她突然觉得好甜好甜。

    “本侯说过很多谎,可从来不曾骗过钱朵朵。”

    “我不信!”

    “朵朵,看来我们需要做一些很亲密的人才能做的事,才能让你相信我。”他万般宠爱的捏捏她可爱的小脸。

    钱朵朵不解地看了朱守镇一眼,“我跟你又不是很亲密的人。”

    朱守镇认真地说道:“我们已经是夫妻了,以后要在一起一辈子的,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们要改变一下相处模式。”他已经等待太久,等不及想要拥有她的全部。

    她娇憨的脸上写满诸多不服,对感情依然懵懂的她,不知道要如何面对这一切。

    “让我们来做些会让你终身难忘的事。”他再次逼近她,不容拒绝的紧紧环住她的纤腰,不让她有机会逃跑。

    钱朵朵顿时觉得呼吸变得好困难,她不自在的低吟道:“就这样决定自己的终身大事,我觉得这样好无趣。”

    “以后你会觉得有趣的,况且你没发现吗?你已占据我所有的注意力,纵使有更多倾国倾城的美人,也无法夺走我的心。”

    “那样能值几个银子?”她闻言心中甜滋滋的,却假装不在意。

    “无价!”他诚挚的直视她。

    “我将所有的宠爱都给你,你还觉得这样很无趣吗?”

    “骗人。”她的心忍不住暗自雀跃,唇角勾起一抹连自己都没有发现的笑。

    “如果对你没有感觉,我连骗你都嫌懒,假如今天换作其他人,恐怕早被本侯除掉了,更不可能白白拿银子,让你保住小命。”

    “所以侯爷的意思,是要和我做真正的夫妻?”

    “要不然你以为我在干么?”

    “就算我是来败光你家产的小奸细?”

    “我从不在乎人的身份。”他深深地说道:“有些东西对我来说,比财富权势更重要。”

    “譬如?”

    “你的笑容、你的未来,你为我魂牵梦萦、温柔望着我的眼神……”他的眼神里充满了真切的向往。

    钱朵朵仿佛看见两人美好的未来,下意识偎进他的怀里。

    “你知道吗?我越来越渴望你……”他紧紧地回拥着她香软的身子,充盈于鼻间的馨香挑逗着他的欲望,有如猛火燎原般侵蚀着他的意志,搅得他疼痛难忍。

    他的小奸细什么时候才能开窍?真让人头痛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爷的败金妻最新章节 | 侯爷的败金妻全文阅读 | 侯爷的败金妻TXT下载